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光布袋戏同人

16960浏览    686参与
君施

温蝶,老夫少妻25

  雷文

  

  

  

  

  凤蝶开了口,愁眉紧锁的温皇也总算是抬了头。

瞧着凤蝶眼巴巴地瞅着他,温皇眉头平整了许多。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温皇疲倦地看向了凤蝶道:“累了就去歇一会儿,我在这儿一个人想想就好。”

“是早上找你看病的那户人家吗?”

“嗯。”

“那老太太病得很重吗?”

“是,很重,她儿子求我要我赶紧救他的母亲。我仔细检查过了,那老太太撑不过今日的。不过我给他们拿了些应急的药,总算是给那老太太从鬼门关拽回来了。”

“那老太太得救了这不是好事吗?”

“今天死不了不代表明天她也死不了,他家那位大孝子想要他娘存的银票,可那银票被老太太藏起来了,他儿子根本就拿......

  雷文

  

  

  

  

  凤蝶开了口,愁眉紧锁的温皇也总算是抬了头。

瞧着凤蝶眼巴巴地瞅着他,温皇眉头平整了许多。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温皇疲倦地看向了凤蝶道:“累了就去歇一会儿,我在这儿一个人想想就好。”

“是早上找你看病的那户人家吗?”

“嗯。”

“那老太太病得很重吗?”

“是,很重,她儿子求我要我赶紧救他的母亲。我仔细检查过了,那老太太撑不过今日的。不过我给他们拿了些应急的药,总算是给那老太太从鬼门关拽回来了。”

“那老太太得救了这不是好事吗?”

“今天死不了不代表明天她也死不了,他家那位大孝子想要他娘存的银票,可那银票被老太太藏起来了,他儿子根本就拿不着。她儿子说了,老太太人已经糊涂了,根本就不信那是她儿子了,他想着让我给他娘救回来,而且还得治得神志清楚,能将银票都取出来交到他手上。”

凤蝶听着有点不对劲,温皇皱的眉头舒展了,可凤蝶的眉头却是拧了上去。

“所以这儿子也不是真心想要救他娘,只是为了钱财才想要救他娘的?”

温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啪的一声,凤蝶的巴掌直接拍在了桌面之上,她气得直接就喊了出来道:“我说你怎么这么上心这个病人,原来你是为了帮那不孝的儿子搜刮老太太的体己才如此的!”

温皇在此地点头道:“说得好,知我者凤蝶大人是也。”

“真不害臊,这钱你还想要赚?你也不怕折了你的寿数!”

“没事没事,温皇能发家致富靠的就是缺德,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凤蝶偏过头去道:“我习惯你的缺德,但也请你考虑考虑我,万一你缺德连累了我,那我该如何是好?”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过得不顺,你不也得受着?”

“我呸!”

温皇这副不以为然的态度让凤蝶更加的恼火。

她生气得直接不理会他的人,温皇见她不说话,就继续忙着试药。待到终于忙活出来药方了,都已经是后半夜了。

凤蝶人趴在桌上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在她迷迷糊糊残存的意识只感觉得到温皇靠近了她,等到她再一次睁眼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卧房的大床上了。

温皇就躺在她的身边,见着他还未睡,凤蝶翻了个身直接钻进了他的怀抱中去。

柔软的发丝蹭在他的胸前,温皇抚着她的长发,亦是哄着她道:“今天不早了,赶紧睡觉吧。”

“嗯……”

温皇吹了蜡烛转身搂住了她,待在他怀里的凤蝶却是传来了软软的声音。

“你想到救那老太太命的法子了?”

“想到,不过有点冒险。”

“温皇也有不敢用药的时候?”

“但凡那老太太年轻几岁我都不至于如此担心,从前治病我不管生死,可这笔买卖非得活了才能有钱,所以当然马虎不得。”

“那你明天去复诊把我带上吧,说不准我能帮你什么忙呢。”

“你能帮我什么忙?还别过来添麻烦,老老实实地待在家给我生火做饭吧。”

“你看不起我?”凤蝶刚才的温柔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温皇这副瞧不起人的模样很是让人心里面不得劲。

“没看不起你,凤蝶大人,真不是温皇看不起你。而是现在这老太太病症实在是太重了,身体五脏的每一个地方都撑不下去了。我其实倒也不是担心她的死活,主要是这老太太手里面还攥着钱呢,温皇向来不干赔本的买卖,今天弄了这么些药,怎么说也得收回点本钱来。”

“那你就敢肯定,这老太太一定会松口告诉你们那钱放在哪里了?”

温皇自信答道:“那是当然,那老太太家不穷,有点钱,就是那老太太人抠。现在这老太太身体虽然要不行了,可温皇还有办法续命,只是她浑身上下没啥好地方了,活着倒还不如死了利索。到那时候她心如死灰,钱财对于她来说,那就是身外之物。到时候我就套老太太的话,告诉她花钱保平安。这样还愁她不拿钱吗?”

“你可真是个人才。”凤蝶真是佩服温皇这大言不惭的嘴脸。在她还想着如何如何争论对错的时候,温皇脑子里面只想着一件事。

那就是如何搞钱。

当儿子地想要钱,当娘地想要活着。没钱难过日子,没命更是过不了日子。温皇倒也不是贪财,但是谁也不会拒绝一笔多出来的财富。

温皇这算盘打得精,精得凤蝶都不困了。

“不行,我明天一定得跟你一起去看看。”

“你……”

“就这么决定了,明早上我起早。”凤蝶说着,立马缩进了被子里面开始准备睡觉。

温皇眼瞧着她直接闭上的双眼,他低身凑到了她的耳边,小声地朝着她说道:“你这时候不觉得我缺德了?”

“嫁鸡随鸡……”

温皇再一次从她嘴里听见这话。

他皱着眉头,对于她这种解释十分的不爽,可自己这激将法生了效用,他也就不计较她刚才的这句牢骚了。

她都睡了,温皇也没再多言语,两个人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凤蝶早早地就起床收拾好,准备要跟着温皇一同去那患者家里。

温皇上下打量着那收拾立整准备要出门的人,忍不住皱眉。

“你这打扮……”

“咋了?给你丢人了?”温皇这话说了一半,凤蝶心里面也不得劲,好话赖话每回他都只说一半,话都讲不明白的人最让人生气。

“我没说这个,只是你这样子跟着我去了,也不能帮太多的忙?”

“那你的意思是?”

“看诊的时候又非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场,你去了也不好使用灵力……除非……”

“除非我用真身,毕竟一只蝴蝶而已,方便藏于暗处。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凤蝶眼皮一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温皇说话永远都是这么磨磨唧唧,凤蝶最烦就是他这样。

心眼子不直,说话实在是太累,难怪正常人家的姑娘都看不上他,这都是有原因的。

但是虽然面上撇嘴不乐意,凤蝶还是乖乖地化作一只不小心掉入他药箱的蝴蝶一同随着他去往了那户人家去。

找温皇去给老太太看病的儿子眼瞧着温皇就像是活祖宗一样,一见到温皇来了,立马赔着笑就凑了上前,他笑得十分用力,用力到精瘦的脸上都堆满了褶子。

老太太就躺在床上,而穿着锦衣华服打扮端正的儿媳正坐在老太太的床边手不沾水地“孝顺”侍奉着老太太。

“恩人啊,你可算来了。俺娘吃了你那药果然好了些,那药您今日再给些吧。”

温皇垂眸笑道:“不急不急,先让我给老夫人再探探脉相。”

那人的笑容明显停滞了些,不过他还是按照温皇说的,先请他诊了脉。

温皇才把脉枕放好搭上手,他便急忙问道:“大夫,我娘的病症可好些了?是不是已经好转了?”

温皇斜眼瞥了他一眼,被那冷绝的目光瞪了一眼,他立即就封住了自己的嘴巴。

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温皇这才抬起手来。

他瞅着那着急得汗都要出来的夫妻两个,不紧不慢地朝着他们说道:“老太太的病症没多大的希望了,你就算救了,也只是徒增无谓的消耗。”

“这可不行啊,大夫,你得帮帮我们啊……”

“帮?怎么帮?”

“不管什么法子,大夫你开个价,只要你帮我,多少钱我都愿意花。”

温皇嘴角轻轻扬起,他也没有客气,直接伸出手掌比画出来个数。

“八……八十两银子?”

“诶……那哪能才八十两银子,八十两银子连药钱都不够的。”

“那……那是……”

“不多不少八百两银子,我这是看在邻里之间的关系,不多收你钱。”

“你……这也太多了。庄稼人一年总共能忙活三十两银子都是多说的,你一开口就要八百两……这……谁家能拿出来这些钱?”

“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你若是觉得这笔生意亏了,大可以去找别人去。反正能看病救人的又不只有我一个人。”

那人气得胡子都要飞到眉毛上了,他知道温皇是个贪心的人,但他没想到温皇能这样的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八百两,他是真的敢开口要。

可温皇压根就不管这事儿,有凤蝶在,他心里面有底。眼瞧着那夫妻两个抠搜的心疼钱,温皇收拾起药箱子就要离开。

在温皇就要迈出屋门的时候,那男人终于是松下了口。

“恩人啊,咱们能不能商量商量?老太太手里是有点底,可八百两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不多不多,我这还是看在乡里乡亲的面子上给你打了八折呢。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我实在是帮不了你……”

“我……哎……行……八百两就八百两……只要你能给老太太治好了,八百两我就掏了。”

“不后悔?”

“一言为定!”

那人脸上满是心疼,可现在他也拿温皇没有招。想要得到家产,那还得温皇帮忙。这老太太现在还不能死,为了遗产,他也只能应下温皇的这笔敲诈。

他心里面恨不得立刻将温皇扔在火上给烧了,可是现在钱没到手,他也只能违心赔笑继续哄着温皇去看病。

温皇当然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笑嘻嘻的客套可不能作数。要想治病,还得打张欠条才对。

那人脸拉得老长,温皇这个心机深重的,这是一点亏都舍不得吃。

那人压着火气给温皇写下了欠条,温皇这才开始进行看病的下一步。

老太太看起来是比昨天强了一些,可要开口说话,还是有些费劲。温皇瞧了一眼那落在床头上的蝴蝶,决定按照计划给那老太太施展一贴猛药。

那方子是昨晚温皇在药房仔细试过的,用了相当多的毒药做药引子。药性那是相当刚猛,他有把握一服药下去老太太一定会神智清楚,但是老太太这虚弱的身体能撑住多久,那就得看凤蝶的法力能帮忙撑多久了。

但愿这老太太能少些犹豫,醒过来赶紧将家产钥匙啥的都交出来。

那夫妻两个瞧着温皇从药箱里面翻找出来一只一捺长的大虫子,吓得互相紧抱在了一起。那毒虫顺着老天太的嘴角直接爬了进去,他吓得哆哆嗦嗦地朝着温皇问道:“恩人,那虫子似乎是有剧毒,你确定它能救我娘的命?”

“是药三分毒,凡是药材就都是有毒性的,只不过是毒性轻重的区别。你娘的病重,我也只能用这样狠毒的药引才能有所疗效。你若是害怕,可以出去等候。”

“没……没事儿……我没害怕……”

他的话都说得不利索了,可还是留了下来。不为别的,他就是想看看温皇到底能用什么法子救人。

温皇将昨晚上准备好的毒虫依次的放入了老太太的身体里面,很快的,老太太的皮肤就呈现出了青紫色的淤血,淤血随着老太太的呼吸蔓延至全身,不超一炷香的工夫,老太太整个人都变成了青紫色的,连嘴唇都是漆黑的……看起来就跟话本子上的恐怖幽灵差不多。

过了须臾,老太太脸上的颜色都变成乌黑的血瘀色,老太太人本来就瘦,远远看去,就跟死了好久的干尸一般。那夫妻二人在一边看着,心里面一阵突突。而温皇则是不疾不徐地等待着蛊虫发挥着自己的毒性,手上的刀子就等待着最佳的时刻,要刺入那老太太的身体。

夫妻两个哆嗦地抱在了一起,而温皇沉默许久,突然就动起了手,一道寒光乍然从两个人眼中闪了过去,寒光最终落在了老太太的头顶上。温皇的刀子下了去,那一直都瘫在床榻上的老太太忽然就坐起了身。

一旁的夫妻两个直接就被吓倒在地,过了一盏茶的工夫,那男人拽着桌子腿,撑着自己已经软腿站起来问道:“娘……你……你咋样了……”

 

  

鱻生200206

第一章

              我现在叫纪无双前世的名字不记得了,只不过看过一部叫新世纪布袋戏的道友之一然后穿越成了纪无双,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因为整天和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很烦,幸好系统说新世纪布袋戏就要马上破产了。我就自由了。系统:宿主啊我们马上就要脱离新世纪布袋戏了。接下去养老了,我:太好了,统子对了接下来去那儿?系统:去金光布袋戏,我:好吧反正我也看过去吧。系统:不过宿主你得把身体和武器放在空间里不然的话会有危险的,我:嗯


              我现在叫纪无双前世的名字不记得了,只不过看过一部叫新世纪布袋戏的道友之一然后穿越成了纪无双,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因为整天和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很烦,幸好系统说新世纪布袋戏就要马上破产了。我就自由了。系统:宿主啊我们马上就要脱离新世纪布袋戏了。接下去养老了,我:太好了,统子对了接下来去那儿?系统:去金光布袋戏,我:好吧反正我也看过去吧。系统:不过宿主你得把身体和武器放在空间里不然的话会有危险的,我:嗯


                 

                 

浪浊云琛。

       “出了元宵,这年就算过完,笔者也要回部队一趟。”


  “既然年都快过完,你还穿得这样阴沉沉,怎么欣欣向荣啊。太叔雨,听小生一言,元宵节添件喜庆新衣吧!”

  

  “太叔雨,跟小生念,元宵快乐,恭喜发财!”

  

  “唉呀…”

  

  “元宵快乐,恭喜发财。”

       “出了元宵,这年就算过完,笔者也要回部队一趟。”


  “既然年都快过完,你还穿得这样阴沉沉,怎么欣欣向荣啊。太叔雨,听小生一言,元宵节添件喜庆新衣吧!”

  

  “太叔雨,跟小生念,元宵快乐,恭喜发财!”

  

  “唉呀…”

  

  “元宵快乐,恭喜发财。”

热情似火的小耶

【银娥登场八周年生日活动||23:00】

  【银娥登场八周年生日活动||23:00】#银娥登场八周年#


莫忘了回家的路

[图片]


  【银娥登场八周年生日活动||23:00】#银娥登场八周年#


莫忘了回家的路


浪浊云琛。
mini太叔雨在桌面角落里独酌...

mini太叔雨在桌面角落里独酌。

mini太叔雨在桌面角落里独酌。

沐子季
 老人 地铁 手机   我是谁...

 老人 地铁 手机 

  我是谁我在干嘛我画的什么腊鸡 

 老人 地铁 手机 

  我是谁我在干嘛我画的什么腊鸡 

恶狼过街
『還要趕路呢,別浪費時間了。』...

『還要趕路呢,別浪費時間了。』

『還要趕路呢,別浪費時間了。』

恶狼过街

禅锦含量较高

因为不会画蛟龙所以画了蛇塑锦烟霞(

禅锦含量较高

因为不会画蛟龙所以画了蛇塑锦烟霞(

热情似火的小耶

黑白

  是给彼年的赠图!

[图片]


  是给彼年的赠图!


热情似火的小耶

霜霜和牛牛!

  给无晴妈咪的赠图!

[图片]


  给无晴妈咪的赠图!


君施

温蝶,老夫少妻24

  

  

  雷文。🍒 

  

  

  雷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