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采源

135浏览    130参与
wizone_sunny(暫時停更中)

椰菜:天使

椰菜:天使


BGM:孩子-華晨宇(自行搜索,XD)*不聽也行


*ooc,隨便寫的,短文,bug無法避免,文筆不順


----------------


金采源是一名天使,她的職責是在空中庭園裡工作,每天為各種動植物灌溉喂食,悉心打理這巨大庭園的每一個角落。


在天國,天使必須服從神的旨意,也有幾項必須遵守的禁忌,其中一條便是天使絕對不能有戀愛的情感,為什麼這樣說,是因為曾經發生類似的事件。


當然,金采源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打破任何規定,直到她遇見了崔叡娜,命運的齒輪正式開始轉動。


以人類的時間作標準,大概在一年前,崔叡娜受到神的旨意來到了空中庭園。...


椰菜:天使


BGM:孩子-華晨宇(自行搜索,XD)*不聽也行


*ooc,隨便寫的,短文,bug無法避免,文筆不順



----------------


金采源是一名天使,她的職責是在空中庭園裡工作,每天為各種動植物灌溉喂食,悉心打理這巨大庭園的每一個角落。


在天國,天使必須服從神的旨意,也有幾項必須遵守的禁忌,其中一條便是天使絕對不能有戀愛的情感,為什麼這樣說,是因為曾經發生類似的事件。


當然,金采源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打破任何規定,直到她遇見了崔叡娜,命運的齒輪正式開始轉動。


以人類的時間作標準,大概在一年前,崔叡娜受到神的旨意來到了空中庭園。


崔叡娜和金采源一樣,是最受神所寵愛的天使之一,亦是十二天使的後補之一,不出任何意外,她們兩個都將會晉升為十二天使。


然而,世事難料,日久生情,隨著時間的流逝,金采源和崔叡娜相愛了,她們都深知這樣是打破了天使的禁忌,卻怎樣也抑壓不住自己的愛意,她們偷偷在庭園裡約會,坐在河邊依偎著彼此,她們只希望能夠永遠在一起,看著彼此的笑容而已。


在遇到對方之前,她們都不知道愛為何物,更不用說,她們曾經都以為這是和她們毫無關係的事。


天使的愛很單純,卻和人類很相似,這是因為她們不懂得愛是怎麼表達,取而代之的是她們都會順從自己的天性。


她們總是喜歡靠在彼此肩上睡覺,散步時牽著彼此的手不放開,偶爾看到對方的臉而發出的笑聲,在分開的時候卻又依依不捨,還會有擁抱對方的欲望。


雖然都是很平凡的事,在天國卻不被允許。


當然,她們也知道這樣的感情是不可以的,所以,她們只在庭院裡相見,這個庭園只有十二天使和她們的後補才可以進入,而十二天使大部分時間都不會來庭園,即是說在這個巨大的庭院裡只有她們兩人。


事實上,在天國的一切一切,上帝都知道,就在崔叡娜和金采源相見的時候,上帝降臨在她們面前。


“金采源,崔叡娜,你們都應該知道你們犯了天國的禁忌,為此,我必須懲罰你們。“


說完,上帝輕輕揮動祂的手,將崔叡娜變為一只手掌大小的小鴨子同時失去了天使的力量,然而懲罰沒有降臨到金采源身上上帝便離開了。


這個時候,她們才知道,為什麼天空庭園裡會住著不同的動物。


金采源非常傷心,把小鴨子放在手掌心,眼淚不禁流出來,小鴨子噌噌她的臉,安慰著她,或許,這就是金采源的懲罰。


即使是這樣,金采源還是愛著崔叡娜,她為小鴨子建立了一個小屋,每天為小鴨子帶來食物,或許現在,金采源和崔叡娜才能夠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可是,美好的時光卻維持不了多久,一眾天使覺得金采源和崔叡娜公然打破禁忌,事到如今還沒有反省,她們趁著金采源和小鴨子一起離開庭園時,將小鴨子搶走,關在一個鳥籠裡,也將金采源關禁在牢裡。


可是天使從來不需要進食,其他天使也沒有對動物的知識,她們並不知道失去了天使力量的小鴨子是需要食物的。


時間一點一點慢慢過去。


當金采源再次見到小鴨子的時候,小鴨子已經失去了生命,她就這樣自己一個敞在鳥籠裡默默地離開了她,任由金采源嚎啕大哭再也不會醒過來,或許,這就也是金采源的懲罰。


金采源強烈的感情,她那支離破碎的心和無盡的思念,整個天國的所有天使都能感受到她的悲痛,紛紛流下了眼淚。


上帝再次降臨在金采源的面前,祂說:“失去了的生命再也回不來。“


“既然不可以相愛,那為什麼賜予我們感情?“


“孩子,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上帝遲疑了一下。


說:“但是,我可以答應你一個願望。“


“那請你讓我們可以再次相愛吧。“


“這樣你就再也不能回到天上了。“


“對我來對,她比一切都更重要。“


上帝沉默了,祂心疼天使的堅決,也嘆息天使的不幸,說:“我會滿足你這個願望的,我親愛的孩子。“


祂輕輕撫摸失去生命的小鴨子和金采源,兩個都是祂最寵愛的孩子,突然有點不捨。


′再見。′


就這樣,金采源和崔叡娜化作兩顆光點墜入凡間,也許,她們會在凡間重新相遇,重新相愛。


wizone_sunny(暫時停更中)

椰菜:旅人

椰菜:旅人

*架空,日本古代,內容虛構,ooc。


*醫生椰,病人采


*靈感:虫師。


bgm:《和平之月·都》涟漪 Aqua <-點擊


一。


崔叡娜翻過山頭,輕輕掀起斗笠,雨已經停了,水珠順著綠葉滑下,滴落於濕潤的土壤。


放眼望去,是植被覆蓋的蔥郁山林,綠草如茵,香氣四溢,時近時遠的虫嗚烏啼。


她壓低斗笠,加快步子往前走,山底下是一個曾經繁榮的村落。


前些日子,崔叡娜聽聞這個村落正流行一種怪病,特地從遠方翻過幾個山頭前來。


走出樹林,崔叡娜頓覺視野開闊了些,夾在水稻田間的泥路廷伸至遠方,崔叡娜沿...

椰菜:旅人

*架空,日本古代,內容虛構,ooc。


*醫生椰,病人采


*靈感:虫師。



bgm:《和平之月·都》涟漪 Aqua <-點擊




一。


崔叡娜翻過山頭,輕輕掀起斗笠,雨已經停了,水珠順著綠葉滑下,滴落於濕潤的土壤。


放眼望去,是植被覆蓋的蔥郁山林,綠草如茵,香氣四溢,時近時遠的虫嗚烏啼。


她壓低斗笠,加快步子往前走,山底下是一個曾經繁榮的村落。


前些日子,崔叡娜聽聞這個村落正流行一種怪病,特地從遠方翻過幾個山頭前來。


走出樹林,崔叡娜頓覺視野開闊了些,夾在水稻田間的泥路廷伸至遠方,崔叡娜沿著泥路向前走去,遠方,分布稀疏的小屋升起裊裊炊煙。


一名在水稻田裡工作的男子看見崔叡娜走近。


「沒見過你呢,你是旅遊者嗎?我勸你別進村比較好,最近村裡流行一種怪病,很多醫生都束手無策。」


「我是醫生,對怪病早有耳聞,能詳細聽一下事情的經過嗎?」


男子面有難色,他仔細打量着眼前的人,淺啡的頭髮,曲曲的高馬尾,還有精緻可愛臉蛋,看上去不像是壞人,說:「前一陣子村裡的發生了暴雨,那場暴雨持續了七天七夜,所有的田地都被水浸毀了,農作物也全死了,後來不知為什麼,一種傳染病就傳播開來,這個月裡已經有幾個人死了。」


男子頓了一下,望向山林,又接著往下說:「一定是因為我們激怒了山神。」




二。


進入村莊,天色開始入黑,或許是傍晚的緣故,村里分外安靜,彷彿沒有生存的氣息。


順著泥路廷伸的方向往前走,崔叡娜來到一戶人家門外,腐朽的木門,牆面也脫落了不少,敲門後許久沒有回應,正打算離去,門突然打開了。


前來開門的是一位女孩,美麗的五官,大大的眼睛,修長的睫毛,表情卻有一種淡淡的憂鬱。


「有什麼事嗎?」


崔叡娜取下斗笠,簡單地自我介紹,說明了來意。暮色漸深,村裡也沒有客棧,對方也就同意讓她借宿一晚。



女孩的名字叫金采源,本來一家三口,卻因最近的傳染病父母離世,只剩下她一人。


「抱歉,家里沒什麼食物,只有些粥水暖暖身子,旁邊的客房我已經整理過了,還算干淨,今晚你可以睡在那。」


三人生活的家,竟然沒有糧食。


「謝謝你。」



金采源看著她,猶豫了很久。


「醫生,你可以告訴我你旅行的故事嗎?」


崔叡娜去過很多地方,當中不乏疑難雜症,也有不少趣事。


「嗯,當然可以。」



「有一次,我去到..........」


崔叡娜的故事總是很吸引人,在村子外面的,是她從來都想像不到的世界,碧藍的大海,雄偉的瀑布,高聳入雲的山頂,那些從未見過的景色,讓她忍不住想繼續聽下去,她那小鹿發光的眼睛看著崔叡娜,像個小孩子一樣,充滿了憧憬的感情。


「真好,在死之前,我也想看看大海。」


崔叡娜若有所思,從帶來的物品中拿出一個五彩斑斕,螺旋外形的東西,它的外殼上還有一層層波浪形的條紋。


「醫生,這個是什麼?」


「這個叫貝殼,只有在海邊,才能看到,很漂亮吧。」


崔叡娜把貝殼遞給她,火光前的貝殼,顯得玲瓏剔透,貝殼很小,卻非常堅硬和精緻,迴旋的花紋中間有著色澤或深或淺的小點,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在每一個小點周圍又有著自成一圈的複雜圖樣。


把貝殼放在耳邊,隱約能聽見海的聲音,是風平浪靜的海面,輕輕的海風吹過,間中有一條小魚在海面跳過。


「這個貝殼送給你。」


「真的嗎?」


看見金采源迷人的笑容,崔叡娜也露出了寵溺的笑容。


「還有這個。」


崔叡娜把自己的收藏品傾囊而出,一個個收藏品,都有它的故事。


「你看看這個......呀,還有這個是在離這裡很遠的城鎮買的當地特產,這塊可不是一般的石頭,是從山洞裡挖出來的,叫水晶,你喜歡可以送你一個.........」


屋外傳來兩人歡聲笑語,不知過了多久才停止。





「醫生,你會在這裡停留多久?」


「嗯....看情況吧,處理好這裡的事之後應該馬上就會出發。」


聽到崔叡娜的回答,金采源只有看著火堆,再也沒有說話。


離別很痛苦,但對崔叡娜來說,她必需繼續旅行,一直以來,她都沒有停下來,她總覺得,拯救更多生命是她的職責,那並不是對誰的責任感,更像是滿足自己的心靈。






三。


清晨的陽光從破損的牆邊進入老屋,金采源坐在鍋邊,往火堆里加了些木柴,濕潤的木柴點燃後升起縷縷青煙,自煙囪緩緩升上天空。


崔叡娜簡單收拾了一下物品,正準備外出調查,客廳便傳來聲響,她小跑過去,發現金采源倒在地上,呼吸急促。


崔叡娜扶起金采源,輕輕一摸她的額頭,好熱。


她頓覺不妙,走到屋後一看。



果然沒錯,是黑色的花,花狀的結構里釋放出淡淡的香氣,吸引著其他動物靠近,然而崔叡娜卻對此花有所聽聞,她回到屋裡,從木箱裡拿出其中一卷竹簡,裡面記載著不同的疾病,其中一種病的源頭就是黑色的花。


「老虎鬚」本來就是罕見的植物,而且生長於熱帶與亞熱帶,在這個山頭不可能那麼多。


這種花應該是「黑鬚」,黑鬚的外表像老虎鬚,卻有點不同,在條件允許下生長迅速,不熟悉的人容易將兩者誤以為同,黑鬚會散發著香氣來吸引獵物,讓動物吸入花粉和毒氣,再將花粉帶到別的地方,吸入毒氣的動物死亡之後,成為養分讓花粉發芽,普通人吸入過多的毒氣會致死,一般生長於深山近水處,由於生長條件呵刻,所以這種花很是罕見。


恐怕是大雨把的花粉帶到村莊裡頭,而且長達一週的暴雨還為黑鬚製造了合適的生存環境,幸好竹簡有記載解藥的調製。


崔叡娜從木箱取出一些藥材倒進竹筒裡加水,混合在一起再放進鍋加熱,取出後趁熱讓金采源飲用。


「金采源,這是解藥,趁熱喝。」


崔叡娜扶著她的脖子讓她把藥喝下,良藥苦口利於病,金采源眉頭一緊,難免顯得有些抗拒。


「乖,苦口良藥,把這藥喝了很快便好。」


聽罷,金采源只好忍苦把藥喝掉,不久,藥力發效,便睡著了。



崔叡娜安頓好金采源,到村長家。


「崔醫生,有什麼頭緒嗎?」


「恐怕是黑色的花的原因,本來只生長於深山近水的地方,而且的成長時必須吸收大量水份,然而最近的暴雨卻將黑花帶來了村莊裡。」


「肯定是山神對我們的懲罰。」


意外地,這條村的人都有點迷信。


「村長你放心,患病的人我有辦法治好,只是需要村長的幫助。」


村長喜出望外,馬上按崔叡娜的方法照辦,首先找人把藥材都準備好,然後向著患病的家人送去,村莊人口稀少,幸好普遍痛情較輕,黑鬚也沒有很多,崔叡娜還吩咐他們要把黑花連根一起燒死就行,相信很快便可以滅絕。


崔叡娜正打算離去,村長卻叫住了她。


「崔醫生.....」話語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村長,甚麼了?」


村長猶豫了一下,接著說:「我們村裡還有一個病人,她的病和其他人不同,不知道醫生能不能幫助看看?」



崔叡娜一直跟著村長走,終於到達病人的家門,她看了看木屋,有點驚訝。


「村長,你指的病人,住在這個家嗎?」


這裡不就是金采源的家嗎?





四。


當崔叡娜走進屋子時,本應在床上的金采源卻不見了,地上卻只有幾片帶血的黑色花瓣。


難道....


崔叡娜小心翼翼拿起花瓣,花瓣卻受到壓力而灰飛煙滅。


“長在體內的花粉已經開始發芽了成幼苗了,是因為宿主對毒產生了抗性嗎?“



夜幕降臨,崔叡娜把村民都聚集起來,打算合眾之力上山搜索,村民卻都顯得有點不願意。


「各位這不是山神的懲罰,我曾經見過更嚴重的疾病,足以摧毀一個城鎮,但他們沒有放棄身邊的家人,她需要你們的幫助.......」


然而,村民們只是低著頭默不作聲。


崔叡娜嘆了口氣,其實也不能怪他們,這段期間他們肯定受盡了痛苦,黑花和疾病是由山裡傳來的,所有人都不敢靠近那座山。


「村長,你知道她會去那嗎?。」


村長若有所思,說:「能夠想到的,大概只有那裡吧.......」。



失去了村民的幫助,崔叡娜只好孤獨一人往山林走去,她拿著燈火望向天空,濃云密布,燕子鑽天,空氣潮濕悶熱,怕是快要下雨了。


她加緊腳步,費勁地撥開樹枝,向著村長所指的方向走去。


人生路不熟的她,實在有點困難,猶豫一下,還是從衣袋裡拿出笛子,吹出美妙動人的鳥嗚聲,不消一會,一只小麻雀從遠方飛來,她伸出手,小麻雀自然地落在她的手上。


「拜託了,幫我找個人。」說完,小麻雀重新飛到高空,崔叡娜隨即跟了過去。



“病得那麼嚴重,為什麼還能走那麼遠,是藥發揮作用了嗎?“她自言自語地說。


崔叡娜一步步小心翼翼往前走,隨著山路愈來愈崎嶇,前進也變得更困難了,泥土也很潮濕,一不小心便會滾下山坡,但她沒有放棄,身為一個醫生,她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病人。



當她再次見到金采源時,她手裡還拿著崔叡娜送的貝殼,倒在父母的墳旁,墳旁還長著幾朵黑色的花,傳來濃烈的香氣。


「你這笨蛋!」


她探一探金采源的脈搏,恐怕已經吸入太多毒氣了,如果不馬上治療,很有可能會命喪於此。


崔叡娜取下背後的木箱,動作變得很快,把早已準備好的藥取出,讓金采源喝下去。


成功讓金采源把藥喝掉,她將木箱背在前面,再將金采源背在後面,加快步伐往村莊走。



雨開始下了,雨噼里啪啦地打在樹葉上,她將斗笠載在金采源的頭上,讓雨水無情地沾濕了她的頭髮。


雨越下越大,很快就像瓢潑的一樣,她無暇顧及手上的燈火,一陣風吹來,這密如瀑布的雨就被風吹得如煙如霧如塵。


崔叡娜的視線也變得模糊,隱約看見一顆顆燈光在山林裡向她們靠近,她吸入過多的毒氣,解藥不夠的情況下,身體愈來愈重,漸漸雙腿支撐不住兩人的體重,搖搖晃晃卻沒有倒下,任憑身體的本能力量繼續往前。


燈光愈來愈近,她好像聽見有人在呼喚她的名字,意識卻開始遠去,究終還是敵不過體內的猛毒倒在地上,濕潤的泥土卻像綿花一樣輕輕接住了她。


「可惡......」





五。



晨風微微吹來,一顆顆晶瑩透亮的露珠順著葉子滑下來,綠油油的小草在晨光和雨露的洗刷下顯得更加綠了。


早晨的鳥嗚吵醒了崔叡娜,屋裡傳來食物的香味,肚子發出不爭氣的咕嚕聲,她站起來,帶著沉重的身體走出客廳,鐵鍋裡煮著美味的早餐,


「醫生,你起來了嗎。」金采源馬上過去扶著東歪西倒的崔叡娜,帶她到鍋前坐穩,兩人便安安靜靜地吃早飯。


原來崔叡娜吸入毒氣之後,在山上昏迷,是村民們把她們救了,還為她們送來了糧食。


可能是長途跋涉累壞了,崔叡娜竟然不知不覺間睡了好幾天,難怪會那麼餓。



天氣開始轉涼了,溫度漸低,空氣中帶有涼涼的水氣,爐火為兩人帶來溫暖。


「你本來打算死吧?」


換來的,是沉默的氣氛,卻沒有讓崔叡娜感到意外。


崔叡娜輕輕呼出一口氣,在冰冷的空氣中形成白煙,再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不想看看海嗎?」







「在死之前,我也想讓父母聽聽海的聲音。」


她努力用微笑掩蓋自己的感情,卻隱藏不卻悲傷,崔叡娜能夠為病人治療,卻無法治療失去親人的痛苦。


「你.........要和我一起旅行嗎?」


「咳...咳.......畢竟你是我的病人。」


金采源隱約能看見崔叡娜變紅的耳朵,或許,她們的故事現在才開始。



------------


最後,想一下感謝  @淺笑

她用珍貴的時間閱讀了我的文章,還為我提出很多珍貴的意見,讓我知道自己的不足,還鼓勵了我,實在感激萬分(;´༎ຶД༎ຶ`)。

經過一而再,再而三的改文,雖文爛,但還希望各位會喜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