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重庆

35.4万浏览    26.4万参与
泪湿罗衣脂粉满

【叶钊】老夫老妻

大半夜码文是真的累,所以有什么不好地方,ooc的地方,都赖我,实在是太累了


不喜勿喷,小学生文笔


男男可结婚


第一次写,可能会很那个👉ooc


―――――――――――――――――――――――――

自叶问的前妻子张永成去世后,叶问没有让自己的孩子叶准和叶正缺失母爱,但,这个母爱,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因为叶问跟李钊在一起,而李钊没事做就只能照顾照顾好两个孩子,但因为两个孩子很调皮,有时候还比谁的咏春拳更厉害,让李钊着实有些疲惫


“叶准叶正起床了,该吃饭了”李钊摘下围裙,等了一会,叹了口气,走到了两个孩子的房间门口“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哦,不然――”两个孩子听到这立马从床上...

大半夜码文是真的累,所以有什么不好地方,ooc的地方,都赖我,实在是太累了


不喜勿喷,小学生文笔


男男可结婚


第一次写,可能会很那个👉ooc


―――――――――――――――――――――――――

自叶问的前妻子张永成去世后,叶问没有让自己的孩子叶准和叶正缺失母爱,但,这个母爱,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因为叶问跟李钊在一起,而李钊没事做就只能照顾照顾好两个孩子,但因为两个孩子很调皮,有时候还比谁的咏春拳更厉害,让李钊着实有些疲惫


“叶准叶正起床了,该吃饭了”李钊摘下围裙,等了一会,叹了口气,走到了两个孩子的房间门口“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哦,不然――”两个孩子听到这立马从床上窜了起来穿好衣服“知道了!阿爹”李钊笑了,看了看后面的房间,轻轻的打开门进去“叶师傅,问哥?起来了”李钊喊了喊没人回应“阿钊”李钊被吓到了,“问,问哥”李钊转过身“等等我,我去去就来,快去吃饭吧”叶问用温柔的语气说着“要穿好衣服,别着凉了”叶问帮李钊扣好了衣服上没扣到的扣子


“阿爹再见!”两个孩子跟李钊道别后就进了学校里而李钊也终于可以放松放松了,锤了锤自己的背准备回家时看见旁边有卖包子的,就买了了几个回去,那老板也很是对李钊尊敬,可能是因为跟叶问最近吧


李钊回到家后,一上午的疲劳都在这一刻释放,屋子里没有人只有李钊所以有一片祥和的感觉,‘扣扣扣――’突然传来了门铃声,李钊急忙去开门“叶嫂”是张天志“不用这么叫我,请问有什么事吗?”李钊勉强挤出一个笑“不知道可不可以今晚孩子们放学后让张峰那小子来这先待会过会就会来接他”李钊笑了笑“当然可以,没问题”“那我就先走了”李钊关上门,这一天天的果然不能消停会儿


李钊考虑到晚上张峰要来就准备出去买点菜,可这一刚出门就碰到了叶问“问哥”叶问看了看李钊“阿钊这是要去哪?”李钊觉得有点尴尬“出去买点菜,今晚张峰那孩子来我们这”“我陪你去”李钊有些愣住了“好,好”买菜的时候,叶问就跟在李钊后面什么话也不说就一个劲儿的帮李钊提东西“问哥,要不给我我帮你拿点,不然你太累了”李钊说着要上手“没事,不碍事,我来就好”李钊看了看叶问只能允许了


“对了,问哥,这是我买的包子,可能有些凉了,知道你们习武的人营养得跟上”李钊把包子拿给叶问“啊,谢谢”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聊些什么,空气中突然一片寂静,直到李钊发话“问哥,带我去武馆看看吧”叶问刚好吃完包子“好”


到了武馆后,叶问的徒弟们一看见叶问和李钊来了,立刻排列好队伍停下练习“叶师傅叶师母”李钊听见武馆的人这么一说老脸一下红了,叶问看见后笑了笑拉上了李钊的手,叶问的手因为常年练习武术所以有很多茧子,有点割人但却让人很有安全感“你们继续,让你们师母好好看看”叶问看着徒弟们笑了笑


徒弟们听叶问这么一说果然更用功的练习,可李钊根本没看进去,李钊一直在回想着叶问还有徒弟们说的那句“师母”,“喝点水吧,阿钊”李钊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接过叶问给的水“我知道你一时间适应不了大家叫你师母,阿钊你也别太在意啊”


李钊看了看时间“我该去接孩子们了,等会记得早点回家吃饭”李钊说完就走了,徒弟们的视线就跟着李钊走,叶问笑了“好了,你们师母走了,继续练啊”一个徒弟发话“师傅,师母什么时候再来啊”叶问点了根烟“下次,下次”


“阿爹!”两个人孩子一放学就跑到李钊怀里抱着李钊“张峰呢?”李钊看了看人群里就是没看见张峰“他在那!”叶准指了指那个孤独的背影“你们在这不要走,阿爹等会就来”李钊走过去“张峰,你怎么了,这么不高兴”李钊蹲下看着张峰一脸的忧愁“我在学校里被人骂了,钊叔”李钊一看这孩子说着就要哭声音还越来越小急忙安慰着“没事的,只要你不理他们时间一久他们就不会再说你了,好了好了跟钊叔先走吧”李钊带着三个孩子回了家


“你们先玩儿会啊,等会就可以吃饭了”李钊系上围裙煮饭,在煮饭的时候门被人打开了,李钊一看原来是叶问“问哥你回来啦”李钊依旧忙着手里的活“我来帮你”两个人合作一会饭就好了,吃完饭后李钊给三个孩子一个人一颗糖就让他们玩儿去了,李钊伸了伸腰准备洗完“阿钊,我来”叶问一下子就抢着李钊去洗碗,李钊也是措不及防陪着孩子们去玩了


‘扣扣扣――’李钊看向门,叶问去开的门“叶师傅”张天志往屋里看了看“张峰,我们该走了”张天志说完在张峰收拾书包时跟叶问聊了两句有说有笑,这一幕却被李钊看见了,张天志两人走了后,李钊假装去给植物浇水修剪修剪植物“阿钊,阿钊?”叶问喊了几声李钊都没回,只能走到阳台上去


“阿钊,你怎么了?”李钊没回叶问的话,叶问想了想‘难道阿钊是吃了我的醋吗?’将信将疑叶问问了“阿钊,你是不是吃醋了?”李钊听到这句话看向叶问“谁吃醋了,我才没吃醋”叶问见李钊死不承认一把抱起李钊到沙发上“到底吃没吃醋?”李钊脸一红治好屈服“我就是吃醋了那又怎么样”叶问看着李钊这种像撒娇的表情就忍不住亲了上去,李钊一愣也迎合上去


“你们都吃好了,也该我吃了,阿钊”


           


           💐今天又是不平凡的一天呢💐

九九归龄龙

猫性

🈲各位亲友,我又来考驾照了【滴滴滴滴预警】


他总是像只猫一样,软软的,小小的,发旋儿乖巧地盘在头顶,顺时针旋出一个乌黑的漩涡。


王九龙总是在想,或许自家老大就是猫变的。


慵懒成性,任他摆弄,舒服了就哼哼,弄疼了就又抓又咬,爽了也一样。


高配的破铜锣嗓挤压出细碎呻吟,像是拉得过猛的风车,又急又喘。


“大楠……嗯哼……大楠别来了呜呜呜……”


“你叫一声,你叫一声我就放过你。”


他玩儿心大起,逗弄着呜咽的小师兄,他的小老大,想听他叫一声,像只小猫咪,乖顺地匍匐在他身下。


想听他告饶,求自己放过他,求自己从他绵软又湿润的身体里退出来。...

🈲各位亲友,我又来考驾照了【滴滴滴滴预警】


他总是像只猫一样,软软的,小小的,发旋儿乖巧地盘在头顶,顺时针旋出一个乌黑的漩涡。



王九龙总是在想,或许自家老大就是猫变的。



慵懒成性,任他摆弄,舒服了就哼哼,弄疼了就又抓又咬,爽了也一样。


高配的破铜锣嗓挤压出细碎呻吟,像是拉得过猛的风车,又急又喘。



“大楠……嗯哼……大楠别来了呜呜呜……”


“你叫一声,你叫一声我就放过你。”


他玩儿心大起,逗弄着呜咽的小师兄,他的小老大,想听他叫一声,像只小猫咪,乖顺地匍匐在他身下。



想听他告饶,求自己放过他,求自己从他绵软又湿润的身体里退出来。



或许自己并不会,他想起白天去超市,张九龄没穿内裤,厚实的睡裤是绒毛材质,暖和的布料掩埋着不停吐水儿的小屁股,将睡裤的绒毛凝湿成一股一股的。



“大楠……呜呜呜……”



那半识的绒毛立成小尖尖儿,挠挲着小眼儿周边敏感的褶皱。



老大结账的时候,都快给自助机跪下了。


想到这儿,他又大了。




感受到他的变化,身下的小猫儿似是猫性犯了,呜呜叫着往前爬,拼死拼活地躲开那根儿绝命的凶器。


“我不来了……呜呜呜我再也不来了……”


软滑的甬道湿漉漉地冒着水儿,发了洪的地方包不住气势汹汹的滚烫,滑出来的一截儿爆起一小段青筋,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王九龙有时会突发奇想,好奇张九龄到底是什么小妖精,能将他吃得死死的,让自己从生理到心理,从内到外,没有一处不是渴望着他。




不过此时他更好奇,这只小妖精,到底能吃多少。




“别啊老大。”他将小师哥拽回自己身下,暴露在空气里的终于隐匿在两人的阴影下。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呢。”



“嗯啊……不……嗯————”


他看着两眼骤然失焦的人,微张的肉唇,饱满多汁如一块儿肥美的牡蛎,吃进嘴里是鲜甜的。溅在肚皮上的粘稠微腥,腥苦的麝香味儿一在温暖的暖气房里弥漫开。



散不去的浓稠熏的人晕头转向,他的师哥被他干到失语,只会不停地摇头,嘴巴无意义地一张一合,像一条缺水的鱼。



原来猫被欺负狠了,就会变成鱼啊。王九龙轻轻一笑,耸动的节奏却越来越快。



不急不急,他重新扶好师哥的腰身。



夜还长着呢。


泪湿罗衣脂粉满

【东华司命】成亲之事,不是儿戏‘ 3 ’

开了个新坑,不知道能填不填的完,我尽量啊,因为我比较懒……


大家还是要注意啊,带好你的口罩,不要感染病毒,不然怎么看我的文呢?●︿●


大概是一个狗血的剧情,东华帝君有点那啥(大家都知道啊)


很ooc,有私设女生代替凤九,很绿茶的那种:-O


这个文……又有我!东华司命在哪,我就在哪,我还是个男的,因为我是个女的,这辈子不能成男的就在虚拟世界里做吧(~O~)

―――――――――――――――――――――――――

“帝君娘娘您回来了”一位年迈的老嬷嬷身后跟着几位宫女,不知为何他们很高兴,像是有什么他们很喜欢的东西一样“嗯,起来吧”司命没有多管直接进了屋子里换掉了喜服穿上了蓝...

开了个新坑,不知道能填不填的完,我尽量啊,因为我比较懒……


大家还是要注意啊,带好你的口罩,不要感染病毒,不然怎么看我的文呢?●︿●


大概是一个狗血的剧情,东华帝君有点那啥(大家都知道啊)


很ooc,有私设女生代替凤九,很绿茶的那种:-O


这个文……又有我!东华司命在哪,我就在哪,我还是个男的,因为我是个女的,这辈子不能成男的就在虚拟世界里做吧(~O~)

―――――――――――――――――――――――――

“帝君娘娘您回来了”一位年迈的老嬷嬷身后跟着几位宫女,不知为何他们很高兴,像是有什么他们很喜欢的东西一样“嗯,起来吧”司命没有多管直接进了屋子里换掉了喜服穿上了蓝白色的景色便服


司命走到东华帝君屋前就听见了里边传来了嬉笑的声音,司命直接推门而入,眼前的一幕让司命很是惊讶,两人卿卿我我腻歪在一起,让人觉得他们两人才是最般配的,而东华帝君与阑梦见司命进来后一愣“你来做什么?”东华帝君看都不看的问司命“我现在是东华你的妻子了,为何不能来这看看?”司命看着蝴蝶姬阑梦就觉得这个女子必定会让自己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我想休就可以把司命你休了,我看,司命你还是好好儿的做好这个帝君娘娘的位子吧――”东华帝君喝了一口酒,毫不在意司命心里是怎么样的,司命很难过,可又能怎么办“东华,没事的,帝君娘娘来了就来了吧,也没什么”蝴蝶姬讨好的对东华帝君说,反倒蝴蝶姬的这一举动让司命很厌恶,立刻就要走“怎么,刚准许你可以待在这,又想走了?”东华帝君抬眸,司命回头看了看两人心中又苦涩了起来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司命看着门外热闹的人群,比自己成婚时还要高兴,说还要高兴其实那天司命成亲真正为司命高兴的也不过白真夫夫了,“看来大家……好像都喜欢蝴蝶姬啊”司命笑着又哭着“我原来什么都不是啊”


等到了拜堂时,司命跟白冥一起站在两旁,司命看见了,他看见东华帝君笑了,笑得很开心,这才是真正拜堂的样子,喜庆热闹高兴都说的是东华帝君和阑梦吧“东华帝君也真的是,才娶了小星君你还没过几日竟然就去了这蝴蝶姬”白冥知道司命很伤心,但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就只能说说闲话了“没事,东华帝君想娶多少个,我都没意见”司命不在看东华帝君而是低着头‘这就证明了,东华帝君说的是真的,司命只要做好自己的正宫娘娘位置,其他的就不要多管’


到了傍晚,司命一个人在屋里喝闷酒,脑子里全是‘为什么大家能么高兴’,‘为什么每一个人在乎我’,‘为什么东华帝君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嫁给东华帝君’…就这样司命一个晚上喝了一晚上的酒哭了一个晚上想了一个晚上,谁能知道司命的苦呢?



叶大娘

去年六月份第一次接触板子到现在的进步啦

还有一些图就没有发啦

现在回看看以前的画真的可圈可点(虽然现在也很多问题)

嘛,相信会越来越好的😄


去年六月份第一次接触板子到现在的进步啦

还有一些图就没有发啦

现在回看看以前的画真的可圈可点(虽然现在也很多问题)

嘛,相信会越来越好的😄


风车车

找不到粮就自己录视频!

找不到粮就自己录视频!

XC-星尘
我好菜呀(´-ω-...

我好菜呀(´-ω-`)

我好菜呀(´-ω-`)

玖。
今天还是出来跑了一圈… 再给家...

今天还是出来跑了一圈…

再给家呆着,我感觉我都快发毛了😕

今天还是出来跑了一圈…

再给家呆着,我感觉我都快发毛了😕

橘子味@
刚刚清理相册的时候发现一张去年...

刚刚清理相册的时候发现一张去年4月去重庆玩拍的一张照片,当时去的头天晚上重庆朋友说,这几天都在下雨,叫我别去,去了也没什么好玩的,当时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就买了票,就想去重庆玩一下,结果刚到重庆天就放晴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你在的城市,所以我觉得特别幸运,晚安。

刚刚清理相册的时候发现一张去年4月去重庆玩拍的一张照片,当时去的头天晚上重庆朋友说,这几天都在下雨,叫我别去,去了也没什么好玩的,当时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就买了票,就想去重庆玩一下,结果刚到重庆天就放晴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你在的城市,所以我觉得特别幸运,晚安。

🇷🇺安阳🇨🇳(我知道和河南一个地方撞名字了我很抱歉)

谈谈抑郁症(为他默哀)

刚刚看了知乎的一个问题,心塞的要命。

[图片]

退出来没多久,正写作业呢,一个很久都没有联系的、曾经关系很好的、到四年级就转学了的小学同学给我发了一条QQ。

“XXX(我的名字),我一个曾经在XX小学(她转去的学校)的同学自杀了。”

我愣了。

她很快就撤回了消息。


[图片]

上面是我发的空间。

原来的大号被封了,好友全没了,小号没加几个人。

说起来这并没有我什么关系,但我心里难受。

同学和我谈起过他。

他是个很开朗的男生,爱笑,偏偏喜欢捉弄女同学。

但他有精神疾病。

以前我同学和我提过,那男生两三年前在空间里发过说说,意思是没人看到他就删了,也没必要见他了。...

刚刚看了知乎的一个问题,心塞的要命。

退出来没多久,正写作业呢,一个很久都没有联系的、曾经关系很好的、到四年级就转学了的小学同学给我发了一条QQ。

“XXX(我的名字),我一个曾经在XX小学(她转去的学校)的同学自杀了。”

我愣了。

她很快就撤回了消息。



上面是我发的空间。

原来的大号被封了,好友全没了,小号没加几个人。

说起来这并没有我什么关系,但我心里难受。

同学和我谈起过他。

他是个很开朗的男生,爱笑,偏偏喜欢捉弄女同学。

但他有精神疾病。

以前我同学和我提过,那男生两三年前在空间里发过说说,意思是没人看到他就删了,也没必要见他了。

同学、家长、老师都没有重视。


我猜测大概是抑郁症。

因为那男生很“”。



“抑郁症患者眼中的世界是灰暗的。”

抑郁症患者的脑子中会不断重演那些悲剧的画面。

“抑郁症患者常常会被折磨的精疲力尽(失眠,厌食),因此很‘懒’……”



以上是我从《深读》中得到的知识。

深陷在抑郁症中,谁能自救呢。

可你最亲、最爱的人,非但不是救命稻草,反而是压垮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重视抑郁症。

关爱抑郁症。

理解抑郁症。



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以上,全部是我从知乎答案及今天晚上的事中得出的感悟。



一个生命的流逝,竟然这么快。



希望所有健康人,抑郁症的患者、家属、朋友,都能开开心心地走完一生。

(睡不着了)



十行

昨天这个时候涂的小瓶子啦!拿到LOFTER来报到哈哈😄

昨天这个时候涂的小瓶子啦!拿到LOFTER来报到哈哈😄

酞青蓝
给asphyxia的稿~是躺树...

给asphyxia的稿~是躺树上逗蛇的毒姐

给asphyxia的稿~是躺树上逗蛇的毒姐

小雏菊

2020.0218

你要趁早把生活过成喜欢的样子。

——毕淑敏 《让美好现在发生》 ​​​
[图片]

你要趁早把生活过成喜欢的样子。

——毕淑敏 《让美好现在发生》 ​​​

耗子

第十四章 老婆孩子热炕头(完结)

“天权国主,我和子煜也不打扰了,先行告退了。王上看上去业务繁忙,还请另派人们领略这的文化习俗吧。琉璃国快迎来农忙,我们可能不日便启程回国,到时候如若王上有空来送送,不枉相识一场。”承煜现在见了慕容黎觉得早日将子煜带就因为农忙回琉璃才是王道。礼数不礼数的不重要。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子煜被承煜这一系列操作惊呆了,但是,承煜肯定有他的理由,到时候他肯定会解释的。淡定,都是小场面,苦笑。


可以负责的说,除了执明都被这一手流逼的操作惊到了。琉璃国使臣有点东西啊!刚来就要回去收粮食了。


“到时候本王一定去送二位”执明回道。


两人就这样离开了,执明当然知道承煜是为什么?...


“天权国主,我和子煜也不打扰了,先行告退了。王上看上去业务繁忙,还请另派人们领略这的文化习俗吧。琉璃国快迎来农忙,我们可能不日便启程回国,到时候如若王上有空来送送,不枉相识一场。”承煜现在见了慕容黎觉得早日将子煜带就因为农忙回琉璃才是王道。礼数不礼数的不重要。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子煜被承煜这一系列操作惊呆了,但是,承煜肯定有他的理由,到时候他肯定会解释的。淡定,都是小场面,苦笑。



可以负责的说,除了执明都被这一手流逼的操作惊到了。琉璃国使臣有点东西啊!刚来就要回去收粮食了。



“到时候本王一定去送二位”执明回道。


两人就这样离开了,执明当然知道承煜是为什么?所以他没有阻止。开始面色如常地继续与慕容黎谈事。



一切都奇奇怪怪的。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样子,慕容黎回还是回去继续搞事,执明突然开始正经地学习,承煜子煜回了琉璃,走的那天执明来送他们



“小子煜,为什么不肯把小蝴蝶给我呢?”执明大大方方地问了出来,语气还有点委屈。



“那可是给心上人的,可不能随便给一个无赖”子煜本来想说关你屁事,但是想着这几天执明对他还不错,虽然一直向他讨小蝴蝶,但是都被他委婉(果断)拒绝了。



那可是他想留给承煜的。这一次来中垣的路上没有承煜的陪伴他总觉少了点什么。直到承煜出现,原来那个人已经陪伴了他那么久,他决定回了琉璃就表白,成亲,然后,老婆孩子热炕头。

哈哈哈,想想就很美好。



“承煜公子,我可否与你单独谈谈。”在小胖的惊讶注视下,执明非常有礼貌地与承煜交谈了一会。交谈完后,两人间的气氛也没那么针锋相对了。


执明这一生,治理国家,征战沙场,一切都有模有样,太傅还在,威将军也没掀起多大的浪,他与慕容黎如同上一世但却没有那么多隔阂。中垣还是统一了。



子煜回到琉璃,按照计划成功执行,当子煜把小蝴蝶给到承煜手中时,承煜再也忍不住了,上一世的崩溃和失而复得的喜悦,一切都刚好。

林笑『一挑十五不在话下』

“敢打起来我就把你们两个的头扭下来。”尹崖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两人这个样子,必定是聊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林笑把刀收起来,“太子哥哥,明明是他不知好歹先的。”“我不知好歹?是你不尊老好吧。”“你为老不尊!”“哪里不尊了?”。。。。

        终于到了转弯路口,两人的唇枪舌战也终于结束。“拜,明天见。”尹崖溪揉揉林笑的头,顺便抚慰一下自己一路上被轰的脑瓜疼的小脑仁。“太子哥哥拜拜~”林笑说这句话眼神撇的却是尹崖溪身旁的梁皈依,因为对方一脸[瞧,嘴巴再牛皮也斗不过事实]的表情,真是不爽。

_____时间分...

“敢打起来我就把你们两个的头扭下来。”尹崖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两人这个样子,必定是聊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林笑把刀收起来,“太子哥哥,明明是他不知好歹先的。”“我不知好歹?是你不尊老好吧。”“你为老不尊!”“哪里不尊了?”。。。。

        终于到了转弯路口,两人的唇枪舌战也终于结束。“拜,明天见。”尹崖溪揉揉林笑的头,顺便抚慰一下自己一路上被轰的脑瓜疼的小脑仁。“太子哥哥拜拜~”林笑说这句话眼神撇的却是尹崖溪身旁的梁皈依,因为对方一脸[瞧,嘴巴再牛皮也斗不过事实]的表情,真是不爽。

_____时间分割线_______[明早]

         “队长,我们看视频监控,基本上确定了这几个嫌疑人。”梁皈依看着屏幕上投放的几个嫌疑人的大头像,眉头微微皱了皱。“那就对这几个人进行调查,看案发时间段哪位可怜的仁兄‘经过’过那个地方。”“好的嘞。”

         梁皈依看了看表,中午十二点了,可以出警局晃荡晃荡。反正像他这种刑警一向穿不穿警服什么的不重要。“阿爹阿爹阿爹!”梁皈依扭头一看,哟,墨绮,憨憨玩意儿,“大律师大中午来找我,最近盐吃多了这么闲吗?”“我住盐堆堆里了行吧,瞧这嘴欠儿的。”墨绮跑上前,扬了扬手上的纸。

       “我打听到你在处理一个刑事案件,跟我最近处理的一个纠纷有关系,透露透露一点什么内部消息怎么样?”“哎哟你看我这脑子,什么都不记得了。”梁皈依摊了摊手,“。。。你肯定知道些什么的喂。”“这不是不记得了么。”“。。。。我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工作不容易啊就靠这赚些小钱什么的就帮帮我吧。。”“不帮。”美好的一个中午就在拉锯战中度过了。

__地点转换_[203老总家阳台]

      老总正在打电话,斜坐在那张豪华沙发上,林笑扔出一块石头打在玻璃门板上,老总听到动静,起身走向阳台张望。

       殊不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门,他的生命时间轴逐渐靠近断壁。梁皈依手一扣,装了消音器的手枪蹦出一个子弹壳,老总的额头只剩下一个血洞和他来不及惊愕的申请,从此,生命定格。

        “死亡姿势,十分~”林笑坐在栏杆上晃悠着双腿,一只托着本子,另一只手握着笔奋笔疾书“呐,大致地形给你们画好了,客户要的资料在三楼书房的密室里,至于那些什么机关啊红外线啊密码啊找道长去老子才没心情给你们破解,看着就头疼”把本子随手一扔,不偏不倚砸在梁皈依的脸上,梁皈依满脸黑线的接住从脸上滑落的本子,抬眼便望见了林笑眼底的狡黠,梁皈依只觉额角的青筋在怦怦直跳,挽起袖子刚想把坐着的那人给扯下来就被尹崖溪拉住了衣领“走,去找道长”

       梁皈依无奈只好跟着尹崖溪往在角落里捣鼓电脑的墨绮走去,

 林笑看见梁皈依吃瘪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腰,一双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他托腮看向围在角落里的四人,好心情的哼起了小曲儿,心想着,今天的下午茶就给那崽种少添加一次泻药吧

“道长你行不行?”“娘亲我不太行。”“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楚景玉突然说了一句“赶紧弄,要不然把你头扭下来。”尹崖溪靠在墙壁上,笑着对墨绮说到,“你没有钱我很难帮你办事”“……我把你头扭下来”虽然嘴上拌着嘴,但是墨绮的手还是不断的敲着键盘,突然手下一停顿,说:“好了,这个机关好垃圾”“毕竟是世界第一的黑客大佬啊,这种机关自然太简单了”尹崖溪阴阳怪气对着道长翻了翻白眼,对梁皈依使了个眼神,说“快去,老子饿了”

__地点转换__[密室]

         梁皈依站着密室门前,输入密码,滴滴的几声,门开了,梁皈依懒得理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上前拿资料,他翻了一下,打开文件,确认了,向楼下走去。走到门口,上了辆车,说:“道长全部弄好了,没点刺激感”墨绮:”???噢那你好牛逼。”“那可不。”

         “下次出任务最好就不要选这种凌晨的,困死我了。”楚景玉上了车,就挨在了墨绮肩上“借我挨挨,不然扭你的头。”“呵”墨绮表示我才不怕你呢并且很给力的躲开了,楚景玉的脑袋只能很壮烈的磕在了车上,“。。。。你是不是谋杀亲夫??!!!”“要点脸吧求您嘞,我说了我喜欢的是人家大石狮子。”

“你俩再吵就把你俩的头都拧下来,你俩合葬去吧。”坐在副驾驶的尹崖溪好不容易睡进去,就被后边那俩玩意儿吵醒了,“嘤嘤嘤太子哥哥他欺负人家,太子救我。”楚景玉表示自己就是要走绿茶的道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tbc。


hhhh咕了这么久终于更了的我

人员啥的我也就不多介绍了“敢打起来我就把你们两个的头扭下来。”尹崖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两人这个样子,必定是聊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林笑把刀收起来,“太子哥哥,明明是他不知好歹先的。”“我不知好歹?是你不尊老好吧。”“你为老不尊!”“哪里不尊了?”。。。。

        终于到了转弯路口,两人的唇枪舌战也终于结束。“拜,明天见。”尹崖溪揉揉林笑的头,顺便抚慰一下自己一路上被轰的脑瓜疼的小脑仁。“太子哥哥拜拜~”林笑说这句话眼神撇的却是尹崖溪身旁的梁皈依,因为对方一脸[瞧,嘴巴再牛皮也斗不过事实]的表情,真是不爽。

_____时间分割线_______[明早]

         “队长,我们看视频监控,基本上确定了这几个嫌疑人。”梁皈依看着屏幕上投放的几个嫌疑人的大头像,眉头微微皱了皱。“那就对这几个人进行调查,看案发时间段哪位可怜的仁兄‘经过’过那个地方。”“好的嘞。”

         梁皈依看了看表,中午十二点了,可以出警局晃荡晃荡。反正像他这种刑警一向穿不穿警服什么的不重要。“阿爹阿爹阿爹!”梁皈依扭头一看,哟,墨绮,憨憨玩意儿,“大律师大中午来找我,最近盐吃多了这么闲吗?”“我住盐堆堆里了行吧,瞧这嘴欠儿的。”墨绮跑上前,扬了扬手上的纸。

       “我打听到你在处理一个刑事案件,跟我最近处理的一个纠纷有关系,透露透露一点什么内部消息怎么样?”“哎哟你看我这脑子,什么都不记得了。”梁皈依摊了摊手,“。。。你肯定知道些什么的喂。”“这不是不记得了么。”“。。。。我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工作不容易啊就靠这赚些小钱什么的就帮帮我吧。。”“不帮。”美好的一个中午就在拉锯战中度过了。

__地点转换_[203老总家阳台]

      老总正在打电话,斜坐在那张豪华沙发上,林笑扔出一块石头打在玻璃门板上,老总听到动静,起身走向阳台张望。

       殊不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门,他的生命时间轴逐渐靠近断壁。梁皈依手一扣,装了消音器的手枪蹦出一个子弹壳,老总的额头只剩下一个血洞和他来不及惊愕的申请,从此,生命定格。

        “死亡姿势,十分~”林笑坐在栏杆上晃悠着双腿,一只托着本子,另一只手握着笔奋笔疾书“呐,大致地形给你们画好了,客户要的资料在三楼书房的密室里,至于那些什么机关啊红外线啊密码啊找道长去老子才没心情给你们破解,看着就头疼”把本子随手一扔,不偏不倚砸在梁皈依的脸上,梁皈依满脸黑线的接住从脸上滑落的本子,抬眼便望见了林笑眼底的狡黠,梁皈依只觉额角的青筋在怦怦直跳,挽起袖子刚想把坐着的那人给扯下来就被尹崖溪拉住了衣领“走,去找道长”

       梁皈依无奈只好跟着尹崖溪往在角落里捣鼓电脑的墨绮走去,

 林笑看见梁皈依吃瘪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腰,一双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他托腮看向围在角落里的四人,好心情的哼起了小曲儿,心想着,今天的下午茶就给那崽种少添加一次泻药吧

“道长你行不行?”“娘亲我不太行。”“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楚景玉突然说了一句“赶紧弄,要不然把你头扭下来。”尹崖溪靠在墙壁上,笑着对墨绮说到,“你没有钱我很难帮你办事”“……我把你头扭下来”虽然嘴上拌着嘴,但是墨绮的手还是不断的敲着键盘,突然手下一停顿,说:“好了,这个机关好垃圾”“毕竟是世界第一的黑客大佬啊,这种机关自然太简单了”尹崖溪阴阳怪气对着道长翻了翻白眼,对梁皈依使了个眼神,说“快去,老子饿了”

__地点转换__[密室]

         梁皈依站着密室门前,输入密码,滴滴的几声,门开了,梁皈依懒得理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上前拿资料,他翻了一下,打开文件,确认了,向楼下走去。走到门口,上了辆车,说:“道长全部弄好了,没点刺激感”墨绮:”???噢那你好牛逼。”“那可不。”

         “下次出任务最好就不要选这种凌晨的,困死我了。”楚景玉上了车,就挨在了墨绮肩上“借我挨挨,不然扭你的头。”“呵”墨绮表示我才不怕你呢并且很给力的躲开了,楚景玉的脑袋只能很壮烈的磕在了车上,“。。。。你是不是谋杀亲夫??!!!”“要点脸吧求您嘞,我说了我喜欢的是人家大石狮子。”

“你俩再吵就把你俩的头都拧下来,你俩合葬去吧。”坐在副驾驶的尹崖溪好不容易睡进去,就被后边那俩玩意儿吵醒了,“嘤嘤嘤太子哥哥他欺负人家,太子救我。”楚景玉表示自己就是要走绿茶的道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tbc


咕了这么久的我终于更了

人我就不多介绍了吧反正翻来覆去就那几个咱也说烦了是吧

耗子

第十三章 这样的人要挨马踢的

“看来,承煜丞相对本王的贵客很是好奇啊!那就如你所愿咯。”执明心里难受,语气淡淡的,完全没有往日那种不要脸的气场,还有淡淡的忧伤。他不知道为什么同意承煜见阿离,他知道承煜对子煜有意,肯定对阿离有诸多不满,毕竟他们都经历过那人离去。


小胖觉得这个王上八成是假的,这变脸速度太吓人了,精分啊!

子煜觉得,这天权国主有故事,也有病,不就见他个贵客吗?忧郁个鬼。


议事厅里,四人端坐着,慕容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承煜和子煜,承煜盯着慕容黎,这人除了长得漂亮,还是没他家子煜好看,上一世他打听过,是瑶光的王子,瑶光亡国后凭一己之力复国,最后还与天权共存于中垣,最后好像附属了天权。


承煜是对...


“看来,承煜丞相对本王的贵客很是好奇啊!那就如你所愿咯。”执明心里难受,语气淡淡的,完全没有往日那种不要脸的气场,还有淡淡的忧伤。他不知道为什么同意承煜见阿离,他知道承煜对子煜有意,肯定对阿离有诸多不满,毕竟他们都经历过那人离去。


小胖觉得这个王上八成是假的,这变脸速度太吓人了,精分啊!

子煜觉得,这天权国主有故事,也有病,不就见他个贵客吗?忧郁个鬼。


议事厅里,四人端坐着,慕容黎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承煜和子煜,承煜盯着慕容黎,这人除了长得漂亮,还是没他家子煜好看,上一世他打听过,是瑶光的王子,瑶光亡国后凭一己之力复国,最后还与天权共存于中垣,最后好像附属了天权。


承煜是对这个人挺佩服的,杀伐果断,是为主的好料子,但是,在琉璃,这样的人是要被马踢的,他并没有报复的打算,他能再次见到子煜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他只想带着他的子煜回琉璃,安稳度日。战火纷飞又烧不到他们。


子煜本就是自由自在,向往和平的人,最不喜的就是打打杀杀,他对执明多在意,才舍弃了琉璃,为执明征战沙场啊!


想到这,他冰冷的眼神看向了执明。

“这位公子,为何一直盯着在下,莫不是认识在下”慕容黎也不再拐弯抹角了,被一个不认识的人莫名其妙冷冰冰地盯着也是不舒服的。


“在下只是好奇执明国主的贵客,唐突了”承煜见被说破也不在意,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们。





耗子

第十二章 承煜才是救赎

“你怎么了?”子煜听见了小胖的声音看向执明,那浑身上下的悲伤,搞得像丢了老婆一般,子煜都替他难过。

“没事没事,就是觉得不能耍赖,难受”执明又开始不正经了,浑身都是你来打我呀的气场,子煜的同情立马没了,想抽他。

承煜本想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执明反应如此强烈,这近一步验证了他的猜想,他想要带走子煜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王上, 有贵客”内侍来报

“有多贵,多贵本王都不见,没看见本王正在传授我中垣的文化习俗吗?”执明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子煜。

“……”承煜。

“……”小胖。


“王上,好像是慕容郡主”小胖走到执明身旁,低声说着。

子煜和承煜自然注意到了这边的动...

“你怎么了?”子煜听见了小胖的声音看向执明,那浑身上下的悲伤,搞得像丢了老婆一般,子煜都替他难过。

“没事没事,就是觉得不能耍赖,难受”执明又开始不正经了,浑身都是你来打我呀的气场,子煜的同情立马没了,想抽他。

承煜本想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执明反应如此强烈,这近一步验证了他的猜想,他想要带走子煜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王上, 有贵客”内侍来报

“有多贵,多贵本王都不见,没看见本王正在传授我中垣的文化习俗吗?”执明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子煜。

“……”承煜。

“……”小胖。


“王上,好像是慕容郡主”小胖走到执明身旁,低声说着。

子煜和承煜自然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子煜好奇这个慕容郡主。

承煜更好奇,毕竟,子煜可是为了救这个慕容郡主才丢了命的不是。

“王上有贵客造访,不介意的话,我们愿意陪同王上一起”承煜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执明皱了皱眉,他一直觉得这个承煜对他有敌意,如今说这话感觉他对慕容郡主好奇还充满了恨意。这人与阿离素不相识,难道因为子煜,但是子煜与阿离也……



执明突然抬头看向承煜,那眼神像是不可思议,但转念一想,他不也回来了吗?难怪,他一直对他不喜,对阿离充满敌意。难道他的重来是为了放手,承煜才是子煜的救赎吗?



“天权国主,如在下所言不合礼数,那我在此请罪了”承煜明白,这执明就是与他一般重来之人,但是那又如何,子煜的命比什么都重要,即使子煜心悦执明。况且,子煜现在对执明毫无想法不是吗?



“承煜,你怎么了”

子煜觉得那两人之间气氛怪,但是有说不出个所以然,往日承煜是最重礼的,可刚才说的那番话好像在搞事啊!感觉来到天权后承煜就浑身不得劲一样,这天权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早日回琉璃才是王道。

“没事,就是想与王上一同见见那个所谓的贵客,子煜不要担心,相信天权国主也不是那般迂腐小气之人”承煜还是那般温柔,就是贵客这俩字加的有点点重,而且话语中是非见那人不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