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里斯本

5205浏览    967参与
米粒
再画,尝试降低一点对比度,看着...

再画,尝试降低一点对比度,看着舒服一点了,蓝白红三色在同一幅画中要注意减弱对立

再画,尝试降低一点对比度,看着舒服一点了,蓝白红三色在同一幅画中要注意减弱对立

米粒
水彩课,里斯本的碧海蓝天。葡萄...

水彩课,里斯本的碧海蓝天。葡萄牙是一个盛产航海家的国度,画这幅画时一直在想麦哲伦环球航行的事迹

水彩课,里斯本的碧海蓝天。葡萄牙是一个盛产航海家的国度,画这幅画时一直在想麦哲伦环球航行的事迹

Monika GER48

佩索阿《信使》,葡西语版本


此书于里斯本巴西人咖啡馆购得,此店创建于1905年,以销售正宗巴西产的咖啡为主而得名。佩索阿曾经常在此店喝咖啡和写作,现在店门前有他的肖像。

佩索阿《信使》,葡西语版本


此书于里斯本巴西人咖啡馆购得,此店创建于1905年,以销售正宗巴西产的咖啡为主而得名。佩索阿曾经常在此店喝咖啡和写作,现在店门前有他的肖像。

Monika GER48
“我将离去,而君永恒。” 我们...

“我将离去,而君永恒。”

我们约好,当蓝花楹开满里斯本的时候,我们就道别吧。

“我将离去,而君永恒。”

我们约好,当蓝花楹开满里斯本的时候,我们就道别吧。

蘭酱酱酿酿
《四月二十五号大桥下》Lisb...

《四月二十五号大桥下》Lisboa, Portugal

登上贝伦塔便可看全四月二十五号大桥。与市区里忙碌的上坡下坡感觉不同,这里的氛围很轻松、很惬意。只见特茹河的河水缓缓地淌向后方的北大西洋。

《四月二十五号大桥下》Lisboa, Portugal

登上贝伦塔便可看全四月二十五号大桥。与市区里忙碌的上坡下坡感觉不同,这里的氛围很轻松、很惬意。只见特茹河的河水缓缓地淌向后方的北大西洋。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你们大航海时代是在竞赛还是在整活来着?

喜闻乐见整活时间

gogogo

—————————————————————

伦敦:最近和法国人打了一架真开心。

巴黎:最近和英国人打了一架真开心。

托莱多:最近参与欧洲大陆事务赚到便宜真开心。

里斯本:最近占领休达去非洲抢钱真开心。

伦敦:看来各位都很…等等,里斯本你在哪里?

【到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航海扩张的到重要性时,葡萄牙已经把他们卷死了】


【葡萄牙王室婉拒了资助哥伦布航海的要求,因为葡萄牙人丰富的航海知识让他们觉得去亚洲的海路比哥伦布估计的要长的多。哥伦布随即去往西班牙并且获得资助】

马德里:我们发现了亚洲!

葡萄牙人们:【大为震惊议论纷纷】

马德里:你看,急...

喜闻乐见整活时间

gogogo

—————————————————————

伦敦:最近和法国人打了一架真开心。

巴黎:最近和英国人打了一架真开心。

托莱多:最近参与欧洲大陆事务赚到便宜真开心。

里斯本:最近占领休达去非洲抢钱真开心。

伦敦:看来各位都很…等等,里斯本你在哪里?

【到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航海扩张的到重要性时,葡萄牙已经把他们卷死了】


【葡萄牙王室婉拒了资助哥伦布航海的要求,因为葡萄牙人丰富的航海知识让他们觉得去亚洲的海路比哥伦布估计的要长的多。哥伦布随即去往西班牙并且获得资助】

马德里:我们发现了亚洲!

葡萄牙人们:【大为震惊议论纷纷】

马德里:你看,急了。


【葡城开会】

葡萄牙:我们要抓紧时间继续绕过非洲,向东争取尽早到达亚洲。一个月时间准备船只。

里斯本:同意。我去准备船,北方只管出人。这次别找旱鸭子好吗?

波尔图:对不起,这次一定注意。

波尔图:但是圣塔伦就是旱鸭子你居然允许他做你副手?

圣塔伦:少说两句不会见上帝阿方索。

里斯本:今天我就教会他,马德里那种内陆高原城市我都教会了——全世界就没有我教不会水的。

波尔图:传下去,里斯本要教会全世界游泳。

布拉加:传下去,里斯本要教会全世界游泳。

法鲁:传下去,里斯本要教会全世界游泳。

科英布拉:传下去,里斯本要教会全世界游泳。

里斯本:科英布拉怎么连你也这样?

葡萄牙:【乐呵呵】哇里斯本,听起来真的好伟大哦。

里斯本:你们还能不能好好开会讨论了!

【于是开会内容变成了怎样教别人游泳】


里斯本:亲爱的兄弟马德里,我现在在印度。

马德里:这不巧了吗,我也在印度。

【弄清楚那是美洲新大陆后】

里斯本:【故意】嘿Madrid我在巴西,你现在在印度吗?要不我们见一面?

马德里:走开!!!


马德里:里斯本,你老实说,其实在签订托尔德西利亚斯条约之前你们就发现了巴西对吧?

里斯本:你在说什么啊,巴西是我们在那之后发现的。

马德里:是吗?恰好船只被风暴刮到巴西?恰好发现那是在教皇子午线以东?

里斯本:对啊。

里斯本:好吧,看起来是有点太巧合了。不过这就是事实,也许是上帝在暗中帮助葡萄牙人呢?

马德里:诶……行吧。

里斯本:【小声嘟囔】回去得告诉Pedro我们要换一种说辞解释这个问题了,西班牙人怀疑了。

马德里:?


【麦哲伦的环球航行,到达香料群岛的时候麦尔哲哈斯先生已经去世了,此时是1521年】

塞维利亚:感恩上帝!是香料群岛!如果船长还活着……

塞维利亚:【哽咽】船长先生,您的遗愿由我们来完成。

里斯本:【已经占领香料群岛】西边来的那船怎么那么像西班牙人的船只?

塞维利亚:岛上的人怎么那么像葡萄牙人?

【在1521年11月的这一天,在伊比利亚半岛做了数百年邻居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此时此刻在大洋彼岸的香料群岛上见面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塞维利亚:【愣】…下午好里斯本先生。

里斯本:【愣】嗯……橙子小姐你好……

里斯本:【回神】我去西班牙人来了?开炮!开炮!


波尔图:【吃小面包】

巴黎:这闻起来真香!你在吃什么?

波尔图:Francesinha(“法国小女孩”)

巴黎:【惊恐万分】


伦敦:【开船经过巴西前(特)来(意)拜访】嗨!我的好盟友,允许绅士提出一个小小请求和你一起共进早餐么?

里斯本:Wow把我神圣的早餐分给你是对它的亵渎,但是我愿意。

伦敦:这话听起来可不怎么绅士我亲爱的。

伦敦:【喝红茶】那是什么面包?

里斯本:Francesinha。

伦敦:Wow Thats ‘funny’.原产地是哪里?

里斯本:北部。

伦敦:【愣】北美洲北部?不会吧?

里斯本:【瞥】你在想什么啊,葡萄牙北部。


“西班牙人严肃、认真地讨论了一个无先例可循的剥削问题。”

拉丁美洲西属国家:谢谢您。

马德里:我曾经真诚地想要给劳动者发工资。

马德里:但是他们离马德里太远了,我实在力不从心。

伦敦:助力每一个梦想,这就开着军队助你迁都南美。

里斯本:?等等,这样不好吧。我去问问葡萄牙的意见。【打电话】

里斯本:【挂断】佩德罗说他要加利西亚。


里斯本:【初期垄断了明朝贸易权得意洋洋】荷兰人走开!这里只有葡萄牙船只才能停靠!

阿姆斯特丹:哦。

阿姆斯特丹:【对手下】边上埋伏着,一会儿里斯本的船起锚我们就打他个措手不及。

广东:【目睹】

广东:要不要说呢要不要说呢,啊那就不说了吧,葡京你好自为之。


蘭酱酱酿酿
《看特茹河上》Lisboa,...

《看特茹河上》Lisboa, Portugal

午后走出地铁站,里斯本奥古斯塔街面朝特茹河的水面波光粼粼。虽说是特茹河,但往远处的四月二十五号大桥一直延伸出去便是北大西洋,真不晓得这到底是河水还是海水?

《看特茹河上》Lisboa, Portugal

午后走出地铁站,里斯本奥古斯塔街面朝特茹河的水面波光粼粼。虽说是特茹河,但往远处的四月二十五号大桥一直延伸出去便是北大西洋,真不晓得这到底是河水还是海水?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1 一封信件(2)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吉娜维芙 德 拉 波诺弗瓦

伦敦:维洛夫 柯克兰

巴西:奥尔莱娜 布尔格妮可 阿尔瓦雷斯 卡布拉尔 梭罗

-------------------------------------------------------

亲爱的 罗慕路斯:

      在马德里向你致意。你知道,我和卡洛斯常常互相拜访。三月的马德里车行滚滚,广场上的乔木都开了花,戴着礼帽的先生们一路过树下,花瓣就落在他们高傲的帽子上,而绅士们还毫无察觉,昂着头拽着步向前走,样子十分滑稽。再过一段时间康乃馨也要开花了,红色的花瓣使我想起弗拉明戈女裙。等你和我见面我一定同你跳一曲。

      你一定想知道卡洛斯最近如何吧。他好的不能再好了。每天一大早起来就十分有精力地与我展开争吵,厚着脸皮让他的客人去做早饭,偷吃了我的蛋挞,还在安东尼奥面前说我的坏话。你回来记得收拾他,我也就不脏了我的手。现在他不在这里,因为我才把他的猫扔进了牛奶缸,他去给猫洗澡了,我才得空躲进房间给你写信。

      最近很无聊,伊比利亚半岛没发生什么新奇的事情。到马德里之前我出了一次海,去看了看马德拉,佛得角和亚速尔。然后我就匆匆赶到马德里。他说他家的猫生了很多小猫。真是奇怪,他居然问我是否想要一只。我对小猫不是很感兴趣,但是我想巴西会喜欢我就去了。然后我就在这里待了三天。

      再那之前,也就上个月我们生日之后,我去了一趟伦敦,维洛夫很好,他最近似乎有事可干,一直在摆弄机械。他专注到我进入他的房间他都没发现。我们的英吉利大绅士被吓了一跳,对于他做的事情这家伙守口如瓶。下次我试着找林奈特打探一下。

      很不妙,听到卡洛斯的脚步声了,我得先去躲一会。

      尤里乌斯,你居然还知道躲。敢做事不敢承担的家伙。猫都给你吓坏了还毁了我一缸牛奶。你看看你给奥古斯都哥哥都写了点什么。一早上起来吵架还不是因为我只是把水洒到床上了你硬说我尿床。请你去做早饭不是因为我不会嘛……蛋挞分明是你偷吃了我的,而我和安东尼奥先生说的都是实话。

    托莱多哥哥,您千万别放过他,这个混蛋。

    尤里乌斯有种你别划!

     奥古斯都你看,卡洛斯多没礼貌。与其在我给你的信上乱涂乱画,那么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写信呢?

    因为你在用我的笔和纸写字。

     这位好心的先生再不从我的房间里出去的话我就要强制执行了。

     你让我从我的房间里滚出去吗?

     是这样。

     罗慕路斯,你看,他这样我简直没法再写下去了。那么就暂时写到这里吧。虽然仍不知道你在何处,还是祝愿你一切顺利。

尤里乌斯 P 卡洛斯

1755年3月2日

     这家伙终于走了。托莱多哥哥,我一定要向您控诉!这家伙不请自来还给我捣乱,真是够了。今天上午在广场上他把我掀进了喷泉。可笑的是他自己也没站稳摔了进来。然后他就毫无羞耻地坐在喷泉里泼我的水。上帝保佑,马德里广场的鸽子见证啊。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1 一封信件(3)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吉娜维芙 德 拉 波诺弗瓦

伦敦:维洛夫 柯克兰

巴西:奥尔莱娜 布尔格妮可 阿尔瓦雷斯 卡布拉尔 梭罗

-------------------------------------------------------

罗慕路斯•丹佛尔先生:

      四月快乐!你曾经说过四月是伊比利亚最美的一个月。你喜欢花,我也喜欢。她们都是小小一朵的仙女,轻盈的身子摇晃着遍布花园和街道。康乃馨怒放的比谁都鲜艳,红色的,粉色的,当然还有多色的。薰衣草要到六月才开,不过我花圃里的薰衣草没有郊外辛特拉的薰衣草花海那样壮观,我打算在那里建一个小亭子。香石竹我摆在康乃馨一起了,香得能让路过的人打喷嚏。阿姆斯特丹去年停港里斯本被我敲诈了不少郁金香,如今全开了。我写信给他说郁金香没种出来,我觉得他会丢下一切事情过来种他亲爱的郁金香。所以我现在在巴西,反正他一定会来,我的花铁定有人照顾。

      不知道你如今安身的地方是否有花呢。

      巴西也有很多花,可惜蟹爪兰前几个月才谢。一月我也在巴西,奥尔莱娜送了我一对双生的蟹爪兰作生日礼物。话说,她最近问的问题越来越多了,都是关于种植园的。我认为那档子事情瞒不了多久了。她不是小孩了,肯定察觉到了什么。最好的办法是让她到葡萄牙去待上一段时间。这样既可以远离种植园奴隶们,也可以远离那边知道真相的西属小孩们。

      我有些不忍心,她总有一天要知道。奥尔莱娜是直性子,平时我们都宠着她。被欺骗200多年她发现之后一定会很痛苦。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她唯一的家人,至少是她记忆中的,发现家人在利用自己一定不好受。我有点迟疑了,我们凭什么资格去左右和奴隶别人呢?我们并非高人一等。殖民是错误吗?

      更加令我困惑的是,参与殖民事业250余年,我如今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曾经的目标是将天主教传播,为葡萄牙开辟出一条在欧洲站稳脚跟的路。我曾经觉得异教徒是未开化和有待指正的,但是和巴西(当然她现在是天主教徒),澳门,东帝汶,和非洲的孩子们相处久了我就发现,他们全部都比天主教徒还要善良。他们并不缺陷于我们,他们甚至是更加高尚的人,而我们的所作所为才更像野蛮人。

      也许是我太自大了,也许那时的我太冷漠了,也许是那时极致的奢靡和钱财蒙蔽了我的双眼,待到一切财富逐渐散去,我才清醒过来。

      我算是看明白了,殖民地总要离开宗主国的。最后我们留下伤疤,他们带着恨离开,不欢而散,但由于语言和文化的融合与羁绊又无法彻底分离。葡萄牙早已不如从前,西班牙更是落寞。我们目前尚能维持庞大的殖民脉络。问题在于这张巨网未来是否能够持续呢?以及前面所提及和担忧的,殖民是否是个错误呢?

      我好迷惑,以前迷惑的时候你都能在我身边为我解答。可是如今你不在。每次深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都希望你仍旧陪在我的身边。我能够理解迁都后你的不告而别了。过去首都的身份限制了你,不能让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卸下重担安排好一切,你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这个对你来说沉闷的地方。我的过分依赖对你来说也是负担吧。真是抱歉。

      我也想这么潇洒离开。但是,奥古斯都,我不能。所以告诉我如何放弃这种想法。毕竟葡萄牙不能没有里斯本。我也不会放弃葡萄牙。可以明确,只要我还是佩德罗的首都,我就会无底线保卫他的利益。

      抱歉让你听我碎碎念那么多,还是来说点积极的事情吧。甘蔗园的亏损下降了,也就是说比去年好。虽然前段时间一直在走下坡路,但是今年有些回升的意思,我希望会越来越好。西班牙的事情马德里没让我知道太多,他自会写信给你,听说还不错。海上船只被抢劫亏损是难免的,英格兰绅士的“御用”海盗们自然不太抢劫我们的船只,西班牙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我乘船到巴西路遇西班牙人求救,就是被抢劫为保命跳进了海。我把他们送到拉普拉塔了。

      可惜要等你回到家才能看到我们的信。到时侯这些信件就变成历史了。

Lis Július

1755年4月23日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1 一封信件(4)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吉娜维芙 德 拉 波诺弗瓦

伦敦:维洛夫 柯克兰

巴西:奥尔莱娜 布尔格妮可 阿尔瓦雷斯 卡布拉尔 梭罗

-------------------------------------------------------

亲爱的 罗慕路斯:

      我非常高兴收到你的来信!没想到你居然在拉普拉塔总督区。你不希望我找到你,你的意思我明白。在你期望我来拜访前我不会轻易登门。知道你在哪里总比杳无音讯要好。很可惜你没有早一点告诉我这样一个可以寄信的位置,前一百年写的所有寄到托莱多的信件大多已经腐烂了吧。

      这些年来每每有事想和你说我就会不由自主写信,写完才意识到信箱的那一头无人收件。不过我还是寄了出去,逐渐这就变成了一个意象。思念你到极点就写信,想象着你会看到,会回信。心里总好受一些。后来大家都给你写信,寄去一份又一份思念。

      我不催着你回来。你总有自己的事情要干。我知道没人可以打破你的决定,即便是我。只要记得大西洋的另一边有我在牵挂你,也就可以了。而且过了这么久,经历了葡萄牙的极盛和衰败——我们现在在逐渐衰败,我能够理解你。所以你问我恨不恨你,有没有怨谁。我不怨恨,这是你的决定,我永远支持你。

       好吧,我承认我曾把一切推脱给马德里,认为你离开是他的原因。不过随着和他相处的时间变长,随着我作为葡萄牙首都的压力越大,我逐渐明白你并非被迫远去,而是你本想逃离。马德里一开始真的很蠢,能问出一些想让我揍人的问题,带他去和欧洲其他首都见面还要给他补习外语。上帝保佑,你怎么会把这么一个苦差事交给我。不过他学东西很快,进步也很大。现在卡洛斯的很多能力已经超过我了。

       我觉得他还是很可爱的,所以常常调戏捉弄他,他也不生气,冲我急一会就作罢了。反倒是他偶尔捉弄回来我要赌气不理他,要他来安慰我,显得我反而像个孩子。想想这些年真的给他惹了不少事啊,怪不得他觉得我讨厌。曾有一次我说的太过分,他真的生气了,就那么阴沉沉地看着我,而我呢,就笑着看着他,他突然来了一拳猝不及防地击中了我。我们打了一架。那时我才意识到他已经比我高了,我现在揍他已没那么得心应手。

      你询问我联统时期他对我好不好。如果您觉得时不时把我锁在屋子里用链条铐住算是对兄长的关心的话,那他确实对我挺好的。就是那会儿我发现卡洛斯有很强的控制欲……西班牙人可能都有点。除开这些情况,其他时间我都很自由。之后我们见面比之前少了。

      安东尼奥和佩德罗都很好,伊比利亚联盟解散之后他们几乎不见面。去年见过一次,今年他们甚至没有见过面。我上个月已经去过一次马德里,二月我们生日的时候他到了里斯本。不算太糟,你总希望我们两个国家的关系能尽量保持和谐,但是这几乎不可能,两个邻国不可能没有恩怨。尤其是贵国如此觊觎我们的主权地位。

      佩德罗现在常去英国。我和伦敦一直有书信往来。你很中肯地告诫我英国人并不可靠。我很难不认为你的警告中没有一种传统的西班牙人的色彩。英国人有时的确使人语塞,不过利益方面我们并无二见。

      听说你在拉普拉塔和西班牙的小弟们处的不错。你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了吗?或者,我见过他们不止一次了,他们是否把你和我联系到一起去了?真是好奇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非洲?亚洲?还是一直待在美洲?要是你能快点再回我一封信好好和我说说就好了。

尤里乌斯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嘿卡洛斯,不要再说话了!

有什么比整活开心呢?(

一些大西洋整活三人组伦敦里斯本马德里互相骂狗的小日常,“互相尊称对方为犬科动物。”

会出现的名字:伦敦 维洛夫;马德里 卡洛斯;里斯本 尤里乌斯

——————————————————————————————————

马德里:【指指一边乱吠的狗】理论上来说同类动物是能够互相交流的,尤里乌斯,你要不要试着和它交流一下,告诉它不要再叫了?

里斯本:【浅笑未恼】其实不仅狗与狗之间可以交流,人与狗也是可以交流的。比如你上去和它说“嘿小狗,不要再叫了!”。它说不定会听你的。我来给你示范一下——

里斯本:【抄起一个番茄塞进马德里嘴里】嘿卡洛斯...

有什么比整活开心呢?(

一些大西洋整活三人组伦敦里斯本马德里互相骂狗的小日常,“互相尊称对方为犬科动物。”

会出现的名字:伦敦 维洛夫;马德里 卡洛斯;里斯本 尤里乌斯

——————————————————————————————————

马德里:【指指一边乱吠的狗】理论上来说同类动物是能够互相交流的,尤里乌斯,你要不要试着和它交流一下,告诉它不要再叫了?

里斯本:【浅笑未恼】其实不仅狗与狗之间可以交流,人与狗也是可以交流的。比如你上去和它说“嘿小狗,不要再叫了!”。它说不定会听你的。我来给你示范一下——

里斯本:【抄起一个番茄塞进马德里嘴里】嘿卡洛斯,不要再说话了!



London:嘿Lis,如果有一个国家,他追随你的政体,向你开放通商口岸,外交上永远跟随你,打仗站在你这一边,那么你会觉得这个国家是你的什么呢?

Lisbon:【发呆】狗?

London:哦是吗,那么现在就有这样一个国家,他追随英国的政体,向英国开放通商口岸,外交上永远跟随英国,打仗站在英国这一边。真是巧合,这个国家就在伊比利亚半岛,你觉得他是谁呢?

Lisbon:……

Lisbon:嘿Lon,如果有一条护院狗,它为你看家护院但你却不用费心保护它,只要每天喂它点肉就可以了——虽然它吃的有点多,不过总体来说这确实是一条好狗。那么,如果这条狗突然对我说了一个冷掉牙的笑话,我是不会怪罪他的。

London:……



Madrid:【吃巧克力派】

London:【路过 大喊大叫】不要吃!不要吃!

Madrid:怎么了,你在里面下毒了?

London:【一把抢过啃完了】谢谢你,正好饿了。

Madrid:????伦敦人你还我巧克力派!

London:【摸头】狗狗乖,狗狗不能吃巧克力。

London:所以我帮你吃掉了。

Madrid:伦敦我*你*,你€***€。【准备打架】

Lisbon:【开门进来,皱眉】都出去!宠物狗不能进会议室。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1 一封信件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

塔古斯河双子(托莱多x里斯本)

会出现的人物名字:

里斯本:尤里乌斯 佩斯塔纳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桑切斯

托莱多:罗慕路斯 (奥古斯都)丹佛尔 费尔南德斯 腓尼基 

马德里:卡洛斯 西贝莱斯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科英布拉:卡佩里娜 克莱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格莱丝

波尔图:阿方索 莫西尼奥 阿尔伯克基 费尔南德斯 卡里埃多 圣 拉扎勒斯

巴黎:林奈特 吉娜维芙 德 拉 波诺弗瓦

伦敦:维洛夫 柯克兰

巴西:奥尔莱娜 布尔格妮可 阿尔瓦雷斯 卡布拉尔 梭罗

-------------------------------------------------------

致 我的胞兄 罗慕路斯:

     见信安。近况如何?因为我还是不知道你的行踪,所以只好把信寄往你在托莱多的住宅。我希望你没有再一次忘了自己的生日,像过去一样等到我和其他人带着蛋糕上门你才想起来。毕竟我们现今可找不到你啦。

      这封信写给你,也不知你几时能够看到。我担心它未来某一天会烂在泥土与尘埃中连同邮戳一起成为你院子里那些康乃馨的养料。不过只言片语读来的确无趣,反反复复我也只能说出那些废话。并且,指不定康乃馨吸收了那些文字之后,能以花香的方式代替我将思念读给你听呢?

      说起花来,我在里斯本烘焙了蛋糕,将薰衣草的花粉洒在奶霜之上点缀满整块蛋糕。我喜欢摩鹿加的香料,但我更爱我们的拉文德尔小姐,她也一样拥有诱人的香气不是吗?当然,我的意思不是香石竹不如我紫色的花田仙女。她们每一朵都宛若一位温柔葡萄牙女郎。

       但是,奥古斯都,你何时才能回到我的身旁?回到伊比利亚半岛,回到我们二人的特茹河……我每每望向她就会想起你。意识到你已不在那里,我又黯然神伤,然后更加思念你,期待你有一天出现在我的眼前,说“尤里,我回来了。”特茹河向大西洋流去,视野逐渐宽阔,海面上有许多星星点点的挂着帆的船只。我多么希望有一只船属于你。

       方才蜡烛熄灭了。

       写到这里就应当道别了。起身准备酒和蛋挞,摆上蛋糕和我的炸虾。等钟再敲一次的时候卡洛斯应该会到。这顿简单的生日晚餐将由我和他来分享。酒杯玻璃的弧度扭曲了我的脸,恍惚间我在折射的光线中看到了一条绵长的河流,河边两个黑发的小孩在沿岸奔跑。这是幼年的我们。我曾无数次在梦中见到这个场景。我跟在他们身后似乎抬手可触,但我却怎么也碰不到他们。

       不能再写下去了,马上就要敲钟了。

       再次道别,我的奥古斯都,愿上帝保佑你,愿伊比利亚不落的光辉永远照耀你。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沧海桑田,请记住你的胞弟尤里乌斯,还有伊比利亚半岛的所有人都爱着你,期待着你的归来。

       最后的最后,祝你生日快乐。

你的胞弟 尤里乌斯

1755年2月13日于里斯本贝伦区


候人兮喵

【第五十站】葡萄牙:没落帝国

【1907年2月18日,康有为从塞维利亚前往葡萄牙,第二日拂晓抵达其都城里斯本。

令他失望的是,除了自由大道绿化不错,葡萄牙国王平易近人外,葡萄牙政府治理的国家已每况愈下,几近失败。到处是光着脚的穷苦百姓,他们要么沦为盗贼,要么成为赌徒。他觉得葡萄牙王国已经离覆亡不远(葡萄牙政府已于1892年、1902年两次宣布破产,1908年2月1日,国王卡洛斯一世及路易王子被当街刺杀;1910年曼努埃尔二世被推下王座,葡萄牙王国灭亡),第二天就离开了里斯本回到巴黎】


由班入葡,崇山巨岭,重重悬隔,长松遍山,涧溪激泻,风景至佳。以其天险,用能别启国土,惟葡京理斯本【即里斯本】虽凭海湾,而崎岖山谷,如...

【1907年2月18日,康有为从塞维利亚前往葡萄牙,第二日拂晓抵达其都城里斯本。

令他失望的是,除了自由大道绿化不错,葡萄牙国王平易近人外,葡萄牙政府治理的国家已每况愈下,几近失败。到处是光着脚的穷苦百姓,他们要么沦为盗贼,要么成为赌徒。他觉得葡萄牙王国已经离覆亡不远(葡萄牙政府已于1892年、1902年两次宣布破产,1908年2月1日,国王卡洛斯一世及路易王子被当街刺杀;1910年曼努埃尔二世被推下王座,葡萄牙王国灭亡),第二天就离开了里斯本回到巴黎】


由班入葡,崇山巨岭,重重悬隔,长松遍山,涧溪激泻,风景至佳。以其天险,用能别启国土,惟葡京理斯本【即里斯本】虽凭海湾,而崎岖山谷,如山城小郡,大道聚赌,不足道也

崇峰走劈额,千里隔崎嵚。长松夹涧流,风籁笙簧音。天险限班葡,开国挖海临。建都山谷间,崎岖依众岑。王宫与大学,冠山郁修林。公囿颇芳菲,万绿冬荟森。新道夹花石,车马日骎骎。夕阳衣鬓摩,士女息花阴。君后日来游,徒行人所钦。此衢冠万国,陈尊好酌斟。余道皆斜攲,楼阁不高深。祆祠自庄严,膜拜连裙衿。伤哉祠前地,丛众跣相寻。博徒与病者,群聚而呻吟。其他秘密室,男女同赌金。濠镜【今澳门】隶藩属,宜其敝风侵。余波荡我粤,赌盗弥古今。千万买善邻,至言诚可箴。蕞尔国无政,党乱民荒淫。国命岂能久,幸哉僻海浔。

【葡萄牙是一个位于欧洲西南部的共和制国家。东邻同处于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葡萄牙的西部和南部是大西洋的海岸。

1139年葡萄牙王国成立。16世纪起,成为大航海时代中重要的海上强国,在亚洲、非洲和美洲建立起大量殖民地。1494年和西班牙共同签署了《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意图将世界瓜分为二。1580年被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吞并。1640年摆脱西班牙的统治。

1822年,最大殖民地巴西独立,葡萄牙国力开始衰退。1820年—1910年为君主立宪制国家。1910年10月5日革命推翻了君主政体,建立共和国,1926年5月建立军政府。1932年萨拉查就任总理,1974年葡萄牙殖民地战争结束,反战的康乃馨革命爆发,葡萄牙重新成为西方民主制国家】

【王宫与大学,冠山郁修林】

【新道夹花石,车马日骎骎(自由大道)】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说实在的这不像吗,里斯本整个一只葡萄牙水犬好吧。

黑毛,白色上衣 黑色披风

里斯本是捏的,我没有会画画的手和脑子(

说实在的这不像吗,里斯本整个一只葡萄牙水犬好吧。

黑毛,白色上衣 黑色披风

里斯本是捏的,我没有会画画的手和脑子(

里斯本醉酒飙船bot

弟弟不用来欺负难道还用来遛狗吗

康乃馨兄弟(马德里x里斯本)互坑小日常

托莱多表示作为里斯本的双胞胎哥哥什么时候才配上场

马德里:(来里斯本家蹭饭莫名其妙被使唤去遛狗)【岔开双腿惬意坐在喷泉边,百无聊赖】

马德里:好想回去吃饭……天妇罗大虾……鳕鱼和番茄……曼努埃尔也想回去吧?

曼努埃尔(葡萄牙水犬,里斯本的宠物):【不停摇尾巴,露着粉红色的小舌头哈气】

马德里:你说你的主人怎么那么奇怪,表面笑眯眯乐呵呵一脸无辜,暗地里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不透他。

曼努埃尔:【乖乖坐在他面前继续摇尾吐舌】

马德里:……好了,知道你和你主人一个样了。

马德里:【摸摸它的毛,抬头望云开始走神】

马德里:………【被水花惊醒抹抹...

康乃馨兄弟(马德里x里斯本)互坑小日常

托莱多表示作为里斯本的双胞胎哥哥什么时候才配上场

马德里:(来里斯本家蹭饭莫名其妙被使唤去遛狗)【岔开双腿惬意坐在喷泉边,百无聊赖】

马德里:好想回去吃饭……天妇罗大虾……鳕鱼和番茄……曼努埃尔也想回去吧?

曼努埃尔(葡萄牙水犬,里斯本的宠物):【不停摇尾巴,露着粉红色的小舌头哈气】

马德里:你说你的主人怎么那么奇怪,表面笑眯眯乐呵呵一脸无辜,暗地里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不透他。

曼努埃尔:【乖乖坐在他面前继续摇尾吐舌】

马德里:……好了,知道你和你主人一个样了。

马德里:【摸摸它的毛,抬头望云开始走神】

马德里:………【被水花惊醒抹抹脸上的水向四处张望】

曼努埃尔:【不知何时跃入喷泉开始撒欢玩水,抖动身体溅起的水花弄得到处都是】

马德里:【大惊失色】曼努埃尔快出来!不可以在喷泉里玩水!

曼努埃尔:【听到叫它名字于是扑向马德里,连带的水花高高扬起打在马德里上衣】汪!!

马德里:【语气带些恼火】出来!!

曼努埃尔:【发现马德里生气了于是耷拉着耳朵和尾巴呜呜咽咽着爬了出来,蹭蹭他的手】呜……

马德里:坏狗狗!回去尤里(尤里乌斯,里斯本的名字)肯定又要说我……【捞起委屈的小狗慢慢往回走】

—————————————————————————————————

里斯本:【盯着看】怎么样水好玩吗?

马德里:【恼】一点也不好玩。

曼努埃尔:【小碎步跑到里斯本前热烈地摇尾巴,毛还是湿的】汪!

里斯本:【看穿一切努力憋笑】怎么样,曼努埃尔很听话吧。

马德里:【看出他在憋笑努力抑制打人的冲动】嗯,很听话——

马德里:【沿着长凳贴着里斯本坐下】其实我的觉得曼努埃尔很像你咧。

里斯本:【感觉不对】嗯?

马德里:还记得上次开会前你心血来潮要去一次沙滩,硬要穿着正装走到靠近海边的地方结果被浪打了。你半身被海水淋湿走到会议现场居然对奥古斯都(托莱多)说是我把你推进海里的,可恶啊,简直和曼努埃尔一个样——

里斯本:【打断】你看那边有只橘猫诶。

马德里:【转头】哪呢?

里斯本:【恶狠狠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下】


Monika GER48
O Fado 画家:Jos&e...

O Fado

画家:José Malhoa

时间:1910年

收藏地点:里斯本法朵博物馆

说明:照片由po主拍摄于里斯本法朵博物馆。法朵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20年,发源地在里斯本阿尔法玛及其周边。画家为了画这幅画,走访了阿尔法玛以及附近的阿拉伯区,虽然画作刚完成时被批评过于堕落,如今已经成为反映法朵文化的著名作品,也是葡萄牙最著名的艺术作品之一。

O Fado

画家:José Malhoa

时间:1910年

收藏地点:里斯本法朵博物馆

说明:照片由po主拍摄于里斯本法朵博物馆。法朵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20年,发源地在里斯本阿尔法玛及其周边。画家为了画这幅画,走访了阿尔法玛以及附近的阿拉伯区,虽然画作刚完成时被批评过于堕落,如今已经成为反映法朵文化的著名作品,也是葡萄牙最著名的艺术作品之一。

东哥视界
灯一亮时,人们情不自禁地欢呼鼓...

灯一亮时,人们情不自禁地欢呼鼓掌。🎄终于一改以往的大红大绿,希望新年新气象🎉✨🎊

灯一亮时,人们情不自禁地欢呼鼓掌。🎄终于一改以往的大红大绿,希望新年新气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