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俊勉

95096浏览    4479参与
咖啡盒子

EXO in Hogwarts🧙

(伯贤和灿烈是先画的 所以可能有点头大😭😭😭)

EXO in Hogwarts🧙

(伯贤和灿烈是先画的 所以可能有点头大😭😭😭)

芭蕉蜜
开心开心开心开心开心开心

开心开心开心开心开心开心

开心开心开心开心开心开心

老毕...

2.新任务

恭喜小队solo啦 恭喜,恭喜,恭恭喜喜 更文不易 是私设哦 切勿当真!! ———————————————————————                      今天的exo又在宿舍里闲着没事干。         八点,刚睡醒的灿烈正大算去吃早餐,宿舍里已经很久没有亮过的电视突然亮了,出现一个人,把正站在...

恭喜小队solo啦 恭喜,恭喜,恭恭喜喜 更文不易 是私设哦 切勿当真!! ———————————————————————                      今天的exo又在宿舍里闲着没事干。         八点,刚睡醒的灿烈正大算去吃早餐,宿舍里已经很久没有亮过的电视突然亮了,出现一个人,把正站在前面的灿烈给吓倒了。(看把人小孩儿吓的)“啊”在吃东西的俊勉被吓的差点也噎死。“朴灿烈叫什么啊!”走过去的俊勉看到电视亮了,说“原来来是有任务了啊”。电视上的人突然说话:“俊勉,这次学校打算让你们团去解决十三区的事情,你们尽量把事情都解决了若不行就给学校发信息,学校会派人去帮你们的。”俊勉看完本来想:不就是因为我们没事干嘛。后来细想刚才电视上人所说的话,感觉这次任务不大简单。


     大家都到齐之后,俊勉把刚才的事都说了,“我觉得这次事情肯定不小,所以我们都要小心了。今天收拾行李,明天我们就出发。”说完后大家都回屋收拾行李去了。


———————————————————————

十三区:


       H国最大、危险的地方。此区有着一个 森林,进到这个森林里的普通人很难完好无损的走出来。


九区:


       最安全的区,和十三区很近,有强大的防御系统,学校就在里面。

———————————————————————


嘿嘿,本章就更完了。


我有个朋友说《青春有你2》的dance组的舞蹈里有 前夜  那我就期待一下吧。


颜天叶
我还活着只是作业太多 被网课逼...

我还活着只是作业太多

被网课逼疯的在草稿纸上涂的🐰

在干啥我也不知道(手动狗头


我不管我就是要打伯勉tag


我还活着只是作业太多

被网课逼疯的在草稿纸上涂的🐰

在干啥我也不知道(手动狗头


我不管我就是要打伯勉tag


Se昏ni
只欢迎唯九 唯九护三 唯十二....

只欢迎唯九 唯九护三  唯十二.


占tag.歉.

只欢迎唯九 唯九护三  唯十二.


占tag.歉.

银玖mimila

[灿白]满天星花开 下(完结)

#现背


#花吐症设定


#渣文笔


#剧情可能迷茫?


#就饭圈目前情况有感


#文中数据纯属瞎扯


#有私设,文中时间为2021


#不喜勿喷,出门左转。


#感谢支持


填坑时间太久,怕你们忘了前文,正文开始前先挂着。 , 


9.


“俊勉呐~你这是玩笑话吗?”卢荣珉看着眼前的人一脸认真,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味,勉强扯出的笑容也凝固了。


“呀,IMMA!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回归、演唱会和各种活动,哪个是你能喘口气的?”卢荣珉尽量克制自己的激动,抓着年轻人的双肩,只觉沉重,不...

#现背


#花吐症设定


#渣文笔


#剧情可能迷茫?


#就饭圈目前情况有感


#文中数据纯属瞎扯


#有私设,文中时间为2021


#不喜勿喷,出门左转。


#感谢支持







填坑时间太久,怕你们忘了前文,正文开始前先挂着。 , 






9.


“俊勉呐~你这是玩笑话吗?”卢荣珉看着眼前的人一脸认真,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味,勉强扯出的笑容也凝固了。


“呀,IMMA!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回归、演唱会和各种活动,哪个是你能喘口气的?”卢荣珉尽量克制自己的激动,抓着年轻人的双肩,只觉沉重,不敢放手。“俊勉,我知道这些年你们受的苦,我也心疼你们,但是,咱别耍小孩子心气了好不好?”


看着面前的哥在听到自己的想法后慌了神的表情,金俊勉摇了摇头,却怎么也扯不出一丝笑容,连安慰人也做不到,因为是认真的。


“哥,不好。”兔子眼睛瞪的很大,“荣珉哥,我是身为出道九年次的EXO的里兜,我在公司待了16年,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不是在耍小孩心气。哥,你是知道我们这些年是怎么过过来的,但你懂多少。”


语毕,推开死死抓住自己肩膀的双手,转身,大步迈去。


直至年轻人打开休息室的门,卢荣珉才反应过来刚才那番话是从这个年轻人的嘴里说出来的。看到门口多出的几个身影,卢荣珉无奈的笑了笑,自语:“这帮小子……那就一定要通过啦。”


“哥,去找吗?”


“怎么,wuli忙内害怕了?”


“怎么会!我们成员都在呢。”


“那不就是,走!”


[李秀满办公室]


一群人站在门前,谁也没吭声。


“我来吧。”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孩子们自行让道。


“好”金俊勉意味深长地看了朴灿烈一眼。


三十分钟前。


金俊勉挂过电话,叹了一口气,面对孩子们期待的目光,更感失落。


“哥,公司怎么说?”都暻秀率先开口。


“老样子。”


话一出口,一个个就都耷拉着脑袋。老样子…其实谁心里没有那杆秤,出道九年,哪天不是跟着行程走?公司说放假也是行程的一部分,除非医院证明,不能活动。


金俊勉感觉自己一个脑袋两个大,到底还能想出什么办法?


〈i want u   i want u……〉


“哥,你的手机响了。”


思绪被打断,这才反应过来,“哦好。”


瞟过来电显示,金俊勉有些意外。


“伯贤?”试探性的开口。


孩子们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来了精神。


金俊勉看到孩子们一个个把头探过来,便开了免提。


“哥,我想明白了…”


金俊勉还没来得及高兴,只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又轻轻飘来,却像个炸弹一样,令人猝不及防。


“我想公之于众。”


什…么?!




10.


“公之于众,谁也不欺骗。”就让我自私的活一次吧。


---------------------------------------



“lay哥,你说什么呢?”眼神不自觉地在闪躲。


“伯贤,你知道的,我为什么回来。”


“是俊勉哥…告诉你的。”没必要再隐瞒了。


“伯贤,你不应该瞒着的。”


令人窒息的气氛,边伯贤吸了一口气,仰头、闭上双眼。


时间像凝固了一般,张艺兴看着弟弟苍白的脸色,一时也无话,于是就这样陪着弟弟。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边伯贤才缓缓睁开双眼。


“lay哥,我们都很幸运,不是吗?”


“嗯?”


“我们不仅成功地出道了,还大火了,甚至是创造了奇迹,我们的梦想就在我们的身旁,难道不是很幸运吗?”


“不可否认。”弟弟说这话的意味,当哥哥的怎么会听不出来。


“我很满足了,lay哥,你也不要劝说我什么了。”


只是抿唇一笑,“我不劝你,伯贤,我只是想问你,真满足吗?”


“为什么不满足呢?”弟弟急了。


“这话难道不应该问你自己吗?”张艺兴起身,走到阳台,天还是那样晴朗。


“伯贤,你说今晚会有星星吗?”


边伯贤看着被阳光包围的哥哥,想明白了什么吗?好像又还不够,本以为只要自己够固执就可以了的,却忘了,自己的心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明白的。


一种悲伤油然而生,是什么呢?不知道,只是感受到了喉咙被咽住,有些窒息。


“咳咳咳…!”赶紧捂住从嘴里咳出的花瓣,顾不上喘口气。


“伯贤!”赶忙扶住弟弟,紧锁着眉头,弟弟嘴角的血迹,是那么的刺眼。


“把你的手伸出来。”


边伯贤愣了一下,这哥的语气,好多年没这么冷过了。


“没必要看的。”


“边伯贤,你还当我是你兄弟吗?”


“lay哥…”没办法了,只是连伸手都有些费力了。


花瓣上的血迹大多都蹭到手上去了,血是深红的,可花瓣却是粉红的。


“伯贤,这花瓣可是满天星?”


“我的哥哥们怎么对花都这么有研究?”即使是这个样子了,也还不忘舒缓哥哥的情绪。


“那你是不知道练习生那几年,xiumin的那本花语大全,对我和suho有多大影响。”看着弟弟乏力虚弱的模样,有点后悔自己不应该这么直硬,可这个弟弟就得这么治啊~


“好了,我扶你到房间休息吧。”


“好…”


把弟弟扶上床后,又去客厅热了一杯牛奶。


“伯贤,喝了这杯牛奶再休息吧。”张艺兴看着自己的弟弟,还是纯真美好的模样,可是脸色却苍白的让人心生怜爱。


走到房间门口,欲关门,突然想起了什么非说不可的话了。


“伯贤,你到底在倔强些什么,我能猜个大概。或是你在害怕,你在逃避,因为世人的眼光,因为你觉得不该,亦或是你和他有着什么让你不敢前进的过往…可是,你要知道,自始至终,你都不是一个人,这么了解你的也不只是我一个人,别忘了我们的口号。”


   忘不了的,  we are one




11.

[边伯贤视角]


lay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脑袋昏昏沉沉,可是那段话却听得清楚明白。睁开疲倦的双眼,周围一切是昏暗的,其实天还没黑,只是窗帘遮光效果太好了。


等努力的适应了房间的昏暗,才艰难地撑坐起来,发现床柜上还放着一杯牛奶,想起来这是lay哥热给自己的,端起在手中,还有温热。


抿一口,是淡香,

喝一口,有微甜,

一口隔久了,就会涩。


就像喜欢你,是奶香味的,因为不能迈向你,喜欢开始变涩了。想小心翼翼的去守护你,想你每天满心欢喜,可是因为顾虑太多,喜欢渐渐地变成一件心事,越压越重,想要质疑自己,结果却不能说服……


对,我是怕,因为我是爱豆,我是顶级韩流组合EXO成员边伯贤,我是千千万万个爱丽女孩的光…所以,我不能,在欺骗和隐瞒中间,我选择隐瞒。


而如今,隐瞒不住了,想拼命去守护,才发现,还有那么多人,也在守护着我…



我不想再隐瞒了,也不会欺骗谁,那么,就让我丢掉一切,公之于众吧。



-



“lay哥,我想明白了…可是,这次我恐怕要拖累兄弟们了。”


“说什么拖累不拖累,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只要记得带上成员们就行了,我们可是一体的。”






12.


“俊勉哥,成员们都听着吧,我现在是隐瞒不住了,可我不也想欺骗谁,尤其是爱丽,所以,我做的这个决定很自私,我想公之于众。”


“好。”



-




笃笃笃笃…


“进来”


朴灿烈黑着脸推开门,却在看到办公桌前坐着自己一直牵挂的那个人后急缓了脸色,喉咙一紧,欲要开口,但被那个人抢了先,


“你们来了”面前的人依旧是一张笑脸,如若不是面容上的憔悴掩盖不住,大概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人正在生着很严重的病。


“你怎么来了?”队长皱着眉走到了孩子们的前头。


“总归是我的事,应该是我来开这个头的。”


金俊勉摇了摇头,是自己宠着的弟弟,能怎么办啊,继续宠着呗~


“咳咳!”


这时孩子们才想起了某位的存在,


“代表好。”整整齐齐的鞠躬。


“把门关上,都过来吧。”李秀满一直皱着眉头,看到这群人来后更甚,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内。”


待这群年轻人走过来后,李秀满瞥了一眼面前的笑脸人,


“自己主动点,站过去。”


本就是自己有求于人,扰了boss原本的好心情,也属自己的不对,也难免boss的坏脸色。


边伯贤摸了摸鼻头,怏怏起身,转眼就靠在了忙内的肩头。


李秀满看了只当边伯贤是个不着调的人。自己身为公司总裁和制作人,平时本就事务多,再加上公司艺人和练习生也很多,很难分出心去了解这些孩子,只是在自己印象中,边伯贤一直是个很聪明很会看眼色的孩子,可是今天这会…提的这件事可真够,荒唐至极。


李秀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微眯着眼睛,缓缓启齿,


“所以,你们来也是为了这件事。”睁开眼是直对着金俊勉,语气也是不容置疑的肯定。


而金俊勉对上老总的眼神后,却是没有半点胆怯。


公司正式创建至今也才32年,而他金俊勉待在这里就有17年了,不敢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但是这样的场面绝不是第一次。自己身为EXO的队长虽才九年,可是他深知,这会是他一生的责任,毕生的荣幸,即便EXO不再辉煌,甚至无名,所以他在被赐予这个身份的那一刻,就暗自许诺,自己会一直守护EXO,和这个团体的每一位成员。他无悔,亦无惧。


“我们愿意承担这所有后果。”


“呵,可笑!先别说这后果有多严重,你们是否能全部承担,我只问,你们能保证公司不会受到半点影响吗?”


“当然不能。”这次回答的是一个低沉的声音。


只是叫李秀满听了,更感窝火。

“那你们凭什么来向我提这荒唐事!嗯?”


“可若是,改个说法呢?”惹火了老总又怎么样,朴灿烈他就能面不改色!


先别说李秀满没能猜出朴灿烈这小子想怎么样,在场的其余人也是一脸疑惑,这有啥新想法就不带事先通知的嘛?!


“什么说法?”


“若把这件事,改成朴灿烈与边伯贤恋情公开,您觉得怎么样?”


“什么!”自家兄弟一齐跳了出来,不,还有一个小可爱默默地捂着脸面壁去了。


“好。”毕竟是商人,李秀满更在乎的是这个提议的可利用性,“那你说,这个说法哪好了?”


“那我首先得先问您了,就伯贤这件事,您觉得该怎么向公众说?出柜吗?”朴灿烈看李秀满做出思考状,还没等他回答,自己便解了这道题,“您看我这么问,再比较一下两者…现在,您觉得呢?”


“…好,那就换这个说法。”这事着实令李秀满头疼,边伯贤找他的时候说的是,‘我喜欢灿烈,但我不想隐瞒粉丝’,这并不是一个出柜就能涵盖的意思,再者考虑到若突然公布出柜消息,公众媒体不免会疑心,这很容易使人钻了空子,虽然朴灿烈这个提议后果不会好到哪去,可还是省了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只是…李秀满隐隐的感觉好像有哪不对劲。


“那这么说,您是答应我们的请求了?”金俊勉首先反应。


对了,就是这不对劲,李秀满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不行!我不答应。”


“谁说要答应你们了,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还想把我绕进去。”李秀满甩着犀利的目光扫视了一遍面前的这帮年轻人。


“我身为公司的代表,所有的决定都是从公司的利益出发,而这件事,不说便是对公司最有利,而且你们要知道,这件事影响的并不只是公司和你们,别忘了,你们还有爱豆这个身份。”


“可人总要自私的为自己活一次…代表nim,我们既然跟您提了这个请求,那不行,也得行。”某人面壁回来,就放了一个雷。


其他人反应:∑(〟〇О〇)



“代表nim,对不起,冒犯了,还请您同意我们的请求。”不愧是小队,首先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替弟弟收尾。


“还请您同意我们的请求。”九人齐刷刷地鞠躬。(不要问我艺兴什么时候来的,反正团魂需要,他就来了。)



……


“…都已经做好准备,防公司也防出经验了,我还能怎么阻拦你们…”


沉默许久,李秀满才做了答复,


“后果,你们自己想办法担着,反正我是管不了你们了!”说完便傲娇地把椅子转过去。


“谢谢代表!”再次齐刷刷地鞠躬。


“别谢,我不拦着不代表就会支持你们,到时候别怪公司狠心就成。”




13.


第二天。


5:20,INS。



:baekhyunee_exo:我的爱丽girls,我正在做一件很大胆的事情,如你们所看到所猜想的一般,我和他=我们@real__pcy

配图[两根食指笔画一个爱心](细节你们自己脑补)


评论热门,

real__pcy:撒浪嘿❤my love


这如同一记冲天炮,这一鸣都直接上天了的程度,把整个南韩给咻呆了,一时间“伯贤灿烈公布恋情”“EXO队内恋情公开”分别占据了韩网热搜,推特热搜,新浪微博热搜,甚至是全球39个国家,61个地区热搜的前两名。


而随后没过多久,SM又在公司官网发出声明,称“对于EXO公布队内恋情的事情,公司保持不支持的态度,因该事件会对公司造成恶劣影响,甚至会严重损害公司及公司职员、艺人的利益,经过商策,我们将会对该事件主人公EXO组合做出如下举措:

1.除正在服兵役的成员外,将会停掉团队及个人solo的所有活动六个月,于今日开始实施。

2.将在半年后对EXO提出提前解除合约的诉讼,现正在起草诉讼书,保留到上条举措结束,会正式采取有必要的行动。


上述举措都已经过当事人的同意,并非公司单独决策,望周知。”




  这则声明一出,更是惊呆了吃瓜群众以及吃瓜吃到自己家的小可爱,瞬间,网上对这件事持两种态度------支持,祝灿白幸福,祝EXO终于自由VS请愿边伯贤朴灿烈携手退出组合 ,很显然,后者占据优势,不过那又怎样,当事人表示很爽。



这群人凌晨就买好了飞机票,花公司给的遣散费,买头等舱!很happy好嘛~


“害,可惜了umin hiong和暻秀hiong不能来,好想把他们从部队劫出来啊~”🐻又在说傻话了。


好在哥哥们的心情都很好,没有怼他,只是,“吴世勋,你能收起你那眼神吗?我是不能,那还不能发发牢骚啦?”


是的,从🐻刚那话一出,坐在他身边的同年好亲故就一种“你能吗?你行吗?你别犯傻了好不好?”的眼神注视着他。



钟大和他老婆坐一起,边伯贤和朴灿烈坐一起,金俊勉和张艺兴坐一起,各自谈笑风生,场面好不温馨。


<是的,钟大带着他的内子来撑场子了!>


可能直到此刻这群人才体会到那种“不管外面世界如何,只管自己开心就好”的感觉了,虽然很自私,但真的很幸福来着的,他们即便知道外面世界将如何评论他们,指手画脚也好,可是此时此刻,在这个只有他们的幸福小空间里,那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最后,依旧是本玖有话说。


这次是完结的,所以就改动了上次未完结的一些设定和剧情,请谅解。


还有面对现在饭圈的情况,我想我的这篇文很好的表达了我的立场:他们幸福就好,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只管支持,无权干涉。跟我同立场的评论扣9,我爱你们!


另外,有番外有番外有番外!

有灵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看我能翘几节网课。

喂、维、微

帮亲友抖个事,晨间瓜,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有关于EXO近期的一些事情,可能很多人也都有看到。作为目前还在少数的知晓真相的人,我有必要把事情放出来。废话不说,请直接看图。

在这个时期,请每一位粉丝都保持理智,共渡难关,不要和黑粉掐架。

[图片]


互联网上的一切并非都是真实的。


最后,求扩散,占标签致歉。

帮亲友抖个事,晨间瓜,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有关于EXO近期的一些事情,可能很多人也都有看到。作为目前还在少数的知晓真相的人,我有必要把事情放出来。废话不说,请直接看图。

在这个时期,请每一位粉丝都保持理智,共渡难关,不要和黑粉掐架。




互联网上的一切并非都是真实的。


最后,求扩散,占标签致歉。

您的老可爱

[All勉]那没有未来的人生 11

    金俊勉还是瞪大眼睛的盯着边伯贤,丝毫不顾已经递到他嘴边的勺子,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问“边伯贤,你知道你在干嘛吗?”“我知道啊,哎呀,哥,你先别管那些啦,先吃饭吧。”边伯贤看他那么执着,无奈的又收回手。“我很严肃的在跟你说这件事。”金俊勉还是一脸严肃,眉头也稍稍皱了起来。“哥,我也在很严肃的跟你说这件事,不然,你还想我亲口喂你?”边伯贤一脸戏谑的看着他,说着还把手伸向他后面,似有似无的抚摸着他的后颈。

    金俊勉一看,直接拍掉了他的手,从他手里抢过碗,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不要。”看着他嘟着的嘴,边伯...



    金俊勉还是瞪大眼睛的盯着边伯贤,丝毫不顾已经递到他嘴边的勺子,一脸严肃的看着他,问“边伯贤,你知道你在干嘛吗?”“我知道啊,哎呀,哥,你先别管那些啦,先吃饭吧。”边伯贤看他那么执着,无奈的又收回手。“我很严肃的在跟你说这件事。”金俊勉还是一脸严肃,眉头也稍稍皱了起来。“哥,我也在很严肃的跟你说这件事,不然,你还想我亲口喂你?”边伯贤一脸戏谑的看着他,说着还把手伸向他后面,似有似无的抚摸着他的后颈。

    金俊勉一看,直接拍掉了他的手,从他手里抢过碗,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不要。”看着他嘟着的嘴,边伯贤其实很想捏一捏他的脸,但只能放弃,眼神一直放在他的身上,从未离开。而金俊勉是在炽热的眼神下吃掉半碗粥的,他忍无可忍的抬起头,对边伯贤说“你看我干嘛,你也要吃吗?”“嗯,想吃。”边伯贤盯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对他说。“那给你吃吧。”金俊勉把碗递给他,却突然被吻了上去。

    手里的碗被边伯贤拿走,随手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取而代之的是边伯贤与他十指相扣。金俊勉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放大了很多倍的脸,等到边伯贤开始用舌头舔他的上唇时金俊勉才反应过来,他松开了边伯贤的手,转而去推他的肩膀,但面前的人却丝毫没动,反而自己的手被边伯贤嵌在身后。

    过了好一会儿,等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时边伯贤才离开,说“嗯,伯母的手艺是挺好的。”但金俊勉却毫无征兆的落了几滴泪,对他说“呀,我是你哥啊。”软软糯糯的声音勾着边伯贤的心,他急忙放开手,轻轻的擦去眼泪,轻轻地对他说“哥,我知道你是我哥,但有事我担着。”可能这几句话触及到了金俊勉的内心,他抱住了边伯贤,把头埋在他胸前,大声哭了起来。

    一瞬间,边伯贤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几下他的背。这几年的委屈仿佛都在这一瞬间爆发,其实有时候,哭出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吧。过了好久,金俊勉才停止哭声,摇了摇头,仿佛把眼泪都擦到了边伯贤的衣服上。“呀,哥,这件衣服还要穿呢。”边伯贤无奈的对他喊着。看着自己的杰作,擦着眼泪的金俊勉一下子破涕为笑,对他说“等一下换一件。”“可我没带衣服啊。”边伯贤摊了摊手,只好认命的出去拿纸巾擦。“你等我给你找一件。”金俊勉起身去衣柜里那里翻了翻,对着正在客厅的边伯贤大喊。

    突然之间,门被打开,边伯贤被吓的停止了动作,勉妈看着他,对他说“伯贤啊,你在干什么?”“啊,没有,只是衣服湿了。”边伯贤急忙挥手。勉妈鬼使神差的看向了他衣服上的那一片湿的地方,不巧,金俊勉揉着眼睛从房间里出来,仿佛没看到自己父母一样径直走向了金俊勉,把衣服递给他“诺,这是我衣服,你先穿着吧。”

    画面仿佛被静止了一般,边伯贤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接。“干嘛,你嫌弃啊?”金俊勉这才把手拿下来看向边伯贤,突然间也看到了自己的爸妈。“我,是不是不该打扰你们?”过了好久,勉妈才幽幽的说出了这句话。“金俊勉的脸一下红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什么意思,从中学被校园暴力后,自己的父母当然知道了自己的儿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他们选择相信他。

   “妈,你在说什么?”金俊勉把衣服塞进边伯贤的手里后走到勉妈的前面。“儿子啊,你们就算想发生点什么,至少先把衣服穿好后再出来吧。”勉妈捂着眼睛,表示没眼看。“妈,你误会啦,什么都没发生,他的衣服只是湿了。”金俊勉这才注意,自己的衣服已经跨在了自己身上,肩都漏了一大半,他急忙把衣服穿好后,对着自己的爸爸说“爸,你也这么认为?”看着自己的父母都默默的点了点头后,金俊勉被气笑。

   “伯贤啊,今天就留在这里住吧,这么晚了路上有点危险。”勉妈把手里的菜都放下,对着边伯贤说。“啊?这不太好吧。”边伯贤给了一个眼神给金俊勉,希望他来圆个场,但这一切都被勉爸勉妈看在心里,“这又什么不好的,要不你先去换个衣服吧,湿衣服穿着要感冒。”勉妈握着他的手,指了指已经贴在身上的那一片地方。“啊,好。”边伯贤这才注意到,尴尬的答应下来。“儿子啊,你去陪他换一下吧。”勉妈也拍了拍金俊勉。“啊喂?他换衣服为什么要我?”金俊勉震惊的用手指着自己。勉妈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后就把他往边伯贤那里推“叫你去就去啦,快点出来,要吃饭了。”

    就这样,金俊勉是很不情愿的被推到了房间里。“好啦,你快点换,换完出去吃饭。”金俊勉幽怨的看着边伯贤。边伯贤什么也没说,背对着金俊勉就把上衣脱了下来,回头看了一样金俊勉才发现他的好哥哥此时正坐在床上盯着他脱下来的衣服发呆。“呀,哥,你干嘛呢?”边伯贤戏谑的看着他,走过去凑到他面前。“呀,你,你穿衣服啊。”金俊勉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脸已经红透了。

    “阿尼,看哥太可爱啦。”边伯贤边笑着边穿好了衣服,仔细一闻,有一股金俊勉专属的味道,这股味道让边伯贤沉醉于其中。俩人一起走出去,看到桌上已经有了可口的饭菜,平静的吃完饭后,边伯贤进了厨房去帮勉妈刷碗。

“伯贤啊,你跟阿姨说,你是不是也喜欢俊勉?”勉妈突然在旁边开口。边伯贤下意识的看了眼金俊勉,发现勉爸也在找他聊天。“别担心,他们听不到。”

“嗯,伯母。”边伯贤乖乖的低着头洗碗。

“那其他成员呢?”

“……伯母您都知道了吗?”

“嗯。打中学起,我们就知道了,他也因为这个被别人欺负了,但是我们尊重他的选择。几个月前他退团回来后就跟我们交代了,毕竟天天生活在一起,难免的。”勉妈说到这儿叹了口气,“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对他,他已经承受了太多他不该承受的东西了。”

“伯母,您放心吧,俊勉哥就交给我们了。”边伯贤抬起头看着勉妈,勉妈露出了一个苦笑,点了点头。


客厅

“儿子啊,你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对他们上心了?”勉爸突然从旁边开口。

“……嗯,爸。”金俊勉愣了一会儿才回答。

“儿子,你知道的我们俩从来都尊重你的选择,这一次也是一样,你团里的成员应该都对你很好吧?”

“嗯,他们对我很好。”金俊勉想起了他们之前的一切,不禁笑了笑。

勉爸看到他这样子,放心的点了点头,说“好就行,那俊勉,要不然,你回去吧,我们俩不用你照顾了。”

金俊勉猛的转过头,看着他爸,说“爸,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要是可以,你就回去吧,多照顾照顾对你好的人,我们俩就不用你照顾了。”勉爸慈祥的摸了摸金俊勉的头发。

    金俊勉一时被惊得说不出什么话,他只能呆在那儿,他不知道这个选择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他也开始质疑自己之前退团真的是在为他们好吗。

    洗完碗,勉爸勉妈以及边伯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金俊勉去洗澡。边伯贤此时就像是在面对岳父岳母一样,双脚并拢,手放在膝盖上,怎么也放松不下来,他只能祈祷俊勉哥能快点。勉爸勉妈看出来了,勉妈对站起来对边伯贤说“那伯贤啊,你在这里看电视等俊勉出来吧,我和他爸先睡觉了,你们俩今天晚上一个房间吧。”之后就拉着勉爸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金俊勉穿着睡衣从沐浴间出来,头发还滴着水,指着父母的房间门小声的问“他们睡了?”边伯贤点了点头。“那好吧,那你跟我睡吧。那你要不要也去洗个澡然后换套睡衣再睡?”金俊勉走到衣柜那里从里面拿出一套睡衣递给了边伯贤。“嗯,那哥等我。”边伯贤接过后就走向沐浴间。

    过了好一会儿,边伯贤出来后就看见客厅的电视已经关掉了,就顺便也把灯给关了走向金俊勉的房间带上了门。一进门就看到他的俊勉哥已经给他腾出了位置,在一旁玩着手机。“呀,哥啊。”边伯贤飞快的跑了过去,把被子掀开后就躺了进去,不断的蹭着金俊勉。“呀,边伯贤。”金俊勉吼了他一声后,边伯贤瞬间就不动了。金俊勉好奇的看了看,却看到边伯贤一脸委屈的盯着自己,说“哥是嫌弃我吗?”

    金俊勉无奈的放下了手机,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好啦,安心睡觉吧。”突然间,自己就被抱住,说“哥你也早点睡啊。”“嗯,我关一下灯。”金俊勉起身关了灯。房间内一片漆黑,金俊勉虽然说是背对着边伯贤,却也被边伯贤围在怀里。突然间,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硌到了自己的腰。是男人都懂吧……金俊勉尴尬的问了一句“伯贤啊,你,你硌到我了。” “是吗?那哥自己惹起来的火要自己灭了哦~”边伯贤最后一下尾音拉的很长,仿佛是在暗示,这夜,还很长……






哈哈哈哈哈,距离上一次的更新已经有那么多天了,抱歉啊,我知道错了,下次还会😂你们猜猜,下一集有什么?o(≧v≦)o答案在下一集揭晓。可能这篇完了之后就快要结尾了,顶多不超过四篇,期待下一个连载文吧,嘻嘻(^V^)


    

真的很喜歡EXO啊!

27次約會 第十二章

一邊開著電視一邊滑手機,聽著電視裡人的聲音佯裝有點聲音來填滿現在獨處的時間。

.

[NEVERLAND樂園現正開幕...]電視正播放著最近新開幕的遊樂園的廣告。眼睛看著廣告手也沒有停止。

.

「哇...好大的地方呢...還有雲彩火車...海盜船...鬼屋...旋轉木馬...還有摩天輪!」看著電視裡的廣告發出了感歎,好想去啊!

.

「喂?喂?文晴聽到嗎?文晴!」電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撥通了出去,大概是在看著廣告時手不小心點到了。聽到手機有聲音低頭一看發現正在通話中立馬拿了起來。

.

「喂喂?」慌張的從耳邊拿下來看一眼屏幕,是藝興啊。

.

「喂藝興不好意思,不小心撥了你的電話。」我...

一邊開著電視一邊滑手機,聽著電視裡人的聲音佯裝有點聲音來填滿現在獨處的時間。

.

[NEVERLAND樂園現正開幕...]電視正播放著最近新開幕的遊樂園的廣告。眼睛看著廣告手也沒有停止。

.

「哇...好大的地方呢...還有雲彩火車...海盜船...鬼屋...旋轉木馬...還有摩天輪!」看著電視裡的廣告發出了感歎,好想去啊!

.

「喂?喂?文晴聽到嗎?文晴!」電話不知道什麼時候撥通了出去,大概是在看著廣告時手不小心點到了。聽到手機有聲音低頭一看發現正在通話中立馬拿了起來。

.

「喂喂?」慌張的從耳邊拿下來看一眼屏幕,是藝興啊。

.

「喂藝興不好意思,不小心撥了你的電話。」我趕快向他道歉。

.

「沒事沒事。你剛才是看到了什麼啊?」他對於我發出的驚歎聲感到疑惑。

.

「噢噢,我剛好看到NEVERLAND的電視廣告。那地方好大好漂亮,好想去噢。」跟他說了我看到了什麼,也表達了想去的念頭。

.

「這樣啊...那我們明天去吧!早上九點,門口見!」說完以後他就掛了電話。

___

早上不用鬧鐘就自動起床了,對於今天要去遊樂園這件事還是非常開心的。選了一件淺卡其色吊帶褲,內搭一件深藍色的T恤,化了點淡妝,紥了個低雙馬尾,非常適合遊樂園的裝扮。

.

「這樣沒人說我像高中生我還不信了!」對著鏡子自信滿滿的說道。

.

九點就到遊樂園,發現藝興早就在門口等了。今天他穿了件深藍色襯衫,卡其色長褲,不知道的大概會以為我們是情侶吧。

.

「早啊藝興,我們今天也穿的太像了吧!」走過去和他打了招呼。

.

「是啊!走吧我買好票了。」之後我們就一起進入了遊樂園。

.

雖是假日但現在的人潮不算多,大概是太早還沒有什麼人吧。一進到遊樂園旁邊就是商店,我們一起買了頭飾。我給他選了個綿羊的,他給我選了個狗狗的頭飾。

.

第一站我們就先去了緊張不刺激的咖啡旋轉杯。說是不刺激,但還是被藝興玩的很刺激啊...感覺別人轉的最高時速是20我們是50啊...還好還是能適應的。

.

「等一下等一下。」從咖啡杯上下來了之後,他從口袋掏出個東西,是乾洗手液。

.

「剛方向盤上很髒的,來,手給我消毒。」乖乖把雙手伸出去,滴了一兩滴在手上搓開。

.

「你平常都會自備這個嗎?」我們一邊走邊聊天。

.

「對啊,因為我有潔癖。」他回答的很坦然。

.

「我們去坐那個!」指向了在廣告上看到的雲彩火車。

.

坐上了火車,我選擇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火車啟動後我大概可以知道為什麼叫雲彩火車了。火車不是在地面而是在離地約兩層樓的位置,望下去就感覺好像在雲上看下來,也能看到遊樂園的建築,真的非常漂亮。

.

「好漂亮啊!你看你看!」我激動的晃雙腳,轉頭過去發現藝興正在看著我。

.

「嗯,很漂亮。」他笑出了酒窩。

.

「對啊,這裡的建築和樹都很漂亮,設計的真好!」高興的回答了以後,轉頭又再去看風景了。下了火車以後我們又再消毒了一次。

.

「你知道坐海盜船有什麼禁忌嗎?」我們正在排隊準備玩海盜船時,我想到了一個民間傳說。

.

「什麼?」他傻里傻氣的看著我。

.

「就是...雙手舉到頭頂上會更快樂噢!」我笑的奸詐。

.

「傻妞。」他看著我搖了搖頭。

.

海盜船啟動後,我瘋狂尖叫而藝興就非常的淡定,不知道是不害怕還是緊張。在海盜船到了一定高度後,我直接把手舉直,而藝興還是緊緊抓著把手。在我一番慫恿後他也才跟我一起放手。

.

在遊樂園裡我們一起玩了很多的遊樂設施。現在我們要去往我們的最後一站--超高的摩天輪。在要去往摩天輪的時候,我們路過了遊樂園裡射氣球的區域。有其中一攤的玩具特別可愛,有一隻大玩偶長的特別像那天藝興在夜市選的小綿羊吊飾。

.

「誒你看那隻,不覺得很像那天在夜市你選的那個小綿羊吊飾嗎?」路過的時候拉住了他的袖子,指了指那隻玩偶,又再指了指掛在包包上的小吊飾。

.

「你想要嗎?」他認真的問了我。

.

「算了啦以你的技術應該很難得到吧哈哈哈。我去趟衛生間,你在這等我一下。」讓他在原地等我,便跑向了衛生間。

.

衛生間離那區域其實不遠,從衛生間出來時看到藝興正在射氣球。但和上次不一樣的是,這次真的百發百中。之後就看到老闆把那隻大綿羊遞給了藝興。

.

所以他上次是...肢體搞笑嗎?

.

「你怎麼拿著這隻綿羊啊?你射中的嗎?」我故作不知情的問了他。

.

「噢...我買的。你都不知道我求了老闆多久他才肯賣給我!吶,送你了。」他在說那句我買的時撓了撓後腦勺。之後就裝作不耐煩的給了我。

.

「謝謝你。」我也裝作不知道的收下了這隻大綿羊。

.

「咻咻咻...」在摩天輪上握著大綿羊的小腳腳擺動一邊看外面的風景。

.

「很可愛嗎?」藝興故作認真的問。

.

「嗯,很可愛啊。」我無心的回答。

.

「我看看...嗯,是很可愛。」他抬起我的頭看著我說道,換來的卻是被我踢了一下。

.

下了摩天輪以後一起走到出口,時間也不早了,帶著大綿羊坐上公車就離開了。

Pheasånt

✨大头家族又增加两名成员✨

🐯崽和🐇崽~welcome!!!

(顺带 史明克的金色真的超好看TT)

✨大头家族又增加两名成员✨

🐯崽和🐇崽~welcome!!!

(顺带 史明克的金色真的超好看TT)

KAJA
恭喜我们兔兔要SOLO了👏?...

恭喜我们兔兔要SOLO了👏👏👏

今天练习的专辑封面《GOODNIGHT》(失眠患者编的)祝大家好梦呀🌙

图片素材来自MV和花絮

背景找了一个和兔兔睡裤差不多的格子

有没有好看的手写英文体推荐  侵删


恭喜我们兔兔要SOLO了👏👏👏

今天练习的专辑封面《GOODNIGHT》(失眠患者编的)祝大家好梦呀🌙

图片素材来自MV和花絮

背景找了一个和兔兔睡裤差不多的格子

有没有好看的手写英文体推荐  侵删


茶蛋铺子
小哥哥值得!!呜呜呜

小哥哥值得!!呜呜呜

小哥哥值得!!呜呜呜

共鸣的哥哥♥

所以你们要相信,最后一段是暻秀太生气打错字了,真的不关我的事……

所以你们要相信,最后一段是暻秀太生气打错字了,真的不关我的事……

真的很喜歡EXO啊!

27次約會 第十一章

以現在的月份來說,正處於要熱但不會太熱,偶爾晚上會冷得發抖的季節。但總的來說還是一個可以睡的很好的季節。

.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看著窗外快要綠意盎然的樹,無不盡感歎道,果然古人寫詩都是有寓意的啊!

.

「不要辜負古人這美好的寓意啊...」正當跳上床蓋好被子準備好於SUPER JUNIOR來一場見面時,手機突然嚮了。

.

「喂?文晴嗎?我是俊勉。」來電人告知了身份。

.

「俊勉!怎麼了嗎?」對於俊勉會打電話給我這件事我還是感到很意外。

.

「嗯...就是...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他似乎有點難以啟齒。

.

「什麼忙?我能幫我一定盡量幫你。」對他下...

以現在的月份來說,正處於要熱但不會太熱,偶爾晚上會冷得發抖的季節。但總的來說還是一個可以睡的很好的季節。

.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看著窗外快要綠意盎然的樹,無不盡感歎道,果然古人寫詩都是有寓意的啊!

.

「不要辜負古人這美好的寓意啊...」正當跳上床蓋好被子準備好於SUPER JUNIOR來一場見面時,手機突然嚮了。

.

「喂?文晴嗎?我是俊勉。」來電人告知了身份。

.

「俊勉!怎麼了嗎?」對於俊勉會打電話給我這件事我還是感到很意外。

.

「嗯...就是...有件事想請你幫忙...」他似乎有點難以啟齒。

.

「什麼忙?我能幫我一定盡量幫你。」對他下了保證,讓他放心。

.

「這個當面說比較好...」俊勉好像有些害羞。

.

「嗯好,最近新開了個水族館,不然我們去那邊吧。」定好時間和地點後,換了身衣服我便出門了。

___

比俊勉更早到達水族館,等了幾分鐘以後他也到了。今天他穿的比較休閒,再搭配上毛帽,真的好像行走的畫報一樣。

.

「等很久了嗎?抱歉剛路上塞車。」他走到我面前表示歉意。

.

「沒關係,安全最重要。走吧,先去買票。」我們一前一後排隊去買票。

.

購票口的排隊動線有很多欄杆圍著,形成一個S形的動線,以防有人插隊。今天沒什麼人所以我也很快的走到購票口,但我一轉頭發現,他不在我身後,還卡在第二排傻呆呆的看著欄杆。

.

「怎麼了嗎?」我從購票口循著欄杆走到他面前。

.

「你怎麼走的?我怎麼感覺我好像卡在這裡了一樣。」他東張西望,好像望不到下一步該怎麼走一樣。

.

「哈哈哈哈哈,你認真的嗎俊勉。」我大笑了一下。

.

「對啊。」他無比認真的說。

.

「好啦,那我帶你走。」接著我拉起他的袖子就把他拉到購票口前面了。

.

「兩張成人票,謝謝。」我對著購票口的工作人員說。

.

「今天我請你看吧,畢竟我有求於你。」他看著我笑了一下。

.

「噢噢...好吧。」

.

我們兩個一邊逛一邊聊天,也看到了很多可愛的海洋生物。

.

「你看,那個小白鯨好可愛啊!」看到了可愛的白鯨,我跑到了它的面前。

.

「你看,它還會跟我一起動,超可愛的!」我在白鯨面前揮手,它也擺動起它的身子,真的非常可愛。

.

「你好幼稚啊哈哈哈。」俊勉開玩笑的對我說。

.

「對啦,我最幼稚怎麼樣。你看,那邊有個小板子。」我輕哼了一下,然後走到看到告示板前面。

.

「白鯨又叫海中金絲雀,潛水能力相當強,在浮冰環境有良好的適應能力。白鯨的智商非常高,像七、八歲的小朋友一樣。欸你看...」正當我轉頭想要叫俊勉時,我看到他正在對白鯨吐舌搖頭,手也放在臉頰旁晃動。

.

...到底誰才是幼稚的七八歲小朋友?

.

「咳咳,嗯...可愛。」似乎是被我看到了這一幕,他紅著臉故作淡定,咳嗽了一下裝沒事。接著我們就把水族館都逛完了。

.

水族館外有個賣霜淇淋的小攤子,我給我和俊勉各買了一隻。

.

「所以你是想請我幫什麼忙啊?」我看著俊勉問道。

.

「那個...你下星期六晚上有沒有空啊?」俊勉真誠的看著我,但此刻的我卻以為他要對我圖謀不軌。

.

「你想幹嘛?」雙手交叉護住胸部,倒退了幾步。

.

「不是你想的那樣!就是...我們家要辦聚會,要帶個女伴回家,所以我想請你去當我女伴。」他說出了要請我幫忙的事情。

.

「啊~你早說嘛!我可以啊。」我也答應了他這個請求。

.

「好!太好了!那下星期我去你家接你。」接著他就送了我回家。

.

「對了...這個給你。」到了我家樓下以後,他拿出了一個零件要送給我。

.

「這是...和上次一樣的那個?這到底可以幹嘛?」看了看那個東西,依舊想不出個所以然。

.

「以後你就會知道了,下次見。」他又笑的像個紳士一樣,不知道笑裡藏了多少東西。

.

「好吧...下次見。」下車以後關上門就上樓了。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