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东汉

58298浏览    1037参与
Love line

小情侣喂烤肉

[图片]

[图片]张嘴,啊

好吃吗

[图片]

你喂的都好吃~



张嘴,啊

好吃吗

你喂的都好吃~

逝如秋葉
202男孩的友情啊(&acut...

202男孩的友情啊(´Д` )

202男孩的友情啊(´Д` )

逝如秋葉

怕是要组团出道了

其实从前阵子公司常常发一些东汉和别的练习生的照片开始我就有预感

但还是气啊

如果是真的 东汉这都出道第三次了

已经出道三年 算是第四年次的爱豆

拜托公司好好对待孩子吧🙏


怕是要组团出道了

其实从前阵子公司常常发一些东汉和别的练习生的照片开始我就有预感

但还是气啊

如果是真的 东汉这都出道第三次了

已经出道三年 算是第四年次的爱豆

拜托公司好好对待孩子吧🙏


chante le rêve

为冷清的tag增加一丝丝的鲜活


黑发东汉尼脆骨!(。・ω・。)ノ♡

为冷清的tag增加一丝丝的鲜活


黑发东汉尼脆骨!(。・ω・。)ノ♡

locina

101幻想剧场2020

s1 X s2

————

第四章(上)


田小娟来到林府时,林煐岷正歇斯底里地内疚和自责着,得知金请夏被送回子时馆后,他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她。

田小娟也没料想到林煐岷已经醒来并得知真相,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敌视林煐岷,见他这般难过,也于心不忍。

“你晚了一步,清晨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京城了。”

林煐岷粗略地收拾些细软,跪别了父母及风月主,就踏上了追寻金请夏的旅程。

九将与田小娟一起送别了林煐岷,回程的路上,田小娟和黄旼炫走在最后面,她掏出一封信交给黄旼炫。

“请夏临走之前托我交给你的。”

黄旼炫双手接下,小声道,“可以打开吗?”

“...

s1 X s2

————

第四章(上)

  

田小娟来到林府时,林煐岷正歇斯底里地内疚和自责着,得知金请夏被送回子时馆后,他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她。

田小娟也没料想到林煐岷已经醒来并得知真相,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敌视林煐岷,见他这般难过,也于心不忍。

“你晚了一步,清晨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京城了。”

林煐岷粗略地收拾些细软,跪别了父母及风月主,就踏上了追寻金请夏的旅程。

九将与田小娟一起送别了林煐岷,回程的路上,田小娟和黄旼炫走在最后面,她掏出一封信交给黄旼炫。

“请夏临走之前托我交给你的。”

黄旼炫双手接下,小声道,“可以打开吗?”

“她说你会知道在恰当的时候打开的。”

走在前面的金在奂回过头来催促他们走快点。

黄旼炫不动声色地将信藏于衣袖里,笑着应答了一声。

金在奂旁边的邕圣祐也说,“田老板,我们决定去您那里用午膳,您意下如何?”

瞧见邕圣祐卖乖的笑脸时,黄旼炫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之前金请夏的预言。原本他也没特意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虽然不知道金请夏话里所指的到底是自己还是邕圣祐,当时他回答金请夏完全是出于礼貌,现在看来,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少年四人组听见吃饭,纷纷转头应和着。

田小娟冷声说道,“不得赊账。”

话虽如此,但最后还是田小娟请客。

 

林煐岷走后过了几天。黄旼炫替金在奂来济林医馆帮金东贤抓药。

林娜荣熟练地接过药方,只看了一眼就交给身后的师傅。

“之前那位大人的病可有好转?”

黄旼炫先是有些意外林娜荣主动问情况,再是没想到林娜荣那么细心谨慎,之前提到要保密,所以即便她现在想问也没直接说出是林煐岷。

“已经没事了。”黄旼炫笑,“多谢林小姐当时出手相助。”

“无需客气,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拿了药,黄旼炫正准备走,就遇到了陪金娜英来的姜东昊。

自打金娜英单方面与林娜荣一见如故之后,金娜英到济林医馆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勤,所以姜东昊经常能在这遇上金在奂或黄旼炫。

“在奂那小子又叫你跑腿啊。”

黄旼炫笑着默认,“不算跑腿,都是帮东贤抓药而已。”

金娜英和黄旼炫打了招呼后热情地拉着林娜荣的手,林娜荣微微皱了皱眉,很快又恢复正常跟金娜英一起进了内堂。

黄旼炫看在眼里,又继续说,“听说逆贼余党确定已经悉数抓获了?”

姜东昊挑一挑眉,点点头。

黄旼炫调侃道,“那现在你每天还是和郡主斗智斗勇?”

内堂传来金娜英的声音,她正和林娜荣聊天,“来嘛来嘛,你都没来过我的宴会,每次请你你都不来。”

铺面外的姜东昊汗颜,回答黄旼炫的问题,“没有,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黄旼炫凑近了些,小声地说,“是啊,王爷也说只有你能治得住小郡主。”

姜东昊一惊,“这你都知道?谁说的?”

黄旼炫垂眸一笑,双手做翻书状。

“那小册子还在乱写啊?”

金娜英明明都发过誓了。

“虽然风月主也说不用管这些小事,但是之前钟炫和煐岷都坚持要查。”

姜东昊摆摆手,“不用了,我已经无所谓了。”

“尽管煐岷现在不在,但你也知道钟炫……”

“啊,他就是那样子。”

黄旼炫笑得更深了,“不过,现在讲的已经是新的故事了。”

 

出门以后,姜东昊与黄旼炫分开走。姜东昊送金娜英回去的路上,问金娜英,“你不舒服吗?”

金娜英举起从林娜荣那里要来的一罐药膏,“不是,这是给美娜抹外伤用的。”

姜东昊想了想又问,“你不是答应我不再散播那本《神将秘事》的吗?”

金娜英心虚了,眼神闪躲,“我没有,真的不是我!我跟你发过誓的,那真的不是我写的!”

“不是你,还有谁能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诶……”

金娜英欲言又止。

 

黄旼炫走的是另一边,迎面而来一位女子牵着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

“娘,您的手好烫。”他们在靠近黄旼炫时,黄旼炫正好听见男孩这样说。

女人抬手扶额,神色凝重看起来好像很难受,“没事,马上就到家了。”

话是这么说的,可没走几步,那个女人几乎要晕倒在黄旼炫面前。黄旼炫急忙走过去,轻轻扶了她一把,女人站稳后,他马上松开手,但没挪开,而是保持着一点距离以防她再次晕倒,可以及时扶住。

“谢谢公子。”女人看起来确实很难受,说起话来气若游丝。

“这位夫人,您家住何方,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让我送您和令郎回府吧。”

“那真是有劳公子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的济林医馆。”

黄旼炫脸上的惊喜之情表露无疑,这位夫人这才看见黄旼炫手里拎着的药,“公子可是刚刚从医馆出来。”

“正是。”

  

黄旼炫将这对母子送进医馆时,林娜荣明显很惊讶,她瞪圆了双眼从柜台出来迎接,黄旼炫也是第一次见这种表情的林娜荣,嘴角不自觉扬起了弧度。

林娜荣不冷不热地喊了一声,“姨娘。”

果然,这位便是林娜荣的姨娘,那孩子便是林娜荣的异母弟弟了,之前为了郑采妍服毒一事,黄旼炫曾经观察过林娜荣,知道她两年前丧父,家中剩下一位姨娘和姨娘所生的五岁弟弟。

她们母子三人进了内堂,林娜荣开始替林姨娘诊脉。

林姨娘心里则还在意着屋外的黄旼炫,“刚刚多亏了那位公子我才没摔在街上,快把人叫进来,我们得好好答谢人家,还有我看他拿着在咱们这抓的药,你赶紧再给他看看,好好治他,再免了他的医药费……”

林娜荣诊过脉,“那药不是他吃的,他是花郎十将,根本不在意你说的这些医药费。”

林姨娘虽然对林娜荣的态度很是不满,但对她说的话又惊又喜,瞬间精神都好多了,“花郎十将?你怎么知道?你和他可认识?他经常来抓药吗?”

看完姨娘,林娜荣又蹲下摸摸弟弟的额头,温柔地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至于姨娘的话,她没有正面回答。

林姨娘吩咐道,“不管怎样,我们得好好谢谢人家。”

等到林娜荣出到铺面,黄旼炫已经走了。

  

新门规定接受百姓慰问品的时间是在每月的十五,林娜荣这时上门,手里还提着一大篮子水果,自然就被门口的小郎徒给拦下。

“回去吧,我们有规定每月十五前后才能接收慰问品的。”

说罢,他敲了敲旁边的木板,木板上的确明文规定了关于慰问品的选送规则和日期。

林娜荣丝毫不慌,“我不是来送慰问品的,是十将的蛟龙大人对家母有恩,家母特地让我来登门道谢的。”

“其实像你这样说的人每个月不下十个,前几天还有哭着要以身相许的。不如姑娘你还是等十五那天再来吧。”

林娜荣也不勉强,如果不是姨娘非说要亲自上门才有诚意,现在的情况不宜多生事端,只能顺应她的话,否则自己也不会答应过来。

如今只有等黄旼炫再去医馆时给他便是了,她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今天还真是白走一趟了。

“什么事?”

林娜荣和小郎徒纷纷看过去,门里走出来一个留胡子的男人,小郎徒连忙恭敬地行礼,“风月主。”

上次来给林煐岷看病时,林娜荣见过他,她也微微半蹲行了个见面礼,“风月主大人。”

风月主也记得林娜荣,面容慈祥和蔼,笑道,“是林小姐。”

“这位小姐说要见蛟龙大人。”

此话一出,风月主随即眉开眼笑,小郎徒都看傻了眼。

“那就见呗,怎么不让人进来呢?还不替林小姐拿东西。”

“是!”

“不用了。”林娜荣拒绝着,但水果篮还是被小郎徒拿了去。

风月主和林娜荣走在前面,小郎徒抱着那篮水果走在后面,三人经过校场穿过长廊,吸引了校场上大大小小郎徒的目光。

”去书房叫旼炫出来。“

他们到了偏厅,小郎徒放下水果篮就乖乖去叫黄旼炫,林娜荣表现得落落大方,也没有因与自己相处而害怕或拘谨,这让风月主很满意。

趁没人,风月主和林娜荣闲聊了起来。

“听说林小姐年纪轻轻就担起整个医馆,两年来将医馆打理得有声有色,真是不容易。”

“风月主过誉了,医馆不单是靠我一个人才能支撑到今天的,还要依赖店里伙计和街坊的支持。”

风月主一手捋了捋下巴半长的胡子,轻轻点着头,“不知林小姐婚配与否……”

林娜荣依然处变不惊,心里思索着回话。

黄旼炫一路听说风月主笑着与一女子进屋,直到小郎徒来通报,才知道那是林娜荣,结果一来到偏厅就听到风月主在问林娜荣这个。

“……”

他一来,气氛突然尴尬,风月主朝他笑了笑,“噢吼吼,来啦,那你们聊。”

黄旼炫送走风月主,回头对林娜荣说,“我去备茶。”

林娜荣忙站起来,“大人不用麻烦,我是来替家母向大人道谢和送谢礼的,把话说完我就走了。多谢上次大人送家母回府。”

“举手之劳罢了,何须言谢。”

“谢礼已送到,小女子先行告辞,不叨扰大人办公。”

“我送你。”

“不……”

“正好我要出去。”

不是说刚刚还在书房里吗?可是黄旼炫既然这样说,这会儿再拒绝就显得无礼了。

可林娜荣不知道,她以为只是送出门而已,这人干脆一路将自己送回了家。

 

以往花郎里偶尔也会有不同的人来医馆抓药,大概是最近其他人都在忙,不过好像是从郑采妍事件结束开始,几乎每次来的都是黄旼炫。

“林夫人身体无恙吗?”

“多谢大人关心,已经没事了。”

林家就在医馆后面,是前铺后居的格局。林姨娘牵着林弟弟出到铺面,瞧见黄旼炫,顿时眉开眼笑。

“黄大人,您来了。”

“林夫人有礼。”黄旼炫作揖行见面礼,又蹲下身去摸摸林弟弟的头,“弟弟准备出去吗?”

林弟弟乖巧礼貌地九十度鞠躬,“是,哥哥。”

林娜荣严肃地纠正他,“要叫大人。”

黄旼炫笑笑,“没关系,就叫哥哥就好。”

“哥哥。”

黄旼炫应了一声站起来看向林娜荣,一旁的林姨娘也跟着笑,灵机一动,“是啊,正准备送他去私塾。啊,对了,娜荣啊,我觉得还是有点不太舒服,不如你送弟弟去吧。”

林娜荣面不改色,没做回应。同时黄旼炫的药已经包好了。

林姨娘的脸色略显难堪,盯着林娜荣又道,“娜荣,你去送送黄大人。”

去私塾的路和回新门的路是同个方向,出门以后林娜荣便一直与黄旼炫同路。

 

两个人一左一右走在林弟弟的身边,经过集市,一个卖花的小女孩迎面向他们走来,看起来约摸十一二岁。

“哥哥,买枝花吧。”

黄旼炫被拦下,林娜荣看了他们一眼,平静地牵着自家弟弟继续向前走。

黄旼炫爽快地答应了小女孩,买下一枝花后快步追上林娜荣。

买花的时候是爽快,但真正要说出口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一个男子拿着一朵花有些不太合适,林小姐如果不嫌弃,就当借花献佛了。”

林娜荣若有所思,回头看他,与此同时,身后传来喧闹声,两人同时被身后的动静所吸引。

卖花的小女孩被两名男子拦住,他们中间还有一位衣着打扮不一般,看起来非富即贵的男子,不怀好意地盯着小女孩笑。

黄旼炫把花给了林娜荣,立即上前。林娜荣呆呆地接过花,牵着弟弟留在原地看着。

只见双方交涉了几句,黄旼炫亮出花郎腰牌,不仅是那位权贵公子,就连他的随从也丝毫不怯,依然态度嚣张地和黄旼炫对峙着。

最后黄旼炫又说了几句什么,才顺利将小女孩带离现场。

黄旼炫回头看林娜荣还在,朝她一笑,林娜荣随即牵着弟弟转身继续走。

黄旼炫再次追上她,手上多了一大束花,显然是将小女孩的花全都买了下来。

“你帮得了一次,恐怕也帮不了一辈子。难保她下次会再遇上那个人或是一样的人。”

这样的道理黄旼炫自然是懂,“但也不能视而不见。”

“小心惹祸上身。”

黄旼炫会心一笑,笑得林娜荣有些慌,这么严肃的话题,好心提醒他,这人怎么还笑得出来。

平时高深莫测给别人意见和建议的黄旼炫,很少像这样从别人嘴里听到这般警醒的话语,这让黄旼炫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与之前从金请夏嘴里听说会有生死大劫时的感觉很不一样,让他不由自主地由衷一笑。

  

新门门口里里外外堆满了慰问品,还有几个妙龄女子徘徊在门外。

今天正是十五,新门接收慰问品的日子。

真不该今天来的。林娜荣心想。

门口的小郎徒认得林娜荣,十分热情,“林小姐,来找蛟龙大人吗?我这就去通传。”

“不必了。”

“不必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除了林娜荣,还有刚好出来整理慰问品的黄旼炫,他身边还有邕圣祐和金钟炫几个人。

林娜荣依稀可以听到周围的女生见到他们出现后激动的声音。

林娜荣提着一个食盒,原本打算直接放到慰问品里就走的,既然黄旼炫出来了,便亲手交给了他,“黄大人,这是家母吩咐我送来的一些点心,小小心意,请笑纳。”

邕圣祐好奇地探过身来,“哇,是什么?”

金钟炫笑着拉开他,指着一旁堆积如山的慰问品,“你自己这里有的是。”

其他人也嬉笑着陆续搬着一些慰问品离开,剩下黄旼炫,他笑答,“谢谢,太客气了。”

林娜荣微微鞠躬向他道别,转身径直离开。黄旼炫到传达室将东西放好,急忙追上。

 

黄旼炫快步上前带过一阵风,林娜荣抬手捋一捋耳边的发丝,风带过一种独特的香味,隐隐扑鼻而来,似是从林娜荣身上散发出来的。

阳光正好,天气很热,黄旼炫撑开刚刚从传达室捎来的伞,在两人头顶撑开。

林娜荣下意识抬头一看,接着看向身旁的黄旼炫,这人正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丝毫不觉得他的这一举动是否有何不妥。

她真庆幸刚刚门口的那些少女们都没有跟过来。

虽然她很想开口劝他什么,但是一想起上次自己提醒他一句却换了对方莫名其妙的笑容后,林娜荣一开口就只剩下一句,“谢谢。”

黄旼炫露出满意的微笑。

 

自打收到金请夏留下的信以后,黄旼炫心里就多了一件挂心的事,适当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他也毫无头绪。他只怕这万一真的是生死大劫,而自己如果没有顺利躲过……

同寝室的金在奂和邕圣祐睡得正香,金在奂还隐隐说着梦话,他替他们掖掖被角便出了门。最近天气虽热,但夜里有风,其他房间也都像他们一样半敞着门睡觉,这样空气流通,屋里会凉快很多。

林煐岷不在,隔壁就剩姜东昊和金钟炫,黄旼炫在门口看了一眼,又悄悄走到旁边的四人间。睡上铺的朴佑镇的睡相还是一如既往的奔放,他的被子搭在床沿险些就要掉下来了,黄旼炫无奈地笑笑,进去帮他把被子盖好。他的下铺是空的,黄旼炫匆忙转头一看,另一张上下铺的下铺也是空的,而上铺的金东贤正安静地睡着。

黄旼炫来到厨房,金东汉果然在这里。

金东汉正捣鼓着夜宵,“噢,旼炫哥,你也饿了吗?给你也来一碗?”

黄旼炫假装是来寻水喝的,倒了一杯凉水后,漫不经心地说,“不用,我渴了起来喝杯水。对了,刚刚经过你们房间,发现志训也没在。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他们到院子里坐下,金东汉吃着拌饭,黄旼炫喝着水。

“不知道,大概是去茅房了吧。”

“也就是说他是在你起床的时候他还在?”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最近好像偶尔都是这样,我吃完夜宵回去他都不在,我心想他应该是起来方便了,没多想就睡了,因为第二天也一切照常所以我也没在意。”

金东汉忽然觉得手里的拌饭没那么香了,定一定神像在想着什么,黄旼炫笑着打断他的思路,“你别想什么鬼灵精怪的东西。”

金东汉心不在焉地扒着饭往嘴里送,他们又坐了一会儿。就在这时,朴志训蹑手蹑脚地从另一边的围墙翻墙而入,厨房这边院子里的黄旼炫和金东汉正好能够看见。

黄旼炫拍拍金东汉的肩膀,“收起你的好奇心,就当不知道吧。”

“旼炫哥你就不担心的吗?”

黄旼炫只是微微笑着。

金东汉不禁感叹,“一直以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以前的不说,就说最近的东昊哥被刺伤那次,还有煐岷哥出事那晚,大家都担心得急疯了,只有哥你还能冷静地分析事态,我是真的很佩服。”

“是你们自己年少气盛血气方刚罢了,其实钟炫和煐岷每次遇事也都很冷静地去处理的啊。”

“那不同,大家的冷静都有一个过渡期,尤其知道兄弟出事第一时间的着急是肉眼可见的,但你不同。我真的很想知道有什么事才能够让你偶尔失去理智地冲动一次。”

黄旼炫无奈地笑着摇摇头。

  

————

未完待续

 

夕暮之森

關於我怒娜是個大醋桶

[图片]


#JBJ #金東漢 #BG

BGM  Eddy Kim (에디킴) - 就說妳很漂亮 (이쁘다니까)


“看簽售後記看到生氣的人是拿呀拿。“


第一眼瞧見朋友在傳來一串連結下附上的註解時,我沒忍住笑意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只覺得對方小崩潰的樣子好笑又可愛,但我似乎完全低估、輕視了簽售後記這種東西的威力。


起初點開來連結時還能帶著看好戲的笑,到最後勾起的唇角根本是來不及放下直接的僵在嘴邊。


說我小心眼也好,嗯,我也吃醋了。


“...



#JBJ #金東漢 #BG

BGM  Eddy Kim (에디킴) - 就說妳很漂亮 (이쁘다니까)




“看簽售後記看到生氣的人是拿呀拿。“



第一眼瞧見朋友在傳來一串連結下附上的註解時,我沒忍住笑意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只覺得對方小崩潰的樣子好笑又可愛,但我似乎完全低估、輕視了簽售後記這種東西的威力。




起初點開來連結時還能帶著看好戲的笑,到最後勾起的唇角根本是來不及放下直接的僵在嘴邊。




說我小心眼也好,嗯,我也吃醋了。




“看簽售後記看到生氣的人是拿呀拿。“

“我要去撞牆,再見。”



“妳不要生氣XDDDDDD”



半安撫的回覆了這句話之後我想了半秒鐘,又補上了一句:“好啦,隨然我看到金東漢的部分我也有莫名想要跟他分手三秒鐘的感覺(####”



戀愛大概真的就是會降低智商的東西,但那些忌妒、吃醋、佔有慾,還有數不清的無理取鬧跟蠻橫不講理,都會因為一句“因為喜歡你”而變得可以被體諒。




雖然說著那些話時仍是開玩笑的語氣,但我卻能感受到心裡那股不適感卻越來越劇烈,彷彿吞食著我心裡的那些情緒越發膨脹,越漸茁壯⋯⋯。



就在此時突然捎來一通電話,螢幕顯示出金東漢的名字讓我猶豫了幾秒,害怕自己會因為這種原因可能會在不經意間把氣撒在他身上,但這樣的念頭閃過之後我卻意識到自己更不想因為這種原因不接他電話,於是我還是按下了通話鍵。



「怒娜我們去看電影約會吧。」



那頭的金東漢心血來潮的說想來場早場電影約會,停下翻著雜誌的手,我在電話這端思考著。



「咦?你沒行程?」

「嗯,沒行程!」



在聽見對方的語氣中充滿終於能夠小小放假一下的興奮,就像個容易滿足的孩子時,我不經意露出了一抹微笑。



說起來金東漢的年紀雖然比我小,但在某些方面他卻能十分成熟的包容我,我明白就算我現在因為吃醋突然發脾氣他也還是毫不在意的哄我、安撫我。



但我並不想把所有的無理取鬧都變成了理所當然。



想到平時的金東漢總是被各種行程塞滿了日常,這是交往幾個月來難得的機會,於是最後我找了理由推掉了原先的約答應了他。



兩個人稍稍討論了要看什麼電影後又約了一起吃個飯,在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中,電話那頭率先安靜了下來,接著隨之傳來的平穩細小的呼嚕聲。



大概真的是累壞了吧,我想。



金東漢睡著的模樣彷彿就呈現在眼前,一米八二的高個子窩在宿舍的不大不小的床上,手裡還緊緊抓著來不及放下的手機,酣夢中時不時發出幾聲細不可聞的短吟,模糊的囈語。



感覺就十分可愛。



是阿,這麼可愛的孩子,別說是粉絲們的愛了,可能給予他全世界的愛都不為過吧。



「東漢阿,晚安了。」



想著,我輕聲的對著對話那頭的人說道。



隔日一早醒來時,像是預知到什麼的我徑直先拿起擱置在床頭的手機,傳了一封訊息給金東漢,沒啥重要的內容,就是一句簡短的早安,但與其說是想要跟他道早安,倒不如說是在驗證我自己的猜測。



依照金東漢的個性沒準一定會睡過頭。



望著未被讀取的訊息,我嘆了口氣,有些認命又無奈的步入浴室梳洗。



真是拿他沒輒。



化好妝、又更換好衣服出門時,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多。



走向車站要搭乘的那班有前往電影院的公車時,腳步停頓了下來,瞥了一眼手機屏幕上還是沒被讀取的訊息,我扭過頭改了主意,目送那般前望電影院的車駛離車站,轉身搭上了另一班公車。



在約定時間的前十分鐘,我撥通了金東漢的電話,第一通直接進入了語音信箱,第二通時才被慢半拍的接起。



「⋯⋯喂?」


濃重的鼻音傳入耳中,完全中了我原先的猜測,雖說早就有預感事情會這樣發展,但還是讓我感到好氣又好笑。



「你在哪?」手環在胸口,我氣定神閒的開口問道。



「嗯?當然在家⋯⋯」理所當然的話語伴隨理所當然的語氣流順的從他口中說出,又再下一秒嘎然而止。


彼此之間大概沉默了有十秒之久,我才聽到電話那頭的金東漢滿是懊惱的叫了一聲:「嚇!!!」



「嗯?金東漢你剛剛說你在哪兒啊~?」

「我、我睡過頭了⋯⋯抱歉、我現在就⋯⋯」


『叮咚。』



「呃、妳等等我我去開個門,門鈴響了。」

「快去。」我笑著應了一聲。



聽到電話那頭的人匆匆忙忙的聲音,似乎在混亂中還磕著了什麼,痛得他小小哀嚎了一聲。

我佇立在原地望著眼前的門終於被打開,再見到冒出頭在看見自己後一臉震驚得摀住嘴吧嚇得說不出話的金東漢。



反應誇張的模樣有些滑稽。



「早安啊。東、漢、妮?」



「怒娜、妳、妳怎麼⋯⋯咦、咦?」

「太瞭解你,早就知道你會遲到了。」


掛上手中的電話我走向他,而金東漢則退了幾步讓我走進屋裡。



「那妳怎麼不叫我?」有些窘迫的他搔搔頭跟在我後頭問道。

「我傳了兩次訊息給你阿,可是你連讀都沒讀,我乾脆就來找你了。」



 聞言,金東漢低頭確認了手機,再抬起頭望向我,我則皮笑肉不笑揚起嘴角。



「阿⋯⋯真是、」金東漢不好意思的用手掩住了泛紅的臉蛋,再亂揉了幾把,聲音低低的從他捂住的臉蛋和掌心之間模糊的傳來。


見狀,本就沒有太多責怪他的意思,我走向金東漢拉下了他的手,笑著說:「反正早場的是看不成了,但你快去梳洗換衣服,搞不好還可以看下午場的電影。」



儘管我如此說道,但他似乎還是有點沮喪,看著他走進房間的身影,總感覺到一股若有似無的低氣壓,想進一步開口告訴他沒關係之類的話,但一時之間腦中卻又想不到什麼好的說詞,只好坐下開了電視慢慢等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我找不到喜歡的節目百般無聊的轉著台消磨時間時,一眼瞥過房門正好瞧見了同時探頭看向我的金東漢。



我坐起身向他招了招手,示意讓他過來。



接過他手中的毛巾替他擦起了還濕漉漉的髮絲,而金東漢也安份的坐在我面前,時不時抬眸偷偷瞥了我好幾眼,彷彿是在觀察我的情緒,是否有在對他生氣。



雖然我一直裝作沒察覺他投來的目光繼續手上的動作,但他模樣又實在太可愛,我不禁停下了所有動作,十分直接的看向了金東漢。



「幹嘛呢、」我說:「我沒生氣阿。」

「對不起啦⋯⋯我是太累所以才不小心睡過頭的⋯⋯」


我望著金東漢張嘴解釋著,並沒有回話的打算,而金東漢似乎也意識到這點而停下了滔滔不絕的嘴,直直地望向我。



兩人就這麼互瞧了好一會兒,最後我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你在簽售也這麼撩妹的嗎?」我挑挑眉,接著問:「你知道人家小女生都怎麼說的嗎?」



「?」對於我突然提起的話題,金東漢感到有些疑惑。



「“哇,被東漢妮這樣盯著感覺都要懷孕了”這樣說了。」

「阿!真是、怒娜!」



用浮誇的語氣隨口說了腦中印象看過的話,金東漢似乎對此感到不好意思,於是出聲制止了我這樣幼稚的行為。



但不好意思啥呢,開口說出這種羞恥度頗高的話的人可是我啊,說出丟臉的話的人是拿呀拿。



「東漢阿,那是犯罪的。犯罪。」

「人家小女生還未成年呢,」我又補了一句:「阿尼,成年了你也不可以這樣。」



盯著被我這一連串因吃醋而引發的各種幼稚言行搞得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金東漢,我噘著嘴還覺得有些不解氣,最後索性在他不及反應的瞬間,快速傾身親吻了他的臉頰。



如同蜻蜓點水般輕巧,雙唇碰觸到他臉頰之時除了感受到了他肌膚的柔軟,也嗅到屬於金東漢的氣味。



退開的那一刻時間連同畫面彷彿都定格。



先是瞧見金東漢滿臉的不知所措,並毫無掩蓋之意的在臉蛋上蔓延,再望進他眼中時瞧見的自身倒影形成一種吸引般,見到金東漢湊近的同時我也重新傾向他。



拉緊了手中勾在金東漢頸上的毛巾,好讓他能更靠近我,吸收了水份的毛巾在手心間傳來潮濕的感覺,連呼吸都開始的有些渾濁。



而金東漢輕輕伸手將我拉入懷中,距離貼近得在呼吸之時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溫暖氣息拂過臉龐,我放下了抓著毛巾的手,乾脆直接環住了他的頸部,冰涼的水珠順著他的髮絲滴落在我的手臂上,我仍然專注的凝視著面前的他⋯⋯


「我只要妳。」



我看見了他蠕動誘人的雙唇,緩緩吐出這四個字。



「就算是遇到更漂亮的女生?」

聞言,他輕笑,「就說了妳最漂亮。」



算你識貨。



我傲嬌的哼了一聲算是表達對他的回覆感到滿意,最後閉上了雙眼,讓金東漢柔柔的將嘴唇貼上我。



「就算我們怒娜是個大醋桶⋯⋯」


見我睜開眼瞪向他,金東漢滿是寵溺的對著我一笑,又在我唇上補了一個,如我剛剛親吻他臉頰一般蜻蜓點水的吻,並說:「也十分可愛。」



我沒有回話,只是一笑,想到某日夜晚裡他傳給我的話,也是他們這次的回歸主打歌的歌詞。



“妳是我的花,是我的春天呀。”



其實不是的,對我而言,金東漢你才是春天阿。



這個城市會颳起再溫柔不過的風,如你給予我的每一個親吻。



在無法見面的每個時刻,那風會沾上沿途路邊綻放的花蜜偷偷代我親吻你的嘴角、眉梢,還有你的襯衫衣角,不論你身在何處,距離我千里之外。



風也會帶著你彷彿朝陽般清爽的笑,漫山遍野的奔走,最後待我家後山裡的櫻花開遍滿山滿谷之時,我的春天也會盡是你的味道。



你才是我的春天,我的花。



是上天此生送給我的最甜的糖。




chante le rêve

赶紧🔥 !危险的男人

赶紧🔥 !危险的男人

locina

101幻想剧场2020

s1 X s2

————

第三章(下)


另一方面,国巫夜观星象,结束闭关修炼,提前回京。沿路她已经听说了近来京城发生的一切,回到子时馆后,第一时间就是把金请夏叫到跟前兴师问罪。

圣女祭拜根本是金请夏编出来的仪式,未经国巫同意就擅作主张,金请夏早就做好受罚的准备。

“你放心,我并不打算惩罚你,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金请夏跪在跟前,惶恐地抬头。

“对付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伤害她所在意的人,让她内疚心痛却依然无能为力。”

“这个仪式,是为了谁设计出来的,那么,就理应由谁来受罚。”

国巫放下狠话,不管金请夏怎么歇斯底里地求情,也不管不顾坚决地离...

s1 X s2

————

第三章(下)

 

另一方面,国巫夜观星象,结束闭关修炼,提前回京。沿路她已经听说了近来京城发生的一切,回到子时馆后,第一时间就是把金请夏叫到跟前兴师问罪。

圣女祭拜根本是金请夏编出来的仪式,未经国巫同意就擅作主张,金请夏早就做好受罚的准备。

“你放心,我并不打算惩罚你,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金请夏跪在跟前,惶恐地抬头。

“对付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伤害她所在意的人,让她内疚心痛却依然无能为力。”

“这个仪式,是为了谁设计出来的,那么,就理应由谁来受罚。”

国巫放下狠话,不管金请夏怎么歇斯底里地求情,也不管不顾坚决地离去。

圣女祭拜仪式表面上是为了帮助金在奂和郑采妍,但如果金请夏采用黄旼炫的偶遇方案就根本不用特意设计圣女祭拜仪式,所以实际上这一次是金请夏为了见林煐岷一面而设计出来的。

也就是说,国巫打算对林煐岷出手。

 

自金请夏出宫以后,平日里田小娟会去找金请夏偶尔小聚谈心,上次被金东贤说了一通之后,她每次来都心不在焉。

“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吗?”金请夏试探地问。

“没有,都挺好的。”

“新门呢?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或奇怪的事?”

以前田小娟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吐槽新门里一群花郎徒的大事小事,虽然除了林煐岷,但这两天田小娟也很少提到新门。

“噢,我很少过去了,不太清楚。”

金请夏难道是想知道林煐岷的近况吗,田小娟不敢明问。

金请夏每天跪求国巫原谅,国巫都避而不见,她经常打听新门的消息,也毫无所获。目前看来林煐岷还没事,不过她知道这只是暂时还没事。

 

深夜,子时馆某处。

屋内点满蜡烛,正中央的神坛前,国巫嘴里念念有词, 她两指夹了一张符纸,用祭坛上的蜡烛点燃,然后抛向空中,燃烧的符纸在落到她头顶之前就已经燃烧殆尽,咒语念毕,不一会儿,国巫突然吐了一大口血。

她自言自语道,“徒弟,情不可控,巫术有明有暗,但害人之心不可有。希望我没做错吧。” 

 

新门,林煐岷等姜东昊和金钟炫睡下,才从床上起来,拿了些东西走到院子里。

射伤金请夏以后,他就没有一晚是睡得好的,这些天关于十年前的传言更是让他心烦意乱,不知道金请夏会是怎么想的。

石桌上放着的,是那天射伤金请夏的箭,还有十年前的那封绝情信。这两样东西已经被他端详了无数遍,箭头还留着金请夏的血迹,至于那封信,已经变得皱巴巴的。

他看着看着,突然胸口发闷,感觉喘不上气来,他眼前一亮一黑,接着心脏开始变得揪心的痛,他难受得用右手揪住衣领,左手下意识抓住信和箭,越用力心越痛,直到眼前彻底变黑,他实在撑不住,倒下了。

金请夏从睡梦中惊醒,一身冷汗,此时正是子时,她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外衣都来不及披上,便急匆匆地跑到国巫的寝室,但敲门没人回应。

心里有种莫名的指引,她抬头看向天空,又看见远处有亮光,她随着亮光的方向走,来到馆内藏书阁的阁楼。

祭坛还在,蜡烛烧了大半,但国巫不在。

  

“怎么样了?!”

十将除了林煐岷,统统都在院子里,金在奂和几位大夫从房间里出来,其他人七嘴八舌地问道。

大夫们纷纷摇头,风月主和金钟炫负责送他们到门口。大家都焦急地围着金在奂。

“我们都查不出是什么原因,他的脉象很虚,摸上去浑身发烫,而且怎么也唤不醒。”

“会不会是中毒,像之前郑小姐那样。”黄旼炫问。

邕圣祐立刻说道,“对,也有可能,林老板她不是擅长用毒吗,而且她也懂医术,我这就去请她过来!”

跑腿的工作属腿功了得的金东汉最在行,“邕哥,让我去,我保证以最快的速度去请。”

风月主和金钟炫回来,风月主吩咐道,“记住,先不要声张。”

“是!”金东汉答。

大家到房间里看望林煐岷,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平静地躺着床上。金东贤想替他盖好被子,准备拿掉他手上的信和箭,却怎么也拿不出来。

他只好由他继续握着,将手放到他的心口上,替他把被子盖好。

金东汉将林娜荣带来,可林娜荣也看不出林煐岷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至少能肯定,林煐岷不是中毒。

 

林煐岷生病的消息被严密封锁,如果十将的副队一夜之间一病不起的消息传了出去,恐怕会扰乱民心。

但田小娟不是外人,她在林煐岷出事的第二天就已经知道了,起初她也像大家一样以为林煐岷是得了重病,所以于情于理,她也没敢告诉金请夏。直到她时隔十年再一次从金请夏嘴里听到了林煐岷的名字。

“小娟,拜托你了,如果,以后,不对,从今天起,如果他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是多么小的事,事无巨细请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现在真的很担心,很担心他会出什么事。”金请夏眼神里满是迫切,哀求与担忧。

“……谁?”

“林煐岷。”

田小娟十分震惊,林煐岷真的出了事,可金请夏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好像在他出事之前,金请夏就一直在旁敲侧击关于林煐岷的消息。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

“拜托你,小娟,快告诉我,不然就晚了!”

田小娟终是将林煐岷生病的事告诉了她。

“我爹也请过御医来看了,可就是没有办法,他们家现在急疯了,甚至想用成亲来冲喜。”

金请夏激动地摇头,“不,不是,他不是生病。”

田小娟以为金请夏接受不了事实才否认,她忍不住握着她的手,用沉默代替安慰和回答。

“帮我一件事,请白鸟金在奂金大人过来,你就跟他说,我有办法救林煐岷。”

田小娟瞒着其他人将金在奂请了过来。

“白鸟大人,我希望你还我一个人情,千万不要将真相告诉其他人,特别是林煐岷。”

金在奂很是为难,“可是……”

“没关系,只要到时候你照我说的去做,所有事都会解决,没有人会因此受到任何伤害。”

为了救林煐岷,也是为了欠金请夏的那份人情,金在奂答应了。

  

毕竟消息封锁而且事出突然,根本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愿意和林煐岷成亲。林家正发愁之际,风月主主动上门,并称自己有一位远房侄女可以嫁给林煐岷冲喜。

救子心切的林家人,也因对方是风月主,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金请夏来到子时馆藏书阁的阁楼,当时的祭坛原封不动摆放着,国巫似是早就料到金请夏会来,见到她来一点也不意外。

“师父。”

“如果你已经做了决定,就别叫我师父。”

金请夏哭着跪下,“请夏永远不会忘记师父十年来的教导和养育之恩。”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不让你去救人吗?”

金请夏没动也没回应,这时国巫忽然捂着口鼻,“你竟然……”

很快,国巫迷迷晕晕地站不稳,金请夏连忙起身扶她躺下,她将一只香囊放到国巫身边,脱下自己的斗蓬披在她的身上。

斗篷之下,是一身红色的嫁衣。

她再次跪下,重重地磕了一下响头,“师父,是徒儿不孝。”

金请夏前脚刚走,国巫便睁开双眼,她捏着身上的斗蓬,露出无奈又怜惜的笑容。

  

大家都着急着救人,这件事也不能张扬,拜堂仪式低调又简单地进行,在场的除了林父林母外,只有风月主和田小娟,以及九将在。

昏迷不醒的林煐岷,由金钟炫和金东贤搀扶完成了拜堂仪式。

林府,林煐岷的房间被临时做了婚房。

林煐岷就躺在床上,手里还是紧紧抓着那两样东西,金请夏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金请夏割了自己的左手心一刀喂了林煐岷几滴自己的血,接着在新房里起坛作法。

  

第二天林煐岷果真醒了过来,他对昏迷之后的事一概不知,不知为何回到了自己家中,面对眼前红彤彤的婚房更是一头雾水。

这时金请夏已经不见了,东西也收拾干净。

林父林母看见儿子醒来,高兴得不得了,九将都在,金在奂当即给林煐岷把了脉,果然完全恢复了正常。

“我这是怎么了?”

大家都不敢回答,最后是林父林母回答的。

林煐岷得知自己被迫成亲又无奈又气愤,而且无论如何都不承认这门亲事,并想找风月主的侄女道歉退婚。

可没人知道新娘子到底去了哪儿。

林煐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金在奂一直守在门口,藏不住秘密的他,在风月主的默许下,说出了这件事的真相。

  

金请夏拜托金在奂在拜堂之后,差不多子时来找她,而且无论当时的金请夏是什么情况,都要在林煐岷醒来之前收拾好房间并把她送回子时馆。

“我来的时候,她已经昏倒了,我一摸脉象,跟你之前一模一样,而且身体发烫怎么都叫不醒,我把她送回子时馆,之后的事我也不清楚。”

林煐岷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为了救我,让她一命换一命?”

金在奂也是后悔莫及,“你相信我,我们都是不知情的,她只说了可以救你,我想如果是她的话至少不会伤害你,我万万想不到是这样的办法啊!”

“我要去找她。”

林煐岷情绪很激动,九将在旁边看着蠢蠢欲动,风月主垂眸没有任何表态。

林煐岷踏出大厅,田小娟正从门口进来。

“你晚了一步。”

  

昨夜,田小娟在子时馆等来的是昏迷不醒而且病症和林煐岷完全一样的金请夏,她即刻跪求国巫出手救救金请夏。

然而不用国巫什么都没做,金请夏不多时就醒了,身体也一点事都没有。

金请夏不解地望着国巫,“师父?”

国巫并无意伤害林煐岷,她做的一切只是想帮助金请夏。

“傻孩子,是你们的爱与勇气,如果他心里没你,我下的咒也根本不会成功,而你,是你自己用命换来的自由。”

国巫对林煐岷施的咒是无解的,或许说根本不用解,她算准了金请夏会不顾一切,哪怕牺牲自己都要救林煐岷,如果真的那么做了,那个咒就会失效。

但金请夏不知道,最后她为了救林煐岷,将林煐岷中的咒转移到自己身上,金请夏对林煐岷使用的巫术是禁忌之术,一旦成功,施咒者将会法力全失。

得知国巫的苦衷后,金请夏在国巫的怀里泣不成声。

“现在你打算怎么做?”国巫问。

“我一心只想救他,没想过要什么结果。像我这般身世,是不可能与他在一起的,十年前我就已经答应过他的父母……”

国巫摸摸她的头,“那我做那么多是为了什么?”

“对不起,师父。”

“行了,孩子大了,我管不着了。”国巫温柔一笑。

  

林府。

田小娟无奈地说,“她已经离开了京城。”

林煐岷随即看向风月主。

风月主笑着说,“这次你生病加上成亲,我给你放假时也没预想过放到什么时候……”

林煐岷感激地向他道谢,并且跪别了父母,不顾一切踏上了追寻金请夏的旅程。

 

————

未完待续

  

locina

101幻想剧场2020

s1 X s2

————

第二章(上)


圣女祭拜仪式于月下寺进行,从晨间开始,历时三个时辰,结束后大部分贵女会留下用过午膳后再自行下山。在场的贵女小姐们里,当属亲王府的郡主身份最显赫,这期间十将被分派在不同岗位负责仪式的安全进行,而武力值公认第一的姜东昊则被要求负责保护郡主。


寺内一片宁静,各小姐井然有序地跪着,金娜英偷偷睁眼瞥了一下自己身边的郑采妍。自从仪式开始,金请夏从一众贵女中选中了她,郑采妍就一直和自己一起跪在前排,她双眼紧闭,十分虔诚。

从清晨上山到现在,金娜英就没吃过任何东西,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她的肚子饿得就要叫...

s1 X s2

————

第二章(上)

 

圣女祭拜仪式于月下寺进行,从晨间开始,历时三个时辰,结束后大部分贵女会留下用过午膳后再自行下山。在场的贵女小姐们里,当属亲王府的郡主身份最显赫,这期间十将被分派在不同岗位负责仪式的安全进行,而武力值公认第一的姜东昊则被要求负责保护郡主。

 

寺内一片宁静,各小姐井然有序地跪着,金娜英偷偷睁眼瞥了一下自己身边的郑采妍。自从仪式开始,金请夏从一众贵女中选中了她,郑采妍就一直和自己一起跪在前排,她双眼紧闭,十分虔诚。

从清晨上山到现在,金娜英就没吃过任何东西,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她的肚子饿得就要叫出来了。金娜英开始肆无忌惮地偷偷张望,除了一地闭眼跪着祈祷的贵女,堂内两侧分别站着两个花郎徒,而右手边靠前的那一个,也是上山时一直跟着自己的那个。

此刻,金娜英鬼鬼祟祟的眼神正对上姜东昊。

金娜英一惊,心虚地泄了气,肚子发出一声“咕咕”叫。

她绝望地合上眼,隐约感觉,姜东昊是不是在偷笑。她再次抬眼望过去,姜东昊已经没再看着她。

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用在这跪上几个时辰。

 

原本金娜英就不想来参加这次的仪式,,可身为皇室血脉,王爷吩咐她必须参加,还说会有人来全程护送自己。

天知道是护送还是监视自己,所以清晨的时候,金娜英就准备逃跑。她艰难地爬上后院的围墙,才跨过去一条腿,却因为裙摆太大,结果卡在了墙上。

就在这时,姜东昊出现了。

“请问郡主殿下,需要帮忙吗?”

他的叫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院子里瞬间围满了人,个个都提心吊胆的。

金娜英跟自己的裙摆搏斗结束,在姜东昊的注视下,气嘟嘟地爬着扶梯原路返回。

 

终于撑到了午膳时间,金娜英艰难地从跪垫上站起来,双手揉揉自己的膝盖和小腿。

姜东昊走过来,表情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公事公办,“郡主殿下,不知是准备用膳还是先行回府?”

金娜英总觉得姜东昊是故意挖苦她,明明刚刚都知道自己肚子饿还问这样的问题,便甩脸色给他看,没好气地说,“当然是用膳。”

但她不知道,姜东昊巴不得她现在就回府,他只要早点将她安全送回家,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金娜英拖着麻木的双腿走在前面迫不及待地想回房休息,姜东昊只能压着步伐跟在后面。他们来到房门前,金娜英自己先一步进屋转身就打算关门,被姜东昊眼疾手快地抵住门。

“郡主,属下有责任保护郡主的安危。回府之前,属下不能离开郡主半步。”

“不要!我就想自己一个在屋里待着,再者,现在是午膳时间,你不用去吃饭吗?”

“这个郡主不必操心。”

“我才没有操心,你赶紧走……”

姜东昊没真使劲,他只是双手抵着门不让金娜英把门关了,金娜英也争不过他,姜东昊轻而易举地就挤了进来,金娜英气急败坏地想抬脚踢他泄气,本就腿麻肚子饿,她没站稳朝姜东昊扑了过去,姜东昊被她扑倒在地。

两人紧紧地靠在一起,正确来说是金娜英稳稳地压着姜东昊,姜东昊虽然没能阻止她扑倒,但敏捷的反应让他迅速别开脸,这才避免了更进一步的尴尬。

金娜英的双唇从他脸颊划过差一点点就亲到地上,她尖叫一声,艰难地站起来,姜东昊捂着被金娜英的叫声伤害到的一边耳朵也从地上起来。

“你!我!你你你……”

金娜英的叫声引来了四周潜伏的其余花郎徒以及其他小姐。

“郡主殿下,发生什么事?”

“没没事,刚刚我好像看到一个奇怪的黑影,不过幸好有白虎大人在。”她拼命地笑着,努力说服其他人安心离开。

等大家都走后,金娜英立刻回头瞪着看起来若无其事的姜东昊。

“我要回府!”

姜东昊耳根都红透了,不动声色地回答,“是,属下领命。”

大概是小郡主碍于面子,对刚刚发生的事只字不提还撒谎骗走了所有人,但只要能够赶紧把人送回去交差,此刻的姜东昊简直求之不得。

  

新花郎徒的体能带训目前由十将中的五名轮班负责,姜东昊是其一。

圣女祭拜之后,新门上下又清闲下来,少年四人组围在院子里聊天,桌上还放着一本小册子,小册子的封面写着“神将秘事”的字样。

姜东昊结束带训才走过来,四人组就用一副搞怪的表情看着他,金东汉和朴佑镇还笑得十分诡异。

“你们这是做什么?看书吗?”

金东汉挑一挑眉,问,“东昊哥听说过最近坊间盛传的《神将秘事》吗?”

“嗯,偶尔有听说过,我也不爱看书,还以为是小姑娘家爱看情爱小说,你们就是在看这个吗?怎么,该不会是什么禁书吧?”

姜东昊伸手去拿桌上的书,被朴志训抢了先,“诶,我先告诉哥,看之前做好心理准备,千万别生气。”

正当姜东昊疑惑的时候,风月主出现了,“风月主。”

他一喊,其余四人纷纷起立转身,朴志训也将册子藏于身后,他们齐刷刷地向风月主行礼,“风月主。”

风月主瞄着朴志训的动作,没明说,只是向他伸手,朴志训就乖乖地把册子双手奉上。

“白虎,随我到内堂,有任务交给你。”

“是。”

少年四人组一脸艳羡地看着他们离开。

 

风月主一面翻着那本《神将秘事》,一面对姜东昊说,“上次是你负责保护王府小郡主的对吧。”

姜东昊一惊,难不成小郡主秋后算账来了?

“是。”

“刚刚我被请去王府做客了……”

“……”

风月主不知是否被小册子的内容逗笑,一边笑着继续说,“小郡主对你的表现赞赏有加,说你护驾有功。王爷有要务在身准备南下,因担心再有刺客出现,又说你武艺超群,特地向我借人。”

姜东昊暗呐,那天根本就没有什么刺客。

“借我?”

“嗯。”手上的册子又翻了一页。

“可王府不是有自己的护卫吗?再者,十将里不是还有佑镇嘛,他的实力与我不相伯仲。”

“你不想去?理由?”

理由?怕小郡主算计我?姜东昊摇摇头。

“可人指明就要你,保护皇室贵族也是我们的职责之一,你就当是一次特别的任务吧,反正只要待到王爷回来就可以了,应该不难吧?”

姜东昊低头双手作揖,“是,属下领命。”

风月主走近他,笑着把册子放到他手里,“替我还给他们。”

出门之后,风月主忽然仰天长啸,姜东昊吓了一跳,匪夷所思地看着手中的小册子,翻开了第一页。

 

神将秘事

金大叔 著

本故事纯属虚构

新月王朝有擅武艺者十数人,他们表面威风,久经沙场战无不胜,备受百姓爱戴,但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不为人知的那一面……

姜东昊看完第二页就看不下去了,生气地合上册子,“谁暗地里欺负弱小,恃强凌弱了,我什么时候说过羡慕女儿身喜欢着女装了?!”

四人组纷纷围了过来,金东汉拿走快被他捏碎的册子,“别别别,我还没看完的。”

朴志训笑,“别生气啊,虚构小说而已嘛。”

“其实这里面除了白虎这个名字以外,朝代地名人物全都是虚构的,你当真就输了。”金东贤说。

“你们就是说这种东西很受欢迎?”

“群众都爱看热闹嘛……”

“要我知道是谁写的这种东西……”

朴佑镇还不嫌事大,“你没看完吗?”

姜东昊又把册子抢了来看。

「白虎奉命保护小公主,却因觊觎公主的美色,不分尊卑,以下放上,甚至设计不让小公主用膳……」

 

第二天姜东昊收拾行装离开新门前往王府别院,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因为还在气头上,见面的时候姜东昊双手交叉在胸前,微微仰着头用鼻孔对着金娜英,金娜英也不甘示弱,立刻学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踮起脚尖看他。

“进了我王府就是我的人,我的人就得听我的话,你把手放下。”

姜东昊冷着脸,还是把手放下。

金娜英得意地笑了,“用过膳了吗?”

“没有。”

“很好。”

接着,金娜英命下人送来饭菜,当着姜东昊的面大快朵颐,姜东昊算是明白了,她把自己叫来王府,就是报仇来的。

 

来了王府别院几天,他也弄清楚了一些事情。

别院靠着王府,虽是别院,但不比王府差,金娜英生母已逝,继母和其他弟妹均住在王府,金娜英从来不去王府给继母晨昏定省,可见她们关系并不好,听管事的说,是金娜英自己要住在别院的。

姜东昊不知道她以前靠什么消磨时间,但现在每天除了气自己就是想办法怎么气自己。

“你过来,”金娜英朝姜东昊招招手,“蹲下,我要摘那个。”

姜东昊望向树上,枝叶上有许多花苞含苞待放,只有一朵抢先绽开了,“如果郡主想要,属下可以代劳。”

“不行!我就是要自己摘。”

经验告诉姜东昊,他是拗不过金娜英的,只好单膝跪下,双手撑着地,让她踩着自己的背往上爬。

金娜英如愿摘到了花,安全落地。

没顾得上背上的脚印,姜东昊松了口气,拍拍手上的泥土。

金娜英还不肯罢休,心生一计,她凑近他,垫起脚,伸手将花直接插在姜东昊头发上,还认真地在调整角度。

姜东昊先是一愣,与金娜英近距离尴尬对视着。

金娜英忽然松手退后两步,莫名心虚,“没,没我命令,你不许拿下来。”

纵然有万般不愿,姜东昊干咳一声,顿了顿,“是。”

原本以为忍忍就过去了,金娜英却潇洒地转身,俏皮地说,“走,我们出去逛逛。”

就这样,姜东昊头戴鲜花,无奈地跟着金娜英出了门。

路人自然纷纷对姜东昊侧目,只是姜东昊没想到,偏偏还要遇上熟人。

其实也算不上熟人,就是金娜英领着他经过济林医馆的时候,林娜荣正巧从里面出来。金在奂经常来济林医馆抓药,他也跟着来过几次,跟林娜荣算是认识。

林娜荣一下子就看见了他们,但林娜荣不会像其他路人那样嘲笑或议论,只是落落大方地点点头毫无表情地跟他打了照面。

姜东昊大喘气,看着兴高采烈逛街的金娜英,悄悄地自言自语,“都是叫나영,怎么性格差那么多。”

不知是金娜英耳力好,还是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所以很敏感,她迅速回头盯着姜东昊说,“谁,谁叫나영?”

姜东昊摇头,“没有,你听错了。”

“说,说了就可以把花拿下来。”

姜东昊坚持不说,金娜英赌气得带着姜东昊绕了好几圈,直到黄昏才肯回家。

 

诸如此类的事,便是姜东昊在王府与金娜英的日常。面对金娜英的无理取闹,开始姜东昊还会生气,但现在,已经麻木了。很快,姜东昊就知道金娜英以前都是靠什么消磨时间的。

金娜英突然宣布自己准备在花园宴客,吩咐管事和丫头下去张罗,但她具体的什么都没交代,下人却轻车熟路地忙起来,后来姜东昊问了才知道,以前金娜英就经常在家里请客,请的都是京城贵女,不用由头也不为什么,就是喜欢热闹。

府里的下人都是筹办宴会的老手了,第二天夜晚,宴会依时举行。

金娜英在热闹的花园里来回转,因为人太多,还都是女孩子,姜东昊只能站在一边盯着。

来的人要比月下寺圣女祭拜时到场的皇亲贵女要多,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当时的仪式有特定的限制条件,不过这么一看,小郡主的人面还真是广。

起初姜东昊还是这样理解的。

“可真行,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郡主,我才不会来。”

“你说这院子里能有几个是真心喜欢她才来的?”

“说是郡主吧,你看她自己一个住在别院里,至今尚未婚配,恐怕连王爷也不疼爱她。”

“以前可不是嘛,三天两头地送邀请函请咱们一聚,怕不是一个人深闺寂寞嘛~”

“是啊,哈哈哈哈~”

“近一个月来没有收到她的邀请,我还以为她婚事有着落了呢?结果还是老样子~”

“那我们就好心陪陪她咯~”

“或许不用呢?瞧,康家那个又来了,她们简直物以类聚。”

“呵呵呵呵呵~”

耳边传来女人们刺耳的嘲笑声,姜东昊不禁眉头一皱。正愁着要不要挪个位置躲一躲,嘲笑声就被打断了。

“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下人这样不分尊卑在背后嚼人舌根呢?”

姜东昊快速地朝说话的人瞥了一眼,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

“呀,金度延,我们说康美娜呢,关你什么事,你不是和她最不对付的吗?”

“我不喜欢她那是我的事,你们在背后嚼舌根就有理了吗?有本事当面说去啊,我给你们鼓掌喝彩呢!”

金度延霸气地说道,末了高举双手做鼓掌的动作。

“算了算了,别跟她计较,咱们走!”

她们走了,金度延翻了个白眼也往反方向朝着姜东昊走来,她瞥了姜东昊一眼,径直离开。

看来是没打算跟金娜英打声招呼就自己回去了。

 

可算安静下来了,姜东昊叹了口气。

前方,康美娜在人群中跳起了舞,金娜英佯装鼓掌围观,背对着姜东昊朝某个方向使了眼色。不远处的金世正会意点点头,退出人群。

金世正单手扶额,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她径直来到姜东昊身边,“来来来,喝一杯!”

“快来人,扶这位小姐下去休息。”姜东昊冷脸看着装醉的金世正,始终避免与她有所接触,唤来一旁待命的丫头。他一心都在金娜英的身上,一转眼,跳舞的人多了起来,场面一片混乱,金世正趁机将一壶酒泼洒到他的身上。

“哎呀呀,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公子。”

姜东昊没在意酒的事情,他伸直脖子找了一圈,整个花园里没了金娜英的踪影。

他当机立断挤进了宴会中心,各方小姐贵女都被他的霸气所镇住,大家不知不觉都停下自己的动作,姜东昊环视一圈,从容地离开,接着在整个王府别院翻找起来。

可就是问遍了管事和丫头,也没人见到过金娜英,姜东昊更着急了,回到花园里又找了一遍,而在场的小姐们依旧沉浸在宴会的欢乐气氛中。

姜东昊到奏乐师处,命令他们停止奏乐,音乐一停,大家纷纷望了过来。

他大声喊道,“郡主殿下!”

没有回应,所有人都东张西望,金娜英一直没出现。

人群中总算有人反应过来,金娜英不见了。

“今晚的宴会到此结束,请各位留在原地别动,我们将封锁整个王府,直到找到郡主……”

“谁呀,谁在找我~”

宴会中心主桌周围的人纷纷退了一步,金娜英掀开桌布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笑得极其灿烂。

那一群习惯金娜英脾性的贵族大小姐们纷纷笑起来,都在说金娜英真会开玩笑,甚至说姜东昊都还没找清楚就小题大做。

姜东昊身边的乐师们颤颤巍巍地看着他的脸色重新奏乐,他望着被人群簇拥的金娜英敢怒不敢言。他回到原先的位置站好,刚刚阿谀奉承的人当中,又有几个嚼起了舌根。

“看吧,又装模作样希望别人注意她了。”

     

这次乌龙事件之后,姜东昊开始给金娜英脸色看,虽然每天尽职尽责跟出跟进,但话都不说一句,一直板着脸,瞧都不瞧金娜英一眼,气不过的金娜英又变着法的来气姜东昊。

“过来。”

又来了,姜东昊一听到这两个字就忍不住翻白眼。

“念这个给我听。”

金娜英甩着手上的小册子,姜东昊将信将疑地接下来,当确定就是那本《神将秘事》的时候,眼睛半眯着在憋气,没有说话,金娜英还命丫头召集了全院上下的下人们一起围坐院子里,准备听姜东昊讲故事。

金娜英自己坐在前排,见姜东昊没动静,又敦促道,“快点的,讲完大家还要回去干活的。”

每天跟金娜英斗智斗勇,姜东昊都快忘了这瞎编乱造小册子的事了,金娜英倒好,自己翻出来提醒他,姜东昊狠狠地瞪着等待看戏的金娜英,把小册子重重的甩到地上,压着低沉冰冷的声音说了一句话之后,扭头就走。

“金娜英!你别太过分了!”

姜东昊是忍无可忍了,他情愿上阵子杀敌被人砍几刀也受不了继续留在这里受这样的羞辱。

“你大概觉得自己是郡主就可以为所欲为,让所有人都成为你玩乐的工具,全世界都要围着你转,我现在就告诉你,老子不干了,如果不是风月主交代的任务,我一开始就不会答应过来,您要是觉得孤独寂寞还请您另请高明,大把人愿意陪你玩!”

金娜英在位置上傻傻地坐着,其他人都张大嘴巴倒吸一口凉气,近来府里发生的事,下人们都看在眼里,大家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管事朝他们挥挥手,大家都收拾着离开回到各自岗位去了。

“郡主……差不多就可以了。”管事的说。

“郡主……”这一声郡主,是金娜英说的,然后她又缓缓开口,“金娜英……”

她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有被人喊这个名字了,从小到大,身边的人包括最好的朋友都是尊称自己“郡主”或“郡主殿下”的。

就连父亲也没喊过自己的名字,自记事开始,好像只有去世的母亲会这样喊自己,因为这个名字,是母亲起的。

 

当晚,姜东昊直接翻墙离开了王府别院。

金东汉夜里起来吃夜宵,被翻墙进来的姜东昊吓了一跳,他捂着心口大喘气,“拜托,你们一个个的能不能走正门,做什么非要翻墙呢?”

“……”

“不对,哥你怎么回来了?难道王爷回来了吗?”

“风月主在吗?”

“应该,在吧。”

 

————

未完待续

 

半分青年
金东汉 和卢太铉 大树和蝉组合...

金东汉 和卢太铉 

大树和蝉组合

(没)大(没)小组合

宿舍line

舞蹈line

誓要公主抱遍所有团员——by忙内on top

听到我的呼唤了吗#JBJ# ​​

金东汉 和卢太铉 

大树和蝉组合

(没)大(没)小组合

宿舍line

舞蹈line

誓要公主抱遍所有团员——by忙内on top

听到我的呼唤了吗#JBJ# ​​

Love line

【金汉s】小小小段子

金东汉X金曜汉 

“哥~”

“曜汉呐,想哥了?”

“哥在舞台上太性感了,不想给别人看。”

“wuli曜汉尼是忘记了sc上自己的样子了吗?
     当时哥恨不得上台把你拽进怀里藏起来,
     做我一个人的小兔子就好了。“

金东汉X金曜汉 

“哥~”

“曜汉呐,想哥了?”

“哥在舞台上太性感了,不想给别人看。”

“wuli曜汉尼是忘记了sc上自己的样子了吗?
     当时哥恨不得上台把你拽进怀里藏起来,
     做我一个人的小兔子就好了。“

逝如秋葉
金O汉s 我当初真的觉得这两孩...

金O汉s

我当初真的觉得这两孩子很像

金O汉s

我当初真的觉得这两孩子很像

逝如秋葉
喔莫喔莫 是我们大忙line?...

喔莫喔莫

是我们大忙line💜💛💜💛

喔莫喔莫

是我们大忙line💜💛💜💛

逝如秋葉

我大爆哭


谢谢卢老师!!!!!!(;´༎ຶД༎ຶ`)

我大爆哭


谢谢卢老师!!!!!!(;´༎ຶД༎ຶ`)

遇见未来的星象仪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雨洒落热带与极地,不远万里。 - 金东汉19年生日应援打卡全记录

19.07.01 大阪鹤桥Coffee Stand(两家)

with KK


19.07.01 首尔新村 & 望远地铁站


19.07.02 首尔弘大咖啡厅(两家)


首尔合井地铁站&公交站


合井咖啡厅&合井站Hani Box


19.07.03 首尔蚕室地铁站


首尔狎鸥亭罗德奥-Cafioca奶茶店

在这里幸运地偶遇小汉啦>_<现在想想都像是在做梦


明洞地铁站~是和KK一起做的生日应援!

小汉6月去认证出道一周年应援的时候就顺便一起认证了呢><我好爱他!


19.07.04 釜山海...

19.07.01 大阪鹤桥Coffee Stand(两家)

with KK



19.07.01 首尔新村 & 望远地铁站



19.07.02 首尔弘大咖啡厅(两家)



首尔合井地铁站&公交站




合井咖啡厅&合井站Hani Box



19.07.03 首尔蚕室地铁站



首尔狎鸥亭罗德奥-Cafioca奶茶店

在这里幸运地偶遇小汉啦>_<现在想想都像是在做梦



明洞地铁站~是和KK一起做的生日应援!

小汉6月去认证出道一周年应援的时候就顺便一起认证了呢><我好爱他!



19.07.04 釜山海云台咖啡厅



19.07.06 大邱泛渔地铁站



19.07.29 泰国曼谷Sukhumvit地铁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