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重生之将门毒后小说

47浏览    8参与
青皮橘子

谢景行夫妇的婚后生活5

ooc~ooc~

终于完结了~( ̄▽ ̄~)


西城门口,烽火台上的狼火熊熊的燃烧着,人们崩溃四散

“哈哈哈,呼尔泰,你看这帮汉人”

一个膀大腰圆留着络腮胡子的的男人把手里拎着的大刀一抽,“噗呲”一声刀刃便从一个被开膛破肚的牛的身体里出来,带出一串鲜血,

“收敛一点,提迩单于有令,不许杀这些汉人”

另一个身材精瘦的人说,他们身影比汉人明显高大一些,面庞也黝黑深邃,这是只有在草原上多年游牧才有的面貌,是匈奴人

“呼尔泰,你看,是不是有人来了?”身材精瘦的那人微眯眼睛,远远的看到有一队人马朝这边走来,浩浩荡荡,为首的那一位紫衣男子端坐于高头大马之上,暗紫色的衣摆随风猎猎作响,明目...

ooc~ooc~

终于完结了~( ̄▽ ̄~)



西城门口,烽火台上的狼火熊熊的燃烧着,人们崩溃四散

“哈哈哈,呼尔泰,你看这帮汉人”

一个膀大腰圆留着络腮胡子的的男人把手里拎着的大刀一抽,“噗呲”一声刀刃便从一个被开膛破肚的牛的身体里出来,带出一串鲜血,

“收敛一点,提迩单于有令,不许杀这些汉人”

另一个身材精瘦的人说,他们身影比汉人明显高大一些,面庞也黝黑深邃,这是只有在草原上多年游牧才有的面貌,是匈奴人

“呼尔泰,你看,是不是有人来了?”身材精瘦的那人微眯眼睛,远远的看到有一队人马朝这边走来,浩浩荡荡,为首的那一位紫衣男子端坐于高头大马之上,暗紫色的衣摆随风猎猎作响,明目耀眼的很

“快!通报单于,情况有变!”

呼尔泰闻言收收起刀

“好!”

“陛下,到了”

罗凌牵住马缰绳道,谢景行微微一挑眉道

“哦?”

说话间,城门对面那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自动开出了一条通道,一个黝黑青年骑马走了出来,一旁的众人连忙单手行礼,

“单于!”

马上的青年微微点了点头,而后眼睛一眯,看向谢景行他们,嗤笑道

“怎么,你们的主将呢,怎么换了一个人来?看看这细皮嫩肉的,用你们汉人的话说叫什么来着?……哦对,小白脸!”

“哈哈哈哈”

周围人大笑,许是这群人太过嚣张,竟敢胡诌到了谢景行的头上,沈信怒道”

“放肆!大梁帝……”

“咳”

话还没说完,就被谢景行打断,他看着那黝黑的青年若有所思的开口

“你是呼达单于的孙子?”

那人脸色一变,拧着眉道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阿祖的名讳”

因为离的远那人没看见谢景行的唇角微微的向上勾了勾,随后收敛了笑意道

“曾有幸与其走过一面之缘,我很佩服你的阿祖,是位忠良之将,只可惜走错了路,落了个惨死沙场的结局”

那人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几乎是咬着牙问到“你知道是谁杀了我阿祖!”

谢景行眼睛眯了眯,直接道

“我”

提迩的脸因为极致的愤怒通通烧红了起来,他提刀夹马大吼着

“给我杀了他们,把这些人通通都杀了!给我阿祖报仇!”

那群蛮人纷纷提刀上马冲了过来,谢景行调转马头,转瞬之间到了方阵的后方,沈妙看着那些撕打在一起的人们,转身扯了扯谢景行的袖子问道

“激怒他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么?”

谢景行清朗的声音裹携着风呼在沈妙耳边,只觉得酥酥麻麻的

“如果不逼他们,那这场仗永远也打不起来,岂不是任由他们为所欲为了,况且他的阿祖也的确是我杀的”

“那你怎么知道提迩就是呼达单于的孙子”

身后传来了谢景行含笑的声音

“我不知道啊,只见了一面的手下败将,我为什么要记得他的孙子是谁,只是我看他的行兵方式和那位单于比较像而已,娇娇,我只是在赌而已”

他伸手揉了揉沈妙的头

“不过,我这不是赌对了么”

“哼,德行”

沈妙嗔怪道

“谢景行”

沈妙唤他

“嗯?”

“去前面看看吧”

“会伤到你”

“不是有你么”

谢景行笑了出来,那笑声在沈妙耳边萦绕着,沈妙总觉得那笑声不怀好意,果然

“行,那娇娇你可扶好了”

说罢,猛地一抽马鞭,骏马忽的跑了起来,没做好准备的沈妙整个人被撞到了谢景行怀里

“谢景行!”

“哈哈哈哈……”

草原边陲的落日残阳如血,耳边是呼呼风声和谢景行清越的笑声,嚣张又不羁,沈妙忽然觉得

此生足矣


--end





枳洛言年-

【望叙缘 一】(帝后同人 按原著时间线来)

她点起灯,翻箱倒柜的找出衣裳,并非是什么皇后的朝服,而是挑了一件月白色的素裙。   她看上去大气沉稳,其实她也只是个不爱说话的,内敛的姑娘。她穿着简单的衣裙,坐在镜子前,轻扫娥眉,淡抹胭脂,竟显得极为俏丽起来。

她又从抽屉里摸出纸笔,开始写信。罢了,将信装进信封。最后,她从柜子的最下面,摸出了一个精致的玉匣子。那匣子上头都蒙上了淡淡的灰尘。

那玉匣子里放着一个细长的小瓶,她将其拿出来,捏在掌心

“行止,我来见你了。”她轻声道,将那药瓶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

 “不要!”谢行止伸出手想阻止柯晴祯的动作,却只是徒劳一场,他无法抱住她,无法...

她点起灯,翻箱倒柜的找出衣裳,并非是什么皇后的朝服,而是挑了一件月白色的素裙。   她看上去大气沉稳,其实她也只是个不爱说话的,内敛的姑娘。她穿着简单的衣裙,坐在镜子前,轻扫娥眉,淡抹胭脂,竟显得极为俏丽起来。

她又从抽屉里摸出纸笔,开始写信。罢了,将信装进信封。最后,她从柜子的最下面,摸出了一个精致的玉匣子。那匣子上头都蒙上了淡淡的灰尘。

那玉匣子里放着一个细长的小瓶,她将其拿出来,捏在掌心

“行止,我来见你了。”她轻声道,将那药瓶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

 “不要!”谢行止伸出手想阻止柯晴祯的动作,却只是徒劳一场,他无法抱住她,无法感受她的温度,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倒下,再也无法醒来。

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自己愈发模糊的视线,周遭的一切都变得虚幻直到漆黑一片。

……

他死后魂魄便一直在这皇宫飘荡,他看着前朝中所有的事情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就算是有小小的动乱也很快得到了平息,那里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之后他就一直待在柯晴祯身边,他看着柯晴祯平静的处理完所有事情,也看着她一个人在这冷冷清清的皇宫守着。她真的格外的平静,神情依旧温和沉稳,仿佛任何事情都不能撼动她心底的从容一分。但谢行止还是能感觉出来她很累,很疲惫,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精神。

他一直陪着她,可惜她看不到。

……

眼前彻底陷入漆黑一片,谢行止缓缓闭上眼睛,他不知道他的晴祯怎么样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感觉不到。

等再次能听到周遭的声音之后,谢行止立刻睁开了双眼,却是听到一声一声的惊呼,“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谢行止愣了神?他看着眼前的人,眼里尽是疑惑,这是秦嬷嬷?可……她不是早早的就去了吗?他扫视了一周,熟悉的环境,熟悉的面孔,这是东宫?

“齐岳!快去告知皇后娘娘,说太子殿下醒了。”秦嬷嬷焦急的对着一个年纪尚轻,剑眉星目的阳刚少年说到。

谢行止抬起眸子,看着急忙走出去的人。齐岳,他的贴身侍卫,也是他最得力的暗卫,可最后却在卢家一次暗算中为保护他而丧命。

已故的人接连的出现在自己跟前,不真实感上涌,谢行止再次紧闭住双眼,握紧拳头,直到力气耗尽,才缓缓卸了力,睁开眼。还是刚刚的场景,还是刚刚的人,还是在东宫,自己并没有掉入梦境。

谢行止正想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妇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焦急的唤着,“炽儿,我的炽儿。”

走进来的人气质高贵,十分大气,肌肤水润有光泽,岁月仿佛不曾叨扰过她,她身着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更加有几分高位者的气势。

“参见皇后娘娘。”周围的婢女看见她都毕恭毕敬的行了礼。是萧皇后,大凉孝武帝谢义隆的敬贤皇后萧皇后。

谢行止看着她愣了神,他的母后,那个教会他所有人情世故的人,他的母亲。

萧皇后径直走到他床边,坐在了他身边,“炽儿,感觉怎么样?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谢行止回过了神,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让母后操心了,儿臣身体已无大碍。”

萧皇后摇了摇头,“你烧了那么多日子,就算如今醒过来了,人精神好了些,也不能懈怠,还是要再仔细修养两日。”

“是,儿臣会注意的。”谢行止点头应道。

“母后如今也有了身孕,也应当好好注意身体。”谢行止看着萧皇后微隆的腹部说道。

萧皇后听此眼底却是五味杂陈,这个腹中的骨肉和谢行止不同,他是在谢义隆刻意虚伪的算计下而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萧皇后虽恶心谢义隆的行为,却也还是爱着这个孩子,所以总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其中。

“好,本宫知道了,那你好生歇着,有事就叫齐岳来找本宫。”萧皇后拍了拍谢行止的手背,站起身,“那本宫就先回去了,你一定要多加注意身体。”

谢行止点了点头道:“儿臣恭送母后。”谢行止坐在床上行动不便,就微微行了个礼,目送着萧皇后离开。

萧皇后走后,他便缓缓闭上了眼,头轻靠在床头。没错,自己重生了,他不知道为何上天会给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但既然能够重来,为什么不去好好的活一次?

上一世总言自己命不好,那这一次自己就要好好的活下去,自己挣出一条命好的路!

这一次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母后和谢渊,也更是为了她……

 

——————————————————————————

作者有话说:回来啦!还是日更哦!我这次会坚持下去的!

青皮橘子

谢景行夫妇的婚后生活4

ooc~ooc~

大概还有一章就结束了,嗯,这章有一点糖

“这个……”

见这人说不出话来,众人知道了原因,这一带这些年都是罗家军在这里守着,这些年沈信也想享受一下清闲的晚年生活,就把罗家军全权交给了罗凌,出现这种瞒而不报的事,定是有人压了下来,正当众人疑惑之时,罗凌从外头走了进来,说是走可也太急了些,似乎是小跑进来的,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此时满是焦急

“陛下,请恕罪,臣以为那蛮人区区不足几千人,就不必……”

话到了嘴边,又活生生的吐了回去,几万的罗家军竟然敌不过一伙蛮人,眼看越闹越凶,不断有人前来禀告军情,旁人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谁能料想到一向稳重的罗少爷也会有这么不知轻重的时候呢,...

ooc~ooc~

大概还有一章就结束了,嗯,这章有一点糖

“这个……”

见这人说不出话来,众人知道了原因,这一带这些年都是罗家军在这里守着,这些年沈信也想享受一下清闲的晚年生活,就把罗家军全权交给了罗凌,出现这种瞒而不报的事,定是有人压了下来,正当众人疑惑之时,罗凌从外头走了进来,说是走可也太急了些,似乎是小跑进来的,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此时满是焦急

“陛下,请恕罪,臣以为那蛮人区区不足几千人,就不必……”

话到了嘴边,又活生生的吐了回去,几万的罗家军竟然敌不过一伙蛮人,眼看越闹越凶,不断有人前来禀告军情,旁人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谁能料想到一向稳重的罗少爷也会有这么不知轻重的时候呢,沈妙见罗凌微微发红的脸色,忍不住上前扯了扯谢景行的袖子道

“你去看看吧,那匈奴多年前就在这里了,怕是不好根除”

半响没说话的谢景行听了这话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朝沈妙露出一个了然的笑来

“罢了,备马”

众人一听,这皇上都要亲自去了,也纷纷该备马的备马,该准备的准备,沈信更是怒气冲冲的寻马,要杀他个片甲不留,谢景行长腿一跨,转身就端坐于高头大马之上,沈妙看着他,谢景行也似乎有了察觉似的,转过头来看她,视线对上的瞬间,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向在马上的他伸出手,谢景行看着她的手,有些讶然的挑了挑眉,随即眯起了桃花眼,笑了出来,握住她的手将她拉上了马,谢景行在她背后咬耳朵

“怎么,我的皇后是乖了太久,憋不住了?”

沈妙好笑的把手伸到后面去打他,却被他轻松的抓住,握在手里,沈妙也不抽出来,就这么让他握着,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察觉到怀中人的乖顺,谢景行勾唇一笑,随即拉起缰绳,轻喝一声,马儿便奔驰起来




我感觉我写的好清水啊,小学生文笔的自我怀疑……

匈奴:嘿嘿,我终于要登场了

青皮橘子

谢景行夫妇的婚后生活3

ooc~ooc~

随后谢景行向外看了一眼,便有两个宫人抱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来,活像两个糯米团子,便是谢淑,谢舞了,罗雪雁赶忙伸手

“快抱过来让我看看,一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我这个当祖母的都没有好好看看我这两个宝贝孙子”

便把两个孩子都抱到怀里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罗夫人打趣道

“潭儿,你看看人家娇娇,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这个当表姐的都还没嫁出去,说出去不怕人笑话”

罗潭像是急了似的

“娘!哪有你这样说女儿的”

“罗小姐生的如此好看,想必会有好人家的,只是还没遇到良人罢了,对吧,高大人”

宁阳公主朝高阳使了个眼色道

“这位小姐是?”

罗雪雁见这少女衣品不凡,贵气自有天成,心中...

ooc~ooc~

随后谢景行向外看了一眼,便有两个宫人抱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来,活像两个糯米团子,便是谢淑,谢舞了,罗雪雁赶忙伸手

“快抱过来让我看看,一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我这个当祖母的都没有好好看看我这两个宝贝孙子”

便把两个孩子都抱到怀里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罗夫人打趣道

“潭儿,你看看人家娇娇,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这个当表姐的都还没嫁出去,说出去不怕人笑话”

罗潭像是急了似的

“娘!哪有你这样说女儿的”

“罗小姐生的如此好看,想必会有好人家的,只是还没遇到良人罢了,对吧,高大人”

宁阳公主朝高阳使了个眼色道

“这位小姐是?”

罗雪雁见这少女衣品不凡,贵气自有天成,心中不禁微微担忧,怕不是哪家高官的千金,来给谢景行做后宫的?谢景行虽早时说过后宫只有沈妙一人,可佳人美色送到眼前,又有几个男人能把持的住,且不说还是一国之帝王,这自古以来哪个帝王不是后宫佳丽三千人?罗雪雁心里默默想着,若是娇娇受了什么委屈,他们老两口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将女儿带回来,正当思绪万千之时,沈妙出声将她拉了回来

“这位是陛下的胞妹,宁阳公主,前些日子才回宫里来,母亲还未曾见过”

“宁阳,还不见过沈将军和沈夫人”

谢景行挑眉道,宁阳公主才刚刚俯身,便被罗雪雁扶了回去,赶忙道

“殿下,使不得,公主千金之躯,不必对我们这些人行礼”

“有何使不得,既是皇兄的岳父母,也算是宁阳的家人了,自然要拜见的”宁阳道

罗雪雁又道

“既然公主殿下说是家人了,那就更不用多礼了”

这几年,罗雪雁倒是越来越像个当家主母的样子了

“也好,那宁阳就不便多礼了”

“报!”

一声通报声打破了这一份宁静,沈妙听着进来的一个侍卫说

“禀告将军,城西有一群蛮人来闹事”

他所说的蛮人是原本盘踞在西北边陲草原上的匈奴残部,当年大凉一扫三国,统一天下,一些周边部落的小势力为保全自身,便藏匿了起来,而朝廷也不会为了这些蜉蝣而消耗精力,这些年天下太平,这些残余势力也偷偷的爬出来,频烦在边陲地区借口闹事,以此来试探朝廷的底线,闻言谢景行微微挑眉,缓缓勾唇道

“为何不报给朝廷?”

本是质问的语气的话,可说它的人瞧着却懒洋洋的,还带着些漫不经心的笑来,显然是不怎么在意,想必也是,谢景行那是什么人,大大小小的仗打过无数次,这些小打小闹,自然不放在心上。

“这……”




这就很谢景行

嗯……不把谢小侯爷的话写完,就很不舒服(●°u°●)​ 」





紫箫🌸(开学暂退)

海棠花永不凋谢 少年永不落幕。

祝谢景行生日快乐。

海棠花永不凋谢 少年永不落幕。

祝谢景行生日快乐。

青皮橘子

谢景行夫妇的婚后生活2

 ooc~ooc~

原本还算安静的大堂,随着人群的一阵骚动乱了起来,见那堂外,自远而近走来四人,前面的一对男女尤为亮眼,年轻男子紫金鎏袍,鹿皮青靴,玄色大氅,眉目明丽英俊的不像话,他身旁的女子黛色华服,鬓上一支紫玉海棠,腕间一只翡翠玉环,一步步含笑走来,富贵生莲,众人皆是哗然,二人仿佛并肩走在九重宫闱之中,正是谢景行沈妙夫妇,时隔一年,谢景行更加英俊,眉宇间还多了些许沉稳,整个人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桀骜嚣张,如同天上的旭日,满满的亮眼,沈妙也未见衰老,仿佛一尊玉器,被人精心呵护着,更加雍容华贵,不知是不是和谢景行待久了,竟还显露出了几分少女才有的娇俏来,罗雪雁见了倒是颇为高兴,跟在...

 ooc~ooc~

原本还算安静的大堂,随着人群的一阵骚动乱了起来,见那堂外,自远而近走来四人,前面的一对男女尤为亮眼,年轻男子紫金鎏袍,鹿皮青靴,玄色大氅,眉目明丽英俊的不像话,他身旁的女子黛色华服,鬓上一支紫玉海棠,腕间一只翡翠玉环,一步步含笑走来,富贵生莲,众人皆是哗然,二人仿佛并肩走在九重宫闱之中,正是谢景行沈妙夫妇,时隔一年,谢景行更加英俊,眉宇间还多了些许沉稳,整个人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桀骜嚣张,如同天上的旭日,满满的亮眼,沈妙也未见衰老,仿佛一尊玉器,被人精心呵护着,更加雍容华贵,不知是不是和谢景行待久了,竟还显露出了几分少女才有的娇俏来,罗雪雁见了倒是颇为高兴,跟在两人身后进来的还有一男一女,微微走在前面的少女头戴鎏银蝶冠,一张娇俏俏的小脸比起前几年来少了些顽劣多了些许贵气,更像个公主了,正是宁阳公主,她今日倒是没穿惯穿的槟色华服,穿了一件杏色的云雁细锦衣,下着一条同色的翠纹织锦裙,鎏银,祥云纹,衬得整个人落落大方,有时沈妙不禁感叹,这兄妹二人真是一点也不懂得低调,不是鎏金就是鎏银,偏偏还都自有贵气天成,穿起来丝毫不俗气,反而华丽而不张扬,跟在宁阳公主后面的就是高阳了,依旧一身白衣锦袍,手执一把折扇,仙风道骨浑然天成,众人纷纷行礼拜见,罗潭更是直接冲了过去,扑到沈妙身上,大叫着

“小表妹,你可算是来了”

却被罗夫人一声喝道

“潭儿,不得无礼,还不快拜见皇后娘娘”

罗潭这才想起来,沈妙如今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可不是她小春城的小表妹,便幸幸行礼道

“罗潭见过皇后”

沈妙将罗潭扶起道

“无事,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礼了”

便向着沈信夫妇行礼道

“爹,娘女儿回来了”

谢景行也道

“拜见岳父岳母大人”

私设一下,谢小侯爷有一个自小养在宫外的妹妹(ಡ艸ಡ)宁阳公主,不喜欢的可以不看关于她的剧情哦(´-ω-`)

柠下藏糖
☆广播剧+小说|看图 面肥分享...

☆广播剧+小说|看图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获~曲|方式看主耶直🔝顶


☆广播剧+小说|看图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获~曲|方式看主耶直🔝顶


柠下藏糖
☆广播剧+小说|长风渡+重生之...

☆广播剧+小说|长风渡+重生之将门毒后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获~曲|方式看🐷☘️直🔝顶


☪可以的话点个小❤️❤️或者评123(随意)一下☪

☆广播剧+小说|长风渡+重生之将门毒后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面肥分享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占tag抱歉(__)


❗️获~曲|方式看🐷☘️直🔝顶


☪可以的话点个小❤️❤️或者评123(随意)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