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重塑雕像的权利

4141浏览    112参与
FI白桦

Statu.

黄锦是黄锦,欧珈源是欧珈源。

不是欧波。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蓦然明白。


黄锦不喜欢和人闹矛盾。他身上总带着一点巴蜀地区特有的热烈,灵动;从个人角度来看,又有与之完全相反的迟钝和麻木。

但不管怎么来说,他坚持与人为善。

乐队跟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职业鼓手来说,乐队能带来的也远不是普通歌手能相比的。

他跟许多人组过乐队,成都的许多音乐人都是如此。

乐队,说白了,谁火了谁去。一个乐队的核心人物就那么几位,至于其他,怎么换都无所谓。只是观众眼里心里认定了那几位,便不许随便变动了,对于普通小乐队来说,今天我跟你组,明天他跟他组,再正常不过的事。

声音玩具便是典型代表。

欧珈源在...

黄锦是黄锦,欧珈源是欧珈源。

不是欧波。

在很久很久以后,他蓦然明白。


黄锦不喜欢和人闹矛盾。他身上总带着一点巴蜀地区特有的热烈,灵动;从个人角度来看,又有与之完全相反的迟钝和麻木。

但不管怎么来说,他坚持与人为善。

乐队跟个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对于职业鼓手来说,乐队能带来的也远不是普通歌手能相比的。

他跟许多人组过乐队,成都的许多音乐人都是如此。

乐队,说白了,谁火了谁去。一个乐队的核心人物就那么几位,至于其他,怎么换都无所谓。只是观众眼里心里认定了那几位,便不许随便变动了,对于普通小乐队来说,今天我跟你组,明天他跟他组,再正常不过的事。

声音玩具便是典型代表。

欧珈源在媒体面前也笑着打趣过,说声音玩具的成员几乎要把成都数得上号的乐队人过过一遍了。

欧波对黄景的印象很深刻。在感性与理性的苦海里面,他在油锅里忍着熬煎,而黄景,他从不需忍受这一份痛苦。

他是骄傲的,所以他羡慕,也痛恨,这一份自由。

欧珈源从没有自由。


他常常觉得自己被锁在一个房间里,里面什么都没有,全被他自己塞满,他自己跟自己搏斗。

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写出满意的旋律,一瞬间的灵感划过他脑海,他仿佛发了疯一般扑到录音设备前,却早忘了该怎么写。

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他发狂一般冲着身边人发泄,将吉他狠狠摔到地上。越是疯狂,他越觉得颤栗,有一双眼睛在远远地看着他的一切,那是他的理性,他的理性看着他的感性,他在中间被撕扯到分毫不剩。


欧珈源跟黄景是很多年的老朋友。

尽管在很多方面欧珈源都自大到狂妄,但在选鼓手这方面,他从没犹豫过。

黄景,“鼓痴”,他最信任的鼓手。

黄景有野心,他也有。他们发誓要在音乐上做出突破,一起走向更好的未来。

可惜,这份嫉妒毁了他们。

或者说,毁了欧波。


献血淋漓的伤口被扒开,外人探头进来一看,都被肮脏疯狂拒之门外。

声音玩具离不开欧珈源,因为声音玩具就是欧珈源。

他一个人的,乐队。

只要有欧珈源在,声音玩具就不会消失。

黄锦在无数次的出走中回头望,总能看见欧珈源远远地望着他,背后站着那个带给过自己最深烙印的乐队。

然而,乐队是人组成的,不是人加入的。

欧珈源一个人能组成声音玩具,其余的人,都只能加入它。


现在他站在舞台上,唱着那首歌。

爱是昂贵的,昂贵到无法承受,无法呼吸,昂贵到要为之付出一切,却还是一无所获。

在写这张专辑时,他已经和自己和解了太多。往事如云烟,离散总无常,他终于体会到一点红尘中的无奈。

欧波已经变成了欧珈源,声音玩具也不知换了多少批人,而黄景,在那一次次的拉扯后平静地站在他面前,跟他说出最后的告别。

黄锦已经不再是那个青涩的会因为欧波的打击痛苦难以自抑的年轻鼓手。他平静而成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但他依旧自由。

欧珈源依然像以前那样羡慕他,却再也没办法嫉妒。

他们都回不到过去,而未来还在继续。


欧珈源看着舞台下的观众,他们跟以前在酒馆里喝酒作乐的人也并没有什么两样,他的歌并非唱给他们。

声音玩具不是来接受人评判的。

他看着闪烁的灯光,后面是他的乐队成员。



“像鸟一样在天空深处,

恋爱和自由迁徙的飞翔,

栖息在最无边的土壤,

只有一件事最重要的明天你依旧,

在我身旁……”

——END.

FI白桦

Statue.

“黄师,再来一次。”

华东总是对他说。

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埋进密不透风的鼓点里,让汗水浸透衬衫,直到疲惫的大脑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


黄锦讨厌胡思乱想。

失控是他最讨厌的状态。而重塑就像墙一样把他围在中间,让他撞得头破血流也只能在原地坐下,永远在重复的节奏型里循环往复。

“我喜欢那样慢慢的,重复的排练节奏。”

媒体之前,他如是说。

这样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成功的快乐,品尝失败的苦涩,像个正常人一样每天对着生活展开笑脸。

这样他就能把那些噩梦抛之脑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生活着。


“黄师,”

华东按住了要又一次抬起的鼓棒。

“结束了,今天不练《8+2+8Ⅱ》。”...

“黄师,再来一次。”

华东总是对他说。

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埋进密不透风的鼓点里,让汗水浸透衬衫,直到疲惫的大脑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


黄锦讨厌胡思乱想。

失控是他最讨厌的状态。而重塑就像墙一样把他围在中间,让他撞得头破血流也只能在原地坐下,永远在重复的节奏型里循环往复。

“我喜欢那样慢慢的,重复的排练节奏。”

媒体之前,他如是说。

这样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成功的快乐,品尝失败的苦涩,像个正常人一样每天对着生活展开笑脸。

这样他就能把那些噩梦抛之脑后,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生活着。


“黄师,”

华东按住了要又一次抬起的鼓棒。

“结束了,今天不练《8+2+8Ⅱ》。”

黄锦愣了半晌,眼睛迟钝地眨了两眨才低下头去。

“哦。”

黄锦最近的精神不太好。

或者说,一直都不是太好,只是最近尤其不好。

好像很多陈年旧事都被翻出来,在脑海里无法控制的被一遍遍回味。那些并不美好的回忆占据了他的脑海,让他几乎无法正常的思考。


黄锦讨厌噩梦。

凌晨三点。他从第四个噩梦中醒来。

记不清梦里发生的事情,只有焦虑和痛苦随着心跳一下一下击打着他的心脏。

黄锦其实挺记仇的。刘敏曾经这么评价。

迟钝让他永远慢一步感知到自己的情绪,因此无论是快乐或悲伤还是愤怒都被无限拉长,拉长到别人都忘了这些事,只有他还死死拉着不放。

他记得李琨和欧波总会在排练时吵起来,吵到最后李琨摔门而出,欧波一边把吉他往地上摔一边骂着。而他要么缩在鼓后面不知所措,要么心疼地去捡起吉他,运气好了还能得到欧波的几句捎带。

后来李琨走了。他后知后觉地也想走,走了没多远又被叫回来,继续在排练室里,吵架,咒骂,最后又剩下他和欧波。

他和欧波不吵架,一般直接开打。黄锦打不过欧波,不是因为他打架不行,是因为他最后时刻总会松劲。

于是在其他所有人都吵到破口大骂扔吉他出走之后,他跟欧波在黑暗的空间里撕扯着,扭打着,头撞上了墙,手掐住了脖子,黄锦松了手。

他们在黑暗和血腥里抵死纠缠,没有温柔和浪漫,只有燃烧的愤怒和痛苦,还有冰冷的绝望。


“黄锦…只有你能理解我……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对吗,你一定要明白我在做出怎么样的音乐,只有你能理解我……”


欧波总会在最后这样对他说。

他下不去手。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想杀了他。



“叮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蓦然响起,他从噩梦中惊醒。



高欣跟黄锦玩过乐队。卓越有次好奇,问他黄锦是个怎样的人。

高欣说,再没见过像黄锦那样矛盾的人了。

随和,但又极度自我封闭。

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没品笑话逗笑,可以像个小孩子一样搞怪逗乐,可以精神饱满地排练一整天。

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内心深处是怎样的。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站在乐夏的录制现场,看着欧珈源带着他的乐队进来。

拘谨又拿腔作势,让他一下子想起来华东。

黄锦没忍住笑。他觉得自己变平和了,对欧珈源,对声音玩具。

那些热烈的,鲜明的爱和恨好像都在远去,消弭在河流的尽头。

而华东只是淡淡地告诉他:“黄师,准备上场了。”


——END.

一颗菠萝罢了

In the atmosphere for celebration, I dance with you until I die.

(我要累死了)

In the atmosphere for celebration, I dance with you until I die.

(我要累死了)

一颗菠萝罢了
约稿(禁一切使用)|qq人稿稿...

约稿(禁一切使用)|qq人稿稿 可爱飞了

约稿(禁一切使用)|qq人稿稿 可爱飞了

诚信票务

海南万宁草莓音乐节

时间:7月2-3号 

地点:海南万宁日月湾风景区

每天🈶️票 价格不贵需要私

海南万宁草莓音乐节

时间:7月2-3号 

地点:海南万宁日月湾风景区

每天🈶️票 价格不贵需要私

诚信票务

草莓音乐节 7.2-3 海南万宁

🈶️🎫 优惠 需要私

草莓音乐节 7.2-3 海南万宁

🈶️🎫 优惠 需要私

诚信票务
海南 万宁《草莓音乐节》 7月...

海南 万宁《草莓音乐节》

7月2-3号 都有票 需要私

海南 万宁《草莓音乐节》

7月2-3号 都有票 需要私

诚信票务
草莓音乐节 🈶🎫 ​7月2...

草莓音乐节 🈶🎫

​7月2/3日海南万宁

草莓音乐节 🈶🎫

​7月2/3日海南万宁

一颗菠萝罢了
我说是水仙就是水仙 我说是年下...

我说是水仙就是水仙

我说是年下就是年下

我说是水仙就是水仙

我说是年下就是年下

一颗菠萝罢了
约稿(禁一切使用)|是好吃的?...

约稿(禁一切使用)|是好吃的🥹🥹🥹🥹🥹🥹🥹🥹🥹🥹🥹🥹🥹🥹🥹🥹🥹

感谢@吃天鸽门 师创作🥹🥹🥹🥹

约稿(禁一切使用)|是好吃的🥹🥹🥹🥹🥹🥹🥹🥹🥹🥹🥹🥹🥹🥹🥹🥹🥹

感谢@吃天鸽门 师创作🥹🥹🥹🥹

毅条咸鱼

记录与个人感想

2022年5月20日  凌晨2:13  天气:热死人

记录:

近期把《乐夏》看了一遍,(一和二)突发感想,诉说一下。(仅是个人感想)

关于19年的节目我为什么现在才看,当时我热衷于说唱,无心去欣赏别的音乐。在听了崔健的歌后慢慢转入摇滚。

论我心中的hot5,第一肯定是裤子,毕竟是听了十几年的了,我爹以前很喜欢他们的歌,当时家里囤了好多磁带,后来网络普及了,那些磁带就随着装修扔了。

对裤子的情怀分直接拉满。在旋律和节奏上我很吃彭磊这一套!还有一点是颜值!我爱梦姐!为梦姐痴!为梦姐狂!为梦姐哐哐撞大墙!

咳咳,正常正常。

其次是痛仰。不算情怀分...

2022年5月20日  凌晨2:13  天气:热死人

记录:

近期把《乐夏》看了一遍,(一和二)突发感想,诉说一下。(仅是个人感想)

关于19年的节目我为什么现在才看,当时我热衷于说唱,无心去欣赏别的音乐。在听了崔健的歌后慢慢转入摇滚。

论我心中的hot5,第一肯定是裤子,毕竟是听了十几年的了,我爹以前很喜欢他们的歌,当时家里囤了好多磁带,后来网络普及了,那些磁带就随着装修扔了。

对裤子的情怀分直接拉满。在旋律和节奏上我很吃彭磊这一套!还有一点是颜值!我爱梦姐!为梦姐痴!为梦姐狂!为梦姐哐哐撞大墙!

咳咳,正常正常。

其次是痛仰。不算情怀分的话,痛仰会是我心中第一。我太喜欢高虎的风格,语调,节奏了!两大金曲永远都会爱!太强了,我完全没想到他们会上综艺。为了他们我已经买好唱片机了(可恶的疫情)。

第三是大波浪。第一反应是好燥,很爽,很带感。看见老李是感觉好骚,好有个人魅力。一瞬间爱上了合成器(我的大脑:去他妈的传统四大件吧!老子钟爱合成器!)他们的歌真的是新浪潮!(弟弟不要再走了好不好,两个人契合度太高了,少一个感觉就没了「大哭」)

第四是重塑。德式的严谨。高级的音乐。真的是在挑选听众。技术太强了,无懈可击。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靠,华东慢慢变可爱了,好难受)

第五是九连。我很喜欢生祥乐队,在地方语言上会比较注意。九连算是一开口我就爱上的了,再往后一唱所以歌都下载完的那种。他们有劲,有年轻人该有的激情,眼里是有火花的。他们的歌更像是故事,很完整,譬如《夜游神》。阿龙的嗓音很独特,还是稚嫩。乐队可塑性很高,抛开节目赛制第一季完全可以进前五

——————————————end——————————————

最后仍是感谢您看到这里

——毅条咸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