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光

16.2万浏览    8316参与
小糖mua

我的妈鸭!!我太欧了!

用骰子白嫖了一个约约!我又可以了!

我的妈鸭!!我太欧了!

用骰子白嫖了一个约约!我又可以了!

小豚鼠
又中金光了,可惜没有断剑(高三...

又中金光了,可惜没有断剑(高三狗的绝望)

又中金光了,可惜没有断剑(高三狗的绝望)

当场抓获艺术家
emmmmm还以为会是感染_(...

emmmmm还以为会是感染_(:з」∠)_
算了笼蝶也很香

emmmmm还以为会是感染_(:з」∠)_
算了笼蝶也很香

Theo

不归路 (微龙右,如果龙子没有降智)

作者废话:刚看到东皇战影龙子答应八爪要做王,总觉得东皇战影编剧给糖弟削脑子削的太厉害,海境线虽然没有那么多差评说的那样臭,但是还是有很多情节强差人意。

这是我对剧中龙子做法的一种理解。有龙右倾向,有私设右文臣带过小龙子。是臆想的后续发展。

大家吃着快乐就好~


正文:

“龙、龙子?!”刚回到寝卧便被人从背后突然捂住口鼻,惊恐过后,转头入眼的是熟悉的发色——属于一个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午砗磲下意识地抓紧手底的衣服,失措心焦间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万一被人发现……”

对面那人挑眉看他,右文臣才发现自己在暗示什么,哑然而止。

“不然你是不想让我这个乱臣贼子受擒么?右文臣大人。”...

作者废话:刚看到东皇战影龙子答应八爪要做王,总觉得东皇战影编剧给糖弟削脑子削的太厉害,海境线虽然没有那么多差评说的那样臭,但是还是有很多情节强差人意。

这是我对剧中龙子做法的一种理解。有龙右倾向,有私设右文臣带过小龙子。是臆想的后续发展。

大家吃着快乐就好~



正文:

“龙、龙子?!”刚回到寝卧便被人从背后突然捂住口鼻,惊恐过后,转头入眼的是熟悉的发色——属于一个绝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午砗磲下意识地抓紧手底的衣服,失措心焦间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万一被人发现……”

对面那人挑眉看他,右文臣才发现自己在暗示什么,哑然而止。

“不然你是不想让我这个乱臣贼子受擒么?右文臣大人。”梦虬孙嘲讽地挑起一边嘴角,他这一笑让本就内心慌乱的午砗磲觉得更加不妥。

距离两人上次见面不过才一月余,对面那人分明是相差无几的面容,气势却天差地别。大概是对方的虬龙之力觉醒得更多了,一股狂躁暴戾的气息自对方身上强硬地逼压过来,使得右文臣害怕地收回攥着对方肩头的手,微微颤抖。

这动作落在梦虬孙眼底,像是刺痛了他一般,面上的暴躁与不悦更深,默默地抿紧了嘴。

这时候外面蓦地传来了侍卫们靠近的声音:“右文臣大人,没事吧?属下刚才好像听着您房间内的声音有些异样。”

午砗磲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下意识地行动,发挥了可能在他一生中最不是文臣的所有潜能,在自己能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将面前的人一把塞到床铺被子底下,连发尖都捂得严严实实,自己则靠外侧躺装作刚休息的样子,挡住床上隆起的一大团。巨大的砗磲紧张地微微阖起,遮住了二人身上的光亮。

几乎是下一秒,纷杂的脚步声便到了门口。

“右文臣大人?!”

“啊、啊啊,我没事!” 午砗磲嗓子干紧,慌张得声音都在抖,好在他平时就是容易受惊吓的个性,“只是这几天公文事务有些疲劳,想要休息一下。”

“哦、哦……好的,抱歉,因为宫内最近闯入的暴徒太多,我们也是以防万一,打扰大人休息了。”

“无事,你们也是为了宫内的安全,辛苦了。此时我身着亵衣,不便出来,还请诸位自行离开吧。”

待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完全听不到,右文臣才颤颤巍巍松了一口气。他不知自己从哪儿来的爆发力,但总算是逃过了一劫。理智重新上线,他这反应过来自己紧紧捂在胸口的那颗头属于谁,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但是那个身为逆贼头目、朝中要犯的人,却并没有意料中的过激反应,只是不动声色地、沉默着搂紧了他的腰,将头死死地埋进他的胸口。

湿热的液体透过胸前的布料传来,午砗磲一顿,接着心口被牵扯着一阵刺痛,忍不住摸上了对方并不柔软的发旋,熟稔地安抚性地轻揉。之前梦虬孙给他的陌生和恐惧感好似幻觉般消失了——果然还是那个他看着长大的龙子。

当初龙子还不是龙子,只是备受欺辱的小杂种的时候,正在准备翻案工作的欲星移把他交给他。每当在外面受了欺负,无论伤得有多重,上药的时候小孩儿都只是满脸倔强地忍着,最疼的时候也不过红了眼角。但是时不时的,小孩儿会难得不闹腾地和他一起睡觉,在漆黑一团的夜里,默默地蹭过来抱住他,头上的角顶得他胸口有些疼,但偶尔的抽泣声和胸口那片湿热让午砗磲不忍心推开他,就只是心疼地揉着对方的发旋,慢慢地哄。

就和现在的姿势一样,只不过,原本小小的一只如今已经要蜷缩着才能在床上占下,身份更是敏感而危险。梦虬孙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圈得他更紧,颤抖从紧贴的皮肤上传来,前者却半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右文臣倏地有些恍惚,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荒诞离谱的梦境,师相的昏迷是导火索,鳞王倒下、皇子入宫、各方势力明争暗斗,龙子是真的叛逃了吗?

“龙子,你…是不是——”梦呓般地轻语溢出嘴边。

       手底的脑袋动了动,午砗磲还未来得及说完,眼前就一阵天旋地转。梦虬孙单手扣住他将他钉在了床上,垂下的蓝色发丝堪堪碰到他的脸颊,那一对通红充血的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盯进他的眼里,出乎午砗磲意料的没有湿意,像是那其中的无边恨火和愤怒将一切烧干了一般——那股危险和陌生的感觉再度席卷而来,右文臣的呼吸一窒,惊觉梦醒。

       “他们都逼我。”梦虬孙咬牙切齿,句句嘶哑带血,“他也是,她也是。”

同时右文臣感到颈侧一阵刺痛,麻痹感迅速扩散了出去。他看见梦虬孙的另一只手收回了什么东西。

       “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对方继续道,神色逐渐痛苦,“她那么聪明,怎么会那么让我等了这么久,这么久。”

       神志逐渐涣散,但是思绪却前所未有的高速运转。右文臣突然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才惠不算高超,但是这么多年政治生涯的见识,让他对梦虬孙话中所指有了大概的推测。他想开口,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

       视线失去焦距,开始涣散,他模模糊糊听见对方的最后一句话:“你信不信我?”然后再无意识。

       梦虬孙看着他彻底昏迷,眉间却微微蹙起,七分担忧,三分委屈,总觉得碍眼,忍不住揉了揉,却越揉越紧,只能放弃。留在这里越久,风险就越大,他必须尽快离开了。

       临走起身,他又回头看了午砗磲一眼,还是忍不住拉起对方的手放在额前留恋地蹭了蹭。

       他必须这么做。要是让午砗磲再说下去他恐怕会直接带他走。但是他要做的事太危险了,他怕,他真的怕自己成功不了,带着午砗磲只会让他死路一条,如果让他继续呆在皇宫,那么无论自己是胜是败,他的命总归能够保下。

       曾经的龙子,过去的代师相,如今的逆臣贼子再次睁眼,那一丝孺慕再不见踪影,他无比郑重地将那只手放回那人身侧,将被褥盖在那人的身上,一如对方曾对他做的那样,像是在埋葬过往的自己。

       做完之后,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悄声离开。

       接应他的人早早便候着了,见他来了,开口问道:“结束了?”

       “结束了。”

       “既然解决了最后的牵挂,那下次再对皇城便不可再有留手。”

       “我知道。”

       梦虬孙随着那人离开,没有回头,一次都没有。

       他已经退步可退,眼前只有一条,不归路。





注释:

龙子的话表明,

1、他当初知道娘娘看穿了陷害的阴谋,却依然通缉他给他定罪。

2、他相信娘娘是有什么原因,所以哪怕经历过断腿、被追杀的事情后,依然没有答应八爪,他相信娘娘解决完事情后一定会给他正名并来救他,他一直在等。

3、等了那么久,娘娘那边还是当场格杀的通缉和追杀,龙子终于明白娘娘的用意了。他再怎样不愿怀疑,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


其实龙子去见右文臣的时候是做好了被背叛的准备的,最一开始放开右文臣也是在看他的反应,要是对方直接叫侍卫的话,他直接就一针上去了。

结果午砗磲不但没暴露他,反而第一时间替他打掩护,然后小哭包心理防线崩溃了,又开始掉眼泪hhh

烟锁月眉

当金光宗主成为金光善 五

        金光善当过宗主,做过国师,打得了玄门同修,揍得死降世天魔,独对肉嘟嘟软乎乎的小团子们心软。


        子轩有些小傲气,却是个善良温柔的孩子,对弟弟子瑶更是疼爱呵护,子瑶聪慧狡黠,对兄长亦是依恋,是个软绵可爱小包子。


        温旭或许脾气不佳,总喜欢把弟弟当小宠物揉搓,可当温晁有什么事,第一个跳出来的绝对是他,而不是他...

        金光善当过宗主,做过国师,打得了玄门同修,揍得死降世天魔,独对肉嘟嘟软乎乎的小团子们心软。


        子轩有些小傲气,却是个善良温柔的孩子,对弟弟子瑶更是疼爱呵护,子瑶聪慧狡黠,对兄长亦是依恋,是个软绵可爱小包子。


        温旭或许脾气不佳,总喜欢把弟弟当小宠物揉搓,可当温晁有什么事,第一个跳出来的绝对是他,而不是他那老子。


        温晁是个铁憨憨,貌似对聂明玦比温旭好,实则却是因为温旭亲近聂明玦,他才会如此,明里象个小傻子,实则心中有数。


        聂明玦有些犟脾气认死理,但这孩子天生义正,是个难得的刚正清明,心怀天下的好孩子,象极了曾经的金光宗主。


        所以,金光善对两个无良友人把孩子丢给自己的举动,并不十分生气。


        只是帮聂锋修正了他的家传刀诀,改变其刀灵易暴躁需其主以心神压制特点,免了聂氏爆体而亡之危,顺便,给温若寒挖了个坑而已。


        于是,不知怎地,仙门中便传出了“岐山温氏家主心慕清河玄冥尊聂锋”的传言,传得天下皆知。


        也让温若寒被聂锋追着用刀砍了一路,直躲回不夜天城方得清净,也就因此,错过了“大梵山有灵石化天女”的传言。


       温若寒放心下儿子的教养后,又让聂锋堵得出不了门,便索性收拾起自家那些不省心的旁系族人及族老来。


        这一收拾,把温若寒吓得后脊背发凉,这些族人背着他到底做了多大死呀?这是想惹得百家齐剿他温氏么?


        岐山温氏,自先祖温卯兴家族而衰宗门起,历代都恪尽职守,以天下苍生为念,方有他温若寒得登仙督之位的风光。


        如今,他看见了什么?


        恃强凌弱,抢男霸女,盘剥御下百姓?


        你们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想死呢?


        温若寒气得手都在抖,他是想温氏统御天下仙门,成为天下仙门第一家,却不想要一个似凡俗恶霸世家般的温氏来登临天下。


        温若寒犹记得,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与二三知己把酒,边躲着蓝家监查弟子,边与好友畅谈时,自己言说对仙门定义:


        ‘远世俗,守众生,修仙道,除妖邪。’


         什么时候,在自己不知时,温氏居然偏颇至此?


        若照此势,如果温若寒不曾觉查,养大养肥堆蛀虫之余,又被人养废掉儿子,纵是登顶天下,也会在登顶之时被人掀倒于地。


        温若寒平生自负,少有自省,可在这刻却是真的惊了心魂。


        不过,岐山温氏之所以能势及天下,与温若寒是分不开的,所以,温若寒要整顿温氏虽不算易,也不是什么难上青天之事。


        温若寒这儿猫冬似的收拾自家人,聂锋堵门也砍不到人,便也掉头回家,他夫人又怀上了,他得回去守着自家夫人儿子去。


        等聂氏的小公子出世后,乐得见牙不见眼的聂宗主才记起,自家好久都没去不夜天堵门,得了儿子心情好,去堵那瘟神头子去。


        于是,轮到本来收拾掉自家地里害虫心情大好的温若寒,心情不好起来。


        得!若认真打,从前他俩半斤八两。


       可自从金牡丹不知提点老屠夫什么后,老屠却要压他一头,为了不想大过年也肿张脸,他还是换条路溜。


        温若寒不知道自家换路这决定对不对,他只知道,他躲开了聂嘲风那老屠夫,却让个英挺少年郎撞入怀里,还让那追来的老屠看见了。


        这“风流”的帽子,让那聂老屠扣了个实在。


        温若寒举目向天,只觉自家实在“冤”啊!

我要日裘克吖
终于不是保底了 但是我需要倒立...

终于不是保底了

但是我需要倒立洗头┗┃・ ■ ・┃┛

终于不是保底了

但是我需要倒立洗头┗┃・ ■ ・┃┛

乖乖等俏俏的素莲子

【金光】崩坏空帝,萌萌哒!(七十、恰雾大人,危险了)

第七十章 恰雾大人,危险了!


鬼祭贪魔殿。

当荻花题叶看到黓龙君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说好,这人死了吗?

荻花题叶看向俏如来:别装看不到,对,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你说的……

比荻花题叶更不好的人,是禹晔绶真……

等一下,学长,当年道域之乱时,我年岁还小,为什么说我也有参与?

荻花题叶继续看向俏如来:别装看不到,对,我记得很清楚,这个也是你说的……

Emmmm……俏如来沉默了,半响,一脸认真地看着两人,“俏如来所看到的……禹晔壮士确实是在帮荻花题叶,掩盖当年道域的真相啊。”

禹晔绶真:“……”

荻花题叶:“……”

看了看学长...

 

第七十章 恰雾大人,危险了!

 

鬼祭贪魔殿。

当荻花题叶看到黓龙君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是说好,这人死了吗?

荻花题叶看向俏如来:别装看不到,对,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你说的……

比荻花题叶更不好的人,是禹晔绶真……

等一下,学长,当年道域之乱时,我年岁还小,为什么说我也有参与?

荻花题叶继续看向俏如来:别装看不到,对,我记得很清楚,这个也是你说的……

Emmmm……俏如来沉默了,半响,一脸认真地看着两人,“俏如来所看到的……禹晔壮士确实是在帮荻花题叶,掩盖当年道域的真相啊。”

禹晔绶真:“……”

荻花题叶:“……”

看了看学长,禹晔绶真好想哭哦!我明明是受学长的欺骗,可是,现在说出来,好像也不太好。

“这件事情,我曾向空帝……” 说起过……荻花题叶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对了,冥医前辈的师妹茹琳也在这里。”俏如来疯狂暗示。

荻花题叶:“……”

“人不是被救活了吗?”心塞塞的荻花题叶,只少说了一句话,学弟就捅篓子,怎么办?

对冥医这边的人际关系网,完全不了解的禹晔绶真,“就算死了,又有何关系?”

俏如来:“茹琳姑娘是娇姨的女儿。”

禹晔绶真:“……”

“她,毒用得很好。”俏如来继续补刀。

“若是这样,我不是更该回道域才是吗?”禹晔·真·傻白甜·绶真,完全没有想通这其中的玄机。

荻花题叶发誓他是真的不想吐槽:刀都架脖子上了,师弟,你是真没听懂,还是装没听懂啊!

回道域?听懂了某只白毛狐狸话中的威胁,荻花题叶相信只要他们敢踏出这里半步,分分钟就会被毒倒。

还有,这一切明明就是他的计算,为什么连师弟也要被抓来啊?荻花题叶最想不通的,就是这一点了。

始作俑者·俏如来·看着跑去扑师尊的空帝,淡定地表示:反正,只要小空喜欢就好,多一个人,师尊就少一份危险,反正,魔世家大业大,也养得起。

默·一直被扑住·从来未逃脱·苍离:“……”

算了,连温皇那个开挂,开双号,武力智力,都点满了的人也躲不开,这智力点洗不洗都没意义了。

同为当年的学宗七雅,虽然这个封号充满了算计,可当默苍离看到荻花题叶以一脸惊诧的表情,看向自己,以及……挂在身上的某只帝尊。

默苍离:“……”

默苍离:“赤羽信之介回东瀛了。”

空帝:w(°Д°)w ,嘤嘤,出了趟门,就被菌丝给抛弃了。

“听说东瀛那边出了问题。”默苍离继续道。

空帝:掀桌啊,恰雾大人危险了!(╯‵□′)╯︵┴─┴。

“大哥,跟我去东瀛救人啊!”空帝回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俏如来。

俏如来:“……”所以,师尊,你一天都不想看到小空,是吗?

处理了空帝的问题,默苍离转头看向不小心走进殿内的竞日孤鸣,一指荻花题叶道:“此人在道域曾与我齐名。”

竞日孤鸣:“……”

竞日孤鸣:嫌人烦,想甩锅,你就直说!

默苍离:嗯。

认命地转头看向荻花题叶,竞日孤鸣轻咳了一声:“小王听说在风花雪月中的昊辰位列学宗七雅,不知棋艺如何?”

荻花题叶:“……”

“学宗七雅不过是一场计算,恐怕荻花题叶要让先生失忘了。”荻花题叶轻叹一声。

他痴心于雪,当初受琅函天的蛊惑,竟然相信只要自己得到道域之首的宗主之位,就能得到雪。

谁料,从头自尾,他都不过是这场阴谋中的一粒棋子。

叹息过后,荻花题叶转向默苍离,“有你在,难怪辅师会败得这么惨。”

默·什么都没说·苍离:“……”无语地看向空帝:你,剧透得太多了!

“擦擦。”自觉被擦擦眼神勾搭了的空帝,扑……

 


肖小易
这就是我抽第七赛季珍宝不出金光...

这就是我抽第七赛季珍宝不出金光的原因吗(突然打人)我不玩丑爷啊槽

这就是我抽第七赛季珍宝不出金光的原因吗(突然打人)我不玩丑爷啊槽

~江辞是朱~

这两个是N年前的金光,除了这两次,没了……@苏北鸭.再次声明,请勿截图!!!

这两个是N年前的金光,除了这两次,没了……@苏北鸭.再次声明,请勿截图!!!

張從聿

【史俏/哨向】剪指甲

#非亲情向,起步熄火类型

#靠着百度百科写哨向的我一定是太膨胀了orz

#满满全是私设,我只是想撸大猫猫小狐狸和吃史俏的粮想疯了罢辽(豹哭)

#(请不要将我拖出午门谢谢大家了!)


  虽然史精忠生性和狐狸确实很契合,但是在清一色猫科动物的史家里仍然显得有些吊诡。

  史存孝和史仗义的精神向一个是雪豹,而另一个则是黑豹;罗碧经常被调侃,他的小动物为什么不是史努比,而是比他自己还凶的美洲狮;虽说是兄弟,史艳文天天笑眯眯地带着一只好脾气的白虎到处转悠,总是能让罗碧看着就感觉很膈应。

  然而话说回来,史精忠一个向导在一家子哨兵里也确实该表现出些特色。他总怀疑自己和被关笼子里压榨胆...

#非亲情向,起步熄火类型

#靠着百度百科写哨向的我一定是太膨胀了orz

#满满全是私设,我只是想撸大猫猫小狐狸和吃史俏的粮想疯了罢辽(豹哭)

#(请不要将我拖出午门谢谢大家了!)



  虽然史精忠生性和狐狸确实很契合,但是在清一色猫科动物的史家里仍然显得有些吊诡。

  史存孝和史仗义的精神向一个是雪豹,而另一个则是黑豹;罗碧经常被调侃,他的小动物为什么不是史努比,而是比他自己还凶的美洲狮;虽说是兄弟,史艳文天天笑眯眯地带着一只好脾气的白虎到处转悠,总是能让罗碧看着就感觉很膈应。

  然而话说回来,史精忠一个向导在一家子哨兵里也确实该表现出些特色。他总怀疑自己和被关笼子里压榨胆汁的黑熊没啥区别,但除了用能者多劳安慰自己一下,也并不能掀桌子跑路,直接罢工不干。顶着在小区电梯里立马躺下睡着的欲望,史精忠好不容易强撑到了家门口。

        即使隔着厚厚的门,老远就能感觉到里边大老虎的存在。他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开门就被扑了个满怀。他堪堪地扶了一把墙才站稳,伸手往大猫猫的脖子里摸了几把。后者喉咙里咕噜几声,藏好了牙伸出一截舌头往史精忠鼻尖点了点。

  “就是沉了些。”史精忠把在肩头耷拉着的两个大肉垫子搬下去,心中默然。他低头换鞋,随他的小狐狸飞速略过身边,冲到白虎身上打了几个滚,又灵巧地翻过它,一颠一颠直戳戳往卧室跑去。

  “爹亲。”史精忠不知道那只小鬼又要搞什么名堂,收拾好东西反锁大门跟了进去。推开卧房虚掩了一半的门,只看见史艳文坐在床边,拿着自己的水杯给扒膝盖上的白狐喂水。

  “精忠回来了?”他弯着眼睛看着他笑。但手上也不停,加紧挠了挠小狐狸的脑袋。

  “您别太惯着它了。”史精忠把外套挂好,语气不咸不淡。

  史艳文把水杯放回床头柜上,把白茸茸的狐狸嘴上的水擦了擦,抱到了怀里。史精忠回头有些幽怨地对上狐狸的眼神,私以为里面满满的全是得宠的挑衅。

  “它爪子该剪一下了。”史艳文顺了顺狐狸毛,权作无事发生,自顾自地说了一句。“扒人的时候挠得有点疼。”

  “它可不乐意了。上次试着给它剪,嚎得跟杀猪一样,爪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呼你脸上。”史精忠把钢笔手表钥匙卡在床头抽屉里一一放好,边散领带边说。

        “都怪是个犬科动物。不如下次教它缩爪子算了。”末了还不忘记补一下,满满的都是酸溜溜的调侃和嫌弃。

  “精忠,”史艳文顿了顿,突然话锋一转,望着他说,“你的指甲也该剪了。”

  史精忠一天下来累得有点懵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突然说到他身上。他颇为疑惑地望着史艳文,后者只是神秘兮兮地招招手,让他到跟前来。史艳文把困得神志不清的白狐轻轻放到被窝里,站起身,带着史精忠的手探进自己睡衣就往腰背上去。

  史精忠猝不及防,想要抽手时为时已晚。他被迫摸到史艳文背上横横竖竖布着深浅不一的挠痕,细小的划痕结了疤,深一些的还有些肿。

  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有些迫切地把手往回扯,又无奈于和史艳文体格差距有些大,被扣着手动弹都有些困难。

  “对不住爹亲昨天晚上没注意下手重了些。”语速快得和打机关枪一样。

  史艳文望着他低着头颇为委屈的样子,只是噙着笑腾出另一只手揉揉他的头顶,又用鼻尖去蹭了蹭。“该不会你也不乐意剪指甲吧?”

  “现在去也得爹亲乐意放我走才行。”

  史艳文松开他,顺手关了灯,往他鼻子上不轻不重地刮了一下。

  “小狐狸。”

当场抓获艺术家
哒哒哒深渊毕业啦,完美避开其他...

哒哒哒深渊毕业啦,完美避开其他紫皮耶耶耶(⑉• •⑉)‥♡虽然我也挺想要卡尔跟伊莱的=͟͟͞͞(꒪ᗜ꒪ ‧̣̥̇)

哒哒哒深渊毕业啦,完美避开其他紫皮耶耶耶(⑉• •⑉)‥♡虽然我也挺想要卡尔跟伊莱的=͟͟͞͞(꒪ᗜ꒪ ‧̣̥̇)

烟锁月眉

@墨玉梅花,给亲亲送几张宗主和陶醉的图

@墨玉梅花,给亲亲送几张宗主和陶醉的图

烟锁月眉

当金光宗主成为金光善 四

        碧水波清,绿柳枝头黄芽小,燕子掠影,一点涟漪圈水消,小儿嬉闹膝前绕,殿外莺啼正娇。


       金麟台上,来来往往的弟子门人侍婢,个个忙得晕头脑胀,却还有心思私语不绝:


        “宗主这次当真大手笔,二位公子又恰同日生辰,这下咱们又有焰火看了。”...


        碧水波清,绿柳枝头黄芽小,燕子掠影,一点涟漪圈水消,小儿嬉闹膝前绕,殿外莺啼正娇。


       金麟台上,来来往往的弟子门人侍婢,个个忙得晕头脑胀,却还有心思私语不绝:


        “宗主这次当真大手笔,二位公子又恰同日生辰,这下咱们又有焰火看了。”


        “得了,就是眼皮子浅,焰火烟花有什么看头,不年年都能看到?稀罕的是连岐山温氏的家主也要来二位公子的生辰宴呢!”


       “诶~,温氏?咱家二位公子不是才去岐山拆了人家的屋顶,怕不是来讨债的吧?”


       “谁知道~,左右与你我无涉,只当个乐罢了。”


       “行了,别说了,总管来了,快干活儿!”


       总管:“……”


       看你们说得热闹,我也想八卦两句,怎么散了?


       伏芳殿,金光善正在手把手教两个圆滚滚的小团子玩竹蜻蜓,小团子肥肥小爪子搓动着,小小竹蜻蜓飞起来,喜得兄弟二人追着两支竹蜻蜓直跑。


        金光善在还是金光时就习惯了带团子,所以,金夫人赌气把长子金子轩丢给他,他也不在乎。加之孟诗生子后体弱卧床不起,便也顺手将次子金子瑶也养在身边。


        此举把金夫人气个倒仰,这嫡子与庶子养在一处,成何体统?


        可偏金夫人还拧不过金光善,气得干脆跑到自己闺中密友,云梦江/氏宗主夫人虞紫鸢处长住。


       只这住得久了,旁人不说什么,自家也不好意思,还是灰溜溜蔫头耷脑的回了金麟台。


       偏金光善还不理她,让金夫人想找台阶下都没法子,气不过,她居然拐了孟诗一道,俩女人带着堆护卫天南海北的玩。


        结果,这一玩不要紧,俩女人给玩疯了,到觉成日守着夫君与儿子什么的没意趣,还不如天下遨游,看尽山川风物四时美景。


        于是,这俩女人,玩得疯起,到让天下仙门看了好大场笑话。

        只是,笑不笑话的,端只看金光善在不在意。


       偏金光善浑不在意下,竟还连他自家都带着俩儿子四处玩乐,到让看笑话的只觉无趣,时日长了,便罢了。


        出门游玩,自少不得要访友做客,仙门五大世家别管内里如何不睦,表面却是亲如一家。


        所以,岐山炎阳殿屋顶被拆,也是自然的。


       谁让,哪家孩子小时都是蹿天猴,只拆个屋顶已是小事。


        ——温若寒自家那俩小崽子,还琢磨着把自家老子的炎阳大殿给炸上天看看呢!


        当然,这内里,自然是有金家俩小东西的怂恿。


        于此,纵是温若寒再装得心胸广阔,也是一肚子气,谁让金家两个儿子加起来才五岁,而他家的次子温晁已是五岁。


        自家两个加起来已将接近弱冠的儿子,却被金家两个小团团给糊弄得拆了自家房顶,他温若寒的脸,都要丢到隔壁清河聂氏聂锋那老屠家里去了。


        不过,温若寒摸摸下巴,陡然发现,多日不见的最喜搔首弄姿的金牡丹似乎有些不同。


        虽说,那张脸不过是更白皙俊俏些,但更多不同却在于,这老小子专心养儿子后,养出的团子是白切黑呀!


        要知晓,仙门世家何者为重?明面上是家族,暗地里,那是子嗣好么,只要有个成器的承继之人,什么事都好商量。


        温若寒自己虽说是个不世之材,也常以此自傲,但对教儿子,却实在是七窍通了六窍。


        故,温若寒原是将儿子托养于族中众老的。


        结果,金光善带儿子来遛一圈后让他发现,好嘛,这些老家伙是存心要把他儿子养废呀!


        ——连两个小团子都能把他两个儿子哄得团团转,日后还不是那堆族老说什么是什么?


        因此,温若寒决心先放下心法修炼什么的,把自己家族那些个心存不良的“害虫”先收拾收拾,再挑个好日子扯上隔壁聂老屠,两家孩子都送去金麟台。


        ——聂家那小子聂明玦,只要和温旭、温晁凑在一块儿,一准儿打架。


        而且,还是比温旭小两岁的聂明玦单方面揍温旭,傻儿子温晁在旁边给聂明玦拍手叫好。


        可偏偏让人恼的是,自家俩崽子还就喜欢往聂家蹿,找聂明玦玩。


       温氏与聂氏相距极近,两家祖上还有联姻,怎么说也比其他几家近,除了聂老屠长了张不输金牡丹的脸,让温若寒有些小小的不满意外,两家关系尚可。


        ——温若寒容颜英俊肤色微黑,虽也在世家公子榜上有名,却因肤色不是时下世人眼中的白皙,而屈居十大公子之末,自然对榜首的那俩没好气。


        因有思量,故此不过是兰陵金氏二位小公子的生辰宴,居然惊动了岐山温氏与清河聂氏的二位家主携子而来,成为一时佳话。


        温若寒与聂锋上得金麟台后,只觉金氏如今虽依旧显得金碧辉煌,却又在无形中少了奢靡之气,更显华贵大气。


        如果说,往日的金氏不过是金堆玉砌出的富贵气派,是朵折下枝头养在花瓶中的富贵花,今日的金氏却是真正凌霜傲雪风骨绰约的万芳之首。


        聂锋忽地一挑眉,他的“断渊”在鞘中微震似欲出鞘,却原来是同他一样感觉到金麟台笼罩着的强大灵力,被激起了战意。


        与面对邪祟不同,那是迎战位强者的热血,是强者对强者的感应。


        只不过~,聂锋低头看了眼自家牵手上才六岁的儿子聂明玦,只能咂咂嘴,放弃这个想法。


        ——今日是金家两个儿子生辰,自家儿子还得托予人家来教,还要寻人打斗,实在不合适。


        断渊也似知晓主人的想法,甚是遗憾的嗡鸣几声,便也再无动静,一人一刀心意相通。


       温若寒方才也同聂锋一般,有种热血上头的战意,他未曾料到金麟台上亦有如此高手,看来往日真是看轻金氏,光想着人家富有四海了。


        不提这二位各怀心思,却言伏芳殿中金光善正缓缓收功。


        往日修炼,金光善都记得打开结界,不令自家修行时的气势为外界所觉。


        今日却是因在陪两个儿子嬉戏时忽有所悟,根本未及开启结界才让温、聂二人觉查。


        不过,金光善并没放心上,反正若存恶意,大不了打回去便是了。


        ——宗主大人如今就是这么直接!


谢谢@墨玉梅花亲亲的支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