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01.5万浏览    78734参与
肉酱格子_ 金老婆的各种日常

【金原女】古神与少女的日常01

- 含有一些神秘的私设,是岚哥哥的魔改克苏鲁恋爱故事 @最原终一的胖次☆卡金卡贴贴 

- 主要是这个金太苏了我就冲了,不正常的少女心恋爱请注意

————————————

金并不喜欢阳光,所以艾蜜莉家的山头基本上是常年被雾笼罩。有时候这让在和金交往之前很喜欢晴天的艾蜜莉有点难受。

不过为了金的话,倒也没问题啦。

艾蜜莉打开窗户,虽然雾很浓,但却是干的。这也显示着这并不是天然形成的雾的事实(因为金虽然需要雾遮挡阳光,但却似乎很不喜欢湿漉漉的东西)。客厅的洞穴里传来了光,不在光谱上的颜色显得绚烂又危险。窸窸窣窣的声音能让普通人心生极度不安,可艾蜜莉早...

- 含有一些神秘的私设,是岚哥哥的魔改克苏鲁恋爱故事 @最原终一的胖次☆卡金卡贴贴 

- 主要是这个金太苏了我就冲了,不正常的少女心恋爱请注意

————————————

金并不喜欢阳光,所以艾蜜莉家的山头基本上是常年被雾笼罩。有时候这让在和金交往之前很喜欢晴天的艾蜜莉有点难受。

不过为了金的话,倒也没问题啦。

艾蜜莉打开窗户,虽然雾很浓,但却是干的。这也显示着这并不是天然形成的雾的事实(因为金虽然需要雾遮挡阳光,但却似乎很不喜欢湿漉漉的东西)。客厅的洞穴里传来了光,不在光谱上的颜色显得绚烂又危险。窸窸窣窣的声音能让普通人心生极度不安,可艾蜜莉早已经习以为常。

她回过头去:“早安,金。”


「早。」

古神恢复了他未觉醒时的人类外貌,用人类不能理解的方式“说”了一句早安。金眼角闪着幻彩的金色鳞片给对方以一种非人的异常感;那双无机质的,倒映着宇宙星辰的天蓝色眼瞳甚至不能多看。

真可惜。艾蜜莉自顾自地想,明明在觉醒之前那双蓝眸很好看的。


「如果你想看,也可以啊。」金朝艾蜜莉笑了。在少女回过神时,她已经坐在了金的面前。不过艾蜜莉倒也不奇怪,只是用指尖触碰了一下对方眼角的鳞片,接触到的地方在上面漾起一圈波纹。

——毕竟是‘无限可能性之神’,做出把她瞬间移动到自己面前应该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笑大概是金与艾蜜莉相处时,模仿人类所产生的举动。古神没有人类所谓的情感,所以爱一定也是不存在的。不过艾蜜莉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些,金对她的特别就足以满足自己这个卑微的人类渺小的崇拜和爱了。

「蜜儿最近变白了。」金捏着艾蜜莉的手臂,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古神唯一的理性,只是在这个少女的面前存在。少女被皮肤上游走的指尖弄得有些痒,忍不住笑起来:“因为外面总是见不到阳光啊,没有阳光就会变白。”


「唔。」金皱了皱眉,像是被戳到了什么痛处,「明明你照着我的光就好了。」

艾蜜莉看到金的指尖冒出了一个散发着光芒的泡泡,她抬起手,小小的泡泡便被金操纵着,飘到了艾蜜莉面前。穿着白裙子的少女轻声笑起来,倚靠在金的肩膀上:“也是呢,金散发出来的光就很漂亮了。”

能够靠着古神的肩膀撒娇,她一定是全世界——啊不,全宇宙第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类吧。

她感觉自己的腰被环住,金嗅了嗅艾蜜莉脖颈边浅粉的长发。泡泡的光芒让阴影诞生,不可名状的影子里所伸出的chu手与少女的身形连接,蠕动着。


见艾蜜莉还在左右用指头反复弹着泡泡,金在少女的脖颈间落下一吻。少年模样的古神声音和他之前,甚至带着些少年的朝气和轻快:「吃掉它吧。」

“还是要吃的吗?”艾蜜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抓住了糖果大小的泡泡,吞了进去。没什么感觉,的确就像是糖果一样——不过也有可能是金给她的错觉,让她感到平常些而已:“——像糖果?”

「那就对了,让你感觉到的就是这个。」金在少女的脖颈间蹭了蹭,掰过少女的脸颊,亲吻。


嘛,人类真是好操纵的生物呢——金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艾蜜莉被吮吸着嘴唇和舌头,不由得冒出了一个这样的念头。这个泡泡又是用来干什么的呢?上次她吃的一个好像是让她的胃失去了应有的功能;这样,她就不会觉得饿,也不需要普通的食物来补充能量了。

「的确,不过就是因为这样,艾蜜莉才能保持这样的理性。」绵长的吻没有结束,金的声音却已经在她脑海中响起,「慢慢地改造才不会弄坏,人类也很脆弱啊。」

双唇分开,艾蜜莉勾了勾嘴角,又窝进了金的怀抱。


浓雾之外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刺耳嘶吼和喊叫——诅咒着,狂吼着不可名状的某物的降临。

“是的。”艾蜜莉说道,充满了爱意的双眸温柔又疯狂,“人类也很脆弱啊。”

每天都在掉叶子的路上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椤子.

第一次画男孩子,好神奇啊哈哈哈哈,丑哭我了

第一次画男孩子,好神奇啊哈哈哈哈,丑哭我了

柠檬mtea

【all金】球中世界(8)

ooc预警,我流人设


8)

总之,拔剑弩张的气氛总算是在金的调和下缓解了,他两能好好坐下来谈话了。

虽然金怀疑一有分歧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凶器密切接触对方的脑袋。

“那么,现在你们是想去那里面救那个发出信号的人是吗”雷狮指指那个他敲出来的洞。

“是的。”安迷修回答得异常简短。

“哈哈哈”雷狮不顾形象地大笑,还说出“真不愧是骑士大人啊。”这样的嘲讽。

“恶党,你。。。。”眼看着安迷修就要给雷狮脑袋开个瓢,金赶忙拉住。

金不禁想:我是什么狗血剧里调和家庭关系的主妇吗?‘你们能给我省省心吗?’我要这么说吗?

“我就直说了吧,你们纯粹找死。”雷狮你知不知道你这也是在...

ooc预警,我流人设




8)

总之,拔剑弩张的气氛总算是在金的调和下缓解了,他两能好好坐下来谈话了。

虽然金怀疑一有分歧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凶器密切接触对方的脑袋。

“那么,现在你们是想去那里面救那个发出信号的人是吗”雷狮指指那个他敲出来的洞。

“是的。”安迷修回答得异常简短。

“哈哈哈”雷狮不顾形象地大笑,还说出“真不愧是骑士大人啊。”这样的嘲讽。

“恶党,你。。。。”眼看着安迷修就要给雷狮脑袋开个瓢,金赶忙拉住。

金不禁想:我是什么狗血剧里调和家庭关系的主妇吗?‘你们能给我省省心吗?’我要这么说吗?

“我就直说了吧,你们纯粹找死。”雷狮你知不知道你这也是在找死啊。

“安迷修,等等,等等。”金把旁边安迷修握着水管的手压下。

这不禁让金产生了在给被对面的嘲讽max的“吉娃娃”气到的金毛犬顺毛的诡异感觉。

“刚刚我也听到了敲击声,应该是你们发出的。以及在隧道中我并没有听到有求救的敲击声。顺带一提,小鬼在给我发信息的时候我就已经在隧道了。”

“谁是小鬼啊?”雷狮被动就是嘲讽人是吧?

“当然是你了,都高一了才这么大点。”说着边用手比划出了一个巨小的迷你尺寸。

说真的,金无比后悔刚刚拉住了安迷修,他就应该让安迷修给这个令人火大的“吉娃娃”开个瓢。

“也就是说那个求救声不一定是从那后面传出来的是吗?那这些房间的位置就值得思考了。”安迷修倒是冷静下来了。

接着,他们用金的铅笔在报纸上画出了房间的分布图。

以金的房间为中心,左上为安迷修的房间(注:没有线索)中间只有换算下来五厘米左右的走廊(注:没有线索)。

然后右下是雷狮的房间(注:有一扇门但没有钥匙)中间是一段曲折的隧道(注:有七处可以敲开的地方,但有几率导致隧道崩塌)

金和安迷修也去爬了下隧道,确实如雷狮所说没有听见任何敲击声。

并且随着雷狮砸开了那块瓷砖,敲击声也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还有雷狮房间的那扇门,那扇门和墙的颜色完美融合在一起,不去上手摸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唯一令人高兴的是便利签上的字变了。

还是规规矩矩的楷书“打蛇七寸,蛇有宝玉,退之十步”。

前一句是一句谚语,老话说“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指的是蛇的心脏。

当看到这个提示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隧道的七处可以敲开的地方。

若是这样,那就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哪里是蛇头——如果隧道是一条蛇的话,蛇头是金的房间还是雷狮的房间?




我存不住文啊,一写完就想发,现在没有存稿了(悲伤)

谢谢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o>_<o

总之,如果你能看的开心,那就太好了。

官桂

人太厉害有时候也是一种烦恼呢1

       金在自己的世界里耀武扬威,嚣张跋扈,没人管没人敢管,最后老天给他降下惩罚,把他和一个系统绑定在一起扔进了别的小世界。


  从创世神那里听到的,他本来天赋异禀,聪明绝顶,势必是个成大器的料,神在他身上寄予了厚望。结果金这一身本领却没用在正道上,成了个反派。


  他不甘心啊,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小孩最差也得当个呼风唤雨,权势滔天的正派人物,不但长没成,还歪了。神痛定思痛,决定给金这个小混蛋一个教训。


  让他当一个乖孩子去矫正偏离原轨道的世界线。


  或者,换个说法,整他。


  

  ...

       金在自己的世界里耀武扬威,嚣张跋扈,没人管没人敢管,最后老天给他降下惩罚,把他和一个系统绑定在一起扔进了别的小世界。


  从创世神那里听到的,他本来天赋异禀,聪明绝顶,势必是个成大器的料,神在他身上寄予了厚望。结果金这一身本领却没用在正道上,成了个反派。


  他不甘心啊,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小孩最差也得当个呼风唤雨,权势滔天的正派人物,不但长没成,还歪了。神痛定思痛,决定给金这个小混蛋一个教训。


  让他当一个乖孩子去矫正偏离原轨道的世界线。


  或者,换个说法,整他。


  

  –

  金:我是个冷酷无情且强大的反派。


  系统:【金大人,以后请多指教噢~】


  金:你说创世神长什么样呢?


  系统:【我是创世神大人派来辅助大人来扭正这个世界的世界线的噢~】


  金:主角应该都是好看的帅哥美女吧?


  系统:【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主角从玛丽苏手里抢回来,而金大人是唯一不受她光环影响的。】


  金:老子去把那个女人给鲨掉。


  系统:……


  金:你放心,我可……


  系统:【你给我闭嘴!】


  金:……我不是你的金大人了吗?


  系统:【烦不烦你,一直不问正事,还胡言乱语,费什么话?我说你听就完了!】


  系统:【你这次的任务刚刚我说了,扭正男主,驱赶玛丽苏知道吗!你看着谁英俊潇洒,帅气迷人,霸道邪魅,谁就是主角,反正你也不听我说,到时候你自己看吧。】


  系统:【你就是个喜欢男主角不成后恶毒地想要陷害玛丽苏最后被主角联合起来搞掉,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结局凄惨还拖累家人,把顶好的家业毁得一干二净的炮灰反派。】


  金:等等,你想想我是谁。


  系统:【我想起来了,金大人。】


  金:冷静了吗?


  系统:【冷静了。】


  金:行,我问你,我家混黑吗?


  系统:【不,龙头集团。】


  金:我这样的人物设定怎么能不混黑?


  系统:【这里没有黑手党paro,但你有个姐姐是矢量集团总裁。】


  金:也行,但我姐姐要是不叫秋,你死给我看。


  系统:【……】

  

  –

  “姐姐。”


  秋一愣,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姐,你怎么不理你家宝宝。”


  但是那孩子又说了一句。


  神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嚣张和肆意,但是眼里多出了无法忽视的亲近和喜悦,和之前不一样了。


  金见秋还是没理他,他就自己走过去蹭进了人家怀里,像只小猫一样。


  秋怔怔地,但手却下意识地搂住了他,感受到真实的触感,恍惚的心突然稳重下来。怀里是男孩熟悉而又柔软的身体,晶莹剔透的蓝水晶一般的眸子就像小时候他赖在她身边时那样,定定地看着她。


  不自觉,眼眶就一下红了。她低下头靠在金的肩膀上。此时的她,看起来很脆弱,和谈判桌上那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截然不同。金细听下来,柔和的声音里还微微有些哽咽。


  “没有,金已经……已经很久没有喊过我姐姐了。”


  父母出事,秋撑起家里的一切。缺少陪伴和爱护的孩子就在这孤独无助的时间里,渐渐地变了。


  以至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别人难过,更让自己难过。


  “我就是一个混蛋。”金面不改色地骂自己,不,骂原主,“净做一些犯蠢的事情,对不起,姐姐。”


  到一个新世界的例行认错。


  “我想清楚了,以后会好好做人的。”


  系统:……


  你前世进局子进多了吧。


  金:……


  没进过,就是前世一直想抓我的警官先生总是说让我好好做人。


  系统:……


  秋顿了一下,随后紧紧地抱住了他,“金。”


  “嗯,姐姐。”


  在见到弟弟又愿意和自己亲近了,秋似乎像是得到了什么最好的礼物一样,手一直拉着金没有松开,眉眼里洋溢的都是喜悦和星光。


  如果要说这个世界上,谁能够不计前嫌,在他道歉悔过的那时候可以在瞬间将曾经从金那里受过的冷漠,反感,厌恶,诸如此类的情绪全都抛开不顾的话,大概只有秋。


  这个世界的金到最后才明白这一点,痛彻心扉;而他,可惜了,秋活在了他幼时的记忆里。


  金大佬一反常态地在秋身边窝了好久。


  什么主角,什么玛丽苏,滚蛋吧,我和我姐姐过。


  -

  但是系统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创世神说不行。


  金:淦。


  而且第二天秋就早早把金叫了起来。


  金:好哒姐姐。


  今天,他,黑手老大金,就要面对一群还在学校的小屁孩和一只玛丽苏抢人了。


  系统:【你和他们一般大,而且人家都成人了。】


  我心理年龄大。


  系统:【哦。】


  金:……


  你是我的系统,请问我的主角BUFF什么时候给我?


  系统:【不会被光环影响,体质最棒,你还想怎样?】


  噢,你这话说的,像是我无理取闹一样。


  金在系统的视野里朝天翻了个白眼,然后径自往校门口走去。


  那里从刚才开始就吵吵嚷嚷,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靠近了,发现是四个人在和一个人吵架,或者说是,这一个团体里领头的人在和那一个人吵架,激情四溢,甚是火热。


  尤其是那个团体里领头的人,他很看好。


  有当他小弟的潜力!


  系统:【你可拉倒吧。】


  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孩,浅蓝色长发,灰色的眼睛,长得挺漂亮,那一张如花一般的小脸娇俏可人,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此时正一脸着急地看着他们吵架,不知该如何是好。


  金一想,这么惹人注意的女孩子,还有那几个虽然好看,但气焰十分嚣张少年,一定是主角和玛丽苏了吧。


  让我把漂亮妹妹从那几个玛丽苏手里抢回来。


  系统:【呸,那个漂亮妹妹才是玛丽苏。】


  金:……


  他转过头,再一次看向那几个人。


  只见那个团体领头人:“安迷修,你的爱好除了多管闲事还能不能有点别的?你是不是有病?”


  对面看起来很正义的人:“有问题的是你,雷狮。你这么纠缠丽斯小姐,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纠缠?”雷狮乐了,“那你之前一直在干什么?阻止我,然后自己去缠着人家?”他说着,手就身上那个名叫丽斯的女孩的肩膀,一下把她挎到了自己身边,女孩惊呼一声,靠到了雷狮的身上,脸不禁红了。


  “她本来就是我的人,安迷修,你们不能不要纠缠他了?你的骑士道就是让你来挖墙脚的?”


  安迷修怒瞪了雷狮一眼,然后又缓和下来脸色,转头问女孩,“丽斯小姐,如果他们为难你了,你千万不要容忍他们,我会帮助你的。”


  金:……


  二男争一女?


  他随即瞥到了雷狮身后三个人的视线和临场反应。


  噢,五男争一女。


  刺激。


  系统,你说他们一定要在门口吵架吗?


  【这里人多。】


  他们就不觉得尴尬吗?


  【只在你眼里是尴尬。】


  在别人眼里就是学院的几大男神的激情碰撞。


  金只是看了一眼表,然后向那几个人旁边的空地走过去。


  快要经过了,一个有着长长的金色头发的人脚下向后一错,似乎是要为雷狮和安迷修让出战场,正正好挡在了他前面。金过去拍拍他肩膀,“同学让一下路。”


  佩利的注意力全放在那几个人身上,听到了这句话,没在意,就下意识向旁边挪了挪。


  嗯……


  也没有旁边那些窃窃私语的人说的那么不讲道理。


  金很满意,抬手揉揉面前这个背对着自己的毛茸茸的脑袋,走了。


  诶?


  佩利一愣,转过头环视了一下四周,什么人也没有。


  刚刚的那个触碰……


  他揉揉自己头发,温柔似乎还停留在头上,有些怅然若失。


  金漫步在校园里,悠哉悠哉地走着,和旁边着急忙慌抓着书包跑到教室的人截然不同。


  系统凝视着金:【你为什么要往和教室相反的方向走。】


  金:……


  谢谢。


  到了教室,金毫不意外地迟到了,不过在他推开门进去的时候,老师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把注意力转回了黑板,其他的学生也是同样的态度。


  金一向性格恶劣,为人嚣张跋扈,家里又有背景,惹不起,老师见了也当做没看见。


  他默默走到最后一排坐下,附近几乎没有人,少数几个也是安安静静的,一言不发,倒是挺好的,金乐得清闲。


  老师在上面讲课,他就在下面睡觉。


  系统一看,立马不乐意了:【你应该专心听讲,好好学习,争取当一个乖乖的三好学生!】


  金:你不是玛丽苏系统吗?还管我上课?


  【玛丽苏是一个,但是你忘了创世神大人的谆谆教导了吗?他更主要的目的是让你变得更好。】


  金对此不置可否。


  系统见劝不动他,便开始了别的主意。


  “下面给大家讲一道题。”讲台上导师调出一个页面,“是近年来咱们专业考试里很难的一道题。当时我们都做了一段时间才研究出来。”


  金懒懒地瞄了一眼,打了个哈欠又趴了下去。


  “下面我在咱们班随机抽一个人来回答问题。”


  导师说着,点下了随机点名的按钮。以此同时,空间里系统略有些阴险地嘿嘿一笑,也点下了一个按钮。


  “好,那么就让,嗯?”导师眨了眨眼,又仔细看了看屏幕,最终叹了口气,“嗯……金,你来回答。”


  以这个金小少爷的脾气,估计也不会搭理这个,到时候再选一个就行了,导师这么想。


  学生听见这个名字也愣住了,虽然都知道结果,但还是有一部分转过头看向了他。


  早料到会这样,金站起来,看着投影。


  “这道题有两个思路。”


  想他金曾经也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小天才。


  “嘶……”


  听完他解题的学生先是看了一眼说完话坐下来打哈欠的金,又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眼里明显放着光的导师,一言难尽。


  “刚刚他说的方法,你听懂了吗?”


  “……详细的那个听懂了大概。”这个学生的同桌说着,捂住了脸,“另外那个,一句话我都听不懂。”


  “金原来这么厉害的吗?”


  “会不会是他瞎说的?太不可能了吧……”


  “得了,你没看见咱老师眼里都快放出光来了吗?”


  “嗯嗯,好吓人……”


  金趴在后面自然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内容,但他总是感觉在回答完问题之后,有一道锐利像是盯紧了猎物一般的视线锁定了他,如芒在背。


  下课之后,他直接抬头看过去,正巧就和那位视线的主人对上了眼。


  导师:!


  他脸上勾起了笑容。


  金:……

  


  办公室。


  金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导师手里拿着他的解题过程,乐不可支。


  “我就说你这个学生学习天赋很不错!”他笑眯了眼,“现在看,我的眼光很不错嘛!”


  办公室里的其他导师和学生颇有些惊讶,他们还以为这个嚣张跋扈的小少爷终于把自己的导师惹火了呢。


  正巧这个时候,一个导师推开门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学生,似乎是找他有什么事。


  结果金就看自已的老师一见人家过来,直接打断了他和自己学生的交流,急不可耐地把手里的笔记递给了他,嘴里还催促人家赶紧看。在金这个角度,能看到那个导师的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而他身后的学生,直接啧了一声,是相当不耐烦。


  害。


  不过那个老师看着看着眼睛就瞪大了,似乎有些惊喜和领悟。


  “这是你想出来的?”


  导师一乐,直接一手拍到了金的肩上,“不是我,是这个小子。哎,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的,原来他这么聪明,哈哈哈哈哈!”


  旁人一阵汗颜。


  您把手拍到那个金肩膀上了您知道吗?


  其实如果是在往常,他肯定不会这么做。但也许是因为今天金散发出来的气息没有那么扎人,不像之前浑身都是刺那样,无害了许多,叫这位导师完全忘记了金之前所作所为这一茬。


  “哎呀,那真是厉害。”那位导师的夸奖还不吝啬,“的的确确是个好苗子啊,说起来,嘉德罗斯当时做这道题也花费了一番功夫呢,不过只想出了一种解法……”


  他话还没说完,嗖的一声,只见那位一直等着两个老师探讨,脸上都是不耐烦的学生直接上前一把把笔记抽了过来,仔仔细细地看。


  导师见他这样也没气恼,显然是熟悉他的性子。


  金在这里干站了好一会儿,决定还是先回去上课比较好,便和自己的导师提出告辞。


  导师笑眯眯地点点头,看着他犹如在看自己的一颗苗。


  -

  “喂!渣渣!”


  金脚步一顿,转过头。


  来人是那个刚刚在办公室拿他笔记看的学生。


  “同学是在叫我吗?”


  “废话。”他抬脚走过来,鎏金色的眸子里带着嚣张气焰,就那么理直气壮地对他说,不过与其说是请求,不如说是命令:“一会儿跟我比一场!”


  金:“为什么?”


  对方:“我看你这个渣渣有点意思,别废话,跟我比一场。”


  金:“我是渣渣,比不过你。”


  嘉德罗斯一瞪眼,似乎是没想到面前这个人会这么回答。好歹他也是被格瑞用花式借口拒绝过的人了,这么痛快认输他还真的没见过。


  “身为一个有实力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胆小怕事?!”他瞪起金眸,突然火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金:?


  “我没这个意思。”


  “你就是看不起我!”然而对方却没打算听他说话,“今天下午放学别走,我要跟你比一比,渣渣!”


  “你要是敢走,我以后就继续找你麻烦!”他下狠话,转身就要走。


  金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点别的东西,赶快上前拉住了嘉德罗斯的胳膊。


  “你刚刚说,继续?”金皱皱眉,“你之前还找过我麻烦?”


  “你认识我?”


  结果嘉德罗斯听了以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系统及时告知了他相关剧情:【你之前喜欢主角,但主角喜欢丽斯,你就去找了她的麻烦,被嘉德罗斯见到了,就开始找你的麻烦。】


  嘉德罗斯背后的圣空集团和他家的矢量集团彼此是竞争对手,实力相当,所以他丝毫不怕金找麻烦。


  系统,这种重要的事情,以后记得早点说。


  金收回了手,干咳了一声,然后自然地说道:“那就在学校天台吧,我们一起解决。”


  写个试卷要在天台?


  什么毛病?


  嘉德罗斯不太懂他的想法。


  

  -

  下午放学之后,嘉德罗斯带着雷德和祖玛如约到了天台。


  此时金已经坐在有他小腿那么高的台阶上等他了,书包被随手放到一边,身上的外套也脱了下来,叠好放在书包上。他就单穿着一个比他身材稍大一下的宽松黑T等人。


  嘉德罗斯一上来,看到眼前的场景,着实愣了一下。


  眼前,男孩金色的发丝半长不短,随意地被拢在耳后,披散在白皙的后颈处,看上去软软的。临近黄昏时刻,却还有一些日光迟迟不肯藏起来,倾洒在那张精致的面孔上,金线勾勒出好看的轮廓,格外地耀眼。他就坐在那里,并不端正,反而靠在背后的墙上,一只胳膊搭在微曲的腿上,另一条腿伸直,正歪着头看着远处的校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双剔透漂亮,如若清水的眸子里,有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个,意外地勾人,想让他去探索那些而自己未知的秘密。


  或许是这副美貌太过迷人,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心口好像突然被撞了一下,涌现出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


  话说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渣渣这么好看呢?


  金已经察觉到了来人,一翻身,从台阶上落下来。


  嘉德罗斯压下心里的怪异,也走了过去。


  他正要问他来这里怎么做题,下一刻却看到这个人对着他勾了勾手指。那个动作他极为熟悉,挑衅专用。


  平时都是他在挑衅别人,哪轮得到别人来挑衅他?


  嘉德罗斯顿时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抬起手臂一拳就向金挥了过去。金不慌不忙地接下来,和他交起手。


  雷德祖玛:……


  老大不是说过来做题吗……


  “所以现在老大说的做题其实是找人打架吗?”雷德一拍手,好像明白了什么。


  祖玛:“……”


  ……


  两人的打架最后以金脚滑把嘉德罗斯扑倒在地为止。


  金的脑袋靠在嘉德罗斯胸口那里,毛绒绒的发丝蹭到了他的锁骨和脖颈那里,有点痒痒的,心里也是。


  一向不拘小节,或者说对除了打架和比试之外都不怎么在乎的嘉德罗斯,却罕见地因为这个偶然的接触红了脸,感受着身上少年不轻不重的身体和软软的触感,心里出现了点点触动。


  稍后金起来,然后又把嘉德罗斯拉了起来,这才开口说自己不小心,失误了,也算是他投机耍滑,这次就算两个人平手好不好。


  然而祖玛和雷德两个人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哪里是脚滑,分明就是故意歪了一下想要终止这个较量。


  这是他们头一次真真正正地打量金,之前对他的记忆一直停留老大总找他麻烦上。


  显然这个人实力很强,如果他放开了打,说不定能把嘉德罗斯按在地上摩擦。然而他没有,不知是他顾及嘉德罗斯的想法,还或者是没有必要。但不管是哪一个,都不妨碍他们增加对金的好感。


  这个人不还挺不错的嘛。


  嘉德罗斯在和他对打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他的实力,如果不是他脚滑,说不定他还有可能输,随即哼了一声,也算是应下了这个结果。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在打架的过程中,金和系统已经演了一个小剧场了。

  

  这种套路你竟然还用。


  【我不能看着你把嘉德罗斯打趴下谢谢。】


  身为一个强者,约架就要有失败的觉悟,失败是成功之母。


  【我们的任务不是打败主角!是勾引主角!】


  我怀疑对我的任务理解有误。


  【呵……】


  金转头把它屏蔽了。


  视线回到对面的人身上,在嘉德罗斯说起做题的事情时……


  “难道你说的比试不是对打吗?”


  嘉德罗斯大大的眼睛里是大大的疑惑,“我当着你的面看了你的题,然后跟你说的比试,你也什么会觉得是我找你打架?”


  “……正常人听了比试不都会想到打架吗?”


  “……”


  你这是哪门子的正常人!


  “不行,反正现在也没过多久,你必须跟我去做一套卷子。”嘉德罗斯不想放弃,“你只要跟我比了,我就考虑考虑放过你。”


  金把系统放出来。


  嘉德罗斯是主角吗?


  【你老年痴呆吗?他是啊,我前面说了啊。】


  好,你再进小黑屋吧。


  金突然笑了一声,那模样,就像是被乌云压抑许久的天空突然破开一个口子,露出了被藏起来的阳光一般,耀眼炫目。


  嘉德罗斯呆了一下。


  “那我就更不能和你比了,嘉德罗斯。”这是现在的他第一次认真专注地从嘴里说出这个名字,嘉德罗斯心微微一动。


  “我还是不太希望你放过我呢。”


  少年勾起背包挎到肩上,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近乎呢喃地说出了这句话。


  似乎只看表面意思都能明白它想表达的意思。


  金走了。


  嘉德罗斯在原地顿了一会儿,把围巾往脸上一围,一言不发地走下了天台。


  跟在他身后的雷德莫名其妙,但细心地祖玛却惊讶地发现了漫上他耳尖的一抹红色。

千年Tina
#子亥# #帕里金# #全职猎...

#子亥# #帕里金# #全职猎人#

[18年的老群宣竟然被屏蔽了,换个图重发……]


大家好,这里是一个群宣,欢迎任何喜欢子亥的小伙伴们👏👏👏陈年老坑等您来掉XDD


QQ群号:253461930


【趁快复刊宣传一波hh配个老图】

#子亥# #帕里金# #全职猎人#

[18年的老群宣竟然被屏蔽了,换个图重发……]


大家好,这里是一个群宣,欢迎任何喜欢子亥的小伙伴们👏👏👏陈年老坑等您来掉XDD


QQ群号:253461930


【趁快复刊宣传一波hh配个老图】

星星落兜里了.

你是我们的光(后续)

你相信死人会重生吗?


自秋把金带走后,格瑞他们可以说整日魂不守舍的,一直呆在他们和金的别墅里


而秋他们想要把金给复活,他们知道金体内还有另一个人格,只要那个人格同意把他的生命给金,那么金就可以复活,但他真的会吗?


——————————

——————


秋:“银,你愿意吗?”她看像站在金旁边的少年,那个少年和金长的特别相似,此时,他站在那里看着金,眼神只有宠溺。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终于给了答复:“我愿意,只要能把金复活,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


“那,开始吧”秋看着金,心里特别难受,还带一丝愧疚,金从一出生,银也出...

你相信死人会重生吗?




自秋把金带走后,格瑞他们可以说整日魂不守舍的,一直呆在他们和金的别墅里




而秋他们想要把金给复活,他们知道金体内还有另一个人格,只要那个人格同意把他的生命给金,那么金就可以复活,但他真的会吗?




——————————

——————



秋:“银,你愿意吗?”她看像站在金旁边的少年,那个少年和金长的特别相似,此时,他站在那里看着金,眼神只有宠溺。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终于给了答复:“我愿意,只要能把金复活,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




“那,开始吧”秋看着金,心里特别难受,还带一丝愧疚,金从一出生,银也出生了,从以前到现在,金已经十五岁了,银也十五岁了,可银一次生日都没有过过,只是呆在金的脑海里面,看着金过生日。




如今,她还没有好好给银过一次生日,没有带银去玩,没有让银吃一次好吃的,他就要离开这世上了。




“弟弟,对不起”秋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银听到这句话,不由愣神儿了。他听到了秋喊他弟弟了,第一次听到秋喊他弟弟,也是最后一次了......



“姐姐,没关系”,银他转过身来,“我本就是第二人格,虽然也有一具身体,但我知道,你是因为金,害怕我伤害金的身体,才给我弄了一具身体,我不怪你,我本不该存在的”。




秋再也忍不了了,跑过去给银一个拥抱,说,“你永远是我的弟弟,我也永远是你的姐姐,如果可以,你我和金下辈子还做姐弟,好吗”?




“嗯,姐姐,那就下辈子吧!松手吧!”银笑了一下,然后把秋推开了,走像金旁边的床上,躺了上去,闭上了眼睛。




秋在一旁哭的很凶,嘴里还在说着“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做姐弟,银,”。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里面终于结束了。秋立刻像里面跑进去,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两位少年。一个永远闭上了眼睛,一个还在昏迷,秋再也忍受不了,晕厥了过去。





等秋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金在给她擦汗,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金,终于忍不住了泪水,抱着金哭了起来。金也任秋抱着,不知不觉金也哭了起来。




他们的天使回来了,殊不知世界上一个善良的恶魔走了。银他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是,他本应该是天使的,可却成为了恶魔。





时间慢慢的离去了,秋也再次哭累了,金把秋放在了床上,慢慢的走了出去。




————————





金走到一个别墅前,敲了一下门 。很久,没有人来开门。“开门”金大喊一声。




屋里人听到这个声音,不禁一愣,门外用喊了一声,他们终于回过神儿来,急匆匆的往外面跑,开门,抱住金,金也任他们抱着......





他们的天使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可谁还记得那个善良的恶魔,人就是这样,永远不会多记得一个人,也不会少记得一个人。






好啦!【你是我的光】后续也已经完结了,还想看评论告诉我,给你们写哦。





65

【瑞金】只要有你在,立场不同又如何。(吸血鬼格瑞X人类金)①

“你说,他们两个真的是发小吗?”

周围的人投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在两个人听不到的边缘小声对旁边的人说着。

“当然是了,你没看见他们两个人的举动都这么亲密吗?”

嘴角漏出的微笑,似乎她什么都明白一样。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份都不同啊……一个是吸血鬼,另一个是人类…我怕他们现在的关系也维持不了多久。”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他们不是从小就在一起的吗?长大之后有什么维持不了的?”

“可是……我觉得……”

还没有等她说完,另一个人非常果断的打断了她接着要说的话。

“这种话你能不能不要说?走,我带你去找其他的人类来补充一下饥饿感吧。”

说完,她拉起了对面的手,还没有反应过...

“你说,他们两个真的是发小吗?”

周围的人投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在两个人听不到的边缘小声对旁边的人说着。

“当然是了,你没看见他们两个人的举动都这么亲密吗?”

嘴角漏出的微笑,似乎她什么都明白一样。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份都不同啊……一个是吸血鬼,另一个是人类…我怕他们现在的关系也维持不了多久。”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他们不是从小就在一起的吗?长大之后有什么维持不了的?”

“可是……我觉得……”

还没有等她说完,另一个人非常果断的打断了她接着要说的话。

“这种话你能不能不要说?走,我带你去找其他的人类来补充一下饥饿感吧。”

说完,她拉起了对面的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对方已经召唤出翅膀去人类世界了。

关于格瑞和金的事,吸血鬼区域里的人们全都知道了。

每个人都议论纷纷的讨论着他们俩的事,而格瑞已经听闻不止一次,更是听腻了。

由于立场和种族不同,上天给了你这么一个愚蠢(缘分)的朋友,不知道说幸运还是倒霉。

“我不是叫你不要过来了吗?怎么还要回来?”

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蕴含深意的看向了名为叫金的少年。

巧克力香辣五仁饺子

自己瞎搞的乱七八糟的表情包p1~p8

不要白嫖!_(: 」∠)_


嘉嘉那两张是描改(不清楚最初的原图出自哪里,是照着p9画的)

自己瞎搞的乱七八糟的表情包p1~p8

不要白嫖!_(: 」∠)_


嘉嘉那两张是描改(不清楚最初的原图出自哪里,是照着p9画的)

B.F.L.沉欢-金哥带我上高速
好了,我滚过来实现我的flag...

好了,我滚过来实现我的flag了,cp你们点,有脑洞也可以写,我挑喜欢的写。


最后非常感谢小可爱的长评(你可以点一次文我写) @伊斯 


召唤白白老师 @芈荼颜白白 


召唤基友乱码 @B.F.L乱码L 


你们点快点儿大概车今天晚上就能开起来(我在说什么?不我不行)

好了,我滚过来实现我的flag了,cp你们点,有脑洞也可以写,我挑喜欢的写。


最后非常感谢小可爱的长评(你可以点一次文我写) @伊斯 


召唤白白老师 @芈荼颜白白 


召唤基友乱码 @B.F.L乱码L 


你们点快点儿大概车今天晚上就能开起来(我在说什么?不我不行)

玖日清晨
一个小火车的概念(?) 觉得鼠...

一个小火车的概念(?)

觉得鼠年服装很可爱就画了hh但是12个还是拖了很久

身为卡吹最满意的莫过于卡卡的大蝴蝶结www超绝可爱! !

(站位不按照月份而是小队或擂台赛对手

沒辦法艾特所有人啊...

一个小火车的概念(?)

觉得鼠年服装很可爱就画了hh但是12个还是拖了很久

身为卡吹最满意的莫过于卡卡的大蝴蝶结www超绝可爱! !

(站位不按照月份而是小队或擂台赛对手

沒辦法艾特所有人啊...

M_凌萧

【瑞嘉金】扭曲的爱_

*急刹车。

*有小点点的囚禁。

*雷祖友情串场。


瑞哥我错了,瑞哥喝奶,瑞哥吸金。

瑞哥我错了,我下次还敢。bu。

——————————————————


“嘉德罗斯,你把金藏哪儿了?”


情人节的街上一对一对的神仙眷侣驻足观赏这难得一见的争吵,要知道,这种日子为了恋人争起来,可是一番别样的景致。


“我把他藏哪儿,和你有关系么?金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鎏金色的眸子散露出不屑,将对面那人近乎疯狂的情绪收入眼底,饶有兴趣的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你!嘉德罗斯,把金交出来!”


格瑞气昏了头了,数据合成烈斩架在了嘉德罗斯脖子上,金已经失踪了三天了,本来以...

*急刹车。

*有小点点的囚禁。

*雷祖友情串场。


瑞哥我错了,瑞哥喝奶,瑞哥吸金。

瑞哥我错了,我下次还敢。bu。

——————————————————


“嘉德罗斯,你把金藏哪儿了?”


情人节的街上一对一对的神仙眷侣驻足观赏这难得一见的争吵,要知道,这种日子为了恋人争起来,可是一番别样的景致。


“我把他藏哪儿,和你有关系么?金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鎏金色的眸子散露出不屑,将对面那人近乎疯狂的情绪收入眼底,饶有兴趣的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你!嘉德罗斯,把金交出来!”


格瑞气昏了头了,数据合成烈斩架在了嘉德罗斯脖子上,金已经失踪了三天了,本来以为他只是回秋姐那儿了,到现在才知道,是嘉德罗斯带走了金。


“今天就不奉陪了,格瑞,金还等着我回去过情人节呢。”


似是故意为之的挑衅,嘉德罗斯将架在他脖子上的烈斩推了开来,挥手示意雷德祖玛两人留下处理这件事,自己便往家赶了。


微弱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进房间,紧闭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吱嘎声响在偌大的房间里回响,微弱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尤为清晰,进来人嘭的将门关上,蜷在床上的少年抖了抖,从双臂间抬起头看了看,湛蓝色的双眸终在看清进来人的那一刻多了些生气。


“嘉,嘉德罗斯!你放我走好不好?格瑞该担心了…”


少年轻拽了拽站在床边人的衣角,少年轻微的动作带动着手腕上的锁链叮铃作响,白皙的手腕上因锁链的摩擦,留下了条极为刺眼的红痕。


“哦?如果我说不呢?”


嘉德罗斯注意到了金在谈到格瑞时眼中不同的担忧,紧皱着眉头看着他为了格瑞来祈求自己,凭什么同样是追求者,你就不肯多留意我,没关系,现在,你是我一个人的。


“凭什么你总是那么在意他,我也喜欢你,你就不能多在意我一点?”


嘉德罗斯将金的手腕压在他头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双清澈的蓝瞳,想在这一谭清泉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他只看到了恐惧,他在颤抖。


“嘉…德罗斯…?”


金躺在嘉德罗斯身下,手腕处锁链的挤压可不太好受,金现在只能感觉自己的手腕快被他捏断了,手腕的痛感愈发强烈,金的眼角多了些泪花,嘉德罗斯给他带来的恐惧愈发浓烈,他不同从前了。


“你只能是我的私有物。”


嘉德罗斯看着金眼角的泪花怔了怔,手上的力气收了几分,当然仍不足以让金挣脱,嘉德罗斯看着身下人不安分的举动,又想到他为了格瑞才来求自己,心中的愤恨促使他低头在金的脖子上狠咬了一口,泛着猩红的眸子表示着对身下人反应的满意,低头凑到了金的耳边低语。


“那情人节礼物,我只好自己来讨了。”


——————————————————


凌:咔!好了好了!拍完了拍完了!

嘉:切,演技不错嘛,渣渣。

金:那是当然!倒是你嘉德罗斯,你看看你咬的我!

嘉:嗯?我给我男朋友留个印记有错吗?

金:谁,谁是你男朋友了!

瑞:…嘉德罗斯。

嘉:格瑞?来的正好,把刚才没打的那一架打回来!

瑞:乐意奉陪。

金:哎哎哎!朋友之间不许打架!


金  双鲨   格瑞,嘉德罗斯。


——————————————————

嫑脸的想要红心蓝手。

fish
给你小心心(≧ω≦) 瑞,安,...

给你小心心(≧ω≦)


瑞,安,嘉,卡:(⊙д⊙)(好可爱。。)

雷:(´∀`)邀请我上床吗~

给你小心心(≧ω≦)


瑞,安,嘉,卡:(⊙д⊙)(好可爱。。)

雷:(´∀`)邀请我上床吗~

Anqve

妆是p的……

假装营业

妆是p的……

假装营业

老霖阿栎家的小瓜皮

(全都是练习)摸鱼啦

P1金宝

P2瑞哥

P3我学妹找我约的稿子(是安哥!!)

(全都是练习)摸鱼啦

P1金宝

P2瑞哥

P3我学妹找我约的稿子(是安哥!!)

NR
【哭什麼,比賽還沒結束呢】 傻...

【哭什麼,比賽還沒結束呢】


傻X病毒給我滾

你擋到我看凹凸了(▼皿▼#)


畫了個雙人火花,畫不出優美的感覺,將就將就吧!

【哭什麼,比賽還沒結束呢】


傻X病毒給我滾

你擋到我看凹凸了(▼皿▼#)


畫了個雙人火花,畫不出優美的感覺,將就將就吧!

伊魚 水中游
“別逼我找第三人陪你到床上‘猜...

“別逼我找第三人陪你到床上‘猜猜我是誰’。”


很優秀呢,雷獅選手。


【雷金】猜猜我是誰 


————————————


上色好難。

我好難。

“別逼我找第三人陪你到床上‘猜猜我是誰’。”


很優秀呢,雷獅選手。



【雷金】猜猜我是誰 



————————————


上色好難。

我好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