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佳温    姜耀汉

82浏览    5参与
2753138

姜耀汉吃醋

“金法官最近桃花运不少啊要不要给你放个假去和女士们约会?”姜耀汉把金佳温压在墙面上语气不善的说“嗯?说话。”“不…不是的那个只是工作需要…”“工作需要?是吗我觉得我也需要金法官帮我放松一下。”


事情经过是因为金佳温在一次工作中主办方要求带舞伴想到这个问题金佳温也想过姜耀汉应该会不允许如果是那样的话应该不会让他去的吧,最后还是工作占据了上风。


舞会当晚金佳温就带着发小警官参加晚会,舞会期间还有很多的女法官和金佳温搭讪金佳温也不避嫌。就这么一直持续到舞会结束金佳温送发小回家后回到姜耀汉的别墅,走到客厅就看到艾丽娅一脸“为你祷告”的表情看着他。“佳温啊…今晚耀汉好像很生气呢。”“?怎么了......

“金法官最近桃花运不少啊要不要给你放个假去和女士们约会?”姜耀汉把金佳温压在墙面上语气不善的说“嗯?说话。”“不…不是的那个只是工作需要…”“工作需要?是吗我觉得我也需要金法官帮我放松一下。”


事情经过是因为金佳温在一次工作中主办方要求带舞伴想到这个问题金佳温也想过姜耀汉应该会不允许如果是那样的话应该不会让他去的吧,最后还是工作占据了上风。


舞会当晚金佳温就带着发小警官参加晚会,舞会期间还有很多的女法官和金佳温搭讪金佳温也不避嫌。就这么一直持续到舞会结束金佳温送发小回家后回到姜耀汉的别墅,走到客厅就看到艾丽娅一脸“为你祷告”的表情看着他。“佳温啊…今晚耀汉好像很生气呢。”“?怎么了吗。”金佳温想着自己这次去舞会特地避着姜耀汉偷偷去的应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吧。


姜耀汉的声音从头顶传了下来“艾丽娅时间不早了回房间睡觉。”艾丽娅很配合的回了房间到房门口了还不忘看一眼金佳温“……”。


看着艾丽娅回房,姜耀汉才从不紧不慢的从楼上下来走到金佳温面前“佳温啊…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为什么要偷偷和那位女警去参加舞会呢。”姜耀汉说话的时候脸色阴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金佳温看“!您是怎么知道的…”“如果我不是那个舞会主办的一方应该也就不能看到你和那些女法官交谈了吧,嗯?”姜耀汉看着金佳温那样子好像是要把他拆食入腹金佳温看着害怕“不…不是的您听我解释。”听到这里姜耀汉一把掐住金佳温的下把凶狠的说“好啊那金法官在床上解释吧。”说完不等金佳温反应就把他扛上肩往房间走去,从客厅到房间的路不远但金佳温却出了冷汗觉得这段路无比漫长。



姜耀汉把金佳温丢到床上金佳温刚准备解释却被堵住了嘴“唔…”“金佳温留点力气待会解释吧。”


“哈…慢点…!耀…耀汉疼…”

“金法官这就受不了了吗可我还在生气怎么办呢。”

“嗯…那就把愤怒xie在我的身体里吧。”



第二天下午金佳温好像已经感觉不到腰的存在了。“……下次再也不去舞会了。”





2753138

很抱歉拖更了这么久,之后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留下自己想看集数的后续,我会尽最大可能还原人物特征和性格,做到与原剧情接边。

很抱歉拖更了这么久,之后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留下自己想看集数的后续,我会尽最大可能还原人物特征和性格,做到与原剧情接边。

2753138

反攻

“金佳温你和耀汉在一起是被压着的那个吗?”在餐桌上艾丽娅突然问到,“噗,咳咳…咳……艾丽娅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正在喝水的金佳温被呛到了咳嗽着说,“没有只是觉得好奇,你天天被耀汉压在身下,难道就没有想过在去上面吗?”金佳温觉得不愧是姜耀汉的侄女,问问题都是直接说连弯都不带拐一下的。


想到这个问题对艾丽娅这个正值青春的孩子来说可能会有不好的影响,就岔开了话题没有回答,反问到“艾丽娅午餐想吃什么?”艾丽娅见金佳温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也不在意说,“随便弄点韩食吧。”

“知道了那艾丽娅先回房间吧我去洗碗。”  “嗯。”


做好清理工作之后,金佳温坐在上发上闭目冥想,想到艾丽...

“金佳温你和耀汉在一起是被压着的那个吗?”在餐桌上艾丽娅突然问到,“噗,咳咳…咳……艾丽娅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正在喝水的金佳温被呛到了咳嗽着说,“没有只是觉得好奇,你天天被耀汉压在身下,难道就没有想过在去上面吗?”金佳温觉得不愧是姜耀汉的侄女,问问题都是直接说连弯都不带拐一下的。


想到这个问题对艾丽娅这个正值青春的孩子来说可能会有不好的影响,就岔开了话题没有回答,反问到“艾丽娅午餐想吃什么?”艾丽娅见金佳温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也不在意说,“随便弄点韩食吧。”

“知道了那艾丽娅先回房间吧我去洗碗。”  “嗯。”


做好清理工作之后,金佳温坐在上发上闭目冥想,想到艾丽娅问的问题,其实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反攻,只是怕反攻不成反被姜耀汉压倒,不敢想象自己在床上躺三天的样子,“想想都可怕。”金佳温喃喃到,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就上楼陪艾丽娅了,“艾丽娅在干嘛呢?”金佳温轻声问到,“在玩骨牌。”  “那我可以加入吗?”  “想玩的话那就来吧,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  “输了的那个人要答应赢了的人一个条件不管是什么。”金佳温思考了一会说“好吧,不过不许太过分哦。”说完还警告似的看了艾丽娅一眼,“知道了,真啰嗦和耀汉一样,好了开始吧。”


金佳温不是经常玩牌而艾丽娅没事就在房间里摸索牌肯定是打不过的,果然,输了。“艾丽娅好厉害呀,说吧什么条件。”  “那是,很简单我要让你今晚在上面。”正在整理骨牌的金佳温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反驳艾丽娅就接着说到“这不过分的,佳温不会连这个条件都不能答应吧。”  “……”不愧是叔侄啊连说话的语气都这么想,不给人留余地。


艾丽娅见金佳温还没缓过神来就说“其实也没什么难得,耀汉很容易反攻的,只要你知道他喜欢什么,然后晚上的时候在勾引一下,你不就在上面了吗,多简单。”确实简单,但是他觉得反攻失败后的后果他承受不起,但是艾丽娅都说到这分上了也不好拒绝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之后又玩了几局,艾丽娅觉得没意思说不玩了,金佳温收拾好牌就回房了,刚进房间就瘫在了床上,“部长喜欢什么呢?”金佳温努力回想着姜耀汉喜欢的东西,想了半天就想到上次和姜耀汉在书房做的时候说,“很好奇你穿女仆装的样子呢。”

“……”难道他堂堂一个男子汉竟要穿女仆装这是奇耻大辱啊,话虽这么说,金佳温下午还是去了超市,收银员看着他买的东西说“是给女朋友买的吗?”金佳温也不好和他解释,只好结结巴巴的说“嗯嗯…是的…”收银员做出一副很懂的样子说“不要这么害羞嘛,我都懂。”说完还对金佳温投了一个“我也是。”的眼神,弄得金佳温更不好意思了,结完账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回到家金佳温还在纠结着要不要穿,艾丽娅正好从门边经过,推着轮椅到金佳温旁边,看着床上的女仆装说“这是耀汉喜欢的吗,没想到他喜欢这种。”  “我真的要穿吗?”  “不然呢?难不成金法官还想耍赖?”  “……没有。”  “那我很期待金法官能不能成功呢。”说完还带有挑衅意味的说“加油哦~金法官。”不给金佳温反驳的时间就走了。


太像了,金佳温在心里苦叹到,然后看着床上的衣服发愁。

到了晚上,姜耀汉下班回家吃完晚饭,就没有见过金佳温了,他也没有多想,可能是在书房看要审判的案子,在客厅陪艾丽娅玩了会,就去洗澡了,打算去书房看看金佳温在干嘛,“金佳温你……”环视了一下书房没人“不在吗。”转身去了楼上的卧室。

刚打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勾住了眼球,金佳温正在床上以非常生疏的手法整理着头上的蝴蝶结,身上穿的裙子也没有穿好,还有一边肩膀堪堪的露在外面,眉眼因为弄不好蝴蝶结而郁闷,好不是一副春宫,“哇哦,金法官这是在勾引我吗?”姜耀汉靠门边问到,金佳温也闻声转头,“部部长?你怎么来了?”  “这是我的卧室我怎么还不能来了,不过倒是金法官这一副装扮我能不能看作是在勾引我呢,勾引上司金佳温很会玩呢。”说完就把门反锁向金佳温走了过去,伸手帮他理好了蝴蝶结,“才不是的。”金佳温气鼓鼓的说“那是什么呢?金法官。”刚准备继续调侃,却被金佳温拽住了衣领摔在了床上,金佳温坐在姜耀汉身上,裙摆完全盖住了金佳温的脚,“哈金法官这么主动呢。”姜耀汉带有调笑的看着金佳温。


现在的金佳温看起来十分严肃,可在姜耀汉眼里却可爱的紧,金佳温没有回答bia唧一口亲了下去,姜耀汉挑眉,金佳温在心里祈祷可以成功。



————————end

文章灵感来自读者投稿。

接下来就是车车了。

2753138

十六集续

姜耀汉看着眼前这些人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而互相撕扯都想踩着对方的尸体活下去的样子,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了十年前教堂失火他们也是这幅令人作呕的模样,他终于可以为哥哥报仇了,自那之后他活着的理由就是要亲自为他光报仇。


“部长。”金佳温慌忙的推开门,“你怎么来了?”姜耀汉对金佳温的到来感到惊讶,本以为他会好好的和闵政浩“叙旧”,“不可以。”金佳温看着姜耀汉说道“你难道要丢下艾丽娅一个人走吗?”  “没办法。”金佳温眼见劝不动就说“那我和你一起走。”姜耀汉看着金佳温的眼里泛起了泪光“恶魔只需要我一个人,下地狱也只需要我一个人。”还没等金佳温做出回答,姜耀汉就一把把他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姜耀汉看着眼前这些人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而互相撕扯都想踩着对方的尸体活下去的样子,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了十年前教堂失火他们也是这幅令人作呕的模样,他终于可以为哥哥报仇了,自那之后他活着的理由就是要亲自为他光报仇。


“部长。”金佳温慌忙的推开门,“你怎么来了?”姜耀汉对金佳温的到来感到惊讶,本以为他会好好的和闵政浩“叙旧”,“不可以。”金佳温看着姜耀汉说道“你难道要丢下艾丽娅一个人走吗?”  “没办法。”金佳温眼见劝不动就说“那我和你一起走。”姜耀汉看着金佳温的眼里泛起了泪光“恶魔只需要我一个人,下地狱也只需要我一个人。”还没等金佳温做出回答,姜耀汉就一把把他推了出去关上了门,“嘀。”引爆,建筑应声倒塌,“不不要!!”霎那间强大的气流把金佳温给震飞了,伴随而来的耳鸣也让金佳温无法站立,好不容易缓过来,马上冲到被炸的稀烂的废墟里。


“姜耀汉!你在哪!姜耀汉!!!”金佳温无力的嘶吼着,“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丢下!”金佳温搬动着被炸的“分尸”的建筑眼泪模糊了他的双眼,翻开一块石板金佳温愣了一会,双手颤抖着拿起那东西紧紧抱在怀里,双肩止不住的颤抖,“啊啊啊啊!!!”金佳温绝望的大叫他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怎么可以…金佳温心里想着,他还想再继续找能够证明姜耀汉没死的东西,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扑通。”  


“快来人!这里有伤员!”这是金佳温晕到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躺在担架上口里模糊的叫着“耀汉耀汉。”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在古堡里,嗓子因为过度喊叫已经嘶哑的发不出声眼睛也哭肿了,他起床去厨房喝了点水,回来的时候看见姜耀汉休息的椅子上放了几张图纸,“姜耀汉没死!”是金佳温的第一反应。


金佳温很兴奋,他知道姜耀汉没死,但是为什么不出来见自己这是他没法理解的,但是既然已经知道姜耀汉没死那金佳温也可以放心了。


一段时间后,金佳温下班照常回到古堡,看到沙发上坐着有人,背影看着很熟悉,走过去问到“你是?”  “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吗?金法官。”姜耀汉笑着说,刚准备继续调侃金佳温,眼前的人却一把向自己扑了过来,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脖子,面部埋在自己的颈窝里,他能感觉到他再哭。金佳温跨坐在姜耀汉身上抱着他,姜耀汉赶忙哄到“佳温呐不哭了不哭了。”说完还安抚性的摸摸金佳温的后背。


可身上的人却哭的更厉害了,姜耀汉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太随便了,就打算说点好听的哄哄人家,刚准备开口就听到怀里的人带着很重的鼻音说“我我还以为耀汉死掉了…”刚忍住不哭一下子就崩了又哭了起来,“好啦好啦不哭了,耀汉不会死的耀汉会一直陪着佳温。”  “嗯…”金佳温委屈的回应,“那佳温抬头看看耀汉好不好?”姜耀汉就像门口那个骗小孩的问金佳温,很显然金佳温小朋友上当了,抬头看着姜耀汉,眼睛红红的鼻子也是可爱至极姜耀汉心里这么想,虽然好看但是看着心疼,伸手把抹了抹眼泪,宠溺的说“佳温愿不愿意和耀汉一起走啊?”  “嗯!”金佳温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我们明天就走。”  “好。”金佳温又缩了回去闷声到。然后我们的姜耀汉就哄了一晚上的小朋友。



——————end

完结撒花!

接下来的文就是已更新读者投稿为主了。







2753138

车车后续

经历了一晚的缠绵,第二天早上姜耀汉起的早一点,姜耀汉几乎把金佳温圈在了怀里,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拨弄着金佳温的头发,看着在自己怀里睡的正香的金佳温。


金佳温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灼热的注视一睁眼果然昨晚那个像猛兽一样的家伙正在看着自己,金佳温揉了揉眼睛说“部长早。”打完招呼就想起身穿衣服离开,可无奈刚一起身腰间就传来刺痛“嘶……好疼。”姜耀汉看着金佳温,眼睛因为昨晚哭的太凶已经肿掉了红红的,看到金佳温这个样子就说到“金法官难道不记得我们昨晚做了什么吗,如果不记得的话我不介意我再来一遍。”说这句话是带有调笑的意味在里面的。听到这话的金佳温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他当然记得,记得昨晚自己哭的有多凶,记得...

经历了一晚的缠绵,第二天早上姜耀汉起的早一点,姜耀汉几乎把金佳温圈在了怀里,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拨弄着金佳温的头发,看着在自己怀里睡的正香的金佳温。


金佳温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灼热的注视一睁眼果然昨晚那个像猛兽一样的家伙正在看着自己,金佳温揉了揉眼睛说“部长早。”打完招呼就想起身穿衣服离开,可无奈刚一起身腰间就传来刺痛“嘶……好疼。”姜耀汉看着金佳温,眼睛因为昨晚哭的太凶已经肿掉了红红的,看到金佳温这个样子就说到“金法官难道不记得我们昨晚做了什么吗,如果不记得的话我不介意我再来一遍。”说这句话是带有调笑的意味在里面的。听到这话的金佳温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他当然记得,记得昨晚自己哭的有多凶,记得自己不管怎么求饶身上的野兽也没有停下,“还记得吗金法官,不记得的话我们可以再来一遍哦,我乐在其中呢。”  “不不用了,既然已经醒了那就起床吧部长。”姜耀汉眼神暗淡了下来  “……”


说完金佳温就准备再次起身,可这次不是因为腰间上的刺痛。姜耀汉一把拉住金佳温的手往床上拽,他又一次的把金佳温压在了身下,金佳温还没反应过来脸红红的看着姜耀汉说“部长…咳怎么了吗?”  “金佳温还记得我昨晚和你说的吗?”金佳温回想昨晚姜耀汉对他说过的话,“以后在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就叫我耀汉吧。”  “嘣。”金佳温脑袋里一声巨响,还以为那只是情到深处的玩笑,没想到姜耀汉竟然来真的?!“呃…我一直认为那是开的一个玩笑。”  “……那现在不是玩笑了。”金佳温看着姜耀汉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叫的话怕他有对自己做出像昨晚一样的事情,只好红着脸说“耀耀汉。”


姜耀汉听到这个称呼欣慰的笑了,他的小兔子已经不是那个不敢承认自己心思的小兔子了,他既然敢说出“耀汉”那个称呼就证明他已经他已经对姜耀汉昨晚问的问题做出了回答,“我在佳温。”bia唧一口亲了上去,“!部…耀汉快点起床吧艾丽娅还没有吃早饭呢。”金佳温红着脸催促到,“啊呀原来艾丽娅比我重要一点吗……”姜耀汉做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金佳温看着姜耀汉宠溺的反驳说“部长已经不是小朋友啦~快点起床。”


“好吧。”姜耀汉也不想一大早就惹得金佳温生气,只好乖乖起床,至于金佳温是怎么起的,那当然是姜耀汉亲自侍候其更衣呀,弄洗漱的时候还不忘调戏一下金佳温。


“佳温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昨晚没睡好吗?”艾丽娅问到,金佳温也不可能说昨晚被他叔叔干了一整晚就随便编了个理由说“嗯昨晚被蚊子烦了一整晚呢,艾丽娅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做早餐,稍等一下马上就好。”说着就扶着腰去了厨房,“阿姨昨晚没有点除虫香吗?”艾丽娅正想着,姜耀汉就从他旁边走了过来说,“以后早上要是饿了的话就先吃阿姨做的早餐吧,我可不想你婶婶太累。”说完还拍了拍艾丽娅的肩膀,“哎?婶婶?”艾丽娅不可置信的看着姜耀汉说“耀汉难道是知道我喜欢金佳温就直接把他娶回来了?”姜耀汉点头笑着说“嗯…差不多吧,不过大部分是因为我也喜欢他”  “哇,耀汉真的是太恶毒了。”姜耀汉刚想怼回去,就听到金佳温说去吃完早餐说了句“这次先放过你。”  “嘁,带我去吃早餐啦。”  “哦。”


然后一家人吃完早餐之后,就开始了今天各自的活动,当然金佳温在家休息。




————————end

写完了车的话就翻篇了,按照我之前说的我会根据第十六集续写。

但是啊这个续写是建立在我写的文上面的,就是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的那种,在说明一下接下来的两章可能会有点虐,受不了的就别看了。

要看车的话可以私我,但是可能要麻烦你们加好友了对不起。

2753138

姜耀汉质问金佳温

我是一个勤奋的作者!


姜耀汉在医院住了了几天之后就回家静养了,回家之前金佳温还担心姜耀汉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说“部长需不需要我去照顾你?”姜耀汉听到这话觉得好笑,自己昨晚还对他干了那样的事,今天竟然没一点反应还说要照顾自己,想到这姜耀汉就说“我昨天对你做了那种事,你还愿意照顾我?”金佳温听了也没有过多犹豫说“部长可能是性欲太强了,把我看成了部长喜欢的女人吧。”姜耀汉听着觉得好笑,我都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还不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觉“哈哈,金法官说的对我可能是性欲缠身了昨晚一瞬间的不理智,对不起。”金佳温也没在意“没事,部长需要我去照顾吗?”姜耀汉看他这么坚持也没有拒绝“如果金法官想来的话那就来吧,...

我是一个勤奋的作者!


姜耀汉在医院住了了几天之后就回家静养了,回家之前金佳温还担心姜耀汉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说“部长需不需要我去照顾你?”姜耀汉听到这话觉得好笑,自己昨晚还对他干了那样的事,今天竟然没一点反应还说要照顾自己,想到这姜耀汉就说“我昨天对你做了那种事,你还愿意照顾我?”金佳温听了也没有过多犹豫说“部长可能是性欲太强了,把我看成了部长喜欢的女人吧。”姜耀汉听着觉得好笑,我都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还不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感觉“哈哈,金法官说的对我可能是性欲缠身了昨晚一瞬间的不理智,对不起。”金佳温也没在意“没事,部长需要我去照顾吗?”姜耀汉看他这么坚持也没有拒绝“如果金法官想来的话那就来吧,艾丽娅也挺想你的。”金佳温看他答应兴奋的说“那我去收拾东西!部长请等一下马上就好!”姜耀汉嗯了一声。



回家之后金佳温就对着姜耀汉说“部长先去沙发上坐着,我去做午餐。”姜耀汉无奈地说“金法官我又不是伤了手脚在医院躺了几天了想去出去走走。”金佳温马上回复到“不行,如果部长执意要出去的话那也得等我做完午餐后你们吃完我就陪你出去,不然部长就别想出去。”金佳温做出一副没商量的样子,姜耀汉笑着说“啊…知道了那你快点做饭我饿了。”   “马上就好啦,部长先看会电视吧”

姜耀汉打开电视,看到了金佳温在审判竹昌时发布的新闻“……”   “部长午餐做好了哦~去叫艾丽娅下楼吃饭啦。”   “嗯知道了”姜耀汉把电视关掉转身去了楼上,但是又想到上次和艾丽娅吵架就不知道怎么开口,站在门口低着头抠着手指看上去全然就是一个认错的小孩。


最后姜耀汉还是敲响了门“艾丽娅出来吃来吃饭了。”    “不吃,不想和耀汉一起吃饭”姜耀汉听着艾丽娅说话的语气知道她还在生气“艾丽娅金佳温我帮你找回来了。”果不其然门马上就开了“在哪?”艾丽娅着急的问“在客厅呢。”   “没有骗我?”  “骗没骗你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艾丽娅推着轮椅到客厅看见一个正在准备餐具的身影,“金佳温!”语气变化虽然不大但是姜耀汉看的出她很高兴就问到“这么喜欢金佳温吗?”   “嗯”   “比我还喜欢?”   艾丽娅马上会答到“比耀汉生气的时候喜欢。”姜耀汉嗤笑一声“我有经常生气吗?”迟迟没有等到艾丽娅的回答,往楼下一看原来艾丽娅早已经下楼。


金佳温看到艾丽娅也很高兴“艾丽娅饿了吗?”   “嗯。”    “那吃饭吧。”金佳温看着站在楼上的姜耀汉说道“部长也一起吧。”   “嗯。”姜耀汉答应着下楼嘴角微不可觉的出现一抹笑意,这个午餐不是平常的午餐,是两颗纠缠不清的心相互靠近,两个互相喜欢的人相互吸引。


晚上金佳温在房间督促姜耀汉睡觉,姜耀汉坐在椅子上问到“金佳温你对我是什么感觉?”金佳温正在拿药的手顿了顿“部长吃完药就早点休息吧。”姜耀汉没有理他追问到“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end

今天就写到这吧,读者们可以想一下佳温对耀汉是什么感觉哦~这里就留下一个悬念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