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固

48464浏览    484参与
yaki_TATA Box
「这场婚礼,给我停下!」 闪恩...

「这场婚礼,给我停下!」

闪恩古大三角营业。设定上是小恩婚礼当天,冲进门砸场子的闪闪金固二人组。
这人可以不娶,场子一定要砸。
……所以说我的闪恩图终于从不画闪闪,变成不画小恩了么……(表情复杂)

「这场婚礼,给我停下!」

闪恩古大三角营业。设定上是小恩婚礼当天,冲进门砸场子的闪闪金固二人组。
这人可以不娶,场子一定要砸。
……所以说我的闪恩图终于从不画闪闪,变成不画小恩了么……(表情复杂)

山店梦觉
因为非常可爱所以单独拎出来。...

因为非常可爱所以单独拎出来。

金固咕哒的猫耳现代pa搞好了。还没拍。

最近拿了一时兴起搞的金固恩骨科去给阿京看。阿京逃避似的在草稿纸上看来看去,最后抬起头:“金固在哪?”

“就是那个洋溢着可爱笑容的虎牙齿啊!”
“根本不符合人物形象。”阿京批判道。

“拉着哥哥的手很开心有问题?怎么就不允许人家开心了。”

阿京冷漠地说:“金固遇到这种情况绝对是明明很开心但是就是要拼命掩饰,露出很不情愿的可爱又别扭的表情啊。”

……我真不应当把敷衍画出来的东西拿去投喂她,完全敷衍不过去。

因为非常可爱所以单独拎出来。

金固咕哒的猫耳现代pa搞好了。还没拍。



最近拿了一时兴起搞的金固恩骨科去给阿京看。阿京逃避似的在草稿纸上看来看去,最后抬起头:“金固在哪?”

“就是那个洋溢着可爱笑容的虎牙齿啊!”
“根本不符合人物形象。”阿京批判道。

“拉着哥哥的手很开心有问题?怎么就不允许人家开心了。”

阿京冷漠地说:“金固遇到这种情况绝对是明明很开心但是就是要拼命掩饰,露出很不情愿的可爱又别扭的表情啊。”

……我真不应当把敷衍画出来的东西拿去投喂她,完全敷衍不过去。

山店梦觉

jk设的金固子×咕哒子

个人的设定的金固子
上课认真听讲回家偷偷努力学习,积极充分利用下课时间和同校生打架,拉完了整个年级的仇恨
“不许欺负金固。就让我来保护你!”
jk咕哒子跳到众人跟前,勇敢地抬起手臂,挡在遍体鳞伤的金固前方。
“保护个鬼啊笨死了!”
拦腰抱起咕哒子就逃跑。

jk设的金固子×咕哒子

个人的设定的金固子
上课认真听讲回家偷偷努力学习,积极充分利用下课时间和同校生打架,拉完了整个年级的仇恨
“不许欺负金固。就让我来保护你!”
jk咕哒子跳到众人跟前,勇敢地抬起手臂,挡在遍体鳞伤的金固前方。
“保护个鬼啊笨死了!”
拦腰抱起咕哒子就逃跑。

婼汐

又改了改,还是拯救不了丑陋的全图T_T
p2金固

又改了改,还是拯救不了丑陋的全图T_T
p2金固

yaki_TATA Box

恩生于土。

突发的恩萝卜脑洞(自动反击ver)。短发金固是私设,不要太在意(

恩生于土。

突发的恩萝卜脑洞(自动反击ver)。短发金固是私设,不要太在意(

Insomnia

乌鲁克大讲堂(被乱棍打死)

乌鲁克大讲堂(被乱棍打死)

西瓜°

复生

内有晚八点档肥皂剧,替身梗

啊 我又捅了金固一刀 豹哭

设定:

金固(活着的时候不是小恩的样子)死后因为灵魂强烈想活下去的意念,在冥界找到了恩奇都的身体,小恩自愿把身体给金固。

————————————————————————————

神在创造吉尔伽美什的时候,给予了他神性,也亲手制作了他唯一的软肋。

恩奇都,这个现在闭上眼永远躺在冥界的神造兵器,神塔后的墓碑,不过是个衣冠冢。

“西杜丽,他走了多久了。”吉尔伽美什声音里似乎有一丝悲伤,却很快被掩盖了过去。

“恩奇都大人应该已经走了三年了。”即使只是一个衣冠冢,吉尔伽美什也从不允许别人碰,从寻找不老不死药回来...

内有晚八点档肥皂剧,替身梗

啊 我又捅了金固一刀 豹哭

设定:

金固(活着的时候不是小恩的样子)死后因为灵魂强烈想活下去的意念,在冥界找到了恩奇都的身体,小恩自愿把身体给金固。

————————————————————————————

神在创造吉尔伽美什的时候,给予了他神性,也亲手制作了他唯一的软肋。

恩奇都,这个现在闭上眼永远躺在冥界的神造兵器,神塔后的墓碑,不过是个衣冠冢。

“西杜丽,他走了多久了。”吉尔伽美什声音里似乎有一丝悲伤,却很快被掩盖了过去。

“恩奇都大人应该已经走了三年了。”即使只是一个衣冠冢,吉尔伽美什也从不允许别人碰,从寻找不老不死药回来之后,每天都在成堆的事务中抽出时间亲自来维护。

“吉尔伽美什王!有急报!有个天上飞的女…”还没等守卫说完,天舟载着的黑长发女人已经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眼前。

“哦呀?乌鲁克半裸王还在为了心爱的泥人伤心呢?”伊什塔尔刚准备从天舟上下来,就精准的在她落脚点出现一片焦土。

“本王应该说过,即使是女神也不准踏入这里。”吉尔伽美什连头都没回,身边的王之财宝就已经判定护主一般的对面前的金星女神展开了攻击。

“不要这么说嘛,只是艾蕾让我带个话,恩奇都的身体从冥界消失了哦,你无所谓的话,就当我没来过吧。”伊什塔尔像是逃跑一般的跳上了天舟。

“吉尔伽美什王...恩奇都大人他…”西杜丽担心着什么欲言又止。

“本王感觉到了,虽然跟以前的他不太一样,但的确是他在活动着,回去吧西杜丽。”吉尔伽美什放下了恩奇都最喜欢的红白花束。

“可是王…”

“本王知道你要说什么,他如要见我,自然会来,既然他醒来不来找本王,那自然是有他的想法。”

不知哪天的早晨,西杜丽收到吉尔伽美什身边服侍的人来报,王不见了,没人任何一个人在王进入寝室后再见过他。

“王…这次不是找药,是…找恩奇都大人…”

“西杜丽大人您在说什么,什么恩奇都大人,恩奇都大人不是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么?”小侍女不明就里的对着喃喃自语的西杜丽发来了一连串的疑问。

天之丘,吉尔伽美什与恩奇都最初相遇的地方,现在的吉尔伽美什也如同当时一样,在这里等着神造兵器的到来。

正如千里眼看到的一样,绿色长发,一袭到脚踝的白色长袍,只要对上眼就像被要吸走一样的瞳孔,还有找遍乌鲁克也找不出更美的脸。

可面前的绿色泥人的架势似乎不像是多年未见的挚友见面,锁链笔直的朝着吉尔伽美什飞来,然后被王之宝库中的魔杖打消。

“本王还说看着你的脸怎么有种违和感,挚友什么时候变成了紫瞳了?”

“挚友…你是…吉尔伽美什?”

“不然还是谁,蠢货。”

两个人似乎并没有被身边锁链和魔杖发出的光波所波及到,倒不如说是根本不在意这种在外人看来一发就能致命的儿戏打斗。

跟这具身体记忆中的那个人不一样,他在骗他,但是,为什么气息那么的熟悉?

“你不是…你不是…你到底是谁?”面前的泥人变成了他这个神造兵器本来的样子,天之锁,没有一丝犹豫的朝着吉尔伽美什打去。

“不可以哦金固,那个人的确就是吉尔伽美什呢。”耳边传来的是这具身体本来的主人,恩奇都的声音,就在自己快要命中吉尔伽美什的时候,金固看到了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上前抱住了面前的“假”吉尔伽美什。

“为什么不躲?”天之锁攻击落在了吉尔伽美什面前,哪怕往前一步,都会尸骨无存,而他吉尔伽美什却连躲都不躲,“你是觉得我不能一击致命?”

“不管你是不是他,你的身体就是美索不达米亚唯一的天之锁,既然是天之锁,自然不可能会伤本王。”吉尔伽美什平静的说出了一个无法让人接受的事实。

“不可能会伤到你?开什么玩笑?我…”突然身体本来的记忆一股脑的袭来,金固试图摆脱掉这些烦人的记忆,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是记忆里另一个人就在面前,那些记忆仿佛是要突破这具躯壳一般的全部涌现了出来。

吉尔伽美什确认过这身体里的不是恩奇都本人,转身准备回去神塔处理今天扔掉不管的一堆事务的时候,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身后的人倒地的声音,那个是挚友的身体却不是他的存在,又一次倒在了他的面前。

金固醒来的时候,月亮已经挂在了头顶,是他熟悉却没来过的房间,房间里全是那个吉尔伽美什的味道,头痛,脑子里那些回忆已经少了很多,但是关于这个房间发生的事情,在反反复复的播放,其中大多数都是这具身体和吉尔伽美什缠绵的片段,“啊!!!”金固快疯了一般的抓乱了头发,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再待着他就要疯了。

“准备去哪?有很多事情你还没跟本王说明白。”角落里突然传来了吉尔伽美什的声音,金固准备开门的姿势像是石化般的在原地不动了,自己怎么刚才没有注意到他居然在这,这种状态就算他想全力逃跑,估计也是被轻松抓回来。

金固认命一般的坐回了床上,“你想问什么?问我怎么得到这具身体的?还是问我准备拿这具身体做什么?”

“你能看到他的记忆吧?”

“能。”

“留下吧,本王不会在意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凭什么…”

突然被面前的人用唇堵住了想要说的话,那些回忆又开始争先恐后般的出现了,金固一把推开了身前的男人。

“都说了我不是恩奇都!!!”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似乎把这个房间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半天没有任何声音。

“本王不希望以后听到这句话,你就是这个世上唯一的天之锁——恩奇都,当然如果你想跑的话…”昏暗的房间里突然灯火通明般围绕着金固出现了十几个王之财宝,“希望你能明白处境。”

未锁的门,可是金固却不敢逃,能逃到哪里去,自己已经注定不可能伤到他,本以为恩奇都自愿让出这具身体,他可以得到后把他的意识消灭,可是现在,被动的明明是他金固。

尽力扮演恩奇都的金固,意识到了这具身体本来的主人,恩奇都的意识,居然有苏醒的迹象,尤其是在吉尔伽美什对他做那些身体里记忆中的事情的时候,他居然迷迷糊糊的根本不记得有这些事,而吉尔伽美什的反应只是觉得他演的很好,那些之前困扰他的回忆,也渐渐的不在出现了。

“其实你已经醒了吧,恩奇都。”

“哎呀被发现了呢,不过我不想要身体的主动权哦,毕竟这是当初给你的。”

“哦?这样好么?你就忍心让吉尔伽美什这样麻痹自己?”

“也挺有趣不是嘛,毕竟看到了我看不到的吉尔哦,不过,金固,你讨厌吉尔嘛?”

“我…也不是讨厌吧,毕竟当时是你救了我,这大概就算是回报了吧。”

“其实你也是喜欢吉尔的吧。”

“怎么可能??就算是,也是受你的影响,天天给我放那些回忆。”

——————————————————————————————

乌鲁克一年一度的圣婚,因为吉尔伽美什寻找不老不死药停了三年,而今年站在王身边的人,与之前的女祭司不同,今年这位一袭拖地白色长裙,被盘起来的绿发,琥珀般的瞳孔,毫无疑问就是恩奇都本人。

“哼演的还挺像。”吉尔伽美什看到面前的美人居然与他的挚友一模一样,下一秒才反应过来,不过是金固扮演的挚友罢了。

“暴君去死吧!!”侍女身后突然出现一个拿着刀冲来的人,吉尔伽美什没有准备根本来不及架起王财里的魔杖。

“恩奇都大人!!”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连吉尔伽美什都觉得自己这一刀吃定了的时候,金固冲到了王面前挡住了这一刀,而后白裙上红色如同一滴颜料落入水中般的快速散开,染红了半条裙子,像是彼岸盛开的那些花一般,鲜艳又代表死亡,剧烈的疼痛让这具身体无法认知周围所发生的事情,便晕死过去。

阳光一如既往的好,透过纱幔的缝隙,照射在床上躺着的绿色美人发丝上。

“恩…吉尔,我睡了多久了。”醒来的恩奇都只觉得腹部还是有些痛。

“三天了。”吉尔伽美什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等等,你叫本王什么??”

“吉尔啊?怎么了?”金色的眸子疑惑的眨了两下。

“恩奇都?是你么?”王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那…”

“是我哦,吉尔。”恩奇都握住了吉尔伽美什因为激动不知所措的手,另一只手捂住了吉尔伽美什想问下去的声音,“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金固那个孩子已经走了呢,就在他为你挡刀的时候,我也只是从他见到你开始才慢慢醒来的。”

“金固…”为什么要救他呢,他吉尔伽美什不过是把他当做挚友的替身去用而已,居然为了他…

“吉尔,虽说你是对不起那个孩子,不过我也一样,眼睁睁看着这些事情发生的我也是同伙。”恩奇都把吉尔伽美什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他还有一部分在这里,吉尔的话,一定也能感受到吧。”

跳动的心脏,挚友活着的证据,也是那个孩子存在过的证明,神真是做的好局啊。

“恩奇都,要带着金固的心意好好活着,本王不许你第二次再扔下本王一个人死去。”吉尔伽美什牵起恩奇都的手,在手背上留下一个吻。

“我会的,我的王。”

差域

是手书的部分(自己觉得很沙雕的)图٩( 'ω' )و

视频在上一篇↓

是手书的部分(自己觉得很沙雕的)图٩( 'ω' )و

视频在上一篇↓

随

“一开始就是消耗品,一开始就是冒牌货……”
“…无关母亲和出生背景,真正想做的事情吗……我没有那种东西啊……吉尔”
太喜欢这一段了不知道动画还要等多久˃̣̣̥᷄⌓˂̣̣̥᷅p2私心调了个色

“一开始就是消耗品,一开始就是冒牌货……”
“…无关母亲和出生背景,真正想做的事情吗……我没有那种东西啊……吉尔”
太喜欢这一段了不知道动画还要等多久˃̣̣̥᷄⌓˂̣̣̥᷅p2私心调了个色

差域

【FGO手书】金闪闪不只是摇可乐而已

绘:差域

制:承之

出场包括:金先生,某神代思想犯,某作死熊孩子,某混沌恶,某拒绝回答姓名的女神与其姊妹神,无辜路过的高大女性,众人皆知的老流氓,得报大仇的幼女,与天下第一可爱的芙芙。

反正我是一边听承之的金先生鬼畜一边画的,边画边笑_(:з」∠)_

视频放这了,明天放一部分图,请大家去b站发发弹幕留留评论Ծ‸Ծ

b站链接还是在评论再贴一次↓

【FGO手书】金闪闪不只是摇可乐而已

绘:差域

制:承之

出场包括:金先生,某神代思想犯,某作死熊孩子,某混沌恶,某拒绝回答姓名的女神与其姊妹神,无辜路过的高大女性,众人皆知的老流氓,得报大仇的幼女,与天下第一可爱的芙芙。

反正我是一边听承之的金先生鬼畜一边画的,边画边笑_(:з」∠)_

视频放这了,明天放一部分图,请大家去b站发发弹幕留留评论Ծ‸Ծ

b站链接还是在评论再贴一次↓

沉迷划水偷懒

用云裳羽衣冒充恩奇都和金固,翻车了。

用云裳羽衣冒充恩奇都和金固,翻车了。

放空。。

固哥和小恩现代装捏脸。
(只许夸他们两个,不许ky其他角色,比如闪闪等等。)

固哥和小恩现代装捏脸。
(只许夸他们两个,不许ky其他角色,比如闪闪等等。)

kinthur

[贤王金固/金固贤王]只是喜欢

涉及,,闪恩,,无差。
A闪C闪兄弟设定。
现代au
——————————

——————

有的双胞胎之间会有心灵感应,金固和恩奇都就是这样。

而且他们的感应尤为强烈,以画面形式闪现在人眼前,虽然没有更多感官体验,只是视觉,也比看不见摸不着的预感强多了。

两个人小的时候还因为画面过于真实闹了不少乌龙。

比如金固被人拉头发,恩奇都看到后,可能觉得自己也被拉了头发,然后他就会去把那个小屁孩打一顿,再然后金固可能觉得是自己把人给打了,结果就是等到被请家长的时候,两个人都站出来认错。

虽然心灵感应有些地方是不方便,但无疑更加深了兄弟之间的感情,尤其在能区分影像片段和真实的差别后,这更成了方便...

涉及,,闪恩,,无差。
A闪C闪兄弟设定。
现代au
——————————

——————

有的双胞胎之间会有心灵感应,金固和恩奇都就是这样。

而且他们的感应尤为强烈,以画面形式闪现在人眼前,虽然没有更多感官体验,只是视觉,也比看不见摸不着的预感强多了。

两个人小的时候还因为画面过于真实闹了不少乌龙。

比如金固被人拉头发,恩奇都看到后,可能觉得自己也被拉了头发,然后他就会去把那个小屁孩打一顿,再然后金固可能觉得是自己把人给打了,结果就是等到被请家长的时候,两个人都站出来认错。

虽然心灵感应有些地方是不方便,但无疑更加深了兄弟之间的感情,尤其在能区分影像片段和真实的差别后,这更成了方便的超能力联络工具。

最普通的用法,无线电波通讯,咳咳,还有考试作弊。

青春期之前,金固一直觉得这能力太便利了,嗯,仅限青春期以前,恩奇都遇到那个该死的吉尔伽美什以前。

金固真的不想在上课的时候突然被强制性地近距离观看一个人的脸,有时候甚至能贴近到只看见闭上的眼睛,tmd发生了什么根本不用说!

能不能考虑一下他的感受啊,老哥。

金固和恩奇都进行过几次谈话,可是看着恩奇都一副“你在说什么”的脸就进行不下去了,只能无奈的选择忍耐。

这忍耐一直持续到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正式交往,两方亲属(仅限兄弟朋友)会面。

金固由此认识了另一个吉尔伽美什,恩奇都男朋友的哥哥,两个吉尔伽美什也长的一样。

不知出于什么心思,或许是看现场直播看太多了,这张脸对他有了那方面的吸引力,金固开始倒追这个吉尔伽美什。

话外,金固的这个举动还获得了亲人恩奇都的大力支持与谈话援助,虽然他现在其实并不很想看见自己老哥。

这个吉尔伽美什的外在性格和恩奇都的男朋友十分不同,和恩奇都男朋友比起来不知好相处多少,金固觉得这样的相处就很舒服,只是这个吉尔伽美什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

这个吉尔伽美什既没有拒绝他的示好,却也没明确的给予回应,就只是那么一直看着他。

“吉尔伽美什,你,是喜欢我的脸吗?”金固在一次约会结束的时候问道。

“……到底有多自以为是啊,杂修,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就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笑的直不起腰。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哥呢”,金固没有对他的笑发表意见,只是这么说着,“要不然,还真是苦恼呢,……”因为好像先喜欢上你了。

金固后半句话声音小的消散在夜风里,吉尔伽美什也没空笑了,因为最后,金固仰头给了吉尔伽美什一个吻,“试着喜欢我吧,下次见。”

一个人回了家,金固放任自己栽倒在沙发里,听着踏踏踏的脚步声靠近。

是恩奇都。

恩奇都依在沙发靠背上,看着金固的后脑勺说道:“要放弃了吗?”

“还早呢。”

闷闷的声音还是从掩面的靠枕里传了出来。

只是喜欢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吉尔伽美什是,恩奇都也是,都等着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