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圣权

65873浏览    621参与
周公不熬夜(复健版)
摸鱼日常 小动物系列71:金圣...

摸鱼日常


小动物系列71:金圣权

哈姆雷特版:金孔雀🦚

继续复健~

摸鱼日常


小动物系列71:金圣权

哈姆雷特版:金孔雀🦚

继续复健~

尝试通过并蒂莲来脱敏豆角

是哈姆莱特😭😭😭

  狠狠的心动了

是哈姆莱特😭😭😭

  狠狠的心动了

碎糖

【权倾超野】是我包养你好吗?(九)

 主权倾超野(伪包养),涉及云次方,深呼晰,注意避雷!

纯属虚构,请勿上升。

  

  

  “好啦,别看了我的张总。”

    高杨走过来拿着张超的行李箱往车边走,张超不明所以跟着他。

  “圣权说你今天限号,让我来送你去机场。”

   高杨观察着张超听到金圣权的反应,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连眼睛都没抬一下,也没有要强的反驳,只是沉默地坐上了副驾驶。

   张超似乎没什么情绪,也没有一点要搭理高杨的意思只沉默着把目光投向窗外。高杨时不时转眼瞅张超一下,他平时和...

 主权倾超野(伪包养),涉及云次方,深呼晰,注意避雷!

纯属虚构,请勿上升。

  

  

  “好啦,别看了我的张总。”

    高杨走过来拿着张超的行李箱往车边走,张超不明所以跟着他。

  “圣权说你今天限号,让我来送你去机场。”

   高杨观察着张超听到金圣权的反应,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连眼睛都没抬一下,也没有要强的反驳,只是沉默地坐上了副驾驶。

   张超似乎没什么情绪,也没有一点要搭理高杨的意思只沉默着把目光投向窗外。高杨时不时转眼瞅张超一下,他平时和张超在一起时其实往往比大多数情侣还要默契,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就能理解对方的意思。只是现在这情况完全在高杨的预料之外,今早天还没亮金圣权就把他从被窝里拖出来说什么张超要走了但是他昨晚没吃饭不知道会不会胃疼,张超的车限号不知道这么早他怎么去机场,张超现在肯定不想看到他······高杨看着他胡子拉碴双目无神,眼睛里都熬出了红血丝,心想这爱情真是可怕。

  高杨转头看不到他的脸也读不懂他的情绪,除了心里暗骂自己的好哥哥兔子吃什么窝边草,只能绞尽脑汁的想了又想试图找个话题来打破这尴尬。

  “几点的飞机?”

  “八点”

  “去哪儿?”

  “意大利”

  “回家了?”

  “对”

  “什么时候回来?”

  “不确定”

  “······”

  “行了高杨,别跟我这儿尬了。”

  张超正身坐回副驾驶,有些无奈的转头盯着努力想招儿跟他尬聊的高杨。

  “我这不是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嘛。”

  “还有你怕的事儿呢?”

  “我可不是故意的。”

  “得了吧你,别骚扰我了,我先睡会儿到了叫我。”

  也不知道是昨晚失眠还是胃病作祟他现在疲惫的很,坐在高杨身边连眼皮都不想动一下,直接陷入深度睡眠。

  

  

  张超斩钉截铁的拒绝了高杨吃早餐的邀请,十分潇洒的头也不回走进登机口。高杨一进家门就看见圣权好长一条笔直地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走进沙发才发现这人根本就没睡,只是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跟丢了魂儿似的。

  “超儿走了?”

  “嗯”

  高杨在他对面坐下,想继续说点什么,圣权抬起右手手背压在眼睛上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宝贝儿们,我回来啦!”

  玄关咚咚哒哒一阵响没等高杨起身去看人就听见熟悉的声音穿遍了整个客厅。周深换鞋的时候就感觉家里气氛怪怪的,高杨没出来迎接他就算了毕竟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一定搭理一下的,圣权怎么也没个动静?按理说这时候圣权应该冲到他面前抱着他转圈圈了才对呀?周深满脸疑惑地走进客厅就看着自己两个180+的大儿子一个像死鱼一样摊在沙发上,另一个坐在对面一筹莫展。

  “哎呦呦,这是怎么了这?让谁给欺负了?大个白长了。”

  看圣权这个状态怕是没救了,周深坐到高杨身边眼神示意了一下圣权的方向,让他展开说说。

  “失恋了,呃···也不算,还没恋就失恋了。”

  “看起来,这次是来真的!?”

  “他还有多少次?”

  高杨一下就抓住了周深话中的重点,圣权出国的这段时间他俩联系其实不算太多,莫非这哥在国外还有什么隐瞒的情史,那张超这里岂不是更没希望了。

  “也不算多少次吧,就是有人天天给他送早餐,情人节收到几十封情书······”

  “慢着,爸你怎么知道?”

  周深被高杨的话打断一时有些理亏,有时候生个儿子太聪明也不全是好事,能傻乐傻乐的也挺好的跟老云家的老二似的心思浅。

  “还不是你爹,不放心权权一个人在国外,非得找人保护他。”

  高杨锋利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周深,眼里全是跟王晰一样的尖锐狡黠,周深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找补了两句:

  “他也是担心你们的安危嘛,毕竟不在眼前,回国之后就没在安排了···你这边可是从来没盯过啊。”当时在圣权那边安排人确实是他俩人的主意,但是对于高杨确实是没敢做些什么,毕竟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了解,高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其实心里自主的很,有自己的想法更讨厌一切束缚。跟得太紧反而适得其反,横竖也不会翻了天去。

  “深深你怎么又不等我”

  王晰大包小包的进了家门,把周深一路买的稀奇古怪的纪念品堆在墙角,一边锤了锤自己的老腰一边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还不是你停个车那么磨蹭,我宝贝儿子都这样了,我得替他撑腰啊”

  “咋了这是?”

  王晰上手推了推圣权的腿,没有任何反应,心里纳闷这长得还不够高吗?怎么还能叫人欺负了去?

  “失恋啦~”

  “嚯,来真的?”

  “···你俩真是够了,看看我哥痛不欲生的样子好吗?”

  “哎呦,没事儿啊权权,天涯何处无芳草,快给爸说说到底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给你甩了。”

  周深不太走心的口头安慰了圣权一番还摸摸儿子毛茸茸的脑袋,王晰则是直接摆明了一副吃瓜的样子。高杨看圣权也没啥抵触情绪,想着说说也没什么正好还可以旁敲侧击一下当年云家的事儿是不是和自家有关。

  “那个人叫张超···”

  “张超!?”

  高杨刚开了个头就被两个人高分贝的惊叫打断了,他看着王晰周深两个人正面面相觑。

  “是叫张超?哪个张超?”

  王晰追问高杨,高杨看他俩这个反应,马上就意识到十有八九是有些当年历史遗留的故事的。

  “云家的张超。”

“真的是超儿。”

周深刚说完这句话就看见老半天一动不动的圣权噌地一下坐起来了,眼睛周围还带着被衣袖压过的红红的褶印,脸上浅浅的胡茬都冒出来了,整个人带着一种疲累的气息,和周深记忆中乐呵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圣权顾不得周深惊讶的眼神开始追问:

“爸,你们知道超儿?”

“怪不得嘎子上次找我要国内资料,我看他俩一天天逍遥快活得也不像是有那个野心要回国,原来是小孩回来了。”

王晰想着上次和周深出去旅游和阿云嘎郑云龙在罗马遇见,俩人神神秘秘的也不说要资料干啥就说越仔细越好。这俩人当年跑国外去的时候方书剑还在肚子里,这么多年倒是偶尔旅游能碰几次面,云家的孩子却是再也没有见带出来玩过,孩子小的时候嫌麻烦不带出来,孩子大了嫌烦人还不带出来。

“嘎子?你们···很熟?”

高杨听他爹对阿云嘎这称呼,看起来两个人交情匪浅,只是自己从记事起似乎从来没听他提起过关于云家的事,更没见过他家的人。

“我们,还行吧,我也不是很愿意跟他熟,他······”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很熟。”

周深看着王晰又在高杨这里吃瘪了,忍不住偷笑老王又被儿子拿捏住了。

“你俩扒拉着超儿的摇篮不肯走的时候也挺熟的”

“甚至还嫌旁边的蔡蔡哭得太吵···” 

尝试通过并蒂莲来脱敏豆角
权与元,⭕️与⭕️   悄咪咪...

权与元,⭕️与⭕️

  悄咪咪问一句《夜半歌声》真的很烂吗?🤨

  圈叔,光军,小鹿都去演了

权与元,⭕️与⭕️

  悄咪咪问一句《夜半歌声》真的很烂吗?🤨

  圈叔,光军,小鹿都去演了

尝试通过并蒂莲来脱敏豆角
这大概是世界上我听过的最美的情...

这大概是世界上我听过的最美的情话了!

这大概是世界上我听过的最美的情话了!

尝试通过并蒂莲来脱敏豆角
会是什么惊喜啊!!!   (昨...

会是什么惊喜啊!!!

  (昨天晚上刚梦到权,今天就出现了!)

会是什么惊喜啊!!!

  (昨天晚上刚梦到权,今天就出现了!)

行不归

克洛德

  如果不是圣权太过迷人,我想我是不会重新认识克洛德主教的,毕竟在原著里他是个秃头且偏执的中年男人(此处没有任何人人身攻击的意思)。


不能否认《巴黎圣母院》这本书中克洛德是最具矛盾性的人物。在我看来,爱斯梅拉达和卡西莫多的形象或许纯粹,纯粹的美,是肉体美与心灵美的写照。对比之下,克洛德的形象更加立体、浑圆。


卡西莫多与爱斯梅拉达是美与丑的极端对照,但克洛德与爱斯梅拉达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两种极端呢?在我看来,卡西莫多和克洛德分别是"丑"的外显和内核。在原著中,克洛德普通一只昼伏夜出的猫头鹰,利爪硬齿掩映在黑色的罩袍之下,甚至连一双眼睛也不肯外露,肉体和心灵的极端封闭使他隔绝了尘世的幸福......

  如果不是圣权太过迷人,我想我是不会重新认识克洛德主教的,毕竟在原著里他是个秃头且偏执的中年男人(此处没有任何人人身攻击的意思)。


不能否认《巴黎圣母院》这本书中克洛德是最具矛盾性的人物。在我看来,爱斯梅拉达和卡西莫多的形象或许纯粹,纯粹的美,是肉体美与心灵美的写照。对比之下,克洛德的形象更加立体、浑圆。


卡西莫多与爱斯梅拉达是美与丑的极端对照,但克洛德与爱斯梅拉达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两种极端呢?在我看来,卡西莫多和克洛德分别是"丑"的外显和内核。在原著中,克洛德普通一只昼伏夜出的猫头鹰,利爪硬齿掩映在黑色的罩袍之下,甚至连一双眼睛也不肯外露,肉体和心灵的极端封闭使他隔绝了尘世的幸福与苦难,他所渴望的感同身受也不过是游离于人性之外的虚幻想象。他忠于上帝又背叛上帝,追求神性背叛人性,最终被"人性使然"所羁绊而走向毁灭,带着对生命的留恋坠入死亡的深渊。



于他而言爱斯梅拉达使他对美、对情、对青春年华、对生命力的渴望,是触发他被压抑许久的人性的开关,他把这种渴望冠以"爱"的名义,试图对其进行占有以填补他人生中因侍奉上帝而造成的空缺,取代心中背负已久的十字架。因此他把爱斯梅拉达置于地狱之中,自己高高在上,扮演者拯救者的形象。这种短暂的拥有,使他感受到自己对美、情、青春和生命拥有绝对的掌控力,如同登上天堂。



在音乐剧《巴黎圣母院》中,克洛德主教多了一丝人性,也许是剧中克洛德的声音沧桑厚重,有时略带沙哑使人动容。当他向爱斯梅拉达乞求怜爱时,那种自知无望又带有一丝希望,直至希望破灭后的恼怒,令他回归人性。他不再是猫头鹰,更像是一只蛰伏黑夜的乌鸦,收起了利爪。


建筑艺术让位于印刷术,书籍取代宗教,洗涤人们的思想,而今网络取代了书籍,只有石头上留下的记忆永存。无论是权力留在石头上的记忆或是人民留在石头上的记忆都是亘古不变的。



圣权在《belle》的塑造的形象更像是春风得意、少年得道的小神父,一位不需要爱斯梅拉达抚慰的神父。他的声音轻盈而温柔,尤其是吟唱的部分更显神性,游离于人间之外。这位神父的声音过于年轻而不像克洛德,但蓄起的小胡子之后掩盖了他身上的少年气,又显得超脱自如。


但是这样一位完美的神父当然要在情欲里挣扎才更符合人性使然,所以这样的克洛德·金势必要碰到高杨这般貌丽的爱斯梅拉达。



希木_Elias

关于这几天事情有一些想法

希望圣权要节哀啊注意照顾自己的身体! 

  在小学的时候我见过金铁霖先生【我也是学民乐的】真的先生当时给我们特别深的启发和力量让我们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所以上晚自习的时候看到先生离开了也是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因为知道圣权在演音乐剧,不知道有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一直在担心在遗憾,因为我的父亲当时去世的时候因为疫情,我没有见到他的最后一面,所以他到离开眼睛依旧还是睁着的。

  我父亲因为肿瘤压迫神经不能说话,而且全身瘫痪,就是做手术前还好好的,还说今年我的生日怎么过,但是做完手术出来后一段时间,发现确实是,就并没有办法完全切除干净,所以一段时间之后又复发了,也不敢再动刀了。他...

希望圣权要节哀啊注意照顾自己的身体! 

  在小学的时候我见过金铁霖先生【我也是学民乐的】真的先生当时给我们特别深的启发和力量让我们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所以上晚自习的时候看到先生离开了也是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因为知道圣权在演音乐剧,不知道有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一直在担心在遗憾,因为我的父亲当时去世的时候因为疫情,我没有见到他的最后一面,所以他到离开眼睛依旧还是睁着的。

  我父亲因为肿瘤压迫神经不能说话,而且全身瘫痪,就是做手术前还好好的,还说今年我的生日怎么过,但是做完手术出来后一段时间,发现确实是,就并没有办法完全切除干净,所以一段时间之后又复发了,也不敢再动刀了。他得病之后我再没听到过他的声音,他也再没能辅导我的课业,所以我身边那些我在意的人,同学,老师有人至亲离开我都非常难受,因为我懂那种感觉。不过后来得知圣权赶回去见到父亲了,我就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放下了。我父亲走得早,我14岁他就离开了,中考以至于我现在马上要考大学了他也没机会看到了。但我也学会了很多,也想通了,这些东西也许是我们迟早都要面对的。我觉得我的父亲走了可能也挺好,至少他不再被病痛折磨了,也至少不用被事情困扰了,那边有他所希望的一切。

  其实我也就是想说,生离死别是我们无法改变的,那就选择坦然的去面对,也带着他的那一份情感继续走下去,毕竟未来的道路还有很长。

  圣权是一个温柔且又强大的人,金铁霖先生也是一个非常慈爱,也有大爱的人。所以带着先生的这份感情,要好好的一直走下去。

  我们不能被过去的句号圈住,这样才能更好的面向未来

  【真的就是这几天特别心疼圣权,然后这也是我的感受也是想对圣权说的,也来开导开导因为这几天这几件事情不开心的姐妹!】❤️❤️❤️

尝试通过并蒂莲来脱敏豆角

无足鸟,在天空飞翔,无处落脚,心疼权权

无足鸟,在天空飞翔,无处落脚,心疼权权

尝试通过并蒂莲来脱敏豆角
住权百场快乐!希望一直走下去!

住权百场快乐!希望一直走下去!

住权百场快乐!希望一直走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