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酒楼

1553浏览    302参与
小星人物记
林家之女林豆豆结局如何?中年时到开封种田,晚年改名换姓开酒楼
林家之女林豆豆结局如何?中年时到开封种田,晚年改名换姓开酒楼
青松影视
混混去酒楼收保护费,殊不知老板娘竟是退伍特种兵
混混去酒楼收保护费,殊不知老板娘竟是退伍特种兵
平凡影视君
双世萌妻:公主去酒楼吃饭,竟看到有人调戏郡主,这真是找死啊
双世萌妻:公主去酒楼吃饭,竟看到有人调戏郡主,这真是找死啊
成记美食
#新溪成记海鲜酒楼 冲浪鱼片,现做现吃哦,好吃到飞起
#新溪成记海鲜酒楼 冲浪鱼片,现做现吃哦,好吃到飞起
星君笑影视
忘川序:她到酒楼想找美男陪酒,身边的男子却坐不住了,太好笑了
忘川序:她到酒楼想找美男陪酒,身边的男子却坐不住了,太好笑了
轻风影视园
阴阳打更人:奇怪男子竟上酒楼要钱,感觉凶杀案与失踪案存在联系
阴阳打更人:奇怪男子竟上酒楼要钱,感觉凶杀案与失踪案存在联系
东乐豪说
卿卿日常:李薇姐妹做生意被针对,死老三假公济私查抄酒楼惨被怼
卿卿日常:李薇姐妹做生意被针对,死老三假公济私查抄酒楼惨被怼
974个为什么
女子称酒楼吃饭发现桌上有两坨粪便
女子称酒楼吃饭发现桌上有两坨粪便
潇湘晨报
西安一酒楼饭桌现野猫大便,负责人称没在盘里就行?回应:只是气
西安一酒楼饭桌现野猫大便,负责人称没在盘里就行?回应:只是气
东乐豪说
卿卿日常:李薇与众姐妹酒楼聚会,集体喝醉后狂怼傲娇男,名场面
卿卿日常:李薇与众姐妹酒楼聚会,集体喝醉后狂怼傲娇男,名场面
南枝蜀黍
高福在酒楼独自买醉,怎料中了美人计,一步步落入八爷党圈套!
高福在酒楼独自买醉,怎料中了美人计,一步步落入八爷党圈套!
三生食记
年夜饭吃点啥?江南酒楼特色桂花糯米枣,好吃又简单
年夜饭吃点啥?江南酒楼特色桂花糯米枣,好吃又简单
晓校看影视
御龙宝典之瓷律:【古装】酒楼能使受伤的人恢复原貌,究竟是为何
御龙宝典之瓷律:【古装】酒楼能使受伤的人恢复原貌,究竟是为何
天码时空剧院
二十四味暖浮生:女孩送外卖赚钱后,打算跟酒楼老板做外卖联盟!
二十四味暖浮生:女孩送外卖赚钱后,打算跟酒楼老板做外卖联盟!
兮芮看影视
厉二爷傍上富婆师奶运转,还清欠账装修酒楼继续作妖
厉二爷傍上富婆师奶运转,还清欠账装修酒楼继续作妖
太虚折花

血衣-原创

血衣-原创

“姜云,上次走货分的钱不对,你还应给我五百两。不然,今天我就不让你好过,快点。”来人一脸愤懑,口中连吼。此人风垢在镇中不是什么君子,偷鸡摸狗之事做过不少,看来今天姜云倒是有些麻烦了。“哎,谁说不是呢,风垢这家伙不记人情,你对他好照顾他他还是觉得你欠他的,就姜云看在以前老辈人的面上如今还照顾他一点,不然他可能都活不下去了。”“呵呵,谁说的,这家伙偷鸡摸狗也绝对死不了。”“也是,快看姜云出来了。”从家中走出的姜云云淡风清对着风垢问道:“小垢,钱已经分给你了,还不知足吗 ?一个月,一千两银子你已经用完了,吃喝嫖赌你也真是厉害呀。”姜云的话还没说完,风垢就已经喊了起来“别说没用......

血衣-原创

“姜云,上次走货分的钱不对,你还应给我五百两。不然,今天我就不让你好过,快点。”来人一脸愤懑,口中连吼。此人风垢在镇中不是什么君子,偷鸡摸狗之事做过不少,看来今天姜云倒是有些麻烦了。“哎,谁说不是呢,风垢这家伙不记人情,你对他好照顾他他还是觉得你欠他的,就姜云看在以前老辈人的面上如今还照顾他一点,不然他可能都活不下去了。”“呵呵,谁说的,这家伙偷鸡摸狗也绝对死不了。”“也是,快看姜云出来了。”从家中走出的姜云云淡风清对着风垢问道:“小垢,钱已经分给你了,还不知足吗 ?一个月,一千两银子你已经用完了,吃喝嫖赌你也真是厉害呀。”姜云的话还没说完,风垢就已经喊了起来“别说没用的,上次五千两,你就给了我一千两,不够赶紧拿钱来,不然你别好过。”“呵呵,好吧,给你一千两,以后少来了。”说着给了风垢又是一千两。风垢拿着一千两得意洋洋的走了,围观的众人也慢慢的散去,却还是在议论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为姜云感到不值,对风垢咒骂。

一个秋凉的夜晚,传来大家的尖声呼叫“姜云家着火了,快来人救火”,喊声此起彼伏,不觉于耳,却是谁也没有看见,远处风垢躲在漆黑的角落露出的阴狠的笑容,并喃喃自语:“姜云呀姜云,在这滔天的火海中,即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是葬身于此,让你瞧不起我,你活该,哈哈。”到了天明,火已经被人们灭了,但是姜云家的住宅早已经是一片焦土,看不到一点生机,空气中还夹杂着烧焦的味道,人们在寻找无果之后,也渐渐的散去了,也留下了许多叹息的声音。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关于姜云家成为焦土废墟的事情,谈论的人也渐渐的没有了。一日,镇里来了一个俊逸的少年,长发披散,头顶书冠,镇上的人纷纷猜测这个少年是哪儿来的,无故来到这个小镇做什么。少年走进了一家酒楼,靠着对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喊道:“小二,来些好酒好菜上来。”一会菜上来了,少年慢条斯理的吃完,结账后径直走向了已经成为焦土废墟的姜云家,当看到眼睛的情景时,少年惊吼了出来,泪也不停的落下。当人们听到少年的惊吼,看见少年伤心的样子,才有一人想起来了“他恐怕是姜云离家两年的长子姜维了,如今回来见到这种情景,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接受呀,走吧,都别打扰他了。”

从此,镇上的酒楼中多了一个冰冷气息的俊逸少年。每天或是在酒楼听着别人的议论自己一个人独坐或者到姜云家的废墟上静静的坐着。永远一副冰冷的表情,没有任何人敢接近。

一个月后,有人见姜维从外面再次来到了镇中,这次姜维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直接就去了姜云家的废墟,静静的看着一言不发。随后少年身后的人慢慢的拿出了所带的包袱放了下来,却都是一颗颗人头。看着满地的人头,姜维轻语“父亲、母亲、馨儿,如今我也算是为你们报仇了,这些都是以前我们家的仇人,或许他们之中有的人并没有参与,但是仇人就行了。”说完,对着身后的众人道:“你们也走吧,以后我会是一个人,生死不知,你们亦当我死了便好。”身后的人,叹息了一声都慢慢的走了。此后,姜维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个镇上。

有人想起姜维第二次回来的情景也是一阵后怕,那时姜维的书冠不见了,见到的只是他满身的血迹,残破的血衣,以及背后的人所带的一颗颗人头,滴血的枪尖,生人勿进的冷漠,整个人像是从修罗战场刚厮杀回来。姜家在这个镇上失去了痕迹,曾经姜家的住宅,自从被毁之后,如今已经变成了杂木丛生的乱林。 

2011年-大专阶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