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野安

876浏览    6参与
与山(神仙产出都看到了会按时间顺序挨个回复我爱大家)

【一发完】“血脉压制”(ABO)

【父慈子孝。】


—————————全文往下—————————


沐以尧×沐淮安(长官严父×刺头单兵)

内含卓野救崽w

近7k一发完,欢乐狠拍(?)


      “明知故犯,沐淮安,你还有理了?”

      “没有,您教训的是。”


—————————分割线—————————

本章为隐藏结局。

当真是淮安办事不严谨被沐以尧抓了把柄嘛?

解锁可收获沐家父子的最后一重反转。


一个关于沐爹军衔的说明:

最...


【父慈子孝。】


—————————全文往下—————————


沐以尧×沐淮安(长官严父×刺头单兵)

内含卓野救崽w

近7k一发完,欢乐狠拍(?)


      “明知故犯,沐淮安,你还有理了?”

      “没有,您教训的是。”



—————————分割线—————————

本章为隐藏结局。

当真是淮安办事不严谨被沐以尧抓了把柄嘛?

解锁可收获沐家父子的最后一重反转。


一个关于沐爹军衔的说明:

最初口嗨的时候我说沐爹是大校,放在正常来看这其实是蛮高的军衔了,但是写到这篇的时候我觉得反正是架空,那么让他再厉害一点其实也无妨,因此这里就改成上将啦,也会更贴合他“特级长官”的身份。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淮安小时候沐以尧是大校,现在已经晋升为上将。

注:现实中大校升上将可能一辈子都升不到,大家不要被这个架空设定误导。


一个关于部队单位建制的说明:

正常来讲,部队的建制从高到低应该是“军师旅团营连排”,但本文的背景就不严格按照现实来啦,毕竟卓野被叫的是队长。

同上,还请大家不要拿这个架空设定与现实做比较。


淮安让卓野进来就是想少挨点,他知道有外人在沐以尧必定留手。

沐以尧也知道淮安存了什么样的心思,顺水推舟给儿子台阶罢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鞠躬O(≧▽≦)O 


晗战·熙

第一次给太太写评论

是给砚砚写的《【一发完】部队教育(ABO)》的小长评@与山 


       刚刚开始 在我还没有记起淮安是谁的时候,只觉得他是一个天赋异禀但就是想挑战军队标准的少年,完事小伎俩被发现还有勇气直呼队长全名的不要命的完蛋玩意儿,却同时又带着一股子少年气,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不羁和坦坦荡荡大方承认的潇洒。

        直到后文我想起来他是谁的时候,才...

是给砚砚写的《【一发完】部队教育(ABO)》的小长评@与山 

      

       刚刚开始 在我还没有记起淮安是谁的时候,只觉得他是一个天赋异禀但就是想挑战军队标准的少年,完事小伎俩被发现还有勇气直呼队长全名的不要命的完蛋玩意儿,却同时又带着一股子少年气,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不羁和坦坦荡荡大方承认的潇洒。

        直到后文我想起来他是谁的时候,才发现他是一个有着自己想法,不被上一代人所拘束所安排的新生力量,就算控分只是为了自己,想安稳的生活着,好好摆烂,却也想到了不拖累其他人,也不辜负父亲的希望,不至于因为落后而离开队伍。他拥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却也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和重担。

        但仅仅止于此,对于淮安自己来讲似乎足够了,我也是如此认为的,甚至觉得这顿拍不应该是见血的狠拍,而是小情侣间的打打闹闹。直到卓野的武装带和话语应声而下,似乎感觉也打醒了我,即便不管上级在以身试险,用自己的经历和血汗划下的考核标准耗费了多么多的精力,也的确在这份军装之下,有着超出个人追求的意义。既然入了部队,便担负着国家的期望与重任,和信仰的沉甸,是只要在就必须为之奋斗的方向。

        它的含义是:哪怕淮安只是为了自己安稳度日,也并非不是能力不足不足以胜任,但只要进入了部队就意味着责任,意味着哪怕并非出于自愿,也应当担起的责任和为之奉献。在这一点上,我完全相信并同意卓野的做法。

        但卓野也并非不近人情,彩蛋里的世界没有严苛的纪律,没有部队里的上下级的清楚划分,更没有不得不表现得不近人情的生疏与隔阂。只有小情侣之间的打打闹闹,玩笑与安抚,卿卿我我的亲昵。

        在被宠爱的世界里,淮安也可以调侃自己的队长,甚至带上嫌弃,也可以不顾的撒娇,来换取卓野的一丝偏爱。与此同时,卓野也可以毫不在意的流露自己对淮安的关心,不用再担着要将淮安引入正轨的担子,只要在彼此的纵容中安安心心的当好他的爱人就够了,也可以放心的被淮安的小心思撩拨,不由自主的动心,不再受上下级的束缚。

        这才是最自然而令人钦羡的爱情。



(另外,用九百字的小长评能不能换来最后交手的详细过程呢?比如说他们各自使用什么招式呢?不是非要看chuang上打架,舌头打架、真的打架我都可以的😍😍😍)

与山(神仙产出都看到了会按时间顺序挨个回复我爱大家)

【一发完】部队教育(ABO)

【“你需要一个比痛揍更深刻的教训。”】


—————————全文往下—————————


卓野×沐淮安

兵痞队长×刺头单兵

近8k字一发完,狠拍小甜饼,双Alpha


       “队长,叫队员来自己的单人宿舍训话,似乎不太合规。”

       “我要揍你,办公室隔音不行。”


—————————分割线—————————

有彩蛋。

解锁可收获当天住在卓野宿舍被强行上药的淮安。


本...


【“你需要一个比痛揍更深刻的教训。”】


—————————全文往下—————————


卓野×沐淮安

兵痞队长×刺头单兵

近8k字一发完,狠拍小甜饼,双Alpha



       “队长,叫队员来自己的单人宿舍训话,似乎不太合规。”

       “我要揍你,办公室隔音不行。”



—————————分割线—————————

有彩蛋。

解锁可收获当天住在卓野宿舍被强行上药的淮安。


本章的故事发生在淮安刚入伍不久,17不到18岁的时候。


照例啾两个幸运鹅喝奶茶〃∀〃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鞠躬O(≧▽≦)O 


明月晓星尘

【兔龙/野安】圣诞限定魔法(上)

OOC预警,拉郎预警,垃圾水平预警,


兔女郎和笨蛋龙

上野怂怂和安达小可爱


1.平安夜不吃苹果是会被惩罚的


“啊...嚏...”战兔从实验室出来时,和飘着雪花的冷风迎面向撞,穿着单薄的科学天才也阻挡不了寒流的侵袭,揉了揉自己发红的鼻子,这下肯定是要被笨蛋嘲笑的,战兔想着,却被一件足够御寒的,自己嫌弃笨重的衣服给盖住了脑袋。


终于从衣服里挣扎出来的战兔看到了,面色有些难看的万丈,在他确认了战兔身上的衣服足够他保暖后,一句话都不说扭头就走,die,这正撞枪口了不是,战兔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


惹怒笨蛋龙的第一...

OOC预警,拉郎预警,垃圾水平预警,

 

兔女郎和笨蛋龙

上野怂怂和安达小可爱

 

1.平安夜不吃苹果是会被惩罚的

 

“啊...嚏...”战兔从实验室出来时,和飘着雪花的冷风迎面向撞,穿着单薄的科学天才也阻挡不了寒流的侵袭,揉了揉自己发红的鼻子,这下肯定是要被笨蛋嘲笑的,战兔想着,却被一件足够御寒的,自己嫌弃笨重的衣服给盖住了脑袋。

 

终于从衣服里挣扎出来的战兔看到了,面色有些难看的万丈,在他确认了战兔身上的衣服足够他保暖后,一句话都不说扭头就走,die,这正撞枪口了不是,战兔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

 

惹怒笨蛋龙的第一条: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而且是非常生气的那种。

 

许是冬夜里格外的冷,战兔想,前面那个自顾自走着的笨蛋的脚步越来越慢,双手揣在衣服的兜里,深黄色的头发编着炸虾辫,看起来一脸的不良相但却是个足够温暖他的人啊,战兔笑着跑向前,和万丈肩并肩,顺便把自己冰凉的手塞进了万丈的一兜里,十指紧扣。

 

“搞什么啊,都说了今天很冷还耍帅,穿这么少。”万丈虽然嘴上还骂骂咧咧的,对战兔的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不满,但那双紧握的手从未分开。

 

路灯下,战兔用另一只手揽住了万丈的脖子,略带干燥的嘴唇相碰,是唇齿交融当然更是两个灵魂的相依相许,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直到战兔牵着万丈进到纳西塔咖啡店的时候,万丈的脸都红红的,像个熟透了的红苹果,战兔想,如果不是因为早就和纳西塔的众人约好了,真想马上回家,然后......万丈的脸更红了。

 

“你们两个太慢了吧!!!”猿渡一海围着围裙,穿梭在吧台前后,看到两人腻乎的样子不能再酸了,什么时候他和咪碳也能十指相扣,也能卿卿我我?

 

“你够了。”美空坐在纱羽旁边,对猿渡一海总是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忍不了就是忍不了,无奈的冲纱羽叹气,奈何纱羽心都不在自己这。

 

“‘圣诞快乐!’”幻德的文字衫还是一如往常的,审美奇葩,但是却意外勾走了我们的小记者纱羽,这一点是猿渡一海甚至是战兔和万丈都没想到的,让猿渡一海捶墙的是,似乎只有自己和咪碳的关系还在原地踏步,这不才有了纳西塔的平安夜聚餐活动,众人其实都想帮一把的。

 

“圣诞快乐!”窗边坐着的是疑似是万丈的同胞兄弟,后来被证实只是长得像的上班族安达清,明明和万丈是同一张脸,但是性格却是天差地别。

 

“平安夜不和朋友一起的么?”万丈坐到了安达清的对面,很明显安达清看起来有些踌躇,但是粗神经的万丈只是看出来了他的不开心。

 

“拓植和小凑去约会了,我就落单了。”安达清叹了口气,拓植自从遇到了小凑,简直能称得上是闪闪发光了,无论是跟自己单独聚餐还是和小凑一起,安达清都觉得自己挺多余的,要自己去表白去做这些,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上次说过的黑泽?”万丈刚说完就被战兔拍了脑袋,战兔表示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之前不是说过了么,黑泽这个话题不能提,万丈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人家是精英啦,而且我又不喜欢他。”安达清垂头丧气的时候其实蛮像小狗的,而且是那种可怜巴巴的看着你,女孩子都很心疼的好么,只是安达的性格比万丈内敛的太多,而且又是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懂事的性格,总会在做一件事之前想太多,而后因为各种可能存在和发展的局面自己无法控制而选择不去做,不然也不会处男魔法师了。

 

安达苦恼的才不会是那个在公司里所有人注目的黑泽,毕竟他俩的共同点大概就剩下同期和性别了,虽然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帮助自己,可是他也同样的在帮助其他人,并无出入,大概只是不想让身为同期的自己丢脸罢了。

 

“那么说,安达有喜欢的人了?”战兔从老板手里接过了饮料,顺带带了猿渡一海做的意大利面放在了万丈面前,自然也看到了苦恼的安达,以及他那似乎没停过的手机信息,“不回信息不打紧的么?”

 

“啊!对不起。”安达清总是这么小心翼翼的活着,懦弱而又知足的样子,翻开手机,消息多到差点把安达的手机给卡死了,

 

‘为什么不回信息呀,前’鬼脸

 

‘前,不回信息我都不想努力了~’笑脸

 

‘不是要对我负责的么~’鬼脸

 

……

 

以上N条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的信息都来自安达的新同事加后辈,上野发。一个明明比自己小,却总是一副啊,工作好难,我坚持不下去了的颓废样子,架不住人家长的好看,是他们部门里的'招牌',然后,被部长安排了指导任务的安达,就半'被迫'的和上野绑在了一起。

 

而在这之前,上野因为各种原因被房东给赶了出来,而这个事情恰巧被安达知道了,虽然在这之前他们仅仅只是看起来还算协调的前后辈的关系,但是安达其实一直都想更好的帮助上野,主要那张脸,真的很戳自己的萌点啊,埋在漫画书里安达想,虽然这个话题,他连拓植都没有告诉。

 

只是最后上野搬到自己的公寓里同住之后,安达才恍惚过来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明明坚持了三十年的安全领域,自己倒好直接把一个自己根本不算了解的,只是长的好看的男人放了进来,安达你在干什么!!!终于承认你是个看脸的男人了么?安达自己在内心里唾弃自己,但是对上野仍是无限的包容,虽然工作一团乱糟,但是相同的喜欢热血漫画把两人拉得更近了。

 

"所以,安达是在困扰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叫上野的同事?"战兔作为天才物理学家,自然抓重点的能力比某个已经被问题绕晕的笨蛋强多了,不过,这不是很可爱的么?

 

"虽然是这么讲啦,但是这真的是喜欢么?"安达前三十年不是没有过喜欢的人,但是如果让他去表白那是万万不能的,自己就是这么胆小懦弱的人不是么?但是看到上野的时候,自己也在想,原来也有和自己一样,平凡而又努力活着的人,虽然嘴上总说着不想努力,但是,每次都会等着自己一起回家的人,会一起坐在围炉看漫画,玩游戏,都喜欢甜甜的玉子烧,日式料理,这样的人,安达清脑海里已然有了答案。

 

"安达,虽然战兔常常说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话题,还喜欢耍帅,挑剔蛋白粉,但是,家里有他的话,心里就会足够安心的感觉是骗不了自己的心的哦。"万丈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是这是他在旧世界和新世界从未变过的感受,因为有战兔,安心的感觉从未离开过他,彼此依靠,彼此依赖,这就是属于他们的爱。

 

一旁的战兔自然也是被万丈的变相告白惊到了,但是转念而想,这样的感觉不也是因为万丈在,所以安心的么。

 

"对不起,我先走了!"安达似乎想明白了,抓起凳子上的外套,便冲出了纳西塔咖啡店,就像他最初闯入这里的时候一般,虽然那个时候还带着迷茫,但是万丈和战兔想,安达正在努力的,努力的为自己而活的精彩。

 

"呐,万丈我们也走吧!"战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已经有了各自生活目标的同伴们,新世界,已经往前走了,那么他和万丈自然也是要努力的,

 

"喂!战兔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头发都翘起来了,喂!"万丈虽然嘴上抱怨着,还是被战兔拖出了纳西塔咖啡店。

 

摆在餐桌上的红苹果,正在闪闪发光。

 

"真是的,明明都准备了苹果,结果都没吃。"美空无奈的叹了口气,纱羽被阿幻带出去约会了,刚刚还吵吵闹闹的纳西塔就只剩下了一海和美空。

 

"咪碳!不要叹气还有我呢,我一定会给咪碳一个难忘圣诞节!巴拉巴拉"一海仍是那个咪碳第一的一海,

 

"嗨,那苹果就拜托吃掉了哦,拜托了!"美空笑着说道,其实还挺开心的不是么?

 

路灯下,等候已久的上野等到了那个对于自己很重要的安达,一起并肩回家,看着跑的有些气喘的前辈,上野勾了勾嘴角,从包里掏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礼物,

 

"圣诞快乐,安达。"

 

"哎,我有礼物的么?糟糕,我忘了准备。"安达捧着那个盒子一脸惊讶的样子逗得笑出了声,他的前辈啊,真的超级可爱的说,

 

"没关系的哟,前辈,明年情人节回礼就可以了。"上野轻轻拍掉了安达发尖上的雪花,拉起了安达有些冰冷的手,揣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前辈,最喜欢了。

 

路灯下,彼此依靠的身影被拉的好长好长。

 

我会等待着,等待你的回答。

 

魔法,闪闪发光。

 

 

Tbc

山海宇时

往后余生

               一方天地·番

番外比正文长系列

北野×夏常安避雷

「扛住了柴米油盐的麻烦

扛住了朋友聚会的调侃

扛住了世俗生活的刁难

却扛不住 对你的喜欢。」

人生中最幸福的是什么?是每天早上一睁开眼,自己爱的人就安安静静的睡在自己旁边。

北野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把夏常安搂的更紧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开始舔吻起来。“嗯....好痒。”夏常安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哑着嗓子跟北野撒娇,撅着嘴巴要跟北野亲亲。北野...

               一方天地·番

番外比正文长系列

北野×夏常安避雷

「扛住了柴米油盐的麻烦

扛住了朋友聚会的调侃

扛住了世俗生活的刁难

却扛不住 对你的喜欢。」



人生中最幸福的是什么?是每天早上一睁开眼,自己爱的人就安安静静的睡在自己旁边。

北野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把夏常安搂的更紧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开始舔吻起来。“嗯....好痒。”夏常安还没有完全醒过来,哑着嗓子跟北野撒娇,撅着嘴巴要跟北野亲亲。北野敷衍了蹭了几秒夏常安的脸,又成功的睡死了过去。

“起床啦!!你忘记了我们今天要去福利院的吗!!!”

“我以为你是开玩笑。”北野搂着夏常安一起站在洗漱台前刷牙,果不其然收到了夏常安一个大白眼:“你以为我是开玩笑的事还少吗。”

还真的不少。北野回忆了一下,高中毕业那年夏常安说,要跟父母坦白,北野没放在心上,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一个泪眼婆娑的夏常安:“我妈让我滚呜呜呜,她不要我了。”后来还是北野死皮赖脸在常安妈妈那里挨了几顿打,这才是正式把俩人关系定下来。

大学毕业那年夏常安说,一起去挪威领证,北野也没当回事儿,结果夏常安机票都买好了,才知道北野以为他是开玩笑,签证都没办。结婚证是第二年冬天过去领的,因为夏常安想看极光。

北野把夏常安抱到洗手台上坐着,乖乖的站在那里等夏常安给他刮胡子。夏常安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故意把泡沫糊到他鼻子上:“想啥呢。”北野低下头把下巴往夏常安脸上蹭,不出所料给人蹭出了个大花脸。

“我在想啊,我们要领养多大的孩子,男孩还是女孩,给他取什么名,姓夏还是姓北......诶最后一个不是问题,孩子嘛跟爹姓,那肯定是姓北啊。”

夏常安拧了一把他腰上的痒痒肉:“孩子要叫我爸爸,叫你妈妈!”

“那可不行,”北野拿毛巾帮夏常安擦干净了脸,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雅痞的笑了起来。

“这性别不对啊,你昨晚在床上,不是叫我哥哥吗。”

北野就这点恶趣味了。

夏常安直接从他怀里钻出来,佯装生气的离开浴室,身后传来北野嬉皮笑脸的声音:“老婆我错啦。”





福利院的小孩子总是特别乖,夏常安对上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巴不得把所有的小孩都带走。院长在旁边跟着,说起他们的故事还偷偷的擦眼泪。夏常安拉着北野,指了指屋子里的婴儿床:“那个是?”

“那个是前几天送过来的,一个小女孩,才几个月大,名字都没来得及取。孩子命苦,父母出车祸身亡了,亲戚里又没人愿意领养她,就给送到我们这儿了。”院长隔着窗看着那个熟睡的孩子,语气里满满的心疼,“小姑娘长的漂漂亮亮的,又不认人.....”

夏常安都准备扯着北野的袖子抹眼泪了,北野突然给他递了一张纸巾,然后问院长:“为什么都不愿意养啊?这孩子身体不好吗?”

“孩子她父母啊,好像是跟家里闹掰了,听说出车祸家里都没人来领骨灰呢。谁又知道呢,这么小的孩子跟着被连累。”院长把门打开,带着北野和夏常安走到婴儿床前,“这孩子啊,是我们福利院来过最小的孩子了,我们这儿也没什么好的条件,她连父母亲长相都不记得,怕是以后也会越来越内向吧。”

“你看她醒了,不哭也不闹。”夏常安扯了扯北野的衣袖,然后把手指头伸到小姑娘面前,被她紧紧的抓住不放,“北野......”

“院长,我们决定就她了,”北野拍了拍夏常安的背,“我和你去办理手续吧。”

北野和院长走了之后,夏常安干脆坐在地上,脑袋趴在婴儿床边上,越看越喜欢这个小孩子。小姑娘抓着他的手想往嘴里放,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啊”了两声,夏常安整个心都融化了,小姑娘就看着他笑。

等北野回来后小姑娘更是不肯撒手了,院长把奶瓶递给她,她一只手死死的抱在怀里,另一只手还牢牢的抓着夏常安的手。

“孩子这么粘你。”北野从身后抱住了夏常安,委屈巴巴的博取夏常安的同情。不料夏常安只是敷衍了两声,继续去逗小孩,北野一看自己被冷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躲在夏常安身后对小孩子扮鬼脸。

小孩子哪见过这样,瘪了嘴两秒就哭了,夏常安打了北野一巴掌,把小孩抱起来,边哄孩子边骂北野:“多大个人了,还和小孩争醋吃。”

北野瘪了瘪嘴,推着婴儿车和几包尿布几罐奶粉出了门,边走还边哼哼:“小白菜啊,地里黄....”




北野和夏常安靠在一起坐在地板上,茶几上摆着一本新华字典和一张纸,纸上已经写了好几个夏常安想好的名字。

孩子自己在婴儿床里玩得开心,拿着玩具不亦乐乎的摇着。

“要我说啊,就叫北京吧,小名叫帝都,还有雾霾,多好。”北野懒洋洋的笑着,挨下了夏常安的几巴掌。

“说真的,你看啊北冬青、北霂桉....”

“北常野。”

“女孩啊你叫人家跟你一样天天爬树呗!”夏常安彻底炸毛,北野呼噜了两下头毛才反应过来:“合着你对我意见这么大呗!”

夏常安叹了口气:“哥哥,认真点。取名字呢,你不想孩子长大恨你吧。”

“你说这小孩为啥不能自己给自己取名字呢,”北野想名字想到头疼,“抓阄也行啊,我们写纸条上给她抓吧。”

“你说你什么时候能靠谱一点。”夏常安躺在了北野的腿上。北野拿过那张纸看了看:“夏笙,北夏笙。”

夏常安仰着个脑袋,喃喃自语:“北,夏,笙。”

孩子的名字就这么定下了,北野在厨房切菜的时候,听到客厅里待着的夏常安,一口一个“笙笙”,叫的北夏笙咯咯直笑,他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如何给八个月大的小朋友洗澡,在线等,挺急的。”夏常安给老妈发了条微信,趁着北野在里面洗澡的当儿。老妈也不含糊,下一秒一个视频通话就打了过来。

“哎哟哟你们怎么领一个这么点大的小孩啊,一岁我都嫌小呢这才八个月...今晚就先别给她洗澡了,明天我过去带着吧....你说说你和小北,两个都是没多大的孩子,这么早就想要小孩了,领养也领养一个五六岁的吧,虽然年龄越小越好培养....但是你们养都不会啊。孩子名取了吗?噢小北取得啊,夏笙...还可以说的过去.....”

婴儿床放在主卧的床边,北夏笙睡的跟小猪似的,什么声都闹不醒她。夏常安跟北野说他妈妈明天要来带孩子,北野嚎了一声:“我想睡懒觉啊....”

“今晚别熬夜了,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来。”夏常安靠在北野怀里,拿走了他的iPad。北野摸了摸夏常安的头发发现没干,又立刻坐起来:“过来,吹头。”

家里的吹风筒一般都是夏常安在用,北野时不时剃个寸头,甩两下基本干了。夏常安就不一样了,头发长长顺顺的,想剪掉当硬汉北野都不让,说是这样就不好玩了。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北野经常喜欢帮他扎一个小揪揪,立在脑门上,他记得小时候妈妈管着叫“冲天炮”,后来也不知道潮流是怎么发展的,还给其取了个艺名“苹果头”。

第二天老妈大清早就来了,还带了一堆的菜,还有宝宝吃的那种米糊,为了让她戒奶。老妈教夏常安如何给她洗澡,然后教北野怎么换尿布泡奶粉,最后还嘱咐他们,过几个星期用泡沫板把家里尖尖角角的地方包上,然后就可以让她下地爬了。

北夏笙一岁多的时候先开口叫了夏常安爸爸,然后开口叫了奶奶,最后才认识了小北,每天日常就是喊小北,听得夏常安也跟着小北小北的叫。就这样,两个小朋友把一个奶宝宝带到了四岁。

四岁该去幼儿园了。北夏笙哭都没哭,甚至在幼儿园呆着不想回家。北野接她放学的时候顺便去旁边商城给她买了个芭比娃娃才肯跟着走。

一直唱白脸的夏常安现在开始唱红脸了,小姑娘一到家就质问她是不是又叫爹地买玩具了,她北爹摆摆手:“笙笙喜欢,又不是经常买。”北夏笙跟着帮腔:“我喜欢,又不是经常买。”乐的夏常安气也消了,想起来就笑得直抖。

夏常安妈妈还是时不时过来带孩子,走之前千嘱咐万嘱咐小心细菌感染引起感冒,让北夏笙注意卫生。

结果第二天,夏常安就感冒了。估计是着凉,扁桃体发炎了。他几年没生过病了,突然这么一下杀的北野猝不及防。他先把孩子丢到了幼儿园,路过药店买了些常用药。到家发现夏常安正光脚站在厨房煮粥,又是警告一番,把人公主抱抱会了床上。

“多大个人了,总是不会照顾自己。”北野把温热的粥端给夏常安,“下次再逮着你不穿鞋你给我小心点。”

夏常安咳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表示再也不会了。可怜巴巴的模样让北野好一顿自责:“我还是带你去医院看看吧,你这样严重了也不是办法。”


夏常安有一个毛病,晕针。本来北野说得好好的,去医院看一下,开点药就回来,然后他就被忽悠去挂了水。护士拿着针头的模样让夏常安好一顿心慌,北野站在夏常安边上,把他的头摁在自己怀里,跟哄北夏笙一样:“乖安安,不怕了,不疼的,一下就好了。”

针扎进去后,夏常安立刻红着脸离开了北野的怀抱,还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谋杀亲夫啊你这是,不就是昨晚没跟你做吗...”护士小姐听到这儿,收东西的速度都快了许多,匆匆忙忙的拿着东西走了。

“嗷!”夏常安说不出话来,手怼着北野的腰下手更狠了。

“宝宝宝宝宝宝,我错了我给你唱歌!!”北野被掐的咬牙咧嘴,然后把夏常安锢在怀里,“小心点,待会回血了。”

“唱歌唱歌。咳咳,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往后余生,冬雪是你,春华是你,夏雨也是你,秋黄是你,四季冷暖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往后的余生,我只要你。








——

后面几段是歌词,来自马良老师的《往后余生》。《一方天地》到此结束啦,开头那首是阿肆的《喜欢》,一共推了三首歌✌

拉郎活动还在继续,各位老师如果有创作野x野的还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

山海宇时

一方天地

北野×夏常安
       

         邪教头子温馨提示:请注意避雷


被屏了886

北野×夏常安
       

         邪教头子温馨提示:请注意避雷


被屏了88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