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野蔷薇

11498浏览    221参与
皮卡丘

意外发现一组超有氛围感的咒术回战美图 喜欢的记得保存😊

意外发现一组超有氛围感的咒术回战美图 喜欢的记得保存😊

浅汐

钉崎野蔷薇谷美!“我是为了自己而活的”——钉崎野蔷薇

钉崎野蔷薇谷美!“我是为了自己而活的”——钉崎野蔷薇

六福剪辑
戴局长抢夺野蔷薇,没想到却被赵刚渔翁得利
戴局长抢夺野蔷薇,没想到却被赵刚渔翁得利
Vasilia

当朋友被搭讪后,我们应该如何帮助他?


p:16610307

当朋友被搭讪后,我们应该如何帮助他?





p:16610307

考拉动漫解说
不男不女歪马尾握手狂变态,想要处决野蔷薇
不男不女歪马尾握手狂变态,想要处决野蔷薇
追番社长
交流会将至,伏黑与野蔷薇参加特训,虎杖秘密复活!
交流会将至,伏黑与野蔷薇参加特训,虎杖秘密复活!
追番社长
野蔷薇玩具锤制服西宫桃,谁料真依乱入,惨被击败
野蔷薇玩具锤制服西宫桃,谁料真依乱入,惨被击败
猫扇

【咒乙】团厌文里的团宠她每天都在先死一步·2

我发现了一件事。


——我好像,什么剧情都不能改变。


咒术高专,禁闭室。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周围陷入黑暗,唯有不远处的灯突兀地嵌入,白光仿佛尖刀锋利,顺着冰冷的光线刺入眼眶。


我有些不适,闭目,抬手挡住了光。


手铐相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冰凉的金属与肌肤寸寸紧贴,温度甚至透过血液浸染到骨头里。


我却好像没有感觉,微微睁眼,忍不住感慨一声:“真趁手啊,型号很适合我。”


手铐是野蔷薇给我拷上的,她本想给我挑一个宽松些的,但五条悟拒绝了她。


“挑个小的吧,钉崎同学。”


五条悟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到野蔷薇的动作停滞,好像有些...


我发现了一件事。


——我好像,什么剧情都不能改变。






咒术高专,禁闭室。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周围陷入黑暗,唯有不远处的灯突兀地嵌入,白光仿佛尖刀锋利,顺着冰冷的光线刺入眼眶。


我有些不适,闭目,抬手挡住了光。


手铐相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冰凉的金属与肌肤寸寸紧贴,温度甚至透过血液浸染到骨头里。


我却好像没有感觉,微微睁眼,忍不住感慨一声:“真趁手啊,型号很适合我。”


手铐是野蔷薇给我拷上的,她本想给我挑一个宽松些的,但五条悟拒绝了她。


“挑个小的吧,钉崎同学。”


五条悟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到野蔷薇的动作停滞,好像有些不忍的样子。于是力道微微加重,视线透过墨镜看向我,笑容遂之加深:


“可不能这么心软啊……你们平时为奈奈酱放松底线的次数,已经很多了。”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但心里的猜测若隐若现,直到此刻它愈发清晰和笃定。


五条悟……这是在回应我之前对他的挑衅。


虽然这副手铐没有禁制,没有做任何的手脚,普通到以我咒术师的体质能轻而易举地挣脱开,但是我知道……


——他在,惩罚我。


以这种最普通的方式。






[您现在……是要包庇我吗,嗯?]


少女的话回荡在五条悟的心里,不停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好像比他想象中的,更能挑动紧绷的心弦啊。


五条悟这么想着。


于是他俯下身来,头顶的白炽灯如同巨日,苍白的光线打在五官上,让人一时分不出哪个更白更冷。


他的喉间似乎溢出轻笑,反问:“奈奈酱,现在……还需要老师包庇你吗?”


我坐在椅子上微微仰头,从这个角度看,五条悟如神明勾勒出的容颜被淡化,笼在阴影里的棱角分明更甚,竟隐隐生出一股压迫感来。


“如果是这种包庇的方式……”我的双手被束缚着乖巧地搭在膝上,歪头微笑,“那我希望老师能再多包庇我一些。”


“最好能让我,亲手死在老师手中。”







我以为我能就此死去的,毕竟我的愿望表达得那么清楚。


可不论是被捕前的挑衅,还是被捕后的挑明,五条悟都没有动怒,反而把我关在禁闭室内。


就像是原剧情一样,甚至连地点都没有变化。


我以为,好歹能让我换个另一个地方待待,这样也能让我有个改变剧情的盼头。


可直到现在我才死心,哪怕我对野蔷薇选择坦白,她对我的信任也依旧消失;哪怕我选择另一个剧情方向,五条悟也罕见地放过我的放肆,依旧把我关在禁闭室。


和原来,没有任何区别。


剧情依旧以它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不受干扰地进行。


就好像之后我要经历的群嘲、冷暴力、背叛高专、咒灵啃噬、死无葬身之地也要不紧不慢,不受干扰地进行。


我把手搭在眼前,有些无力地想。


“该死的不变的剧情啊……如果我真的要经历所有的一切,那我还是选择就地死亡吧。”


毕竟,这段在咒术世界延伸生长的生命,与我而言本来就是多余的。


如果不是原身亏欠女主,而我也不愿亏欠任何人,那么我可能早就选择离开了。


至于我为什么不安心等待原剧情的死亡?


能无痛就尽量无痛。


更何况以原剧情的方式进行下去,我也不能确保自己能在过程中做到不亏欠任何人。


我放下手,刺目的白光再次袭入瞳孔。


看吧,这就是要按照原剧情进行的后果,要经历苦难,会亏欠他人,最后还以那么痛苦的方式死去。


就像是现在,就像是今夜,禁闭室里空无一人,我只有无边的孤独与黑暗为伴,刺目的灯光甚至连我睡觉的权利都剥夺了。


一想到还会经历更多不可抗拒的、不可理喻的苦难,我的想法就越来越明确清晰。


心里始终压抑着的情绪破开外壳,钻入土壤生根发芽。


动了动被束缚在椅子上的身体,再看着远在天边的电灯开关,我沉默着,运转了身体的咒力。


“嘭”的一声炸响,玻璃碎片叮叮呤呤掉落在地,白光倏时扑灭,黑暗覆盖了最后一点空余。


我终于看不见光了。


像是终于放开束缚,我伸手往桌上摸索,果不其然地碰到了一块碎片。


如想象中的冰冷,坚硬和锋利。


我攥紧了它。








有声音在耳边响起。


先是沉闷突兀的爆炸声,紧接着是玻璃叮叮呤呤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清脆悦耳。


然后,有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来,猛地抓住其中一块玻璃碎片,又再次缩回了黑暗中。


野蔷薇突然惊醒。


她猛地从睡床上起身,大口地喘气,额头上冷汗淋漓。


旁边的人被她吓了一跳。


“野蔷薇,你怎么了?”轻柔的女声响起,“是做噩梦了吗?”


野蔷薇没有回答。


旁边的人像是担心坏了,直接从病床上走过来握住她的手:“野蔷薇?”


被手里柔软的触感唤回神智,野蔷薇低头看着紧紧握住她的手,心里恍惚着,却莫名回想起昨天晚上奈奈为她擦拭伤痕的情景。


奈奈的手也很好看,但是不像这只手一样柔软,反而布满训练时留下来的老茧;也不像这只手一样温热,反而冰冰凉凉的,带着如玉的触感。


“樱里……”野蔷薇的情绪突然有些低落:“没事,只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心里沉甸甸的都是刚才的噩梦,野蔷薇摇摇头,把情绪收拾好。


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下床了?你身上的伤……”


“已经好多啦~”樱里俏皮地眨眼,“我现在还能马上出任务呢。”


“那也不行啊,”野蔷薇故作凶狠,起身把樱里推到床上,“硝子前辈没有说,那你就不算康复!”


樱里有些无奈:“好好好,我听你的。”


还没有走进医务室,就听见女孩们嬉闹打笑的声音,虎杖悠仁加快了走路的速度,举起手上满满都是零食的食品袋,元气满满打招呼:“各位,早上好啊——”


“啊,悠仁,早上好!”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伏黑呢?”


虎杖眨眨眼,指着后面回答野蔷薇的话:“哦,这个啊,他在后面呢。”


说着,他又往门口探出头,看着走廊远处:“伏黑,快一点——”


伏黑惠选择无视。


而野蔷薇这边早已经接过了食品袋,并且把脑袋扎进去挑选心仪的零食。


“我说,虎杖,”野蔷薇往嘴里塞了一颗梅子,“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因为有些担心你们的情况啊,”虎杖说,“五条老师突然在手机上发信息,说樱里和你的这一次任务出了差错,导致两个人都受了很严重的伤。”


野蔷薇嚼着梅子的动作开始缓慢下来,樱里看看她,又看看虎杖悠仁,低下头没说话。


虎杖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他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询问具体事宜,直到伏黑惠终于敲门走了进来。


他的面色清冷,然而看着虎杖悠仁的眼神有些无奈:“真是个笨蛋。”


没有选择去挑开这个的话题,伏黑惠询问:“你们的伤怎么样?”


所有的人都没有提鹿仁藤奈奈。


他们之间的气氛好像已经直接将其余人排除了出去。


“已经好多啦!”回答他的是樱里,这个女孩子刚开始是热切地看着虎杖悠仁,后面又转头热切地看着他,“我的伤其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野蔷薇好像不怎么好……她刚刚才从噩梦里惊醒呢。”


虎杖悠仁和伏黑惠把目光投向沉思的野蔷薇。


“其实也没什么……”野蔷薇感觉有些不自在,“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感觉有点吓人而已。”


虎杖有点好奇:“真的吗?可是当初我们去看VR恐怖电影的时候你都没有被吓到诶。”


野蔷薇苦恼地揪着头发:“其实也不是吓人,就是……感觉……真实得有点可怕。”


想了想,她开始认真描述:“就是一只手,在黑暗里突然伸出来一只手……这没什么恐怖的吧?”


其他三人点头。


“但是……”她皱着眉,“我总觉得那只手好像有点眼熟,我总有点担心。”


说着,她内心之前就存有的烦躁感更甚,目光不住地在室内扫视,好像想找出什么来进行下一步描述。


虎杖和伏黑面面相觑。


直到他们看见野蔷薇的视线突然停在樱里身上。


野蔷薇眨也不眨地盯着樱里,想起今天早上樱里握着她的场景,然后又想到当时岔路的想法,想到奈奈,再想到……


她极其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


“是奈奈!”


内心的烦躁和不安突然席卷而上,与之其来的还有莫大的恐慌。


野蔷薇猛地站起身来,凳子被她的动作带得倒地,响亮的声音惊住了其他三人。


“你怎么……”


樱里惊诧出声询问,然而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看见野蔷薇穿着病号服往她这边冲,“嘭”地一声闷响重重地撞在她肩膀上。


她忍不住嘶嘶地抽着凉气。


“樱里!”


虎杖和伏黑起身扶住了她,看到她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慌了:“你没事吧?”


樱里摇摇头,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背对着她的野蔷薇——她因为刚才的动静停住了往外冲的脚步。


“我……我没事。”她小声抽泣着,“休息一下就好了。”


后面的声音毫无保留地闯入野蔷薇的耳朵,这让她不难猜测出刚才发生的事。


她有些愧疚,也想和樱里说声抱歉,但是此时的她心里牵挂着另一件事,另一个人,另一个惊骇的想法——那个光想起来,就让她有些毛骨悚然的猜测。


哪怕这个猜测它只来源于一个毫无根据的梦。


她义无反顾地想要继续往外跑。


但是此时……


“我真的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啦……嘶!”


身后女孩的声音传来,有些发颤,就像是疼坏了。


这道声音就像是一记重锤。


野蔷薇的心里像是突然多出一条裂缝,呼呼的冷风灌了进来,然后里面的那些担忧和恐慌都被强硬地挤了出去。


心里的情绪尽数消散,所有的想法也都淡化下去。


门口近在咫尺,她抬起的脚步却缓缓收了回去,然后转身,走向病床上的樱里。


“樱里,你还好吗?……你别逞强,我知道我肯定撞疼你了……”








禁闭室的门被突然打开。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背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孔。


“真是狠心啊悟,居然就这么把奈奈扔在禁闭室里了吗?”


狠心到竟然连亲自来见奈奈都不肯,反而大清早地吵醒他来开门。


声音清越温和,男人缓步走了进来,耳垂处有光芒如流星般一闪而逝。


只是走了几步,他才反应过来女孩并没有回应。


“奈奈。”


夏油杰站在原地,有些无奈地出声,同时伸手往墙上的开关摸去:“……你可以出来了。”


他按了下开关,咔嗒的声音响彻房间,想象中的光亮却没有如期而至。


女孩也依旧没有回答。


夏油杰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了。


说实话,他对于鹿仁藤奈奈的观感一般,不算好也不算坏。


但是怎么说,她也算是他的学生,所以就算五条悟很直白地表现出他讨厌鹿仁藤这个信号,他也只是忽略过去。


毕竟她并没有做什么碍到自己的事不是吗?


只是这一次,听说对樱里的任务做了手脚,他终于对这个学生开始反感。


只是再怎么反感,也不代表他要眼睁睁看着学生发生意外。


循着记忆里禁闭室的摆设走向台桌,他试探性地开口,声音较之前多了些凝重:“奈奈,你……”


话音未落,他的脚下就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雪地里紧实的雪,又更像是……玻璃碎片!








五条悟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无限延长的黑暗,在他的身边扭曲、滋生、蔓延,仿佛映照着他内心阴暗处的波动。


然后很快,这片阴暗就开始褪色、发白,直到勾勒出高专的建筑物轮廓,直到月光冷冷地笼罩着这片天地。


他的意识朦胧,漂浮不定。


模糊又冷漠地盯着眼前开始幻化的场景。


鹿仁藤奈奈在对着野蔷薇说些什么,然后为她擦去了脸上的污渍。


而他在远处默默地看着,看着六眼对鹿仁藤的剖析开始发生变化,剧烈的变化,于是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走了出来。


五条悟的意识漂浮在空中。


他看着鹿仁藤与以前截然不同的态度和气质,心脏开始失重,血流开始发烫。


好像什么等待已久的东西终于出现。


直到他看见女孩伸出了手,雪白的手臂交叠着,肌肤被染上月色的冷白,纤细脆弱的血管泛着青在手腕处若隐若现。


她的声音清软,泛红的眼尾往上翘,就那样无辜又挑衅地看着自己:“那么……您现在是要包庇我吗,嗯?”


最后的那声轻哼,又带着轻佻肆意,又携着脆弱无助,不轻不重地挠在他心上。


五条悟突然生出了一股冲动。


想要束缚住女孩的双手,想要伏在她柔软起伏的身上,想要听她暧昧且无力的喘息缠绕在耳边,想要舔舐她手腕上的青筋,感受着它脆弱又坚强的跳动然后抵上牙尖轻咬……


然后眼前的画面突然变化成禁闭室。


女孩乖巧地坐在审讯椅上,脖颈处绕着一圈铁链,而铁链的另一头……延伸在自己手上。


“老师……”女孩的声音像是盛开在春天的蒲公英,轻到风一吹就散,她仰头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有些委屈,“这个姿势不舒服……”


她的手搭在铁链上撒娇似地摇晃,而另一只手缓缓向他伸来。


五条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巨大的推力。


眼前天地旋转,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居然坐在椅子上,而罪魁祸首也早已经跨坐在他身上,扯着自己脖子上的铁链顺着他绕了一圈,两个人的距离随之缩短。


女孩在他唇上蜻蜓点水般地一吻,然后立马拉开距离,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像是在求夸奖。


“老师,这个姿势才舒服……对不对?”

说完,不等他回答,女孩又闭上眼睛凑了过来。







五条悟从梦中惊醒。


他的手搭在额头上,眸色沉沉地看着窗外的月亮,好半晌,才轻笑着出声:


“真是的,竟然全程被新学生把握主动吗?”


月色冷白,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这熟悉的温度和颜色却仿佛场景重播一样,反复提醒着五条悟回忆他的梦境。


雪色的发丝凌乱着垂落,五条悟闭上眼缓解疯狂跳动的心脏,好半晌才平静下来。


他伸手就给好友打了一个电话,也不管现在几点,嘱咐对方明早去接鹿仁藤。


做完这些,他才随意一扔手机,躺倒在床上,语气说不上是可惜还是在讽刺:


“真是可惜啊,为什么偏偏要断在关键时刻呢。”

小猪猡

打算过年印出来玩玩

画了两个版本的虎子!都挺可爱 难以抉择

打算过年印出来玩玩

画了两个版本的虎子!都挺可爱 难以抉择

追番社长
京都姐妹校交流会将至,伏黑野蔷薇参加特训,虎杖秘密复活!
京都姐妹校交流会将至,伏黑野蔷薇参加特训,虎杖秘密复活!
肥皂泡泡
打算印挂件送同学的图, 我给她...

打算印挂件送同学的图,

我给她们承诺的时候在一年前

打算印挂件送同学的图,

我给她们承诺的时候在一年前

苳雨

第一次在老福特發作品可能不太好看

如果冒犯到你所喜歡的角色我先說句抱歉

第一次在老福特發作品可能不太好看

如果冒犯到你所喜歡的角色我先說句抱歉

Cecici
你的七夕粉橘野蔷薇
你的七夕粉橘野蔷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