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酒泉

7201浏览    3719参与
阿亮海鲜家常菜
他是西晋唯一的酒泉郡公,击杀彭荡仲,收复长安,却死于山涧
他是西晋唯一的酒泉郡公,击杀彭荡仲,收复长安,却死于山涧
与君绝别莫相思

聂瑶产子(上一篇的后续~)

没想到啊没想到,灵感再一次找上门来继续更新!

---------------------------------------

金光瑶坐在床榻上,嘴里含着话梅,一只手里拿着账本儿,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已有八个月的孕肚,脸上带着笑,这时门突然被推开,金光瑶转头望去,是聂明玦,聂明玦见他手里拿着账本,便皱起了眉头,坐在他旁边,拿过他手里的账本,问道:“不是说了账你不用管吗?”金光瑶听了他的话,便埋怨到“大哥一天到晚的在忙,就我一个人在这寝殿里呆着,无聊的要命,也不过是想找点事做,帮大哥分担分担罢了,大哥却这般凶我……”说着竟带了些委屈在里面。

聂明玦听他这么说,便将人轻轻搂进怀里,说道“我这也是...

没想到啊没想到,灵感再一次找上门来继续更新!

---------------------------------------

金光瑶坐在床榻上,嘴里含着话梅,一只手里拿着账本儿,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已有八个月的孕肚,脸上带着笑,这时门突然被推开,金光瑶转头望去,是聂明玦,聂明玦见他手里拿着账本,便皱起了眉头,坐在他旁边,拿过他手里的账本,问道:“不是说了账你不用管吗?”金光瑶听了他的话,便埋怨到“大哥一天到晚的在忙,就我一个人在这寝殿里呆着,无聊的要命,也不过是想找点事做,帮大哥分担分担罢了,大哥却这般凶我……”说着竟带了些委屈在里面。

聂明玦听他这么说,便将人轻轻搂进怀里,说道“我这也是担心,如今孩子已经足月了,温姑娘说要静养,并没有凶你的意思,你想分担,大哥也明白,但你本来就天生骨架小,我是真不敢让你出一点闪失的。”金光瑶听了他的话,也觉得说的有道理,便冲他撒娇“大哥,我想你了,宝宝也想你了,你摸摸看?”聂明玦的手被金光瑶捉住,放在孕肚上,那孩子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边冲聂明玦的手心踹了一脚,“嘶!”这一脚着实是力气太大,令金光瑶痛呼一声,聂明玦将手从金光瑶的肚子上拿开,一脸担忧的望着他,索性是没什么大事,不然聂明玦可能真的会吓个半死。

聂明玦见金光瑶说想他,便把工作全部交给聂怀桑了,(聂怀桑:呜呜呜,大哥你玩不起!!!)自己也陪了金光瑶许久。

午睡时,金光瑶突然感觉腹中一阵抽痛,便将聂明玦喊醒,聂明玦本就睡的不沉,听他说肚子疼,便立刻翻身叫了温情过来。

——产房外

聂明玦听见金光瑶的痛呼,急得要命但又没法进去,只能在外面干着急。“大哥,大嫂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蓝景仪虽然也很担心,但是也在安慰聂明玦。“对啊大哥,温姑娘是岐黄圣手,大嫂一定会没事的!”聂明玦听了他俩的话,也镇定了下来,但依旧十分担心,不过倒是不转圈了。

——产房内

金光瑶只觉得腹痛难忍,剧烈地疼痛令他不住的叫出声来,金光瑶的双腿大开,随着温情的话不断用力,可是孩子的头都还没有出来,腹痛感越来越强烈,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随着温情的话,他又使了一次劲,头出来了,可肩膀还卡在里面,那种痛苦让金光瑶彻底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啊!!!”他额角青筋暴起,眼睛里是痛出来的眼泪,额头上全是汗,他已经痛到了极点,这时温情说到“敛芳尊,你忍一下,我现在要给你推腹,会很疼,一定要在坚持一会,孩子就快出来了!”金光瑶点点头,温情的双手摸到他的肚子上,然后便开始推揉,这次的痛感更强,他拼命忍住想要叫出声的欲望,只是发出一些呻吟声。终于,温情突然使劲一压,金光瑶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喊出声来,随即便是孩子的哭声。

聂明玦没看一眼孩子,直冲进产房里,看见金光瑶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样子便是一阵心疼,走过去将人抱紧,吮去他眼角的泪珠,说到“阿瑶,幸苦你了……”金光瑶见他这么担心,便说道“既然是大哥的孩子,在疼都不幸苦。”聂明玦更是心疼,说到“你刚生完孩子,先躺下休息一会再说吧。”金光瑶也感觉疲惫的要命,点点头,聂明玦帮他盖好被子,然后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才走出去看孩子,孩子是个女孩,很健康。

后来?那自然是幸福美满,花好月圆的喽!



巴莫说心里话

人的一生难面都有遗憾,总想如愿以偿,却有大失所望!

人的一生难面都有遗憾,总想如愿以偿,却有大失所望!

巴莫说心里话

每一颗心,都有一份无法替代的情愫!

每一颗心,都有一份无法替代的情愫!

孔庙祈福
格局 为组织 为事业 为自己...

格局

为组织 为事业 为自己 

三位一体

格局

为组织 为事业 为自己 

三位一体

dzbird

2022-4-30,酒泉市.阿克塞老县城九层妖塔

2022-4-30,酒泉市.阿克塞老县城九层妖塔

dzbird

2022-4-30,酒泉市.阿克塞博罗转井影视基地

2022-4-30,酒泉市.阿克塞博罗转井影视基地

dzbird

2022-4-29,酒泉市.敦煌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名胜区

2022-4-29,酒泉市.敦煌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名胜区

孔庙祈福

大概是我逛过的最好的书店

两本书作为纪念也作为窗口

大概是我逛过的最好的书店

两本书作为纪念也作为窗口

地理北半球
火箭为何发射选在酒泉?中国规模最大的航天发射基地,有什么秘密
火箭为何发射选在酒泉?中国规模最大的航天发射基地,有什么秘密
孔庙祈福
时间总是要挤一挤

时间总是要挤一挤

时间总是要挤一挤

倚鹊

【松鼠鳜鱼】春意入怀(中)

  暗卫松鼠×公主少主

ooc致歉

有评论我会很开心哒(◦˙▽˙◦)


//

      自“出逃”事件起,长公主似乎是掌握了“诱拐”松鼠的最佳方法,每当找不到松鼠鳜鱼的时候,长公主便换着法儿的让自己受伤。

      久而久之,长公主成为了宫中莲花池的常客,而松鼠鳜鱼也每次不厌其烦的救她上来。

      后来,松鼠鳜鱼也不在躲藏,每次长公主一喊便立即出现在她面前。...

  暗卫松鼠×公主少主

ooc致歉

有评论我会很开心哒(◦˙▽˙◦)


//

      自“出逃”事件起,长公主似乎是掌握了“诱拐”松鼠的最佳方法,每当找不到松鼠鳜鱼的时候,长公主便换着法儿的让自己受伤。

      久而久之,长公主成为了宫中莲花池的常客,而松鼠鳜鱼也每次不厌其烦的救她上来。

      后来,松鼠鳜鱼也不在躲藏,每次长公主一喊便立即出现在她面前。

      直到长公主及笄那日。

      为庆贺皇帝唯一的公主及笄,皇帝花了不少时间为他的小公主准备一场盛大的及笄宴,整个宫中洋溢着喜庆的氛围,与空桑交好的邻国皆来赴宴,一时间宫中人声鼎沸,甚是热闹。

      “小伊今日便及笄了,时间过得可真快,还记得第一次见她还没有我小腿高呢。今日再见都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一位穿着华丽眉宇间透着英气的亲王举着酒杯感叹。

      “不知,皇兄可有为小伊觅得一位良人?如此好的姑娘定是要配上这世间顶好的男子!”

      此话一出,席间竟是安静了半刻,一时间每位在场的客人都打起了心里的小算盘。

      公主啊,那可是公主啊,若是能有幸攀上桩婚事,今后的日子便是好过了啊……

      坐于皇位上的帝王却爽朗一笑:“哈哈哈,婚姻大事确实不可儿戏,不过这也是要由孩子来亲自决定,我这个做父王的只能帮忙把把关,至于这‘世间顶好’的男子是谁,我自然是无权干涉的。”

      虽然当日如此说了,但后来的一段时间宦官呈上来的庚贴倒是日日都没断过。

  //

      正值八月初,步入深秋,天气渐渐转凉,公主府后院的落叶飘飘零零的撒下来,下人们还来不及打扫便又被风吹落。

      莲花池中的莲花花瓣都渐渐枯萎,只余下几瓣还顽强坚持着。

      松鼠鳜鱼一个人坐在池边,摆弄着手中的刻刀,手起刀落少女恬静的面容便出现在材质尚好的沉木上。

      “嘿!猜猜我是谁呀~”

      突然,一双细嫩的手覆盖在松鼠鳜鱼的面具上,遮挡了他的视线。

      “公主,您找在下可有什么要事?”

       似是恶作剧失败,少女浮夸的叹了口气:“唉,好吧好吧,每次都骗不过你。不过,小松鼠,为什么你每次都知道是我啊?”

        为什么?

      毕竟在这宫中不打招呼就敢出现在他身后的怕是也只有她一个,毕竟,暗卫的反应可是很快的,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哪怕是运气再好的人也不免被松鼠鳜鱼的鱼肠剑“伺候”一顿。

      松鼠鳜鱼默默的收起手中的木雕,看着坐在他旁边摇晃着腿的少女,轻咳一声:

      “在下身为暗卫,这是在下最基本的能力。”

       “真的吗?不是因为别的什么?”

      少女似笑非笑的看着松鼠鳜鱼,眼神亮亮的,仿佛在期待什么。

      松鼠鳜鱼扶了扶面具,轻声说道:“仅是如此,若是公主没有什么事情在下便外出巡视了。”似是害怕少女再继续追问下去,松鼠鳜鱼迫切的想离开这里。

      毕竟,暗卫的一大禁忌便是将弱点暴露在他人面前,尽管公主对他来说并不算外人。

      看着面前的男人离开的背影,公主按了按心神,出声喊道:

      “松鼠……”

      松鼠鳜鱼闻言转身。

      “你觉得礼部尚书家的公子如何?”

      松鼠鳜鱼身形一僵,回答道:“尚书大人家的徐公子饱读诗书,腹有文采,为人谦逊有礼,确实……”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是位良人……”

      这些日子以来,皇帝的身体愈发糟糕,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女儿,只希望能在自己临走前为女儿觅得一位好夫婿。

      松鼠鳜鱼自然也知道,当公主问出那句话时,平日里沉稳的暗卫一时间竟心神大乱,为了不在公主面前露馅,努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的怪。

      “是吗,你也这么觉得啊,”少女垂下眸子,隔了半晌开口,“那好吧,既然你要还有任务在身,那你就先走吧,我自己在这里吹吹风。”

      看着少女失落的表情,松鼠鳜鱼张了张口想要安慰她,话到嘴边却又转了个弯:“夜里寒冷,公主记得早些回房。”

      说罢,松鼠鳜鱼脚尖轻盈一点便越出了屋檐。

      只留少女一人靠在池旁的石边,盯着那几瓣枯萎的花瓣发呆。

      “公主,并非在下非要驳了您的意,只不过在下只是一介暗卫,每日同刀剑打交道,不知何时便会葬身荒野,无法给你一个可靠的未来……”

      “他们说的对,想您这般优秀的女子,应当拥有的是一位德才兼备的夫婿,是世间顶好的男子。”

      “是在下……”

      “不配……”

     松鼠鳜鱼躲在池旁的树枝上,看着少女坐在湖边,静静地一动不动像是要变成一座石像。

      待到少女靠在石边睡着,松鼠鳜鱼轻轻的飞下树枝,将披风轻轻的披在少女单薄的身上。

      过程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生怕惊扰到了正在睡梦中的美人。

      今夜没有星星,但是他透过少女的眼睛看见了比繁星还要明亮的光,即使转瞬即逝,即使自己无法拥有,但他知道,少女的眼眸曾为他而亮,如此,足矣……

 

  //

      仲春之节,万物复苏,红鸾星动,今夜的皇宫注定热闹。

      公主换上鲜艳的红嫁衣,名贵舒适的布料,嫁衣上用金线绣着的栩栩如生的舞凤,无一不彰显着她的身份。

      公主对镜安坐,任由忙乱的宫人们将她的脸颊与头发摆弄。身后散开的裙角如同一只飞舞的金凤。

      待宫人们打理好,她便对着镜子努力练习着微笑,想要在婚礼上展现出幸福的样子,好让父王放心。只不过,无论她怎么努力,却始终笑不及眼底。

     最后只好盖上红盖头,等着新郎官来接娶。

      过了许久,却始终不见有人来,公主有些疑惑,听着外面的人声嘈杂,正准备出门,刚打开门便被着急忙慌跑来的嬷嬷撞到。

      只见那嬷嬷猛的跪在地上,嘴中不停的念叨着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本殿无事,起来吧,说说你为何如此着急?”

      “老奴……老奴……”

     “有什么话说便是,我又不会吃了你。”

     “是……是准驸马……他……他……”

     “他怎么了?”

     “他在房中被人行刺,现以薨……薨了……”

      公主一惊,立刻绕过跪在地上的嬷嬷跑了出去,只留嬷嬷悲痛的哭喊着:

      “造孽啊……造孽啊……”

  

  尚书府

  

      本该是热热闹闹的日子,如今全府上下却充斥着悲痛欲绝的哭喊与小声的抽泣。

      公主一路跑来,绕开人群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男人,一刀割喉,一击毙命。

      “松鼠……”

      如此干脆利落的手法,整个空桑怕是只有松鼠鳜鱼一人。

      公主再次扔下在场的所有人,跑至一处无人之地,急切的喊着松鼠鳜鱼的名字。

      “无名!你出来,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次她没有再叫他小松鼠,而是直呼其名,喊了半晌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见了——

      他走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杀了徐公子?是他不想让我成亲,还是别的什么?

      公主不停的问着自己,使劲的掐着自己的大腿,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过了很久,公主缓缓坐在旁边的一棵树下,垂眸思索着什么。

       “为什么?”这是在这段时间中公主问自己最多的话,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待到天色渐晚,公主站起身来,向皇宫走去。

      待她回到皇宫却听到了宫人们颤抖的哭泣声:

      “陛下,驾崩了……”

  

倚鹊

【松鼠鳜鱼】春意入怀(上)

暗卫松鼠×公主少主

ooc致歉


//

     是夜,红烛微动,这是往日清冷的皇宫中为数不多的喧闹。

    今日是长公主成亲的日子。自一年前与西洲一战,空桑战败,王室为稳定政局,大到分地求和,小到赔款安抚,堪堪稳定了局面。

    不过,这一年来朝局动荡,外戚宦官当权,百姓民不聊生,叫苦连天,王室为谋求更加长久的安定,一众大臣商讨决定送长公主出塞和亲。

    起初,皇上还有些抗拒,毕竟是从小一起...

暗卫松鼠×公主少主

ooc致歉


//

     是夜,红烛微动,这是往日清冷的皇宫中为数不多的喧闹。

    今日是长公主成亲的日子。自一年前与西洲一战,空桑战败,王室为稳定政局,大到分地求和,小到赔款安抚,堪堪稳定了局面。

    不过,这一年来朝局动荡,外戚宦官当权,百姓民不聊生,叫苦连天,王室为谋求更加长久的安定,一众大臣商讨决定送长公主出塞和亲。

    起初,皇上还有些抗拒,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长姐,但是后来随着大臣们的奏折越堆越高,逐渐有些动摇。

  

   “长姐,那些人的提议……”

   “不必问我了,关乎国家大事,我身为一国公主理应有所作为,此事便有你出面打理吧。” 长公主长睫微动,看不出此刻是什么心情。

    “好,那我便不再打扰长姐了,长姐也准备准备吧……”年轻的皇帝行礼后便向殿外走去。

    长公主看着身形纤瘦却挺拔的少年,不禁喃喃:“当年需要阿姐保护的小孩子如今也长大了,希望日后阿姐不在时,你也能在皇宫里好好生活。”

    说罢,窗外一阵疾风吹过吹起了几片落叶。

  

  “你,又是怎么想的呢……”


//

     喜庆的婚房空荡荡的,身着大红色嫁衣的女子却没有一丝婚礼该有的喜悦。

    屋外清风微动,屋内红烛应和。

 “无名……”

    闻言,匿于暗处之人一怔:是无名,不是小松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往日神采奕奕,总是追在他身后明媚的叫着他“小松鼠”的少女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长公主。

    似乎是先皇驾崩之时,亦或是空桑战败之时。少女眼中的光一点点被人心算计磨灭,又深冷的宫殿消耗殆尽。

    松鼠鳜鱼回想着,在整个皇宫之中,他是最了解她的人,毫不夸张的说,哪怕是身为亲弟弟的皇上也不及他。

    他曾见过她的调皮无赖,见过她的眸光灿烂,见过她失去亲人的泪水,听过她无能为力的哀叹。

    可是,每一次她开心时他都只能躲在暗处看着,同她一起高兴。每一次她难过时他也只能躲在暗处,誓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多少次他看着少女哭泣过后的睡颜缓缓抬起手,却又放下。

    正如往日那般一次又一次的沉默,这次他也无法站在她面前告诉她不要去和亲,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他有什么资格呢……

   他只是一个暗卫而已,以什么资格去干涉主人的决定,又有什么资格去肖想自己的主人。


//

    松鼠鳜鱼第一次见到长公主是在一个春天,十岁的少女向墙角十三岁的小乞丐伸出手。

   “你还好吗?虽然已经入春了,但是坐在墙角还是会着凉的,我拉你起来。”

    “她是第一个愿意和我说话的人,她一定是个好人。”

    松鼠鳜鱼想着缓缓抬起手去触碰少女伸出的手,伸至半空却又放下。

    看着少女白嫩纤细的手指与微粉的手掌,再看看自己在泥土中摸爬滚打的手。

    “我太脏了,会弄脏她的……”

    后来还是少女主动握住了她的手,笑着将他拉起来。

    松鼠鳜鱼记得,那日的天空很蓝,街边的炊饼很香,少女的笑颜灿烂了他的整个春天。

 //

  “松鼠——”

  “小松鼠——”

  “快出来,小松鼠!”

    十六岁,正好是青春年少,轻狂叛逆的年纪,长公主也不例外。

    宫里的教书先生整天的“之乎者也”念得长公主脑瓜子嗡嗡的,于是她选择以身试法挑战宫内最恐怖的管事的权威。

  于是

  ——她逃课了。

    准确来说,这是她本月第五次逃课,虽然这个月只过去了六天。

    令人脑火的是每次出逃都能被管事逮个正着 ,而管事也丝毫不顾及长公主的颜面,丧心病狂的把她吊在后山的悬崖整整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啊!

    经过前四次的抓包,这个长公主也吸取教训,从御花园后的小路悄悄溜走,跑了老远。

    但坏就坏在跑得太远,经过一阵撒欢便忘了回去的路。

    因为实在找不到地方,长公主便想起了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暗卫,所有向着空荡的四周喊着松鼠鳜鱼的名字。

    “公主……这已经是您本月第五次逃课了,回去之后郭管事定会罚您。”

    四周依旧空荡荡的,只听得松鼠鳜鱼的声音响起。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他要罚,便让他罚吧,那些之乎者也的话术我是实在不愿意听了!”

   似乎是觉得自己不占理,少女的声音异常洪亮。

   说罢,周围的空气陷入了寂静。

   “这个小松鼠怕是铁了心要让我长教训……”

    许久得不到回答,长公主只好自己找路,却因为观察四周的环境忘记看脚下的路一脚踩空。

    眼看着就要滚坡下去,长公主只能闭上眼睛迎接疼痛。

    然而,身下的并不是杂草纷乱的土地,而是一具温热的躯体。

    长公主睁开眼睛迎面撞上了一双淡粉色的眸子。

    “小松鼠,你出现了!”少女惊喜道。

    看着少女惊喜的笑容,一向沉稳的暗卫少见的愣了楞。

  太近了——

  实在是,太近了——

  近到能看清少女白嫩的脸上的细小绒毛,一双蓝瞳熠熠发光。

  “咳……嗯……”

    似乎是意识到这样盯着长公主不太好,松鼠鳜鱼不自然别开头,红透了的脸颊被面具隐藏的十分完美。

  “公主,麻烦您先起来。”

    听了松鼠鳜鱼的话,长公主如梦初醒似的弹起来,却又向后倒去。

    松鼠鳜鱼眼疾手快的揽住长公主的腰,防止她磕到碰到。

    “我……脚好像扭了……”长公主面露红晕,一脸窘迫的说道。

    松鼠鳜鱼将长公主打横抱起,把她安置在旁边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小心翼翼的为她检查脚腕。长公主就这样定定的盯着他,尽管他的面容被面具遮住,但她仍能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温柔。

    饶是谁也想不到,平日里取人首级入杀羊宰牛一般顺畅的暗卫,也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待松鼠鳜鱼检查完伤处,拿树枝将长公主的脚腕固定好,便背过身去蹲下。

    “公主,请上来吧,在下背您回去。”

    长公主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他的背并不宽阔,甚至有些消瘦,但消瘦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个暗卫极快的反应速度和非同一般的力量。

    长公主轻轻搭上松鼠鳜鱼的肩膀。

  

  “松鼠松鼠,你能不能把面具摘下来啊~”

  “匿于阴影之人,不便露出真面目。”

  “松鼠松鼠,你的头发好软啊,真的像松鼠尾巴一样,不愧是松鼠啊!”

  “请您别这么说……”

    微风下,树林里,少女一句又一句的问着男子问题,并随着男子的步伐轻快的晃着腿,男子也不厌其烦的回答着少女的每一个问题,一时间尽是如此的美好。

  但是……

  “公主,您还知道回来啊……”

    看着面前这位金眸含笑的管事,在松鼠鳜鱼背上的长公主只好讨好似的干笑着,心中感叹:

    不愧是能吓哭朱将军的笑容啊!

  长公主:吾命休矣!

团子教你学
为什么卫星发射中心要在甘肃酒泉?
为什么卫星发射中心要在甘肃酒泉?
小丽姐姐的科普分享
甘肃省省名来自于甘州(张掖)肃州(酒泉),省会却定在了兰州?
甘肃省省名来自于甘州(张掖)肃州(酒泉),省会却定在了兰州?
科普专家945
为什么甘肃省省名来自于甘州(张掖)肃州(酒泉),省会却定兰州
为什么甘肃省省名来自于甘州(张掖)肃州(酒泉),省会却定兰州
草原闷倒驴

深夜叼图

敦煌♂和酒泉♀

来点姐弟(来点姐弟)

深夜叼图

敦煌♂和酒泉♀

来点姐弟(来点姐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