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野人

33746浏览    711参与
左师已和教鞭保镖私定终身,闲人勿扰。

【穆凯】寒夜(雪原猎人x逆刃之鞭)

◆是之前在群里让小伙伴们选穆凯皮组cp然后抽出来的。还是@一下被抽到的小伙伴吧。

  ◆@七妄磕穆凯上头w 

  ◆ooc

  ◆私设如山

  ◆ky杠精退散,不喜请及时退出。

        ◆这不是车,但是被吞了,所以我也有些无奈。

黑夜如同轻纱一般笼罩在陡峭的寒峰之上,狂风混杂着暴雪,将其中的一切吞没。 

  半山腰上,两个身影正在向高处攀爬。其中一个,身穿黑色毛皮衣,外套白色披肩,腰间缠着黑色布带与一条麻绳,黑色皮裤外裹着灰白色围腰,脚穿白色雪地靴,戴着绑有白色皮毛的黑色皮...

◆是之前在群里让小伙伴们选穆凯皮组cp然后抽出来的。还是@一下被抽到的小伙伴吧。

  ◆@七妄磕穆凯上头w 

  ◆ooc

  ◆私设如山

  ◆ky杠精退散,不喜请及时退出。

        ◆这不是车,但是被吞了,所以我也有些无奈。

黑夜如同轻纱一般笼罩在陡峭的寒峰之上,狂风混杂着暴雪,将其中的一切吞没。 

  半山腰上,两个身影正在向高处攀爬。其中一个,身穿黑色毛皮衣,外套白色披肩,腰间缠着黑色布带与一条麻绳,黑色皮裤外裹着灰白色围腰,脚穿白色雪地靴,戴着绑有白色皮毛的黑色皮制露指手套的手中紧握着一根早已被冰封住的,插着胡萝卜的树枝。而另一个,身材滚圆,背上有着由同样灰白色围腰垫底,覆盖黑色皮毛制成的鞍,四肢缠有与身旁那人腰间一致的黑色布带。 

  是雪原猎人和他的伙伴。 

  “雪越来越大了,我们得快点了。”猎人站在上坡处,双手紧紧的拉着身后处于坡下伙伴的獠牙,将其拽了上来,中途甚至险些滑倒。 

  接着,他开始将腰间的麻绳往上拽,由于恶劣的暴雪,麻绳的另一端已经埋到了雪中,待猎人和他的伙伴费尽全力将其从雪中拉出时,麻绳另一端捆绑着的大布袋才重新于雪中探出头来。布袋里,有他为友人准备的礼物。 

  “我说,接下来一段路都会比较平坦,你应该能背一会儿了吧。”猎人摸了摸伙伴的头,而伙伴也很自觉的趴下身子,让对方能够将袋子放在自己背上。 

  即使是较为平坦的路,在风雪的阻挠下也会变的寸步难行,每走一步,猎人和同伴的脚就会深深的陷在积雪之中,看似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却花了比平时多几十倍的时间。 

  最终,在暴雪的呼啸声中,他们到达了雪峰最顶端的一个洞口处。

————————

咳咳,接下来请走评论区。

----------------

  码完后才发现,这次真的是在我码的文中,第一篇先以穆罗来开头的文呢。

  关于凯文对野兔肉和胡萝卜有不好感觉的那段,看过我写的车的应该都知道为什么。

Mr_竹西子
猪突猛进!!!!!! 是给@佛...

猪突猛进!!!!!!

是给@佛某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的头像

猪突猛进!!!!!!

是给@佛某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的头像

星默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新角色好好玩

一言不合就遁地

(๑´∀`๑)

一些吐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新角色好好玩

一言不合就遁地

(๑´∀`๑)

一些吐槽

T^T

新手写文,请多指点

庄园主举行了一次活动,抽到相同数字的两个人要形影不离地待在一起三天。

准备抽签的凯文内心狂喜:不知道会抽到哪位美丽的小姐?和我度过美好的三天呢?

大家都不顾寒冷的天气一窝蜂似的拥了上去,凯文一个“跳马式”一跃,从班恩的角上越过去,冲到了最前面拿出了一张

时间缓缓流逝,所有人都抽完签了。纷纷开始找与自己数字相同的人。

在人群中,有两个人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他们的手上拿着相同的数字

雪花飘舞,周围的人群仿佛静止

看着对面的人,穆罗脸都红了,心想:我真的能和他在一起三天吗?太棒啦!

凯文看着对面的人,蓬乱的头发上夹杂着许多树叶。旁边还跟着一只毛绒绒的野猪。(凯.隐藏撸猫狂.文想要扑上去...

庄园主举行了一次活动,抽到相同数字的两个人要形影不离地待在一起三天。

准备抽签的凯文内心狂喜:不知道会抽到哪位美丽的小姐?和我度过美好的三天呢?

大家都不顾寒冷的天气一窝蜂似的拥了上去,凯文一个“跳马式”一跃,从班恩的角上越过去,冲到了最前面拿出了一张

时间缓缓流逝,所有人都抽完签了。纷纷开始找与自己数字相同的人。

在人群中,有两个人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他们的手上拿着相同的数字

雪花飘舞,周围的人群仿佛静止

看着对面的人,穆罗脸都红了,心想:我真的能和他在一起三天吗?太棒啦!

凯文看着对面的人,蓬乱的头发上夹杂着许多树叶。旁边还跟着一只毛绒绒的野猪。(凯.隐藏撸猫狂.文想要扑上去摸这只猪猪的头,从见到这只猪的第一天开始就想了。但怕被别人知道他是个爱撸猫的大叔)但又看到对自己憨笑的穆罗。凯文.阿尤索停止了思考。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九十六章—糟糕的局面

第一百九十六章—糟糕的局面

“从窥视者的攻击对象可以分析出牠们似乎以特殊生为目标⋯⋯

想要把主战力全部除掉吗?”

弗雷迪躲在已经因为攻击而显得有些破损的校舍中操控着少数还能使用的监视系统观看着整个学校的战况,

感谢当初主任还保留着一些主干道的监视器现在他才有办法使用,

不过因为战斗的关系不少监视器也因为损坏而无法使用,

像是餐厅那边就几乎损毁根本没办法知道那边的状况,

这也是为什么弗雷迪优先派人去那边察看的原因,

虽然因为人手短缺所以只派了薇拉和何塞而已。

“那⋯那⋯⋯有什么好消息吗?弗雷迪?”

抱着自己的魔法书的库特还是一贯的慵懒气息,

不过从他身上的破损和灰尘就能知道...

第一百九十六章—糟糕的局面

“从窥视者的攻击对象可以分析出牠们似乎以特殊生为目标⋯⋯

想要把主战力全部除掉吗?”

弗雷迪躲在已经因为攻击而显得有些破损的校舍中操控着少数还能使用的监视系统观看着整个学校的战况,

感谢当初主任还保留着一些主干道的监视器现在他才有办法使用,

不过因为战斗的关系不少监视器也因为损坏而无法使用,

像是餐厅那边就几乎损毁根本没办法知道那边的状况,

这也是为什么弗雷迪优先派人去那边察看的原因,

虽然因为人手短缺所以只派了薇拉和何塞而已。

“那⋯那⋯⋯有什么好消息吗?弗雷迪?”

抱着自己的魔法书的库特还是一贯的慵懒气息,

不过从他身上的破损和灰尘就能知道他经历的并没有比较轻松。

“呜⋯⋯我们感觉完全被压着打了啊⋯⋯”

穆罗看着电脑荧幕上显示的惨况担忧的说,

不说别的,

光他们班其实就已经有快一半的人负伤或倒下,

学弟妹们当然更惨,

更别说甚至有些老师们也败在敌人手上,

最糟糕的的是弗雷迪发现他们那些倒下的同学或老师居然在被那奇怪黑泥包裹,

之后再次破茧而出后会成为敌方的新战力!

“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出解决方法吗!艾米丽!”

弗雷迪询问着正在替受伤的同学们包扎的艾米丽,

只见艾米丽一脸难为的摇着头,

她望向身后被锁炼层层固定住,

已经被“黑化”的同学们。

“这并不是受伤,

更像是被某种能力控制住身心灵的感觉,

而且被黑化的人似乎得到了身体各项素质的大量提升,

天知道会有什么后遗症⋯⋯”

这种变向强迫身体超负荷的行为肯定会造成某些不可恢复的身体伤害。

“难怪会以特殊生为优先对象⋯⋯”

弗雷迪咬着指甲头痛的说,

他们普通生在一般的状况下已经不容易打败特殊生了,

更别说是能力被提升的特殊生。

“薇拉那边传讯息影像回来了!”

玛格丽莎的话让弗雷迪赶紧回头确认状况,

现在的情报量太少,少到他很难控制状况,

任何一丝情报都对他们很重要。

只见画面上是已经被毁坏的差不多的餐厅,

大量的黑泥以及奇怪的布偶型怪物充满着整个画面,

一个奇怪的小女孩和一身紫色装扮的男生飘浮在半空中,

从影像的声音中可以判断出来一些学弟们的声音。

“果然是幸运的学弟啊⋯⋯

在这场灾难中能撑下来辛苦他们了。”

弗雷迪暗自为这些努力奋战的学弟们感到由衷佩服。

“那些黑色污泥的源头好像是那个小女孩!

弗雷迪!”

玛格丽莎眼尖的发现小女孩手上的娃娃不断在产出那些眼熟的黑泥!

“那么就必须处理掉一切的源头才行⋯⋯穆罗!

有办法赶去帮忙⋯⋯!”

弗雷迪正打算进行下一步的指挥,

一阵剧烈的摇晃却打坏了他的计划,

有什么东西来了!

得出这个结论的重任立刻再次调动学校摄影机查看,

只见一个超级巨大的门之钥出现在学生大楼的上方正在传送一只只可怕的魔物!

“门之钥⋯⋯!

那不是菲欧娜学妹的特殊招式吗!”

玛格丽莎几乎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荧幕中的影像,

这不是变向的说明菲欧娜学妹也已经被黑化了吗!

“他们想要借由门之钥把援军拉来吗!”

弗雷迪的声音气到有些颤抖,

眼下的状况已经不是他有办法能够处理的来了!

“我骑魔犬赶去帮忙!

弗雷迪你尝试看看联络老师们!

库特你去帮忙餐厅那边!

我又不好的预感⋯⋯穆罗你先留在这!

你是特殊生我怕你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玛格丽莎展现出平常没有的一面指挥着下一步,

要是连他们都放弃那就真的结束了!

“⋯⋯做好最坏的打算⋯⋯

恐怕『三天王』也已经黑化也说不定。”

弗雷迪打破原本的沉默警告众人,

所有人都知道这不是空穴来风的开玩笑,

现在他们必须做些事来挽回情况,

即使只有一点也好!


余境/橘猫
开黑可以多快乐 -非常快乐 ヾ...

开黑可以多快乐

-非常快乐

ヾ(*ΦωΦ)ツ前锋不行野人顶上,野人不行前锋顶上、233333

开黑可以多快乐

-非常快乐

ヾ(*ΦωΦ)ツ前锋不行野人顶上,野人不行前锋顶上、233333

晓椋
马戏团组 故事补完了.都让人心...

马戏团组


故事补完了.都让人心疼

马戏团组




故事补完了.都让人心疼

珺玦and莲小醉
庄园公告栏(2020年2月20...

庄园公告栏(2020年2月20日)

欢迎来到珺玦的庄园公告栏!下面为您转载最新的第五人格更新公告:

——【新赛季】:本周维护后,第十赛季结束,第十一赛季正式开启;

——【排位珍宝】:第十一赛季,每日完成三场排位赛即可在次日0点领取对应的排位珍宝,有机会获得稀世随身物品【26号守卫-未送出的花】、奇珍随身物品【爱哭鬼-幽灵娃娃】、【调酒师-蝶醉】和【机械师-机械之心】;

——【商城】:“周末特惠礼包”上架商城;

——【欧皇的献礼】:活动期间登录游戏即可获得奖励,连续5天登陆还可获得活动专属头像框-欧皇的献礼。

具体看长图哟↑↑↑

(标签中提到的角色在本次更新中有改动或受到影响)

庄园公告栏(2020年2月20日)

欢迎来到珺玦的庄园公告栏!下面为您转载最新的第五人格更新公告:

——【新赛季】:本周维护后,第十赛季结束,第十一赛季正式开启;

——【排位珍宝】:第十一赛季,每日完成三场排位赛即可在次日0点领取对应的排位珍宝,有机会获得稀世随身物品【26号守卫-未送出的花】、奇珍随身物品【爱哭鬼-幽灵娃娃】、【调酒师-蝶醉】和【机械师-机械之心】;

——【商城】:“周末特惠礼包”上架商城;

——【欧皇的献礼】:活动期间登录游戏即可获得奖励,连续5天登陆还可获得活动专属头像框-欧皇的献礼。

具体看长图哟↑↑↑

(标签中提到的角色在本次更新中有改动或受到影响)

左师已和教鞭保镖私定终身,闲人勿扰。

【穆凯】(弄臣x裁缝)逃离 三

   ◆ooc警告,ky杠精退散。 

  ◆全员向。 

  ◆超大脑洞,不适者尽快撤离。 

  ◆感觉最近越来越鸽了,码字速度急剧下降。 


  “穆罗,要出发了。”小丑一边背起表演所需要的器具一边看了眼身后还在跟野猪讲话的弄臣,“再不出发,就赶不上晚上的表演了。” 

  “好。”只见弄臣轻轻一跨,便已坐在了那野猪的背上,“我们走吧。” 

  其实并不是时间赶不上,只是舞女等人希望能够早点到达目的地,与其他人汇合,兴许能在表演之前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不久,表演团一伙人便来到了城堡中。 ...

   ◆ooc警告,ky杠精退散。 

  ◆全员向。 

  ◆超大脑洞,不适者尽快撤离。 

  ◆感觉最近越来越鸽了,码字速度急剧下降。 


  “穆罗,要出发了。”小丑一边背起表演所需要的器具一边看了眼身后还在跟野猪讲话的弄臣,“再不出发,就赶不上晚上的表演了。” 

  “好。”只见弄臣轻轻一跨,便已坐在了那野猪的背上,“我们走吧。” 

  其实并不是时间赶不上,只是舞女等人希望能够早点到达目的地,与其他人汇合,兴许能在表演之前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不久,表演团一伙人便来到了城堡中。 

  “这地方怎么这么黑?别的地方都是亮的,这是不待见我们吗?”大伙走在城堡黑漆漆的走廊中,小丑对这样的环境表示十分的不满。 

  “这个....听他们说,今晚我们的后台就搭建在这条走廊前面不远处的通向广场的台阶口,为了不让我们表演所用的道具被太多人看到,才特意将这条走廊的灯火全部熄灭的。”一旁的杂技演员耍弄着手中的三色爆弹,“毕竟,我们的表演要有点惊喜才好啊。” 

  “看呐,瑟维先生,前面那个就是凯文了吧。”舞女小心翼翼的用手戳了戳身旁的魔术师。 

  “啊....应该是吧。”魔术师向着正前方看去,迎面而来的,正是已经化身裁缝的牛仔。 

  此时此刻裁缝正嘴里叼着根牙签,回味着方才在盲女和红夫人甜点铺免费吃的蛋糕。见迎面来了一群身穿奇奇怪怪衣服的人,他高傲的抬起头,满不在乎的从他们身旁走过,但却时不时嫖上他们一眼。 

  这时,他突然止住了脚步,他看到了,这群人队伍的末尾,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待那身影慢慢靠近,轮廓逐渐清晰起来,原来是骑猪的弄臣。 

  而弄臣在看到裁缝后也突然令野猪停下了步伐,他从野猪身上跳了下来,二人四目相对。 

  “诶?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啊....”见状,魔术师一伙人也停了下来,将目光投到二人身上。 

  “你......?”裁缝抬起一只手,将指尖转向面前的弄臣,“你......” 

  “这位先生.....”终于,还是弄臣先开口了,“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咦.....?奇怪,他们两个....还能记得对方?” 

  正当舞女一伙人感到困惑的时候,送信犬威克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身旁,丢给了魔术师一份信。 

  信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亲爱瑟维先生: 

  大家伙们已经等你们好久了,赶快到城堡的后花园里一起商讨一下一会儿的计划吧。 

                               ——维克多·葛兰兹 

  “........”魔术师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但不论如何,商讨计划才是目前最应该优先处理的事情。“那...穆罗,我们几个先把东西放到后台去,你和这位先生先聊一会儿?” 

  “嗯,好....” 

  魔术师一伙人的背影逐渐远去直至消失,二人却依然还在互相盯着对方,不知道从何开始。 

  “你叫穆罗?”大概过了两分钟,裁缝先打破了这片沉静。 

  “嗯.....” 

  “奇怪.....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裁缝摸了摸后脑勺,“想不起来了。”虽然记不起来,但是这个名字给裁缝带来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很温暖。 

  “你是.....?” 

  “我叫凯文·阿尤索,是这里的裁缝。”平时不易近人的裁缝竟意外向对方先伸出了手。 

  “阿尤索先生....”弄臣紧紧的握了一下对方的手,“这样叫你,可以吗?” 

  “直接叫凯文吧。”裁缝稍微感受了一下,对方的力气还真大,自己手竟有一些痛感。“穆罗,表演的时候会看见你吗?” 

  “是的,我会表演骑猪跳火圈。” 

  “是吗?我想那一定很精彩。呃....你想吃块儿蛋糕吗?”裁缝拿出了从盲女和红夫人那里多拿的蛋糕,递到了弄臣手中。 

  “谢谢...”弄臣凑近鼻子闻了闻,“它可真香啊,嗷呜呜~~好吃!” 

  “哈哈哈,看看你的吃相。”裁缝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对方,“擦擦吧。” 

  “谢谢,嗯.......哎呀,时间要赶不上了,我要赶紧去准备了。”弄臣一看时间紧凑,急急忙忙的骑上了猪,往魔术师一伙人消失的方向冲去,“表演的时候见,凯文先生。” 

  “好!你表演的时候,我一定会全程看着的。”看着弄臣渐渐远去的身影,裁缝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头,“哎呀,忘记跟穆罗打听那个野人到底是哪一个了,这下可有点麻烦了。” 

  此刻,一旁路过的王国将军正巧被他看见了,裁缝托着下巴略微思索,野人啊野人,我不能亲手除掉你,我还不能让别人除掉你吗? 

  想到这,裁缝急忙追了上去:“将军,我得到消息,这次表演团里有一个什么所谓的‘野人’,可能要对国王不利,我觉得,你最好打听一下,然后把他除掉。” 

  “什么消息?可靠吗?” 

  “诶,这你就不要管了,你只要知道,你把这野人除掉,就是帮国王省了个大麻烦,说不定,国王还会重用你呢?” 裁缝很清楚,人们的虚荣心,人们的贪婪。正因如此,有时老套幼稚的谎言也能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嗯,有道理,我会命人做好准备的,在那野人上台表演的时候除掉他。”事实证明,不是托着下巴思考就是聪明人,同样是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裁缝骗到了将军,而那个将军却满脑子想着怎么立功。也因此,他轻而易举的上当了。 

  “好,那就有劳将军了。”没想到对方如此轻易就被骗了,这令裁缝不得不佩服这里的人们到底有多么的愚蠢,但不管怎样,那个野人肯定是要玩完了...... 

  “话说,那个穆罗,为什么让我感觉这么熟悉呢?他到底是....什么人?”此时此刻,裁缝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下了怎样的错误。

心态爆炸boom
问问大家有没有兴趣,是个第五的...

问问大家有没有兴趣,是个第五的语c群还缺图上这些quq,人都很好哒

问问大家有没有兴趣,是个第五的语c群还缺图上这些quq,人都很好哒

藻

想不出文案,

姿势有参考

想不出文案,

姿势有参考

吸吸柴郡貓
有生之年,沒想到我會獲得一件推...

有生之年,沒想到我會獲得一件推理之徑的紫皮

有生之年,沒想到我會獲得一件推理之徑的紫皮

你需要茧刑
【20200215】关于野人没...

【20200215】关于野人没有情人节答复的问题

刚搜了一下官推还真有人问而且官方回应过,虽然不是穆罗本人回应的😂

【20200215】关于野人没有情人节答复的问题

刚搜了一下官推还真有人问而且官方回应过,虽然不是穆罗本人回应的😂

PYL白某白
好累呀。想画了,但是他真的好看...

好累呀。想画了,但是他真的好看。

乐乎滤镜真好。

(^ー゜)

好累呀。想画了,但是他真的好看。

乐乎滤镜真好。

(^ー゜)

伍舞真的是律吹

群里大佬们口嗨的梗(抠脚)

他们同意了哦~

后三张脚抠出来的,大家看个乐就好啦!(?

只要我不说,你们就不知道我P2有错子!哼!!

何塞说“又”是因为上个手书牛仔在弹琴,大副出现想搭讪,结果穆罗突然出现打扰了他

手书:AV87628383

(顺手宣传一下自己的手书真好。)

群里大佬们口嗨的梗(抠脚)

他们同意了哦~

后三张脚抠出来的,大家看个乐就好啦!(?

只要我不说,你们就不知道我P2有错子!哼!!

何塞说“又”是因为上个手书牛仔在弹琴,大副出现想搭讪,结果穆罗突然出现打扰了他

手书:AV87628383

(顺手宣传一下自己的手书真好。)

左师已和教鞭保镖私定终身,闲人勿扰。

【穆凯】(保镖x教鞭)共舞

  ◆是的是的我又开始搞事情了,这次是篝火之后的小脑洞。 

  ◆ooc 

  ◆ky杠精自动远离,谢谢。 

  ◆不喜请及时退出。 

  如同那一夜一样,月亮与星辰在乌云的遮盖下没有任何现身的机会,碎裂瓷人、补丁、和保镖依旧在篝火前展示着自己奇特的舞姿。 

  “他们跳的舞还不错啊。”异界行者碰了碰身旁的教鞭,“怎么回事?看你看的那么入迷。” 

  “凯文他之前就是那个样子,不知道他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直盯着篝火那一块发呆。”观测者双手抱着后脑勺,靠在一旁的石头上,回想着上次被教鞭惹怒的情景。 

  “你们就...

  ◆是的是的我又开始搞事情了,这次是篝火之后的小脑洞。 

  ◆ooc 

  ◆ky杠精自动远离,谢谢。 

  ◆不喜请及时退出。 

  如同那一夜一样,月亮与星辰在乌云的遮盖下没有任何现身的机会,碎裂瓷人、补丁、和保镖依旧在篝火前展示着自己奇特的舞姿。 

  “他们跳的舞还不错啊。”异界行者碰了碰身旁的教鞭,“怎么回事?看你看的那么入迷。” 

  “凯文他之前就是那个样子,不知道他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直盯着篝火那一块发呆。”观测者双手抱着后脑勺,靠在一旁的石头上,回想着上次被教鞭惹怒的情景。 

  “你们就别管他了,说不定凯文看上他们中的某个人了呢?”恶之花戳了戳面前异界之花的花瓣,“这小花还真可爱。” 

  本来睡得真香的异界之花突然被恶之花的行为给吵醒,心情不好的它用它那轻飘飘的“脚”狠狠地踩了踩对方,然后跑到人偶师旁,继续窝着睡觉。 

  “玛格丽莎,你的意思是,凯文前辈有心上人了?是谁啊?”满脑子八卦的人偶师听到恶之花说的话,连忙拉上一旁的嬉命人坐到了对方身旁。 

  “这个....你还是问问他自己吧,我也只是随便说说。”没有异界之花打发时间的恶之花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捣鼓起自己的八音盒来。 

  而看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人在聊什么的教鞭,唯一知道真相的接线员和拍卖师在一旁偷笑。 

  “约瑟夫先生,你看凯文先生呆呆的样子,眼睛都离不开穆罗了呢。” 

  “是啊,我都不好意思揭穿他俩的关系。” 

  就在这时,补丁向众人走了过来。 

  “各位,别光看着我们三个跳啊,一起来啊。”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射在了身为队长的教鞭身上,而教鞭也被众人的目光搞的有些不太适应。“呃,不了。” 

  “切....凯文前辈真扫兴。”一旁传来人偶师的声音,“不会是不会跳吧。” 

  “我怎么可能不会跳!我好歹也是在印第安部落待过的人。”教鞭一把按下人偶师头顶的帽子,将对方的眼睛直接遮住,而后转向其他人“只是....今天不太舒服,就不跳了,你们去跳吧。” 

  “OK,反正我也好久没有练习我的舞蹈了。”恶之花站起身来,拉起异界行者,“我们去跳。” 

  就在异界行者被恶之花拉起来的时候,保镖也来到了众人面前。 

  “凯文先生不来跳吗?” 

  “跳,我当然跳了。”教鞭迅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想跳什么都行。” 

  (人偶师&嬉命人&观测者&恶之花&异界行者&补丁:???wtf?) 

  “哦~莫非.....”人偶师用已经看透了的眼神盯着二人,“原来....嗯......可以嘛前辈。” 

  “别瞎说!”教鞭盯了一眼人偶师,“不要胡思乱想!” 

  经人偶师这么一说,再加上教鞭的话,众人都纷纷明白了解释就是掩饰的道理。 

  “好了好了,要跳就赶快跳!”感觉到众人表情逐渐“奇怪”的教鞭,急急忙忙的将保镖拉到的篝火前。“别管他们,我们跳我们的跳。” 

  “好。”保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相反,他正希望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教鞭有什么关系,这样才能让别人知道教鞭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来,穆罗,我教你双人跳。”教鞭一手搭在保镖肩膀上,一手与对方的手十指相握,“我的左脚往前一步,你的右脚就往后一步,反过来也是一样的,懂吗?” 

  “懂。”保镖小心翼翼的按着对方所说的做,他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手上有着一些茧,估计是常年握鞭导致的吧。 

  慢慢的,随着舞步难度的增加,保镖有一些跟不上教鞭的节奏,“慢一点,凯文,我跟不上。”话音刚落,保镖就已经不小心踩到了对方的脚。 

  “对不起....”保镖急忙后退一步,常年的锻炼使他迅速稳住重心,没有摔倒。 

  而教鞭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保镖后退一步的时候,不知是对方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教鞭明显感觉到对方拉了自己一小下,导致了他跌跌撞撞的往对方那边一倒。 

  下一秒,保镖稳稳的接住了教鞭,并将他搂进怀里。瞬时,众人的眼光又投射了过来。 

  “穆罗你干什么?大家都看着呢。”教鞭试图推开对方,却被对方牢牢的抓住了双手。 

  “没关系。”保镖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对方嘴旁的小胡子,“我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凯文先生是我的男人。”他闭上眼睛,紧紧的贴上了教鞭的嘴唇,并用舌头撬开了他的牙齿。 

  “唔!”二人的舌头在口中互相纠缠着。渐渐的,教鞭也不再挣扎,他伸出手,抱紧对方。 

  而一旁的众人都已经惊呆了,他们瞪直了眼睛,有的甚至拉长了嘴巴,用一脸震惊的看着篝火旁的二人。 

  而最角落的野猪却满不在乎的哼唧了几声。(野猪:切,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我可是连他们两个搞x都看过的。) 

  夜很静,很静,只能听到篝火发出的噼啪声和二人的亲热声。 



----------------------------------------

emmm......我发现在烂尾方面我还是挺拿手的。

  

柚子茶子柚

【副牛野】情人节不是情人劫

*迟到的贺文~


*我可以单着但我的cp一定要过节~


事情发生在2月14日,情人节当天。


受害人凯文·阿尤索正在精心准备着情人节送给女生们的巧克力。今天是情人节,女生们收到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


“嘿哈!终于全部搞定了!”


受害人走出自己的房间,他正小心翼翼地把装巧克力的盒子举起带走。这时,肇事者之一的穆某骑着凶器野猪乔某向受害人走去。


很快,受害人来到了入户厅。他正感受着分完巧克力的喜悦,却在这时遇见了另一位肇事者何某。何某手里放着一盒巧克力,大步向凯文走来。


“凯文凯文!我多做了一盒巧克力,大家都分完了,还剩一盒,你要...

*迟到的贺文~


*我可以单着但我的cp一定要过节~





事情发生在2月14日,情人节当天。


受害人凯文·阿尤索正在精心准备着情人节送给女生们的巧克力。今天是情人节,女生们收到礼物一定会很开心的。


“嘿哈!终于全部搞定了!”


受害人走出自己的房间,他正小心翼翼地把装巧克力的盒子举起带走。这时,肇事者之一的穆某骑着凶器野猪乔某向受害人走去。




很快,受害人来到了入户厅。他正感受着分完巧克力的喜悦,却在这时遇见了另一位肇事者何某。何某手里放着一盒巧克力,大步向凯文走来。


“凯文凯文!我多做了一盒巧克力,大家都分完了,还剩一盒,你要吗~”何某说完,微笑着递过巧克力,明显是要引受害人上钩。


这时,穆某从门后悄悄走过来。何某见状,说出了对接暗号:“话说你情人节收到巧克力了吗~”


受害人还以为是问自己,正要开口,就被骑猪的穆某拱到了墙角。


穆某得手,甚是兴奋,甚至不管犯案计划。


一旁的何某见状,急忙拽走了穆某,并大喊:“穆罗你干嘛呢!”


穆某疑惑,心想为什么何某会阻止自己犯案。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喊暗号,急忙说道:“情人节你收到巧克力了吗~”


受害人放下警惕,以为二人只是和自己开了个玩笑。于是回答道:“这不是何塞给了我一盒吗!”说完,受害人撕下巧克力包装,狠狠咬了一口。


谁知,何某早就在巧克力里下了药。二位肇事者得手,但受害人并没有成为他们预想的样子,而是昏倒在地。


“何塞,你不是说你在巧克力里下了春💊吗?”


“我也奇怪...”何某一拍脑门“卧槽,我去小黑房间偷药的时候错拿成了蒙汗药!”



计划最关键的一步失败了。


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二位肇事者将如何应对


受害人又将何去何从?



“敬请期待......卧槽疼疼疼别揪我耳朵......”


凯文放过库特可怜的耳朵,道:“我看你情人节没个伴就让你给我讲个故事。咋越来越扯了嘞?你平常就给女孩子讲这个啊?”


库特委屈地合上书,小声嘀咕:“.....女生们明明都很喜欢啊.....再说我也是有人陪的......”

凯文差点一口血喷出来:“wtf???谁情人节陪你????”


“库特前辈!”


二人转头一看,诺顿·坎贝尔笑嘻嘻地跑过来。


“库特前辈!你说过今天去月亮河公园带我玩呢!”诺顿明朗一笑“凯文前辈也在啊!那我们先走了!”

诺顿把库特推到门前,阴下脸,低声对凯文说:“阿尤索,离库特远一点。”


凯文:?wcnmd,祝你们情人劫快乐。



目送这对小情侣走后,凯文第一次体会单身的苦恼。


这时候,他多么希望有一个甜美可爱的女朋友,在情人节这天搂住他的脖子,开心地结果自己精心制作的巧克力,准备一起度过甜蜜的一天。


然后,她会轻轻拉住凯文的手,对他含羞一笑。她没准备什么礼物,就送给自己一只红透透的大苹果。


何塞·巴登从背后搂住凯文的脖子,送给凯文一大块心形巧克力。


穆罗害羞地拉住凯文的手,并在他手上放了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凯文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长舒一口气。




算了,他认了。




剩下的应该就是选一个了。






毕竟他听库特讲故事时,有一种期待的感觉。

小豚鼠
熬夜产的粮,凑合着吃吧。凯文起...

熬夜产的粮,凑合着吃吧。凯文起来发现自己穿女装会怎样呢?情人节快乐💕💕💕💕

熬夜产的粮,凑合着吃吧。凯文起来发现自己穿女装会怎样呢?情人节快乐💕💕💕💕

不擅长群聊的葡萄

副凯穆 情人节篇

主副凯穆,园医一点点就不打tap了

沙雕文慎入

不鸽,乖巧

都情人节了,必须让某仔贡献出自己的屁股!(?)

――――――――――――――――――

庄园的厨房飘出巧克力的甜香

“伍兹小姐,你在做什么?”

“穆罗先生,哦,我在做巧克力,给天使的,今天是情人节”

“情人节?乔治,什么是情人节?”

“哼哼”(不知道,狗男人)

“呃,那个,情人节就是有关情人的节日”

“噢”

“双方可以做一些亲密的事情来增进感情,不过大部分都是做巧......”

园丁没把话说完

因为穆罗已经骑着猪冲出厨房,把门撞坏了还不忘高喊

“谢谢你伍兹小姐!啊啊啊凯文我来了!!!”


早知道今天是情人节的凯文昨天就把自己那套昂贵的裁缝装拿了出来,金色的绳索也...

主副凯穆,园医一点点就不打tap了

沙雕文慎入

不鸽,乖巧

都情人节了,必须让某仔贡献出自己的屁股!(?)

――――――――――――――――――

庄园的厨房飘出巧克力的甜香

“伍兹小姐,你在做什么?”

“穆罗先生,哦,我在做巧克力,给天使的,今天是情人节”

“情人节?乔治,什么是情人节?”

“哼哼”(不知道,狗男人)

“呃,那个,情人节就是有关情人的节日”

“噢”

“双方可以做一些亲密的事情来增进感情,不过大部分都是做巧......”

园丁没把话说完

因为穆罗已经骑着猪冲出厨房,把门撞坏了还不忘高喊

“谢谢你伍兹小姐!啊啊啊凯文我来了!!!”


早知道今天是情人节的凯文昨天就把自己那套昂贵的裁缝装拿了出来,金色的绳索也被他擦得发亮,胡子也刻意地刮去了

“嘿嘿,今天情人节,肯定会有不少小姐姐送巧克力给我,说不定我凯文今天就能脱单了!哈哈!”(?想什么呢,仔你腰要没了?)

“凯文!!!!”

“嗯?”

凯文刚一转头,就看到一人一猪朝他快速奔来

操,快跑,不然要死

然而跑了没几步,猪的獠牙就蹭到了他的大腿

“嘭!”一声巨响,穆罗跟乔治就来了个人仰猪翻(?)而凯文更是被穆罗死死的压在下面

“穆罗!给我起来,重死了!”

“没办法,乔治不走”

“你,你快叫它走开!”

“乔治,快走开(压,给我继续压)”

“哼哼(不走)【知道了,你妹的又把我当撩机】”

“呃,凯文,乔治它......就是不走”

“什么?该死的!”

“凯,凯文!别乱动!”

凯文现在一点都没在听,他的衣服!

怀中人挣扎着,双手抓住他的胳膊企图强行抬开,双腿在他的跨间不停地乱蹭

穆罗......很沉重地咽了咽口水

别这样,凯文,我会石更的......

我想回去再好好品尝你

“咳咳”

这时,第三者的声音很不巧(?屁,或者可能)地响起

两人将视线转向发声的方向

哦呼


何塞是听到响声过来的,手里还拿着为凯文做的巧克力(记住这个巧克力!!!)

两人一猪的和睦(?)场面让他快要把门框捏碎了

可恶

要不是怕误伤凯文他早把穆罗跟他的猪精狂揍一顿

穆罗看出他的想法,于是......

假装手酸,借此整个人比刚刚贴得还要近

凯文被穆罗彻底环住,野人全身紧紧靠在他身上,鼻子呼出的热气不断打在他脸上

一半因为热,一半又因为这尴尬的姿势,他的脸红得快烧起来了

“唔...嗯,穆罗....好热,别靠我这么近”

...

......

骑猪人你没了

此刻的何塞再也没有理智去控制自己

他朝着穆罗将巧克力狠狠地砸了过去(其实是想扔别的,但手太快,搞错弄成巧克力了)

穆罗惊呼一声,起身躲开了,虽然他躲掉了,但是......

那一块不小的,还用硬纸包装着的巧克力却结结实实地砸到了凯文脸上

没错,凯文•阿尤索,的脸上

完蛋了


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被磕出几个印子的脸爆起青筋

“你们两个......给我滚!!!”


夜幕降临,疲倦至极的凯文回到房间,一头倒在了床上

“混蛋穆罗和何塞!今天没有拿到巧克力还弄脏了衣服!下次见到他们我还要揍!!!”

吼完几句又埋进了被子里

肚子有点痛......好像口袋里塞了什么东西

凯文掏了掏口袋,将那个东西拿了出来

“是......何塞的巧克力,是给谁的?”

“算了,管他呢,该死的何塞居然敢拿巧克力砸我!看我不吃了它叫你约会着急!”

两三口就将香浓的巧克力送进了肚子,凯文坏坏的笑了笑便合了眼


挂了彩的(凯仔打的,加后来他们互打)穆罗跟何塞一同出现在凯文房间的门口

“喂,我是来道歉的,你又是来干嘛的?”

“我?我当然是送药的,毕竟凯文的脸 受 伤 了嘛”

“混蛋!还不是你贴凯文那么近!”

“你们俩声音小点,要吵去大厅吵,这里是宿舍”路过的雇佣兵“和善”的提醒他,如果忽略他手里的军刀

“啧......”

“知道了......”


凯文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他醒来的第一反应是热,好热

明明现在还不是夏天......

他脱掉了外套和裤子

呃啊......还是好热......

不光是上面,下面也......

他夹住了腿,又来回摩挲了几下

嗯......呼,好热......好难受.......

衬衫上的纽扣已尽数解下,露出蜜色的腹肌,又染上了一层粉色,腹部的人鱼线被汗水浸湿后愈发诱人

“咚咚咚”

有人敲门......

艰难地下床,朝门口走去

开门的瞬间凯文也失去了气力,瘫软地倒在何塞怀里(均匀分配,嘿嘿嘿)

“凯,凯文!”

“……唔,是何塞吗……我好热……”

“好热?等等难道说?你,你吃了我做的巧克力?”

“……嗯”

“喂,何塞,凯文怎么了?巧克力有什么问题?”

“那个巧克力……”何塞顿了一下,接着很困难的说了下去

“被我……放了大量媚药”


――――――――――――――

好了我死了,鬼知道这么一点我写了一天,还闹了胃疼

在续写和结束间反复横跳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敷衍结束)


左师已和教鞭保镖私定终身,闲人勿扰。

情人节没有灵感,只能在归宿跟好友组组穆凯cp啦!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草率】

情人节没有灵感,只能在归宿跟好友组组穆凯cp啦!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草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