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野原新之助

49395浏览    1422参与
戈升布郝

一些金句

拿来当表情包也不错哦~

一些金句

拿来当表情包也不错哦~

涯侍FiRE.

俺永远喜欢蜡笔小新!!!!

俺永远喜欢蜡笔小新!!!!

Mrs. Napoleon
不行我好喜欢这张我要单独发一遍...

不行我好喜欢这张我要单独发一遍

虽然画的不满意但是不影响我喜欢

🤤

不行我好喜欢这张我要单独发一遍

虽然画的不满意但是不影响我喜欢

🤤

禤轩

表面:真可惜,大家看不到小彻的便当是什么样了🥺

 内心:可爱P,你拿什么跟我斗?😏

表面:真可惜,大家看不到小彻的便当是什么样了🥺

 内心:可爱P,你拿什么跟我斗?😏

禤轩

『奇怪的CP增加了』系列

顾客×网店店员

像极了你教长辈网购的样子😂

『奇怪的CP增加了』系列

顾客×网店店员

像极了你教长辈网购的样子😂

叉烧

【新风】周日

*一点甜甜的日常

*ooc预警


周日,东京时间七点整。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子,一缕微风吹拂着落地窗上的窗帘随风飘荡。

风间循着生物钟早早醒了,半睁着眼睛看身旁的熟睡的新之助。

新之助一如既往地爱睡懒觉,外头的鸟鸣也没能打扰他。

风间搭在他腰侧的手动了动,熟练的掀开白T恤,钻进被子玩新之助的腹肌。

该说不愧是练拳击的吗?风间默默感叹,身材真好。不仅体型均匀,而且线条流畅,肌肉紧致,充满了爆发性。


“小彻。”新之助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喊他。

风间从被子里钻出头,一脸无辜地看他:“干嘛,你醒了就去准备早餐啊。”

“这周轮到小彻了吧——这个月的早晚餐,还有你的便当都是...

*一点甜甜的日常

*ooc预警


周日,东京时间七点整。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子,一缕微风吹拂着落地窗上的窗帘随风飘荡。

风间循着生物钟早早醒了,半睁着眼睛看身旁的熟睡的新之助。

新之助一如既往地爱睡懒觉,外头的鸟鸣也没能打扰他。

风间搭在他腰侧的手动了动,熟练的掀开白T恤,钻进被子玩新之助的腹肌。

该说不愧是练拳击的吗?风间默默感叹,身材真好。不仅体型均匀,而且线条流畅,肌肉紧致,充满了爆发性。


“小彻。”新之助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喊他。

风间从被子里钻出头,一脸无辜地看他:“干嘛,你醒了就去准备早餐啊。”

“这周轮到小彻了吧——这个月的早晚餐,还有你的便当都是人家准备的诶。”

“你这个月都闲着啊。”

嘴上这么说,风间还是慢慢坐了起来。

“起床去洗漱。”

“好。”


新之助洗漱完就摸到厨房去了。

“小彻,还没好吗?”

新之助打了个哈欠,将下巴搁到了风间肩膀上。

风间语气带了一点烦躁:“没有。”

新之助眼神飘到了垃圾桶里烧焦的鸡蛋上,忍着笑接过风间手里的锅铲,“我来吧。”


两人吃过早餐,新之助收拾了碗筷,凑到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风间身边

“我们去哪玩?”

“今天我想回春日部看看妈,”风间正在看佐藤九日堂的销售广告,“要带什么给妈——唔,小新,佐藤九日堂有新发售的动感超人手办,你最爱的。”

新之助探头看了一眼,笑了起来:“也有可爱p的。”

风间不理他。

认识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早就心照不宣了,否认也没什么意思,只是被提起多少还是会有一些不自在。

风间看向他,征询道:“那就这么决定了,今天回春日部?”

“嗯,听小彻的。”


风间发消息和风间峰子发消息说了一声 就起身去换衣服,新之助也站起来,跟在风间身后。

在风间关门前,新之助笑了一下,凑上前去。

“小彻彻,你刚刚说错了,我最爱的,是风间彻,不是动感超人。”


风间关上门,原本白皙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红。

“我也最爱野原新之助了。”


感谢点进来看完的你们。






禤轩

小新:我的纸袋破了😌

风间:我的纸袋也破了🥺

小新:呵,鸭头,别给我来欲擒故纵那套。(内心os:他真的是爱惨我辣!)

小新:我的纸袋破了😌

风间:我的纸袋也破了🥺

小新:呵,鸭头,别给我来欲擒故纵那套。(内心os:他真的是爱惨我辣!)

禤轩
乖巧小新上线:我会乖乖的哦●‿...

乖巧小新上线:我会乖乖的哦●‿●

乖巧小新上线:我会乖乖的哦●‿●

桃桃

小彻好可爱~我的宝宝~

小彻好可爱~我的宝宝~

禤轩

风间:认真说教中~

小新:默默投食中~

风间:认真说教中~

小新:默默投食中~

叉烧

【新风】十年之痒(下)

回家后,风间换过衣服,泡了碗杯面,吃完后躺在沙发上发呆。

新之助怎么会跟一个女孩子约会。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这些很快都和他无关了。

从大学毕业典礼新之助突然找他告白的时候,风间就一直在想:新之助什么时候会玩腻呢?

他爱新之助,却不敢相信新之助也是那样爱着自己,

新之助喜欢漂亮的大姐姐,喜欢动感超人,喜欢小饼干……但未必很爱风间。

一个永远披着一层温和有礼的皮,不敢让人看到内里真实模样的风间。

哪怕已经三十岁了,他还是不愿意承认喜欢可爱p和魔女玛丽。

风间彻的骄傲,在野原新之助面前不值一提,有的,只是自卑。


新之助玩腻了啊。风间想

他不打算去质问,那太没意思了,何必...

回家后,风间换过衣服,泡了碗杯面,吃完后躺在沙发上发呆。

新之助怎么会跟一个女孩子约会。

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这些很快都和他无关了。

从大学毕业典礼新之助突然找他告白的时候,风间就一直在想:新之助什么时候会玩腻呢?

他爱新之助,却不敢相信新之助也是那样爱着自己,

新之助喜欢漂亮的大姐姐,喜欢动感超人,喜欢小饼干……但未必很爱风间。

一个永远披着一层温和有礼的皮,不敢让人看到内里真实模样的风间。

哪怕已经三十岁了,他还是不愿意承认喜欢可爱p和魔女玛丽。

风间彻的骄傲,在野原新之助面前不值一提,有的,只是自卑。


新之助玩腻了啊。风间想

他不打算去质问,那太没意思了,何必弄得那么难堪呢?

风间不想再去想新之助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在一起的画面,他把这件事情当作了一场梦,一场噩梦,他只要不去想,噩梦就不会发生。


“风间,风间……”新之助的声音好像在耳边回响,“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会着凉的。”

新之助伸出手,摸了摸风间的额头,"还好没发烧,风间,该起来啦。"

风间缓缓睁开眼睛,“唔……小新,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进房间睡好吗?”

风间摇摇头:“没洗澡。”

两人折腾好躺在床上时,已是深夜。


新之助搂过风间,闭上了眼睛。

“小彻,你睡了吗?”

“嗯?”

“没和你说今天回来,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但航班延误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六点了,还有北本太太安排的相亲——妈妈也真是的,不早点告诉北本太太人家已经有小彻彻了,又不能放女孩子鸽子……”

新之助絮絮叨叨地说着,风间为了一个项目熬了几个晚上,此时意识模糊,只听着新之助在耳边“嗡嗡嗡”,内容是半点没听进去。

风间不轻不重地拍了新之助一下:“闭嘴,睡觉。”

新之助嘟囔道:"哎呀,小彻彻,人家还没说完呢。"

风间不搭理新之助,翻过身去,继续睡觉。

“小彻,好梦。”

新之助在风间耳边说道。

风间闭着眼睛,轻哼了一声。


一个月了,新之助没有向他提过分手,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一如既往地对他撒娇耍赖

风间想,他可能还不够喜欢那个女孩子吧


次日

佐藤家

新之助坐在妮妮对面的沙发上,表情很是苦恼

“所以,到底是什么让你认为风间不爱你了。”妮妮一脸平静地说着。

"我不知道,但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风间似乎变成了一个很陌生的人,而且很快就离开我了。"新之助说,“还有,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和我xxoo了。”

妮妮和善地看着新之助,“好像确实有点问题,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

“没有。”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妮妮一脸严肃地看着新之助。

新之助茫然地看着妮妮。

“还是直接去问风间比较好吧。”


周日,风间被正男和阿呆约去了一家寿司店。

风间落座后疑惑地看着二人:“为什么不叫上小新和妮妮啊。”

“这个不重要啦。”正男摆着手说,“话说回来,风间,你和小新最近不太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了?”

正男在桌底不动声色地打开了手机备忘录。

“在春日部防卫队的群里,你很久没有和小新有直接交流了。”

“不晒小新做的便当了。”阿呆接话。

"也没有和小新出去玩,你们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啊。"风间随口说着。

"真的没什么?"

"真的啦,你们不要乱猜。"风间说完,拿起菜单低头专注地翻阅着。

风间的目光停留在菜单上,心思却完全不在菜单上。

该和他们说吗?


与此同时,佐藤家客厅

“妮妮,正男真的能套出风间的话吗?”

妮妮斜眼看他:“我已经把风间所有的反应和应对方法都想好打在正男手机备忘录上了,要是还不能成功,小新你就自己去吧。”

 

寿司店

正男正打算发消息和妮妮汇报,就听风间说“其实……小新快要和我分手了,新之助他……好像有其他喜欢的女孩子了。"

正男差点跳起来,"怎么可能!"

阿呆:“小新 很专一。”

“骗你们干嘛,那天……”


在回家的路上,风间已经在想自己要收拾什么行李了

风间不打算等新之助提分手了,等找到合适的公寓,他就搬出去。

到家已经很晚,公寓没有亮灯 ,风间掏出钥匙开门。

“新之助?小新?你在家吗?”

“在呀。”

耳畔吹过一阵温热的风,风间身体瑟缩着软了下去。

被新之助按在门上吻到缺氧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对风间来说。

“嘿嘿,小彻,你还是没有学会换气啊。”

“新之助!”

虽然黑暗中不大能看清风间的脸,新之助也能想象到有多可爱。

“好啦,不逗你了。小彻,这几天你在气咖啡店的事,我猜的对不对?”

风间移过目光不说话。

“我,那天是去相亲的——风间,听我说完!”

“你说。”风间收回脚。

“北本太太当时和妈妈说了一下,妈妈也没来得及回应北本太太,她就走了,后来又忘了去拒绝北本太太,放女孩子鸽子也不太好,就去了——而且,小彻,那天晚上我明明和你说了。”

“我没听,你有意见吗?”虽然知道自己理亏,但风间还是撑了一副硬气的样子。

“没有,我哪敢啊。”


风间又被新之助按着吻到缺氧。

“小彻,说认真的,下次生气就和我说清楚好不好?”

风间缓了一下呼吸:“看心情吧。”

“看什么鬼心情啊,我这次差点失去你了呢。”

风间不接话,眼角却红了一点

新之助在他耳边又吹了一口。

“小彻,我爱你,比你想象得要更爱。”


总之就是在爱人面前有点自卑敏感的风间和新之助闹矛盾的故事

感谢点进来看完的你们。



禤轩

“一直有不好的预感,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了,不过看到风间没事,我就放心了”

这是什么绝世好攻!

“一直有不好的预感,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了,不过看到风间没事,我就放心了”

这是什么绝世好攻!

叉烧

【新风】十年之痒(上)

 *拳王新×课长彻

 *ooc预警

 *私设妮妮和正男是夫妻,阿呆单身


东京时间晚十点

公寓主卧熄了灯。

野原新之助凑近风间,试图揽上他的腰,

风间回手就是一下,“起开,今天不和你折腾。”

“哎呀,小彻彻还是这么害羞。”新之助又凑过去,在风间耳边吹气。

风间身体瑟缩了一下,新之助看准时机,把人揽进怀里。

风间回过神来,耳朵尖泛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得。

“风间,你为什么都不挣扎嘞?”新之助贱兮兮的声音在风间耳边响起。

“……和拳王近搏得多傻的人才干得出来?”

“嘿嘿。”新之助偏过头笑

时钟嘀嗒嘀嗒的声音在寂静夜里格外清晰,风...

 *拳王新×课长彻

 *ooc预警

 *私设妮妮和正男是夫妻,阿呆单身


东京时间晚十点

公寓主卧熄了灯。

野原新之助凑近风间,试图揽上他的腰,

风间回手就是一下,“起开,今天不和你折腾。”

“哎呀,小彻彻还是这么害羞。”新之助又凑过去,在风间耳边吹气。

风间身体瑟缩了一下,新之助看准时机,把人揽进怀里。

风间回过神来,耳朵尖泛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得。

“风间,你为什么都不挣扎嘞?”新之助贱兮兮的声音在风间耳边响起。

“……和拳王近搏得多傻的人才干得出来?”

“嘿嘿。”新之助偏过头笑

时钟嘀嗒嘀嗒的声音在寂静夜里格外清晰,风间数着滴答的声音

够六百秒了,十分钟。

“新之助,你睡了吗?”

新之助低了一点头,去吻风间的鼻尖:“没呢。”

“小新,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九年零三个月二十天。”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我们都三十二岁了嘛。”新之助咬着风间的耳根,含糊道。

“小彻,怎么突然问这个?”

风间被问的一愣:“睡不着,随便问问。”

所幸新之助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

风间见蒙混过关,长出了一口气,刚准备酝酿睡意,就被新之助压在身下,“既然小彻彻睡不着,就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吧。”

“你……唔”风间的声音被新之助尽数堵了回去。

两人翻滚在床上,衣衫尽褪。

新之助吻遍了风间的全身,从脖子到胸前,到腹下,

风间被新之助撩拨得浑身燥热,却逼着自己从情欲中清醒。

"小新,别闹了,我好困啊。"风间轻拍着新之助的背,“说好了今天不折腾的。”

“哦——”尾音被他拉的很长,宣告着不情愿。

“快睡。”

看着新之助闭上眼睛,安心睡觉。风间翻身平躺,睁着眼睛望天花板,脑中乱成一团。


一月前

佐藤正男拨通了风间的电话。

风间接到电话时正好走在下班的路上,他和新之助住的高级公寓离公司不远,新之助没有来接他的时候,风间就走路回家。

“正男,有什么事吗?”

“风间,小新什么时候回日本?这个月妮妮不用拍戏,阿呆的实验也告一段落了,就想着我们五个人聚一聚呢。”

“这样啊,不过就连小新自己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来,”风间顿住了话音,掩了掩落寞的神情,“都去一个月了,这两天也该回来了。”

“好,那风间等小新回来了就联系我们吧。”

“嗯。”

两人闲聊几句,很快就挂了电话。

风间快到家时,在楼下的咖啡店门口犹豫了。

要进去买杯咖啡吗?

风间并不打算亏待自己,走进店里,点了一杯冰美式。

等待的过程中,风间出神的想:新之助现在在干什么呢?

"先生,您的冰美式,请慢用。"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风间回过神,发现服务员站在自己面前,"谢谢。"

"不客气,祝您愉快。"服务员笑着转身离开了。

风间抿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在舌尖上蔓延。

身后有几个服务员在轻声讨论

“那桌的先生可真好看啊,可惜有女伴了。”

“而且还很有钱呢,就住在旁边的公寓楼……”

“那位先生好像姓野原,他的女伴是这么叫的”

…………

风间心脏漏跳了一拍,是新之助吗?

不对,新之助怎么可能有女伴。

风间心有点慌,也顾不上品尝咖啡了,几口闷了,便要去结账,

起身时,风间状似不经意地四下望了一眼

那个人……是新之助吧

新之助背对他这个方向坐着,对面是一个女人,年龄不大看得出来,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韵味,唇角的笑意尽显温柔,是新之助幼时最喜欢那一型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绝对不是大原娜娜子等两人都认识的女性。

风间舌尖扫过上颚,转身往收银台走去。

他的脚步很慢,但每一步都踩在心上,每踏出一步都像是用刀割肉一般疼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