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酒冷梦断

25浏览    2参与
雨时

酒冷梦断

(贰)

        庄严肃穆的太和门坐落在一座三层的汉白玉基座上,太和门的九脊重檐、黄瓦覆顶、雕梁画栋、八斗藻井饰以金龙和玺彩图无不彰显了宫殿的肃穆和皇家的威严,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        他在门前站了一会,略微抬了抬头,双目遥望着远方。他的思绪被一缕微风带着飘向了那被红墙围起的深宫之内。

​        那年初春,谁敢相信在快活林比酒...

(贰)

        庄严肃穆的太和门坐落在一座三层的汉白玉基座上,太和门的九脊重檐、黄瓦覆顶、雕梁画栋、八斗藻井饰以金龙和玺彩图无不彰显了宫殿的肃穆和皇家的威严,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        他在门前站了一会,略微抬了抬头,双目遥望着远方。他的思绪被一缕微风带着飘向了那被红墙围起的深宫之内。

​        那年初春,谁敢相信在快活林比酒赢过自己的是这曦国的公主呢。​

        犹记那一日,一袭红衣长衫衬得她肌肤如雪、眉目如画。她腰间佩着一把长剑,剑身泛着幽幽紫光,活脱脱一副江湖儿女的模样。

​        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她却毫不扭捏,径直朝自己走来,张口便是要和自己打赌。

         “奔庄主,有胆子来打个赌吗。我们比酒量,谁输了便要答应对方一个条件如何。” 

​        他望着她那双纯粹的眸,不由自主点了点头,殊不知自己输了比赛,还丢了心。

        他把手中的酒坛向上举起,这美酒还未入口,便觉得脸颊有一丝红晕。他愣了愣神,一仰头便如数喝了下去。不知是他灌得太急了些,还是这酒不醉人人自醉。没多久便觉着有些许微醺,往日号称千杯不醉的人这会子两坛下肚竟有些不胜酒力,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那姑娘瞧着不由嫣然一笑,随手拿起手边的一个小酒坛,微微仰头将这酒如数饮下,轻声道:“这次,总能算是我赢了吧。”

        等他醒来,杂乱的石桌早已被打扫地干干净净,酒坛被如数撤了下去,只有一封信静静地躺在上面等待着自己的发现。

        他起身打开信件,几行干净秀气的字呈现在他的眼前


奔庄主:

        昨日打赌是你输了,按照约定,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现如今曦国和齐国开战,曦国国力不敌,若是开战必然处于下风。看此情形,我亦想一人一剑冲锋陷阵。可惜我是女儿身,若是真上了战场,那些将士们一时半会儿也未必会信服于我。我听闻庄主武艺高超,是个难得的将才,你现在既欠我个赌约,可否替我去战场与那些宵小之辈一决高下。但如若阁下不肯,我也不会强求,赌约就此作罢便是。

                                                                            莎丽書

 

        他把信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默默地把落款的那两个字在心中刻下。他反反复复看了许久才将信缓缓放下。虽自己志不在这快活林,也不是从未想过参军保家护国,但从这么一个陌生女子口中说出倒是出人意料。

        一阵冷风拂过,吹散了些许酒意,也吹凉了他的肩。低眸一看,一件红色的披风轻轻滑落在地。前几日下过一场雪,这火红的披风与这白雪相互映衬,显得格外好看。他俯身捡起,却不慎在脸颊处染上了那抹红晕。

        自己想来愿赌服输,言出必行,那这件事就万万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他简单地和好友、家仆交代了几句便收拾了行囊,独自前往了长安,赴那一场赌约。

        思绪一下子被耀眼的阳光拉扯回来,他笑着摇了摇头,径直往里走去。

        太和门内早已站满了群臣,刚刚入内便有许多人上前打招呼,他熟练地一一作答。如今他待人有礼,朝堂上的事情也应对自如。早已不是三年前那懵懵懂懂、横冲直撞的少年了。

        不到一刻钟,那位身着黄袍的男子就从后门走进了太和门,座在了那把雕刻着华丽龙图的椅子之上。

         他就是当今圣上,文丽公主的弟弟,曦武帝。

          “上朝。”一个尖细的声音在太和门内响起,他微微皱了眉,有一丝的不悦。他不喜欢这声音,从来都不喜欢。

        曦武帝闭了闭眼,左手轻揉了下太阳穴,双眉紧皱,大臣们看见此,纷纷低下头,唯恐惹恼龙颜。

        而他一袭朝服,愣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大殿中间。一屈膝一抱拳就是向武帝请命,让他率五万重兵前往边境攻打匈奴,还黎明百姓一个安定。

         “五万?”皇上看着眼前的这位年少的护国大将军,这话不仅未让他原本紧皱的眉放松分毫,还更甚了一分。

          “臣只需五万士兵,必还黎民百姓一个安稳之地。否则……”他顿了顿,仿佛暗自下了什么决心,“否则定军法处置。但如果臣做到了,那还请皇上答应臣一件事。”

         “什么事?”武帝早已有些许不悦,这才刚上任三年的护国大将军便如此不知好歹,还敢来和自己谈条件,简直就是撞上了自己的枪口。

         “这还请皇上等臣凯旋归来之时再问臣吧。”他直视着武帝,丝毫都不畏惧皇上的威严,粗略一撇,竟还有一丝旗鼓相当的感觉。

         “好,那你后日便出发,给朕把那匈奴打到退后十里,再也不敢犯我大曦一里之地。”

         “臣领命。”

雨时

酒冷梦断

(壹)

        东边昏暗的天空中适才泛起一抹幽幽的浅白色,漆黑幽静的大地上似乎被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树枝上的麻雀耷拉着脑袋,偶尔晃动几下的羽毛似乎并不影响它们浓重的睡意。

        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按了短暂的暂停键,只有那位少年晨练时偶尔发出的声响提醒着人们时间的流逝。

        一个身着粗布衣的少年在亭子下舞动的身影与四周寂静的...

(壹)

        东边昏暗的天空中适才泛起一抹幽幽的浅白色,漆黑幽静的大地上似乎被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树枝上的麻雀耷拉着脑袋,偶尔晃动几下的羽毛似乎并不影响它们浓重的睡意。

        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按了短暂的暂停键,只有那位少年晨练时偶尔发出的声响提醒着人们时间的流逝。

        一个身着粗布衣的少年在亭子下舞动的身影与四周寂静的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幽静柔和的微光把他头上的汗珠照得发亮。手中的长剑挥洒,少年的眼波随着手势灵活地斩断了那片飘下的树叶。橙黄色的长剑越舞越快,剑气如同一条游龙围绕在他的四周。剑气疾若闪电,而少年的身姿稳健而又潇洒。

        蹑影追风的剑气在这幽暗的黎明总是格外耀眼,不知过了多久,日出的太阳就如同一个顽皮的孩童,轻盈地越上了东边的天空。一抹亮黄色的光照耀在了少年的身上,他方才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又不知是哪家的公鸡提前亮了亮嗓,喊醒了那些睡意未消的人们。

        少年收了剑,随意地用衣袖擦了擦头上残留的汗珠。他抬头估摸了下时间,是时候该收拾收拾准备上朝去了。

        少年褪下身上的粗布衣换上一袭朝服,腰间挂着一把三尺三寸的长剑。那剑虽还未出鞘,但光看外形便已向侧目的人诠释了什么叫做绝世宝剑。

        它剑身略宽,剑鞘犹如阳光般夺目的明黄色勾边,呈现出一种高贵之姿。剑鞘的中间用暖橙打底,中心部分嵌着黄色的菱形磁石。温和的橙色很好得兼容了耀眼的明黄,两种颜色相互交织,将高贵和大气综合在了一起,精致又不失高雅。

        这庙堂之上,能佩剑面圣的人屈指可数。除了赵将军和袁将军这两位开国老将以外,就是这位年轻有为的护国大将军了。

        别看他年纪尚小,但有勇有谋、胆识过人。如若有人在茶馆中说起当年那黄河东域一战,我们护国大将军的英姿,那是说也说不完的。

        当时的曦国可谓是寡不敌众,当时战况惨烈,一场硬仗下来敌军还有两千余人而我军却不过区区两三百人,还无不挂了彩。人人自危之时,一位少年手持长剑一骑当千,打赢此战。从此人们都在传“奔雷一出,谁敢妄动!”就在那之后,他一夜之间名声大噪,成为了曦国的战神,被封为护国大将军。

        那战至今已有三年有余,现如今的匈奴又开始蠢蠢欲动。自上月初起,匈奴就一直骚扰曦国边境区域。附近的百姓苦不堪言,一个个都盼望朝廷可以早日出面,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今日,他便要当文武百官之面向皇上请命率兵攻打匈奴。

        他也不是没想过议和,但他也深知如果派人前去议和,就相当于交出了主动权,就算绞尽脑汁也只能换来短暂的和平,并非什么长久之计。古往今来,皆是如此。那既然这样,他何不拿起手中的剑,拼尽全力去护一方和平?

        不然,自己也配不上手中这把奔雷,也配不上……那个耀眼的她。


看情况要不要码成长篇或者怎么样吧,一切随缘💓


公主和将军绝配鸭,虹蓝这部漫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理:女娃娃一定要比男孩子富养(ง˃̀ꄃ˂́)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