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酒井户

47708浏览    611参与
是昀啦

这就是智商150的神探么 i了i了

满脑子前辈搭档兄弟👋

这就是智商150的神探么 i了i了

满脑子前辈搭档兄弟👋

柜子
沙雕手书 画这个真的很欢乐👍

沙雕手书

画这个真的很欢乐👍

沙雕手书

画这个真的很欢乐👍

冬眠企鹅

海德 海德

2k8短打

理想是应该有4k5+的  坑了 姑且当做一个概念吧

有一丢丢百鸣意味,也或许没有,主要还是想摸摸秋人


Summery: 百贵船太郎在想,当鸣瓢秋人谈起他的一生时,有几个字是真的。


他就是这般在鸣瓢秋人面前拖拽着这血肉的。究竟是什么赋予他足够的原动力,他不得而知,也无法想象。但是鸣瓢秋人知道,也可以看到,他不惜撕扯掉自己的鬓发,撕烂皮肤,就算白花花骨头和连接的肌肉组织在他的视网膜里如霓虹般爆炸,血溅三尺,也要磕磕碰碰地从地面挣扎而上。遥远的冷风接踵而至,从他的角质层的缝隙里奔涌进来,把他蛀成一颗坑坑洼洼的牙。他匍伏在水泥上缓慢地...

2k8短打

理想是应该有4k5+的  坑了 姑且当做一个概念吧

有一丢丢百鸣意味,也或许没有,主要还是想摸摸秋人


Summery: 百贵船太郎在想,当鸣瓢秋人谈起他的一生时,有几个字是真的。


他就是这般在鸣瓢秋人面前拖拽着这血肉的。究竟是什么赋予他足够的原动力,他不得而知,也无法想象。但是鸣瓢秋人知道,也可以看到,他不惜撕扯掉自己的鬓发,撕烂皮肤,就算白花花骨头和连接的肌肉组织在他的视网膜里如霓虹般爆炸,血溅三尺,也要磕磕碰碰地从地面挣扎而上。遥远的冷风接踵而至,从他的角质层的缝隙里奔涌进来,把他蛀成一颗坑坑洼洼的牙。他匍伏在水泥上缓慢地抽搐,烂成了一具新鲜的尸体,一条被寄生的毛虫。


怪可怜的。


鸣瓢秋人知道那一层细细的油皮还是将他禁锢住了,和往常一样。他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有点怜惜地看着他。无数次,无数次,他恶狠狠地捶打在那层障蔽上,试图将自己撕开一道口子或是一条裂缝,让一缕分散的灵魂流出来,从大地上飘起,让梦萦魂牵的轻松和身无牵挂涤荡一次。哪怕只是一缕飘荡的孤魂,也能够让他疏通鼻腔耳道里滞留的沉重的不甘。然而他那点韧性并不足以支撑最后破碎的头骨和流出的满地脾脏。那人不堪负重,空气和雨水对他来说太沉了,他堪堪稳住身型,瞪着鸣瓢秋人。


身体上的疼痛永远不会是让他战栗的原因——这来自于某种更加细腻,更加牢固,细而密的东西。它缠住他的骨关节,刺透他的神经元,在脊骨之间游走抚弄暧昧得仿佛一位情人。然而就像是为了验证什么一样,下一秒他重重地倒在泥坑上,肉和骨是两个人,但他不会死。


真是个,吹弹可破的小可怜,鸣瓢秋人想。这位朋友的眼珠子从细长的眼眶里掉落出来,竟然也是圆滚滚的,似乎与普通人并无二异,骨碌碌滚到他的脚下,泛着一点莹莹的绿,拽一点摇曳的微光。比掉落出来的证件照亮上一万倍。他蹲跪下来,将土黄色围巾往肩膀后面扯了扯,抬手用指关节敲了敲混着泥、雨水和血的脑袋。


“开开窍啊。”


尚且还嵌在眼眶里的眼睛向他眨了眨。鸣瓢秋人轻轻地捏着那比酒红更浅,更暖,更淡泊的粉色发梢,在食指和拇指间慢慢搓揉,根根分开。




……我没有那样的想象力,百贵。鸣瓢秋人扯了扯嘴角,拉出一丝笑容。抱歉。


这样啊。他答。


百贵船太郎天生就有一副冷峻的面相,瞳孔颜色浅,唇角的线条和眉峰凌厉,以至于无论何时他眼里都好像掺满了东西伯利亚那充满人烟的雪。他站得比较近,从上向下俯视鸣瓢秋人的时候那种眼里好似裹着炙热冰凌的感觉就更加明显。大片的灯光从他脸上打下带来的是等量的细碎阴影,沉沉的浸在眼眶里,晃得他眼睛疼。鸣瓢秋人想开口叫他站远一点。


百贵船太郎知道一团棉花是没有感觉的。对,他确实曾这么形容鸣瓢秋人。他的社交习惯过于巧妙,就如同他们相识以来对方越来越难以捉摸的唇角和理所应当的胡渣一样。鸣瓢秋人曾对这个形容提出反驳,那时候他眼睛捏了一把碎碎的湿润霓虹,透过雨水和车鸣洋洋洒洒地从筛网落在他头顶上,在百贵船太郎的瞳孔里汇聚成了一把温和的湖:我这样的,柔情似水。


后来这座城市的喧闹声渗透不进他的血管里了,霓虹和彩格过于浮躁也过于轻,不再屑于落进他视网膜里。动物永远都在变化。鸣瓢秋人骨子里生来缓慢的动律先是随着婚姻和岁月露出圆润的一角,而后又被爱恨打磨成铁水从每个毛孔里渗透出来,包裹住全身形成了一副浑然天成的透明铠甲,连同他自己的喜怒都一起被隔离,小心翼翼地护着、藏着,不给任何人看。


当然,也可以说他懒。懒得说废话,懒得认真聊天,懒得抬起脸去正视他身边的任何人。眼珠子上抬下俯——还活着,不要催,好吵。


——但是百贵船太郎不知道棉花有毒。不,棉花确实没毒。


我并没有在敷衍你……百贵啊,我的一生已经是足够好的了。鸣瓢秋人垂着眼睛,将手肘撑在双膝上,右手拇指轻轻摸过下巴上那一圈淡淡的胡渣。几秒钟后,他静静地笑了,“等我们变成老头子了你再来问我吧。那时候我就有许多美好的构思了,怎么样……嗯?”


鸣瓢秋人喉咙里的上挑尾音低低地飘进百贵船太郎的耳道,变成雨点细吻他的鼓膜,逼得他往后退了一步。这个时候鸣瓢秋人过人的欺骗性的语言技巧又一次抛头露面。鸣瓢秋人没有等到任何回答,他纹丝不动,唯独眼睛抬了起来,回视他的室长。对话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无言的沉默有它自己的价值。百贵船太郎还在直勾勾的看着他。


比一团棉花还要狡诈的是一座要死不活的雕像。真是愣头愣脑。于是鸣瓢秋人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告诉他:当下他想要一部电脑,一间公寓,一箱酒,一辆车和一个公园。


那座冰雕终于从奥伊米亚康的雪夜里苏醒,张了张口,被鸣瓢秋人堵回在喉咙里掐死。对方站起身,含蓄的打了一个哈欠,让你们三天没合眼的大神探好好睡一会儿吧,室长。他甩了甩头,露出眼皮底下一圈惨兮兮的乌黑。


“……辛苦你了。”


我还是不太会说话,神探想。


虽说如此,疲惫也是真的。他被押送回房间,路过富久田保津的时候扭头和对方的下垂眼对视。绿色里揉了点黑,没有光。对方笑眯眯地点头表示会意,接下来除了一些细琐的衣物摩擦的声音,整个走廊唯有寂静回响。


鸣瓢秋人的需求非常好懂,因为他现在看起来像是被福尔马林泡过一样。他躺在床上,眼睛睁着。工作就是这样,人在上百次的反复失败中逐渐被拉进一个环形的逻辑,只觉前途一片灰暗。鸣瓢秋人的工作需要酒井户上百次的反复死亡,如果最后活下来了,通常就是案件的结束。事物是动态的,但不变是巧夺天工的三唑仑药片和巴比妥酸盐注射液框架出一片服帖的晶体森林和晨雾般的美丽湖水和少女死相。每一次都一样。肢体舒展,仪态端庄,瓷娃娃般。此外还有空气里的潮湿甜味在佳爱琉发梢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致死白霜。他难得在打捞湖水里的尸体的过程中能安然死去,没有火,没有刀刃,没有高空坠落。如同迟暮老人寿终正寝,仿佛他已经度过了平凡普通的一生,做着一份平淡的工作,有一个家庭。经过大是大非、大起大落之后最后迎接一个完整的句号。就如同百贵船太郎的担忧一般:鸣瓢秋人看到了一个去处。


百贵室长不用担心。


鸣瓢秋人闭上眼睛,翻了个身,面对着墙壁。他想要睡眠。他现在不想做任何梦了,他欢迎如果有谁在梦境里给他织一幅破烂不堪的美好假象,他对美好的定义并不苛刻:一部电脑,一间公寓,一箱酒,一辆车和一个公园。然而最后他期望的是永无止境的黑暗,最好什么都没有,让不可视的空无一物将他淹没,空空荡荡,安安稳稳。



他是愤怒的。鸣瓢秋人常常是愤怒的。然而他深知喜形于色和被人看透思想的危险性--这是他的惯用武器。


笑容总是有多重意义,它非常容易被掌控,而且安全。得心应手。放在鸣瓢秋人身上便极具有欺骗性,一些语出惊人的想法和道理用勾起的嘴角和小弧度弯起的眼睛稍微装饰一下就可以说成无伤大雅的玩笑。那一副漠然的脸上一旦有一丁点笑意就显得真挚且平易近人。它使鸣瓢秋人看起来顶天立地,坚不可摧。


愤怒就不一样了。它太激烈,敏感的程度因人而异。就像一颗石子向一块完整的镜子砸去,只需要小小一块,泛起来的涟漪就能将他处心积虑堆积起来的伪装瞬间粉碎殆尽,然后人们就会骇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面湖,这里面沉睡着他妻女的尸骨。


悲伤同理。


至今真正因他而死的杀人犯有五个,鸣瓢秋人在禁闭室呆过五回,每一次都比上一次久--为了惩罚他的“冲动”。


好孩子,坏习惯。


成年男人被装在规规矩矩的狭窄空间中,被迫摆出一幅自我保护的姿态。蜷缩的像一个孩子,被迫无助,被迫孤独。但也止步于此,他最终占领高地,他有恃无恐。


鸣瓢秋人的冷漠里有怒火,永远都有怒火。人们死在他的意愿下,他们于鸣瓢秋人来讲和“笑容”一样容易掌控,但是鸣瓢秋人更加聪明,他置身事外。神探的杀意跃跃欲试,沙哑的音节可以勾魂,问句是把镰刀,笑容和骷髅神黑色斗篷下作响的凉风一样阴冷没有温度,然而为了砍下自己的头颅,人们还得亲自动手。这时候他又变成了一位看客,神父一般高高挂起,死去的人们这才迟迟的想起来,这场屠杀也许是一场巧合。


于是幽灵们提出了疑问。你透过我们,看见了什么。



写得差劲 感谢贡献阅读量 晚安

权倾北

【开瓢】Crime is temporarily lost.

酒穴友情向短篇,第二更,三章内完。

ooc请轻拍。

——————————————————


       穴井户看着他,把手插到了兜里,说:“现在要怎么做?”

  “首先得确认一下,我还有没有别的认知出现了错误……”酒井户说,穴井户随着他的话语,抬头向上看,问:“你看,那是什么?”

  酒井户目光望过去,房顶的灯正在工作,他说:“灯,白色的。”穴井户投过来奇妙的微笑:“我说的是天花板。”

  酒井户结束了这个话题:“一路走来,我并没有表现出其他什么异常,所以问题大概只局限于这个痕迹…...

酒穴友情向短篇,第二更,三章内完。

ooc请轻拍。

——————————————————









       穴井户看着他,把手插到了兜里,说:“现在要怎么做?”

  “首先得确认一下,我还有没有别的认知出现了错误……”酒井户说,穴井户随着他的话语,抬头向上看,问:“你看,那是什么?”

  酒井户目光望过去,房顶的灯正在工作,他说:“灯,白色的。”穴井户投过来奇妙的微笑:“我说的是天花板。”

  酒井户结束了这个话题:“一路走来,我并没有表现出其他什么异常,所以问题大概只局限于这个痕迹……”他对着光看自己的手,殷色深沉,“我们得去外面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也有。”

  他们走到街道上,初定的着重观察对象是“侦探”——两人打了出租车,酒井户钱包里还有不少现金。他们向司机询问附近的事务所,穴井户摇下来窗户,酒井户双手抱臂,阖眼,他又把窗户摇上去。

  “说起来,它是什么样的?”下了车,穴井户又把双手插入兜里,问。

  “布满手掌的红色印记,有些像血。”酒井户说,他们走到事务所的门前。穴井户看他按下了门铃,“你觉得是血吗?”

  “我不确定。”门开了。

  一个穿着衬衫的人开了门——他的胸前挂着名牌,神色冷峻地打量着两人。酒井户抢在他开口之前说道:“您好,请问您是这里的侦探吗?”

  说话的同时他伸出了手,男人和他握手,说:“是的。”酒井户点头道:“确认了您的地址就好,担心找错,就来提前确认一下。”男人邀他们进来详谈,酒井户婉拒:“不好意思,待会还有事,我们下次来之前会和您预约的。”

  待到侦探关上门,他们走出一段路程之后,穴井户问:“继续?”酒井户摇摇头,还在思考。穴井户于是跳到他前面,双手插兜,说:“那么现在,我得说句话。”酒井户看着他,问:“什么?”穴井户低下头,眉毛微微沉下来,笑意与阴骛横生:“我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酒井户挑眉。

  “我是一名——杀人犯。”最后这个词的口型被他演绎得有些夸张,穴井户的笑容扩大了些许。酒井户问他:“突然想起来的?”

  “不,是刚刚确认的。”他配合着自己的话语摇摇头,“我们两人必定是有什么共同点,才会让你看到一样的痕迹。刚刚已经确认过了,这个共同点不是‘侦探’。那么,是‘神探’吗?我们的神探不也是自称吗?——这个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成为这个身份所需要达成的条件。”他伸出自己苍白的手掌,“既然眼中出现红色是你而不是我,那么一定是有核心观念出现了问题。我们大概做过同一件事——这件事对我来说很正常,而对你来说却很不一般——做过这种事的人,在你眼中都会打上痕迹。至于这件事是什么……起码,不会是帮助别人。”

  穴井户凑到酒井户眼前,看向他的手,问:“你觉得它是血吗?”

  酒井户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认为是。啊,这样吗……”

  “认知决定了视野。”穴井户说:“看来,咱们都是杀人犯。”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微弱的笑。

  酒井户又摊开手看了看,他感受到一种违和,但这份感觉在出现的一刻蒸发殆尽,他再次思考这件事的全貌:“佳爱琉的安危确认了,我们的身份确认了,但整个事件依然串联不到一起。还有关键的一环。”

  他看了看镜子地面上自己的身影,说:“这不合常理的镜面,有什么作用呢?”穴井户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有一个提议。”他露出温和的笑容。“刚刚在司机的导航地图上,我看到北边有游乐场。”

  “所以?”

  “摩天轮——是这么叫的吧?我们可以上去,看一下这座城市的全貌。”

  一个小时候后他们来到游乐场,人很多,近午的日光照射在镜面上,光辉炫目到尖锐发烫。游客行走在其中,浑然不觉,酒井户抬手遮了遮眼,对穴井户的沉稳有些疑惑,穴井户感受到他的视线,说:“人挺多,我去排队吧。你要不要买两瓶水?”

  他们分工完毕。酒井户买水回来,等了一会儿,心想这里居然没有卖帽子的。大约正午时刻,他们终于坐上摩天轮。

  穴井户看着窗外的景色,眼瞳在黑暗中汲取着阳光。酒井户想凝视地面,被刺眼的光芒逼溅回来,摩天轮的舱内部空间很小,但这是唯一一处,地面不是镜子的地方。他看向穴井户,对方蓝色的头发被阳光涂抹了流金,一粒空间里光影相错,唯一活动的是罪人的眼神,清醒、沉郁、光芒万丈。

  “我看不了底下的镜子,太晃眼了。”酒井户说,灵感在这一刻被归纳出结果,事件的真相随着视角的升高展现在他眼前。

  穴井户听到这话微微转头,他想了想,说:“原来如此。”

  至此,旅程的路线被理清。

  酒井户又扭过头,强迫自己接受地面的火海灼烧。而穴井户似乎不太习惯似的,在他还在沉默的间隙整理了一下措辞,然后才开口,声音在逼仄的空间内回响得浩大。

  “今天早上的那位女士,她生活得很好,你不必有负罪感。”他看着自己的手蜷曲伸展,感受不存在的风,说道。酒井户还在看着外界的景象,光烧火燎,暗影猖獗。穴井户突然伸手,掰正了他的头。他看着着酒井户说,瞳孔和瞳孔对在一线:

  “归根结底,你杀害了谁呢。剧本的轨道如此错综复杂,交汇与分离都是必然,界限并不明确,恶行在百年后的眼光下也会成为善举,杀人犯又如何断定自己的罪孽不是正义的审判呢?”穴井户说。他的神情出现了一种难言的生动,现世与彼世都难以理解的光辉交替浮动,涌入这方隔离于世的舱,随着呼吸流窜到酒井户的体内。一些东西被短暂地煽动,蒸腾,破碎在空中。“更何况,你是正义立场的伙伴。”

  “人的一切行为,无非都是在履行自己的正义——善恶只是别人的眼光,何必把自己拘泥在所谓的罪恶?自由就是自由,拯救就是拯救,我所做的事,救人也好、杀人也罢,贯彻的都是自己的正义。”穴井户说,表情近似温柔。“你拯救了佳爱琉,为了不伤害而选择远离。起码在这些事上,做得非常圆满,不要觉得自己有罪。”

  酒井户有些怔忪,穴井户趁虚而入,他起身,上前一步,给了酒井户一个拥抱。酒井户的反应系统在重重阻碍下终于变慢,他一动没动,直到不拢的心律有一秒重合,穴井户又坐下来,拉过酒井户的手,拧开刚刚买的水的瓶盖。给他洗手,在此之前,他拍了拍酒井户的肩膀。

  “你可以低头了,这里没有镜子,不必审视自己。”

  手上流下冰凉的水,瓶中的声音咕噜咕噜。酒井户放弃抵抗,他低下头,透明的水滚落进污浊的水,在地面上烙下痕迹,面目不分,都随阳光蒸腾。







TBC.

——————————————————

来晚了一会。明天完结。


酒酿元宵

以身饲鹰

补文,失去理智的吸血鬼秋人与以血喂养他的百贵,成年可阅预警

戳这里 

被pb了好烦

补文,失去理智的吸血鬼秋人与以血喂养他的百贵,成年可阅预警

戳这里 

被pb了好烦

自闭老楠yoyi

第一次画酒哥,头发好难画

【我永远喜欢酒井户.jpg】

(不会上色)

(有私心cp向表现)

第一次画酒哥,头发好难画

【我永远喜欢酒井户.jpg】

(不会上色)

(有私心cp向表现)

人类的本质就是咕
涂一涂。 我画不出他的好uu

涂一涂。

我画不出他的好uu

涂一涂。

我画不出他的好uu

狸狸亚
寻血猎犬 (乱脑了一通,结果就...

寻血猎犬

(乱脑了一通,结果就是趁闲摸了)

寻血猎犬

(乱脑了一通,结果就是趁闲摸了)

四重行为
是之前空间的表情挑战。但我太咕...

是之前空间的表情挑战。但我太咕了点了八个只画了两个。

是之前空间的表情挑战。但我太咕了点了八个只画了两个。

名字短点
儿童画 星期一什么时候来啊

儿童画

星期一什么时候来啊

儿童画

星期一什么时候来啊

枫糖手册
每个人看完第三集都哭了

每个人看完第三集都哭了

每个人看完第三集都哭了

Cnico

神探paro,又看了一遍第八集,洞哥150的智商我赌他在扮猪吃老虎。

“你以为我是华生,其实我是莫里亚蒂哒。”

神探paro,又看了一遍第八集,洞哥150的智商我赌他在扮猪吃老虎。

“你以为我是华生,其实我是莫里亚蒂哒。”

戊雾勿芜

事猫猫酒酒!!!

他太像猫猫了——被可爱到昏厥

事猫猫酒酒!!!

他太像猫猫了——被可爱到昏厥

宀尞止少

新的一集他们终于一起玩耍了,开心

交交党费。

新的一集他们终于一起玩耍了,开心

交交党费。

不要再管我叫黃教授了

我🉑

春哥我也想画但我不会画萌妹

下次一定

我🉑

春哥我也想画但我不会画萌妹

下次一定

安魂曲
触碰着没有染上鲜血的自己

触碰着没有染上鲜血的自己

触碰着没有染上鲜血的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