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酆都月

15.6万浏览    1938参与
鱼摆摆一只
我方案写完了 ppt做完了 领...

我方案写完了 ppt做完了 领导说都不用改了 表格全做完了 其他的可以明天做了 今天不加班了 我飘了 所以我摸鱼了 昨天泥塑的后续

都是你们逼我的【?】

我方案写完了 ppt做完了 领导说都不用改了 表格全做完了 其他的可以明天做了 今天不加班了 我飘了 所以我摸鱼了 昨天泥塑的后续

都是你们逼我的【?】

御卿源
给好友摸一张嘟嘟月的表情 虽然...

给好友摸一张嘟嘟月的表情

虽然我觉得他跟乖巧根本搭不上边。

给好友摸一张嘟嘟月的表情

虽然我觉得他跟乖巧根本搭不上边。

鱼摆摆一只
泥塑 流产要素 bg 双方都没...

泥塑 流产要素 bg 双方都没有心

泥塑 流产要素 bg 双方都没有心

_三隰有檍

【任酆】多谢月相怜-番外

补档致歉


十二月,须弥山大雪深三尺许。
山腰处有一寺庙,名天王寺,供奉四大金刚。一白衣男子伫立禅房外,他身形高挑,靠在廊柱边,低声吟诵着什么。
 “冬宜密雪,有碎玉声……” 
声音刚漏出唇边便身后的被叹息声盖过了。
“天寒地冻,施主请爱惜自己的身体。”
男子回神,见一僧人立于身前。他双手合十,道:“大师有礼。”
“若无事,不妨尽早回房休息。寒气是会伤人的”
酆都月应了,朝僧人一礼,转身回了禅房。
风雪已停,月光惨白,寂然无声。
他今夜却有些莫名的躁动。仿佛有某种力量的驱使。
系上厚披风,他走出了寺庙。站在寺门前,方才惊觉是怎么样来的。
此刻万山载雪,酆都月站在寺庙前的百步阶梯之上往山下望—...

补档致歉


十二月,须弥山大雪深三尺许。
山腰处有一寺庙,名天王寺,供奉四大金刚。一白衣男子伫立禅房外,他身形高挑,靠在廊柱边,低声吟诵着什么。
 “冬宜密雪,有碎玉声……” 
声音刚漏出唇边便身后的被叹息声盖过了。
“天寒地冻,施主请爱惜自己的身体。”
男子回神,见一僧人立于身前。他双手合十,道:“大师有礼。”
“若无事,不妨尽早回房休息。寒气是会伤人的”
酆都月应了,朝僧人一礼,转身回了禅房。
风雪已停,月光惨白,寂然无声。
他今夜却有些莫名的躁动。仿佛有某种力量的驱使。
系上厚披风,他走出了寺庙。站在寺门前,方才惊觉是怎么样来的。
此刻万山载雪,酆都月站在寺庙前的百步阶梯之上往山下望——
好像有个人影。
他定睛细看,只见那人满身冰凌,负剑行于山路。像是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多年未曾有过的喜悦和慌乱席卷而上,他想迎上前,又想退回,最终只是愣在原地。待人在自己面前站定,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该说点什么,想说一句好久不见,却又觉得太做作;更想问他怎么找来的,又不知从何问起。他迟钝地握住了任飘渺冰冷的双手,最终只问一句:
“冷不冷?”
任飘渺看着他一言不发。
寺门却在这时开了,酆都月转身,见僧人立于身后。
二人双手紧握,僧人心下了然。
“施主可是要离开?”
酆都月哑然,任飘渺看了他一眼,转而对僧人说:
“是,我带他离开。”
僧人眉目祥和,他笑着道了一句:
“痴人。”
而后回身,关上了寺门。
酆都月看向任飘渺,说:“你怎么又帮我做决定?”
“这也是你的意愿,我只帮你说出来。”
酆都月将握着的手松开,往前走了几步,脚下却不稳,被湿滑的石板滑倒,身子朝百步阶梯下坠去,任飘渺疾步上前将人拉入怀中,二人相抱从石阶旋滚而下,直至山底。
酆都月晕眩了很久,清醒之后才发现任飘渺躺在自己身下,头一抬便撞进了对方的眼眸。
他站起来,将任飘渺扶起,拉着人前后左右看了个遍,问道:“受伤了吗?”
“没有。”
“真的?”他有些不信,回想起刚刚二人滚落下来时,自己根本没挨到过地面,想来应该是任飘渺的功劳。念此,他又伸手摸了摸任飘渺的后背。
任飘渺制止了他,开口劝慰道:“积雪很厚,没事。”
酆都月回头看了看百步阶梯,又再探了探任飘渺的脸,最终放下心来。
“你怎么就跟着滚下来了,我脚滑那一瞬间想的是你一定能拉住我。”酆都月心下生疑,道:“你是不是来之前受内伤了?”
任飘渺摇摇头。“只是下意识想护住你。”
酆都月靠近,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他顺势一拉,二人相拥,浴雪而立。
天寒地冻,怀中的人却暖暖的。任飘渺将人抱紧,良久,他在酆都月的耳边低声问:“你随我回去吗?”
酆都月点点头。
是这样的,一直都是这样的。今生还没过完,担心未来的事又如何?他只想和他在一起。
任飘渺将他吻住。他回吻,对方更加用力,使得他全身都有些紧张,索性闭了眼,一脚踏入这风月情浓。
“我想……要你。”
任飘渺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他一瞬间愣了,然后立马从脸红到耳根,他万万没想到任飘渺此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支支吾吾了半天,挤出一句:
“你说什么?”
这句话太过于露骨,他被震惊得脑袋里一片空白。
“这里是佛门之地,你疯了!”
“诸世间人不求常住,未能舍诸妻妾恩爱,于邪///淫中,心不流逸,澄莹生明,命终之后邻于日月,如是一类名四天王天。这天王寺既以此为名,我倒也没疯。”
酆都月哑口无言,他只听得“妻妾恩爱”四个字,心里突然就慌乱起来。他拍掉任飘渺伸过来的手,脸上一阵一阵臊得发烫:“怪……怪会强词夺理!”他转过身,低头看向地面。
二人踩过的地方,积雪一片湿碎。
“如此无礼,楼主还是请离开吧,我自己去寻个去处。”
任飘渺上前,一口咬住了他露出的颈部。
“我找了你多年,你忍心赶我一个人走?”
酆都月吃痛,低声哼了一句。
他原本只是说气话,不料任飘渺这句“找你多年”突然挑动了他的悲恸。他蓦地想起二人分隔数年,相思不能相见,一时各种哀戚袭上心头。他忙回身将人抱住。
“不忍心。”
任飘渺回抱,轻轻拍着他的背,说道:“方才从阶梯滚落而下,只觉天旋地转,脑中清明不存,偏偏你又在我怀中,一时间便心思浮荡,冒犯副楼主了。”
酆都月顺势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半晌,声音低低地传出来:
“也不是不可以……”
闻得此言,任飘渺慢慢将手探进他的领口。他忙将那手抓住,握紧了衣领道:“你不会就想在这儿吧?”
这里是上山唯一的路口处,眼下随时天寒地冻,可难保会有过往行人看见此处有两人正纠缠不清。
任飘渺四处看了看,短暂思忖过后,化出无双,将身前的人搂了,二人御剑离开了须弥山。酆都月闭着眼,感受着身后的人传来的温度。

(此处省略,完整版看评论)


酆都月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妥帖地睡在床上。他四处看了看,认出这是任飘渺的房间。他身体被清理得很干净,衣服也换了一套新的。
被折腾了一夜,他疲累而苍白。他起身下床,双足发软,颤着刚走出几步就感到身后的某个部位麻痹刺痛。他站定,房门却在此时开了。
来人是楼里的侍女。
“副楼主,楼主让您醒来后在房里稍等,我这就去请他过来。”
酆都月忙说不必。
“我自己去找他。”
他凭着直觉寻找,艰难地走到了后院,果然看见任飘渺倚坐在后院闭目养神。
“你倒是悠闲。”
他郁闷极了,自己被折磨了这么久,现在身上哪里都疼,始作俑者却躺在这里安然无恙,甚至是容光焕发。
任飘渺听闻动静,睁开眼看过来,随即起身道:“怎么自己过来了?身体可还好?”
这不问还好,一问,酆都月的脸立马就阴沉下来,他道:“好不好你不知道吗?”
任飘渺上前,一手将人环住,另一只手轻轻揉着他的腰:“消消气。”
“消不了。楼主你原来是个禽兽,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任飘渺低声笑笑,道:“楼主是禽兽,楼主身边的又是什么?”
酆都月向来知道与此人做口舌之争只会吃亏,便也不再与他多话。他们很快纠缠了在一起,酆都月有些站不稳,任飘渺便让他上身靠在躺椅上,双腿环上自己的腰。日落时分,二人方才结束了这场兵荒马乱,躺在了一起。酆都月挣扎着起身,将脸凑上去问道:“下次我在上面好不好?”
“好——”
“这么爽快?”
“等你剑法超越我。”
“就猜到你不会这么好。”酆都月叹了口气,无奈道:“你明知不会有那么一天,尽欺负我。”
任飘渺半眯着双眼,将人拉回自己身边躺下。“千辛万苦把你从寺庙里找回来,不欺负够本怎么行?”
酆都月有心逗他,道:“我明明是自己走出来,然后跟你走下山的。”
“是吗?”任飘渺反问。
“不是吗?”
“你明明是跟我一起滚下山的。”
酆都月笑得眉眼都弯了,他钻进任飘渺的怀里,说:“我真的拿你没办法。”
任飘渺抚上他的脸,嘴角上扬:“睡会吧,晚饭再叫你。”
等怀中人呼吸渐渐平稳,他将双臂拢了拢。
抱紧了他这一生都不会再放手的人。


北方镇野

p2看副楼和凤蝶

(本来只是想画穿裙子的解压摸鱼,细化也没趣味了,就酱吧!)

千金难睡还珠楼~

p2看副楼和凤蝶

(本来只是想画穿裙子的解压摸鱼,细化也没趣味了,就酱吧!)

千金难睡还珠楼~

置酒临川
#论追星的疯狂# 嘟嘟月吃醋怒...

#论追星的疯狂#

嘟嘟月吃醋怒而与偶像当面对质

#论追星的疯狂#

嘟嘟月吃醋怒而与偶像当面对质

流浪客

酆都月x战损任

一小段,不一定有后续。


  任飘渺就那样静静立在那里,还珠楼顶层的风呼啸着,夹带着云雾的寒凉掠进来,酆都月推开门时,入眼是那孤傲的背影,一时间他脑海中掠过一词——高天孤月。


  可任飘渺非月,他是剑,是天下无双一柄剑。闲时观红尘,战时冽寒霜。他非是人,自远处看迷迷蒙蒙,如谪仙,似幻非真。


  ‘他知晓我在这里。’酆都月这样想着,他记忆中的任飘渺完美无缺。但眼前的任飘渺却受了重伤,血顺着那修长的手一滴一滴落下融入地面。‘他为什么不包扎呢?’酆都月步步靠近,三分小心翼翼压在眼底,五分爱慕藏于心中,带着一分疑惑与一分下属的自觉到达了任飘渺身边,一声“楼主。”一抬头与那双烟紫色的眸撞...

一小段,不一定有后续。


  任飘渺就那样静静立在那里,还珠楼顶层的风呼啸着,夹带着云雾的寒凉掠进来,酆都月推开门时,入眼是那孤傲的背影,一时间他脑海中掠过一词——高天孤月。


  可任飘渺非月,他是剑,是天下无双一柄剑。闲时观红尘,战时冽寒霜。他非是人,自远处看迷迷蒙蒙,如谪仙,似幻非真。


  ‘他知晓我在这里。’酆都月这样想着,他记忆中的任飘渺完美无缺。但眼前的任飘渺却受了重伤,血顺着那修长的手一滴一滴落下融入地面。‘他为什么不包扎呢?’酆都月步步靠近,三分小心翼翼压在眼底,五分爱慕藏于心中,带着一分疑惑与一分下属的自觉到达了任飘渺身边,一声“楼主。”一抬头与那双烟紫色的眸撞个正着。


  任飘渺静静的看着他,仿佛没有受伤一样。


  酆都月亲了上去。


  他带着几分试探与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那薄凉的唇。那双烟紫色的眸毫无波澜,仿佛这场亲吻与他无关。


  ‘不该是这样。’酆都月想。他应该在我靠近的时候就叫我的名字,在我贴近的时候抽出无双,在我吻他的时候结束我这大胆的行为与我的性命。


  但任飘渺没有。


  他甚至在酆都月真正贴上的那一瞬间略垂了眸,酆都月只能感受到那眼睫轻轻颤了颤,如同蝴蝶的翅膀。


  酆都月的手缓缓抚上那被宽大的白色外套遮住的腰,他感受到来自剑者的轻微一颤。


  ‘我大概碰到他的伤了。’酆都月这样想着,手试探性的避过了那里,虚虚的把着任飘渺的腰。


  任飘渺的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是在刚刚自己碰到他腰的时候,还是在亲吻的时候?酆都月不知道。


  他只知道眼前的任飘渺在不经意间露出了平日没有的脆弱,如琉璃一般,让人触碰时要小心翼翼,又似玫瑰,看时也要多加防备。

片音杂响

温蝶剑 爱丽丝梦游仙境症候群(1)

Alice In Wonderland Syndrome

CP:剑蝶 温蝶

布景板:俏蝶 温酆


Wordpress:掉进兔子洞 

Alice In Wonderland Syndrome

CP:剑蝶 温蝶

布景板:俏蝶 温酆


Wordpress:掉进兔子洞 

御卿源

目光【温酆】

夜半,窗户大开着,初春的冷风依旧刺骨,神蛊温皇却是半靠在窗边的躺椅上,手里拿着一卷古籍,借着一盏灯烛的光亮,懒洋洋的翻着书。


凤蝶端了壶热茶推门进来,抬眸那一瞬,她看到了,在透过窗户的银白月影照耀下,那一闪而过的身影。


明明只是一瞬,凤蝶觉得自己应该看不清才对,却又偏偏看得那么清,她看清了那人静静伫立在神蛊温皇的身侧,依旧是冷冷清清的表情,垂眸注视的神情却是那么专注与认真。


凤蝶进门的脚步一顿,眨眨眼,刚刚那道身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那一瞬间的所见都是错觉一般,她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嗯?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


神蛊温皇头也不抬,只又慢悠悠翻了一页书看,语气带着...

夜半,窗户大开着,初春的冷风依旧刺骨,神蛊温皇却是半靠在窗边的躺椅上,手里拿着一卷古籍,借着一盏灯烛的光亮,懒洋洋的翻着书。


凤蝶端了壶热茶推门进来,抬眸那一瞬,她看到了,在透过窗户的银白月影照耀下,那一闪而过的身影。


明明只是一瞬,凤蝶觉得自己应该看不清才对,却又偏偏看得那么清,她看清了那人静静伫立在神蛊温皇的身侧,依旧是冷冷清清的表情,垂眸注视的神情却是那么专注与认真。


凤蝶进门的脚步一顿,眨眨眼,刚刚那道身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那一瞬间的所见都是错觉一般,她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嗯?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


神蛊温皇头也不抬,只又慢悠悠翻了一页书看,语气带着一贯的慵懒:“今日清明,看到什么都不奇怪。”


凤蝶将热茶给神蛊温皇倒了一杯,又把杯子塞到他手里,然后一边收拾桌子上乱码七糟的书册一边说出自己刚刚所见:“我好像看到酆都月了,在主人旁边。”


“哎呀!是副楼主嘛?他在干什么?可有吓到凤蝶大人?”语气夸张 ,神情玩味,神蛊温皇刻意的惊讶带着十足的虚伪味道。


而凤蝶却是没有多理他,收拾完东西就转身往外走,只在跨过门槛时回了神蛊温皇一句:“他在看你。”


“哈——”神蛊温皇闻言轻笑一声,放下了书册,抬头看着窗外的一轮冷月,还算圆润,就是蒙着一层薄云,看起来一点也不通透,神蛊温皇瞧得微微有些出神。


酆都月嘛?一个不算久远的名字,一个没被自己放在心上的名字,他看着自己时,会是什么样子?


神蛊温皇回想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想不起来当初酆都月是用什么样子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不过也对,毕竟自己都没认真看过他,又怎么会记得他是如何看自己的呢。


神蛊温皇笑了笑,抬手把窗关了,将朦胧月色尽数隔绝,这才转身离开。

初五工作室:江問謠(harumis)

【酆湘酆】親吻三十題09

-----------------------------

9.淺嚐即止安撫性的吻/酆湘酆


  指下撫琴漸成擊鼓之勢,如有千軍萬馬奔赴戰場,宛有金器相擊錯落不歇,以琴奏箏曲,薰香裊裊此時卻若煙塵飛揚,琴師立於高山,奏響山下對陣曲,戰得熱汗淋漓,琴師漸自疏離中抽離,反而如那陣上殺敵將軍,刀刃一抹一揚,頓時血流如注,戰意越酣越勝、越狂,如一場渴飲匈奴血的大夢,血腥味漫漫淹過那講究的名貴香料。

  最終弦一掃,如孤軍仰頭長聲嘶喊至力竭。

  弦斷。

  百里瀟...

-----------------------------

9.淺嚐即止安撫性的吻/酆湘酆



  指下撫琴漸成擊鼓之勢,如有千軍萬馬奔赴戰場,宛有金器相擊錯落不歇,以琴奏箏曲,薰香裊裊此時卻若煙塵飛揚,琴師立於高山,奏響山下對陣曲,戰得熱汗淋漓,琴師漸自疏離中抽離,反而如那陣上殺敵將軍,刀刃一抹一揚,頓時血流如注,戰意越酣越勝、越狂,如一場渴飲匈奴血的大夢,血腥味漫漫淹過那講究的名貴香料。

  最終弦一掃,如孤軍仰頭長聲嘶喊至力竭。

  弦斷。

  百里瀟湘收指,低頭看著手上畫出的血痕以及指繭周圍泛紅欲血,忽爾問:「副樓主不肯舞劍了嗎?」

  捧著茶盤良久,總算將茶盤偕著其上茶壺杯盞放於一旁,酆都月只說:「樓主雅興,酆都月不敢攪擾。」

  百里瀟湘瞟著他良久,「哈,不舞劍,副樓主可是願陪我喝酒了?」

  「酆都月不善飲。」

  百里瀟湘低頭挑了幾下弦,「不善飲?你這句話,有誰要信呢?」

  隨即又是一曲,斷了弦的,便用其他弦代替,戰曲被奏得荒腔走板,全不著調,直到他煩膩似地收了手,一曲只奏至八分。

  他一時卻是想不起來,究竟是在何時,他撫琴時酆都月會在一旁看著他,或者興致一起,舞劍,衣袂飛揚、髮絲與身形旋若飛鳥,他想不起來。

  「樓主。」

  他剛要按上額角的手指被截,被劍繭斑駁的掌心捧住,百里瀟湘斜睨著他問:「你可曾把我當過你的樓主?」

  「酆都月已說明過數次。」

  「是嗎……酆都月,那你怎麼不陪我喝酒?因為沒有必要?」

  裂出血痕的手指點在酆都月唇上,「你的樓主,是我?」飄忽的尾音聽不清楚是問句還是肯定句,酆都月啟唇輕嘆,溫熱的氣息吹拂在百里瀟湘因受傷而敏感的指尖,在那指頭退縮的瞬間,含了進去,百里瀟湘將手指抽離的時候,快得像弦斷去,若不是指甲早已修剪,怕會在他嘴角擦出一條血痕。

  酆都月卻也往前,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沒有深入,只是相觸。

  百里瀟湘皺著眉拉過他的衣襟,酆都月只說:「喝過了。」

  他瞪著眼說:「所以呢?」

  「讓酆都月替樓主上藥吧。」

  茶盞裡裝的原是傷藥,酆都月替他十指都擦上了。

  百里瀟湘原想說,最後仍是無語。

  數日後他收到他向來留在樓上的琴,已被修復如初,於是他知道他不用說了。

  ──他不會再上酆都月的西樓,終歸分崩離析,人命買賣,無情以終。





解

奇怪的酆都月增加了!

奇怪的酆都月增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