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鄂湘

55243浏览    279参与
Megrez

蓦山溪

题目无所谓了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取啥好,就这样吧。

本来想写鄂湘,结果越到后面越像湘鄂。

不喜勿喷,写得怪怪的产物。

3000+,能接受天打雷劈烂文笔的请下滑。


——————————————


湘独自生活,想来也有358年了。

从前他总是仰望着鄂,看着他的许多模样:风光无限的、伤痕累累的、狼狈不堪的、病气缠身的……鄂傲骨不屈,他的豪气和令人意外的细腻温柔中和,而他的子民和他一样,热情的面貌下,却带着恰到好处的疏离。

湘只是在一旁看着。

有时候他会和鄂闲聊几句,更多的时候,他都是落后鄂半步,沉默的看着他的背影。


洞庭湖的灵气所孕育出的楚文化是鄂和湘的根本,南...

题目无所谓了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取啥好,就这样吧。

本来想写鄂湘,结果越到后面越像湘鄂。

不喜勿喷,写得怪怪的产物。

3000+,能接受天打雷劈烂文笔的请下滑。


——————————————



湘独自生活,想来也有358年了。

从前他总是仰望着鄂,看着他的许多模样:风光无限的、伤痕累累的、狼狈不堪的、病气缠身的……鄂傲骨不屈,他的豪气和令人意外的细腻温柔中和,而他的子民和他一样,热情的面貌下,却带着恰到好处的疏离。

湘只是在一旁看着。

有时候他会和鄂闲聊几句,更多的时候,他都是落后鄂半步,沉默的看着他的背影。



洞庭湖的灵气所孕育出的楚文化是鄂和湘的根本,南北两岸的人民分离久了,又延创出不同的风俗,但至少——他们是在一起的,无论如何也是骨肉相连的一家人。

康熙三年以前,湘始终认为他和鄂会一直生活在一起,而直到那一年,他被朝廷赐名“偏沅”,自此开始独立自主的生活,这才意识到,他和鄂的命运早在明朝两广分离湖广行省的时候就有了预兆,就注定了朝廷不会任由楚地繁盛。

人民可以发展得好,这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但他们不想看到一个地域大而富有的楚地,一旦强大到一个程度,他们就有了危机感。

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所以湘和鄂走向了不同的路。



湘一直知道鄂的人缘好,这归功于鄂优越的地理位置——北上秦、豫,南下湘、赣,东有皖西有渝,但他倒不怎么担心。

鄂家人民和他家还有赣家的,磕cp那是磕到飞起,都不用正主发糖,直接在自家圈里抠,这也间接使他们三人关系更进一步。再加上他们又是领居,使湘在日常生活中见到鄂的次数直线上升,他们两个还经常约着一起去赣家串门。

这种平静生活,持续到了那一年初。



鄂病了,很严重,武汉的伤害给了他严重的打击。

即使鄂在意识到这件事到底有多么严重,第一时间封锁了自己的一切对外开放通道,还是无法避免的看着疫情蔓延全国,初期的突然,使人们无法冷静,随之而来的谩骂怨恨化为刀剑,在鄂身上留下无法恢复的伤疤。

鄂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他甚至只能看着在他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在他面前消逝。



鄂的选择其实有两个,第一个是选择全力以赴挽回,第二个……是放手不管,任由病情加重。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选第二种,不论祖国的命令,他自己也无法忍受。

好在祖国快速做出行动,人们也知道发生的事也无法阻止,渐渐停下发散自己的负能量,各司其职。

其他人或许来不了,但接壤的那几个还不容易么?尤其是经常混在一起的,他们自己还不会跟着援鄂人员来探望病患么?

比如湘,也如赣。



赣比湘快一步到达武汉,倒不是因为用了什么法子,单纯是因为坐飞机南昌到武汉的距离更近。

他在见到鄂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连他情况都不怎么好,更别提作为疫情爆发处的鄂,何况还有那些在疫情初期的话……

然而鄂跟他记忆里一点差别都没有,除了脸色苍白,手腕没被衣服盖住的地方露出疤痕之外,鄂真的没什么变化。

“要喝点什么吗?”鄂冲赣道。

赣坐在鄂对面,默默看着面前的水:“你给我选择了吗?”

“嘿……大家都是病患,喝什么茶。不要给我,给我渴的。”

赣把鄂伸过来的手给塞回去,在喝茶之前顿住了动作:“你这次没在水里面加些奇怪的东西吧?”

鄂边笑边示意身边的空位:“这次祸害湘,你可别露馅儿了。”

赣沉默一秒,然后笑了起来:“当然,上次我被坑,湘还笑我的事记着呢。”



湘其实不太理解鄂家孩子的抱怨,例如什么他认为很离谱的……两湖他更出名这件事,而且他经常在鄂面前抱怨这件事。

“长沙确实有名。我挺喜欢你家菜的。”鄂再一次被叨叨jpg.

湘无意识地摸着杯沿,不是很满意前半句话:“你家武汉差哪了?军运会还不是在你家开的吗。”

“噢,真要说起来,在我家人们心里,军运会带来的知名度可能还没疫情高。”鄂耸肩。

赣选择性忽视鄂的后半句话:“你家湖南卫视的功劳,这年头哪家不看电视的。”

湘面对这个回答实在找不出反驳的点,只好拿起水杯喝下去,可惜在喝的那一瞬间,他没能看见鄂和赣意味深长地笑,否则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水杯推得远远的,当然,前提是他看见了。

“你怎么还加盐了??”成功入套的湘看着他的好哥哥和好兄弟,深感三人行必有一人遭殃这个道理。

鄂苍白的脸色衬得他的笑格外无辜:“哎呀,跟上次一样,只不过迫害对象换了而已。味道怎么样?”他故意停顿了下,然后笑得更放肆了,“好久没见了,送你一点小心意,不用谢哦。”

湘一脸麻木地看着鄂笑,然后扭头对赣说:“你也参与了?这个量不像是鄂会给的,上次还是我看着他‘手抖’。”

“这么说我还给少了?这可是增进感情新方式。”赣笑得毫无负罪感,“喜欢吗?”

湘湘能怎么办,湘湘只好先暂时放过他倒霉的哥,撸起袖子找他的好兄弟算账去了。

总之最后场面挺混乱的。



赣看了眼手机,飞速打字回复了几句,扭头对鄂无奈道:“南昌那边在催了……我先走了,等你好了再一起聚聚?”

鄂抬手拍赣的肩,顺势半倚在他身上笑道:“嗯,记得消毒啊什么的……都注意点,你脸色怪吓人的,下次见面我要看到你养回来啊。”

湘本来回复长沙消息,闻言抬头仔细看鄂的脸,不一会儿就给出自己的点评:“谁都没你更吓人。”

某人盯:“……啧,赶紧滚吧。”



湘跟赣聊了几句,看着人走了后又扭头去找鄂,好不容易在人群里找到目标,就看见他又在低头看手机屏幕,不知什么时候又皱起眉。

鬼使神差的,湘走过去伸出手,挡住了鄂的视线,对着鄂诧异的目光淡定道:“没什么好看的,天天看也不能一天内清零。”

鄂有些好笑:“你怎么知道我看什么?”

“猜都猜得到。”湘没好气,“等好了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能好好过日子就过,反正总会再爆发,这谁管得住?唯一能做的不就是对这件事上心点,免得又遭殃。”

也是啊……湘不用刻意去想鄂说得这层潜意思,他都知道以后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尤其是武汉,这还需要明说吗?

本来湘还沉默着,但不知为何,他看着这样问什么就答的鄂,不自觉的走神了。



是湘第一次见鄂的时候。

那时候的湘的土地面积放在现在说,就是不完整,仅有现在的南部那一块儿……这倒解释了他为什么是个少年状态。

但鄂不一样,鄂看上去是青年的意气风发,当时的楚国首都在荆州。

虽然他们二人的第一次见面很不愉快,如果只是指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的话。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鄂在看政务,湘在那喝茶,气氛是诡异的和谐,一直持续到鄂将最后一份看完并整理好,湘才从窗外的风景收回目光,瞪着鄂:“你是哑吗?处理这些之前也没见开口说话。”

而被说是哑巴的鄂也不气恼,微笑对湘道:“这倒是我疏忽……我以为你哑来着。”

就冲这么一句话,湘满脸黑线的一直到进了荆州城内,才结束了用行动告诉鄂什么才叫做哑巴的幼稚行为,然后又开始了东张西望的孩童行为。

只不过,在第N次回头确认一直落他身后几步距离的鄂是否还在时,湘终于忍不住了:“你能不能走我前面?我总得回头找你。”

鄂自然地把话打包送回去:“那我为什么不能走你后面?你可以不回头,我又不会丢。”

湘转身站定在鄂面前,抬头皱着眉看比他高一些的鄂,正好对上鄂垂落的视线:“只是想让你在前面,不可以吗?”鄂对此行为的反应是想笑:“次次参加一些宴会次次跟我错过,是我的背影还没让你看够吗?”“我不管,你答不答应吧。”

是谁最后屈服了?我不说。



看着突然走神的湘,鄂头疼地把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谁知道还没聊两句,开话头的就不知道神游去哪了,鄂已经不想说话了,但可惜还是得说:“湘?你在不走就得换票了,回长沙要不少时间啊。”

湘默默盯着在他面前晃的那只手,直犯嘀咕:“就算是第一次见面也没见你急着让我走来着。”

鄂手一顿,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扬眉道:“你说什么?什么第一次?”

“……我说!”湘没好气扬声答,“我说,下!次!见!”

“……”



——————————————

不知道写什么了,就这样吧,文笔很烂,勿喷。

来看百老师的神作啊!!这个鄂哥把我带进坑了!!当即开始激情码字!

(已跟百老师授权啦,有机会可以试试老师的画给我的感觉写文。)

“饮尽忠义酒” 

我,鄂家孩子,所以感慨良多。

就这样吧,不废话了,彩蛋是回忆那段的鄂哥对湘哥。

湖的朋友们手下留情啊啊啊啊啊。




安坠尘.鄂☆

《520特辑:长情》鄂湘

🌹勿提其他cp

🌹勿ky

🌹2k预警

❤️🌹520快乐

-

鄂这人不善于言辞,嘴巴有时候会很损,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待湘是不一样的,他会调侃的说着“我喜欢你啊”“最爱你了”“给你送玫瑰花要不要?”“你是我的宝贝啊”

他从来没对湘说过,因为他知道这种认真的承诺一旦说出是不可反悔的,他可以很痞的朝其他人说这些话,唯独湘,他是一定有一天,要认认真真,庄重的询问他的意见的。

后来有人私底下问鄂,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湘的,他只是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了,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那人转头又去问湘,是真的被慢慢打动还是早有预谋,湘也只是扭头看着鄂,两个人相视一笑,随后答道。...

🌹勿提其他cp

🌹勿ky

🌹2k预警

❤️🌹520快乐

-

鄂这人不善于言辞,嘴巴有时候会很损,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待湘是不一样的,他会调侃的说着“我喜欢你啊”“最爱你了”“给你送玫瑰花要不要?”“你是我的宝贝啊”

他从来没对湘说过,因为他知道这种认真的承诺一旦说出是不可反悔的,他可以很痞的朝其他人说这些话,唯独湘,他是一定有一天,要认认真真,庄重的询问他的意见的。

后来有人私底下问鄂,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湘的,他只是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了,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那人转头又去问湘,是真的被慢慢打动还是早有预谋,湘也只是扭头看着鄂,两个人相视一笑,随后答道。“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

今天是他们一起度过的不记得多少个5.20。姑且就算作是第1314个吧,虽然去年也这么说来着。

-

闹钟叮铃铃的响起,鄂抬手摁掉,拿起衣架上的一套西装,十分精致,像是刚刚才熨过,谁能想得到他一年到头都没穿过几次。

他缓缓套上西装,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发丝根根分离,十分飘逸。

或许沙雕的灵魂才会相遇吧,鄂拿起门旁边架子上的玫瑰花,以及那个看起来像狗头的礼物盒--也确实是柴犬形状的。

那盒子里面放着一个一比一模型制作的热干面,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可惜不能吃。

现在的时间,才05:30。

-

湘这边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凌晨3点才睡,就连赣都忍不住问他。

“还玩呢?明天520啊。”

湘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解释道。

“没关系,明天肯定能见到鄂的。”

“这么自信吗?”赣的语气里有一丝丝怀疑。

湘躺在床上,手机屏幕散发的光照在他脸上,他沉默了一会儿,回复道。

“你说得对,我也得准备准备。”

“唔,怎么感觉你怪怪的。”

“有吗?你想多了。”

湘其实有点不习惯过这个所谓“情人节”,这么久了还是没习惯。

每次到了这一天,鄂就表现的不像他,跟那群死板的工作狂魔一样,染上了他们的气息,那种西式的过节方法……

还是平时的相处更放松,湘如此想着,闭上了眼,逐渐进入梦乡。

-

鄂站在湘门口,其实他已经习惯了卷,不管做什么都是,但是湘这家伙脑子是真的好,每次竞赛都排前三。

他总是很早就起床,很晚才睡,也不知道疲倦,似乎已经成为了本能,又或许是当年那连绵的战争造成的后遗症,他本能的会开始计划时间,湘说他不像从前,可是人总要进步吧。

鄂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玫瑰,意识到好像湘不是很喜欢这种普通的花,一时间顿了顿,跺了跺站的有些麻木的脚,拿起花往楼外走去。

既然不喜欢,直接说就好了,不需要迁就啊。鄂想着,有些懊恼自己这么多年居然现在才意识到。

其实鄂真的很苦恼,自己喜欢的梅在冬季开放,而湘喜欢的荷在夏季开放,彼此凝望,又无法靠近。

但鄂依旧想试试。

-

“小伙子,你这想法很奇特啊。”鄂料想到京肯定没有休息,便直接来找了他。

京吹了吹滚烫的茶,思索着。“梅和荷花?这很难实现吧……”

“那,如果是干花呢?”鄂身子挺直的站在京面前,京有一瞬间的恍惚,意识到这家伙居然是认真的。

“怎么,今年不送玫瑰了?”

“那东西,俗气。”

“好好好。”京无奈的笑了笑。“就会给老人家添麻烦”

“怎么会,京哥永远年轻啊,您说是吧。”

沪手指飞快的在电脑上打着表格,也插进来一句。

“京这家伙,完全把自己活成老头了。”

“我这叫逍遥。”京笑着,联络起其他人,当然是背着湘的。

-

最终鄂拿到了“梅”,它叫夏蜡梅,白白的,它的花形似荷花,花被片螺旋状着生于杯状或坛状的花托上。

鄂一开始拿到花的时候有点惊诧,他愣愣的盯着面前的杭。

“别这么吃惊嘛。”杭眨了眨眼说道。“浙老大找了好久呢。”

“谢了,兄弟。”鄂笑着,满脸柔和的看着怀里的夏蜡梅。“真的很像荷花啊……”

-

鄂打点好了一切行程又来到湘家门前,现在是7:13。

他重新安排了一切,换了一套衣服,重新准备好礼物以及花束。

鄂敲了敲门,不久,门被打开,却看见一身西服的湘。

“你这……”

“你……”

两个人呆愣在原地,鄂看着湘的正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角染上笑意。

真好,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付出。

湘无奈的摇摇头,把鄂拉进家里,关上房门。

“今天怎么没穿那一套了?”湘好奇的瞅了瞅鄂的装扮。

上身是一件衬衫,下身是牛仔裤,轻松又休闲。

“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过一次。”鄂撑头看着湘。

“那我去换衣服。”

“我陪你”“你陪个p”

湘用手砸了一下鄂的头,骂骂咧咧的去换衣服。

鄂只是揉了揉脑袋,无奈的辩解。“就是说说而已……”

-

鄂把那个1:1热干面模型递到湘手里的时候,他差点以为鄂给他带早饭。

真的很……香,的样子。上面的葱花都清晰可见,摆在家里干嘛?又不能吃,看到了还馋。

“你是不是沙雕啊你。”湘考虑了半天,最后还是疑惑道。

“唔,我是觉得挺有特色的。”

湘彻底沉默了,手里端着那个热干面模型,一时间不知道该夸他还是嘲讽他。

“来来来,你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湘将那碗“面”放在桌子上,推着鄂朝一个房间里走去。

“是我想的那种东西吗?”

“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太妙。”

湘笑了笑,拉开房门,金光闪烁--半个房间的卷子。

“都拿走,别客气哈!”

“我不需要!”鄂满脸惊恐。

“别客气别客气。”湘笑意晏晏,拦住鄂撤退的道路。

“那你现场和我比一张卷子,看谁考的高!”

“比就比!”

“我出题给你考!我要出物理!”

“你做个人?!30.21的平均分你特么忘了是吧?”

“那你说要比的!”

“来来来,比比比,我怕你?”

-

俩人在屋子里做了一天的卷子,还特么放狠话明天继续考。

鄂原本安排的行程是去荷花池的,结果一群人搁那蹲点蹲了个西北风出来。

“行了,还蹲呢?”武汉摆摆手,遗憾的说道。

“俩人搁屋里做一天卷子了。”

“草。”

朋友圈里,湘和鄂同时发了一条动态,大概就是说,不服来战。

“所以这俩人……情人节就做了一天卷子?”

“谁知道呢?”武汉无奈的摊开了手。

众人散去。

-

深夜-

“怎么样,我这主意好吧”鄂笑着,看向旁边的湘。

他打了个哈欠,骂道。“好个der。”

“荷花很好看。”

“嗯,梅花也很好看。”

武汉坐在树上,两只腿一晃一晃的。

“说了让我把人支走,也没说不让我留下来啊。”

他盯着手机里拍的两个人的照片,勾起一抹磕到了的笑容。

“唉,像我们这种打工人啊……还得回去工作……”


咕咕精

没了,我尽力了


老坟头,我**你个***,文硬说有敏感词,改好几遍了,发也发不出来😂


躺平了,以后有空再说


彩蛋

鄂:一句话,让湘为我乘两小时高铁去买奶茶


湘:我nia


没了,我尽力了



老坟头,我**你个***,文硬说有敏感词,改好几遍了,发也发不出来😂



躺平了,以后有空再说



彩蛋

鄂:一句话,让湘为我乘两小时高铁去买奶茶


湘:我nia


毛衣咖啡渍

兄弟间究竟做什么才算正常520版

洞庭双子

发完才发现是520,巧合,绝对的巧合

===============


“在菜下面全垫辣椒,欣赏子鄂吃到面色潮红娇喘连连”

“在体重秤上改零件,看子湘盯着数值陷入沉思”


“论边走边吃饭导致海姆立克急救法技术提高”

“论在阳台吃臭豆腐导致邻居熟练报出物业电话”


“会叫的蚊子,直接拍死;

不会叫的蚊子,放进子鄂蚊帐里”


“掉在地上的食物,三秒内的捡起来还能吃;

掉在地上的食物,三秒外的捡起来给湘湘吃”


“《论九头鸟的套路与反套路》”

“《谈倔骡子的驯服与顺毛技术》”


“你真讨厌,如果离开你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真烦人,如果你走了我不会再想...

洞庭双子

发完才发现是520,巧合,绝对的巧合

===============


“在菜下面全垫辣椒,欣赏子鄂吃到面色潮红娇喘连连”

“在体重秤上改零件,看子湘盯着数值陷入沉思”


“论边走边吃饭导致海姆立克急救法技术提高”

“论在阳台吃臭豆腐导致邻居熟练报出物业电话”


“会叫的蚊子,直接拍死;

不会叫的蚊子,放进子鄂蚊帐里”


“掉在地上的食物,三秒内的捡起来还能吃;

掉在地上的食物,三秒外的捡起来给湘湘吃”


“《论九头鸟的套路与反套路》”

“《谈倔骡子的驯服与顺毛技术》”


“你真讨厌,如果离开你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真烦人,如果你走了我不会再想起你”


“我不能让他孤身陷战,我要去帮他”

“我的身后就是他,我绝不能倒下”



“你说一点也不在乎我”

“你说根本不想搭理我”


“大骗子!”


咕咕精

一次只能放十张,下次再放另一半。


是无差!

一次只能放十张,下次再放另一半。


是无差!

斯莱特林达里安·斯托克

嘿嘿,是二爹爹呐,私心鄂湘,没有鄂的鄂湘,主要是想画二爹爹

嘿嘿,是二爹爹呐,私心鄂湘,没有鄂的鄂湘,主要是想画二爹爹

钴银
嗯,学校摸的 鄂这次清违建真的...

嗯,学校摸的

鄂这次清违建真的好用心,到处都在整改,我家在顶楼呢,最上边的平台上的原来的一个违建的小屋子已经被拆了

嗯,学校摸的

鄂这次清违建真的好用心,到处都在整改,我家在顶楼呢,最上边的平台上的原来的一个违建的小屋子已经被拆了

安坠尘.鄂☆

『暴怒的独角兽~后续』鄂湘

[图片]


[图片]

自给自足的快乐/拍手

是鄂湘☆

京:“所以到底有没有人理理我?!”

图片还有后续没赶出来『毕竟我是文官--』

-

话说鄂这边正在暴躁的洗着头,暴躁的拧开洗发水,暴躁的拧开水龙头 暴躁的关上水龙头,然后它炸了。

水漏的满屋子都是,等鄂把屋子修好的时候,已经洗了个澡一样了,头发黏糊糊的,一股海盐冰淇淋掺杂着薄荷的味道。

偏生这个时候看到湘在群里回复道。

“@鄂 快和我换头像!”

鄂差点没把手机捏爆,但终究还是点开头像换成了湘所要求的那一张,他捋了捋还在湿润的头发,手动风干了一下,挑了套方便打架的衣服就直奔湘的家。

等到了!他一定要...


自给自足的快乐/拍手

是鄂湘☆

京:“所以到底有没有人理理我?!”

图片还有后续没赶出来『毕竟我是文官--』

-

话说鄂这边正在暴躁的洗着头,暴躁的拧开洗发水,暴躁的拧开水龙头 暴躁的关上水龙头,然后它炸了。

水漏的满屋子都是,等鄂把屋子修好的时候,已经洗了个澡一样了,头发黏糊糊的,一股海盐冰淇淋掺杂着薄荷的味道。

偏生这个时候看到湘在群里回复道。

“@鄂 快和我换头像!”

鄂差点没把手机捏爆,但终究还是点开头像换成了湘所要求的那一张,他捋了捋还在湿润的头发,手动风干了一下,挑了套方便打架的衣服就直奔湘的家。

等到了!他一定要拿着冰淇淋往他头上怼!

-

湘乐呵呵的盯着手机上的聊天界面,心想鄂这家伙肯定被气的不轻。

“我觉得你在作死。”赣默默开口,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始终盯着门的方向。

“怎么会呢~”湘无奈的耸了耸肩。“这次,这门绝对不可……”一块铁皮顺着他的头发擦过去。

赣闪身躲开,满天的灰尘丝毫不沾。

“你躲在里面干嘛呢?”

尘土飞扬,湘看着卷曲成一坨的门,又抬眼看向鄂。

“这是第三次了!修门很贵的诶!你要赔钱!”

“那你让我怼个冰淇淋!”

“不行!我的发型很重要!”

“难道我的发型不重要吗?!”

“不重要!”

“来你跟我打一架!”

赣吸溜着奶茶,十分不理解的说道。

“你们俩都快贴脸了,还打嘴炮呢?打一架算了?”

“谁稀罕?!”

“我才不要!”

赣耸了耸肩,三人突然同时盯向门口。

“呦,鄂,这门踹的有水平啊,已经练出来了吧?”京笑眯眯的带着两个带着红袖标的人站在门口。

“京老大,他们俩来干嘛?”鄂把湘不动声色的护在身后。

“你们这个月第三次了……”冀无奈的捏着眉心

“请秀恩爱远离房子好嘛,房子是无辜的啊。”豫满脸心痛的样子。

京挑了一块略微干净点的地方坐着,拿出那个82年茶缸子,默默喝茶。

“老大,你这茶缸子不会用了快一百年了吧?”

“差不多吧。”京乐呵呵的答道,一派慈祥的模样。

“毕竟老大没我们有钱。”

“话说你这次在我下面哦~”湘靠在鄂身上,笑眯眯的说着。

“也就一名!”

“就算是1cm也在我下面!”

“你特么!”

“停停停”冀紧急叫停,满脸无奈,生怕再聊下去就是禁播画面了。

“你们俩有粤苏鲁有钱吗?”豫盯着他们。

“这倒是没有……”

“你们俩有我有钱吗?”豫继续问着。

“er……也没有。”

“那就赔偿屋子的钱吧。”豫笑着问道

“谈钱多伤感情啊你看……”

“谈感情伤钱。”冀笑呵呵答着,两个人站在鄂湘前面,气势丝毫不弱。

“行行行,我垫付。”鄂揉了揉眉心,暗道:早知道就只打人不踹门了。

-

两个人坐在小卖部的台阶上,背靠着石柱子。

“吃个冰棍,消消气。”湘拿着冰棍往鄂嘴里塞。

“我又帮你翻新了一次家”鄂无奈的笑着,咬下一部分冰棍。

“唔,那谢谢啊。”湘咬下另外一半。

“我下次肯定在你上面”

“是是是,肯定,我家鄂多厉害啊是吧。”湘淡笑着看向鄂。

“嘁。”鄂撇了撇嘴不去看他,突然被湘拽了拽袖子。

“你看我。”

鄂扭头看去,湘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个冰淇淋,牛奶草莓味的,头上顶着个冰淇淋,笑意晏晏的看着鄂。

“独角兽~”

“有你这么丑的独角兽吗?”鄂努力的憋着笑。

“我丑吗?”

“很丑。”鄂哈哈大笑着,眼泪都流了出来。

湘一头黑发顶着个蛋卷,还有白色和粉色的冰淇淋混在里面,整个人十分滑稽。

“一点都不丑!”

“对对对,不丑不丑。”鄂笑着擦掉了眼角的泪花。这才发想由于刚才的争执湘整个人扑在他怀里。

“你……”

不知道谁从后面摁了一下,两个人直接贴在一起。

“哦哟~瞧瞧是谁啊!我这就发群里!”豫笑嘻嘻的举着手机跑远,顺势扔给了京。

“修缮费抵消了!”京笑着看向鄂挥了挥手。

-

“趴够没,起来了。”鄂一把捞起湘,扶住他站好。“怎么跟丢了魂一样?”

“你不……”湘似乎在想如何组织措辞。

“?怎么了”

“你不觉得反感吗?”

鄂盯着湘,浅略思索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说不上来。”鄂沉吟了一下。“应该是不反感吧。”

随后他顿了顿,拉起湘的手腕朝着自己家方向去。

“干嘛啊。”

“回家,给你洗头!你也不怕头发里面长东西”

“如果刚才是别人呢,你反应会跟刚才一样吗。”湘就站在原地不动,鄂也拉不动。

“你觉得呢。”鄂一脸严肃的看着湘。

“你觉得还有谁跟我打过架,谁跟我一起长大,谁跟我一起北伐,谁天天骂我啥比,谁能让我牵着他的手。”

“em……”

“自始至终都他妈的只有你。”

凤里带着薄荷的清香和草莓浓厚的甜腻,有些过于粘稠了。

“走了走了!回去洗头!”鄂拉着湘跑起来。

身后是快门声。

“什么嘛……我还以为会怎么样呢。”赣看着相机里的图片,两个人牵着手跑着,阳光灿烂。

“看来还是得去找京老大拿第一手资料!”赣眼里发着光,满是嗑糖的喜悦。

-

我虽不善言辞,但是心底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

我肆意妄为,无拘无束,因为能管我的,只有你。


钴银
发个设定 但是她们的粮真的好少...

发个设定

但是她们的粮真的好少孩子要饿死了awa

发个设定

但是她们的粮真的好少孩子要饿死了awa

😭

和月亮的距离


*换了个号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下决心好好改造

*是写过的鄂湘bg修改了一些细节

*可能还会继续改,但目前以我小学生的文笔只能写出这种东西来



【正文】

湘翻了一个身摸到了放在床边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时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九日凌晨一点十三分。

现在手机里除了各种需要处理的工作之外还可以让湘关注到的只有关于新冠疫情的消息了。以前看着好玩的明星八卦或者各色博主发的有趣内容现在都没有办法引起她的注意了。虽然能做的都做了,无论是物资还是医疗队,但不能亲自去湖北让她还是很不安。

为了让自己好受点,她关掉手机又闭上了眼。

依然睡不着。

或许可以找些方法让自己睡下。湘这样想着。于是手机屏幕又......


*换了个号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下决心好好改造

*是写过的鄂湘bg修改了一些细节

*可能还会继续改,但目前以我小学生的文笔只能写出这种东西来



【正文】

湘翻了一个身摸到了放在床边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时间: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九日凌晨一点十三分。

现在手机里除了各种需要处理的工作之外还可以让湘关注到的只有关于新冠疫情的消息了。以前看着好玩的明星八卦或者各色博主发的有趣内容现在都没有办法引起她的注意了。虽然能做的都做了,无论是物资还是医疗队,但不能亲自去湖北让她还是很不安。

为了让自己好受点,她关掉手机又闭上了眼。

依然睡不着。

或许可以找些方法让自己睡下。湘这样想着。于是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心烦意燥的刷了一会儿短视频但依旧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她一下子坐了起来下床披了件外衣,走到卧室的阳台上,打算抽支烟打发时间。

湘已经很久没有抽过烟了,找了好久才在书桌角落里找到一盒被堆积如山的文件压扁的烟。她站在阳台上,点燃了一支烟。手中烟燃烧的一点火光忽明忽暗,试图在黑夜里与天上的几颗零碎的星融为一体。街上冷冷清清的,一只流浪猫在路灯下的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垃圾袋碰撞发出“沙沙”的响声。

 湘猛吸了一口结果呛到了自己,狼狈的咳嗽了起来。不经意间她看见了楼下院子里种的树。

如果没有记错,那是玉兰树吧。

湘想起去年春天花开的时候,她从外面回来,几天前过来看她的鄂正坐在楼梯口盯着满树的玉兰花看得出神。

“你把自己锁外面了吗,在这里坐着干什么?”她掏出钥匙走过去问。

“我在看月亮。”鄂说。

她抬起头看向天空――现在是白天。

正在她准备说出一句礼貌的问候语时鄂抬起头认真的对她说:“玉兰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但是这并不能让她收回那声准备好的“傻*”。

湘回想到这里有点好笑,月亮做的玉兰花。

这是她很久很久之前告诉鄂的,在他们一起蜷缩在战壕里休息时。

“你冷吗?”她尽力的将自己和鄂挨近一些。

“还好。”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湘还是能感受到鄂其实和她一样冷得发抖。

“才十一月份就这么冷。”

“日本人可不管你冷不冷。”

……

战壕里开始有人发牢骚。

湘瞟了一眼身边的鄂,他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怕鄂被冻死了,她开始找话题,什么鬼话都扯上一点。终于,她说累了,一仰头看到了天上冒着寒气的月亮,莫名其妙的说出了一句:“你看,天上的月亮像不像玉兰花的瓣子。”

半晌,鄂才开了口说:“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去死的,我们也都不会死。”

好吧,鄂说对了,他们都没有死。

回忆到这里她手里的烟也快燃完了,她把它掐灭回了卧室发现手机屏幕上赫然多出了两条信息,是鄂发的:

“我看见月亮想起你楼下的玉兰花了。”

“现在想想,我还是想说,我们不会死,我也不会丢下你的。”

她盯着和鄂的聊天界面,心想大概他也睡不着吧,便在对话框里输了一句:

“我也不会。”


【尾声】

      今天凌晨的时候我失眠了,站在窗台边抽了支烟,窗外除了路灯就只有天上的月亮是亮着的。想着或许湘也睡不着,她肯定在想我会不会丢下她突然死掉。

我拿了手机给她发了消息,希望她和我一样醒着可以读到我写给她的话。如果没有,我也希望她可以被提示音吵醒然后和我一样也睡不着。



玉衡指孟冬
发一些以前搞的两湖

发一些以前搞的两湖

发一些以前搞的两湖

钴银
发点半成品美女🥰🥰 学校摸...

发点半成品美女🥰🥰

学校摸鱼画的都是真的好爽

发点半成品美女🥰🥰

学校摸鱼画的都是真的好爽

咕咕精
我天,我明明认真画了!我闺蜜说...

我天,我明明认真画了!我闺蜜说,我把鄂画的好涩😂


有的人啊,思想龌龊的很,我不说,你们都知道是谁


大粗长在画了,别催!

我天,我明明认真画了!我闺蜜说,我把鄂画的好涩😂


有的人啊,思想龌龊的很,我不说,你们都知道是谁


大粗长在画了,别催!

湘洣炖土豆。
点图2。鄂湘。大概会细画。

点图2。鄂湘。大概会细画。

点图2。鄂湘。大概会细画。

钴银

看了眼GDP排名,在鄂的湘家娃子乐坏了

看了眼GDP排名,在鄂的湘家娃子乐坏了

安什麽那衾

占tag致歉

怎么说呢家人们

我没跑路只是还在构思中

最近想搞民国背景

在战火纷飞,大地满目疮痍的年代

多少人左右逢源,阿谀奉承

沉浸在纸醉金迷的生活.

而他们却食不果腹,穷困潦倒。

两人穷途末路,

因志同道合(想创造一个国富民强,人民安居乐业的社会)而携手共进,对抗强敌。


是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交情啊


但是转头一想,民国背景过于m感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屏😿


家人们要是被雷到了就赶紧跑(?


怎么说呢家人们

我没跑路只是还在构思中

最近想搞民国背景

在战火纷飞,大地满目疮痍的年代

多少人左右逢源,阿谀奉承

沉浸在纸醉金迷的生活.

而他们却食不果腹,穷困潦倒。

两人穷途末路,

因志同道合(想创造一个国富民强,人民安居乐业的社会)而携手共进,对抗强敌。


是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交情啊



但是转头一想,民国背景过于m感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屏😿


家人们要是被雷到了就赶紧跑(?







我头好痛_
湘向您提出摆pose申请 有c...

湘向您提出摆pose申请


有cp向,注意避雷


怎么一天就过去了??可恶我的作业还没画完

湘向您提出摆pose申请


有cp向,注意避雷


怎么一天就过去了??可恶我的作业还没画完

尘埃

Something for nothing<双湖>

这是我去年11月写的东西UvU💦

为爱发电,冷却人早已习惯,还有好几篇在我备忘录里躺着(ಡωಡ)

有私自设定,洞庭双子组

无脑爽文…有点爱玩梗→

时间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跨度,让惨痛变得苍白,让执着的人选择离开,使我们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然后历经沧桑人来人往,你会明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广离开的那段时间似乎只有鄂执着于等待,在广离开的前一天,也就是在带他们来的那片花海之中,他漫步于那片花海之上,身影若隐若现,轻轻折下几束风信子,蹲下身来,将它交给了鄂,微微笑道“涅槃重生,乖孩子”鄂不明白,但也总觉得隐隐不安,面对于广,他也只好点头答应,回到熟悉的院子,就找了个瓶子将风信...

这是我去年11月写的东西UvU💦

为爱发电,冷却人早已习惯,还有好几篇在我备忘录里躺着(ಡωಡ)

有私自设定,洞庭双子组

无脑爽文…有点爱玩梗→

时间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跨度,让惨痛变得苍白,让执着的人选择离开,使我们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然后历经沧桑人来人往,你会明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广离开的那段时间似乎只有鄂执着于等待,在广离开的前一天,也就是在带他们来的那片花海之中,他漫步于那片花海之上,身影若隐若现,轻轻折下几束风信子,蹲下身来,将它交给了鄂,微微笑道“涅槃重生,乖孩子”鄂不明白,但也总觉得隐隐不安,面对于广,他也只好点头答应,回到熟悉的院子,就找了个瓶子将风信子插了进去

“湘,你觉得未来会怎么样?”鄂的性质一向耿直,湘也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为什么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将手伸向太阳,手遮住的地方没有丝毫的阳光,“哥,你不是说过吗?未来还未成定数,时间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卾一愣,微微笑道,“对~是我怠慢了”“孩子们,在聊什么呢?”广将湘抱起来放到了腿上,“未来”“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上”广轻抚湘的头,打断了他的话,笑了笑,院子里也曾种过许多植物,基本上都是广挑选的,即使叫不上名,但也觉得另有寓意

“我出去一趟,不用等我,会回来的”广踏出院外,看向鄂,“你身为大哥,应该明白…”鄂一愣,揉了揉眼睛,却不知为何,他的身影在逐渐消逝,消逝与自己的视野,鄂微伸出手,似乎又是想挽留什么,但又收了回来,又似乎在犹豫什么,“未来未成定数…卾”

“…哈啊?!”鄂猛然一惊,椅子差点向后仰去以至于差点弄乱报告“这可是过几天要交给瓷爹的”他叹了口气,眼神中微微带着几分迷茫“还好没有弄乱,话说……我怎么就睡着了呢?

”鄂收好总结完的报告“还是出去走走”走出院门,数年来那些植物自广离开之后都是由鄂细心照料,不但没有任何消减迹象,反而更加的繁茂,鄂站在衫树下,看着书上的花朵“年纪都比我还大了…哈哈哈哈”,还是熟悉的地方,但不再是熟悉的人,“话说,湘怎么样了?”鄂走向院子角落的一个房间,房间很空,灰尘也很重,似乎从那个人走后,就没有人打扫过

“嗯…至少还看得清”鄂拿出几近发黄的相册和照片,“看…找赣,能不能修一下吧?”不过也不谈及那些,自以洞庭为界,分家以后就很少联系了,如今,只剩下回忆,仅此而已

“这不是鄂吗?怎么?没了广的庇护,和你那弟弟混成这样了吗?”鄂虽然没说话,但此时很想上去就揍他一顿,但对于这件事,自己也无能为力,“鄂,怎么了?广留下的遗产,不够恢复你们的经济吗?”“没…至少恢复我的经济是够的,但,对于湘,这还得等我缓一缓”

“我……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湘,我希望你真的想好了,哥,希望你能做正确的选择”鄂早预料到这一天,迟早会来,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曾经执着的人,如今也总会离开,“这是对于纠正你我关系最好的办法”湘没有丝毫犹豫,鄂也没说什么“后会有期”

“瓷爹,这是前几天的报告”鄂将订好的纸张递给桌边坐着的黑发男子,“辛苦了,鄂”瓷接过报告“做的很好”“嗯……”

“来就来呗,来也不说一声,都是自家人,这么偷偷摸摸的干嘛?”鄂交完报告,刚回到院子,就感觉身后一直有人跟着,现在又是有人在院外悄咪咪的看着,“鄂,哥”从院外走进来的人,与他的发色几乎一样,面容同是有几分相像,“湘,傻家伙,还知道回来看看”鄂虽然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也不知性子变了几分,便以曾经的语气问候,“嗯,对了,这个,今天找你啊,来还有个事,合作发展的协议”湘掏了掏带来的包,“毕竟咱中华家的,谁不喜欢小钱钱?”

“怎么?还想得到我啊!”

“咱都是中原地区的,你说呢?况且,嗯…懂?”

“呃啊啊啊!”湘一惊,“又怎么了嘛?”鄂淡定的将他摁在了凳子上,问道“风信子,当年的那束风信子怎么还没枯啊?这都多少年啦?”鄂迷茫的想了想“哈?”失去根茎的风信子,如今依旧开的繁茂,淡蓝的花瓣随风轻微摇晃,独特而又美丽,恒心、贞操、彷佛见到你一样高兴,以及重生渲染的生命

赣站在门外看着互相唏嘘的两兄弟,即使不常联系,但血脉相同,依旧心心相惜,他或许清楚,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也不打算说出来,“你俩在整啥呢?”

毕竟因为时代的推移,而拥有着不同的命运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未来未成定数,时间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平平淡淡cp人
maybe,变小梗 我只搞鄂湘...

maybe,变小梗

我只搞鄂湘兄弟情呃呃啊啊

maybe,变小梗

我只搞鄂湘兄弟情呃呃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