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都贤秀

368浏览    14参与
問忻問心

都車-交往前《換燈》

-停電那夜之後

-第一次約會之前


[图片]

銀河超市是間小型超市,正確來說是雜貨鋪,只是大部份都賣食物,以及各式飲品和酒類。

在賢秀成為白熙成到這個城鎮生活之後,常常來光顧此店,尤其是買啤酒。


[图片]

今天賢秀一如既往地來到銀河超市,就在他拿著兩罐啤酒在櫃檯放下的時候,上面那盞燈「啪滋」一聲,滅了。

「⋯⋯」

「啊,它終於還是壞了。但是燈管好像一直忘記買了⋯⋯」

賢秀無視眼前女孩的自言自語,把兩張鈔票放下就準備離開。


「那個⋯我會換燈管,但是梯子不夠高⋯」志元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賢秀依舊沒講話,只是抬頭看了看壞掉的燈就走出店裡。

志元沮喪地看著他的...


-停電那夜之後

-第一次約會之前



銀河超市是間小型超市,正確來說是雜貨鋪,只是大部份都賣食物,以及各式飲品和酒類。

在賢秀成為白熙成到這個城鎮生活之後,常常來光顧此店,尤其是買啤酒。


今天賢秀一如既往地來到銀河超市,就在他拿著兩罐啤酒在櫃檯放下的時候,上面那盞燈「啪滋」一聲,滅了。

「⋯⋯」

「啊,它終於還是壞了。但是燈管好像一直忘記買了⋯⋯」

賢秀無視眼前女孩的自言自語,把兩張鈔票放下就準備離開。


「那個⋯我會換燈管,但是梯子不夠高⋯」志元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賢秀依舊沒講話,只是抬頭看了看壞掉的燈就走出店裡。

志元沮喪地看著他的背影,「果然這個要求還是太過份了吧。」

大約十分鐘過後,賢秀又走進了店裡。


志元傻傻看著賢秀走近自己,並在櫃台上放下手裡提的袋子。

「你怎麼又⋯⋯」來了?

「梯子在哪?」賢秀面無表情地問道。

志元腦子還沒轉過來,只是順著他的話指向一個貨架旁的小倉庫,「在那邊。」


直到賢秀換好燈管再次走出銀河超市,志元還有點不敢置信剛剛發生的事。


那時看著又恢復光明的櫃檯,志元開心地拍手,「太好了!」不然真不知道自己怎麼看書才好。


「別隨便對著男人做出要求。」賢秀突然冷冷地說。

「?」

「上次也是,停電了就應該快點讓我從店裡出去。」

「這是在擔心我嗎?」

賢秀轉頭看向旁邊,「沒有,我只是覺得妳的要求太多了。」


經過幾次的相處,志元已經漸漸知道,要理解眼前的男人不能從表面的話語來判斷。

她開心地笑著,笑容越來越大,語調高昂地對著賢秀說:「謝謝你,熙成歐巴!」

賢秀眼睛微微睜大,除了被志元的聲量嚇到,還有不能理解自己說了嫌棄的話她卻這麼開心地回應自己。

志元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賢秀不自在地說了「我走了」便轉身走出店裡,門闔上的那個瞬間,志元又語氣喜悅地說:「下次再來喔!歐巴!」


誰也不知道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裡,小小的超市裡正萌發著名為心動的花朵。



志元媽媽之後曾經問過她,工坊那個客人總是沒表情還說話冷冰冰的,到底哪裡好?

志元臉頰透著紅暈說:「因為他很溫暖啊。」





問忻問心

都車-交往後《戀心》

.志元的好友劇中沒有出現姓,就自己取了一個。

.都賢秀=都賢收,喜歡賢秀這個譯名。


🌸🌸🌸

自從車志元開啟了第一次kiss之後,白熙成激烈的回吻就讓她驚了很久,原本那麼冷淡的歐巴意外地吻起來很火熱啊。

車志元想著臉又泛起紅暈,一旁的好友.鄭善美看了直翻白眼,這人追到前就熙成歐巴長熙成歐巴短的,現在天天報告戀愛進度之外還時不時臉紅發呆。

「車志元——!!」

車志元嚇得一激靈,轉頭看向好友:「幹嘛啦!這麼大聲妳要嚇死我啊!」

「我怕太小聲叫不醒妳啊。」說著鄭善美給了她一肘擊:「說真的,妳家熙成歐巴看起來就是沒談過戀愛的樣子,他吻技真有那麼好?看妳花痴的⋯」

「呀!有妳這樣...

.志元的好友劇中沒有出現姓,就自己取了一個。

.都賢秀=都賢收,喜歡賢秀這個譯名。


🌸🌸🌸

自從車志元開啟了第一次kiss之後,白熙成激烈的回吻就讓她驚了很久,原本那麼冷淡的歐巴意外地吻起來很火熱啊。

車志元想著臉又泛起紅暈,一旁的好友.鄭善美看了直翻白眼,這人追到前就熙成歐巴長熙成歐巴短的,現在天天報告戀愛進度之外還時不時臉紅發呆。

「車志元——!!」

車志元嚇得一激靈,轉頭看向好友:「幹嘛啦!這麼大聲妳要嚇死我啊!」

「我怕太小聲叫不醒妳啊。」說著鄭善美給了她一肘擊:「說真的,妳家熙成歐巴看起來就是沒談過戀愛的樣子,他吻技真有那麼好?看妳花痴的⋯」

「呀!有妳這樣說人家男朋友的嗎!」車志元也不甘示弱地掐好友臉頰,一邊還越描越黑地回嘴道:「歐巴就算只是把嘴貼過來我也一樣花痴好嗎!」不是!好像哪裡不對?

鄭善美下意識掐回去,然後回神過來大笑:「車志元妳可真是陷進去了!」


就在兩人打打鬧鬧的時候遠處出現了熟悉的身影——頂著白金色頭髮的男子。

「歐巴!熙成歐巴!這裡~~」車志元看到白熙成趕緊搶回自己的臉頰高聲呼喊。

等白熙成走到她們面前的時候,兩個女孩正各自揉著自己微紅的臉頰。白熙成不懂這種朋友間的打鬧,冷冷地瞥了鄭善美一眼,然後摸了摸自家女朋友紅紅的臉頰開口說:「不是要去吃蛋糕嗎?再不走要沒座位了。」

車志元沒想到他會在別人面前親暱地碰她,愣了一下才回道:「喔⋯那我們走吧。」


鄭善美對著被拉走的車志元揮了揮手道再見,之後一直目送到看不見人了才敢說出聲:「哇⋯那眼神差點凍死我,看來對志元是真的喜歡啊。」雖然鄭善美沒懂那男人除了臉之外哪裡好,不過看來不是迫於無奈跟好友交往的,倒是放下了心。



「叮咚——」

時髦的咖啡廳內流淌著輕柔的樂曲,一對男女走了進來。

下午茶時間會到咖啡店的不是同性朋友就多半是情侶,店員基本看習慣了,不過男子惹眼的髮色還是讓她忍不住看了一下。

這一看倒是不想放開目光了,伸手戳了戳旁邊的同事說道:「快看!有帥哥!」


頂著店員熱烈的目光點完餐,車志元肉眼可見地不開心。

「怎麼了?不是很期待這家店的蛋糕嗎?」白熙成不解。

「你沒見她們看你的樣子嗎?都要戳出洞了⋯」

白熙成其實連店員是男是女都沒認真看,到現在還覺得在他身旁的車志元有點不可思議。

以前不會有人想約他來這種地方的,除了他姐姐。


「看也不會少塊肉,這沒什麼。」白熙成指了指頭髮回道,不過倒是提醒了他,或許該把髮色換一換了。

之前最多也是到工坊附近的店買東西,現在出門的機會多了,還是不要惹人注意的好。


看他的反應就知道誤會了,車志元改口問道:「那如果是男店員一直盯著我看呢?你也覺得沒什麼嗎?」

白熙成想像了一下那畫面,覺得胸口有點悶,他不解地摸摸自己的胸口。

「怎麼了?不舒服?」車志元看著他的舉動不解地問。

「沒有,沒什麼。」白熙成表情沒變,只是接著說:「如果是男店員看妳也沒什麼。」

「什麼??」

「他也就能看這麼一下。」下次就不會來了。

「????」



燈光美氣氛佳,跟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吃自己喜歡的蛋糕,車志元覺得自己真是幸福的人。

「下次去吃你喜歡吃的吧!」車志元滿面笑容。

白熙成看著她的笑臉恍神,沒所謂地說:「我都可以,沒有愛吃什麼。」

「那怎麼可能?沒關係,我們每間都試試!」

車志元一個人也能講得很開心,他說沒有愛吃的食物,她就把自己吃過的美食都講給他聽。

他側耳聽著,時不時也會回她幾聲,甚至順手拿了紙巾擦擦她的嘴角。一直到走出店門,他也沒注意到店員長什麼模樣。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兩人一路了走到銀河超市前,交握的手有些不捨。車志元抬眼看向這個好不容易成為自己男朋友的人,白熙成也正好低頭看她。


他一直覺得自己眼神應該很冷,以前村民們總說他看著古怪、不討人喜歡,但是車志元好像很喜歡,她真是個奇怪的人。


他沒發現自己的眼神有了溫度,就像他不自覺上揚的嘴角。其實他根本不需要學習如何微笑,車志元的存在早已教會了他。


「歐巴⋯——唔!」

車志元正想說在超市門口站太久不好,溫熱的唇便落了下來。

白熙成不懂自己的衝動從何而來,只是遵從自己身體的本能,他想這麼做,他可以這麼做了。他不是不討人喜歡的都賢秀,他是白熙成,眼前的女孩所喜歡的人。


一吻方休,車志元的臉頰紅撲撲的,眼梢帶著害羞和喜悅。

她很開心嗎?

因為我的觸碰很開心嗎?


他的唇上還有她的溫度和觸感,懷裡的她散發著好聞的香氣,白熙成感覺到自己的躁動,有點慌張地退開來。


「妳該進去了,阿姨差不多要出來喊人了。」他撇過頭想隱藏自己的不自在。

車志元眨眨眼,看著男人變紅的耳朵笑了。

「那你快回工坊,我等等去找你!」

白熙成想吐槽那我送妳回來的意義在哪,可是看著她的笑臉又把話吞了回去。



回到工坊的時候他覺得內心滿溢著什麼,只好把精力花在金屬工藝上,並期待著那一聲越來越熟悉的呼喚到來。




音巡

这几张好像lof这边没发过,发一下

p1-2都贤秀

p3看完他人即地狱摸的鱼

这几张好像lof这边没发过,发一下

p1-2都贤秀

p3看完他人即地狱摸的鱼

苏晋辽

都白(2.1)

邪教cp 慎点

个人观:如果车志元真的死了,都贤秀拜托金武镇报道白熙成死的消息,之后把白关在工坊地下室折磨

斯德哥尔摩❗❗

有少量ooc ,车文请私信


正文——


   这是白熙成被关的72小时,凌晨0:00,地下室周围一片漆黑


   白熙成依旧被绑在椅子上,睁着双眼毫无困意,这是他第三天没吃没喝,饥饿感和口渴感一次一次打消了困意,其实他想这么睡过去,醒不来最好……


   地下室的门被拉来,都贤秀用手电筒晃着他的脸,随后灯照亮整个地下室......


邪教cp 慎点

个人观:如果车志元真的死了,都贤秀拜托金武镇报道白熙成死的消息,之后把白关在工坊地下室折磨

斯德哥尔摩❗❗

有少量ooc ,车文请私信


正文——


   这是白熙成被关的72小时,凌晨0:00,地下室周围一片漆黑


   白熙成依旧被绑在椅子上,睁着双眼毫无困意,这是他第三天没吃没喝,饥饿感和口渴感一次一次打消了困意,其实他想这么睡过去,醒不来最好……


   地下室的门被拉来,都贤秀用手电筒晃着他的脸,随后灯照亮整个地下室


   “把面包吃了”他丢给他一袋面包,开始捣鼓角落大笼子里的物品


   白熙成没有吃,都贤秀停下手下的动作,转过身拿起袋子,拆开包装,一只手掐着他的下巴,强硬把面包往他嘴里塞,白熙成无力地反抗几下,反抗无效,只能被迫吃下去。嗓子有点痛,他咳嗽几声,都贤秀于是回头继续清理


   “笼子?你把我当成什么疯狗了?”


   “……”


   “我他妈问你话呢都贤秀”


   他来到他身边,冰冷地注视他


   “你是不是打得轻?这么多废话”


   他把另一段铁链缠在自己手里,把手铐打开,拽着白熙成就往笼子走,结果被束缚太久的白熙成没站稳一下跪在了地方


   “阿西”都贤秀不耐烦地硬拖着他走,白熙成像狗一样被牵着


   白熙成注意到了旁边的花瓶,他拿起它,像都贤秀脑袋砸了过去,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血顺着伤口留了出来,都贤秀擦了擦血,看着狂笑的白熙成


   “哈哈哈哈,都贤秀,你就是个废物”


   “啧”都贤秀把他拽了过来,抓起他的头发,在金属笼上重重一击,他反手抓着铁链,想像以前那样去勒都贤秀,但三天未吃未喝几近虚脱,又在铁笼重重一击,整个人都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以你现在的状态,一切都是白费力气”他把他硬塞到笼子里


   “你还记的郑美淑么?你们骗取她的信任,把她关在阴冷的地下室,只因为她看到你杀了我父亲,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她也终于可以正常生活了,但那些死的人,还能回来么?”


   白熙成躺在并冷的水泥地上,手脚被勒出深深的红痕,三天终于躺在了地上,刚进入铁笼,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根本没听进去都贤秀说的话


   他把食物和水丢在笼子里,离开了地下室……







一共有三节,按顺序来,第一节是车怕是过不了审,有想看的宝子私信我喔!


   


音巡

P1:(看了B站恶人向剪辑产生了十分严重的误会)初印象→傲慢邪魅冷血杀手

P2:实际上


P1:(看了B站恶人向剪辑产生了十分严重的误会)初印象→傲慢邪魅冷血杀手

P2:实际上


小獾家的螺蛳粉

【恶之花】可追

取自弹幕:把工作辞了,重拾旧业,开小卖部养你。

建议音乐:Every Breath You Take

正       文:

本章着重点在于很平常的温馨事,银河去了田园学校,两人回到乡村,不变的是金属工坊,而且车志元变得更粘人了。

我知道我很短。

——————————————

曾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白熙成,哦,现在应该是都贤秀为什么如此痴迷于金属工艺制品?

可不容质疑的是,他甚至于可以凭借这方面的天赋和努力而获得订单,赚钱养家。别说什么他是个艺术家,因为他对自己的资产感到骄傲,虽然还有...

取自弹幕:把工作辞了,重拾旧业,开小卖部养你。

建议音乐:Every Breath You Take

正       文:

本章着重点在于很平常的温馨事,银河去了田园学校,两人回到乡村,不变的是金属工坊,而且车志元变得更粘人了。

我知道我很短。

——————————————

曾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白熙成,哦,现在应该是都贤秀为什么如此痴迷于金属工艺制品?

可不容质疑的是,他甚至于可以凭借这方面的天赋和努力而获得订单,赚钱养家。别说什么他是个艺术家,因为他对自己的资产感到骄傲,虽然还有一正还房贷的房产。小的时候,父亲也没有在金钱与物质上亏待自己,可谁知道那些钱是从哪里得来的?还有现在那些已经放置了近14年都民硕的遗产。

他其实看重金钱的作用,也不以艺术家自居,在他雕刻时,花纹和金属的纹理让他沉下心来,这么矛盾的性格在他身上存在。

还记得那个夜晚,他气喘吁吁地跑到志元面前,然后骄傲地抬起手腕,给她看自己并没有违背两人之间的诺言。

她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大堆话,又是女儿的学校,又是什么辞职,还有她说,想要多些时间陪自己。

其实在结合她当初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他明白了这番话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志元信我,她也知道我就是都贤秀。白熙成在心里默默说。

或者说,相较于真相,志元这个警察选择了她可怜孤独的嫌犯,只要真相揭开之时,都贤秀作为帮凶的嫌疑被洗清。

——————————————

她从背后搂着都贤秀,做饭的男人魅力无穷。他一丝不苟地切着香菇,她随意瞥了一眼,他买回来的大小也差不多大,被分离的小块也差不多大,这个无趣的强迫症竟允许老婆在他“工作”的时候这样烦他?

他喜欢这样——不容置疑。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他最近露出的笑容里已剔除了虚伪刻薄的伪装,就像人整个放松了下来一样,他会在无人的时候突然就会心一笑,仿佛此刻的脑海里充斥着不可描述的画面。

毕竟两人最开始结婚的那几年里,他还得担心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发现。

而如今,他只是希望老婆更粘人一点,就像清炒的秋葵。

车志元感慨这人精致的生活方式,她把头搁在他的肩上,懒懒的用他做支撑。不知是最近的伙食太好了,还是她许久没有锻炼身体了,她总觉得腹部的小肚子都圆滚了几分。虽说她已经光荣退休,并且开始啃老了。这个“老”是指都贤秀,他对自己就像小孩一样,总是宠溺她,比对银河还宠得厉害。

“呐呐,我要吃虾肉。”

“还吃?留在汤里的都不够了,你说说这些都是你偷吃的?”

“都贤秀,明明是你先投喂我的,竟然颠倒是非,看我不把这些全都吃完!”

小獾家的螺蛳粉

【恶之花】来者

注:最新一集(第九集)简直是刀与糖齐飞。

女儿是幼儿园,那么夫妇两人要孩子还挺晚的。

2012年这个时间没有什么特殊的,是夫妻两人遇见的第六年。


正文:

——我一直都在收到你的给予,你要什么呢?

——不要改变。

2020年,白熙成维持着他的人设,车志元需要见到他的一切,不过是一个温柔的丈夫。

可在小酒吧里,利落的翻身、准确而狠辣的动作,酒保被他制服。

笔尖深入木板,酒保的手感受到一阵剧痛,他的额头流着血,看手指间却毫无伤痕——白熙成看似残忍的动作却没彻底毁掉他的手。

那阵剧痛不过是自己预测之事造成的心理恐惧罢了。


2012年,车志元希望自己能够给熙成一个...

注:最新一集(第九集)简直是刀与糖齐飞。

女儿是幼儿园,那么夫妇两人要孩子还挺晚的。

2012年这个时间没有什么特殊的,是夫妻两人遇见的第六年。


正文:

——我一直都在收到你的给予,你要什么呢?

——不要改变。

2020年,白熙成维持着他的人设,车志元需要见到他的一切,不过是一个温柔的丈夫。

可在小酒吧里,利落的翻身、准确而狠辣的动作,酒保被他制服。

笔尖深入木板,酒保的手感受到一阵剧痛,他的额头流着血,看手指间却毫无伤痕——白熙成看似残忍的动作却没彻底毁掉他的手。

那阵剧痛不过是自己预测之事造成的心理恐惧罢了。

 

2012年,车志元希望自己能够给熙成一个惊喜,她准备了自己、一套妖娆的睡衣。

房间里点燃了香薰,窗帘布堆叠在地上,现在已经晚上10点了,只等他巡视完自己的领地,就要返回到顶层的房间。

车志元再对着镜子理了理刚做的头发,让它看起来更加蓬松而自然。她坐在床的那边,朝着旁边空着的位置看去。

 

2020年,他孤身一人,一心只想尽快找到“共犯”,只有这样,志元才不会为了都民硕连环杀人案件而心力交瘁。

这个组织,可真隐蔽。听听他们都在说些什么?要把他卖给“共犯”,还是把“共犯”卖给他。

走在摇摆不定的局面上,商人最大程度上表现出他的专业性,至于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不,都民硕的儿子都贤秀,是个一次性的顾客;那个神秘人,他可是一个诚信又可持续的常客。

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怎样决定会对他最好。

 

2012年,卧室里的香味越发得浓了。

她捧起被子上随意散落的玫瑰花瓣,它的味道混着甜蜜的香薰,并不让人觉得腻,相反,女主人带着刚洗漱过后的水气,赤脚走进房间。

车志元刚刚同他玩了个小游戏,白熙成正打算捏捏坐着的志元的脸蛋,她一言不发下了床,走向浴室。

摸了个空的白熙成哑然失笑,再看看周围温馨的环境,他就知道小姑娘打的什么鬼主意了。

他含着笑意做到床上,看只穿着自己衬衫的车志元,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

 

2020年,还是失算了,这点金额并不能打动贪婪的商人,或者说,这群吃人的团伙。

他拼命挣扎着,可人多势众,一个鬼鬼祟祟的细高个从他身后突袭。

他的双肩被固定住了,紧接着,一人一个胳膊,他被困在桌子上。

商人捏着他的下巴,嘲笑地看着他。

“毕竟都民硕已经死了,可他还活着。”(他指共犯)

 

2012年,女主人终于回来了,特地等着志元的白熙成放下手中的书本,只一手捏着书脊。

“志元,你怎么今天突然这样?”

白熙成露出“好奇”的表情。

水气氤氲在她的胳膊处,修长的双腿迈着自信而坚定的步伐向着目标任务走去。

她直接踩上了床尾,高高站着,低头看着正在仰视自己的丈夫。

 

2020年。“我可以作为你的潜在顾客!”

白熙成躲避过他喂来的药水,白色的液体洒落在他身上。商人的本质是思量利弊和礼益。

貌似,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选择?这个都贤秀能够像那个老练狠辣的人一样吗?

要知道,在他得知都民硕自杀的消息后,可是好一阵惋惜——一员大将陨落了,他也没能找到一个更加趁手的顾客了。

 

2012年,......

 

2020年,“潜在顾客!”

他会走上一条与都民硕相同的道路吗?为了这群变态杀人、毁尸灭迹?

他知道了,这些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人的货物就是“人”。

这个老板曾说,夹在两个精神病之间做生意可真是艰难。那他不正也是吗?

货物既不是金属,也不是什么工艺品,而是活生生的人。

他不知道这些人会有什么样的命运,究竟是生是死,究竟会命归何处。

他不愿杀人,志元也说了,青少年的都贤秀只是杀了狗,是因为处理起人的尸体可是艰难得多。

而他现在仍然是如此认为的。

 

2012年,车志元悄悄地把他的双手背到背后,用手铐锁住了。

......

 

2020年,老板犹豫了。他松开紧攥着他下巴的手,药水没有强行灌下去。

他应该是在期待这个“新客户”。手机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在场所有人的思路。

“回答。”老板这样要求白熙成。手机上显示着志元的名字。

“我想听听你说话。”


2012年,......



小獾家的螺蛳粉

【恶之花】不谏

金属有什么特质?


都贤秀同爸爸学习金属制作与雕刻,他还记得小小的浇铸作品,可浇铸的终究粗糙而劣质。——他自己评价小时候的作品。他举起桌上精致小巧的乌龟,外行人只能看见它身上复杂的花纹和器型的合理,可他却看到了表面一层的劣质感,以及,一丝丝的脸红。

——————————————


金属坚硬却容易塑造,金属做的成品有质感,他的尤为精致。


在他看来,老婆车女士就是一种金属,他可以清晰地从她身上找到让自己惊喜的点,就像金属工艺品只做一样,虽然它不会直接告诉自己应该怎样处理每一根线条、每一朵花纹,但当他掂量起一块时,内心就已经告诉了他基础的设计图。


车女士,一个天才的刑侦人员...


金属有什么特质?


都贤秀同爸爸学习金属制作与雕刻,他还记得小小的浇铸作品,可浇铸的终究粗糙而劣质。——他自己评价小时候的作品。他举起桌上精致小巧的乌龟,外行人只能看见它身上复杂的花纹和器型的合理,可他却看到了表面一层的劣质感,以及,一丝丝的脸红。

——————————————


金属坚硬却容易塑造,金属做的成品有质感,他的尤为精致。


在他看来,老婆车女士就是一种金属,他可以清晰地从她身上找到让自己惊喜的点,就像金属工艺品只做一样,虽然它不会直接告诉自己应该怎样处理每一根线条、每一朵花纹,但当他掂量起一块时,内心就已经告诉了他基础的设计图。


车女士,一个天才的刑侦人员,看起来与他的职业、兴趣、爱好毫不相干。甚至在旁人眼里,家庭女强男弱的表象会让他积怨深矣,但其实不然,“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多有趣啊!他告诉自己,每天都是新的一天啊!不需要理会阴魂不散的爸爸,不需要费心机躲避名义上的父母,不需要胆战心惊的逃亡,不需要等待群体虐待自己的那一时刻,甚至于他十分期待,期待她的下班和拥抱,哪怕下班总是不准时,拥抱有时候带着风霜。他喜欢在她面前扮演一个温柔的丈夫形象。


今天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双喜临门的好日子,一是搬到了新家,拥有了一个二层独居的小房子;二是车志元的升职。


“又升职的车女士可真的是首尔的无名英雄呐!警官,您的罪犯已准备完毕,接下来的审讯工作就教给你了。”


“啊!又有谁能想到一个衣冠楚楚的青年居然是在逃罪犯,现已捉拿归案,只待我车志元警官好好审讯一番。”


这一对夫妇应该是沉迷于角色扮演。


车志元把他递来的白色围巾圈住自己,靠近“嫌犯”,踮起脚尖,绕着白熙成的脖子环了一圈。顺势地,她把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


“嫌犯先生,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新家?”四目相触,她可以在对方的瞳仁中找到自己的倒影。


“警官小姐,明明是你私闯民宅,这是我和我的新婚妻子的新家。”他眯起自己狭长的眼睛,只有在眼角呈现出皱纹时,才是窃喜的表现。


“是吗?”


他们紧贴着,随着舒缓的音乐而悠游地转动。白熙成搂着她的腰,车志元则是用她锐利的目光盯着所谓的“嫌犯”,装出来的严肃最终被愉悦的心情所打破。


“千真万确!”


车志元用手指描绘他头颅下方的颈椎,他此刻后颈的肌肉已完全放松。


“证明给我看。”

............

小獾家的螺蛳粉

【恶之花】往之

注:禁止上升到演员。

第一次,情感认知障碍。

🙏求过。


正文:

接下来,应该到什么程度了?


他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车志元彻底打破了自己的生活,日复一日、在工坊里,他那机械、沉迷、金属质感的生活。

——————————————


天生如此罢了。他明白自己是情感缺失的,他不愿承认自己对外界其他人的情绪变化一无所知。可天生如此,白熙成决定把自己锁在熟悉的牢笼里,他感觉这样很安心。


安心?安心是什么感觉呢?需要自己扬起嘴角吗?需要的是一个“笑”吗?他若有所思,手中的喷枪不会告诉他那是什么,锉刀不会,他看向工作台上的手稿。


他顿住了,刚刚那个女生带来的啤酒还放在茶几...

注:禁止上升到演员。

第一次,情感认知障碍。

🙏求过。


正文:

接下来,应该到什么程度了?


他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车志元彻底打破了自己的生活,日复一日、在工坊里,他那机械、沉迷、金属质感的生活。

——————————————


天生如此罢了。他明白自己是情感缺失的,他不愿承认自己对外界其他人的情绪变化一无所知。可天生如此,白熙成决定把自己锁在熟悉的牢笼里,他感觉这样很安心。


安心?安心是什么感觉呢?需要自己扬起嘴角吗?需要的是一个“笑”吗?他若有所思,手中的喷枪不会告诉他那是什么,锉刀不会,他看向工作台上的手稿。


他顿住了,刚刚那个女生带来的啤酒还放在茶几上,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工作台就在他的右手边,而茶几则在他的身后。

——————————————


他们两人,究竟陷入了怎样的困扰呢?


白熙成交叉着的双手更加紧张了,不停地用右手大拇指的指甲戳着另一个。紧张,不安,激动的情绪如潮涌上心头,昨天是她先开始的,可他却主动回应了。可为什么会有这些“情绪”呢?


可是,是的,他一定是回应了。


这比给阿姊替罪还有刺激,还记得当时他盯着地上那个人渣,都贤秀看着地上躺着的里长,仿佛满足了他多年来的一个任务,他很解脱,就好像他得到了别人所说的“像爸爸一样疯狂”的快感。


那时的都贤秀可是第一次“笑”了啊!


他其实并没有因为这个女孩大胆的举动而产生多少“快乐”,她带着箴言来找他,只消一句“奶奶,我过得很好,你可以离开了”。


是真的吗?他的视线跨过车志元,落在爸爸身上,“爸爸,你可以离开了”......


——————————————


约会。又是一个陌生的词,不过上次是她强行制造的一次约会,那他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


——————————————


她今天很高兴,不知道她说的“提前预定下一次”是不是真的,看来她很喜欢。


这跟照顾阿姊一点都不一样,车志元,是一个值得呵护着的小女孩儿。


——————————————


一次电影院的约会。疯狂连环杀手并不能吓到她,更别提白熙成了。


不知怎么回事,他们就在黑暗的大厅里旁若无人地啵啵起来。志元闭着眼,两人都为唇上的触感折服。


陷入热恋的女孩总是更加热情,而男孩则会表现成胆怯。可对于白熙成来说,胆怯是什么?热情又是什么?他只知道,他与她在一起,爸爸就再也没找过自己。


他总归是离不开她了。


他看着女孩白皙光滑的皮肤,由于距离实在太近了,他十分想要摸摸她脸上的绒毛。他的手捧着她的头,把下巴拉得更近些,强势的动作让车志元有些窒息,尤其是被包裹在这样专注而冷漠又热情的气息里。


的确,白熙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热情,但他想要深深地吻下去,也就这样做了。


可是他眼神里还是如同平常的冷静,反观女孩,明显可以看到那双闪耀着星星和幸福微光的双眼。


车志元简直不敢回味,脸上红晕难以散去,‘啊!熙成欧巴的眼神实在是太温柔了!’。即便两人已经交往一段时间了,可是志元面对白熙成仍然像最初的那个大胆却容易脸红的女孩。


“......”观众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明明到了“红白相间”四溅的恐怖时刻,这对小情侣还能接吻,难道是他们的接受能力大大减退了吗?


至于打听到后辈约会计划的崔警官表示,志元真是不听老人言,白熙成这小子肯定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眯着眼睛看着前面激动拥吻的两人,瞄到屏幕上的场面时,他拽住旁边的一个陌生人:“你看,血喷出的方向根本不对,一个穿帮镜头。”


“神经病啊!”陌生人扯回被拽住的袖子,对着崔警官翻了一个白眼。


这边。


“志元,我们结婚吧。”

——————————————


一个人格障碍症患者需要做什么准备以面对即将发生的事呢?


ce被屏,我欲绝。


啥都没留下。


非成年人,绝对不能移步咱的置顶!


再不行,就真佛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