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东营

101浏览    8参与
很努力在划

金道英 (ft.电视剧)

  他没有行程的时候,我们就会窝在家里,看看电影,看看电视剧。


  他对电视剧的反应比我还激烈,如果看到一直互相喜欢却谁也不敢说出来的剧情,他就会拿着遥控器给电视里的人出招“喜欢就说出来啊!你不说他怎么知道!不想在一起吗!怕什么!告白啊!”然后拍拍自己的后脑勺“哦呜不看了,急死我了。”然后就准备换台,但就是准备换台的这一秒钟又陷进去,就这么举着遥控器对着电视,也不换台,就继续看着。这时我就会戳戳他,“不是要换台吗?”


  “再看看,肯定会亲的。”然后放下遥控器牵起我的手亲一下,继续认真看剧。...


  他没有行程的时候,我们就会窝在家里,看看电影,看看电视剧。


  他对电视剧的反应比我还激烈,如果看到一直互相喜欢却谁也不敢说出来的剧情,他就会拿着遥控器给电视里的人出招“喜欢就说出来啊!你不说他怎么知道!不想在一起吗!怕什么!告白啊!”然后拍拍自己的后脑勺“哦呜不看了,急死我了。”然后就准备换台,但就是准备换台的这一秒钟又陷进去,就这么举着遥控器对着电视,也不换台,就继续看着。这时我就会戳戳他,“不是要换台吗?”


  “再看看,肯定会亲的。”然后放下遥控器牵起我的手亲一下,继续认真看剧。


  当男女主角快要亲的时候他会“对,就这样,亲下去,亲下去…”真的亲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激动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看吧,我就说了会亲的嘛!”然后像是奖励一般的亲亲我的嘴。


  看到感人的部分,会抱着我一起痛哭,明明自己哭得也很凶也还是会腾出一只手拍拍我的背说“没事的,没事的,只是电视剧而已。”看着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哽咽着安慰我,我总是会突然笑出来,甚至有时候会因为边哭边笑不小心冒出鼻涕泡,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笑我是个哭包然后转身拿纸帮我把鼻涕擦掉。    

  切,明明自己也哭得很凶。


  我对他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知道吗,你的反应比电视更精彩。”

  通常这个时候他就会回答“所以电视你也没认真看光顾着看我了是吗。”

很努力在划

我有一个每天都在楼下等我的男朋友

这也是我每次下楼都会崴脚的原因

我有一个每天都在楼下等我的男朋友

这也是我每次下楼都会崴脚的原因

Fourteen_Penny

黑白版.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黑白版.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Fourteen_Penny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Fourteen_Penny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𝕿𝖍𝖊  𝕶𝖎𝖑𝖑𝖊𝖗🔫

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凶的兔子🐰

©Fourteen_Penny  自截金道英壁纸/道英壁纸

二传请注明抱图请评论. ​​​

A Cup Of Americano

《归宿》囧容/囧貂/古风/架空/非现实/OOC

/第一章/

近来,帝都可说是太平得异常,就连城门守将也可以连着打几个盹,直到太阳下山了,把城门关上,就是他一天的职责了。

“快讯快讯,快来听快来听啊!”突然,帝都里的‘百晓生’中本悠太敲锣打鼓的引人围观,就连城门守将也被吵醒了。

“据说大将军失责,被降了职,而新的大将军是从六福镇来的,今天之内就会赶来,大家切记做好准备啊!”中本悠太边敲锣边说着。

六福镇于帝都千里之外,这新的大将军肯定没这么快来。

城门守将这样想着,懒洋洋的走回了自己的岗位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打盹。

“看来帝都确实太平,就连城门守将也能睡着,还真不怕帝都进山贼了。”一把声音把城门守将吓得跳起身来。

一看,是一...

/第一章/

近来,帝都可说是太平得异常,就连城门守将也可以连着打几个盹,直到太阳下山了,把城门关上,就是他一天的职责了。

“快讯快讯,快来听快来听啊!”突然,帝都里的‘百晓生’中本悠太敲锣打鼓的引人围观,就连城门守将也被吵醒了。

“据说大将军失责,被降了职,而新的大将军是从六福镇来的,今天之内就会赶来,大家切记做好准备啊!”中本悠太边敲锣边说着。

六福镇于帝都千里之外,这新的大将军肯定没这么快来。

城门守将这样想着,懒洋洋的走回了自己的岗位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打盹。

“看来帝都确实太平,就连城门守将也能睡着,还真不怕帝都进山贼了。”一把声音把城门守将吓得跳起身来。

一看,是一个扮相尔雅、手拿折扇的翩翩少年,虽说似个秀才,可是这一身魄力哪是秀才能拥有的?

说不定就是新上任的大将军了。

“确实太平,就算有山贼倒也不怕,毕竟据说我们新来的大将军可是人中龙凤,光是想着就令山贼闻风丧胆啦。”城门守将开启了厚脸皮的拍马屁模式。

“得了,挺机灵的,以后跟着我吧。”新上任的大将军说道。

城门守将名叫金东营,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被前城门守将收养了,自然而然的继承了‘衣钵’,只是守城门如此无聊的事情,怎会是金东营想要的呢?

大将军的话令他一阵窃喜,赶紧跟上大将军,一路上的谈话中得知大将军名为徐英浩,来自六福镇。

原本大将军就职,必会盛大,不过徐英浩认为自己年轻,难以服众,还是等日后有了成绩再公告天下,谁知道这百晓生已经这么快散布了消息。

金东营褪去了盔甲,换上了和徐英浩相差无几的衣裳,整个人的气质截然不同。

过了会儿,或许是因为走得久了,有些累了,徐英浩让金东营带他到一个客栈里去歇歇脚、喝杯茶。

“徐大哥,你年纪轻轻,怎么当上的大将军啊?”金东营问道。

“……熟人推荐。”徐英浩想了半晌,才憋出这么四个字。

熟人推荐就能成为大将军,那这个熟人肯定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啊,还有徐英浩的身份背景似乎还是一个谜,看来有时间得找中本悠太了解一下徐英浩了。

‘徐大哥’这个称号还是徐英浩特别允许金东营叫的,说是就算以后徐英浩正式成为大将军了,作为部下,金东营还是可以这么叫。

“呐,我劝你还是别知道太多的好。”徐英浩小酌一杯,说道。

这句话令金东营不寒而栗,徐英浩这个人肯定没有表面这么简单……呸,表面才不简单,肯定比表面还要不简单!

不过徐英浩倒是蛮特别的,金东营开始还以为自己会被骂个狗血淋头,没想到自己此后还能跟着大将军吃香喝辣。

“知道知道,不过徐大哥的熟人是谁啊?这点我应该可以知道吧?”金东营问道。

“的确是能知道,只是我也很难解释,反正待会儿会我们觐见的。”徐英浩思考了一阵,才说道。

看吧,待会儿会觐见的,这号人物还能简单到哪里去?

歇了会儿之后,俩人便启程前往大将军府了,帝都之大,直至黄昏他们才到达大将军府,一到大将军府,金东营立马瞪大了眼睛。

金东营半年前来过同一个地方,这哪是以前大将军府的样子,以前的大将军府既气派又庸俗,哪像现在的样子,闲情逸致,完全就是为徐英浩量身打造的住处啊。

“徐大哥,你的熟人该不会是皇上吧?”金东营环顾四周,小声的问道。

“不是,接近了。”

徐英浩打量着府邸,嘴角由始至终都是上扬的,代表着这个大将军府新的装潢正是他所喜欢的。

果然,徐英浩的旧居、一切喜好,他还记得。

“先去梳洗吧,去了皇宫之后顺道去你的家,收拾好东西,交代好一切,你从此以后就在这里住下了。”徐英浩说道。

没想到徐英浩已经为金东营打点好了一切,重点是,徐英浩居然让金东营住在他的大将军府里。

金东营心想着,也没必要从家里收拾东西吧,都是些破烂,不过交代一声还是要的,毕竟自己还有一个名义上的弟弟。

徐英浩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在主人房的附近,说是如果有事情要找他也比较方便。

这个房间的大小就比他原来的大了一倍不止,令金东营为止惊奇的是,房间里竟然有供他换洗的衣服。

梳洗好了之后,金东营到了大厅,不见徐英浩的身影,便到处走走,却在花园里看见了树下的徐英浩。

那棵大树底下有一个石桌和两个石椅,徐英浩坐在了其中一个石椅上,桌上摆着一套茶具,徐英浩正在品着茶呢。

金东营对徐英浩的第一印象,是一睁眼就看到的一个翩翩少年,手拿折扇、温文尔雅,虽说有着习武之人的魄力,不过确实,徐英浩给人的印象是温和。

夕阳西下,形成了一副美丽的景象,但在徐英浩的身后,也就成了衬托。

“道英,过来吧。”徐英浩见到了他,说道。

说到道英这个名字,也算是一个笑话,就是说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不小心说错了,而徐英浩听成了道英,金东营也不打算纠正,道英确实蛮好听的。

“徐大哥。”金东营应了一声后,坐在了徐英浩的对面。

“喝茶,我刚才自己沏的。”徐英浩把茶壶推到了金东营的面前,说道。

金东营这才想到,这诺大的大将军府,莫不是只住着他们吧?

正当他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少年走了过来,大概是徐英浩的另一个部下吧,金东营定睛一看,不对,这是个熟人!

“难怪你会知道这事!转行就转行,需要敲锣打鼓的让我没觉好睡吗?”金东营激动的站了起来,指着他喊道。

“呿,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估计还在当个没出息的城门守将呢,感谢我吧!”来人正是百晓生——中本悠太。

城门守将,确实是一个没出息的工作,中本悠太这么认为,大家都这么认为,甚至曾经的金东营也这么认为。

“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英浩的副将,名字应该不用说了吧?”因为同龄的关系,所以徐英浩允许他直呼自己的名讳。

“那我呢?”金东营自被徐英浩‘拐骗’来了之后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待在徐英浩身边,只知道自己从此以后跟着徐英浩混了。

“你是军师,因为你很聪明。”徐英浩笑着回答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徐英浩才和他认识第一天就说他很聪明,可是不得不说,这句话让金东营听得听喜欢的。

仿佛就像是……被称赞了的小孩子一样?

三人一番吵闹后,徐英浩便带着中本悠太和金东营到皇宫里去了。

趁着徐英浩觐见皇帝,中本悠太不免到处去认识人,打听一些事迹,而金东营则是站在厅外,一动不动,像是之前守城门的时候打个盹。

徐英浩出来了,看见正在打盹的金东营,被他逗得笑了笑。

“难怪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下还能睡着,原来这是本能啊?”徐英浩打趣道。

因为这是守城门所养成的习惯,金东营向来站着睡的时候都是浅眠,所以徐英浩一句话就可以把他给吓得醒过来。

“哈哈哈,守城门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我就养成了站着睡的习惯。”金东营挠了挠头,说道。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熟人是谁吗?走,我带你去见他。”徐英浩笑着对金东营说道,说着,他便转身走了。

金东营反应了过来,快步跟上。

果然,徐英浩的熟人是皇宫里的人,着实不简单!

一路上,金东营还在想着徐英浩的熟人会不会是什么皇帝的宠妃,又或者是什么太监,有什么奸情什么的,想了之后就想抽自己一巴子,徐英浩哪是这种人?

想着想着,就这样走到了目的地——染清宫,金东营反应过来,他想到中本悠太曾经说过的,这是太子的寝宫。

“走,进去。”徐英浩笑着领着金东营走进染清宫。

金东营呆呆的跟着徐英浩走了进去,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金东营不免感到忐忑、害怕,也不知道这太子是什么人,只是知道中本悠太曾用“令天下人为止倾倒”形容过他。

走了进去之后,只见染清宫的布置风格和徐英浩的喜好一样,乍看之下,金东营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大将军府。

映入眼帘的是正在翻阅书籍的太子,他坐在书桌前,给金东营和徐英浩的只有侧面,他认真的看着手上的书,却因为两人走进来的声音而往回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金东营大概可以明白为什么中本悠太这么形容他了,那张精致的脸庞,好看得让人以为是一座完美无瑕的雕像,若不是太子会动,金东营恐怕真会这么认为。

“英浩!”太子站了起来,大步走向前,给了徐英浩一个拥抱。

太子叫什么名字来着?中本悠太好像说过的……

啊,李泰容。太子的名字就叫李泰容,是当今皇帝的次子,深得皇上宠信,中本悠太也就知道这么多。

原来,徐英浩的熟人就是太子李泰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