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华

25293浏览    27383参与
妄无言

【all三/霍三】当唐三穿越到了绝世唐门时间线

*all三,主霍三。

*绝世唐门时间线注意。

*本文章里唐舞桐没认出唐三。

*潇潇不在霍雨浩的队里,但还是七怪之一。

*小学生文笔。大量魔改。

*这一章天梦和雨浩的互动不会有!

*以上可以接受就开始。

一声巨响过后,唐三与贝贝和唐雅迅速赶到声音传来的地方。

“雨浩,雨浩!”唐雅发现了倒在地上的霍雨浩立即冲了上去,“我们来晚了,雨浩好像受到了攻击!”

唐雅焦急的看着雨浩:“这些魂兽真是越来越嚣张了!这都出了星斗大森林啊!”

“啊啊雨浩你醒醒啊!!难道让人家做人工呼吸才行吗!可是我不会啊!!”

唐三叹一口气:“不用担心…只是遇到了风狒狒而已。”当然,还不止,不过他怎么能说出来...

*all三,主霍三。

*绝世唐门时间线注意。

*本文章里唐舞桐没认出唐三。

*潇潇不在霍雨浩的队里,但还是七怪之一。

*小学生文笔。大量魔改。

*这一章天梦和雨浩的互动不会有!

*以上可以接受就开始。

一声巨响过后,唐三与贝贝和唐雅迅速赶到声音传来的地方。

“雨浩,雨浩!”唐雅发现了倒在地上的霍雨浩立即冲了上去,“我们来晚了,雨浩好像受到了攻击!”

唐雅焦急的看着雨浩:“这些魂兽真是越来越嚣张了!这都出了星斗大森林啊!”

“啊啊雨浩你醒醒啊!!难道让人家做人工呼吸才行吗!可是我不会啊!!”

唐三叹一口气:“不用担心…只是遇到了风狒狒而已。”当然,还不止,不过他怎么能说出来呢。

“看这个大小和肌肉强度,应该是十年魂兽级别的,已经死了。”贝贝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风狒狒。

贝贝拿起霍雨浩掉落在地上的匕首,“这把匕首是一件魂导器,雨浩应该是用它杀死了风狒狒。”

“看来我们对雨浩的判断不够准确,他应该已经是一环魂师级别了。”

唐三看着正在抱着霍雨浩焦急的唐雅。

“别担心,雨浩他只是昏过去了。”

“那你不早说!害我那么着急!!!”

唐三看着两个人,无奈的走向霍雨浩躺着的地方,他弯下腰看着霍雨浩。

对了,得赶紧把自己的魂力封印一下,就先封印到50级吧,海神印也隐藏起来。

“真是的,只能先照顾好他,等他醒来了。”说罢唐雅重新回到霍雨浩身边搂紧了他。

……

大概几分钟过后——

“唐雅,”唐三唤道。

“嗯,”唐雅抚摸着霍雨浩的脸颊。

唐三调整一下坐姿,开口道:“我现在把我的魂力封印到了50级,海神印也消掉了,等霍雨浩加入唐门时,不要告知我的身份。”

“是的。”

感受到唐雅手抚摸在脸上的温度时,霍雨浩睁开了眼。

其实自己是被天梦哥哥踹出来的。

“呜哇啊啊!小雨浩你终于醒了啊!!!”唐雅使劲搂紧了霍雨浩,“吓死姐姐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那可就再也吃不到你的烤鱼了哇!”

“原来只是因为烤鱼吗……”

“!我没有!我还是很关心他的!!”

霍雨浩看着又开始闹起来的唐雅和贝贝,眼睛瞟到了靠在一旁树上的唐三。

……总感觉唐银浑身散发着一种孤独感呢……

“哼,不管怎么样,风狒狒应该已经被你击杀了,你应该已经有第一魂环了吧,要不要试一下呢?”

霍雨浩抬起手,魂环浮现。

哦哦!天梦哥没有骗我!原本已经达到瓶颈期的魂力有了高质量的提升!好多技能都从脑海中浮现了!

“耶!!!成功了!我终于成为魂师了!”

妈妈,你看到了吗……霍雨浩在心底轻声呼唤。

“呃…刚才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了。”

错觉吗?刚才霍雨浩眼里好像有金光闪过?贝贝和唐雅不约而同的想到。

“霍雨浩,难道你是精神系的吗!?我们刚才感受到了一股魂力波动,但是融合风狒狒,不应该会变成精神系的啊……”

霍雨浩一脸尴尬的看着贝贝:“呃……我的武魂是灵眸,虽然是变异的,但绝对是精神属性的!”

进行了一番解释后,霍雨浩才放松了下来,他差点就决定告诉他们天梦哥的事情了,幸好天梦亲自阻止,不然不知道闹哪样。

唐三还在一边站着,霍雨浩转身看着唐三,两人正好四目相对,唐三看着霍雨浩,深邃的眼眸望着他,头发被风轻轻吹起,霍雨浩害羞着回避了唐三的目光。

为什么男孩子都可以那么好看啊啊!!

不过,为什么贝贝和唐雅会追上来啊,霍雨浩看着唐雅。

唐雅伸出手给霍雨浩整理衣领,“你看你,领子都弄翻了,幸亏我们上来看一眼,”唐雅用责备的语气说道,“你知不知道星斗大森林有多危险?这可是号称人类禁区的地方啊!”

“我和贝贝是高级魂师,有什么需要你只用说一声,我们就可以来保护你啊!”

小雅姐姐,贝大哥……他们真的很关心自己啊,霍雨浩愣住了,我是不是……不该瞒着他们。

“其实……我……”

唐三把手搭在霍雨浩的肩膀上,对他摇一摇头。

诶……这个是什么意思。

而天梦则是反应了过来,他知道自己才是雨浩的魂环吗?还帮他拦着雨浩。

“哈哈哈算了算了不说你了你也不用太紧张啦!既然已经有了魂环,之后还有什么打算吗?”

一直以来想成为魂师,但之后真的没有什么打算呢……不知道唐银是不是魂师呢,真希望有时间可以多跟他聊聊啊。

“小雨浩,你家里有什么兄弟姐妹吗?”贝贝问道。

“没……我没有家人,”霍雨浩的眼睛暗淡下来,“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那真是太好了!既然你没什么想法不如就来我宗门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宗门可是全大陆第一哦!”唐雅突然激动的说道,吓了霍雨浩一跳,“而且我们宗门的绝学非常适合你哦!”

宗门?

“小雅姐姐的宗门是……”

“唐门!曾经大陆的第一宗门!”

唐……唐门!?霍雨浩心里惊呼一声,“小雨浩,你听说过唐门吗?”贝贝问道。

“嗯!听说过很多传说,只是不知道唐门在哪里而已!”

“现在的唐门已经没有府邸了,”唐雅面色忧伤的说,“基业被夺,我是当今唐门的门主,贝贝是我的开山大弟子,目前唐门所剩余的,只有我们了。”

唐三在一边站着,轻叹一口气。

“那我加入唐门,需要做什么吗?”

“需要你不断的提升修为,当本门需要的时候为本门出力!咱们唐门确实没落了,但我们的绝学和功法还在,而且大陆第一的史莱克学院每年都会给我们一个免试名额,我和贝贝已加入史莱克学院,既然你已经加入唐门,这个名额就是你的,但能不能留下就要看你自己努力!”

“雨浩,加入宗门可不是小事,”贝贝严肃的对雨浩说,“虽然我唐门已然式微,但毕竟曾经是天下第一宗门,如果你将来后悔想背叛师门,我和小雅都不会饶了你的!”

唐三看着严肃的两人,不禁一笑,唐门虽说基业被夺,但是还有这两个人,也不是没有办法重振唐门。

“我知道了,”雨浩坚定的看着两人,“贝大哥,我已经没有亲人,年级也小,也体会到了外面世界的危险,而且,我相信你们!我能感受到你们对我的真诚。”

“我愿意跟你们一起共创唐门的辉煌!”

“弟子霍雨浩,拜见老师!”

就在那时候,唐三愣住了,随之又笑了,构成星斗大森林一道最为美丽的景色。

霍雨浩正式加入唐门,之后随唐雅,贝贝,以及唐银深入星斗大森林,路上贝贝细心的给霍雨浩讲解唐门绝学。贝贝告诉雨浩,唐门绝学之中,最适合他的莫过于紫极魔瞳,修炼到一定程度会进发出极强的攻击力,正好雨浩的武魂就是眼睛。

但是霍雨浩和唐三也会一起聊天了,虽然是霍雨浩单方面的提问,但总比不聊好。

虽然问道武魂之类的问题的时候唐三只是笑笑,告诉霍雨浩:“想知道的话,去了史莱克就知道了。”

唐银的声音好好听啊……清澈的少年音……

不知道是第几天,在唐雅打倒一只风狒狒后,突然一只千年魂兽袭击了唐雅。

袭击没有成功,唐雅轻而易举的躲过了。

“那是……”唐三看着那个魂兽,“曼陀罗蛇?”

——————————————————

这几篇霍三以及all三成分都不明显啊啊

大概是唐三进入史莱克学院才步入all三正轨

这次的字数竟然超过2000了啊啊可喜可贺从来没写过这么多orz

这里的唐三是要强一点的,但是我尽量不破坏平衡。

我懒得弄上下间隔了就这样吧

晚秋
你看它像不像一只熊🐻

你看它像不像一只熊🐻

你看它像不像一只熊🐻

君兮花怜

一.穿越重生

“嘶,好疼。”

容月慢慢地睁开眼晴,意识有些不清。看了看四周,古香古味的,好像……好像……古代。

古代……古代……古代!容月一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惶恐地看了看四周。

丫的,我不是出车祸了吗?怎么会……会出现在这里?不会是赶上了穿越潮流吧!?早知道少看点那些穿越小说了,搞得自己出车祸又穿越了。

突然,有许多不拥有她的记忆都涌入他的记忆之中。

容月头疼的捂住了头。

容月,父亲尚书大人容傲,母亲镇国将军的女儿宋玉滟,嫡长姐容灵,有一哥哥是家中嫡长子,叫容玉尘,三岁失踪,母亲宋玉滟因痛失爱子,病卧在床,三年前才调养好身子。是家中嫡次女,备受宠爱,今年芳十七岁,姐姐容灵嫁于贤王夜黎,与贤...


“嘶,好疼。”

容月慢慢地睁开眼晴,意识有些不清。看了看四周,古香古味的,好像……好像……古代。

古代……古代……古代!容月一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惶恐地看了看四周。

丫的,我不是出车祸了吗?怎么会……会出现在这里?不会是赶上了穿越潮流吧!?早知道少看点那些穿越小说了,搞得自己出车祸又穿越了。

突然,有许多不拥有她的记忆都涌入他的记忆之中。

容月头疼的捂住了头。

容月,父亲尚书大人容傲,母亲镇国将军的女儿宋玉滟,嫡长姐容灵,有一哥哥是家中嫡长子,叫容玉尘,三岁失踪,母亲宋玉滟因痛失爱子,病卧在床,三年前才调养好身子。是家中嫡次女,备受宠爱,今年芳十七岁,姐姐容灵嫁于贤王夜黎,与贤王举案齐眉,恩爱有加,现产下龙凤胎,一子唤夜辰暮,一女唤夜辰媛。

容月想了想,觉得这次穿越也不亏,就是她哥哥容玉尘失踪了,有点不好。


36999

昨晚去铿家叫他过了,他说他老婆不想他再到外面来,家里照顾不到,我呢最好他能够过来,回浦江他可以把货带回去,还有他也算是个熟练师傅了呀,再说去年刚给他办了个叉车证,叫是叫过了来不来只能随便他,他不来只能叫陈师傅的大哥早点叫他过来,那样他们四个也可以干了,向华今天打来电话问厂房租好了没有,我和他说了叫他随时都可以过来了,我和他一起出去跑业务,外面的业务才是最重要的。昨晚十一点半睡到两点半又醒到五点再睡到七点,现在睡眠的时间太少了。

昨晚去铿家叫他过了,他说他老婆不想他再到外面来,家里照顾不到,我呢最好他能够过来,回浦江他可以把货带回去,还有他也算是个熟练师傅了呀,再说去年刚给他办了个叉车证,叫是叫过了来不来只能随便他,他不来只能叫陈师傅的大哥早点叫他过来,那样他们四个也可以干了,向华今天打来电话问厂房租好了没有,我和他说了叫他随时都可以过来了,我和他一起出去跑业务,外面的业务才是最重要的。昨晚十一点半睡到两点半又醒到五点再睡到七点,现在睡眠的时间太少了。

阿氡-DX
从QQ转过来(什 尾巴加上啦...

从QQ转过来(什

尾巴加上啦

氡-DX

(DTSM

从QQ转过来(什

尾巴加上啦

氡-DX

(DTSM

庭前落花

lofter的人工客服折磨我心(;_;)

lofter的人工客服折磨我心(;_;)

晚秋

希望我们再见面的时候 可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路过充满烟火气的街道  体验一切人间美好的事物……

希望我们再见面的时候 可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路过充满烟火气的街道  体验一切人间美好的事物……

☆〜culvert★彡吾愛晚来吟~洄

【湛澄】拥你入怀(1)

警官湛✖️杀手澄

少量曦澄

@初遇i 语c产物

——————————————————————

蓝忘机独自一人在档案室内翻阅着往日的文案,思绪被破门声打断:“队长,新的案子,K又犯案了”,轻声应下,将手里的东西整齐地放在桌.上,取过架子上的外套披上后便上了警车。


K,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本市已有五人惨遭毒手,每次却如同猫逗老鼠一般戏弄警方。蓝忘机带着 人赶到了现场四周早已聚满了围观的群众,眼睛扫过一圈,视线在一相貌平平的黑衣男子身上停留。只是转头的功夫那个黑衣男子就消失不见。


此时乔装成路人的K一闪身进了旁边的一所商场,来到厕所,摘下粘了血的手套,扔进垃圾桶...

警官湛✖️杀手澄

少量曦澄

@初遇i 语c产物

——————————————————————

蓝忘机独自一人在档案室内翻阅着往日的文案,思绪被破门声打断:“队长,新的案子,K又犯案了”,轻声应下,将手里的东西整齐地放在桌.上,取过架子上的外套披上后便上了警车。


K,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本市已有五人惨遭毒手,每次却如同猫逗老鼠一般戏弄警方。蓝忘机带着 人赶到了现场四周早已聚满了围观的群众,眼睛扫过一圈,视线在一相貌平平的黑衣男子身上停留。只是转头的功夫那个黑衣男子就消失不见。


此时乔装成路人的K一闪身进了旁边的一所商场,来到厕所,摘下粘了血的手套,扔进垃圾桶,手指在脸上摸索,撕下了一块肉色的皮,镜子里瞬间换了一张脸,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薄唇轻启:“呵,就这样的水平也想抓住我?下辈子吧。


蓝忘机勘察过现场后,向来有着洁癖的他顿觉不适x示意人自己离一会儿,径直走向厕所。同人打了个照面,许是天生的敏感便觉有些怪异。人离开后才注意到飘着的淡淡血腥,他下意识追了出去,街道上却空无一人。


躲在暗处的江澄看着路灯下站着的高大男人:“啧,皮相倒是不错,可惜了这张脸。


蓝忘机轻皱着眉头,从衣内取出手机让人将厕所里找到的带着血迹的手套和人皮面具带回去化验。回到警局后取了要用的资料便来车回了家。上了二楼坐在桌前梳理着六桩案件的资料。


哐当一声响,接着是碎片落地的声音,想来是一楼的玻璃被哪家调皮的孩子玩弹弓时打碎了。


原先思绪再次被打断,蓝忘机将文案合上便下楼查看。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便有了不好的预感,匆匆地上了楼猛得打开门,屋内却依旧如离开的时候一般。 揉了揉眉心也没在意。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好放回书柜换了衣服便上床休息。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从窗户翻入屋中,一只手手掐住了蓝忘机的脖子颈:“蓝警官,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蓝忘机被人的动作吵醒,却并未有半分慌乱,只是背对着江澄淡淡开口:“K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丝毫没有顾及着掐着自己脖颈的手坐了起来,淡淡的月光撒下,自己夜视能力素来强,勉强地看清了人面容: "K先生手段了得,不如死之前与我说说那些案子?”


江澄不回答他的话,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不怕死?”


蓝忘机闻言挑眉:“怕死我就能不死了?”


江澄保持着掐人脖子的动作:“警官先生,你可是看见了我的脸,以往看见我真实相貌的那些个人可都去见了阎王。


“是吗?听闻K先生向来容貌百变,想来这张脸也不是真的吧?”微微阖眸似是出神一般, 却也没再搭理人。


计谋被拆穿,且第-次被人如此轻视和质疑,江澄咬了咬牙,手上力道加大了几分:“这tm就是老子的脸。蓝忘机你是不是眼瞎!”


感受到脖间的手愈发用力只是轻皱眉头,突然抬手摸向注澄的脸,从边上直接撕下了人的面具直接扔在了垃圾桶里:“K先生岂不是小看了蓝某?”


猛得放开手转身,他站在窗沿上回头看了蓝忘机一眼,突然笑了:“蓝忘机,你等着,我们后会有期!


视线转向要从窗外跳出去只是拉开了床头的灯,从床头柜取出本书你可以走门,"顿”了顿,故意说道: “我会在你档案里加条故意打碎他人家玻璃这一条的。


正准备从窗边的水管滑下的江澄闻言动作停下:“蓝忘机你敢!”


蓝忘机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还有私闯民宅。”似是想起什么: .“袭警也算上。”看到眼前大名鼎鼎的K炸毛的样子不禁对人起了兴趣:“我当然敢。


江澄抄起手边的一本书向蓝 忘机砸了过去:“蓝忘机你断我财路,我就和你势不两立!


蓝忘机微微抬手便接住朝自己飞来的书,抚平书页:“随时恭候K先生的到来。蓝忘机突然来到窗边,毫不犹豫地关.上窗户,看着他诧异的脸,说道:“这次不逮捕你,只是我想堂堂正正地比一场,敢么?”


“不比!让开!”江澄说着就要去推站在窗边的蓝忘机:“让我走!”


蓝忘机叹了口气,将窗户锁上:“为什么不走门?”他拿下外套披在肩上,打开了房间的灯,原先昏暗的房间顿时亮堂起来。


江澄抱着胸梗着脖子:“你入室杀人走正门?杀手有杀手的规矩,说不走门就不走门!”


蓝忘机倚在门框上看着江澄:“我需要你把玻璃修了。”脸上表情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冰冷:“除非你想让我加进去。’


江澄涨红了脸:“你见过哪个杀手作案带钱的! ?”


家里有,过来帮忙转身下楼,从杂物房内取出一块相同的玻璃,看着磨磨蹭蹭的人:“帮我去拿工具”


满脸不情不愿的人儿看着满满的工具愣住:“我该拿什么?”


蓝忘机看着愣住的人轻叹了口气:“锤子,螺丝,老虎钳,都在那里。


江澄忸怩着看了他一眼,声音细如蚊呐:“哪个是老虎钳?”


蓝忘机无语凝噎,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从中间挑出东西后握住人手取过人手里的东西,颔额:“你坐在那儿等着。”


江澄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看着人修理窗户,他轻声道:“我该怎么赔你?”


蓝忘机手里动作不停;抬眸看了眼玻璃上倒映出来的人的身影“不用赔了,不如告诉我你的名字?”


江澄看着他,满脸怀疑:“真的?


蓝忘机装好玻璃后起身将一片狼藉收拾好,清洗过手后淡然地说到:“若是你想自首我不介意现在带你去。


江澄向后退了两步:“不了不了,你不介意我介意,我叫江澄,那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蓝忘机微微颔首,示意人从门口走,人出去的一瞬才作声:“江澄下次见到我不会留情。


江澄突然转身关上门,闻言挑眉:“彼此彼此,若不是我的雇主不允许我杀你你早死了。”他径直走到窗前打开了窗子。


“你的雇主?”蓝忘机手抚上下颚,


眼里闪过一抹光泽:“不必留情,要是你输了可丢的就是命了”


江澄背对着他坐在窗檐上,他微微仰头:“你觉得我在乎这条命?”他低低得笑了:“这条命早就不是我自己的了。


看着人的背影,蓝忘机只觉得心跳漏跳-拍,听到话时眼里满是诧异,一时间仿佛时间定隔一般安静,却又不知还如何安慰。


江澄抿了抿唇:“算了,和你说这些没什么用,蓝警官,后会有期。”说这就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只留蓝忘机在原地滞留。


      w  WPS Office


新名难取

所谓温柔(5.0版)

(二十三)

   所以……他们今天来逛京都啦。

   茨木抱着酒吞在街道上走着,然后,在一家商店外停下,酒吞直直盯着屋里的两妖。

   “挚友,怎么了······”茨木疑惑道,顺着酒吞的目光看去,也变得和酒吞一样,那是······酒吞和茨木?!这究竟······...

(二十三)

   所以……他们今天来逛京都啦。

   茨木抱着酒吞在街道上走着,然后,在一家商店外停下,酒吞直直盯着屋里的两妖。

   “挚友,怎么了······”茨木疑惑道,顺着酒吞的目光看去,也变得和酒吞一样,那是······酒吞和茨木?!这究竟······

   “看样子,那件白无垢要被他买走了。”酒吞开口。看着屋内一脸不情愿的茨木和自作主张的酒吞,感到了莫名的奇妙。

   “买走就买走呗,与我们有何……”茨木的话戛然而止。有关系,当然有关系啦,挚友想买它,不就代表着挚友想娶他吗?!

   哎呀,这可真是的……

   属于他们的婚礼。

   茨木开始想入非非,酒吞从茨木怀中跳下来,向前走去······

   “挚友!”茨木瞳孔紧缩,但是酒吞已经消失在眼前。

   商店还是那个商店,里面没了酒吞和茨木,白无垢也没被买走。不见的,只有酒吞。

   ……难受,愤怒,眼前的这些都是那么的不值得!他想毁了一切!

   ……即使毁了一切,他的挚友也不会出现的。茨木强迫自己冷静。将暴虐的情绪深埋于心。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带你回来。我最不能忍的,就是看不到你。

…………………………………………………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大江山。酒吞望着湖中的倒影,成年版的酒吞。

   “幻境吗······不,不单单是幻境,这里是更复杂的地方。啧,麻烦的东西,该怎么出去呢······”就在酒吞思索之际,从草丛处走出一道身影——茨木!

   “呵,为什么要躲?说到底,你还是不愿发誓吗!”茨木向前一步,满含着愤怒和怨恨。

   酒吞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移开视线,索性当作没听见吧。

   “在装傻吗?!酒吞,是你自己把茨木大人弄成这样,做错了事还妄想一拍屁股就走人吗?!”

   “原来是生童和无涯啊。”酒吞开口,神色高傲,“本大爷可不记得本大爷做了什么错事。”

   “你可真会演戏。”被生童无涯操纵的茨木话里充满了厌恶。

   “再说一遍。如你所愿,我们愿意献祭自己使茨木大人恢复神识,恢复正常。但你要发誓,我们献祭后,你永远都不要出现在茨木大人面前!”

   “发誓?”酒吞心想,原来是这样,他找到回去的办法了。

   “好啊,只要你们献祭自己,恢复茨木,本大爷发誓不再见他。”话音刚落,酒吞就察觉到了来自天的力量。

   不遵守誓言的话,可是要去死的哦!

   茨木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但是生童无涯没有细想,为了茨木大人,他们愿意牺牲自己。

   “既然你都发誓了,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生童开口,“只是为何,你还不离开?”

   “本大爷想亲眼看着他清醒。不行吗?”酒吞笑得灿烂。

   “哼,你就笑吧。若他再次睁眼之际,你还不走,那就是你自己不想活了。”

   “我就是不想活了。”酒吞看着他们,笑道。

   “!!”生童睁大眼睛,用快要消逝的声音惊叹道:

   “你不是他!”

   糟糕,糟糕透了!他不是他,他不属于这里,他迟早都会走。誓言不过是句空话!

   到头来,他还是没能帮茨木大人逃离那个混蛋的掌心吗!

   随着生童无涯的消失,茨木大人角和手有渐渐恢复。毕竟他们本来就是茨木的手和角。

   四周归于寂静。当茨木再次睁开眼时。分明感受到了不属于他的痛楚。沉江的窒息感。鱼类撕扯的痛感,献祭的灵魂煎熬……真是太痛了。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做出这些事情的男人。却笑得那么灿烂。

   “拜拜。”酒吞挥了挥手。身体开始消散。再过不久就要消失啦。

   “……”那是他活该!茨木看着眼前的家伙。眼前的家伙……眼前的……

   “!!!”

   茨木脑呆突然空白。向酒吞方向跑去。一把抱住酒吞。

   “茨……木?”酒吞看着眼前的这妖。

   “挚友。我找到你了。”茨木抬头,微笑着,“一起回去吧。”

   幻境应声而碎。

…………………………………………

   回到现世。

   “你这个笨蛋!”孩子模样的酒吞怒道。他顺应了这个年纪该有的脾气。

  “乖乖待着等本大爷回来不好吗?!非要强闯。你想死吗?!”酒吞看着茨木嘴角的血痕。面色难看的很。

   “就算你是神明也不该……”

   “会消失吗?”

   突如其来的话。令酒吞一时语塞。

   这家伙……唉。

   “怕吗?”

   “怕。”

   “……”

   酒吞上前,轻轻印上茨木的唇……

   “别怕。我不会走的。”







…………………………………………

*(幻境里的茨木脑袋空白是因为现世的茨木在那瞬间占据了幻境茨木的精神。

酒吞喊出了茨木是因为他认出了抱他的是他的茨木。

所以回来后,茨木受的是内伤。虽然茨木现在是神明。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梵玲文学

调侃

落魄打板过市集,破衣乞讨笑嘻嘻。

羽扇纶巾君莫提,曾把曹船付一炬。

而今看得人头集,也为名头也为利。

暂吟了了深山去,烧年煮月泥壶里。

落魄打板过市集,破衣乞讨笑嘻嘻。

羽扇纶巾君莫提,曾把曹船付一炬。

而今看得人头集,也为名头也为利。

暂吟了了深山去,烧年煮月泥壶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