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酒香

15010浏览    233参与
刺客吻过的披风
°)))彡 我i娘子军...

>°)))>彡


我i娘子军

哦哦哦虾仁儿!这个卡密!! @虾仁儿不会画画了 

摸鱼源于唠嗑(竖大拇指)

>°)))>彡


我i娘子军

哦哦哦虾仁儿!这个卡密!! @虾仁儿不会画画了 

摸鱼源于唠嗑(竖大拇指)

茶茶她字捌捌

香气四溢(1)

脑抽产物

*本文cp:谋害哥哥【山姆.波本】的调酒师&杀死姐姐【克洛伊.奈尔】的调香师『请正确区分谋害和杀死』注意避雷

*ooc,一个不太正常的文,只有薇拉单向的病态的爱[希望自己的恋人变成自己香水的原材料]注意避雷

*私设很多很多,bug也是,内含血腥暴力描写注意避雷...


脑抽产物

*本文cp:谋害哥哥【山姆.波本】的调酒师&杀死姐姐【克洛伊.奈尔】的调香师『请正确区分谋害和杀死』注意避雷

*ooc,一个不太正常的文,只有薇拉单向的病态的爱[希望自己的恋人变成自己香水的原材料]注意避雷

*私设很多很多,bug也是,内含血腥暴力描写注意避雷


                                  

      镇子上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小镇上那位调出“奇迹之酒”——多夫林的调酒师山姆.波本收到一封来自一个秘密庄园的来信,可是之后所有人都没有见过他。

       他有一个妹妹,名叫黛米.波本。

       可惜的是,他既没有留下“奇迹之酒”的配方,甚至都从来没有让他的妹妹喝过一口,一口也没有。

        “你听说过这个故事吗?亲爱的小姐。”那位高贵的调香师对你微微一笑,身上的香水气味令人沉醉,好似闻一下就可以忘记所有的病痛和不愉快“我来给你讲讲这个故事真正的样子吧。”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没有了“奇迹之酒”的小酒馆日渐人流稀少起来,更何况是一个这样的冬天,天气如此之差,让太阳都舍不得露个头。

        更倒霉的是,今天酒馆一个人也没有。

        可是现在,黛米.波本想的并不是这些。“为什么啊,我亲爱的哥哥,为什么……你不愿留下配方呢哥哥?”她小声喃喃着,像是一个孩子自言自语“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转而又像是疯子一样笑起来“哥哥啊,我没有猜错吧,你就是只想着自己享乐,根本没有在意我,对吧?”

        “是啊,是啊,人们都是这样,你知道吗?那天内个肥头大耳的警官来找你了,他们问我了好多问题,我只好说你去了内个荒谬的庄园~呵,你活该。”

        一声推门声,一段脚步声,打断了黛米的思绪。她整理好表情,出去迎接客人,噢,是个陌生的客人呢。

        其实说是陌生,也不陌生,薇拉.奈尔小姐是镇上调香师克洛伊.奈尔小姐的妹妹,和黛米关系不错,虽然算不上要好,但是从小以来,关系也不错。

        “现在想来……”那位调香师皱了皱眉“当时的我们,都很天真呢~”

【未完待续】

『我真的是懒得翻第五的设定了我,不太正常的设定会越来越明显kkk各位避雷快乐』

日了太阳了
我来污染tap了😶 时之砂和...

我来污染tap了😶

时之砂和黑玫瑰好配啊啊啊啊啊啊


我来污染tap了😶

时之砂和黑玫瑰好配啊啊啊啊啊啊


咸鱼安城

请问酒香有cp同好群么?!

有的话麻烦给我个群号୧((〃•̀ꇴ•〃))૭⁺✧没有的话我来建个??不会真没有吧,不会吧不会吧

有的话麻烦给我个群号୧((〃•̀ꇴ•〃))૭⁺✧没有的话我来建个??不会真没有吧,不会吧不会吧

希望之星酱ml~

宣群啦宣群啦!

就是之前那个群但是由于一些原因散掉了!

请以前在群的大大们看见回来啊!大家庭不能少了你们!

还是之前的话,不仅仅是打了tag的cp,只是为了让人看见

宣群啦宣群啦!

就是之前那个群但是由于一些原因散掉了!

请以前在群的大大们看见回来啊!大家庭不能少了你们!

还是之前的话,不仅仅是打了tag的cp,只是为了让人看见

椿雪就是要咕

庄园传话梗

这梗就老的离谱!

在半次元我也码过这篇文

如果不ooc我当场滚去第五佛系

——分割线四块钱一个——


摄殓篇

卡尔:我把约约的相机搞坏了

伊莱:卡尔把约瑟夫的相机搞坏了,约瑟夫很生气。

奈布:约瑟夫想淦卡尔所以把相机搞坏了 (没错又是我,皮皮奈

诺顿:约瑟夫想淦相机,但卡尔不让,所以卡尔把相机搞坏了

美智子:卡尔君想淦相机,但约瑟夫君把相机搞坏了,所以卡尔君很生气(这让妾身怎么说啊

艾米丽:emmm...卡尔想反攻约淑芬但怕被约淑芬看出来,所以把相机摔坏了(嗯,我编的很好

玛尔塔:卡尔想反攻约瑟夫并且将约瑟夫的相机弄坏了

卡尔:嗯?????

约瑟夫:小美人...

这梗就老的离谱!

在半次元我也码过这篇文

如果不ooc我当场滚去第五佛系

——分割线四块钱一个——


摄殓篇

卡尔:我把约约的相机搞坏了

伊莱:卡尔把约瑟夫的相机搞坏了,约瑟夫很生气。

奈布:约瑟夫想淦卡尔所以把相机搞坏了 (没错又是我,皮皮奈

诺顿:约瑟夫想淦相机,但卡尔不让,所以卡尔把相机搞坏了

美智子:卡尔君想淦相机,但约瑟夫君把相机搞坏了,所以卡尔君很生气(这让妾身怎么说啊

艾米丽:emmm...卡尔想反攻约淑芬但怕被约淑芬看出来,所以把相机摔坏了(嗯,我编的很好

玛尔塔:卡尔想反攻约瑟夫并且将约瑟夫的相机弄坏了

卡尔:嗯?????

约瑟夫:小美人听说你想反攻呢

卡尔:(脸红

约瑟夫:晚上你的腰不保了~


蝶盲篇

海伦娜:美智子小姐会一直保护我的

薇拉:美智子小姐会一直爱着海伦娜的~ (我一定是庄园里最老实的人了

库特:嗯,海伦娜会用三层巨力砸其他监管者,但不会砸美智子小姐,因为她爱美智子小姐

克利切:美智子小姐会用三层巨力淦海伦娜小姐(克·皮皇·一定断腿·利切

黛本:美智子小姐要淦海伦娜小姐,所以海伦娜说她的腰不保了(露出了腐女的微笑

女鹅:大人,您想说什么?

(伊德海拉和女鹅们嘀嘀咕咕)

女鹅1号:嗯,知道了,大人她说因为海伦娜很温柔的所以腰不保了是石锤的(坏笑

女鹅2号:大人还说他很期待

玛丽:今晚海伦娜要...咳咳...要被美智子淦...咳咳...(嗓子不好

美智子:海伦娜酱~要来吗~

海伦娜:我要~(害羞


酒香篇


黛米:我是攻,薇拉是受。薇拉是不可能反攻的~

菲欧娜:薇拉是攻,黛米是受,薇拉有时候还会变成受 (皮皮娜

艾玛:薇拉和黛米会互淦(再次露出腐女笑

帕提夏:薇拉喝了多夫林以后就是受,但如果黛米喝了酒就会是攻。(天马行空想象中

安:emmm...黛米说薇拉今天喝了多夫林所以反攻了

罗比:薇拉今天要偷黛米的酒希望反攻

幸运鹅:薇拉要在黛米喝的酒里放春药因为她要反攻

薇拉:嗯???!好主意!

(今天晚上薇拉终于当了一回攻

第二天

众所周知的攻——调酒师扶着墙直喊腰疼

黛米表示薇拉你今天没了,我帮你和庄园主请假



𝕣𝕠𝕨𝕟𝕚𝕖

♡ʸᵒᵘ ᵃʳᵉ ᵃˢ ʷᵃʳᵐ ᵃˢ ᵗʰᵉ ˢᵘⁿˢᵉᵗ ᵍˡᵒʷ

♡ʸᵒᵘ ᵃʳᵉ ᵃˢ ʷᵃʳᵐ ᵃˢ ᵗʰᵉ ˢᵘⁿˢᵉᵗ ᵍˡᵒʷ

空军一号

3《团宠伊索》

伊索单方面转性

私设

空军是奈布姐姐

调香师是入殓师姐姐

祭司是先知妹妹

玛丽是约瑟夫姐姐

如果可以的话

1      2 

GO       ↓

-------------------------------------------------------

书接上文,上一回约瑟夫在咖啡馆表白了伊索后,伊索都不敢和他说话了,但还是和奈布走的很近,这让那两个大为不爽,因为他们也喜欢伊索,所以,那俩人决定好,要给伊索告白,当然,这事没人知道...

伊索单方面转性

私设

空军是奈布姐姐

调香师是入殓师姐姐

祭司是先知妹妹

玛丽是约瑟夫姐姐

如果可以的话

1      2 

GO       ↓

-------------------------------------------------------

书接上文,上一回约瑟夫在咖啡馆表白了伊索后,伊索都不敢和他说话了,但还是和奈布走的很近,这让那两个大为不爽,因为他们也喜欢伊索,所以,那俩人决定好,要给伊索告白,当然,这事没人知道,早上进了班,默默的坐下来,安静的等待老师过来,而奈布那边就不太平了,奈布和约瑟夫用眼神互怼对方,伊索看不下去了,只好拉开他们,正好,班主任谢必安过来了


''咳咳,各位同学,今天我们先来调一下座位,伊索,你先坐到奈布旁边,薇拉,你坐伊索的座位(不是摄香!!不是摄香!!不是摄香!!这是友情问!!)玛尔塔,你做菲欧娜旁边,好了,坐好之后,我们开始上课。''


看到伊索坐到自己的旁边,奈布别提有多高兴了,而约瑟夫只是狠狠瞪了奈布一眼就转过头去,而薇拉内心笑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妹妹也太受欢迎了,不过她的心里只有黛米没有别人!所以也就只能一笑而过,一上午的煎熬终于过去了,伊索在午饭后独自进了小花园,学校的小花园很少有人知道,伊索也是三天前才知道的,所以经常在没人时来这里散步,然而今天,她发现今天这个小花园又来新人了,一个人躲在树后面,偷偷看了一下,原来是杰克,松了口气,一个人走上前去


''杰克,你好啊''


杰克回过头,发现是伊索,就笑着回了一句


''你好,伊索''


''杰克,你也喜欢玫瑰花啊,真巧,我也喜欢''伊索笑着蹲下来,闻了闻玫瑰花的花香


''伊索也很喜欢啊,不过,我知道,这里有一朵非常美丽的玫瑰花,你想知道吗?''杰克笑着摸了一下花丛上的玫瑰花


伊索笑着转过头,问道''哎?在哪里啊?''


''就在这里啊,我的玫瑰花''


听到了杰克这句话,伊索的脸,没来由的红了


''那个,杰克,对不起,让我想想好吗?''


''当然可以,那么,下午见''


杰克走后,伊索就不敢在这里继续呆着了,马上反回了教室,教室里也只有奈布一个人了,他安静的坐在坐位上,旁边全是告白方法了,恋爱手册子了一堆有关恋爱的书,奈布则是认真的看着,伊索笑了一下,说


''怎么看开这书了?''


''啊!''奈布刚回过神来,慌忙解释''那个,伊索,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刚,对了,你看这个干嘛?''伊索好奇的拿起一本书上面写着《恋爱水晶鞋》


''哦,那个,就是研究一下,没什么了,哈哈,哈哈''奈布尴尬的笑了一下


''哦,好吧,那我先走了''


''嗯嗯,下午见''奈布出了口气,说到''呼,还好她没发现''


下午依旧很平常,但在吃晚饭时,一个男生跑过来,拿着一封信,对伊索说


''学姐,我喜欢你''


伊索当时哑口无言了,但她还是调了一下心态,说


''抱歉啊,我不喜欢你''


''好……好的''男孩走了后,全都回复了正常,到了晚上,天空上繁星满天,伊索一个人站在天台上(别想歪了,就是单纯的看星星)看到了天上的繁星,一个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来,(问薇拉吧,她也抽)默默的点上,今天的天台也格外的冷,格外的清静和美,一根烟快抽完了,伊索觉得有人来了,就问


''是谁?''


伊莱笑着把外套披在伊索身上,说


''我也是才知道,你原来还抽烟,不过压力那么大,抽烟也是正常的吧''


''嗯,对了伊莱,你怎么来了?''


''睡不着,过来吹吹风''


''这样啊……''伊索把那根烟抽完后,随手丢在垃圾桶里


''你知道吗?在这天空中,有一颗最亮的星星''


''哎?在哪?''


''它就在这,你就是那颗最亮的星星⭐️,伊索,我喜欢你呀|。・㉨・)っ♡ ''


''伊莱……''


''没关系的,你好好想想吧,那么我先走了''


''嗯''


伊莱回到宿舍后,下辅的奈布问''伊莱,你干嘛去了?''


'伊莱只是笑了一下,说


看星星去了

--------------------------------------------------

表白环节就写完了,小伙伴们还想看什么,都在评论区里说出来,我会整理出来,并进行删选的,那么,最后话一句

不喜勿喷哦!!!!!!!!!!!!!!!

夜离叭叭叭

《玫瑰与蝴蝶》

欧洲的天气总是阴雨不断。

黑色皮质高跟鞋踏在沙地上,摩挲着发出些沙沙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泥土掺杂着雨水的味道,压抑,让人喘不过气。

轿车停在了一所豪宅前,有几个将带着铁锁的大门打开以便轿车的进入。身着白衣的保镖拉开车门,将女子扶出。微皱的眉间足以说明这座宅子的主人——黛米·波本对这天气的不满。

推门而入,厅中一位贵妇正随着留声机舞着。白衣翩翩,衬着她精致的面容,灯火昏黄,在她身上笼着层淡淡薄纱。薇拉·奈尔。没有人知道她的底细如何,可她与黛米的关系已说明一切。因为没人敢反抗那位大人

放下酒桶,揽上女子的腰间共舞,也许足以缓解一天下来的疲惫。她们是至亲,是恋人,...

欧洲的天气总是阴雨不断。

黑色皮质高跟鞋踏在沙地上,摩挲着发出些沙沙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泥土掺杂着雨水的味道,压抑,让人喘不过气。

轿车停在了一所豪宅前,有几个将带着铁锁的大门打开以便轿车的进入。身着白衣的保镖拉开车门,将女子扶出。微皱的眉间足以说明这座宅子的主人——黛米·波本对这天气的不满。

推门而入,厅中一位贵妇正随着留声机舞着。白衣翩翩,衬着她精致的面容,灯火昏黄,在她身上笼着层淡淡薄纱。薇拉·奈尔。没有人知道她的底细如何,可她与黛米的关系已说明一切。因为没人敢反抗那位大人

放下酒桶,揽上女子的腰间共舞,也许足以缓解一天下来的疲惫。她们是至亲,是恋人,是知己。玫瑰有些许霸道地与蝴蝶交杂在一起,是命令,是统治,也是爱。

与生俱来的决绝并没有影响黛米爱着薇拉。依偎在她身边是这位大人最喜爱的一种放松方式,蝴蝶花的芳香与她身上的玫瑰混成了一种独特的芬芳——这也是薇拉喜爱的,爱的迷香。

玫瑰热烈地绽放着,吸引高雅的蝴蝶,一同在温室中共舞。不需要任何的言语,心中所想在一次次的拥吻表达。窗外又下起了雨,滴答声混着留声机传来的舞曲,裁决的女王在自己的国度中与心爱的蝴蝶共舞,翩翩的白蝴蝶依偎着自己的玫瑰,几近沉醉地嗅着掺杂着轻微血腥味的红玫瑰。蝴蝶爱着属于她的玫瑰,玫瑰将蝴蝶视为自己的一切并贪婪的爱着她的一切。

香水瓶掉落在地,玻璃瓶身碎开

枪声,在雨夜中显得突兀。

蝴蝶失去了她的玫瑰。

温房中的爱情不复存在

玫瑰为了保护心爱的蝴蝶

被打落花瓣。

白蝴蝶染上了玫瑰的血。

鲜红在白衣裙上开出花。

逆光的蝴蝶落下泪水。

滴在渐渐失去气息的玫瑰花上。

梦醒了。

抱抱要抱抱

沉默(2)第五人格摄殓/遗照组

第一章和文章详情请见♢1 (本文属性和雷点,不喜勿入)


正文:


        屋里一切都没有变,暗系的色调,整齐的书架,一尘不染的地板,就连卡尔曾经刻意在墙上遗留下的痕迹都一丝不差。只是因为太久没人住的缘故,显得有些冷清。


        “您离开后,这间屋子一直留着。”仆人颇有些谄媚的对卡尔说。...


第一章和文章详情请见♢1 (本文属性和雷点,不喜勿入)


正文:

 

        屋里一切都没有变,暗系的色调,整齐的书架,一尘不染的地板,就连卡尔曾经刻意在墙上遗留下的痕迹都一丝不差。只是因为太久没人住的缘故,显得有些冷清。


        “您离开后,这间屋子一直留着。”仆人颇有些谄媚的对卡尔说。


        “嗯,你下去吧。”卡尔不想跟他废话,挥了挥手,顺便把手提箱放在地上,“等一下,把钥匙给我。”


        “您说什么?”仆人显然没有理解卡尔的话。


        “…没什么,你下去吧。”卡尔顿了一下,拉了拉口罩,压下心底的厌恶和从深渊中浮现的记忆。


        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些呢…


        “是,请您好好休息。”仆人没有过多询问的资格,留下卡尔一个人在原地若有所思。


          ……


        这几日的天气总有些变幻无常,早上还阳光明媚现在就隐约有了下雨的苗头,带着丝丝凉意的风吹过欧利蒂斯的街道,灰蒙蒙的天也不见了上午的精神。

 

        “喂,喂,薇拉,你想什么呢?”一个西域大美女坐在了薇拉身旁,随意将胳膊搭在薇拉的肩膀上。劲爆的牛仔装完美的勾勒出她的身段,精致的五官上尽显戏谑:“想的这么出神,是姐姐的酒不好喝…还是薇拉想念姐姐的身体了?”


        早就习惯了黛米调戏腔的薇拉一把拍掉了黛米那不安分的手:“我想正事儿呢…黛米你别动我了…”


        瞧着眼前的人,薇拉叹了口气。黛米·波本原来是一个来自西域的牛仔女郎,出游时阴差阳错来到了这里,就此在欧利蒂斯帝国开了一间不大不小的酒吧,同样也成为了薇拉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尽管黛米有时候总让薇拉感到轻浮,但不可否认只有面对眼前这个人时候她才能暂时放下大小姐的身份,像一个普通的小姑娘一样为家里人担忧。


        瞧着薇拉的一脸“婆婆相”,黛米不禁痞气的笑道:“什么正事啊比我还重要,来我的酒肆不喝酒还不让我碰,我亲你啊!”说着还把腿翘到了板凳上,另一只手伸去掐薇拉娇嫩的小脸。

 

       “唔…我想卡尔…他跟约瑟夫…诶都说了你别碰我…黛米!”薇拉再次拍掉了黛米的手,扭过头有些气恼的说。


         “好嘛,我不碰了就是。”黛米撇了撇嘴,“我说你们俩都分了这么久还想他呢,我的酒不香吗?”


         三句不离本行,就是没一句正常。绕是薇拉脾气好此刻也被缠的有些不耐烦:“黛米…”


       不知是不是薇拉的错觉,黛米好像一直在避重就轻的阻止薇拉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看着薇拉皱起的眉头,黛米无奈的举起双手:“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了。”接着又倒了一杯酒:“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薇拉,解铃还须系铃人,何况卡尔他的状况,你也知道…”


        “我就是知道才担心,我要是早点去阻止他,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薇拉伸手接过黛米递过来的酒杯,但到底没有喝下去。


       “世事难料,没人能想到约瑟夫会突然做出那么过分的事。”黛米眯起了狐狸一样的双眼,“与其担心这个,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一周后国王陛下会召开宴会,约瑟夫也会去,我想…”


        黛米望着薇拉发愁的样子道:“小薇拉,他们之间的矛盾很深,你确定要去趟这趟浑水吗?”


        “你不是也一样为了你哥哥来到了这里吗?”薇拉不答反问道。

         

        眼前的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薇拉会这么说,随即又笑道:“好吧,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果不其然,风云莫测的天气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滴滴答答的落在房屋的门檐上。


        薇拉不可能一直呆在黛米的酒铺,在回程上马车的前一刻,薇拉伸手抱了抱黛米:“谢谢你,黛米。”


        “不用谢,我的大小姐”黛米调笑着回应,“记得常来噢,黛米的酒肆永远为你而存在~”



                                                →TO BE CONTINENT


彩蛋(童年的回忆):

         距离卡尔来到奈尔公爵的宫殿已经过去一周了。卡尔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奈尔公爵会在那么多资质优秀的孩子中选中他,何况是看起来那么不祥的人。

 

        不过来到这里以后,卡尔就没有再见过奈尔公爵,整整一周都跟着一个被称为“礼仪教师”的女人学习各种无聊又繁琐宫廷礼仪。


        好在课程并不多,卡尔又不是喜欢玩闹的人,索性女仆也不怎么管他,刚好有充足的时间来阅读有关欧利蒂斯帝国的书籍。

        

        咔哒——


        窗锁转动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响起,引起了卡尔的注意。卡尔放下手中的书,悄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轻声慢步地走到了窗边——


      “surprise!!”


       “……!”


        一张娃娃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卡尔面前,企图吓到这个新来的家伙,可惜这种小把戏卡尔经历的太多了,愣了两秒之后硬是忍住了把窗边盆栽一把砸出去的冲动。


         “你…”


        “啊哈哈你就是父亲带回来的小孩?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呀~”


        惊喜个屁。


       卡尔此刻很想打人,不过这里已经不是福利院了,卡尔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孑然一身的孤儿。一周下来的礼仪教导告诉他,“规矩”这两个字怎么写:“小…小姐您好。”


       “你好啊你好啊,我叫克洛伊,你呢?”小姑娘当然不知道面前瓷娃娃一般的小男孩内心中的波动,自来熟的把他当成了玩伴。

     

         不等卡尔回答,克洛伊又赶忙接着说道:“嘿,我看过了,父亲今天要接待客人,要不要跟我一起出来玩啊?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地方噢!拜托嘛,我一个人真的好无聊~”


        卡尔并不是喜欢热闹的孩子,但瞅着面前可爱的娃娃脸和那份莫名其妙的热情,不知怎么的就答应了她。

   



                                              →TO BE CONTINENT  

                                        

—————————正文分割线—————————

作者有话说集美们看这里!!!非常不好意思的告诉集美…我爬墙了ಥ_ಥ,血香爬到酒香了T^T,因为我发现血香的设定我实在是没那个水平去建立啊…_(´□`」 ∠)_我的格太低了…而且酒香是真的香,喜欢血香的盆友对不起!!而且现在以我的水平,能不能写好酒香都是另说…(幸好没占血香tag不然我就是罪人了ಥ_ಥ)

然后又有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就是我们这边的高中狗要开学了!!所以就不确定既是剧情废还是高中狗的我能不能准时更新,我尽量!!(如果有人看的话( '▿ ' )好羡慕那些一天万更的作者)

er…还有,我尽量快点安排攻正面出场哈…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嘛…快了快了

再次强调,本文卡尔和约瑟夫心理都有病他俩不正常而且病的不轻不喜欢的左上角谢谢您

没有名字🌚

占tag下跪

25粉了

是不是要点梗了

最近太闲了

cp见tag

什么梗……只要你想得到,我就能做得到

很垃圾的文笔

唉,有没有人呐

没有就算了

哈哈哈

刀文……甜文……车文……都行

原谅我,很垃圾

25粉了

是不是要点梗了

最近太闲了

cp见tag

什么梗……只要你想得到,我就能做得到

很垃圾的文笔

唉,有没有人呐

没有就算了

哈哈哈

刀文……甜文……车文……都行

原谅我,很垃圾

北什么疆疆疆
2000fo感谢!🌸🌸🌸...

2000fo感谢!🌸🌸🌸🌸

这是个有点偏题的抽奖,占tag致歉!

揪评论区一人

送心缘家佣兵弹簧手c服(或者)帝歌家lo裙鹤陵!❤️❤️❤️❤️

本来2000fo贺,准备的是一套弹簧手c服,尺码自选。但是一想因为我啥cp都会画,怕有的人不心水佣兵。所以可以选择小裙子!背后有抽带可以调节,s~l应该都没有问题!

被抽中的人自行选择💋💋💋💋

2000fo感谢!🌸🌸🌸🌸

这是个有点偏题的抽奖,占tag致歉!

揪评论区一人

送心缘家佣兵弹簧手c服(或者)帝歌家lo裙鹤陵!❤️❤️❤️❤️

本来2000fo贺,准备的是一套弹簧手c服,尺码自选。但是一想因为我啥cp都会画,怕有的人不心水佣兵。所以可以选择小裙子!背后有抽带可以调节,s~l应该都没有问题!

被抽中的人自行选择💋💋💋💋

发糕

酒香蝶血ooc注意避雷


嗯....就这样

酒香蝶血ooc注意避雷





嗯....就这样

。

是阿蝶和朋友安利的酒香


滤镜救我

是阿蝶和朋友安利的酒香


滤镜救我

不想被揉翅膀的茶儿

酒与玫瑰 04

英国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


  “金纹,你回来了。”一个穿的很像中世纪贵族的瘦高男人,站在舷梯的下方。


  乌黑的头发被打理的十分干净整齐,黑色的高礼帽上装饰着丝绸和黄金做的翅膀。雪白的领饰和黑色的领带上装饰着一枚血红的红钻石,暗红色的斗篷上也分别装饰了红色的宝石,左边的领口还别着似乎是刚刚摘下的红色玫瑰。


  “康特【count】,在外不要称呼我这个。”那个金发男人看起来有些生气


  男人的黑色的外套上绣着类似于麦穗和玫瑰的金色花纹,深蓝色的眼...

英国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

 

  “金纹,你回来了。”一个穿的很像中世纪贵族的瘦高男人,站在舷梯的下方。

 

  乌黑的头发被打理的十分干净整齐,黑色的高礼帽上装饰着丝绸和黄金做的翅膀。雪白的领饰和黑色的领带上装饰着一枚血红的红钻石,暗红色的斗篷上也分别装饰了红色的宝石,左边的领口还别着似乎是刚刚摘下的红色玫瑰。

 

  “康特【count】,在外不要称呼我这个。”那个金发男人看起来有些生气

 

  男人的黑色的外套上绣着类似于麦穗和玫瑰的金色花纹,深蓝色的眼中流动着微微的愤怒

 

  他摘下自己的帽子并连着手里的行李交给上前的管家,走到康特面前。两人一比,这个叫金纹的男人却要比康特高上一些

 

  “为什么是你,卡戎人呢?”

 

  “他在休息。”

 

  两人坐上车,康特拿出一份雅格传过来的资料递给金纹

 

“七哥给的,”康特拉开柜子,倒出两杯红酒,递给金纹一杯,“给,回家庆祝的。你说要是七哥在的那个组织知道了会不会连我们都杀了啊。”

 

金纹接过康特递过来的红酒,深蓝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暗红的液体,像是掉进了深渊一般,轻轻的呢喃着

 

“只要那两位大人心情好,小七应该没事。”

 

“……唉,但愿小七不要玩的太过分吧,对了,卡戎哥的睡觉时间又加长了。要让那个人过来一趟吗?”

 

康特拍拍还在恍惚的金纹

 

“先回去看吧,如果情况不好,就请吧。”金纹慢慢的喝着那杯红酒,突然皱眉“请,不要动我柜子里的酒,而且还是澳大利亚的!”

 

“喝一点又不会怎样!你都回来了!!干嘛这么小气。”

康特大喊

  “是不是要把你送去德拉索恩斯公爵大人的那里你才会老实?”

 

  “嗯?”康特突然愣住,背上刷的冒起冷汗,他想起了那个银发男人是如何对待自己的,“那就算了,那个只会玩机器的糟老头子,我可不要去。”

 

  “那你就在我回来的这几天好好表现,不然你还是给我回那里去。”金纹白了康特一眼,继续看着窗外不断飞驰的树木

 

  “是是是。”康特及其无奈的回答,毕竟自己是真的不想看见那个“糟老头子”

 

  车行驶到了一个比欧蒂利丝庄园还要大的建筑前,墙边一圈打理的整整齐齐的花圃,开放着诱人的玫瑰。城堡前喷泉中的雕塑同样“绽放”着栩栩如生的“玫瑰”

 

  楼梯的尽头站着两个人,黑发黑衣的男人明显精神不是很好,穿着吊带白色衬衫的男人小心翼翼的站在黑色衣服男人的后面,探头探脑的像是小动物一般……

 

  这两个人就是Whitechapel城堡的卡戎和爱德华。因为精神上的原因几乎是闭门不见人的那种,很少有人会记得杰克▪诺曼底公爵有过这两个子嗣。

 

  “大哥,”卡戎伸手,“欢迎回家,在柏林的日子还好吧?”

 

  “都好,我听盛宴说你俩情况不是很好。幸好我回来了。”金纹握住卡戎伸过来的手

 

   好冷,还是这么苍白

 

  这是金纹见到卡戎、握住手后的想法,他知道自家两个弟弟自从出生后身体一直不好,寻医这么多年一直没什么好的起色

 

  “父亲,在等你们……生日礼物……”爱德华小心翼翼地把自己雕刻了很久的水晶小物件放到金纹手里

 

  那是一个水晶雕刻而成的玫瑰,薄如蝉翼的叶片和极细的枝干。看得出来爱德华下了相当大的功夫去完成这件礼物

 

 金纹注意到了爱德华手上的绷带,爱德华像是知道了金纹在看自己一样,躲到了卡戎的背后

 

  金纹叹了一口气,带着几个弟弟进门。简单的几番闲聊后,金纹单独来到了书房

 

  里面坐着一个穿着极为简单的男人,雪白的衬衫上系着黑色的领带,银色的玫瑰轻轻的别在衣领上,灰绿色的外套上并没有其他杰克衣服上那样复杂或是华丽的花纹

  

“回来了?”杰克问着自己的儿子,他合上自己手里的书放在一边,“坐吧。”

 

他示意金纹坐在自己身边,自己则起身去倒了两杯红茶。金纹注意到了书桌上的一封拆开的信,那是银色的火漆,银色的树林……

 

“父亲……”

 

“哦,你看到了啊。”杰克递过茶杯,“给。”

 

两个人都再清楚不过了,这封信究竟来自哪里,署名的究竟是谁。

 

“你不用太担心,没事。只要那位大人还有心情,他就不会动小七,你继续帮助小七,什么都不要说就是了。柏林吃的还习惯吧,毕竟你从小在英国长大。”

 

“没关系的父亲,都还好。我会继续帮助小七的,”金纹拿出准备好的信件和一个黑色盒子,那个盒子上雕刻着类似于荆棘或是触手一般的花纹,血红的宝石散发着血腥的气息……“这是伊德海拉夫人让我转交给父亲大人的,里面是什么她说父亲大人你会知道的。”

 

信封上火红的水晶火漆清楚的标识着这封信的主人究竟是谁……

 

与此同时,欧蒂利丝庄园

 

“薇拉小姐!”

 

“薇拉小姐,你在哪!老爷找您!”

 

“该死,小姐又丢了,快找!”

 

……

 

黛米和薇拉两人,一人小心翼翼地坐在树干上,另一人微笑着靠着树干看着树下找来找去的仆人们

 

“薇拉小姐怎么会这么想往外面跑?”黛米转头看向薇拉,“还是说你们这些小姐少爷都喜欢上演这种躲猫猫的游戏?”

 

薇拉并不喜欢这个不速之客,半个小时前,她还在院子里藏着准备溜出去。但是她突然撞见了来找自己爷爷的黛米,薇拉记得这个少女,上次去南园遇见的

 

她不喜欢这个位于郊区的大宅子,她喜欢小时候那个种满白色玫瑰的那种类似农家小院的家。还有那个人……

 

“和你没有关系,你能带我出去吗?”薇拉抬头看向这个穿着燕尾外套的少女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相信这个只见过一面之缘的少女,是因为那个笑吗,还是她和那个人的气质真的太想了?

 

既然她能带自己上这么高的树躲过仆人管家的寻找,那么带自己离开这里也不成问题

 

黛米捂嘴轻轻笑了一下,觉得薇拉有点可爱

 

“小姐,你这口气可不像要找我帮忙的啊,”黛米微微屈伸做出一个十分绅士的行礼,“那么薇拉小姐是想去哪里呢?”

 

“……白沙街”

 

嗯?!

 

黛米突然警觉

 

“孤儿院,我想去看看那些孩子们。”薇拉拿出小包里的钥匙,“能带我去这个地方吗,我去拿一下礼物,答应给他们的,然后我想去南城的湖景小区。”

 

“……当然可以,我的小蝴蝶。”

 

黛米认出薇拉拿礼物的地址,那是羊和梅林的所在地,为什么……

 

这时黛米的耳机里传来伊莱的声音

 

“有被发现吗?我和菲欧娜感应到你的数据异常,”伊莱通过菲欧娜的特殊能力和黛米联系,“刚才你说的小蝴蝶是谁?”

 

“没什么,我已经接近目标了。”黛米看了一眼正在盯着自己的薇拉,“任务有变,接下来全部按照我说的做。”

 

当然这些话,薇拉是听不到的。薇拉只能看到黛米刚才是看着房子的方向然后看向自己

 

“好。”

 

“那么薇拉小姐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送点东西。”

 

黛米抬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银色的小刀,刀的末端似乎还绑着什么东西。薇拉看着黛米就这么直接甩了出去

 

黛米瞄准的是巴尔克的书房,被特化过的身体让她的身手并不逊于猎犬等人。毕竟要把一把全长19.4CM的FOX格斗刀在100米的距离下命中一张桌子或是其他东西,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但是这把刀却稳稳地插入了那张做工精致的红木书桌……

 

“那么我们走吧,薇拉小姐。”黛米伸手,把薇拉抱在怀里,“闭上眼睛,不准看。”

 

“为什么?”

 

“为了防止你偷看,我还是给你蒙上好了。”黛米拿出自己的手绢蒙上了薇拉的双眼

 

至于为什么不能看,起一个原因是……

 

黛米吹了一声奇怪的口哨,从不远处的树林中飞来一只巨大的奇怪的猫头鹰,黄金一样的双眼,黑棕色的几根羽毛伴着风飘落

 

黛米抱着薇拉跃上这只猫头鹰,这只猫头鹰其实是伊莱养的众多猫头鹰中的一只。黛米和伊莱关系很好,她知道伊莱最喜欢的是蓝色的夜行和白色蓝眼的月,当然还有自己借来的这只Hunter

 

到达目的地后,黛米抱着自己的猜想看着薇拉轻车熟路的在小巷中穿行。这些路径都指向了一个地方,羊的慈善公司和画廊……

 

然而黛米不知道的是,薇拉其实和所谓的“Bellwether”并没有什么关系。奈尔姐妹之前一直和克利切的慈善机构一直有着很大的练习,直到“姐姐”去世……

 

“皮尔森,是我,薇拉。”薇拉按下门铃,“我来拿之前放在你这的东西。”

 

“等你……好……好久了,快进来吧。”克利切开门之后直接愣住了,他没料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居然会和薇拉一起过来,难道是发现了自己业绩不合格来查岗的?

 

“这位是……”克利切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他猜测黛米还不知道自己和薇拉姐妹的关系

 

“我的朋友,你要一起去孤儿院吗?”很显然薇拉还不知道黛米和克利切的上下关系,也不知道“不归林”的存在。

 

“我想去看看海伦娜和特雷西,我比较担心这两个孩子,”薇拉吃力地拉出两个大箱子,“哦 ,对了还有小幸运。那个孩子一直不说话,我好久没去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你和她什么关系?!”

 

“裁决大人,我们只是普通的商业关系,但我不知道你会和她一起来,”克利切表情慌乱的要死,在薇拉抬头后,他赶忙说,“东西确定都拿完了吗?我帮你把东西带过去吧,你们坐我的车。”

 

克利切想尽办法不去看黛米那阴沉的脸,他是真的不想惹这个大麻烦的。不归的人,都知道黛米凶起来的样子

 

唉,自己这么就摊上了这么大个麻烦啊……

 

来到孤儿院之后,薇拉很快和孩子们打成一片,完全不像大小姐的样子。克利切也是,甚至还让一个孩子骑在自己肩头,带着孩子转圈玩耍。

 

黛米坐在薇拉旁边看着她给孩子们折各种好看的小动物。黛米也加入到其中,但是黛米并不是很擅长折这些小东西,薇拉十分耐心的一步一步教着黛米

 

黛米甚至不小心把黛米看成了山姆,薇拉注意到了黛米的走神,她以为是黛米带自己来这里太累了,就没有继续教黛米折纸

 

空闲期间,黛米注意到特雷西正带着海伦娜,正朝他们走来。大概是海伦娜看不见的原因,特雷西走的很慢

 

“薇拉姐姐,海伦娜知道你来了,拉着我来找你……”特雷西装作十分小心的样子

 

“特雷西!海伦娜!”薇拉轻轻的抱住这两个孩子,“好久不见,你们还好吗?”

 

海伦娜也轻轻的抱住了薇拉,她手里还拿着一本故事书。不止她,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喜欢奈尔姐妹讲的故事,直到另一个出了意外之后,他们就再也没听过这对姐妹讲故事了

 

“讲故事吗?”薇拉带着海伦娜和孩子们来到祷告的教堂,她完全没注意到特雷西和黛米没有跟上来

 

“怎么过来了?”特雷西等黛米一走就完全换了一个面孔,“别告诉我是因为那个女孩。”

 

“如果是呢?”

 

“还真像你的作风,临时改变任务内容,”特雷西拿出一个字条,“利刃传来的消息,巴尔克最近研究的项目出了问题。剩下的全在这了,你确定你能谈判成功?”

 

“一个快要走的老头子,你觉得我们会把重心放在他身上?笑话。”黛米靠着椅子,望着头顶被巨树遮住的天空。

 

  蓝色的天空,真像她……等等,我在想什么?!

 

  “黛米!!快回来,范无咎出事了!!!”

 

  这句话,特雷西和黛米都听到了。黛米和特雷西愣了几秒后,黛米开始稳住伊莱慌乱的情绪

 

“伊莱,别慌,慢慢说。我这还有点事情,处理完我就回去。”

 

她们都知道伊莱是一个相当稳的男人,基本不会出现这样惊慌的情况,除非……

 

“解药通过伤口判断,并且确认了凶手和叛徒,他是……”





————下一遍,黑白,佣占上场,有……刀【开溜】

暖娥不熬夜

用一句话写糖2

*接着上一回的刀,糖就来了

*我写的cp有部分不吃

*垃圾文笔

*食用愉快~


空医

别去战场了,大不了我养你。


血蝶

会跳大和民族的舞吗,不会妾身可以教哦~


酒香/双调

爱情的味道应该就是这个吧……


蜥勘

下矿原来可以挖到老公的,不信你试试!


佣空

我觉得我们的战友情可以再进一步。


律医

小姐,我们需要进行一场“上等人之间的对话”。


冒盲

前面会有巨龙的,海伦娜公主小心!(骑士库特角色扮演中)


裘杰

我怎么碍眼了呢?我爱的看是先生您。

——————————————end———————————————

感觉这次cp甜度不够...

*接着上一回的刀,糖就来了

*我写的cp有部分不吃

*垃圾文笔

*食用愉快~


空医

别去战场了,大不了我养你。


血蝶

会跳大和民族的舞吗,不会妾身可以教哦~


酒香/双调

爱情的味道应该就是这个吧……


蜥勘

下矿原来可以挖到老公的,不信你试试!


佣空

我觉得我们的战友情可以再进一步。


律医

小姐,我们需要进行一场“上等人之间的对话”。


冒盲

前面会有巨龙的,海伦娜公主小心!(骑士库特角色扮演中)


裘杰

我怎么碍眼了呢?我爱的看是先生您。

——————————————end———————————————

感觉这次cp甜度不够是怎么肥四!!

下次就写all医

大家有医生cp的可以推荐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