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酒吞童子

100.7万浏览    25282参与
搁伪

上一棒:wb@荼殷玖辞

食堂打烊啦!

上一棒:wb@荼殷玖辞

食堂打烊啦!

东帝沧阳

本性。

上一棒:【wB】CoooA

下一棒:【wB】酒性恋

本性。

上一棒:【wB】CoooA

下一棒:【wB】酒性恋

suikamaru
:挚友。。。 :你终于醒了茨木...

:挚友。。。

:你终于醒了茨木童子

520快乐!💗💗💗

:挚友。。。

:你终于醒了茨木童子

520快乐!💗💗💗

李福头

呃呃呃不知道为什么视频一直发不上来

是520活动画的手书!就是昨天睡过了lof又不能定时没来得及发

BV193411A79C

手书图后面会整理发布!

呃呃呃不知道为什么视频一直发不上来

是520活动画的手书!就是昨天睡过了lof又不能定时没来得及发

BV193411A79C

手书图后面会整理发布!

V爺
“茨木童子,江山正好,你还愣着...

“茨木童子,江山正好,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跟本大爷喝酒去!(扯)”

“挚友说得对!(被扯)”

对不起画渣色废真的尽力了,肝了好几天也只能画成这样呜呜呜……

最后,酒茨is real!


上一棒:@二月二十一 

下一棒:@罗生门 

“茨木童子,江山正好,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跟本大爷喝酒去!(扯)”

“挚友说得对!(被扯)”

对不起画渣色废真的尽力了,肝了好几天也只能画成这样呜呜呜……

最后,酒茨is real!


上一棒:@二月二十一 

下一棒:@罗生门 

二月二十一
520酒茨食堂48h 5月21...

520酒茨食堂48h

5月21日 06:00的饭来了!

上一棒:@鲤鱼先生 

下一棒:@V爺 

----------------------------


“挚友!手术很成功呢,不过可能有些副作用,你哪里难受?”

“......你是谁?”

520酒茨食堂48h

5月21日 06:00的饭来了!

上一棒:@鲤鱼先生 

下一棒:@V爺 

----------------------------


“挚友!手术很成功呢,不过可能有些副作用,你哪里难受?”

“......你是谁?”

蓝蓝蓝蓝蓝
🌹美鬼与野兽 ———————...

🌹美鬼与野兽


——————————

上一棒:@楚凰羽 

下一棒:@鲤鱼先生 

🌹美鬼与野兽


——————————

上一棒:@楚凰羽 

下一棒:@鲤鱼先生 

糕糕子
《小酌怡情,豪酌助兴😁》 “...

《小酌怡情,豪酌助兴😁》

“挚友可曾喝过虎虎jiu?”

“无,这就是...唔...”

全图见↓

①twitter,@雪糕糯米糍

②weibo,@糕糕子--

《小酌怡情,豪酌助兴😁》

“挚友可曾喝过虎虎jiu?”

“无,这就是...唔...”

全图见↓

①twitter,@雪糕糯米糍

②weibo,@糕糕子--

爪梓

皇家翻译:

老王:我媳妇儿困在幻术里了,我得救他出来,我不能再把他弄丢了

帝释天:行,我帮你

茨木:挚友?!你怎么在这!

老王:我救你出来,别怕,跟我走,我们回家

茨木:呜呜呜,挚友

嗷呜呜呜呜!帝释天神助攻!老王救妻心切,撒糖还是得官方(doge)

皇家翻译:

老王:我媳妇儿困在幻术里了,我得救他出来,我不能再把他弄丢了

帝释天:行,我帮你

茨木:挚友?!你怎么在这!

老王:我救你出来,别怕,跟我走,我们回家

茨木:呜呜呜,挚友

嗷呜呜呜呜!帝释天神助攻!老王救妻心切,撒糖还是得官方(doge)

namikaze
【520 酒茨食堂48h 】妈...

【520 酒茨食堂48h 】妈骂麻了

上一棒: @兮沫沫沫 
下一棒: @哔哔一啪啦 

中间间隔一位太太微博ID:糖姜GCinger (在微博发布)

【520 酒茨食堂48h 】妈骂麻了

上一棒: @兮沫沫沫 
下一棒: @哔哔一啪啦 

中间间隔一位太太微博ID:糖姜GCinger (在微博发布)

苏沐浔

诶呀真受不了了!

你们!

真的一点都不收敛啊啊啊啊

人家都是来打架的不是看你俩秀恩爱的呜呜呜

每次一到剧情你俩就格外显眼

好好反省一下!!

让我看看是谁又磕死了哦原来是我自己)

诶呀真受不了了!

你们!

真的一点都不收敛啊啊啊啊

人家都是来打架的不是看你俩秀恩爱的呜呜呜

每次一到剧情你俩就格外显眼

好好反省一下!!

让我看看是谁又磕死了哦原来是我自己)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阴阳师手游  网易游戏授权 铁风筝工作室
即将推出阴阳师系列雕像
SP “1/4 炼狱茨木童子”&“1/4 鬼王酒吞童子” 

阴阳师手游  网易游戏授权 铁风筝工作室
即将推出阴阳师系列雕像
SP “1/4 炼狱茨木童子”&“1/4 鬼王酒吞童子” 

爪梓

老娘带你去别人家玩,你去挑衅人家,这下好了吧?挨打了吧?该!看看人家茨木,再看看你

老娘带你去别人家玩,你去挑衅人家,这下好了吧?挨打了吧?该!看看人家茨木,再看看你

无欲无求

荤菜,全图走大眼:璆今天也在咕咕咕


上一棒:@红烧田螺蛳粉 (好像没过审,大家移步wb)

下一棒:@健那绿 


附带个涂鸦。

我就是这次活动最菜的,开摆了

荤菜,全图走大眼:璆今天也在咕咕咕


上一棒:@红烧田螺蛳粉 (好像没过审,大家移步wb)

下一棒:@健那绿 


附带个涂鸦。

我就是这次活动最菜的,开摆了

Amiao

行者.十五

酒吞X茨木


“什么?”酒吞下意识的拉住茨木手腕,四下张望,却没看到可疑的东西


老者缓步向前,虽行动不便,可手上的力道丝毫不减。


握着拐杖的手朝着茨木方向迅速一挥,两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已经稳稳的落在茨木脚边,一只毛色水滑的硕鼠险险避开,吱吱叫着窜入了溪水中。


“小友们,随我进寨子吧”老者微微笑着收回手,又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原来说的只是只老鼠,茨木舒了口气,要跟着老者往里走才发觉自己的手腕还在......

 

 

 

酒吞X茨木

 

 

 

 

 

“什么?”酒吞下意识的拉住茨木手腕,四下张望,却没看到可疑的东西

 

老者缓步向前,虽行动不便,可手上的力道丝毫不减。

 

握着拐杖的手朝着茨木方向迅速一挥,两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已经稳稳的落在茨木脚边,一只毛色水滑的硕鼠险险避开,吱吱叫着窜入了溪水中。

 

“小友们,随我进寨子吧”老者微微笑着收回手,又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原来说的只是只老鼠,茨木舒了口气,要跟着老者往里走才发觉自己的手腕还在被酒吞握着,抬手抽了抽没能抽出来,开口道:“挚友,我们进去吧?”

 

酒吞还对那一棍有些发憷,那速度和力度要是打在茨木身上绝对是要受伤的,不由得对前面带路的老者起了一些异样的感觉,总觉得这幅身躯像是某种伪装一般。

 

随着老者进到寨子里,一下子耳边就热闹了起来,小孩们光着脚跑到两人周围好奇的观望,在茨木拿出糖果想要分他们时,又不好意思的跑开。

 

这里不像是市区的城市或者乡镇,整个寨子就是在密林中依势而造,并不存在什么规划,大片一点的土地就作为农田或者建造房屋,小一点的地方要么堆放着一些瓦罐杂物要么就是建了小小的储物间,放着一些耕作工具。

 

这里好像没有人家饲养家禽家畜,也可能是自己还没看到。

 

走到了寨子一侧,一栋和这边有些格格不入的土建小楼出现在眼前,两层楼的结构,看上去还挺新,应该是近几年建的,窗明洁净,虽简不陋,一楼大门口坐了一位大姐,见老者带人来便热情的迎上千,对着两人道:“小伙子们住宿的话可以来大姐这边,吃饭什么的都有”

 

两人并没有在这边住宿的打算,但中午在这里吃个饭倒也不,便和大姐定了一桌有当地特色的午餐,酒吞特意看了下菜单,鸡鸭鱼牛猪应有尽有,价钱还挺便宜,心理感慨了句果然没被商业覆盖的地方就是比较淳朴,单从外面背回食材的人力都应该涨点价。

 

跟着在寨子里走了一圈,发现这地方真的很不错,明明是林中但是没有蚊虫,和酒吞同学说的一样,无论是姑娘还是妇女都是水灵灵的模样,真是水土养人。

 

老者带了一圈有些累了,换了一位年轻的汉子,汉子自我介绍是老者的二儿子,叫阿宽,个子比酒吞和茨木还高了半个头,身材结实,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眉眼之间英气逼人又笑容满面,站在男人的角度都是一副讨喜的样子,果不其然,跟着他在寨子里逛时来了更多女孩子围观。

 

三个人行至寨子东侧传来了流水的声音,茨木循声望去见到了一个小瀑布,说瀑布也许有点夸张,成年男子两个巴掌宽的水流,从山顶下落,汇到下方融入绕寨的小溪里。

 

这边建了一座凉亭,阿宽把两人请进凉亭,马上有人端来水果和热茶,这种专人专待的待遇让茨木很不自在,看了眼酒吞没什么反应,才硬着头皮坐下。

 

“你们这里似乎旅游的人并不太多”酒吞喝了口花茶,感觉不是很合自己胃口,放下杯子开始闲聊。

 

寨子里的孩子那么腼腆,应该是不太见生人的缘故,可想就算旺季这边也不会太多人。

 

阿宽爽朗一笑,实说:“确实没多少人,一个是我们这边不同意开发,别人投资商也不肯给广告,另一方面是我们这的居民也不太愿意太多人打扰,偶尔来几个便好,多了也是麻烦。”

 

这和酒吞猜想的八九不离十,见阿宽是个实在人,继续聊到:“我们是听同学介绍过来的,之前他们三来过你们这边,百闻不如一见,是个好地方。”

 

这些年虽说来玩的人不算多,但是也不能说很少,阿宽一时也想不起有什么三人一起的学生来玩过,倒是身边送果盘过来的阿姨提了句

 

“是不是高中毕业出来玩的那几个小伙呀?”

 

这么一提阿宽也想起来了,笑道:“是不是有个胖子,挺高个子的,也很健谈”

 

这胖子酒吞猜测就是自己室友了,说了几个特征也能对上

 

“那兄弟也到我们这也算是一场小骚动了”阿宽啃了口水果

 

“骚动?”茨木好奇的追问,却发现一旁的阿姨脸色有些难看

 

阿宽背对着阿姨没看到,便继续道:“我们这边比较闭塞,外来的人本身就少,高大的强壮的更是不多见,他们那次来的三个人里就属他最结实,会聊天也是个热心肠,当时我们这边有几姑娘真看上他了,可惜啊,人家没有留下的心思。”

 

茨木看阿姨脸色越来越不好,用手肘推了下酒吞,酒吞其实也看到了阿姨的表情,只不过不知道怎么提醒阿宽,还好阿宽自己回头看到了,马上反应过来,赶忙满脸歉意的对阿姨道:“我多嘴了”

 

阿姨虽然脸色不好,但并没有动气,勉强笑了笑,温声道:“没事,都过去了”

 

虽然知道追问很不礼貌,但是茨木好奇的不得了,一下没控制住还是问了出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阿姨看了茨木一眼,见他倒不是看笑话的样子,思索片刻叹了口气:“当初看上那男生的姑娘有一个就是我家的,男生走后她一直有点郁郁寡欢,后来走山路不小心摔断了腿…”

 

“啊”茨木有些后悔自己多嘴,尴尬道:“那现在她还好吗?”

 

阿姨又是叹了口气:“腿没什么大事,现在也已经嫁人了,婆家对她都不错,只不过摔了下脑子有点不如之前灵光了,不做事时候就爱发呆。”

 

 

这倒是没听酒吞同学说起,估计人家也是毫不知情,都是十七八的年龄来玩一趟,能闹成这样谁都不猜。

 

“哎呀,你看看我”阿姨见酒吞与茨木沉默,赶忙圆场“这事也不能怪人家,就是自己孩子这样了我难免有点…不说了不说了,你们俩好好玩着,别给影响了心情,都是过去的事了。”

 

担心自己在这里会影响二人兴致,阿姨找了个借口离开,阿宽也赶忙岔开了话题,说了一阵就到了饭点,阿宽把两人送到了大姐那自己便回家吃饭去了,说好下午再来带两人去周边看看。

 

饭菜已经摆在了桌上,前天晕车基本上都吐空了,早上只是吃了2碗豆花,茨木早就饿了,坐下就开吃,基本上的菜都还看得出是什么,就是有一道像是炒米又吃着不像的东西,味道挺好吃,茨木便向大姐询问这是什么,大姐看了一眼神秘一笑

 

“好吃吗?”

 

茨木点头也不知道大姐卖的什么关子。

 

“哈哈,那你就别问是什么了,好吃就好”大姐道

 

“这哪行”茨木一听大姐的话不对劲,更是必须知道了

 

大姐见他真的是好奇的紧,便进了厨房,然后端出来一个篓子出来,掀开上面盖着的布,里面竟然是一条条活着的白虫。

 

茨木一惊:“呃...不会是这个吧?”

 

大姐盖上布笑道:“就是这个”

 

茨木觉得自己嘴巴里的东西顿时不香了,想吐出来又怕恶心到别人,只好逼着自己咽了下去,但是再也不去动那一盘子东西。

 

酒吞倒是见过这个,一种长在竹子中心的虫子,虽然知道但也是第一次吃,看得出大姐用了心,特意把炸酥的虫子切成了小段,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因为知道是什么所以并没茨木那么排斥,只是默默的把那盘菜换到了离茨木最远的地方。

 

吃饱后等了一下阿宽便如约而来,带着去了2个比较有特色的地点后时间也不早了,酒吞接到了司机的电话,说是已经在口子等着了,阿宽想留两人在寨子里过夜,酒吞婉拒后带着茨木回到了客栈。

 

到了客栈茨木先去洗了一个澡,玩了一天的疲劳被热水冲刷,出来就看到酒吞已经把两人的鞋子丢到了垃圾桶里,茨木有些心疼自己的鞋,想捡出来,被酒吞拦下塞了一双新的到手里

 

“这泥巴估计洗不干净了,我赔你一双新的吧”

 

“挚友你出门带这么多鞋子啊?”茨木看到酒吞行李箱里还有一双新的,有些诧异

 

“想着要爬山,万一坏了可以穿,顺便给你也带了双”酒吞答的理所当然,不给茨木继续问的机会,钻进了浴室

 

洗过澡两人踏着客栈的拖鞋坐在阳台上聊天,老板娘送来的蚊香特别好用,坐在摇椅上吹着夜风看着城里看不见的星星,前所未有的放松。

 

中午吃的太饱,晚上就没让客栈准备自己的饭菜,大概到了10点的样子两人都有些饿了,于是决定到处走走,看看能不能碰到什么小摊小贩。

 

出门时老板正准备关大门,听到两人是要去镇上,脸色一变想要阻止,但茨木已经拉着酒吞走出了店门,老板只好作罢,给两人留了个小门。

 

客栈就在镇子边上,没多久就到了,镇子里果然还有几家开着的夜宵,人不多也不算少,找了一家看上去最干净的坐下,点了点吃食和两瓶啤酒。

 

店家是3个年轻人,看酒吞和茨木面生猜测是游客,便搭话道:“两位哪里来的?”

 

茨木在外面不爱讲话,自然是酒吞回答:“D市,来玩几天”

 

“D市好啊”在烤串的年轻人接话“我之前就想去,嘿嘿,没去成”

 

“大城市就是不一样”最开始说话的年轻人叹道“来的人也和我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酒吞笑道“鼻子眼睛嘴巴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谈笑间东西都上齐了,两人吃完结账准备再往镇子里面看看,被店主拦了下来

 

“兄弟,里面就别去了,没什么意思,这个点黑灯瞎火的都睡了”

 

酒吞朝着镇里看了一眼,确实没看到什么光亮,也就几盏路灯孤零零的亮着。

 

“你们这都睡这么早的?”酒吞问到

 

店主边收拾着桌子边答道:“老人多睡得都早,你要找年轻人的话基本都在这了”

 

说罢用下巴指了指附近的摊位。

 

酒吞粗略算了下,也就十来个人吧,确实不多。

 

手机响了一下,酒吞看到是星熊的消息

 

【星熊:方便接语音吗?】

 

这边县城流量信号不是很好,得回客栈连WiFi才行。

 

“回去吧”于是酒吞道

 

茨木反正习惯了凡事听酒吞的,便乖乖点了点头。

 

 

见二人走远,店主这才开始继续忙碌。

 

 

(续)

墨汁椒土豆
520要看电视【完整的图请去w...

520要看电视【完整的图请去wb看吧!我尽力了!】

上一棒: @森源哲吾 

下一棒: @浮遊  


520要看电视【完整的图请去wb看吧!我尽力了!】

上一棒: @森源哲吾 

下一棒: @浮遊  


森源哲吾
2022 520酒茨食堂48h...

2022 520酒茨食堂48h第九棒

上一棒@酒酿糯米茨 

下一棒@墨汁椒土豆 

2022 520酒茨食堂48h第九棒

上一棒@酒酿糯米茨 

下一棒@墨汁椒土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