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里尔克

2947浏览    322参与
朱楼客

【文摘】关于“历史”与“个体”

《马尔特手记》里尔克著,曹元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Ist es möglich, denkt es, daß man noch nichts Wirkliches und Wichtiges gesehen, erkannt und gesagt hat?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Jahrtausende Zeit gehabt hat, zu schauen, nachzudenken und aufzuzeichnen, und daß man die Jahrtausende hat vergehen...

《马尔特手记》里尔克著,曹元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Ist es möglich, denkt es, daß man noch nichts Wirkliches und Wichtiges gesehen, erkannt und gesagt hat?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Jahrtausende Zeit gehabt hat, zu schauen, nachzudenken und aufzuzeichnen, und daß man die Jahrtausende hat vergehen lassen wie eine Schulpause, in der man sein Butterbrot ißt und einen Apfel?

Ja, es ist möglich.

这是可能的吗?他想,人类迄今所看到的、认识的、说过的事物都是不真实的、不重要的?这可能吗,人类曾经拥有数千年的时间来观察、沉思和记载,却让这成千年的机会白白地滑了过去,就像学校课间休息的时间,一个人吃着三明治和苹果就让它流逝过去了?

是的,这是可能的。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trotz Erfindungen und Fortschritten, trotz Kultur, Religion und Weltweisheit an der Oberfläche des Lebens geblieben ist?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sogar diese Oberfläche, die doch immerhin etwas gewesen wäre, mit einem unglaublich langweiligen Stoff überzogen hat, so daß sie aussieht, wie die Salonmöbel in den Sommerferien?

Ja, es ist möglich.


除了人类已有的发现和进步,除了已有的文化、宗教和关于世界的智慧,我们的生活仍然停留在表面上,这是可能的吗?人类甚至将这无论如何还有某种意义的表面遮上一层乏味得难以置信的东西,致使这表面变得就像暑假期间社交沙龙里摆放的家具,这可能吗?

是的,这是可能的。


Ist es möglich, daß die ganze Weltgeschichte mißverstanden worden ist? Ist es möglich, daß die Vergangenheit falsch ist, weil man immer von ihren Massen gesprochen hat, gerade, als ob man von einem Zusammenlauf vieler Menschen erzählte, statt von dem Einen zu sagen, um den sie herumstanden, weil er fremd war und starb?

Ja, es ist möglich.


这可能吗,整个世界的历史都被误解了?这可能吗,我们关于历史的认识是荒谬的,因为人类总是谈论历史上的群体,就像是谈论汇聚在一起的一大群人,而不是谈论某个个体,众人都聚集在他的周围,因为他是一个陌生人,而且濒临死亡?【更好的翻译似乎是:“……就像是谈论汇聚在一起的一大群人,而不是谈论他们围起来的那个人,众人围着他因为这人是个陌生人,并且正在死去?”】

是的,这是可能的。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glaubte, nachholen zu müssen, was sich ereignet hat, ehe man geboren war?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jeden einzelnen erinnern müßte, er sei ja aus allen Früheren entstanden, wüßte es also und sollte sich nichts einreden lassen von den anderen, die anderes wüßten?

Ja, es ist möglich.


这可能吗,我们会坚信有必要复原我们出生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每一个个体都必须被提醒,他实际上是所有那些已经不在人世的人的后代,而且他也确实知道这一点,绝不应该被那些持不同见解的人所说服,从而相信其他的观点,这可能吗?【更好的翻译似乎是:“……他由所有先人而诞生……”】

是的,这是可能的。


Ist es möglich, daß alle diese Menschen eine Vergangenheit, die nie gewesen ist, ganz genau kennen? Ist es möglich, daß alle Wirklichkeiten nichts sind für sie; daß ihr Leben abläuft, mit nichts verknüpft, wie eine Uhr in einem leeren Zimmer—?

Ja, es ist möglich.


人们极其精确地认识的一段历史,实际上根本不存在,这是可能的吗?对他们来说,所有的现实都是虚无的,他们的生活虽然没有停止,却跟任何事物都毫无关联,就像空屋子里的一只钟,任凭自己滴答不停,这可能吗?

是的,这是可能的。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von den Mädchen nichts weiß, die doch leben? Ist es möglich, daß man 'die Frauen' sagt, 'die Kinder', 'die Knaben' und nicht ahnt (bei aller Bildung nicht ahnt), daß diese Worte längst keine Mehrzahl mehr haben, sondern nur unzählige Einzahlen?

Ja, es ist möglich.


对仍然活着的年轻姑娘,我们竟一无所知,这可能吗?当我们说“女人”、“儿童”、“男孩”这些词儿时,却不相信(不管是受过多么好的教育,就是不相信)这些词儿早已没有了复数形式,只有无法计算的单数,这可能吗?

是的,这是可能的。


Ist es möglich, daß es Leute giebt, welche 'Gott' sagen und meinen, das wäre etwas Gemeinsames?—Und sieh nur zwei Schulkinder: Es kauft sich der eine ein Messer, und sein Nachbar kauft sich ein ganz gleiches am selben Tag. Und sie zeigen einander nach einer Woche die beiden Messer, und es ergiebt sich, daß sie sich nur noch ganz entfernt ähnlich sehen,—so verschieden haben sie sich in verschiedenen Händen entwickelt. (Ja, sagt des einen Mutter dazu: wenn ihr auch gleich immer alles abnutzen müßt.—) Ach so: Ist es möglich, zu glauben, man könne einen Gott haben, ohne ihn zu gebrauchen?

Ja, es ist möglich.


当人们讲到“上帝”时,意思指的是某种他们共同拥有的事物,这可能吗?以两个小学生为例:其中一个买了一把小刀,他的伙伴在同一天也买了一把完全一样的小刀。一个星期过后,他们拿着刀子一比较,发现两把小刀的相似之处已经所剩无几——在不同的人那里,刀子的命运也是相去甚远(“唉,”其中一个小学生的母亲会说,“如果你总是这么快就把每样东西用坏……”)。啊,那么,有没有可能一个人拥有一个“上帝”,却从不用“他”呢?【更好的翻译似乎是:“那么,有没有可能某人拥有一个上帝,却从不使用他呢?”】

是的,这是可能的。



朱楼客

【文摘】关于“生活”“回忆”

《马尔特手记》里尔克著,曹元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Leben, von denen man nie erfahren hätte, tauchen empor und mischen sich unter das, was wirklich gewesen ist, und verdrängen Vergangenes, das man zu kennen glaubte: denn in dem, was aufsteigt, ist eine ausgeruhte, neue Kraft, das aber, was immer da war, ist mü...

《马尔特手记》里尔克著,曹元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Leben, von denen man nie erfahren hätte, tauchen empor und mischen sich unter das, was wirklich gewesen ist, und verdrängen Vergangenes, das man zu kennen glaubte: denn in dem, was aufsteigt, ist eine ausgeruhte, neue Kraft, das aber, was immer da war, ist müde von zu oftem Erinnern.

从未体验过的生活浮上水面,跟实际存在的生活缠搅在一起,以致把你自认为熟悉的往昔的一切统统抹去:因为上浮出来的是一股生气勃勃的、经过养精蓄锐的力量;而那些一直在那里存在的东西,却由于过多的回忆而变得精疲力竭。


……


Ich habe um meine Kindheit gebeten, und sie ist wiedergekommen, und ich fühle, daß sie immer noch so schwer ist wie damals und daß es nichts genützt hat, älter zu werden.

我曾经祈求我的童年,它真的回来了;我感到它还是像从前一样令人烦恼,即便我已经上了岁数,也无济于事。

朱楼客

【文摘】关于“死亡”

《马尔特手记》里尔克著,曹元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今天谁又会在乎怎样去安排一个妥善完满的死呢?没有人这样。即便是那些富裕的、有能力负担那种种奢华仪式的人,也开始对死表示满不在乎,觉得这件事是无关紧要的。希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死的人越来越变得罕见。而且很快将会变得跟拥有属于自己的生的人一样罕见。上帝啊!事情就是这样。我们来到这里并且找到一种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的生活;我们只得上演这种生活。当我们想要离去或是当我们被迫离去的时候,我们就离去。但是,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先生,这就是您的死。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去处理我们的死;我们的死是属于那种使我们遭受痛苦的疾病所导致的死(因为既然我们已经知道...

《马尔特手记》里尔克著,曹元勇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今天谁又会在乎怎样去安排一个妥善完满的死呢?没有人这样。即便是那些富裕的、有能力负担那种种奢华仪式的人,也开始对死表示满不在乎,觉得这件事是无关紧要的。希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死的人越来越变得罕见。而且很快将会变得跟拥有属于自己的生的人一样罕见。上帝啊!事情就是这样。我们来到这里并且找到一种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的生活;我们只得上演这种生活。当我们想要离去或是当我们被迫离去的时候,我们就离去。但是,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先生,这就是您的死。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去处理我们的死;我们的死是属于那种使我们遭受痛苦的疾病所导致的死(因为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疾病,我们也知道不同的致命的结果都是由于不同的疾病而非人所造成的;可以这么说,生病的人是做什么也没有用的)。


Wer giebt heute noch etwas für einen gut ausgearbeiteten Tod? Niemand. Sogar die Reichen, die es sich doch leisten könnten, ausführlich zu sterben, fangen an, nachlässig und gleichgültig zu werden; der Wunsch, einen eigenen Tod zu haben, wird immer seltener. Eine Weile noch, und er wird ebenso selten sein wie ein eigenes Leben. Gott; das ist alles da. Man kommt, man findet ein Leben, fertig, man hat es nur anzuziehen. Man will gehen oder man ist dazu gezwungen: nun, keine Anstrengung: Voilà votre mort, monsieur. Man stirbt, wie es gerade kommt; man stirbt den Tod, der zu der Krankheit gehört, die man hat (denn seit man alle Krankheiten kennt, weiß man auch, daß die verschiedenen letalen Abschlüsse zu den Krankheiten gehören und nicht zu den Menschen; und der Kranke hat sozusagen nichts zu tun).



我们每个人的死都一直裹藏在我们自己的身体里,就像是一只水果里面包裹着它的果核一样。儿童的身体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死,老人们则有一个大的死。女人们的死是在她们的子宫里,男人们的死则在他们的胸膛里。每个人都拥有它;这一事实赐予每个人以非凡的尊严和静穆的自豪。


朱楼客

【翻译练习】《所爱之死》里尔克

所爱之死


对于死亡,他只知晓众人所知: 

死带走我们,将我们塞进沉默之中。

而不是,她被从他身边夺去,

不,轻轻地被剥离出他的双目,


向上滑入未知的阴影,

当他感受到,她如今在高处

她那少女的微笑怀抱一颗月亮

她以她的方式宽慰:


如此他便对死者甚为了解, 

仿佛通过她与每一个人血脉相连;他任凭旁人言语


而不去相信,而将每一处地方 

称作灵地,称作甜蜜之乡——

代她踏遍万水千山。...


所爱之死

 

对于死亡,他只知晓众人所知: 

死带走我们,将我们塞进沉默之中。

而不是,她被从他身边夺去,

不,轻轻地被剥离出他的双目,

 

 

向上滑入未知的阴影,

当他感受到,她如今在高处

她那少女的微笑怀抱一颗月亮

她以她的方式宽慰:

 

 

如此他便对死者甚为了解, 

仿佛通过她与每一个人血脉相连;他任凭旁人言语

 

 

而不去相信,而将每一处地方 

称作灵地,称作甜蜜之乡——

代她踏遍万水千山。

 

 

 

 

DER TOD DER GELIEBTEN

 

 

 

Er wußte nur vom Tod, was alle wissen:

daß er uns nimmt und in das Stumme stößt.

Als aber sie, nicht von ihm fortgerissen,

nein, leis aus seinen Augen ausgelöst,

 


hinüberglitt zu unbekannten Schatten,

und als er fühlte, daß sie drüben nun

wie einen Mond ihr Mädchenlächeln hatten

und ihre Weise wohlzutun:

 


da wurden ihm die Toten so bekannt,

als wäre er durch sie mit einem jeden

ganz nah verwandt; er ließ die andern reden

 

 

und glaubte nicht und nannte jenes Land

das gutgelegene, das immersüße—.

Und tastete es ab für ihre Füße.


(首发子博

理论上一根超弦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1.“一件艺术品是好的,只要它是从‘必要’里产生的。……因为创造者必须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在自身和自身所联接的自然界里得到一切。”

2.“你要知道,你的问题也许只是你最深的情感在你最微妙的时刻所能回答的。”

3.“以深深的谦虚与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这才是艺术地生活,无论是理解或是创造,都一样。”


《给一个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1.“一件艺术品是好的,只要它是从‘必要’里产生的。……因为创造者必须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在自身和自身所联接的自然界里得到一切。”

2.“你要知道,你的问题也许只是你最深的情感在你最微妙的时刻所能回答的。”

3.“以深深的谦虚与忍耐去期待一个新的豁然贯通的时刻:这才是艺术地生活,无论是理解或是创造,都一样。”


是漓非离

河流

        众钟组成了森林,鸣响着,彼此呼唤,密不可分。


    狗却在森林中睡的安稳。

    

          悄无声息的,男人出现了。


    他走向森林,于是众钟沉默了,他途经狗,于是狗吓醒了。


    男人所行之处,众钟散开,于是露出了森林的底——一条清澈蜿蜒的河流。 


   ...

        众钟组成了森林,鸣响着,彼此呼唤,密不可分。


    狗却在森林中睡的安稳。

    

          悄无声息的,男人出现了。


    他走向森林,于是众钟沉默了,他途经狗,于是狗吓醒了。


    男人所行之处,众钟散开,于是露出了森林的底——一条清澈蜿蜒的河流。 


   他踏入水中,一步步的逆流而上,朝着源头走去。


   如同一块方糖在水中融化,男人也一步步的变得稚嫩,但他的脸上露出了丝笑意,在眼角眉梢。


    最终,男人消失了,如一块方糖溶于水中。


    众钟鸣响着,彼此呼唤,重新密不可分。


     狗醒着。


________________

灵感来源: 里尔克的《说给入睡者》

音乐随身听
Nicholas Hely H...

©Nicholas Hely Hutchinson

一个人活着是艰难的,爱与性是艰难的,职业与工作是艰难的,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个被艰难包裹的人生。对于这个人生,回避是不行的,暗嘲或者堕落也是不行的,学会生活,学会爱,就是要承担这人生中艰难的一切,然后从中寻觅出美和友爱的存在,从一条狭窄的小径上寻找到通往整个世界的道路。

——里尔克

©Nicholas Hely Hutchinson

一个人活着是艰难的,爱与性是艰难的,职业与工作是艰难的,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个被艰难包裹的人生。对于这个人生,回避是不行的,暗嘲或者堕落也是不行的,学会生活,学会爱,就是要承担这人生中艰难的一切,然后从中寻觅出美和友爱的存在,从一条狭窄的小径上寻找到通往整个世界的道路。

——里尔克

* 鱼 安 YUAN *
每次, 都会有安慰的话, 比如...

每次,

都会有安慰的话,


比如:

地球离开谁依然会转,

谁离开谁过不下去呢!


可是我想,

还是有那么一些东西,

任谁失去都会丧失生命。


————————————


灵感再创作- 鱼安

灵感源于【恐惧-里尔克】


歌推:

半坏街灯 

每次,

都会有安慰的话,


比如:

地球离开谁依然会转,

谁离开谁过不下去呢!


可是我想,

还是有那么一些东西,

任谁失去都会丧失生命。


————————————


灵感再创作- 鱼安

灵感源于【恐惧-里尔克】


歌推:

半坏街灯 

白色太阳枪

里尔克: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谁此时没有房子

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谁此时没有房子

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

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昼巢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豹在巴黎植物园》

里尔克 著|冯至 译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豹在巴黎植物园》

里尔克 著|冯至 译

金银花的露台

里尔克短诗·纳西索斯

纳西索斯死了

浓密香烟升起

宛如天芥清香(heliotrope)

绵延不绝

(为爱献身之永恒本质)

循环往复

他挚爱的自身

已消逝于逆风

神魂颠倒

封闭起各种姿态

放弃自我

他已不复存焉


*下了各种版本都没瞅着水仙,自己根据日本翻译再翻感觉到肯定有误差啊啊啊啊啊啊啊

纳西索斯死了

浓密香烟升起

宛如天芥清香(heliotrope)

绵延不绝

(为爱献身之永恒本质)

循环往复

他挚爱的自身

已消逝于逆风

神魂颠倒

封闭起各种姿态

放弃自我

他已不复存焉


*下了各种版本都没瞅着水仙,自己根据日本翻译再翻感觉到肯定有误差啊啊啊啊啊啊啊

南華_NAMWAH
「 僅只一朵玫瑰,就是所有的玫...

「 僅只一朵玫瑰,就是所有的玫瑰。 」


Une rose seule, c'est toutes les roses. 

by Rainer Maria Rilke

「 僅只一朵玫瑰,就是所有的玫瑰。 」


Une rose seule, c'est toutes les roses. 

by Rainer Maria Rilke

昼巢

    里尔克早年的诗接近印象主义和新浪漫主义,也是以情感为主。可是到了巴黎,在罗丹的感召下,他的诗起了很大变化。他在罗丹那里学习到作为艺术家应该怎样工作和观看。“工作”和“观看”这两个日常生活里天天使用的动词,在罗丹看来,不比寻常,是他一生极为丰富的艺术创作的基础。里尔克在他的书信里,在他的《罗丹论》里一再论述罗丹是怎样永不停息地工作,怎样观看万物。诗人和艺术家们常常强调灵感,罗丹则否认灵感的存在,因为在他身上灵感与工作已经融为一体,使他不感到灵感的来临。关于观看万物,艺术家“模制一件物,就是要:各处都看到了,无所隐瞒,无所忽略,毫无骗;认识一切众多的...

    里尔克早年的诗接近印象主义和新浪漫主义,也是以情感为主。可是到了巴黎,在罗丹的感召下,他的诗起了很大变化。他在罗丹那里学习到作为艺术家应该怎样工作和观看。“工作”和“观看”这两个日常生活里天天使用的动词,在罗丹看来,不比寻常,是他一生极为丰富的艺术创作的基础。里尔克在他的书信里,在他的《罗丹论》里一再论述罗丹是怎样永不停息地工作,怎样观看万物。诗人和艺术家们常常强调灵感,罗丹则否认灵感的存在,因为在他身上灵感与工作已经融为一体,使他不感到灵感的来临。关于观看万物,艺术家“模制一件物,就是要:各处都看到了,无所隐瞒,无所忽略,毫无骗;认识一切众多的侧面、一切从上看和从下看的观点、每个互相的交叉。然后才有一个物存在,然后它才是一座岛,完全与飘忽不定的大陆脱离”。所谓“飘忽不定的大陆”,指的是因袭的习俗,它们往往掩盖了事物的本来面貌,模糊事物的实质。艺术家和诗人必须摆脱习俗,谦虚而认真地观看万物,去发现物的实质。里尔克有了这样的认识,便身体力行,观看世界上一切抽象的、具体的事物,像罗丹从石头里雕刻出各种人和物的神态那样,里尔克从语言里锻炼诗句,体现各种人和物真实的存在。里尔克这时期的诗,写动物、植物、艺术品、古希腊神话和《圣经》里的神和人,以及人世的悲欢离合,他都尽量与它们保持客观的距离,不让它们感染到作者自我的色彩。所以人们把这些诗叫作无我的咏物诗。但是他并没有停留在这个阶段。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和战前战后他经历了十年的苦闷与彷徨,最后完成了他晚期两部总结性的著作:《杜伊诺哀歌》和《致奥尔弗斯的十四行诗》,这里不再是没有自我,而是自我与万物交流,一方面怨诉——我借用陶渊明的两句诗——“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一方面又感到世界上的一切真实,不管有名的或无名的,能否承受和担当的,都值得赞美。


《外来的养分》

1987年6月4日,冯至在联邦德国国际交流中心“文学艺术奖”颁发仪式上的答词

白盏

EXTRACT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里尔克《严重的时刻》 ​​​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里尔克《严重的时刻》 ​​​

鲜活又肆意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无缘无故在世上哭,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间某处笑,无缘无故在夜间笑,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无缘无故在世上走,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无缘无故在世上死,望着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无缘无故在世上哭,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间某处笑,无缘无故在夜间笑,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无缘无故在世上走,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无缘无故在世上死,望着我。

                                  --里尔克《沉重的时刻》


Vickersss__
| Lösch mi...

| Lösch mir die Augen aus |


Lösch mir die Augen aus:ich kann dich sehn,

wirf mir die Ohren zu: ich kann dich hören, 

und ohne Füße kann ich...

| Lösch mir die Augen aus |


Lösch mir die Augen aus:ich kann dich sehn,

wirf mir die Ohren zu: ich kann dich hören, 

und ohne Füße kann ich zu dir gehn, 

und ohne Mund noch kann ich dich beschwören. 

Brich mir die Arme ab, ich fasse dich  

mit meinem Herzen wie mit einer Hand, 

halt mir das Herz zu, und mein Hirn wird schlagen, 

und wirfst du in mein Hirn den Brand, 

so werd ich dich auf meinem Blute tragen.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贩卖机营业. jpg 

诗集摘录.标准是我喜欢……

最后一p的评论很有意思。我们常提一些艺术的互通借鉴,比如诗歌的音乐性,但互通有时候也并非越多越好,太过反而失去了这一类艺术本身的优势。

《豹》那首写得真好,头一次体会到文字还能带来晕眩感。


乱序开启

『就像一枚甜美和幽暗之果实,

她满是她的巨大的死亡,

这死亡如此之新,以致她什么也不懂。』


『在这个早晨,前一个黑夜惊恐不安地

过去了伴着呼唤,喧嚣,骚乱

所有的海洋再一次裂开并叫喊。

而当叫喊又慢慢闭合起来

并从天宇那苍白的白昼和开端

落下来并沉入暗哑的鱼群的深渊:

海洋分娩了。...

贩卖机营业. jpg 

诗集摘录.标准是我喜欢……

最后一p的评论很有意思。我们常提一些艺术的互通借鉴,比如诗歌的音乐性,但互通有时候也并非越多越好,太过反而失去了这一类艺术本身的优势。

《豹》那首写得真好,头一次体会到文字还能带来晕眩感。


乱序开启

『就像一枚甜美和幽暗之果实,

她满是她的巨大的死亡,

这死亡如此之新,以致她什么也不懂。』


『在这个早晨,前一个黑夜惊恐不安地

过去了伴着呼唤,喧嚣,骚乱

所有的海洋再一次裂开并叫喊。

而当叫喊又慢慢闭合起来

并从天宇那苍白的白昼和开端

落下来并沉入暗哑的鱼群的深渊:

海洋分娩了。


第一缕阳光映红了宽广的波涛阴部

那一片毛茸茸的泡沫,而在阴部边缘

那少女站起来,洁白,恍惚又湿润。

宛如一片绿色的嫩叶动了起来……

……

但是正午,在最沉重的时辰,

海洋再一次涨起来并将一只

海豚抛到那同一个地方。

死的,红的,裂开的。』


『她迅速让他的神情充塞自己

如一个容器并已满满当当』


『偶尔有一个失落的微笑,

如一朵晚香玉,倦慵地掉出来。』


『你眼下在时间之中,而时间漫长。

时间流逝,时间增长,时间

像一种漫长的疾病的复发。……


我想将我的声音像一块布,

抛到你的死亡的碎片上面

并使劲拽它,直到它破烂不堪,……


因为在生活与宏大的工作之间,

不知何处,总有一种古老的敌意。

我要认清它并说出它:帮帮我吧。

你别回来。要是还受得住,那你就

死着在死者那里吧。死者很忙碌。』


『有一个做工精美的死亡已经,

被镂刻塑造,那个自己的死亡,

它急需我们,因为我们活的是他,

而我们无处比这里跟它更亲近。』


『什么是伟大?他那径直的命运

穿越他将走过的一切阻碍。』

巴比妥自动贩卖机

我又想写日记了,虽然今天啥也没干

🎯最近真的超级幸运! ! ! 呜呜呜我是不是被天使老师们包围了,我忏悔,我还有太多罪恶没有赎过(这人失智了)总觉得自己是该下地狱的呢,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做好……不管啦、继续向前走吧!

中午起来喝了咖啡,到了晚上才起作用,不过到底是什么也没干,只求一会儿早点睡觉,明天重新做人

顺便ps.读之前还在想,怎么能从诗歌里读出哲学思想呢?读着读着发现,似乎的确能看出来。里尔克还可以啦,就是翻译的语法太折磨人了,不知道是因为原文还是因为翻译。他最出名的就是那句:『如果你觉得你的日常生活很贫乏,你不要抱怨生活,还是怨你自己吧,怨你心中还没有足够的诗意去体会生活的丰富。』...


🎯最近真的超级幸运! ! ! 呜呜呜我是不是被天使老师们包围了,我忏悔,我还有太多罪恶没有赎过(这人失智了)总觉得自己是该下地狱的呢,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做好……不管啦、继续向前走吧!

中午起来喝了咖啡,到了晚上才起作用,不过到底是什么也没干,只求一会儿早点睡觉,明天重新做人

顺便ps.读之前还在想,怎么能从诗歌里读出哲学思想呢?读着读着发现,似乎的确能看出来。里尔克还可以啦,就是翻译的语法太折磨人了,不知道是因为原文还是因为翻译。他最出名的就是那句:『如果你觉得你的日常生活很贫乏,你不要抱怨生活,还是怨你自己吧,怨你心中还没有足够的诗意去体会生活的丰富。』这也太明显啦,这题肯定能选出存在主义hhhh不过这个『怨你自己吧!』就是存在主义自我毁灭的软肋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