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野狼

10414浏览    821参与
荼笙

随便脑了点东西,虐文看多了有后遗症。。。

随便脑了点东西,虐文看多了有后遗症。。。

荼笙

狠狠的想了😢我cp何时才能合体😣

狠狠的想了😢我cp何时才能合体😣

Lawlu

非典型柴哈【R】赔罪

#⚠️全文互攻 自行避雷

#受伤刘×女装☁️

#小道具   用在柴身上

#接上篇 哈柴 Do Me 


然:“哥,你怎么想到要穿这个的。”


昀:“说了啊,小惊喜。”


昀:“而且我记得之前……”


 “你说过想看。”


①Wid. 9 9 6 4 1

【Wid用法请看置顶or合集内自助取餐】


②wb 茤褐熱氺 


③《《《《《爱《《《《《发《《《《《电《《《《《【茤褐熱氺】...

#⚠️全文互攻 自行避雷

#受伤刘×女装☁️

#小道具   用在柴身上

#接上篇 哈柴 Do Me 



然:“哥,你怎么想到要穿这个的。”


昀:“说了啊,小惊喜。”


昀:“而且我记得之前……”


 “你说过想看。”



①Wid. 9 9 6 4 1

【Wid用法请看置顶or合集内自助取餐】


②wb 茤褐熱氺 


③《《《《《爱《《《《《发《《《《《电《《《《《【茤褐熱氺】




第二天刘昊然穿了件白衬衫,和以往不规不矩的样子不同,今天他把袖口扣得严严实实,除了手和头以外哪儿都没漏。张若昀全身也讨不到一点好地方,长袖秋衣和围巾一件都没少。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晨曦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刘昊然正对着镜子摆弄着袖口领口的纽扣。他拎起一旁架子上的领带,放在脖子上比了两下,尝试系领带。很快他就放弃了,就那几下子他差点在自己脖子上绑出蝴蝶结。

 

扯松乱成一团的布料,他刚想把领带挂回去,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

 

“哪儿有你这样系领带的。”





4&7

【昀all昀】蔑食

                  第六章       互食

         张若昀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谭欣雨打来的。

         他的嘴角挂着趣味性的笑容,“...

                  第六章       互食

         张若昀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谭欣雨打来的。

         他的嘴角挂着趣味性的笑容,“他们关系不好吗?” 

        “他们的关系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好像很好,又好像很不好。”

        “此话怎讲?”

        谭欣雨皱紧眉头,“老师,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你可以去阻止他们吗?我感觉他们想要杀死对方一样,特别可怕。”

       “那你要远离他们了,我马上赶过来。”

       “老师,他们已经离开了,应该是去刘昊然家里了,我听见吴磊有说去你那里好好聊聊。”

        张若昀攀上围墙,潜入刘昊然屋里。还未走近房间,就听见屋里激烈的响动。

        吴磊扑压在刘昊然身上,被刘昊然一脚踢中腹部弹开,吴磊恶狠狠的咬紧下唇,“我主动送上门,你还不愿意。你要知道,整个区域只有你和我是最般配的,只有顶级蔑食者才能……”

         刘昊然不屑的打断他,“整个区域的蔑食者,我都毫无兴趣,我一直在等他来。”

        吴磊自然知道他指谁,嘲讽道:“你们不是一路人,你不是最讨厌蔑食者和人类产生感情吗?”

        刘昊然脸上涌出惆怅,想起那张脸,手有些颤抖。

        吴磊乘着他走神,从身后袭来将他按压在地,刘昊然反应过来,双手反抱着吴磊的脑袋,吴磊歪过脖子一口咬向刘昊然的肩膀。

        刘昊然发出一声低吼,吴磊毫不犹豫的将他的肉撕扯下来吞食入腹。

        “你不要忘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我就作为侵入的一方吧!”

        刘昊然一拳砸向吴磊的下巴,瞬间消失在吴磊眼前,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将吴磊击飞在地。

        刘昊然冷笑着出现在吴磊面前,“我承认论血脉你在蔑食者中算强者,但是,在这世上和我最相配的只有他!”

        吴磊注意到刘昊然的伤口在谈话的间隙已经愈合,除了留下的血迹,仿佛从没受过伤一样。

        刘昊然得意的看着吴磊,“看见了吗?这就是绝对的强者血脉!你真的有自信能承受互食的结果吗?我可不在乎人类的感情那一套,我会毫不手软的杀掉你。”

         吴磊不以为然,“你不在乎人类世界的体系,自然也明白,蔑食者的天性和本能。你这样问,说明你还是被人类影响了。”

        刘昊然愤怒的看向吴磊,“你真的在找死!”

        刘昊然的速度非常快,在吴磊做出下一个反应的时候,将他锤进墙面,吴磊嘴角溢出鲜血,露出愉快的笑容,“兴奋起来了!”

         刘昊然连续暴击,吴磊在适应节奏的间隙,抓住了刘昊然的空挡。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咬住刘昊然的脖子。

        刘昊然皱紧眉头,指甲嵌入吴磊的肉里,终于不甘忍受,挣脱着束缚一口咬下吴磊的肉。

        两人开始互食,在这过程中,鲜血横飞,又不断长出新肉,眼里布满欲望。

        吴磊在蔑食者中确实算强者,作为对象是优选,复原能力差自己不多。

        但是……

        在吴磊等待着进入的时候,刘昊然将他甩了出去。

        “我不想杀你。”

        吴磊笑道:“你不觉得矛盾吗?你讨厌人类的情感,又不愿意遵循本能。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你会拒绝我。除非你就是有了人类的感情,有了喜欢的人。”

        “我愿意被杀,我想孕育更强的蔑食者。”

        刘昊然摇了摇头,“不,你不行。”

         吴磊不甘心道:“为什么?”

         刘昊然一脸沮丧,“我也想问为什么,我想为他孕育最强的蔑食者,可是他也不愿意。”

         “他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刘昊然露出一丝苦笑,“你最好永远也别知道。”

        刘昊然并非不想告诉吴磊,只因他察觉到了门外的张若昀,有些事现在还不能让他知道,等到了那一天,一切就会好起来。

        张若昀带着疑惑,回到自己家,在地下室找黄明昊谈话。

        张若昀将冰冻的汽水挨着黄明昊的脸解冻,等他咕咚的喝了两口,又喂到黄明昊嘴边。

        黄明昊不介意的喝光了余下的汽水,笑道:“雷老师真是贴心。”

       张若昀也冲他笑着,“真是乖孩子”,手指慢条斯理的摸着黄明昊脖子上的铁环,“你这么乖,等事情结束,我就放了你吧。”

        黄明昊不知他话里真假,“你怎么向上面交代?”

        “我会直接告诉他们,你表现的很好,也没有危害。”

        黄明昊有些意外,“你想知道什么?”

        “蔑食者为什么会互食?”

        黄明昊“噗嗤”笑了出来,“说是互食,其实是交配。”

        张若昀挑起眉头,“双方都是男性也可以?”

        “蔑食者和人类的生理构造不同,蔑食者也是男女互食,不过由于环境条件周围没有异性蔑食者的情况,会进行第二异化。一方作为补给,另一方受孕,身体本能优先为繁衍做出选择。”

        张若昀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越发感兴趣,“按理说,这种本能应该会有很多同类才对,还是说上头早有察觉,控制了数量?”

       “其实不用上头出手,蔑食者逐渐灭亡是趋势。蔑食者涌入人类社会已经许久,新生代的蔑食者渐渐有了人类的情感道德,于是在互食的时候有了痛苦的情绪。”

         “强者对蔑食者有致命的吸引力,这也是蔑食者的交配权。如果不自量力挑战比自己强的,对方不愿意很容易被杀掉,在交配的过程中被对方杀掉的也有。”

        “新生代有了人类的思维,会克制本能,大多会选择互相喜欢的。”

       张若昀观察着他的表情, “这不是挺好的吗?像个人了。”

        黄明昊叹息一声,“随之问题也来了,在繁衍的过程中,如果双方都是弱势,营养补给是不够孕育新生的,这个时候身体的本能会吃掉对方作为孕育的营养。”

        张若昀这下明白了,互食就是占有对方的欲望,如果要孕育新生就要从对方身体汲取营养。通常弱的一方作为受孕者,强的一方能提供身体所需。

         “所以,蔑食者通常会选择比自己强的,如果出现双方差不多的实力,而又都想对方受孕,那可太有意思了。”

        “蔑食者的世界观没有夫妻的说法,如今女性蔑食者也越来越少,因为有了感情,她们大多不再为了繁衍而生育。”

        黄明昊痛苦的低下头,“说来不管是男性蔑食者还是女性,新一代的蔑食者早就把自己当做人类了。他们也会爱上人类,可惜到底是两种物种,无法繁衍,在欲望来临时,会无法自控的吃掉人类伴侣。”

        黄明昊的哽咽着,“人类可是比最弱的蔑食者还脆弱啊……他们甚至没有恢复机能。”

        张若昀将手搭在黄明昊肩上,轻轻的拍了拍。

        “蔑食者是可以吃人类的食物吧?既然是新生代,思想和基因已经有了变化,为什么还要以人类为食?”

         “蔑食者可以通过人类食物补给体能,日常生活也可以做到和人类相同,但有时情绪波动过大,会出现食人的情况。”

         “所以,你是因为愤怒那个男人的行为,才要吃他吗?这个是可以控制的吧。”

        “对,这是我自己的想法。但繁衍后代的本能是无法控制的,一旦受孕,普通的食物根本无法满足,需要更多的营养,在补给不足的时候,吃掉对象也是正常的现象。”

       “螳螂吗?” 

       “蔑食者受孕并不容易,要想成功,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来。”

        张若昀再次挑了挑眉,“需要多久?”

        “两个星期。”

         张若昀“啧”一声,“难怪种族会灭亡。”

         “四个月就能生出来。”

         张若昀在离开前又问了一句,“全部输送进去,就是硬干吗?”

        黄明昊忍住没笑出来,“老师,你没有女朋友吗?”

        张若昀假装没有听见,从地下室到了客厅。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脑海里又出现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啊?

         他痛苦的抱住脑袋,我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Lawlu

哈柴【R】Do Me

#⚠️背景互攻 全文提及

#女装攻☁️

#手铐play  柴受伤

#先导看起来像柴哈但真的是哈柴

标题乱取的请忽视英文语法问题


“我回来了。”刘昊然手里拿着快递。盒子不大不小,他好奇地上下晃动,听到一阵丁零当啷的声响。


走廊深处的灯光倾泻而来,张若昀闻声拿着酒精走向门口。“欢迎……这什么?”


青年耸了耸肩,“不知道,就放门口,顺手拿的。”


低着头深思,男人好像想到什么,眉头跳了跳。“应该是我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突然被压在墙上,快递盒被随意地抛弃在地。张若昀有些无奈地捂=住袭=来的=唇,被阻止的人皱起眉,看起来颇为不...

#⚠️背景互攻 全文提及

#女装攻☁️

#手铐play  柴受伤

#先导看起来像柴哈但真的是哈柴

标题乱取的请忽视英文语法问题




“我回来了。”刘昊然手里拿着快递。盒子不大不小,他好奇地上下晃动,听到一阵丁零当啷的声响。


走廊深处的灯光倾泻而来,张若昀闻声拿着酒精走向门口。“欢迎……这什么?”


青年耸了耸肩,“不知道,就放门口,顺手拿的。”


低着头深思,男人好像想到什么,眉头跳了跳。“应该是我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突然被压在墙上,快递盒被随意地抛弃在地。张若昀有些无奈地捂=住袭=来的=唇,被阻止的人皱起眉,看起来颇为不满。


“急什么。”


“我好想你。”


“先吃饭。”


“先吃你。”




①Wid. 5410358

【Wid用法请看置顶or合集内自助取餐】

②wb  茤褐熱氺 


③《《《《爱《《《《发《《《《电《《《《搜寻【茤褐熱氺】



各位除夕快乐!新的一年都要平安喜乐

下篇 ☁️女装奇尘    非典型柴哈  赔罪 


btw. W网站之后会无法使用,有办法的同学能否向我提供一下其他走链方式,谢谢!



奇趣动物坊
2只老鹰轻松制服1只野狼,人拉都拉不开,镜头拍下全过程
2只老鹰轻松制服1只野狼,人拉都拉不开,镜头拍下全过程
Lawlu

哈柴【R】TMD到底是谁易感期啊!

#⚠️背景互攻


#双A针锋相对


#海洋A张×山风A刘


  


漫天遍地的热闹、堆叠的市井人群、晃眼的霓虹灯都被甩在身后,不夜城也陷入沉默。


沿着走廊,张若昀拖着疲累的身躯站定门前。这一路他给刘昊然打了几十通电话,信息更是数不胜数,但都没收到人的回应。


组里忙着拍戏赶进度,他实在没办法立即回来陪人过易Ⅰ感Ⅰ期,担忧早在前几日就盘踞在心底独自酝酿。刘昊然倒是坦然地让他放心,说自己可以先撑一会。


看现在这情况,难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逞强。


推开门,强烈的攻击意味就顺着空气扑过来。张若昀皱皱眉,反手关上门,释放xinxisu来中和那刺痛骨髓的冷...

#⚠️背景互攻


#双A针锋相对


#海洋A张×山风A刘


  


漫天遍地的热闹、堆叠的市井人群、晃眼的霓虹灯都被甩在身后,不夜城也陷入沉默。


沿着走廊,张若昀拖着疲累的身躯站定门前。这一路他给刘昊然打了几十通电话,信息更是数不胜数,但都没收到人的回应。


组里忙着拍戏赶进度,他实在没办法立即回来陪人过易Ⅰ感Ⅰ期,担忧早在前几日就盘踞在心底独自酝酿。刘昊然倒是坦然地让他放心,说自己可以先撑一会。


看现在这情况,难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在逞强。


推开门,强烈的攻击意味就顺着空气扑过来。张若昀皱皱眉,反手关上门,释放xinxisu来中和那刺痛骨髓的冷。


屋里没开灯,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清。张若昀借着月光模模糊糊地辨认自己的位置,环视一周,家具的摆放都和他离开前一样。只是沙发上多了个奇异的衣服堆,凉意也由此生出。


浅淡的海盐味潜藏在波涛下,清爽而深沉。暗流涌动地裹住风的森寒。让那仿若芒针刺骨的气息缓缓柔和下来。


张若昀凑近看看,堆着的衣服都是他的。心下了然。刘昊然这两天兜着他的衣服,硬撑着等他回来。


  


①wb  茤褐熱氺 


②Wid. 33458

【Wid用法请看置顶or合集内自助取餐】


③《《《《爱《《《《发《《《《电《《《《搜寻【茤褐熱氺】


  


  


btw. 什么样的评论我都会认真看的,一个表情也是对我很大的激励!


  


  

拾肆朵云

我不允许还有甜奶批没有看过这个频

  双向救赎,双be即是he

  实在剪到我的心巴上了,属良作无人看

【甜奶 ◎  小李警官总想当我哥-哔哩哔哩】 https://b23.tv/mRKwOVv


 BV12G4y1r73R(点不开就直接搜吧,不太会搞)

  双向救赎,双be即是he

  实在剪到我的心巴上了,属良作无人看

【甜奶 ◎  小李警官总想当我哥-哔哩哔哩】 https://b23.tv/mRKwOVv


 BV12G4y1r73R(点不开就直接搜吧,不太会搞)

久看好剧
女孩誓死保护野狼!成功掩护它逃出城内!结果却被父亲一箭射杀!
女孩誓死保护野狼!成功掩护它逃出城内!结果却被父亲一箭射杀!
Lawlu

甜奶 // ❤️cp相性52问

#ooc现背

小小放松一下

  


1.请问你的名字是?

刘:刘昊然。

张:张若昀。


2.年龄是?

刘:26。

张:快35了。


3.性别是?

刘:男。

张:……女?

(画外音记者:张老师不要乱答!)

 张:哈哈哈哈哈男。

  

4.请问您的个人特点?

刘:懒。

张:懂得都懂(眨眼)


5.如何评价对方的特点?

张:平常很冷静,可爱。

刘:第一次见觉得稳重,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给我的印象是炫酷。

(画外音记者:刘老师你直接答了后面的题了!)

刘:(不管不顾)但是熟了之后发现他很有趣,也爱玩,还喜欢...

#ooc现背

小小放松一下

  


1.请问你的名字是?

刘:刘昊然。

张:张若昀。

 

2.年龄是?

刘:26。

张:快35了。

 

3.性别是?

刘:男。

张:……女?

(画外音记者:张老师不要乱答!)

 张:哈哈哈哈哈男。

  

4.请问您的个人特点?

刘:懒。

张:懂得都懂(眨眼)

 

5.如何评价对方的特点?

张:平常很冷静,可爱。

刘:第一次见觉得稳重,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给我的印象是炫酷。

(画外音记者:刘老师你直接答了后面的题了!)

刘:(不管不顾)但是熟了之后发现他很有趣,也爱玩,还喜欢开车。在一起之后有时候会很幼稚很可爱,而且在家……

(画外音记者:刘老师!!!)

张若昀在镜头外朝他招了招手刘昊然才停下叭叭的嘴。

记者os:……莫名被喂了狗粮。

 

6.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

刘:录节目的时候,后台。

张:快本,化妆间。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刘:说过了(摊手)

张:很年轻的孩子,其实见这么小的孩子就连轴转录节目有点感慨……不说了。

记者:那现在还觉得他是孩子吗?

张:是又不是吧,我想护着他,但他不太需要。

 

8.更喜欢对方哪一点?

刘:都喜欢,更喜欢他长得好看。

张:(意味深长地看过去)

刘:真的啊!也喜欢他约束我也纵容我,很善良,心软。

张:全部,喜欢他的虎牙,很喜欢。

刘:那我要是磨掉它你就不喜欢我了吗(委屈巴巴)

张:(深吸一口气)我的意思是,喜欢唯一独特的你,喜欢你的棱角,喜欢你。

记者:啊这就是顶级的阅读理解吗。

张:(暗暗心惊,拍胸口)

 

9.讨厌对方哪一点?

刘:心软,以及有时候不让我反攻。(记者os:不是说最喜欢心软吗?)

张:有时候太懒,太随意。

 

10.你觉得与对方相性好吗?

刘:还好

张:还行

记者:答案出奇的一致呢?

异口同声:这就叫相性啊。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刘:若昀,若昀哥,哥,张哥。

张:小刘,昊然,源儿。

 

12.您希望怎么被对方称呼?

刘:哥哥。(恬不知耻)

(画外音张:你做梦!)

张:若昀哥哥。

(画外音刘:你想得美!)

张:今天回去不让你叫我就不叫范闲!

刘:今天回去不让你叫我就不叫萧平旌!

 

13.如果以动物做比喻,您认为对方是?

刘:哈士奇,牙很利的那种……其实狐狸也行。

张:柴犬或者狼?

 

14.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送?

刘:我的抱抱。他几乎什么都不缺,但容易不安。

张:游戏皮肤,或他喜欢的乐队live。

 

15.您想要什么礼物?

刘:乐队live(捧场)和让他在嗯上叫我哥哥。

(画外音张:是给你礼物不是让你做白日梦)

张:岁岁平安,大家都是。

 

16.对对方有哪不满吗?

刘:喜欢在我睡懒觉的时候拉着我酱酱酿酿。

张:热衷于做白日梦(翻白眼)

 

17.您的癖好是?

刘:咬人,尤其是他。

张:开车。

 

18.对方的毛病是?

刘:热衷于全日制随时口嗨liao我。

张:喜欢熬夜。我只是口头,他是行动。

 

19.对方做什么事会让你不爽?

刘:不叫我哥哥。

张:喜欢咬我,像小狗。

(画外音刘,咬牙:你也差不多!)

 

20.您做的什么事会让对方不快?

刘:他不喜欢我咬他,会留印子不方便。所以我一般在看不见的地方……

记者震惊,记者脑补。

(张:别——哔——乱说话。)

张:那什么的时候磨他。

(刘:你别乱开车!你不能开车!)

张:说什么呢,我明明说的是磨虎牙。(摊手)

 

21.两个人的关系进展到哪了?

刘:见父母。

张:一起考虑未来。

 

22.初次约会在哪呢?

刘:录完节目去小摊吃夜宵。

张:大排档。

 

23.那时候的气氛是?

刘:气氛?这个……友好,轻松。

张:和他在一起挺放松的。

 

24.那时进展到哪?

刘:……一起吃夜宵的关系?(笑)

张:朋友,他喊我哥。

 

25.经常在哪约会?

刘:家里,我喜欢赖在家,他也恋家。

张:他家。

记者:但是大多时候都在后台遇见的吧?

张:呃……工作时间不算约会吧。

 

26.对方生日会做什么?

刘:回家,在家里给他惊喜。实在回不来就电话Pla……

(张:你最好适可而止。)

张:嘘,他生日快到了,现在还不能说。

 

27.最先告白的是谁?

刘:那必然是……他。

张:我。

记者:哇哦,我以为……

张:你以为是他对吧?在一起之后他确实主动,之前还挺海的。

(刘:我那哪叫海,那叫想给天下人一个家。)

 

28.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

刘:说不清楚。

张:(沉思)非常。

 

29.爱对方吗?

刘:(瞪大眼睛)这还用问吗?

张:(低头拉住小刘的手)

 

30.对方说什么让你没辙?

刘:说爱我。

张:叫我哥哥跟我撒娇。

 

31.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怎么办?

刘:他可能会迟到,但我会比他更晚到。

张:能怎么办,晚上惩罚啊。

 

32.对方什么样子最性感,哪里最性感?

刘:(握拳挡嘴+偷笑)穿西装的样子,鼻子上的痣。

张:(意味深长)打球之后,衣服湿了的样子。虎牙。

 

33.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刘:密逃,抱紧我的时候。他真的很怕黑,我准备下次再忽悠他去一次密逃哈哈哈哈。

张:(想逃避话题)呃这个……密逃。

 

34.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最幸福?

刘:约着一起骑摩托车,还有他做的便当。

张:和他在一起。

 

35.吵过架吗?

刘:吵架啊……有啊。上次他录节目发烧不跟我说就吵过一次,上上次我熬夜熬太晚也吵了一次。

张:吵过,很多,最后都打到床上了。(笑)

 

36.转世还希望做恋人吗?

刘:没有转世这种事吧?就算转世也很难有记忆…希望。

张:看他。

 

37.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刘:打球受伤,他边骂我边给我包扎的时候。

张:……他每天都很用心地爱我。(咬牙切齿)

 

38.您的爱的表现形式?

刘:他说我在密逃会下意识的护着他,可能吧?

张:开的每一次车(忍俊不禁),真的。

 

39.您认为对方是什么花?或用什么花代表?

刘:花?我不太了解这个…玫瑰?

(其实是只认识玫瑰的某个屑)

张:雏菊,让人看了很舒服。

 

40.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刘:我问心有愧。

张:不知道啊不知道啊下一问!

 

41.两人关系是公开吗?

刘:还没,快了吧。

张:你看都让采访了还能不是公开?

 

42.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久?

刘:……(看向屏幕外和别人聊天的张若昀)

张: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咯。

 

43.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刘:看心情,一般我上。(张:你就吹吧)

张:(挑眉)秘密。

 

44.为什么会这么决定呢?

刘:我比较厉害,他…也还行吧(嘟嘟囔囔)

张:不这样我俩总有一个腰要没。

 

45.您对现在的情况满意吗?

刘:不满意,我想……(张:不,你不想)

张:还行,让他别总痴心妄想我会更满意。

 

46.初次的地点?

张:……这健康吗?

刘:(意外地脸红)他家。

 

47.当时的感觉?

张:“抓住了”,就这样。

刘:(眼睛乱瞟)就那样吧。

记者:?到底哪样

 

48.当时对方的样子?

刘:你是不知道这个斯文败类他平时看起来正直$!)#$79/#1&!(被捂嘴)

张:很可爱。

 

49.有用过道具吗?

刘:有试过,他不太喜欢。

张:今天回去就用。

 

50.衣服一般是自己来还是对方来?

张:要是让他来我衣柜里现在就没有几件衣服了。

刘:看情况,我喜欢让他来。

 

51.有想过角色扮演吗?

刘:有!(跃跃欲试)

(张:滚一边去。)

张:……他喜欢的话。

 

52.想对对方说的一句话。

张:希望有更多人喜欢你、在意你、爱你。

刘:我的歌会走调,但哥不会走掉(叼玫瑰花)

(张:哪里学来的?)

刘:刚刚作废!(沉思)我很喜欢你。

  


  

  

  

Lawlu

甜奶//哨向 为什么我的向导和别人不一样!!!(上)

#哨兵然×向导昀

#哨向互//攻向

#各剧角色杂混掺私设

  

设定简单介绍

(详细可在各软件自行搜索哨向设定)

  

哨兵

五感发达,战斗力高于普通人。性格偏激,类似军事武器。能力过强会感知过载,精神力不稳定则易进入暴躁状态。

  

向导

有强大精神力,能平复哨兵暴躁情绪,可将哨兵带离神游状态。极少向导能以情感共鸣为武器攻击他人。也可选择性地用屏障削弱或者隔绝哨兵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结合热

会使哨兵向导失去思考能力,欲望与冲动压过理指。


  

  

  

  

我叫刘昊然,一个还算被器重的普通哨兵。武力值还算可以,大半个哨塔的人还是...

#哨兵然×向导昀

#哨向互//攻向

#各剧角色杂混掺私设

  

设定简单介绍

(详细可在各软件自行搜索哨向设定)

  

哨兵

五感发达,战斗力高于普通人。性格偏激,类似军事武器。能力过强会感知过载,精神力不稳定则易进入暴躁状态。

  

向导

有强大精神力,能平复哨兵暴躁情绪,可将哨兵带离神游状态。极少向导能以情感共鸣为武器攻击他人。也可选择性地用屏障削弱或者隔绝哨兵对外界的一切感知。

  

结合热

会使哨兵向导失去思考能力,欲望与冲动压过理指。


  

  

  

  

我叫刘昊然,一个还算被器重的普通哨兵。武力值还算可以,大半个哨塔的人还是能打得过的。主要是因为他们都太菜了。


过了今天我就得匹配一个搭档——诶就是一个向导,和我一起完成之后的任务,互帮互助。但我其实根本不想要什么向导,我一个人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除了领导层那几个魔鬼


因为我屡次逃跑多次拒绝,而且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向导,那几个魔鬼(咬牙)又拿我没什么办法,匹配的事情也就一直拖到现在了。只不过上次体检的时候他们突然说我精神指标有些异常,结合热就在最近了。我呸!那群穿白大褂的懂什么,净说些瞎话,我精神稳定的很!


反正那群老东西们就着急忙慌地给向导塔那边送去消息,这不,最近就给回回来了。现在正拉着我去和人家做匹配测验。


我当然不乐意啊!我又不认识那个向导,你要说组团打仗我还行,可他们现在是让我跟人家这样这样那样那样诶!!!这我可忍不了。【主要是因为他们竟然早上六点就把我从床上撕起来了。六点!早上六点!!!这是要我命!】


包办婚礼听过,没听过这么离谱的。总之,这让我对那位素未谋面的未来伙伴落下了个同情的心。毕竟都是被逼无奈,我们都挺惨的。


  

“哎哟我的小少爷啊,求你了配合点吧,昂。”说话的人是王启年,领导层里老东西的贤内助,他被派着来把我“押去检测室”。


这是我第五次逃跑未果。当然,他可拦不住我,揪着我衣领的人是五竹,哨塔的秘密武器。我真服了,平常他可不能露面,现在被叫来押我了。


“刘昊然,你不能跑。”五竹一板一眼地说。

“叔,叔!我真不想去啊,你看,我又不认识人家,人家也不认识我……”

“认识。”


我一时懵了,歪头:“什…什么?”

“你认识他。”


豁,我认识?这说的什么鬼话,我才不信。


“我又认识了?我一不知道那人姓什么,二不知道ta是男是女,三是从来没见过!”

“认不认识,见了就知道。”他还是提着我的后颈,没有要松的迹象。


我被勒得难受,环视了下周围一圈圈的哨兵。最终还是妥协了,毕竟就算我能逃出五竹之手,也难再突破重围。

“行…行!我见!你先送松了手再说。”

“你先承诺。”

“……我承诺。”


他松了力道我才勉强挣脱他的禁锢。耸肩活动了下筋骨,我随着王启年的步子向前走。


啧,等会再找机会逃。



“前面就是检测室,您的向导在里面等着呢。”王启年转过身看我。


听了这话,我心下一阵恶寒:“还没匹配呢,什么叫我的。”


“哎哟,院长愿意让您二位匹配,那意思就是只差这临门一脚啦,”他笑眯眯地看着我,侧身让出位置来,“您请——”


话是这么说,真进了门我还是没见着人。我多少是有些好奇的,毕竟五竹说我见过那人,也认识。


边思考着这几年来我见过的面孔,向导不少,但真要留着印象的,实在是不多。我走到沙发边,就要后仰着摊下去,突然一声惊呼在耳边炸响。


“啊!”


我一下子弹起来,掏/出/枪/就往声源处看,黑洞洞的枪//口也正对着我的面门。


“你谁?”对面那人歪着头问我。


“我才想问呢,你谁?”


“白塔准首席,张若昀,”他挑着眉,唇齿一抿吐出两个字,“向导。”

互相僵持着,我才看清他的面貌。突出的眉骨眉峰有些锐利,眼里的神色倒是有些狂气。只不过脸部轮廓柔和了嚣张,把危险内敛其中。


单眼皮。


“黑塔小透明,刘昊然,哨兵。”事已至此,我又不是个傻的,对方在这的缘由也猜得大概。对方似乎也是如此,我俩便都把枪放下了。


鼓掌声从不远处传来,一个穿白大褂的身影从转角处钻出来,是费介。


“见过面就不必介绍了吧。赶紧的,快点测完我回去睡觉!”


“进来吧,搞快点。”又一个头从墙边探出来,一头卷毛和整齐的衣服实在不太相配。


张若昀似乎和她是旧识,一脸奇怪地问:“李大宝?”


“哟,你好啊。”

“你怎么在这?”

“被上级调来的呗。”


他们聊的开心,我就站在一边审视着。记忆里翻来覆去也是没找到这个张若昀的影子,说实话,我开始怀疑五竹是在懵我了。

  

“不走?”旧大概是叙完了,张若昀回头看我,侧身让了个位出来。


“走。”



结果出来了,我俩并排站在玻璃窗边,就见李大宝手里拿着单子翻来覆去地瞧。


“结果怎样。”他先说话了,上前夺过李大宝拿的纸看起来。


我有些惊讶:“你看得懂?”

他好像更惊讶:“你看不懂?”

哈哈哈哈哈哈小爷我不学无术有几年了,当然看不懂。


我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他看我这样子也猜到了,把纸贴我脸上按着桌板给我解释起来。


“匹配值会按情况变的,目前来说我们两个匹配值不算低,但也不高。”他指着波状图的最高峰,“可预测的战斗匹配值,很高。”


“多高?”

他突然顿住了,没有回答我。


一旁的李大宝看过来,替他回答:“……百分之九十七。”


搞笑,我虽然不爱学习,但这点常识还是有的。能上百分之九十的匹配值绝对算高了,而我俩的匹配值已经高到离谱了。只不过是战斗的时候。


我下意识抬头看过去,刚好和张若昀对视。虽然我真的非常讨厌偶像剧里那种故作姿态的慢放镜头,但此刻我真的觉得时间的缝隙被吹裂开来了。

说不上一眼万年,也不是见色起意,只是一瞬间的停滞。


说真的,我心跳都没加速。只是觉得,和这个人组团打架也不是什么坏事。


当然只是局限于打架,其它的想都不要想。


  

tbc.


  

  


Lawlu

【双秦】到底怎么定义kiss!!!

#突发奇想&自行车

#⚠️背景互攻(本文略偏哈柴)

#甜饼短打

  


“你们……还没那个过?”

李大宝一脸见鬼了的样子盯着面前的两人。


秦风一脸疑惑:“哪…哪个?”

大宝往前凑,压低了声音:“就是…那个。”

秦风歪头。


“哎呀!就是那个!”她两只手捏成鸟嘴状,在青年探究的眼神下碰到了一起。


这个时候才悟出她意思的人猛然瞪大了眼睛。秦风感觉脸有些热,只好老老实实回答:“…没没没…没有。”


“不是吧!这都快一年了诶!”林涛嘴里的肉还没嚼完,说话间漏了唾沫星子。


坐他对面的秦明皱着眉向...

#突发奇想&自行车

#⚠️背景互攻(本文略偏哈柴)

#甜饼短打

  


“你们……还没那个过?”

李大宝一脸见鬼了的样子盯着面前的两人。

 

秦风一脸疑惑:“哪…哪个?”

大宝往前凑,压低了声音:“就是…那个。”

秦风歪头。

 

“哎呀!就是那个!”她两只手捏成鸟嘴状,在青年探究的眼神下碰到了一起。

 

这个时候才悟出她意思的人猛然瞪大了眼睛。秦风感觉脸有些热,只好老老实实回答:“…没没没…没有。”

 

“不是吧!这都快一年了诶!”林涛嘴里的肉还没嚼完,说话间漏了唾沫星子。

 

坐他对面的秦明皱着眉向后倾了倾身子。

 

男人放下刀叉,拿了桌旁摆的纸巾擦嘴。末了,盯着对面两个人说:“接//吻是触碰的形式之一。而且体液交换容易导致体内病菌借此机会传播。”

 

“换句话说,极其不卫生。”

 

大宝:¿

林涛:?

 

没管目瞪口呆的两个人,秦明扭头问秦风:“吃饱了吗。”

“饱了。”

“走吧。”

 

一桌四个人只剩下林涛和大宝。李大宝咬着牙恨恨地叉下一块肉塞进嘴,餐盘发出一声巨响。

 

林涛抱臂摇头,落下一句“性//冷淡”就接起电话:“喂宝宝,诶我在外面呢,马上……诶宝宝!”

 

 

 

 

最近案子不算多,局里难得落了半天的清闲,就和大宝他们约了顿饭。现在也没什么其他事要做,他俩就往家的方向走。

 

一路上秦风还想着刚才大宝说的话,脑子里一团浆糊。说到底他对这方面的东西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但绝不算精通。看秦明刚才那样子,应该是不喜欢。

 

“发什么呆?”刚拿钥匙开开门,秦明余光瞥见他失神的样子,转过身来看他。

 

“我我在想…大…大宝刚才说的事情…”他也不瞒,只是躲开人的眼睛实话实说。

 

看着面前的青年,男人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顺手把门拉开,示意人进去。

 

“如果你不喜欢…唔!”青年清冽的嗓音突然止住,被咽进喉咙。

 

唇//贴着唇,只浅浅留了个//印。

 

秦风瞪着眼睛,睫毛像蒲扇一样不停煽动。背后抵着冷硬的门板,他两手无措地垂在身旁。秦明正垂着眼看他。

 

目光相接,心脏开始跳舞。

 

诱/导着人张/开/嘴,吻//缓慢地深//入。舌//尖被包裹,轻轻缓缓,毫不急/躁。秦风摆在身侧的手抬起,有些不自然地环/住身前人的腰,又无师自通地/绕过皮带,滑//进白衬衫里。

 

唇//齿间的动作停下,男人抵着青年的额头,在缠/绵的呼吸间说:

“我是不喜欢。但我喜欢你。”

 

 

 

 

 


Lawlu

柴哈【R】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背景互攻⚠️

#小疯子刘×坏男人张

#杀手AU 养成系Play.

也叫One shot


  


轻着手脚推开门,铁门刮蹭过水泥地的尖锐声划破耳膜。刘昊然抬头看,那人正站在武器柜前擦着刚沾了//血的/枪。


“来了。”张若昀低着头,小窗透出来光,在他脸边打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真切。


“……啧,真是让人没有成就感。”


刘昊然没再掩饰,慢悠悠地晃进了门。在房间里环视一圈,随便拉来个椅子坐下,目光落在男人的背影上。张若昀刚出任务回来,现在身上的武器卸得七七八八,紧身衣下的躯//体一览无余。


他喉结动了动,也不撇开眼,颇有兴致地盯着...

#背景互攻⚠️

#小疯子刘×坏男人张

#杀手AU 养成系Play.

也叫One shot


  


轻着手脚推开门,铁门刮蹭过水泥地的尖锐声划破耳膜。刘昊然抬头看,那人正站在武器柜前擦着刚沾了//血的/枪。


“来了。”张若昀低着头,小窗透出来光,在他脸边打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真切。


“……啧,真是让人没有成就感。”


刘昊然没再掩饰,慢悠悠地晃进了门。在房间里环视一圈,随便拉来个椅子坐下,目光落在男人的背影上。张若昀刚出任务回来,现在身上的武器卸得七七八八,紧身衣下的躯//体一览无余。


他喉结动了动,也不撇开眼,颇有兴致地盯着人露//出的脚//踝。


染上红色的指节在绸布上揉//捏几下,张若昀转过身,顺着青年的目光瞥到自己身上,勾了勾嘴角,不露声色。


“这么快就八年了。”他边说边低头磨砺着虎口,那里有一块皮肤比周围的颜色深一些,“我刚遇见你那时候,你上来就嗷得咬我一口……就是一狼崽子。”


那是一片尸//海无涯,死//人动脉里涌出的血还冒着热气,鼓动的心脏都还没停跳。尚年轻的男人扭/断最后一个敌人的脖/颈,颇有些嫌弃地甩了甩手套上蹭到的体/液。回过头,看见的是矗立尸//体间,满脸是//血的少年。


他本想掏出枪一子弹把人给解决,但清脆碰撞的响声昭示了空腔的事实。少年也反应过来,速度极快地扑上去,用不知从哪儿捡来的刀片,就要划破男人的动/脉。可惜被张若昀躲开了,但还是咬到了他的手。


“哼,你不也要拿/枪/杀我吗。”


青年的嗓音适时打破了他的回忆,刘昊然仰视着他,眼神还像曾经那个血//污满身,却目露锋光的少年一样。


不过有什么变了样。


耸了耸肩,张若昀没理他的反驳,从堆满冷兵器的柜子深处掏出一瓶酒。“喝酒么,庆祝一下你的十八岁?”


“我不想喝酒。”刘昊然站起,缓缓朝背对着自己的男人靠近。


张若昀:“不然要干什么,我可没那心思给你买个生日蛋糕举办生日派对。”


他像毫未察身后有人在靠近,依旧专心看着酒的标签。“这可是我今天执行任务时专门顺来的好酒,听说市值几十万呢。”


刘昊然的手就要落到他肩上,下腹突然一凉。男人手里还提着那瓶酒,此刻面对着他,手里拿着/枪,枪口//抵在他腹//部。


青年挑挑眉,退后半步举手投降。也没退远,依然是肩贴着肩。张若昀身上的血//腥味还没散去,此刻呼吸交错,烫得人心底发痒。


“哥,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举起的手慢慢落下,点在身前人的胸膛。


  


①wb茤褐熱氺 


②Wid.818454

【Wid用法请看置顶or合集内自助取餐】


③《《《《爱《《《《发《《《《电《《《《搜寻【茤褐熱氺】


  


btw.好久没写,手生了,最近在复健中。应该会有续集哈柴篇?我想隔段时间尝试下末日系列,真的很喜欢双强🥺


  


  

  

  


  

观察热点话题
狼獾大战野狼,以一敌二,个头小脾气大,野狼只能认怂!
狼獾大战野狼,以一敌二,个头小脾气大,野狼只能认怂!
辣辣动物
男子回家途中,遭遇狼群拦路,忠犬杜宾勇敢上前智斗野狼
男子回家途中,遭遇狼群拦路,忠犬杜宾勇敢上前智斗野狼
4&7

【all凤】圣子之血贰

                 第十七章     范闲

            这天,徐凤年在庭院作画,画作到一半,一阵风袭来将画纸卷向半空,他伸手去抓了个空,风挑衅的将画纸吹到隔壁院落。...


                 第十七章     范闲

            这天,徐凤年在庭院作画,画作到一半,一阵风袭来将画纸卷向半空,他伸手去抓了个空,风挑衅的将画纸吹到隔壁院落。

        徐凤年翻上围墙还未落下,见着一个衣饰华贵的女孩正惊奇的打量着他。

        “你是?”    

        女孩惊呼一声赶紧张望四周,确定四下无人才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我不是让你在房里等我吗?”

        徐凤年疑惑的指向自己,“我在房里等你?我们认识吗?”

        女孩有些生气的叉着腰,“好你个范闲,又要作弄我。”

        “请问姑娘尊姓大名?你口中的范闲又是何人?”

        “好好好,陪你玩玩,本姑娘百里寰,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啊?”

        徐凤年此时已坐在墙延,耷拉着一条腿,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百里寰,是个玲珑美丽的女子,看来也是赏心悦目。

        徐凤年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想来她身世动荡,先是被那李承鄞哄骗私奔又送回,原本是许配给吕归尘,又偏是个病秧子未掌实权,不知祸福。如今许给阿诗勒隼……

        一想到阿诗勒隼,徐凤年暗自握紧拳头,老子的第一次被这粗鲁的草原人夺走。

         百里寰双手抱怀,“范闲还不快快报上大名。”

       “我真不是范闲,我乃……”,徐凤年差点脱口而出自己的姓名,这在下堂国不是作死吗?

      “你什么呀?”

      徐凤年跳跃而下,将头发撩到肩后,“我逗你玩呢。”

        “好你个范闲,你坏你讨厌!”

        徐凤年笑盈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啦,别生气了,你想去哪里玩?”

        “嗯……”,百里寰指了指墙外,“你不是说可以带我出宫吗?我们今天就走。”

        徐凤年咂咂嘴,我才刚来不久,就让我走啊……

       百里寰挽着他的胳膊,摇晃着,“我们快去快回好不好?他们不会发现的。”

        徐凤年带着百里寰稀里糊涂的翻出宫墙,好在他在外游历三年,翻墙入院偷鸡摸狗还是很熟练的。

        寝宫的房门推开,范闲伸了个懒腰,刚睡了一个饱觉。

        他在走廊四处观望,又在院里寻找,“这百里公主哪去了?这个时辰还没回来。”

        范闲活动着筋骨咔咔作响,自己在这里修养快一个月了,腹部的刀伤也好的差不多,是时候离开了。

       他本想直接走的,又想起自己答应过百里寰要带她一起走。说来这公主也挺可怜,被自己的父亲当作棋子,哪里管过她心里想什么,快不快乐。

        范闲翻上墙头,上了屋顶,在高处找寻着百里寰的身影。突然,他听见背后有踩踏瓦砾的声响,警惕的回头看见一个男子。

        男子见他先是一惊,脸上挂起温和的笑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范闲一头雾水,“我认识你吗?”

        “我是阿苏勒。”

        “阿苏勒?我向你打听一件事,你知不知道百里公主去哪里了?”

        吕归尘有些意外,“你认识百里公主?找她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问问。”

        吕归尘带着范闲越过长廊,范闲面上挂着笑意,心里十分郁闷。

        “这位朋友……”

        “我是阿苏勒。”

        “对你是阿苏勒,你不用跟着我的,这里我还是挺熟的。”

        吕归尘有些疑惑,“你不是初来乍到吗?”

        范闲一拍巴掌,“对,我是初来乍到,那阿兄带着我四处逛逛?”

        “你叫我阿苏勒就行了。”

        范闲撇了撇嘴,知道啦知道啦,生怕谁不知道你是阿苏勒,一直强调干嘛。

        这时,迎面来的侍女向吕归尘请安,“见过世子殿下。”

        范闲打趣道:“哎呀,原来是世子殿下,失敬失敬。”

        吕归尘越发疑惑,停下脚步,仔细的打量着范闲。

        范闲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一直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花啊?”

        “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你不是说认识我吗?搞了半天我叫什么都不知道。”

        吕归尘开始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自己带回来的人,虽两人长得极其相似,甚至鼻尖的小痣也如出一辙,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一个洒脱,一个仙骨。

        他只是惊讶为何会有人如此相似,莫不是孪生兄弟?

        “请问公子是如何来这殿中?”

        范闲警觉起来,现在是什么情况还不分明,不如先套一下话。

         范闲拍了拍脑袋,“我得了一种病,有时会记不清发生过什么,你倒是问着我了。”

         “你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这殿中?”

          范闲看向吕归尘,“我这多看你两眼吧,觉得越发眼熟,我俩是不是认识?”

        吕归尘这下也不确定了,眼前的人如果不是自己带回来的,宫中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出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你还记得你昨天醉酒吗?”

        范闲装作沉思,“好像是喝了很多酒。”

        吕归尘这才露出笑容,“是我带你回来的。”

       范闲握住他的双手,一脸感激,“原来是恩人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那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湖边见面吗?”

        范闲托腮望天若有所思,“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我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吕归尘叹了一口气,“那件事不是你的错,我只是后悔将刀对向你,只是你以后不要再伤害自己。”

        范闲挑了挑眉,伤害自己?

        “你的伤……还疼吗?”

        范闲摸了摸腹部,当时的刺入是设计好的,虽不致命,但确实让他痛不欲生。

        “好的差不多了。”

        入夜

        范闲完全不理会吕归尘那双目不转睛的眼睛,他都饿了一天了,只管狼吞虎咽,也不知道这百里公主搞什么,一直没回来。

        该不会是扔下我自己跑了吧……

        范闲停下筷子,不免担忧起来,不会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吧,她一个姑娘家……

        “怎么了?”,吕归尘看出他的忧虑,“你好像有心事。”

        “没事,就是有些困乏。”

        “那你先用食,我让人给你准备换洗衣裳。”

        等范闲用完餐才知道换洗是什么意思,吕归尘就站在浴桶边,看着他脱衣服。

        这都什么毛病?

        范闲脱掉外衣,调侃道:“世子是要和我一起洗?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爱好。”

         吕归尘解释道:“公子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好得怎么样了。”

         范闲心里咯噔一下,这人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一直在怀疑自己。

        也是,人哪有那么简单,往往看起来单纯的人,城府极深。

        范闲不知道他口中那个公子伤到哪里,决定赌一把,看情况糊弄,实在不行就跑呗。

        范闲当着吕归尘的面,大大方方的脱下衣裳。吕归尘看向他的腹部,伤口已经愈合,但能看出那伤口曾多严重。

        吕归尘轻轻摩挲着伤疤,范闲赶紧躲开,“怎么还上手了?”

       徐凤年带着百里寰出了宫墙,两人在街上闲逛,喝了些酒吃了些美食。

        天色渐晚,两人正要回去,徐凤年是做梦也没想到,他会撞见阿诗勒隼。

        

        

        

        


        

        

        

萌物菌
男子冒险解救野狼,不料野狼眼神有些不对劲,镜头记录惊险一幕
男子冒险解救野狼,不料野狼眼神有些不对劲,镜头记录惊险一幕
远远电影
真正能打得过野狼的猛犬,土耳其坎高犬
真正能打得过野狼的猛犬,土耳其坎高犬
诸葛狼王

我是该难过还是大笑?

[图片]
.....我想说一句:狼先生你们有zhong 国绿卡或者国籍吗?你们这算不算偷渡........

 @风雨夜归客  @月明渡江湖 


.....我想说一句:狼先生你们有zhong 国绿卡或者国籍吗?你们这算不算偷渡........

 @风雨夜归客  @月明渡江湖 

诸葛狼王

汉相.狼情(3---狼王归山,汉相相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小白龙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左后腿也完全愈合了,奔跑腾跳迅急自如,没留下任何后遗症。成都的清晨,风轻云淡,几朵轮廓分明的白云悠悠飘在空中,天气很好。季汉也国泰民安,没有什么麻烦事,诸葛亮也因此难得的清闲下来。清闲下来的后果就是.....被自家陛下强行拉着去郊外的小村镇踏青!

刘备拉着诸葛亮正要冲到停在相府门前的马车上,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的停下脚步:"孔明!等等,山里人少,虽然有侍卫,但万一再遇见刺客怎么办?"诸葛亮满脸无奈:"陛下!哪儿有那么多刺客啊...."自家陛下自从上次自己遭遇刺客后,总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小白龙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左后腿也完全愈合了,奔跑腾跳迅急自如,没留下任何后遗症。成都的清晨,风轻云淡,几朵轮廓分明的白云悠悠飘在空中,天气很好。季汉也国泰民安,没有什么麻烦事,诸葛亮也因此难得的清闲下来。清闲下来的后果就是.....被自家陛下强行拉着去郊外的小村镇踏青!

刘备拉着诸葛亮正要冲到停在相府门前的马车上,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严肃的停下脚步:"孔明!等等,山里人少,虽然有侍卫,但万一再遇见刺客怎么办?"诸葛亮满脸无奈:"陛下!哪儿有那么多刺客啊...."自家陛下自从上次自己遭遇刺客后,总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好像刺客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可刘备不依不饶:“不怕万一,只怕一万!多些防护总是好的!”诸葛亮警惕的看着他:“陛下你不会又要浩浩荡荡弄来一大堆士兵吧?明明那样才会更惹眼..........况且.....如果真有刺客,臣觉得他倒是会打您的注意....."没想到刘备笑了笑,故作神秘:"放心,我这次只多加一个保镖,而且这保镖感觉和反应绝对没人能比!"诸葛亮捉摸了一下这话,突然恍然大悟:"您不会想让小白龙当保镖吧!"刘备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孔明!!"说着,刘备对着相府喊了一声:"小白龙!过来!"相府内响起脚步声,没多久,小白龙就来到君臣二人面前,刘备把它叫到车里,小白龙规规矩矩的蹲坐在诸葛亮身旁。诸葛亮看着这一幕:也罢!正好小白龙因为腿受伤已经两个月没出过门了,狼不是狗,不能憋在屋子里。也让它出去透透气!说着摸了摸狼的脑袋,小白龙亲昵的用尖尖的狼嘴蹭着丞相的衣袖。一旁的刘备满脸,呃,嫉妒的表情。

     没多久,丞相一行来到一处山林脚下,茫茫林海,苍苍无边;远处的群山绵延起伏,近处的高山巍峨挺拔。所有人都被这壮观景象惊呆了,许久,诸葛亮才反应过来,轻咳一声:“诸位,可以走了。”说罢一挥羽扇,指向山林外靠东的一个秀丽小村庄,众人恍如大梦初醒,准备赶马向东行,可就在这时,小白龙突然长嗥一声,从马车窗口一跃而下,向着近在咫尺的群山峻岭飞奔而去,一行人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跃了没几步,小白龙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扭头依依不舍的看着车里的诸葛亮。诸葛亮反应过来,不等众人有动作,急忙掀开车帘下了车,向狼走去。

 刘备看见这一幕,也跟着跳下车,向诸葛亮追去:“孔明!等等朕!!”可诸葛亮好像没听见一般,头也不回的径直走到小白龙身旁,小白龙蓬松的狼尾左右摆动,不断伸出狼舌舔吻诸葛亮的衣袖,罕见的冰蓝色的狼眼里流露出浓浓的不舍,诸葛亮深情的抚摸着它褐黄色的狼毛。刘备赶过来,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小白龙要走了。

一人一狼依依惜别了一会儿,诸葛亮缓缓把手伸到半空,小白龙深情的看着他,也举起一只狼爪,放在诸葛亮手心,好像在击掌为誓一样。诸葛亮盯着狼眼,低沉的开口道:“小白龙,我知道,你是狼,不是狗,天生就是翱翔山林的猛兽,不是家犬,所以,你走吧!”说罢慢慢送开手,小白龙认真的望着诸葛亮,好像要把他的样子记在心里一辈子。许久,它抬起头,对着诸葛亮等一干人发出一声绵延的长嗥:“嗷------呜--------”叫声凄凉悠长,满怀不舍。嗥叫声落,小白龙毅然转过身,奔向苍茫的林海。

      汉相一直站在那儿,目送着它的背影隐没在原野中.....

-------------------------

人狼情缘就告一段落啦!小白龙下次出场就在北伐时候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