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0
693.9万浏览    11.4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11-27 02:35
一世尘嚣

是迟来的生贺!

祝我的little angel每天都无忧无虑!❤️

有三个很惹眼的彩蛋!

会对点赞推荐并且评论彩蛋的伙伴们进行抽奖哦~~~

抽三人赠送此图吧唧~

彩蛋为另一版生贺GIF可免费保存


是迟来的生贺!

祝我的little angel每天都无忧无虑!❤️

有三个很惹眼的彩蛋!

会对点赞推荐并且评论彩蛋的伙伴们进行抽奖哦~~~

抽三人赠送此图吧唧~

彩蛋为另一版生贺GIF可免费保存



绔乐

【雷金创】觊觎 3

*是@我老沫一打五!! 的点梗

*雷→金←创

*25岁→23岁←32岁

*红酒→蜜桃←汽水

*ooc注意

  

   当看到眼前这黑发紫瞳的男人时,金的第一反应是跑,第二反应则是屏住呼吸。

    点旁边的lofter  lofter 

 喜欢的话可以赏张粮票给我吗,已然升级为打工人的我钱包空空(˵¯͒〰¯͒˵)

*是@我老沫一打五!! 的点梗

*雷→金←创

*25岁→23岁←32岁

*红酒→蜜桃←汽水

*ooc注意

  

   当看到眼前这黑发紫瞳的男人时,金的第一反应是跑,第二反应则是屏住呼吸。

    点旁边的lofter  lofter 

 喜欢的话可以赏张粮票给我吗,已然升级为打工人的我钱包空空(˵¯͒〰¯͒˵)

游离逸风

  英雄可以受委屈,但是你不能踩我的切尔西

  英雄可以受委屈,但是你不能踩我的切尔西

以暖

【弟弟组】独立人格

  佩利深深的低下了头,重复的说到:

  “在你心里,雷狮海盗团,到底算什么?”

  “……”

  大厅里一片沉默,所有人显然都没有想到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狂犬会在此时问出这种问题。

  卡米尔沉默的看着他,眼神毫无波澜。在一片寂静之中,佩利却得到了他的答案。心脏仿佛窒息般压抑着,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他知道,这个早就分崩离析的家终究还是解体了。

  罢了罢了!不过是回到流浪的生活罢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

  但还是好不甘心啊~野狗,终究不配拥有幸福的家吗?海盗团长期的矛盾积压在佩利的心里,如今看见自己求之不得的爱却送给了一个天真的大赛吊车尾,长期积压的怒火...

  佩利深深的低下了头,重复的说到:

  “在你心里,雷狮海盗团,到底算什么?”

  “……”

  大厅里一片沉默,所有人显然都没有想到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狂犬会在此时问出这种问题。

  卡米尔沉默的看着他,眼神毫无波澜。在一片寂静之中,佩利却得到了他的答案。心脏仿佛窒息般压抑着,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他知道,这个早就分崩离析的家终究还是解体了。

  罢了罢了!不过是回到流浪的生活罢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

  但还是好不甘心啊~野狗,终究不配拥有幸福的家吗?海盗团长期的矛盾积压在佩利的心里,如今看见自己求之不得的爱却送给了一个天真的大赛吊车尾,长期积压的怒火终究在这一刻爆发了。

  佩利低声笑了着,最后用手捂着头,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直到笑累了方才停止。此时的佩利仿佛是一个因迷路而找不到家的孩子。满眼迷茫的问:

  “在你们心里,海盗团就是个笑话对吗?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对吗?”

  “卡米尔...为什么?我曾经以为,只要我当了海盗团的老大,这个海盗团就不会散了。但今天我才发现我错了!大错特错了。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怀疑我们的真心,践踏我们的尊严。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佩利,闭嘴!”

  一到雷光闪过,无情的打在了佩利的身旁。一道声音威严的传来,阻断了佩利接下来的话。

  佩利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呆呆的开口说道:“雷...雷狮老大。”

  雷狮皱了皱眉,身边雷光闪现。

  “佩利,闹什么?我们海盗团可没有让人当猴耍的习惯。”

  雷狮环视一周,看着一脸迷茫的众人,金看着一脸凶神恶煞的雷狮,下意识往紫堂幻身后躲了躲。

  雷狮瞥了佩利一眼,那双紫瞳此时却盛满了怒火,身边不断有雷花闪起,帕洛斯有些害怕的后退,远离这只暴怒的狮子。雷狮不紧不慢的对佩利说:“佩利...”

  “我...”

  “谁告诉你海盗团什么也不是的。”

  听到这,帕洛斯、卡米尔和佩利惊讶的看向雷狮,不敢相信这是雷狮会说出的话。

  雷狮把某个心智尚小的小孩和某两个笨蛋的表情收在眼里。无奈的笑了笑,不自觉的放柔了语气,慢悠悠的说:

  “你们说,以我的皇...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海盗团算什么。”

  “再者说,如果我想除掉某人还不是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何必有等到现在。”

  “当然……某个笨蛋到现在还以为,我还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说到这儿,雷狮无奈的摇了摇头,唇边挂着笑意。“还真是……愚蠢。你说对吗?帕洛斯。”

  “……”

  帕洛斯难得的陷入了迷茫,小心翼翼的抬手叫了句雷狮老大。

  雷狮听后,不满的小声的哼了一声。并没有理会帕洛斯的示好。看到雷狮的小脾气,帕洛斯只能是无奈的说:

  “雷狮老大,有一群蠢货以为大羚脚跳的秘密就在船的构造里,可这样的结果不过是让我们人钱两吃罢了。”

  帕洛斯摇了摇头,无奈的说:“其实那秘密啊,到现在也只有我们四人知道了。”

  帕洛斯抬头看着雷狮,眼中似乎闪烁着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对视还不到一眼,帕洛斯便很快低下了头,他害怕,害怕不信任的目光。

  真是的,明明自己就是一个毫无底线的骗子嘛,都到这种时候了,居然也会害怕。真可笑啊!

  但是,我没背叛你,雷狮老大。相信我。

  雷狮看着帕洛斯那副低微卑贱的模样,不满的皱了皱眉头,呵令到:

  “抬起头来,帕洛斯。看看你现在是副什么鬼样子,身为我雷狮的队员,大赛排行榜第六,你,不需要怕任何人,懂吗?”

  “……”

  帕洛斯平静的抬起头来,深深的凝望着雷狮。半响,才终于开口说道:

  “是,雷狮老大。”

  雷狮这才低声的说:“谅你也不敢。”

  虽然语气依旧强硬,但熟悉雷狮的帕洛斯又怎能不知道,雷狮在说:我相信你。

  不知怎的,帕洛斯突然有几分想哭了,轻轻的笑了几声,雷狮老大,送给他自尊的雷狮老大。庇佑他的雷狮老大。

  ……雷狮老大。

  由于性格原因,卡米尔只是楞在原地,不知如何解释自己其实毫无恶意,只是不会表达而已。

  金一眼就看出来了卡米尔的难处,于是笑着走向佩利跟前,微笑着问:

  “你是在嫉妒我吗?”

  “......”

  不光是佩利,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类似于挑衅的语言吓了一跳,埃米紫堂幻等人恨不得立刻捂住金的嘴,避免激怒狂犬佩利。

  嘉德罗斯银爵等人面露不屑,本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没想到连话都不会说。毕竟以他的智商还做不到恶意伤人这种事情。

  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小子看着无害,但其实每一个看似奇怪的话语背后都有深意。他仿佛是在布一个无声的局,虽然没有证据,但他还是莫名其妙的相信着金,就像金一往无前的相信他一样。

  金丝毫没有管四周如何,依旧微笑的问:

  “你想知道我和卡米尔是怎么认识的吗?”

  面对佩利茫然的眼神,金不知怎的就笑出了声,回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一发不可收拾。金笑了笑,轻轻的摸了摸佩利的头,轻声的说:

  “你想知道吗?”

  

  无力感深深包裹着佩利,心脏抽嗤抽嗤般的疼,他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不能杀,他是卡米尔的朋友,卡米尔在乎的人。不能杀,杀了,就真的回不去了。

  

  “卡米尔很在乎你们。”

  出乎意料的回答,佩利不敢置信的看着金,又扭头看向卡米尔。却看见卡米尔深深低着头,不敢直视佩利的眼睛,这一刻,那个冷漠无情的军师还是选择了退缩。

  只听金继续说道:“他很在乎他大哥,但绝不是只在乎他大哥。”

  “卡米尔真的很在乎你们。卡米尔很乖,但他也吃过很多苦。但是我想说,卡米尔,过去的无法挽回,未来我们可以竞争到底。”

  “他不爱说话,也不懂如何去爱,如何去表达。但没关系,你们会教会他的。对吗?”

  “......”

  金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向卡米尔,微笑着伸出了手。卡米尔心领神会,难为情的咬了咬下唇,最终还是慢吞吞的走了过去,搭上了金的手。

  金牵起佩利的手,庄重的把握着卡米尔手交给了佩利。轻声的说:

  “卡米尔是我捧在手心的珍宝。现在,我把他交给你们。至于我们他们如何认识的,那...是我们的秘密。”

  “才不会告诉你。”

  金俏皮的眨了眨眼,笑着打趣道。盯着对方茫然不解的眼神,金也只是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现在……不考虑让我见识见识一下,真正的雷狮海盗吗?”

  佩利与卡米尔楞在原地,金微笑着站起,默默后退,把主场交给雷狮,雷狮笑了笑,眼神中闪烁着肆意。

  手中雷神之锤肆意翻转,闪烁着火花。眼中皆是独属于雷狮的骄傲。

  “好了,那么帕洛斯...”

  帕洛斯歪了歪头,不同以往的戏谑,微笑但又认真的答到: “我在...雷狮老大~”

  

  “卡米尔...”

  卡米尔把脸埋没,重新提了提围脖,深吸一口气。眼中尽是星光。

  

  “是,大哥。”

  听到熟悉的声音,雷狮欣慰的笑了笑。

  “佩..”

  “在!雷狮老大!”

  佩利简直激动的要蹦起来了,不等雷狮说完,便急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雷狮显然也明白自家狗子的性格,也没有和他计较,只是语气略含无奈的说:

  “让我们的恶名响彻整个宇宙吧!我们就是...雷狮海盗团!”

  “雷狮海盗团!”

  四人齐声欢呼着,雷狮高举雷神之锤,顷刻间,雷霆炸裂,预设着海盗团的设立。


金的性格保持原著。



为了让格瑞陪金玩,一气之下杀光了所有魔兽,真的好像个不懂事又贪玩的小孩。


——————————

大概像凯莉和弟弟组是下意识的担心金的情况,而从小玩到大的格瑞则会信任,然后担心。


弟弟组是彼此之间的感情像个正常人,他们有着超深的牵绊,这种牵绊是同伴之间的爱。


而格瑞与金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是友情与情亲同在,互为救赎。他们之间的牵绊是一种唯一的,对彼此的感情也是独一无二的。这点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看着我的眼睛👀』想要长评……写文很累,长评是我的动力。

用此木刀
迟到的生贺…👉👈

迟到的生贺…👉👈

迟到的生贺…👉👈

昏睡的冬瓜

  该如何握紧清风 它是如此迅捷

  

  祝我的宝贝生日快乐,是我最近很想看到的藏族少年。(实在是来不及了,晚了一天但已经尽力赶在我能完成的最早时限了😢)

  

  另附两张废稿(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画完了就是🤔)

  该如何握紧清风 它是如此迅捷

  

  祝我的宝贝生日快乐,是我最近很想看到的藏族少年。(实在是来不及了,晚了一天但已经尽力赶在我能完成的最早时限了😢)

  

  另附两张废稿(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画完了就是🤔)

꧁随地拉粑粑...·V꧂(在吃玉米棒,勿扰)

对不住宝贝呜呜呜生日祝福来得迟了呜呜呜【自鲨】😭😭😭

🎉🎉最后祝宝贝生日快乐!!🎉🎉🎉


对不住宝贝呜呜呜生日祝福来得迟了呜呜呜【自鲨】😭😭😭

🎉🎉最后祝宝贝生日快乐!!🎉🎉🎉


咸鱼泛岸
 生日快乐!但是不准时了😱 

 生日快乐!但是不准时了😱 

 生日快乐!但是不准时了😱 

Spark_火花

自律的潮金】


好好玩,摸了

自律的潮金】


好好玩,摸了

来愿LaiYuan

【all金】天下有情人终成情敌07

♂OOC预警慎入

♂文笔超烂

♂无脑玛丽苏

能接受的话就请往下看↓↓↓

  


The Waking of Insects酒吧。

  

“先生您好,您的酒。”

  

清脆悦耳的声音自耳边传来,他抬起眼看去,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微醺。

  

只见眼前的少年金发蓝眸,如洋娃娃般精致。少年上半身着一袭白衬衫,灯光下身体曲线若隐若现,衣摆简单拢在裤子里,莫名突显腰肢纤细。

  

雷蛰不动声色地上下扫视了一眼,眯起的眸里盛满了感兴趣的意味。

  

“谢谢。”

  

他抬手接过酒杯,故意抚过少年手背,岂料对方......

♂OOC预警慎入

♂文笔超烂

♂无脑玛丽苏

能接受的话就请往下看↓↓↓

  











The Waking of Insects酒吧。

  

“先生您好,您的酒。”

  

清脆悦耳的声音自耳边传来,他抬起眼看去,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微醺。

  

只见眼前的少年金发蓝眸,如洋娃娃般精致。少年上半身着一袭白衬衫,灯光下身体曲线若隐若现,衣摆简单拢在裤子里,莫名突显腰肢纤细。

  

雷蛰不动声色地上下扫视了一眼,眯起的眸里盛满了感兴趣的意味。

  

“谢谢。”

  

他抬手接过酒杯,故意抚过少年手背,岂料对方浑然不觉,反而对他露出讨好的笑容,真诚而不谄媚。

  

雷蛰愣了愣,随后报以微笑。

  

看着少年的背影,他浅浅抿了口酒,指腹轻轻摩挲着杯壁。

  

店里什么时候来了这样的人?

  

“小愿子小愿子,”金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上心里很兴奋,“我刚才做的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

  

【是啊,很不错,】系统生无可恋,【但是金是不是忘记什么啦?】

  

金疑惑地挠挠头,绞尽脑汁地想着:“没有吧……好嘛,那我忘了什么呀?”

  

【小费啊哥!!!】

  

系统无能怒吼。

  

金这笨蛋,主要任务就是赚小费啊!

  

闻言,金恍然大悟,反应过来后愁眉苦脸地回到了吧台:“完了,都怪我。”

  

呜呜呜到手的小费就这么飞走了!

  

金在心里愤恨地咬着小手绢。

  

他不甘心地偷瞄第一位客人——也就是雷蛰,心里无耻地想着要是这人再点一次就好了。

  

结果下一秒,金就看到男人冲他招了招手。

  

不是吧,想什么来什么?

  

金不确定地指了指自己,得到男人的点头示意后,心里的震惊那是无以言复。

  

【卧槽,金,你这嘴什么时候偷偷开的光?】

  

竟然不带上它!哼!

  

金局促不安地走到半环绕的沙发旁边,刚要站定问一下要求,男人忽然抓住他的手腕一扯,他一个踉跄竟然直接坐到了男人大腿上!

  

肌肤相触的地方开始灼热,金一下子就红透了脸,大脑也一片空白,以至于忘记了从客人身上起来。

  

看着少年惊慌失措的模样,雷蛰像被取悦似的笑了两声,随后直勾勾地盯着人问道:“新来的?”

  

金被这富有侵略性的视线盯得十分不自然,他一边手忙脚乱想从男人身上起来,一边又不适时宜地想到了……雷狮。

  

就像一头狮子一样,金每次被雷狮看着时,都会感觉自己全身上下被看透了一样。

  

在雷狮面前,他仿佛无所遁形。

  

腰上攀着的手压得越发紧,淡淡的酒味扑面而来,金不适应地皱了皱眉,下巴忽然被人轻佻抬起。

  

“当着我的面想别人?嗯?”男人看上去醉得很厉害了,说出来的话是真的不过脑子,“告诉我,你在想谁?”

  

“我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加一……】

  

“怎么办啊小愿子?我是不是被人耍流氓了?!”

  

【是的。】

  

“是个头啊,还不快点快救我!”

  

【……】

  

“我靠,别给我装死!”

  

【……叮!】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熟悉的提示音,金突然有一

种不祥的预感。

  

【恭喜宿主成功解锁攻略对象雷蛰,请宿主再接再厉不要放弃哦!】

  

金顿时感觉周围的世界安静了。

  

……雷蛰?

  

他记得好像是雷狮的哥哥吧?!

  

真是哔了狗了!!!

  

见金在走神,雷蛰不满地眯了眯眼。

  

忽然,沙发背后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雷蛰,我没记错的话,这里现在应该是我的地盘吧?你确定要对我的人动手?”

  

“……”

  

金心里很感激,但听得头皮发麻。

  

他偷偷看过去,雷狮正站在沙发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眼神冷漠宛如高高在上的神祗。

  

准确来说,是在看雷蛰。

  

雷狮的目光挪过来,在金的脸上停顿了一下,眸底划过一丝诧异又离开。

  

咦,是这小鬼?

  

原本的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变了样,雷狮眨了眨眼睛,竟然走过来径直拎起了金。

  

他睨着雷蛰脸上的不善,莫名有一种抢夺后的快乐:“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大哥喝酒,我先带着我的人走了。”

  

说着,也不顾雷蛰脸黑得彻底,直接拉着金嘚瑟地走了。

  

哈,叫你老针对我,现在你的酒吧和人,都是我雷狮的了!

  

扫了雷蛰的兴,雷狮十分快乐,以至于到了后台,才发现自己还牵着金的手。

  

那手比自己的小一点,刚刚好包裹进手掌心,他感受了一下那细腻光滑,忽的扬了扬眉头,心跳有点加速。

  

咳,倒是有意思。

  

金还处于逃脱成功的放松,他感激地看了一眼雷狮,猛然想起自己的手还被雷狮牵着,小脸“噌”地涨红了。

  

【啧啧啧,你脸红,他心动,】系统见气氛暧昧,忍不住调侃道,【算了不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金听得额角抽搐,忍不住反驳,“我只是还没反应过来好吗?我又不是没牵过手!”

  

【那你脸红个什么劲儿?】

  

“谁脸红了!我和格瑞牵手都没脸红好不好!”

  

【……】

  

“……”

  

系统无语。

  

【你刚刚说……格瑞?】

  

“哼,”金心中暗恼自己说漏嘴,立马嘴巴一瘪气鼓鼓的,“我什么也没说,你听错了!”

  

他还没等到系统说话,脸颊忽然被一只手捏住。

  

雷狮饶有兴趣地捏了捏手中肉嘟嘟的脸,眸光闪烁道:“生气了?”

  

金挣扎了两下,没挣扎开,脸蛋越发红润。

  

他有点生无可恋:“小愿子,我算是明白了。”

  

【怎么,想通了要攻略雷狮么哦吼吼吼……】

  

“去你的吧,”金翻了个白眼,“我的意思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兄弟俩,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见金气鼓鼓的不说话,雷狮倒也不气恼表示理解——除了卡米尔,这个年纪的小鬼都这么幼稚。

  

然后他大方地直接塞了一张卡给金。

  

雷狮将卡塞进金的衬衫口袋,然后暧昧地拍了拍金的胸口 :“小鬼,刚刚做的不错,这张卡……就当作你的小费了!”

  

金被雷狮拍的身体一颤,连忙缩着身体弯着腰道谢:“谢、谢谢老板……”

  

“老板?”雷狮眉毛一扬,兴趣盎然地摸了摸下巴,“很好,以后就这么叫我!”

  

“……是,老板。”

  






回宿舍的路上,金反复翻看那张卡。

  

【怎么了金,有什么问题吗?】

 

金拿卡的手一顿,无语地抽了抽嘴角:“你是系统,你居然看不出来?”

  

【系统也不是万能的呀~】

  

金控制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心,“闭嘴吧你。”

  

其实,他并没有在看那张卡,而是透过卡猜雷狮的意图。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生,而且还是新来的,要论在此之前有什么交集,顶多只能算上上次翻墙的事情。

 

金把翻墙事件回忆了一遍,然而百思不得其解。

  

他困扰地拐过街角,全然不知身后有辆车如影随形。

  

“大少爷,”司机望向镜中男人的身影,声音不觉带了点畏惧,“再跟就到了二少爷的地盘了。”

  

后座上的雷蛰淡淡的笑了笑,眸底一片如水清明:“无妨,继续跟。”

  

他和雷狮,不死不休。

  

司机闻言,忍不住微微发抖,随后兀自镇定着发车,心里却想着做完这一单他就辞职。

  

这兄弟俩啊,都是些神经病!明明一母同胞,却从小对彼此看不顺眼,想尽办法打压对方,尤其这雷蛰不择手段。

  

他昨天才开车跟踪了那个安家少爷,今天又要跟踪一个金发少年,搞得他简直是慌的一匹——俩人都是跟二少爷有关的人!

  

司机不敢往下想,连忙专心开车。

  

车辆拐过街角,全然不知一个少年神色复杂。

  

卡米尔眸子里一片冷意翻涌。

  

雷蛰来这里干嘛?

  

“不行,”卡米尔喃喃自语,“我得去看看。”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大哥。

  






有一说一,这个异世还挺神奇的。

  

金此刻趴在橱窗上,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好像两颗天蓝色水晶。

  

他紧紧盯着橱窗里的蛋糕,仿佛满脸写着可怜巴巴的“我想吃”。

  

虽然凹凸大赛的系统里也有甜品,但每一个都不是金能随便买的。

  

不过这个异世里的甜品就不一样了,不仅口味品种多种多样,而且价格好像……也很便宜?

  

金忽然福至心灵,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卡。

  

然后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理直气壮地走进了甜品店。

  

【……唉。】系统有一瞬间的无语,可想到什么很快便释怀了。

  

金现在这个年纪,明明还是个孩子啊,却偏偏搅进了一趟浑水。

  

“您好,欢迎光临。”

  

随着服务生热情的声音,金有点好奇又紧张地走近柜台,他的视线扫过一个个精致的甜品,最后定格在了一处。

  

抹茶慕斯。

  

金愣了一下神,脑海中浮现少年吃甜品的模样,眉眼弯弯唇角带笑,与平日的低调不语不同,是那样的令人如沐春风,好似整个人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

  

身旁忽然有阴影笼罩而下,金回过神抬眼看去,正是记忆中卡米尔的脸。

  

当那双眼冷冷地扫过来时,金那颗怦然跳动的心猛地滞留了一息。

  

他不禁有些难过。

  

原来自己真的在异世。

  

这一刻金从未有过的清醒——他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他一定要回到凹凸大赛,回去见到自己想念的人!

  

金转身离开,手腕却突然被攥住,他惊讶地回过头,便见卡米尔直勾勾盯着他道:“你现在不能走。”

  

金怯怯地看了一眼卡米尔,有些不解对方如此突兀的行为,“……为什么?”

  

欲语还休,眼神怯怯,像只胆小的小猫。

  

这个想法浮现出脑海。卡米尔皱了皱眉头,下意识松了些力度,却仍紧紧握住金的手腕。

  

卡米尔尝试着语气正常,不过金还是听出一丝焦急:“你不需要知道,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见对方神色莫名,金反倒平静下来了,卡米尔做事一向有道理,既然他不让自己离开,那自己安心留下便是。

  

这样想着,金心安理得地继续看起了甜品。

  

卡米尔:“……”

  

这个人真的是……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卡米尔尾随雷蛰的车而来,却发现被跟踪的是一个金发少年,虽然他们白天只有一面之缘,但他也不能对此置之不理。

  

他没有理由帮助金,但是他必须阻止雷蛰,雷蛰想做什么他不管,但是不能在大哥的地盘上动手。

  

但凡被雷蛰盯上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下场,更何况是一个和他同岁的普通人。

  

【小金金啊,】系统此时又开始狗了,【既然卡米尔就在这,你要不顺便做一下任务呗?】

  

金一时被问住了:“任务?什么任务?”

  

【哎呀,还能有啥!就,就你俩谈个恋爱的任务呗……】

  

闻言,金的脸立马就黑了。

  

他咬牙切齿:“狗系统,谁要谈恋爱了!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叮!】

  

【恭喜宿主成功解锁攻略对象卡米尔,请宿主再接再厉不要放弃哦!】

  

“???”

  

呸!狗系统真特么狗!

  

卡米尔可是他的好朋友啊!他怎么可能和卡米尔谈恋爱啊!!!

  

“你也喜欢吃甜品吗?”卡米尔突然问道,“……金?”

  

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有些不好意思。

  

男孩子爱吃甜品什么的,真是有些害羞呢嘿嘿。

  

只是金很快就麻了。

  

只见卡米尔招来服务生道:“这一排的甜品都请帮我包一下,谢谢。”


“好的,小少爷。”

  

???

  

【?】

  

“不是,他这是在干嘛?这么多甜品诶,他吃得完嘛!”

  

【那个,我倒不这样想……】

  

果不其然,金下一秒便听见卡米尔壕无人性道:“把你的住址给我,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金:“啊……啊?”

  

忽然觉得谈恋爱什么的……好像也不错?

  

TBC.

  






系统:【我不是真的人,金你是真的狗!】

sorry啦,更得晚见谅!

-鲩鱼AN2-
  没赶上生日,我是细狗🙃

  没赶上生日,我是细狗🙃

  没赶上生日,我是细狗🙃

樱喰先生

【雷金】父债子偿

*看文别带脑子!别带道德观!不适及时退出


      这个街区繁华得浮夸,一切都霓虹闪烁亮光氤氲,俗丽且畸形。


     Rosehometown,街区的别名。玫瑰故乡,让人情不自禁把一切浪漫与之联系。


     实际上,那不过是占有一块巨大地皮的红灯区。


     光鲜的水晶气球迅速干瘪。...


*看文别带脑子!别带道德观!不适及时退出




      这个街区繁华得浮夸,一切都霓虹闪烁亮光氤氲,俗丽且畸形。


     Rosehometown,街区的别名。玫瑰故乡,让人情不自禁把一切浪漫与之联系。


     实际上,那不过是占有一块巨大地皮的红灯区。


     光鲜的水晶气球迅速干瘪。


     那些活生生的肉体像肉铺上挂的肉脯一样,每一栋彻夜笙歌的房子都是滋养细菌的温瓶。


      如果不是因为雷狮,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与这个地方有交集。


      这是红灯区街心最昂贵的会所。雷狮建立它以后从来没有来过。那不过是供一些商业上的合作方和位高权重的政客取乐的,雷狮自己向来不屑。


     说起来,雷狮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性冷淡。


     表面风流跌宕的年轻地商巨擎,对所有向自己挑逗暗示、甚至大胆爬床者,都只有一种态度。


      哪来的滚回哪去。


      不说这样的行为令他觉得有被冒犯到,光是看着那些搔首弄姿的女人,有时是男人,便会有生理性不适。


      雷狮一度确信自己生来无欲,直到遇到了金。

    

     在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极乐坊里,雷狮第一次带了人回来。


     怀里的男生有耀眼夺目的金发和清澈天真的蓝瞳,白皙剔透的皮肤泛着多情的红,像个校园小王子。


     雷狮第一次路过街边亮着绿色灯牌的便利店时,金正在售货台前忙碌地为顾客结账。无意间的抬眼一瞥,雷狮从洁净的玻璃里看到了刚好对顾客微笑说慢走的少年。


     胸腔中“咯噔”一声,不知是心跳快了一拍,还是慢了半拍。


     虽然惊鸿一瞥就此沦陷这种不靠谱的事情雷狮同样是嗤之以鼻的。但很倒霉,他似乎隔着一层玻璃与那位金发碧眼的售货员坠入爱河了,对方还同是男性。


     于是他开始每天白天都路过那间便利店,无言地用眼神勾勒金上扬的嘴角;夜里在梦中把对方压在身下,听那张诱人的嘴里发出的呻吟。那笑容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刻入雷狮的心底,幻想着那笑颜能有一天属于他。




     

     雷狮找到了店长,对方一边哆嗦一边递上少年的信息。


     原来他叫金。雷狮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真是适合他。


     十九岁,大二学生,孤儿,被领养,养父背有巨款债额。


     雷狮没想到金那样阳光的一个人会有这样不堪的身世。如果金在这里,他会不顾一切地给男孩一个拥抱。

     


     

     “请、请再多给我一点时间…一定,一定会还上的!”


      跪在地上灰头土脸的中年男子语无伦次,雷狮皱了下眉。


     “这话你说了两年了,但那两百万,我可从来没见过影子。”雷狮懒懒地掀起眼皮。


     中年人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两边的马仔正等着雷狮的命令准备动手,他突然直起背,像抓住了希望一样看着雷狮:“雷总,我有一个养子,今年才二十岁,长得格外水嫩…您看,我把他给您叫来怎么样?”


     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照片:“喏,这就是那孩子。”


      雷狮本来耐心已经到极限了,但目光落到那照片上,猛地滞住。


      ——是金。




      

      雷狮应允了中年人以养子来抵债。


      他在那一夜要了金。伊甸园中才熟的禁果被他采摘下,肆意地品尝。从此将金圈在了身边。

     

     这算是爱吗?也许。

     

      雷狮得到了金的身体,同时交出了自己的心。




      

     与雷狮待久了后的金比以前更有吸引力,骨子里揉杂了两分那男人教给他的桀骜。


     爱慕他的女孩们几乎能绕教学楼一圈。大概从未有过这样的风光,金答应了系里最漂亮的女生的邀约。


    美丽的小姐站在金对面,晚风拂起她栗色长发,夕阳予她绯红的面颊光晕。


     他们在桥上,将要在日光坠入河面时向对方靠近,轰鸣的跑车声生生打断了这罗曼蒂克的一幕。


    雷狮降下车窗,面无表情地看着慌乱的少年。


    下车,不顾一边女生的惊愕,将人拽上了车里。


     “有什么要和我解释一下的吗?”缄默中开了近十分钟的车程,雷狮才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勾起意味不明的笑,眼神压低扫向副驾驶上快缩成一团的金。


     金抿嘴,犹豫了两秒,弱气开口:“她是是我的女朋友。”


    “哦……”男人手肘支在车窗旁,突然长臂一伸,准确地袭向少年的胸口,两指隔着衬衫捏住一个环状物体。


    难以启齿的酥麻即刻浸透四肢百骸。金及时咬住舌头才没让叫声泄出,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


    雷狮薄唇扬起弧度,紫得发黑的眼中却没有笑意。


     “你那女朋友,知道你违反校纪,戴着这个上学吗?”


    男人的声音像烟草般迷人,却轻佻得让一边的少年无地自容。


    “别让我再发现下一次了。”他启动车子,风一般掠过路口。


    “如果你胆子够大的话,我不介意下次扎穿,吊根链子,把你拴在我身边。”


     雷狮的眼神在后视镜里阴醫得可怕。


     “父债子偿,在我玩腻之前,你都是欠我的。”


     当然,玩腻?下辈子吧。


     “今晚准备好,我们玩点新花样。”


     夕阳完全沉没。金抬头,眼前万山寂冷。


END.


写完后回读,真的很尬。可是我又很喜欢,所以你们可以也喜欢嘛?(委屈巴巴)

挖土机
我画完了阿阿阿,宝宝生日快乐,...

我画完了阿阿阿,宝宝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私设小偶像捏,等我以后画别的,

我画完了阿阿阿,宝宝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私设小偶像捏,等我以后画别的,

别惹我啊天真的要疯了

生日快乐 昨天忘了在lof发

生日快乐 昨天忘了在lof发

V  V
来晚的生日贺图。。。 因为vv...

来晚的生日贺图。。。


因为vv我呀周五的时候要上课,就没有发,现在补上,应该不算太晚吧!


没有CP向,私心打了个all金的标签。


对了,彩蛋内有“惊喜”哦!


文明相处,切勿言论过激!


(◍˃̶ᗜ˂̶◍)✩

来晚的生日贺图。。。


因为vv我呀周五的时候要上课,就没有发,现在补上,应该不算太晚吧!


没有CP向,私心打了个all金的标签。


对了,彩蛋内有“惊喜”哦!


文明相处,切勿言论过激!


(◍˃̶ᗜ˂̶◍)✩

爆椒鸡米花

球球七创社了


给我宝换个人设吧😇


怎么说呢,我家宝子确实不怎么聪明,但不代表这么傻吧!!


免得被某些黑粉说是傻白甜😭😭

球球七创社了


给我宝换个人设吧😇



怎么说呢,我家宝子确实不怎么聪明,但不代表这么傻吧!!


免得被某些黑粉说是傻白甜😭😭

cokey

画下初恋酱,鬼知道我到底有多喜欢青梅竹马😐😐

画下初恋酱,鬼知道我到底有多喜欢青梅竹马😐😐

喻白情

【all金】血色梦魇Ⅱ(四)

☆极端犯罪组织 VS 刑事总部

★具体设定戳目录 

☆再强调一遍!金是黑金!金色头发是染的!不要杠,接受不了就右上角点叉!(不过回忆篇都是银发,倒是不用在意这点了)

★ooc,我流疯批金

☆过渡章字数比较少,而且只有金和秋出场了,回忆篇开始!(Sin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雾蒙蒙的,还带着冷风和雨水。


小小的少年蹲在房间门口,低着头眼神空空的盯着雨水浸湿的地面。

嘴里轻声唱着一首儿歌:

"Rain rain go away(小雨小雨快走开),

Come again ......

☆极端犯罪组织 VS 刑事总部

★具体设定戳目录 

☆再强调一遍!金是黑金!金色头发是染的!不要杠,接受不了就右上角点叉!(不过回忆篇都是银发,倒是不用在意这点了)

★ooc,我流疯批金

☆过渡章字数比较少,而且只有金和秋出场了,回忆篇开始!(Sin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雾蒙蒙的,还带着冷风和雨水。


小小的少年蹲在房间门口,低着头眼神空空的盯着雨水浸湿的地面。

嘴里轻声唱着一首儿歌:

"Rain rain go away(小雨小雨快走开),

Come again another day(改天再来吧),

Little Betty wants to play(小朋友想要玩耍)."


"嘿,瞧瞧这是谁!"

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金厌烦的皱了下眉头,假装没听到。

这个人名义上是金的哥哥,算是家族里面比较看重的准继承人之一。


"这不是秋亲爱的弟弟吗?怎么,今天你姐姐不在吗?"那人走到金的面前。

金依旧低着头没理他。

"说话啊,小废物。"那人一把抓住金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


金空洞的眼睛和他对视着。

他发现金并不理他,于是松开手,嫌恶的拿出帕子擦手,然后将帕子扔在金面前的地上。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不怀好意的说,"还有半个月,试炼就开始了,继承人位置争夺战,你猜,我第一个会杀谁?"


金一言不发。

"啧,没意思,走了,这几天你好好过,留恋一下这个美好的世界吧。"

"再见,小废物。"



就在他撑开伞转身走入雨里的时候,金猛的抬头看着他的背影,眼里的阴翳快溢出来了。

直到他的身影彻底在金的视线里消失后,金才低下头,继续看着地面。

雨下得更大了,地面上溅起了水花。

他的心情似乎一瞬间变得好了起来,他继续哼着歌:


"Rain rain go away,

Come again another day……"

“You're leaving soon.(你就快要离开了)”


什么是继承人争夺战啊……

不过是上位者爱看的戏码罢了,背叛、谎言与欲望纠缠在一起,织了一张网、成了一场戏。

这网啊,属于规则的制订者,他们逃离不开,或者说也不想离开。

这戏啊,便属于诸位“准继承人”了,尔虞我诈也好,屠杀也罢,只是给上位者看个乐呵。


只是最后留下了一个人活着,那便当他是“继承人”了。

虚名而已。


可哪又怎样呢?金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

不就是一场戏,演给他们看就是了。



雨停了呀,秋回来了。


“姐姐,欢迎回来。”小小的少年坐在台阶上,伸手抱住秋的腿,并不在意秋衣摆上暗褐色的污渍,用脸蹭了蹭她的衣服。

“争夺战要开始了。”然后仰头看着秋,笑得开心极了。

眸子却是混沌不堪,像是浸泡在猩红血液中的蓝宝石,那蓝色逐渐被红色浸染。


眼睛里的光亮逐渐就要被侵蚀掉啦。


秋轻抚着金柔软的头发,温柔的说:“是呢,游戏就要开始了,尽情的玩吧,姐姐在高台上面等你。”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姐姐。”


tbc.


我回来啦。


关关有话说:血色从这章开始,CP就只有瑞金和嘉金啦(经典大三角!主要还是因为人物太多,剧情实在推不下去了,减少一些人物会写得轻松些。如果有什么特别喜欢的CP,也可以告诉我,有时间我会在番外里面单独补上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