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里见修二

602浏览    24参与
全世界最好的大白塔
我终于.......还是对里财...

我终于.......还是对里财下手了_(:з」∠)_

反正靠里见主动是不可能了……于是就成了这种受方的半强迫( ̄▽ ̄)

常规性的细化苦手(草稿一时爽,一直草稿一直爽)

反正我画爽了∠( ᐛ 」∠)_

我终于.......还是对里财下手了_(:з」∠)_

反正靠里见主动是不可能了……于是就成了这种受方的半强迫( ̄▽ ̄)

常规性的细化苦手(草稿一时爽,一直草稿一直爽)

反正我画爽了∠( ᐛ 」∠)_

夜嶋

【03白塔/里财/重生ABO】 如溯千重迭(六)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11491970890891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11491970890891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夜嶋

【03白塔/里财/重生ABO】 如溯千重迭(五)+SP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SP有车,谨慎阅读。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9188245477524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SP有车,谨慎阅读。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9188245477524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夜嶋

【03白塔/里财/重生ABO】如溯千重迭(四)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开篇有肉渣,谨慎阅读。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6296567079794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开篇有肉渣,谨慎阅读。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6296567079794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夜嶋

【03白塔/里财/重生ABO】如溯千重迭(三)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第三章更新,虽然存稿日益见底,但想想过渡章还是不拖了。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3514094547843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第三章更新,虽然存稿日益见底,但想想过渡章还是不拖了。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3514094547843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夜嶋

【03白塔/里财/重生ABO】如溯千重迭(二)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本章有车,谨慎观看。

里见唱歌的捏他来自江口洋介单曲:《~TRAVELING BOY~解き放たれた矢のように》,歌词有细微改动。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0940100402391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TBC.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爽文,莫得理智。

本章有车,谨慎观看。

里见唱歌的捏他来自江口洋介单曲:《~TRAVELING BOY~解き放たれた矢のように》,歌词有细微改动。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0940100402391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TBC.


夜嶋

【白色巨塔/里财/重生ABO】如溯千重迭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我的第一读者/责编(?)/首席翻译官: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我流重生圆梦作,恋爱为主,没有理智,本质自嗨。

时间线有微调,补充设定基本来自原作小说,略有细微改动。

ABO是加的buff,不吃ABO就不要勉强,同时肉不计入总字数。

没有特别写出性别的角色都默认为Beta。

医疗部分尽力(胡编乱造)了。

有狗血。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本章清水,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

03版白色巨塔同人,里见修二(A)x财前五郎(O)  

特别鸣谢我的第一读者/责编(?)/首席翻译官: @見果てぬ地へ ,现已更新AO3作补档替补。


阅前须知:

我流重生圆梦作,恋爱为主,没有理智,本质自嗨。

时间线有微调,补充设定基本来自原作小说,略有细微改动。

ABO是加的buff,不吃ABO就不要勉强,同时肉不计入总字数。

没有特别写出性别的角色都默认为Beta。

医疗部分尽力(胡编乱造)了。

有狗血。 


不介意的话请继续。


本章清水,防屏蔽走微博:https://m.weibo.cn/1931115733/4400533500237034(捉虫版见顶头转发或评论)

如需登录,请微博搜索@夜嶋,搜索微博,关键字:“千重”(不带标点)


TBC.



Sincontrato
再次感叹里见33太好看了,叠图...

再次感叹里见33太好看了,叠图是一种浪费!

再次感叹里见33太好看了,叠图是一种浪费!

成碟青瓜过大海

【白色巨塔】【里财】Congratulations

*心血来潮补经典剧的代价就是孤军奋战割腿肉*



*心好累但是脆皮鸭文学使我快落*



*特别柴但是斗胆敬赠 @鹭鲨与斋 酱请不要嫌弃!*



*原剧里里见和财前就是相爱相杀的一对soul friend/mate,他们的情谊更深(串台了喂),本瓜只是加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工(腿)作(肉)*



*本来想无责任地搞一发pwp结果还是在原剧情里打转,里见修二这家伙实在是太难写了,还是财前三三可爱*



*黑川是财前入赘前的本姓,杏子是财前正妻,庆子是财前情妇,加上里见助教授,财前三三真是左搂右抱好不快活呢*...







*心血来潮补经典剧的代价就是孤军奋战割腿肉*




*心好累但是脆皮鸭文学使我快落*




*特别柴但是斗胆敬赠 @鹭鲨与斋 酱请不要嫌弃!*




*原剧里里见和财前就是相爱相杀的一对soul friend/mate,他们的情谊更深(串台了喂),本瓜只是加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工(腿)作(肉)*




*本来想无责任地搞一发pwp结果还是在原剧情里打转,里见修二这家伙实在是太难写了,还是财前三三可爱*




*黑川是财前入赘前的本姓,杏子是财前正妻,庆子是财前情妇,加上里见助教授,财前三三真是左搂右抱好不快活呢*


*链走评*

MOONLITBEAR

【江口洋介影视混剪】有借有还 【白色巨塔 里见修二 & 罗斯福游戏 笹井小太郎】

只是把最喜欢的江口叔的两个角色剪在了一起,非水仙向,也没有和唐泽寿明组CP哦w

之所以选这个BGM,是因为这两个角色似乎总在[被唐泽演的角色]欺负,嗯...

“沉着开火不手震”配的镜头可能会有些奇怪,因为里见和笹井都不抽烟啊TAT

【江口洋介影视混剪】有借有还 【白色巨塔 里见修二 & 罗斯福游戏 笹井小太郎】

只是把最喜欢的江口叔的两个角色剪在了一起,非水仙向,也没有和唐泽寿明组CP哦w

之所以选这个BGM,是因为这两个角色似乎总在[被唐泽演的角色]欺负,嗯...

“沉着开火不手震”配的镜头可能会有些奇怪,因为里见和笹井都不抽烟啊TAT

凯风过隙

everlasting 【白色巨塔】

爱辽 白色巨塔!!!

当初看的时候就觉得他俩一定是灵魂伴侣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片文章贯穿的中心,什么都阻挡不了里见与财前的二人世界 ヽ(°∀°)ノ

废话真多x

快点闭嘴开始正文x


【warning!】

不仅渣文笔还喜欢咕咕咕x

发出来大概是为了逼自己继续写下去x

毕竟坑也不止一两个的怎么可能都填完x

还有这个戛然而止的结尾是什么鬼x


    Chapter1 Debut


 

  “另外,站在对抗癌症第一线者,竟未及早发现,以致走上手术无法摘除的死亡一途,深表遗憾。”


  ——财前五郎


  放不下的也全都可以放下了吧。


  “五...

爱辽 白色巨塔!!!

当初看的时候就觉得他俩一定是灵魂伴侣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片文章贯穿的中心,什么都阻挡不了里见与财前的二人世界 ヽ(°∀°)ノ

废话真多x

快点闭嘴开始正文x


【warning!】

不仅渣文笔还喜欢咕咕咕x

发出来大概是为了逼自己继续写下去x

毕竟坑也不止一两个的怎么可能都填完x

还有这个戛然而止的结尾是什么鬼x


    Chapter1 Debut


 

  “另外,站在对抗癌症第一线者,竟未及早发现,以致走上手术无法摘除的死亡一途,深表遗憾。”


  ——财前五郎


  放不下的也全都可以放下了吧。


  “五郎…辛…苦了”


  “辛苦了…”


  “谢谢”


  细弱的哭泣声在停尸间门前响起,强忍住来自心底的痛苦,财前又一面部狰狞,哆哆嗦嗦挤出来的几声颤抖组成话语。


  财前五郎想要大声的吼出来,紧密的白布却裹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发出一丝声音,想要想平时一样作出安慰的回复,却无能为力,任由滚烫的泪水浸润眼眶,在脸上缓缓划出一道道痕迹。


  财前闭上眼,灵魂就要被剥离而去,寥远的寂静覆盖下来,身旁的事物杳如黄鹤,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远处有座白色巨塔散发着星星点点的光芒,零碎的洒落在他的身上,衬得财前五郎的轮廓愈发柔和。


  愈加强烈的光芒刺得他微微睁开了眼,整个身体被温柔的托举着。蓦地,意识依旧模糊的他突然有了触觉,一股细细的冰冷液体时不时滴落在他脸上。


  “是下雨了嘛”,财前喃喃的张了张嘴,想做个确认般的,财前将双手拱起尝试去捧住掉落的雨滴。


  像是被世界遗弃了一般,雨滴都不带丝毫的怜悯,悉数避开了财前,直挺挺的站立了几分钟后,一向理智的财前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成为了一种类似幽灵的状态——身体能漂浮在空中,却触碰不到实体物件。


  更让他确定这一事实的是里见修二的出现。


  “喂,听的到我说话嘛?”


  漂浮在空中的财前几乎跟里见来了个脸贴脸的接触。恶作剧般的去捏住里见的耳朵,却只能握到空气,不料下一秒已到走廊的拐角处,毫无自觉的里见转头继续走着,把与他面对面的财前闹红了脸。


  丝毫没有反应的里见继续向前快步的走着,仍在恍惚中的财前没有刹住车,一个踉跄的崴了脚,恼羞成怒的他大声的吼着,“不要耍我了!里见修二!!!”


  咔嚓——


  里见推开了通往天台的门。


  “里见副教授,你要干嘛?”


  平时冷静处事的财前此时心底有一撮火在燃烧,欲烧欲烈,使得他莫名的有些气急。反正都没有人能看见我了,干嘛不做一些之前做不了的事情,财前突发奇想。


  若说起财前五郎最大的优点,那必然少不了说一不二。


Alcyone

白色巨塔(2003日剧):追求理想的道路


今天终于把晾了许多年没看的《白色巨塔》的日剧给看了,果然不出意外在最后一集泪流满面。

山崎丰子的书一向令人看的痛苦,因为都是在时代之下的众生写实,虽然有一束希望之光,但大多数的人物及环境都现实的沉重,深探社会及人性,看完以后也是心情复杂。第一本看的是《浮华世家》,拍成剧叫华丽一族,里面心存远志的男主人公在被父亲背叛和事业失败后自杀令人扼腕。然后看的是《女系家族》,虽然主人公成功了,但这一路污浊,也让他罪孽深重,即使他的敌人也不是无辜之人。《不沉的太阳》看的是剧,也是空难之后揭示出各种社会问题。《白色巨塔》一直没敢轻易拿出来看,虽然大体情节都知道了,可能是因为对这本的期待最高吧。

主人公的财...


今天终于把晾了许多年没看的《白色巨塔》的日剧给看了,果然不出意外在最后一集泪流满面。

山崎丰子的书一向令人看的痛苦,因为都是在时代之下的众生写实,虽然有一束希望之光,但大多数的人物及环境都现实的沉重,深探社会及人性,看完以后也是心情复杂。第一本看的是《浮华世家》,拍成剧叫华丽一族,里面心存远志的男主人公在被父亲背叛和事业失败后自杀令人扼腕。然后看的是《女系家族》,虽然主人公成功了,但这一路污浊,也让他罪孽深重,即使他的敌人也不是无辜之人。《不沉的太阳》看的是剧,也是空难之后揭示出各种社会问题。《白色巨塔》一直没敢轻易拿出来看,虽然大体情节都知道了,可能是因为对这本的期待最高吧。

主人公的财前五郎,出生贫寒,但后来成了技术精湛的外科医师,入赘娶了大小姐,有了有根基有钱的岳父。他同期的挚友里见修二也是杰出的内科医师和癌症研究学者,两人从学生时代便志向相同,为医疗事业添砖加瓦,治愈更多患者。但二人在追求理想的道路选择上却走着不同的道路。穷人家的孩子的财前,现实主义深入骨髓,做出理智而现实的人生选择,如为了钱与地位和有钱人家的杏子结婚;对患者虽在治疗上尽心尽力,但情感上保持疏离的态度;认为实现理想的最快的道路是获取更多权力和影响力,自己成为大树,就能荫蔽更多的人吧。他的骄傲是手中的手术刀,他痴迷于医学,他才华横溢野心勃勃,这些都使得他的老师及上司东教授不满,处处给财前的升职添堵,虽然东教授说到底也并不是个坏人。为了扫清障碍,财前与作为利益共同体,通晓表面下的暗流的岳父,周旋于钱与权力的世界,贿赂,党争,利益化患者,财前在这上升之路上染得一身污浊,唯有这一颗向往理想的心是干净的。

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里见则远离这个世界,满足于获得一个个患者的笑脸,做着纯粹的医生,耿直的性格令人苦恼,对患者的关心也远远超过了医生的职业,有时做出任性的事实上并不“正确”的决定。虽然许多人不喜欢剧里的里见认为他太古板,太圣父,缺乏社交才能,但这样的里见,却是财前最向往羡慕的状态吧。所以即使里见“坑”了他一遍又一遍,给他的成功之路提高难度,但他到生命终结一直将里见视为唯一的挚友,信任的倾诉对象,一直给这个不世故的里见当保护伞,在最后的癌症中心计划里也将被大学病院抛弃,在医患纠纷里面“坑”自己的里见安排了重要位置,在意识不清的弥留之际赶走其他人,最后一次向里见倾诉了自己的愧疚和理想。里见也同样是以深厚的情义回报了财前,虽然出于道义选择了患者的一方,但里见对财前的关心和理解,是在所有人之上的,他明白财前的种种手段,不能明说的秘密,思想与情感,野心与欲望,确诊了财前已扩散的癌症并在最后十指相扣地陪伴了财前。

两人的友谊情谊也是这部剧里面最感人之处,虽然走着不同的道路,有冲突,但同样的理想令两者保持着深厚的联系,相互理解与信任,所谓殊途同归吧。提一句不相干的,又让人想起万磁王和X教授啊,都是为了变种人,老万选了威慑与警惕,X教授则宣扬爱与平等,二者的道路不同,无法评论优劣,时有冲突,但情谊不变。财前和里见的道路其实也是无法说谁是对的谁是错的,虽然财前之路在道德层面上富有争议,但的确更富有效率和现实的可操作性,成功的话能救许多人,推动医学进步。里见细致入微的治疗每一位患者的身心,也是一位可敬的医者,但他不能救所有人,难听点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医生是职业,技术精湛,业务水平高是必须的,但又是人命的买卖,这极大牵扯到道德伦理层面,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样宝贵的。两位在医术上都极为优秀,但一个以医术和治疗方法为重,一个患者为本,使得走向了医疗的两个方向。非常关心患者的里见觉得佐佐木的病情不太对,但财前认为患者急需手术,完美实施了手术,然后匆忙出国开会,临时任命助手去当佐佐木主治医生,导致后来怠误了患者治疗,患者因癌转移死亡,财前落入诉讼的泥潭。虽然在良心上过不去,财前为了名誉和野心,而一再否认,的确这也很难判定是医疗失误。

最后财前查出肺癌晚期,癌症中心已经建一半了,但他这个院长却要死在癌症上了。曾嫉妒他但为他实行手术的东教授怅然若失,势利的岳父展现了把他当亲儿子的亲情,他为了钱而结婚的妻子的悲伤,当妈妈桑看不到真心的情人的表白,真正了解他怜惜他的里见,晚一步赶到的妈妈,财前真的是一个被大家所深爱的人物,幸运也不幸。最后财前留给里见的信,由于癌症影响而字迹时有歪斜,泪痕模糊了几处,但内容还是一贯的冷静务实,把自己的遗体捐赠给癌症研究,最有感情的莫过于“作为医师忽略自己的身体以至于死于癌症,我很惭愧”

不见流月有谢衣

【白色巨塔】川畔暮色浓 财前X里见

川畔暮色浓

章一

堂岛川的河水在夕阳余晖地照耀下波光粼粼,河水中倒映着一座由钢筋混泥土建造的白色的五层大楼,与河对岸的大阪市正厅隔水相望。这座宏伟的白色建筑是前年刚竣工的浪速大学附属医院新的医疗大楼。矗立在大楼前广场中央的旗杆上,印有浪速大学附属医院及浪速大学校徽的旗帜在即将落幕的余晖中迎风招展,就像是穿着白大褂在这栋大楼里加班,孜孜不倦地给病人们诊疗的医师们一样不愿停下。

站在横跨堂岛川的石桥上的中年男人拢了拢未扣扣子的灰色大衣,大衣的里面是一件熨烫妥帖的黑色西装,男人将缠在脖子上的围巾整整齐,确定自己衣着得体后,千成医院外聘的客座副教授里见修二静沐在最后一丝余晖中,他仰头望着这座在第...

川畔暮色浓

章一

堂岛川的河水在夕阳余晖地照耀下波光粼粼,河水中倒映着一座由钢筋混泥土建造的白色的五层大楼,与河对岸的大阪市正厅隔水相望。这座宏伟的白色建筑是前年刚竣工的浪速大学附属医院新的医疗大楼。矗立在大楼前广场中央的旗杆上,印有浪速大学附属医院及浪速大学校徽的旗帜在即将落幕的余晖中迎风招展,就像是穿着白大褂在这栋大楼里加班,孜孜不倦地给病人们诊疗的医师们一样不愿停下。

站在横跨堂岛川的石桥上的中年男人拢了拢未扣扣子的灰色大衣,大衣的里面是一件熨烫妥帖的黑色西装,男人将缠在脖子上的围巾整整齐,确定自己衣着得体后,千成医院外聘的客座副教授里见修二静沐在最后一丝余晖中,他仰头望着这座在第一外科教授财前五郎去世后半年里竣工的宏伟大楼,温润的男人脸上浮现庄严而肃穆的表情。里见缓缓地举起手,夕阳余晖从他的指缝间透过,里见的手掌将医疗大楼的一角遮挡住,而后紧握成拳。

现在已是深冬,道路两旁栽植的绿化树上零零落落残留着几片枯叶,稍稍有晚风扫过就会带下几片,树叶悄无声息地随风飘落,或落在人行通道上,或落在堂岛川的河水中。人的生命有时候脆弱的就如同这些落叶,但在里见修二眼中,每一个生命都是无价的,再脆弱的生命也有挽留的意义。

夕阳最后一丝余晖被漆黑的天幕掩盖,月升日落,夜空中星河浩瀚。里见修二收回了手。他的另一只手上拎着一个厚厚的文件袋,里面装着他这二十多年来所做的根据生物学反应检测癌症的诊断研究报告,这也是里见修二申评浪速大学教授的论文。自浪速大学医学院长鹈饲教授退休后,由新任的一位先锋派教授担任浪速大学医学院院长,浪速大学附属医院内的风气也一改之前的官僚做派,不论是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还是医务人员们都兢兢业业地致力于患者诊疗及科研研究上。延续了近几十年的大学医学院官僚政治被清扫殆尽,像是财前教授时代的佃讲师、安西医务长都已经离开了浪速大学附属医院,在现在的浪速大学附属医院里,里见修二还能认识的老人已经不多了,而病理学科的教授,在鹈饲院长之前担任医学院长,已经有七十高龄的大河内教授仍然坚守在浪速大学医院的病理学科。这一次,也是大河内教授让里见修二前来浪速大学附属医院的,他要与里见讨论一下里见即将提交给医学部的申评教授论文。四年前,因为财前在诊治一位名叫佐佐木庸平的患者时发生了误诊,里见为了帮助佐佐木太太打赢与财前五郎的官司,毅然地站在了诉讼人佐佐木太太这方而离开了浪速大学后,在大河内教授的帮助和支持下,里见才得以浪速大学副教授的身份调职前往研究设备不齐全的私立医院。里见的副教授职称仍旧挂职在浪速大学,但早该申评为教授的里见却处处被鹈饲院长打压,直到今年,在大河内教授的主张下,里见才得以在浪速大学医学部申请教授。

还在五年前,浪速大学医学院还延续着由临床十六科和基础十五科教授组成的评定组来评定校内副教授能否升任为教授,自鹈饲院长卸任后,浪速大学医学院改变了这种陈旧的做法,改由通过论文、医疗技能、道德评价和患者评价来评定教授。不仅在浪速大学开始了史无前例地除旧革新运动,大阪市内的其他大学医学院也逐渐开始采用新的考评机制评定教授。

财前生前的指导老师,曾经的浪速大学附属医院第一外科教授东贞藏在听闻了这件事后,曾与前来拜访的里见说道:“若是按照这种考评体系来评定教授,那么财前在第一局就出局了吧。”东贞藏的语气里没有幸灾乐祸,相反,曾经在财前五郎评选教授时与自己弟子斗智斗勇想要阻拦财前成为教授的东教授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惋惜与懊悔。东贞藏不仅是出于对英年早逝的弟子的惋惜,还带着对自己没有教导好财前的懊悔等复杂感情。当时里见修二握着烫手的烧瓷茶杯,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他认可东贞藏的说法。

章二

堂岛川两旁的高楼亮起了灯光,浪速大学附属医院的大楼每一间房间里也亮起了灯光。几年前,旧的浪速大学医学院大楼内除了大厅及住院部会亮起灯光外,只有零星的几间房间开着灯。里见在的研究室几乎每晚都会亮着灯光。

里见走过了石桥,来到了浪速大学医学院的医疗大楼前,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大堂内忙碌的景象:还有许多病人坐在大厅内的等候位上焦急地盯着电子屏上的号数,护士们在大厅内来来回回地穿梭,引领就诊的病人抵达相应的科室。这样的景象在几年前绝对不会出现在官僚等级森严的浪速大学附属医院。

里见记得,在财前被评定为教授后,作为第一外科担当的财前教授不再像他做副教授时那样勤奋地守在办公室里,他将普通的就诊病人交给手下的医师们,看样子是给予手下医师们许多的优待与权力,但是特诊病人财前从来不会假手于他人。如果财前能够像对待特诊病人一样给细心地诊治佐佐木庸平,或者做一次胸部的CT检查,财前五郎最终也不会因为这个小小的失误给佐佐木太太和他自己带来不可估量的悲剧。

权利、欲望、野心使财前五郎迅速膨胀,尤其在他升任为教授后,财前五郎更是膨胀至了极点:为了在东教授退任的最后一天为了不与东教授碰面,他极力地促成佐佐木庸平的贲门癌切除手术,却因为太过着急和自大而忽略了癌细胞的转移;在里见三番四次地劝说再给佐佐木庸平做一次CT扫描时,财前五郎为了准备出国而再一次忽略了救治病人的最好机会;就算是当他被佐佐木太太告上法庭后,财前仍旧认为自己的诊治没有错,甚至为了胜诉和岳父财前又一一起用金钱私下进行各种肮脏的交易。在二审的中途,里见曾经劝说过财前五郎放弃参与大阪地区的学术会员选举,他早已看出疲于应付官司和学术会员选举的财前身体快要支撑不住,然而财前却对规劝的里见冷嘲热讽。里见痛惜财前五郎在权利之中迷失自我,曾经那个与他在病理学研究室一起守着培养皿熬夜的黑川五郎在入赘到财前家离开病理学研究室后就彻底地改变了。

“里见,我要结婚了。”那是财前最后一次出现在病理学研究室。窗外冬雪将大地染成了一片雪白,与里见和财前身上穿的白大褂一样的颜色,那是神圣而高洁的颜色。

正埋首在研究报告中的里见没有反应,财前静静地看着低头忘我地研究报告的人,嘴角抿起一抹无奈的笑容。一触碰到这些病理学的报告,里见就心外无物了。财前想,等里见从研究室走出来后他再和里见说好了,正要抬脚离开研究室,里见忽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财前。

“啊,你要结婚了吗?”

原来他听见了啊。财前心里刚浮起的失落瞬间消散,他对着里见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财前好像看见里见眼里也划过了一抹失落。

“你就不恭喜我一下吗?”财前揶揄道,“好歹我们一起在研究室里呆了这么多年。”

“那个……恭喜你。”里见许久后才支支吾吾地说出了这句恭喜,虽然里见没表现出什么,可不擅长掩饰的人语气里的失意感重重地压在了财前的心里。

“我是入赘,以后改姓财前。”在别人面前,财前羞于说出自己是入赘到女方家的事情,在里见面前,财前坦诚得就像要把心掏出来给里见看一样。

“……”里见愕然,很快他又恢复了镇定,财前出生于贫瘠的农人家庭,父亲早亡,母亲一手将财前拉扯大,送财前去大阪的浪速大学学医。为了母亲,财前才会妥协吧。

里见刚才的表情被财前收入眼中,财前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对里见说:“没什么好在意的,入赘又不会改变我是医生这个事实。”

里见笑了起来,黑川五郎改叫财前五郎,还是他里见修二的同窗挚友。

然而,财前终究没有告诉里见他要离开研究室去第一外科东教授的手下做外科医生的事情。里见觉得这件事情是财前的私事,他也就没有去追问财前。

十年后,当财前五郎在第一外科风生水起的时候,里见修二也走出了病理学的研究室,成为了浪速大学医学院第一内科的副教授。

虽然他与财前五郎分属不同的科室,但财前五郎一直把里见修二当成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利益上的对手,而是医术上的对手。

章三

这是里见第一次在新的医疗大楼内拜访大河内教授。

三声敲门声后,紧闭的研究室大门内传来了一个喑哑而苍老的声音:“请进。”

得到大河内教授的允许,里见在门外说了一声“失礼”,而后打开了研究室的门。新的病理学研究室里按顺序摆放着十来个标本架,各种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标本被摆放在架子上,瘦削的大河内教授正站在第二个和第三个标本架中间,手里拿着一个装着一整个肺部的标本瓶,转头看着站在门边的里见。

“是里见君啊……”大河内教授见到里见十分高兴,他忘记手里还拿着珍贵的标本,七十岁的老人精神奕奕地向着里见那边走过去。

“抱歉,我来晚了,打扰教授做研究了。”里见向大河内恭敬地鞠了一躬,而后直起身子,目光停留在大河内手中的标本瓶上。

那个肺部标本里见见一次就能分辨出来是属于哪一个患者的。肺部被一日元、十日元硬币大小的白灰色斑点覆盖,斑斑驳驳,纵然是里见这样的癌症专家,见到已经完全被癌症腐蚀的肺部也不忍心再看,更何况,这是属于他的挚友财前五郎的肺。

大河内教授注意到里见的目光往别处转了过去,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肺部标本放在了标本架上,邀里见往研究室最前方走去,那里是大河内办公的地方。

“真是抱歉。”大河内教授给里见倒了一杯热茶,一边向里见道歉。

里见忙坐直了身体,向大河内躬身说道:“那是教授的研究,是我没有站在医生的立场上正确地处理自己的感情,给教授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十分愧疚。”

大河内对着里见摆了摆手,他拿起里见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袋,将刚才的话题带过:“好了,我们来谈谈你的论文吧。”

里见直起身,向着大河内郑重地点了点头,然而他的思绪却一直无法集中。

 

在财前病逝的一个月前,里见忽然接到了财前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财前的声音听上去极为虚弱,财前用近乎祈求的口吻对里见说:“麻烦你,现在你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了,帮我看一次诊吧。”

坐在出租车内正准备回家的里见立刻让司机掉头回千成医院。夜幕下的千成医院一片死寂,里见疾步走进大厅,一阵急促的咳喘声传来,里见连忙加快了速度,他看见财前缩着身体无力地歪靠在雪白的墙柱边。

“财前?”

“嗨!”财前对里见露出了久违的真挚笑容,这个笑容里见许多年都未见过了,然而这个笑容里却带着令人痛惜的虚弱。

“你没事吧!”里见紧张地走上前要去扶住财前。

财前瘦得只剩骨头的手伸向里见,他还有心思与里见开玩笑:“就是有事才来找你的吧。”

里见心中一惊,忙扶住财前往断层扫描室走去。

纵然财前没有什么力气,他的双脚仍旧想要用力踩在地上,作为医生里见应该叮嘱财前省下力气,然而里见知道财前要强,所以他并没有阻止财前,只是扶才财前腰部的手用了些力气,将财前稍稍地抬了起来。曾经的财前也是一个九十公斤重的男人,现在的财前消瘦得只要里见稍稍用力就能将他抬起。里见从财前的脸色上就能看出财前病情严重,好不容易将财前放在了CT扫描床上,里见连忙走出扫描室,开始给财前做扫描。电脑屏幕上逐渐呈现出了财前肺部的情况,癌细胞已经扩散至两个肺,这是肺癌第四期!里见震惊地抬起头,看着躺在扫描室内的财前,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财前是癌症专家,在来找里见时就已经估计出自己的病情。他知道里见在告知他病情时会犹豫,财前像是给里见打预防针一般,提前将自己估计的最坏打算告诉里见。里见紧紧地捏着手中的扫描片,最终将扫描结果告诉了财前,同时里见也告诉财前,他希望财前能转移到千成医院来,这里汇聚了许多先锋派的医生,可以共同救治财前,并且里见希望担任财前的主治医生。可财前却拒绝了。

“我是浪速大学的教授,怎么可以在浪速大学医院以外的地方接受治疗呢?”

财前无奈又虚弱地笑了笑说。

“现在还要管你的面子吗?”里见站起身来,双手压在财前面前的桌子上,他用近乎恳求地语气劝说财前,“我想救你,就算救不了,也想消除你内心的恐惧,到我们医院来治疗吧,我一定会救你。”

 “里见,那不是一个你能用理说服的世界,”财前拒绝了里见,“那里,也不适合你。我并不感到恐惧,只是……”财前眼中蕴满泪水,他看着同样眼中蕴满泪水的里见,不甘地说道,“只是感到遗憾……”

财前双手撑在桌面上,颤巍巍地站起了身,他伸出右手想要与里见握手,感谢里见的帮助,然而已经控制不了的右手再也伸不向里见,最后财前只得用还受脑神经控制的左手拍了下里见的胳膊,向里见做了道别。

里见追着财前离去的脚步走了几步,终究是停在了办公室门前。财前为他的生命这么快结束感到遗憾,里见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财前在浪速大学附属医院内渡过最后的人生而不甘。

当财前在弥留之际念叨着要让里见进入新建的癌症中心担任第一内科的主任的时候,里见才恍然明白财前真正的心意。

“你就不能恭喜一下我吗?”当初在给佐佐木庸平做完贲门癌手术后,财前对里见埋怨地说道。那时财前刚从厮杀激烈的教授争夺战中胜出,他最想得到的“恭喜”是从他面前这个从大学时代就认识的,是竞争对手也是挚友的里见口中说出的。

然而当时对财前没有认真治疗佐佐木庸平颇有怨言的里见却说:“我并不觉得当上教授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完,里见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财前望着里见决然的背影,心中空落落的,在教授争夺战进入到第二轮的时候,财前曾去里见的办公室想让里见对他说句鼓励的话语,可里见却认为财前是为了通过他来拉拢大河内教授以此获得基础组的选票而特意登门,里见耿直地拒绝了财前。直到财前弥留之际说起希望里见能够担任癌症中心的内科主任时,里见才明白当时财前是真心地想要他的鼓励。

 

“里见君,你在想什么?”看出了里见正在走神,大河内教授放下手中的论文,出声提醒里见回过神。

回过神的里见歉然地向大河内教授颔首致歉,大河内似乎一眼就看穿了里见的心思。在财前去世后,财前的遗体被送往大河内处接受医学解剖,当时里见也在场,里见安静地看着已经失去了温度的挚友躺在解剖台上,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我为自己作为癌症治疗第一线之人却未能及早地发现癌变而死于无法手术的癌症深感羞愧。”这是在财前枕头底下发现的遗书里写的内容。

看着逐渐被取出的内脏器官,里见终于支撑不住,转过了头去。

“医生不是神,救不了每一个人。”这是财前曾经对里见说过的。

大河内教授凝视着里见,也对里见说出了同样的话:“医生不是神,救不了每一个人,”但大河内教授的话还有后半句,“可是医生必须尽自己所能救治每一位患者。”

里见失神的目光重新聚起了焦点,他目光炯炯地直视着大河内教授,向大河内教授点了点头。

财前的梦想是通过登上最高的位置掌握住医学院内部的权力,能够不被各种势力掣肘,竭尽全力地发挥他的所长救治病人,但他殊不知在他怀揣着梦想为此奋斗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地沾染上了医学院内部的弊病,在争权夺利中失去了本心。他嫉妒里见,其实他也羡慕里见能够永远表里如一,所以他才会说感到遗憾,如果财前的生命能延长些,财前所期待的癌症中心体系也建成,那时他才不会遗憾吧。

尾声

堂岛川的河水夜以继日地流淌着,两旁只剩枯枝的行道树到来年春天就会重新长出嫩绿的叶子。浪速大学新建的医疗大楼矗立在堂岛川畔,拎着厚重的文件袋迎着清晨日光的里见修二从大门内走出,他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悬挂浪速大学医学院旗帜的旗杆下,仰头望着在冬日的朝阳下迎风招展的旗帜。

“财前,你的理想实现了。”里见嘴角浮起了微微笑意,他想,在天国的财前一定能够听见他说的。

 

后记:

2003年版的《白色巨塔》当真是一部神剧,被夸这么多年完全有道理!电视剧里侧重的是叩问作为拯救患者生命的医生的职责以及对生命的尊重。在小说中,作者的侧重点在于揭露当时(60年代)官僚制的医疗体制问题。

不管是剧还是小说看完之后都能给人带来极大的震撼!

咳咳,不过电视剧里财前和里见的“相爱相杀”太明显了啊喂,忍不住脑补了很多,但是又出于对原著及作者的敬爱,这篇同人我不敢写太露骨_(:з)∠)_其实我是个老司机【瞎说什么大实话!】

在原著里里见的戏份在下册才显得多起来,所以我想从里见的角度去分析财前这个人,也分析一下里见对财前的看(ai)法(qing)。但是,这部作品太深刻了,我觉得我并没有深入到十分之一呢……相当之苦手(ಥ_ಥ)

好吧,也就这样吧。

再吼一句:电视剧和小说都好好看啊!还有是日剧唐泽寿明和江口洋介那版和山崎丰子的小说啊!不是台版也不是韩版(韩版就是根据日本小说改编的),有没有小伙伴去跳坑啊!快来跟我一起蹲坑,我保证你看完之后会大呼这CP好好吃的!真心的!绝对不骗你们!虽然是BE!【又说实话了】但是真心的,虐到你哭的时候你又会觉得艾玛他们其实真心相爱啊,只有相互才是对方的唯一这样!

好吧,这其实是时泪圈吧……冷哭了……

 

 

一条好鱼

【白色巨塔丨里财里】二十字微小说

01. Adventure(冒险)
    大学时代的财前和里见曾经打过一个赌,谁病理学的考试分数低谁就去剪平头。

02. Angst(焦虑)
    他先是听见了财前的咳嗽声,然后才看到财前缩成一团坐在千叶病院的大厅里。

03. Crackfic(片段)
    “呐财前。”
    里见推门进来的时候财前正放着古典音乐模拟手术。
    “……没什么事,你继续就好。”里见默默退出办公室。

04. Crime(...

01. Adventure(冒险)
    大学时代的财前和里见曾经打过一个赌,谁病理学的考试分数低谁就去剪平头。

02. Angst(焦虑)
    他先是听见了财前的咳嗽声,然后才看到财前缩成一团坐在千叶病院的大厅里。

03. Crackfic(片段)
    “呐财前。”
    里见推门进来的时候财前正放着古典音乐模拟手术。
    “……没什么事,你继续就好。”里见默默退出办公室。

04. Crime(背德)
    里见把玫瑰花束放在财前的病床前。
    玫瑰是庆子托里见带来的。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 《白色巨塔》&《三角迷踪》
    财前在医院的走廊里看到一个身形相貌都很像里见的男人,于是他走上前去打招呼。
    “您是里见的哥哥是吗,我记得是……里见清一先生对吧。”财前向他伸出手,“财前五郎,请多关照。”
    “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对方哼笑一声,而后握住财前的手,“乡田亮二,请多关照。”

06. Death(死亡)
    里见早就听出财前的咳嗽声有些不对劲,却从没想到他竟然病得那么重。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怎么了里见?”财前突然被里见抓住胳膊。
    “呐,财前。”里见扳过财前的肩膀,“别去华沙了。”

08. Fantasy(幻想)
    “里见……你终于同意当癌症中心的内科部长了……”

09. Fetish(恋物癖)
    “对你来说,那几只小白鼠难道比还我重要吗?!”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应该是这样吧……从这里插进去?”
    “你生理课没好好学吗?”
    “生理课不教这个。”
    大河内教授黑着脸走过来:“给小白鼠注射个抗癌剂而已,你们还要玩多久?”

11. Fluff(轻松)
    财前问:“我还能活多久?”
    里见看了眼进度条,答道:“大概半集。”

12. Future Fic(未来)
    终于有一天,癌症对人类而言不再是恐怖的梦魇。
    只可惜,他们都没能看到。

13. Horror(惊悚)
    “我不当教授了里见!!!”
    “?!”

14. Humor(幽默)
    “我是说如果,”财前从课本堆里抬眼望向里见,“如果哪天我当上医院院长的话,你一定要来当内科部长啊。”
    里见只当那是玩笑话,笑道:“好啊。”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里见……你的计划得逞了……”
    “财前……财前!!”

16. Kinky(变态/怪癖)
    “你穿白大褂还挺好看的。”

17. Parody(仿效)
    后来里见也去买了一包七星,可惜只抽了一口就被呛出眼泪。
    此后他就再也没有抽过烟了。

18. Poetry(诗歌/韵文)
    他终于在法庭上说出自己的心声。
    那是他向他最初与最后的告白。

19. Romance(浪漫)
    “里见你看,那座白色的高塔就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
    “……?”

20. Sci-Fi(科幻)
    “还有半个小时小行星就要撞上地球了,”财前坐到里见旁边,“怎么样,你现在在想些什么?”
    里见放下手里的论文,望向天际:“最后的时间能跟你待在一起,不算太糟。”

21. Smut(qing色)
    财前拿手术刀的样子很性感。

22. Spiritual(心灵)
    他们两个其实很相似——固执又天真。

23. Suspense(悬念)
    “里见,说些什么来祝贺我吧。”财前趾高气昂地站在里见面前等待他的夸奖。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里见,发生什么了?怎么一夜之间多了这么多白头发……”
     “财前,别再抽烟了。”里见把财前嘴上叼着的烟抢走捻灭,又拉着财前走回医院,“还有酒也别喝了。走吧,去做CT——特别是胃部。”

25. Tragedy(悲剧)
    “我不会祝贺你的。当上教授并不是什么值得祝贺的事。”

26. Western(西部风格)
    财前梦到里见留着长发背着吉他坐在高脚椅上唱《My Way》。 
    然后他就被吓醒了。 
    * 梗:《燕尾蝶》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关口律师跑来千叶病院向里见表白的时候,里见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直到国平律师把关口拖走。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佐枝子小姐,其实我一直对你……”
    然后佐枝子就被吓醒了。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里见时常做梦,梦见自己不是医大病院的内科医生,而是青岛制造所的专务。
    财前也时常做梦,梦见自己不是医大病院的外科医生,而是青岛制造所的社长。
    * 梗:《罗斯福游戏》

30.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里见笑着对财前说:“恭喜你当上教授。”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您是……藤木贵子小姐……?”
    * 梗:《在爱的名义下》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鹈饲教授将第一外科的教授候选材料递给财前。
    对手是一个相貌英俊的酒窝男。
    “相良浩介?没听说过的名字啊。”
    * 梗:《最强名医》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丨欲) 
    妨碍他们的是雷打不动的四小时一次的实验取样。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意为“上丨床”)
    “等一下,这里不行。”
    “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不好吗?”
    “你确定你只是来说话的?”

35.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江口:我们一起去钓鱼吧!
    唐泽:我才不想晒得跟你一样黑。

Fin.

一条好鱼

【白色巨塔丨漫谈】塔顶的风景

    站在白色巨塔的顶端,究竟能看到怎样宏伟的风景呢?
    其实啊,站上塔顶之后什么都看不见才对吧。
    说来惭愧,这部剧断断续续补了小半年才补完。原作小说倒是补得很痛快,没两天就把上下两部囫囵吞枣读完了,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小说的情节太紧凑,电视剧又太虐,每一分钟都是刀,看个甚啊看,买抽纸都来不及。

    主要还是聊电视剧,尽量不剧透。

    随手漫谈。

其之一:“他发光啊!”...

    站在白色巨塔的顶端,究竟能看到怎样宏伟的风景呢?
    其实啊,站上塔顶之后什么都看不见才对吧。
    说来惭愧,这部剧断断续续补了小半年才补完。原作小说倒是补得很痛快,没两天就把上下两部囫囵吞枣读完了,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小说的情节太紧凑,电视剧又太虐,每一分钟都是刀,看个甚啊看,买抽纸都来不及。

    主要还是聊电视剧,尽量不剧透。

    随手漫谈。

其之一:“他发光啊!”

    如果说财前的光芒来自于他油光锃亮的背头,那么里见的光芒就一定来自于他背后闪闪发亮的光环和翅膀。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坚持原则与真相的人要被冷嘲热讽为圣父(或圣母),我只知道里见所作的一切都让我由衷感到敬佩。无怪乎财前对里见执念这么深:财前自始至终都仰望着里见,即便他从副教授成为教授、从穷小子变成“凤凰男”、从日本走向世界舞台。

    他拼了命地在里见面前耀武扬威,就好像——像一个期待夸奖的孩子。

    只可惜里见没有。

其之二:因为外科都是傲娇,所以才需要内科

    东教授和财前之间的恩怨情仇能把人气到吐血:明明是多说一句、多退一步就能解决的事情,却偏偏一直走到师徒反目你死我活的这一步。

    没办法,外科的傲娇实在是太多了。

    偏生内科的鸟教授是个心机boy,拉拢财前只为巩固自己的地位;同科室的里见又是个耿直boy,除了大实话什么都不会说。

    八年以来的师生情谊就好像从未存在过,而那些忍让与期待,除了嫉恨之外,究竟又换来了什么呢?

其之三:他和她的故事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这就是,庆子和五郎之间的爱情故事了。

    她离开时把自己带来的花束扔掉,为了给他爱的女人留下放玫瑰的位置。

    这是杏子和五郎。

    兜兜转转一圈回来,却发现还是无法离开彼此。

    里见和三知代。

    如果我一直注视着你的话,你能否回过头看我一眼呢?

    关口-->佐枝子-->里见

    只有你能听见。

    财前&里见。

其之四:只有你能听见

    有一个细节演得很好。

    里见本想把财前的手放下、帮财前掖好被子,但是在听到财前喊自己名字的时候,又立马把他的手握紧。

    财前把最后一封信留给了里见——那是只有他才听得到的一切。

其之五:谢谢,然后永别

    医者这一职业的诞生,本就是一种恩典。

    财前已经足够努力了,就这样吧。

    谢谢,然后,永别了。

END

永不消停的扑棱魂
佐佐木美人儿不能更懂你们俩!!...

佐佐木美人儿不能更懂你们俩!!!!

佐佐木美人儿不能更懂你们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