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多贤

11956浏览    273参与
I-try-try

我的邻居姐姐-15

发疯的考试间隙,有一丢丢的灵感


求求大家别拍我,认错!认错!认错!


最后:大家新年愉快啊!不管发生什么,大家好好的❤️❤️❤️



有些事情来的顺其自然,有些则是水到渠成



如果不是怀里孙彩瑛塞给自己的奶茶,名井南惴惴不安的心思赶不上对方隐藏在围巾里的情绪



脸红是有的,眼神也有些飘忽,只是一路过来她都走得飞快,名井南搞不清楚孙彩瑛她是害羞还是在思考要如何拒绝自己的告白



还是太心急了吗?名井南不太甘心又脑恨自己刚刚用了玩笑似的语气,就像是脑袋里分裂出来了两个小人在无限拉扯自己的理智,名井南叹了口气,算了



本来就想着一起过...

发疯的考试间隙,有一丢丢的灵感


求求大家别拍我,认错!认错!认错!


最后:大家新年愉快啊!不管发生什么,大家好好的❤️❤️❤️




有些事情来的顺其自然,有些则是水到渠成




如果不是怀里孙彩瑛塞给自己的奶茶,名井南惴惴不安的心思赶不上对方隐藏在围巾里的情绪




脸红是有的,眼神也有些飘忽,只是一路过来她都走得飞快,名井南搞不清楚孙彩瑛她是害羞还是在思考要如何拒绝自己的告白




还是太心急了吗?名井南不太甘心又脑恨自己刚刚用了玩笑似的语气,就像是脑袋里分裂出来了两个小人在无限拉扯自己的理智,名井南叹了口气,算了




本来就想着一起过圣诞,孙彩瑛自然没有回去的打算,一路上她走的心无旁骛,好像自己的速度一慢下来,耳边就会回响着名井南的那句


“一辈子和小朋友谈恋爱。”


明明不是小朋友了,孙彩瑛气鼓鼓的顶着脸,却又羞于回应一句名井南的试探




要回应什么呢?在港城飘雪的季节,名井南温柔的给自己围上了围巾,沉默总会让气氛尴尬,错过了最佳开口时间,孙彩瑛确认的勇气也就随着时间点点滴滴的消磨殆尽




还和以前一样,名井南打开家门,把房间里的电暖烧热,又给了坐在沙发上的孙彩瑛一杯热水


“彩瑛啊,圣诞快乐。”


贴着对方坐下,名井南小心翼翼的伸出手


“所以,今年我有圣诞礼物吗?”




第一次,名井南在圣诞节这天祈求孙彩瑛的一点点回应,不管从前的傻傻不求回报,今晚,名井南想要一个答案




“圣诞礼物?圣诞礼物呀....”


孙彩瑛总算给了些反应,只是杯子咯噔一声放在桌子,抬眼看着她


“可我今天什么都没带呢。”




此起彼伏的呼吸纠缠声,点点落在名井南的心上


在满室寂静里,名井南笑了:


“那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什么机会?”






“让我做你女朋友的机会啊。”




抬腿要走的人被天旋地转的拉了回来


好像左右的冷静都随着孙彩瑛好看的笑眼烟消云散,名井南紧紧盯着她,胸腔里顿入肋骨的震动,让说出的话都变了调子




“我以为,你在一个多小时前就告白成功了。”


揉着名井南泛红的耳尖,孙彩瑛笑着嘬了口名井南的脸颊




“圣诞快乐,女朋友。”




“然后呢?”


金多贤一边躲着前面老师巡视的目光,按捺不住的继续转头,加入了周子瑜 孙彩瑛的聊天队伍


“在一起了呗。”周子瑜替孙彩瑛小声回答,拉着已经掉了一截队伍的金多贤,继续低头往前走




负责运动会开幕方阵的老师是出了名的黑面阎王,想着未来头痛的训练,三个人默契十足的选择一再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那个反光的同学,你留一下。”




左看右看,金多贤把帽子狠狠的压了一下,在身边祝你好运的眼神中,走向了阎王




“老师。”客客气气的问了好,金多贤小心的看着对方的脸色


无非是询问为什么掉队,以及申明下次练习中不要走神,等到金多贤终于能离开操场的时候,时间已毫不客气的溜到了十二点过半




“怎么办,都怪我,食堂肯定没有好吃的了。”


安抚性的摸了摸金豆姐姐的头,周子瑜笑笑


“没关系的。”转头,朝脸红了大半的孙彩瑛努了努嘴“彩瑛是不是要说了。”




“说什么?”


金多贤还是不明所以




“额...就是,名井南她....想请你们吃个饭。”

Mint Rose For Mina

鹰和兔

1.是1和7

2.短,只是想看大手doi

3.连结挂了就说


鹰和兔


1.是1和7

2.短,只是想看大手doi

3.连结挂了就说


鹰和兔


公主日记

你的鸟儿会唱歌

蓝色衬衫胸口有Kim Dahyun姓名首字母的银线刺绣。烘干器的热风打在手上,略微消解了秋日的寒意,南低下头,抚摸绣线的走向。

刺绣是多贤过去为了和室友区分衣物而留下的,但近来衣柜已经逐渐失去了界限,这一功能也就荒废了。

南的嘴角倏然上翘,想到那个韩国女孩吞吞吐吐邀请她去影院的害羞模样。散场之后,多贤兴高采烈地挥舞电影票,为公主们的魔法惊叹不已,倒和紧牵着母亲手路过的小女孩达成了共鸣。

“Dahyunnie,好像Elsa。”

南,笑起来的时候很明显。会从へ变成√。尽管被多贤用夸张的表情这么揶揄了一番,南依旧毫无掩饰地在多贤面前大笑。不如说,正因为在多贤面前。

去年南入职后的...

蓝色衬衫胸口有Kim Dahyun姓名首字母的银线刺绣。烘干器的热风打在手上,略微消解了秋日的寒意,南低下头,抚摸绣线的走向。

刺绣是多贤过去为了和室友区分衣物而留下的,但近来衣柜已经逐渐失去了界限,这一功能也就荒废了。

南的嘴角倏然上翘,想到那个韩国女孩吞吞吐吐邀请她去影院的害羞模样。散场之后,多贤兴高采烈地挥舞电影票,为公主们的魔法惊叹不已,倒和紧牵着母亲手路过的小女孩达成了共鸣。

“Dahyunnie,好像Elsa。”

南,笑起来的时候很明显。会从へ变成√。尽管被多贤用夸张的表情这么揶揄了一番,南依旧毫无掩饰地在多贤面前大笑。不如说,正因为在多贤面前。

去年南入职后的欢迎会在一家名为Walkin's Buds Club的俱乐部举行。同事们兴致勃勃地玩着啤酒乒乓球,只剩下南和刚才那位韩国人——默默替自己挡下了许多杯酒,单独坐在长沙发两侧。依靠嘈杂的电子乐掩饰,南偷偷打量,俱乐部的冷色灯光隐约映现多贤泛红的苍白皮肤。一股内疚涌上心头。

“名字很奇怪吧,这个俱乐部。”浅金色头发的韩国人和外表相反,亲切又友善地回视,南才慌忙发觉自己的出神。

“啊、是的,这么说是有些。”

“Minari,听说跳过芭蕾?”

“练习过11年,不过,现在荒废了。”

“那很遗憾。”

投币式洗濯机叮的提示音击破了回忆,南正打算取出洗衣袋,匆忙的脚步声随之而来。

“Dahyunnie?”

“Minari!”多贤是运动就会相当明显的体质。额角还冒着汗,看来小跑了一段路程。“看天气要下雨,所以给你送伞。”

多贤左手拿着长柄伞,伸出右手臂抱住了南。南环着多贤的腰,不时舒缓着多贤的背部,帮助她平复呼吸。直到投币洗衣房的推拉门被打开,才不好意思地分开。

细雨在高大的柳杉间漂浮,多贤撑着透明的长柄伞,肩部偶尔和南相互摩擦。

“修理工后天会来吧?”

“嗯……”,多贤顿了一声,“总之,花粉症肆虐前一定能修好洗衣机!”

“啊!”南泄气地把头埋在多贤肩上,小幅度地左右摇动。多贤忍俊不禁:“开玩笑的,后天一定会来。”

“不过,最近觉得多走一段路也不错。”

“因为有我在?”

“才不是,”南佯装厌弃地撇了撇嘴,“因为……洗衣房的提示音很独特!”

“哪有这种事啊?”多贤故意夸张地皱起了眉。

去年五月,南和多贤一起参加了涩谷区的彩虹游行。而后在代代木公园铺上了红方格野餐布。附近正在举办游行主题的公益演唱会,南心不在焉地听着,看多贤从便当盒里舀起一勺鳄梨酱。

“怎么了?”多贤敏锐地察觉到南波动的情绪。

“想到……很久以前我不喜欢鳄梨。”南低下头。

“但现在喜欢吧?”

“嗯。”

“这样啊。”

南一笑就露出了牙龈:“怎么不问我为什么?”

“如果南想告诉我,就会告诉我。”多贤真诚又谨慎。

南了然地点点头,说道:“中学时候的恋人喜欢鳄梨,不停地鼓动我尝试,所以喜欢上了。”

多贤舀起一勺鳄梨沙拉,喂到南嘴边。

“恋爱和芭蕾一样,坚持都是很艰难的事呢。”

“可是,无论结局如何,总会有好事留下来吧。”樱前线早已越过津轻海峡,多贤轻轻握住了南的手,日晒之下,她的虹膜显现出浅棕色来。“起码你现在学会欣赏鳄梨了。”多贤笑着说。

南想起欢迎会那天晚上,多贤邀请南跳舞。面对拥有那样眼睛的人,总是难以拒绝。她们醉醺醺地跳着乱七八糟的舞蹈,甘蔗汁色泽的啤酒不小心洒在多贤的衬衫上,她也毫不在意。那天晚上,失败的恋爱、错过的芭蕾,都只不过是一件打湿的衬衫。

南回握多贤的手。那双手,是那双手,握住那双手,就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Dahyunnie——”

“Minari只要做Minari的事就好。”

“Minari的事又是什么?”南笑了。

“我刚才,”多贤神秘地低语,“看到NHK的取材摄像机啦!如果要接受采访的话就拜托了。”

“说不定是TBS呢。”南含含糊糊地笑着,草莓的汁液在口腔里散开。

南想起Walkin's Buds Club欢迎会的那个夜晚,斑马线附近的警示灯天旋地转,她和多贤反复诉说着一时难以理解的话,分享了终电前最后一个吻。多贤是那只放弃飞行、和她一起散步的同类。

草宣

Mihyun-日记情人节

#现实向


 要说的话,金多贤策划这一切很久了。


 几本厚厚的日记本里存着她和其他成员的回忆,从2015年出道的那一刻起,她就偷偷的做了回忆录,把她觉得好看的合照、甚至是饭拍都印了出来贴 了上去,再用文字附注一下当天发生了些什么以免她忘记。


 不过被Mina看见她正在写的那一刻,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老实说没有成员知道她偷偷的做了这些东西,原本打算在深夜偷偷地把Mina姐姐的份做完时,才发现Mina还没睡着。


 「姐、姐姐为什么会来客厅......?」


 「睡不着,听见脚步声就出来了——那是什么?」...

#现实向


 要说的话,金多贤策划这一切很久了。


 几本厚厚的日记本里存着她和其他成员的回忆,从2015年出道的那一刻起,她就偷偷的做了回忆录,把她觉得好看的合照、甚至是饭拍都印了出来贴 了上去,再用文字附注一下当天发生了些什么以免她忘记。


 不过被Mina看见她正在写的那一刻,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老实说没有成员知道她偷偷的做了这些东西,原本打算在深夜偷偷地把Mina姐姐的份做完时,才发现Mina还没睡着。


 「姐、姐姐为什么会来客厅......?」


 「睡不着,听见脚步声就出来了——那是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的瞬间金多贤差点整个人趴上日记本以免Mina看到内容,可是理智告诉她要是这么做的话日记本内页很有可能被折到,所以她也一时间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声音 表示自己不知道如何解释。


 Mina好奇的把眼神扫上日记本,上头贴着她和金多贤近期的合照,旁边还用黑笔写了「和Mina姐姐难得的约会!」这些字,这让Mina的脑袋忽然有点转不过来 ,虽然确实,她们两人很少单独共处。


 金多贤尴尬的露出笑容,和她解释了一番这本日记本的意义所在——刚好她打算在这本贴满后拿去给Mina姐姐看的——只差最后几页就贴满的日记本 被Mina拿起一页一页翻看,上面工整的字体和时不时出现的可爱小插图让Mina因为自家妹妹的可爱不禁嘴角上扬。


 「呜、Mina姐姐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明明再几天就能变成一个惊喜送给你了......」


 「现在也是惊喜呀。」


 Mina一边安抚着她,一边翻着日记本。


 「我很喜欢,有好多回忆涌出来......对了,我们说好还要一起去那间咖啡厅的!」


 「是啊!但是因为行程太忙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再去,偶尔还是有点怀念刚出道那阵子的空闲时光啊——」


 「但是我们变得更闪闪发光了呀。」Mina回应。


 Mina把日记本仔细的翻完了。 其实金多贤忽然觉得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Mina在翻阅的时候会时不时说出自己的感想,或是提些两个人以前背着姐姐和忙内们出去玩的事情,金多贤也不忘 提起Mina有一次一个人吃了半份巧克力蛋糕的经历。


 Mina笑着告诉她,她还记得当时被多贤吐槽了「还以为对面坐的是定延姐姐」。


 最新的那页是最近一起玩益智游戏时被俞定延拍下的照片,金多贤缠着她好久才从她手上拿到,俞定延的拍照技术不差,虽然金多贤在益智游戏上的思考速度根本 跟不上Mina,但是俞定延总能拍的像是两个人讨论的火热一般。


 「我还想再看一下,可以吗?明天早上还你,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也许会有帮助。」


 「什么啦,Mina姐姐好过分!才不是用来帮助入眠的东西!」


 「玩笑玩笑、对不起啦!那多贤快去睡吧?让我稍微回忆一下我们的快乐时光。」


 「好——那姐姐晚安,我去睡觉了,你也不可以太晚睡,不然我要叫和你同寝室的姐姐们盯着你了!」


 「也、也太可怕了......知道啦,晚安。」


 其实那个威胁对Mina来说是真的挺可怕的,被三个姐姐盯着入眠的画面......实在无法想像。


 她叹了口气,在心里做了个决定后,回房间把自己私自藏着的一叠照片拿了出来,上面大多数都是和Momo以及Sana的合照居多,所以让她在里面翻和多贤 的合照其实有点难度,花了好一阵子才找到自己满意的几张照片。


 ——虽然不知道擅自这么做她会不会生气,不过、总感觉不会错。


 Mina仿照金多贤的方式在日记本上贴上照片,是她们之前去游乐园、火锅店和在表演后台的合照,她在上头写上了自己的感想,顺便画上了几只Miguin当作插画 ,在一张​​Mina陪着金多贤抚摸小狗的照片旁边,她写上了「勇敢的豆腐加油!」这样的鼓励字样。


 最后一页她贴上了自己偷拍的金多贤的睡颜,然后写上「끝」的字样后,用红笔在照片旁画上几颗小爱心。


 「希望我们可爱的多贤会一直健健康康,由我做下结尾的日记本希望你会满意♪」


 然后,Mina偷偷跑进了忙内们的房间,把相册放上了金多贤的床头,看着睡着了的妹妹们,Mina感到幸福的勾起嘴角。


 今后大家一起幸福的走下去吧。

低调的小作者

如果将繁星连成线


五月


在昏暗的卡拉OK包间灯光中,多贤顺着Sana清亮的笑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Sana正为赢下一局让Momo喝掉一整杯威士忌(虽然掺了可乐)的游戏而开心不已。看起来几个姐姐正在以游戏为借口而疯狂饮酒,Sana虽然刚刚赢下一局,但是从她的状态来看,也实在算不上清醒。

多贤默默放下自己的酒杯,对看着同一方向的彩瑛说,「看到了吧,我只好先不喝了。」

多贤和Sana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如果两人一起出去喝酒,至少有一个人要保持清醒。这是她们在有次双双喝醉后在郊外某个终点站过了一夜后形成的约定。她们总是很有默契地在对方喝多时候保持清醒。

今天看来多贤是需要保持清醒照顾醉酒后的Sana的一边。...


五月


在昏暗的卡拉OK包间灯光中,多贤顺着Sana清亮的笑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Sana正为赢下一局让Momo喝掉一整杯威士忌(虽然掺了可乐)的游戏而开心不已。看起来几个姐姐正在以游戏为借口而疯狂饮酒,Sana虽然刚刚赢下一局,但是从她的状态来看,也实在算不上清醒。

多贤默默放下自己的酒杯,对看着同一方向的彩瑛说,「看到了吧,我只好先不喝了。」

多贤和Sana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如果两人一起出去喝酒,至少有一个人要保持清醒。这是她们在有次双双喝醉后在郊外某个终点站过了一夜后形成的约定。她们总是很有默契地在对方喝多时候保持清醒。

今天看来多贤是需要保持清醒照顾醉酒后的Sana的一边。

这是多贤的生日party,多贤本来应该是可以尽情放纵享受照顾的那位,但如果是因为Sana,多贤便无所谓了。

果然在离开卡拉OK的时候,Sana已经只能像个挂件一样搭在多贤身上了。好不容易才将Sana搬回家,放到卧室的床上,帮她盖上被子,多贤才去卫生间自己洗漱。

等多贤收拾好准备回房时,Sana的房间却传来了歌声,多贤进房一看,Sana已经滚到了地上,嘴里还唱着跑调的歌曲。

多贤终于把她重新扶回床上,安抚好内心仍然在卡拉OK包间唱歌的Sana,看着她慢慢安静下来,才离开房间。

「好好睡,别再滚到床下啦。」


直到第二天下午Sana才缓缓从寝室走出来,看到在客厅安静看书的多贤,立刻像一只委屈的松鼠一样抱怨着,「多贤呐,我头好痛。」

多贤抬着看着倚在门边的Sana,佯装生气的说,「Sana你昨天喝太多了,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手里拿着半瓶伏特加在喝。」

「多贤呐,我胃也好痛。」Sana作出一副被责备后可怜的表情望着多贤。

抵挡不住Sana水汪汪的眼睛,多贤生气不到10秒就心软下来。

「好啦,我就知道你会胃痛。我熬了些鸡肉粥,喝了应该会舒服很多。你来坐好,我去盛一些来。」说完起身走向厨房。

Sana占据了多贤本来坐着的沙发,将沙发上的抱枕抱在怀里,眼里满是期待地望着多贤端着碗从厨房走过来。


七月


多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还是坐了起来。

空调不合时宜地坏掉了,即使已经凌晨两点了,闷热的屋里还是让人不想多呆。

多贤轻轻地穿过客厅走向阳台,希望阳台上会有一丝凉意。

「睡不着吗?」Sana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吵醒你了吗?」多贤回头,担心地问道。

「没有,我也睡不着,太热了。」

「要去屋顶吗?这里还是不够凉快。」

公寓的楼梯可以通往屋顶,这对住在顶楼的多贤和Sana特别方便,除了她们公寓的其他人通常也不会来这里。她们时常在夜晚坐在屋顶,看着远方不算高的高楼,随意地聊起一些话题,再喝掉一两罐啤酒。

她们换上简单的背心和短裤,多贤还拿上了她的吉他,这个时间她们不会担心在屋顶遇上谁。

多贤和Sana坐在她们习惯的位置。幸好屋顶足够凉爽,吹来的风将沁在皮肤上的汗蒸发掉,也让人清醒了一些。

多贤把吉他抱在胸前,慢慢弹出几个和弦,Sana没有看她,顺着旋律默契地唱出歌词。

多贤不是非常擅长吉他,她常弹的曲子,Sana都听的很熟了,甚至只要开头一个和弦就能知道是哪首歌。

多贤把会弹的曲子几乎都弹了一遍,脑袋里再也想不到什么新鲜的想法。

「感觉我应该学些新歌了。」她轻轻叹口气,准备放下吉他。

「我最近很喜欢一个乐队,有一首抒情歌是纯吉他伴奏的,你要不要学习下?」Sana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哼出旋律。

「啊,上次你喝醉了唱的就是这一首吧?」

「诶,我喝醉的时候唱了歌吗?好丢脸。」

多贤没有答话,只是在吉他上试着和弦,在似像非像的弹出几个小节之后,挫败地把吉他放在身边。

她们重新开始漫无目的地聊着天,Sana不回家的这个暑假的安排,学校转角新开的咖啡店,然后就安静地坐着,让高处的风吹在脸上,看着天边直到透出一丝暗粉色的光。

「希望屋里没有那么热了,想回去睡觉吗?」多贤问道。

Sana点点头,帮多贤拿起吉他,一起离开屋顶。


九月


Sana喜欢在下雨声中睡觉,就像今天早晨一样。

她一觉醒来,听到外面下着雨,又想起自己今天没有课,于是决定慵懒地再睡一会儿。

Sana再次醒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雨下得更大了,多贤不在屋里,今天星期四,她早上应该有两节课。

她打开冰箱,思索着午餐的解决方案,电话突然响了,是多贤打来的。

「Sana,雨好大,我没带伞,救命。」

「笨蛋,早上出门的时候怎么不带伞。」

「出门的时候还没有下雨嘛。」

「好吧,那你等我来。你在哪里,音乐系大楼对吧?」

「嗯,我就在大楼门口等你,爱你姐姐。」

「哼,这时候就嘴甜。」

Sana挂掉电话,换好衣服,拿了一把足够容下两人的伞。

10多分钟后,Sana就看到了在站在大楼门口的多贤,她正戴着耳机出神,根本没有注意到Sana。

Sana的出现了把多贤吓了一跳,但是多贤很快就从惊吓变成了开心。

「没有姐姐我就回不去了,呜呜呜。」

「我可是专门因为你才在下大雨的时候还出门的哦。」

「好啦,姐姐没吃午饭吧?反正雨这么大我们不如去吃了一起回家?我请你。」

学校旁边就有一家不错的咖啡店,也提供一些午餐轻食,多贤和Sana不想走太远,就在这家店找了个座位坐下。

雨声混杂着咖啡店特有的瓷器碰撞声,融成一首幻想曲。


悠闲地吃过午餐,喝了一杯咖啡,时间已经缓缓地过了两个小时,走出咖啡店的时候,她们才发现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Sana有些哀怨地看着多贤,「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出来接你。」

「因为姐姐爱我嘛。」多贤笑嘻嘻地说,挽上Sana的手臂。


十一月


秋雨一场接一场,密密麻麻的,每下一场气温就会下降一点,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是深秋了。终于在赶在树叶落光之前,Sana和多贤去了郊外的山上,趁着深秋的尾巴赏了红叶。

游玩尽兴已经是傍晚时分,她们来到车站,等待半小时后返城的下一班火车。

车站很小,除了门口一家小商店,便只有空荡荡的月台。多贤去了洗手间,只留Sana一个人在月台的长凳上坐着。

天已经完全黑了,只有一盏昏黄的灯照在月台上,周围萧瑟的景色让Sana倍感无聊。

「多贤怎么还不回来呢。」Sana自言自语着,多贤在的话至少会有人说说话。

一阵风穿过铁道吹来月台,Sana不禁打了个寒颤。深秋的风,特别是早晚的风,常让人不寒而栗。Sana有些后悔早上没有穿多一些。

她更希望多贤可以赶快回来了。

她将大衣裹紧了一些,努力将脖子、手、一切裸露在外的肌肤都缩在衣服里面。

在Sana努力抵御着寒风的时候,多贤回来了,在Sana旁边坐下。

「我去商店买了两杯热巧克力。」多贤的声音平淡而充满温柔,伸手将一个纸杯递向Sana。

Sana接过多贤递过的热巧克力,手心立刻感受到透过纸杯的温暖。

「这真是拯救我了,好暖和。」Sana捧起杯子,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不仅是手心,连身体里也感到了热巧克力的温暖。她抬起头,多贤正看着她,即使在昏暗的月台上也能从多贤白皙的皮肤看出她的微笑。

和紧紧裹住大衣也感觉寒冷的Sana不同,多贤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皮衣,好像一点也不觉得冷,热巧克力只用单手拿着。·

「变得很帅气了嘛。」Sana打趣着,「谢谢你的热巧克力啦,我真的冷到快不行了。」

有了热巧克力的温暖,时间也不那么难熬了,等待的火车在不知觉间已经抵达了,车上几乎没有人,她们找了个安静的车厢随意坐下。

车厢里很温暖,甚至还有些热。一整天的户外活动让两人都有些累了,有默契地没有说话。Sana玩着手机随意翻看着社交软件上朋友的状态,多贤塞着耳机闭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列车晃晃荡荡开出半个小时,Sana感觉肩膀一沉,睡着的多贤头已经倒在她的肩上,身体半倚在她的手臂,塞着的耳机也随着掉了下来。

Sana努力维持着肩膀的位置,用另一边的手捡起耳机,准备先收起来,又好像想起什么,将耳机好奇地戴在自己的耳朵上.。

多贤手机播放的音乐缓缓传到Sana耳中。

「原来最近还在听这首歌啊。」Sana微微一笑,继续翻看着手机。


十二月


自从多贤这个月开始延长了打工的时间,Sana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吃过晚餐了。

平时的晚上她几乎总是和多贤一起吃晚餐,有时候在家里一起做个两人份的饭菜,有时候多贤会从打工的餐馆打包一些回家,在多贤不打工的时候,她们也会偶而外出找一家不错的餐厅。

但现在每天晚餐时间都是多贤在餐馆打工的时候,Sana只能自己在家里简单的做一些,有时候甚至只是一碗杯面或者一些水果。

她其实也可以找Momo或者定延或者子瑜一起吃饭,但是她们的时间也不是总这么凑巧,Sana也不愿一直打扰自己朋友们的二人世界。

Sana也问过多贤为什么突然要打那么长时间的工,还说如果是因为缺钱的话她可以帮助,多贤只是笑着说不是因为钱的关系。

幸好这个谜团和Sana凑合应付晚餐的日子只持续到了圣诞节。

平安夜的聚会后,趁着酒带来的温暖和一点点的醉意,多贤和Sana决定散步回家,虽然天气很冷,但她们穿的足够暖和。

只听到踩在雪上簌簌的声音,两个人沉默地走着,许久都没有开口。似乎这一个月来这是她们第一次这么久呆在一起的时间。

「Sana,你是不是瘦了?」多贤若有所思了很久,终于问出来。

「还不是你的错,自从你晚上都在打工以后我都没有人可以一起吃晚餐。」Sana委屈地说。

「对不起。」多贤的声音变小了,许久才又重新说道,「不过我额外的打工已经结束,之后又可以一起吃晚餐啦。」

「那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要打这么多工,一定有什么原因的吧。如果多贤需要帮助可以告诉我的。」

「其实正好打算今天告诉你的,因为你的生日快到了。」多贤面颊绯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点酒还是什么,看着Sana的眼神让Sana也有些紧张了。

「你之前说喜欢的乐队,后来看到你也一直有在听。上个月听说他们会来演出,时间,正好是你生日那天,29号。所以我就想,攒钱买门票送你生日礼物。」多贤拿出钱包,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两张门票。

「Sana,只好提前给你生日礼物,要和我一起去看演出吗?」

Sana心如鹿撞,血液涌上大脑,被寒风冻得通红的脸颜色更深了。

「好。」大脑空白一片,一瞬间似乎失去了语言功能,此时唯一能想到的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看着如释重负的多贤,Sana许久才平静好激动的心情。「不过多贤呐,你不用为了我的礼物让自己这么辛苦的,你知道就算是你在家弹一首歌给我当生日礼物我也会很开心的。」

「嘿嘿,你喜欢的那首歌,也可以弹给你,我练了好久呢。」

多贤得意洋洋的笑容,在Sana心中也绽开了花。

反白的雪地上,只有两人牵手前行的身影。

澄净的夜空中,也映出了点点繁星。


如果将繁星连成线,会是一道幸福的轨迹。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07

TWICE 官方IG更新:

林娜琏
엔젤 동기들이랑 한 컷
一组天使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1/07

TWICE 官方IG更新:

林娜琏
엔젤 동기들이랑 한 컷
一组天使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1/04

TWICE 官方IG更新:

朴志效:
오늘 무대 열심히 준비했는데 너무 미끄러워서 너무너무너무너무 아쉽다.. ㅠㅠ
함께준비해주신 많은분들 죄송해요 기대해준 우리원스들두...ㅠㅠ너무 속상해
내일 더 잘하자!!!화이티이티잉
그리구 오늘 받은 상 너무 감사합니다😊😊❤️
今天我在舞台上努力地准备,但是太滑了,很难过..ㅠㅠ
对于许多一起准备的人感到抱歉。
让我们...

2020/01/04

TWICE 官方IG更新:

朴志效:
오늘 무대 열심히 준비했는데 너무 미끄러워서 너무너무너무너무 아쉽다.. ㅠㅠ
함께준비해주신 많은분들 죄송해요 기대해준 우리원스들두...ㅠㅠ너무 속상해
내일 더 잘하자!!!화이티이티잉
그리구 오늘 받은 상 너무 감사합니다😊😊❤️
今天我在舞台上努力地准备,但是太滑了,很难过..ㅠㅠ
对于许多一起准备的人感到抱歉。
让我们明天做得更好!!!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虛空幻象

Slowly

湊崎紗夏,‪妳的一個微笑、一個撒嬌都能使我著迷不已,妳是夏日午後的薰風、是秋日落陽下的紅楓,但我知道,我必需停下,停止愛妳。‬



‪言語從來都不足以表達我對妳的感受,表達那些我願意用一輩子去記住的情感。‬



‪「紗夏 我愛你」‬



‪我多希望自己能將這句話的重量傳達給你



‪「我當然也愛我們多賢尼」你不假所思的回答,像早已準備好的標準答案,相同的我愛你,卻承載不一樣的感情。‬



‪再次看向妳,還是一樣地令人著迷中毒‬。



‪我的腦袋無法運轉,因為腦海中充滿了妳‬。

‪妳不經心的一句「果然還是我們多賢尼最好了」又或者只是一個輕柔的微笑‬,都足以...

湊崎紗夏,‪妳的一個微笑、一個撒嬌都能使我著迷不已,妳是夏日午後的薰風、是秋日落陽下的紅楓,但我知道,我必需停下,停止愛妳。‬



‪言語從來都不足以表達我對妳的感受,表達那些我願意用一輩子去記住的情感。‬



‪「紗夏 我愛你」‬



‪我多希望自己能將這句話的重量傳達給你



‪「我當然也愛我們多賢尼」你不假所思的回答,像早已準備好的標準答案,相同的我愛你,卻承載不一樣的感情。‬



‪再次看向妳,還是一樣地令人著迷中毒‬。



‪我的腦袋無法運轉,因為腦海中充滿了妳‬。

‪妳不經心的一句「果然還是我們多賢尼最好了」又或者只是一個輕柔的微笑‬,都足以讓我失神一整天‬。



‪紗夏,我多麼希望能夠告訴妳我的感受,我有多麼的愛妳,但那些話語卻只會帶來無盡的悲傷。



‬ ‪不是因為我害怕。‬



‪恐懼並沒有阻止我,是愛。‬



‪對妳說出我愛妳的那晚,妳興奮地說著上次和她去旅遊時的回憶,說著和她在一起時有多麼的快樂。



我知道她早已得到你的心。‬



‪紗夏,我愛你。‬



‪所以我必須放手‬。



‪我的心沒有因妳而碎裂,而是我早已親手將刀刺進心的深處,一刀接著一刀,慢慢地扎進去。‬



看到妳和她在一起,聽著妳說著和她的趣事,甚至從妳口中說出的那個名字,都令我痛苦萬分。



又一次看向妳,妳從我身旁走過,我祈求天父將時間靜止,好讓我能夠伸手抓住妳,但祂並沒有答應。



我只好卑微地奢望時間能夠慢一點...再慢一點...

讓我能夠抓住妳即逝的身影,好想待在你身邊,即使只有緩慢的一秒鐘。 



慢一點....再慢一點... 讓妳的目光離開我走向她時,我能夠假裝不在意。



翻譯自Twitter https://twitter.com/dubsdubu/status/1211586839758307330?s=21

Ray

※性轉 不喜勿入 勿噴 可給建議
兔瓦斯每個人性轉成兔瓦男代理😂😂😂😂幾天前有看到一位很棒的繪師也是畫了性轉!真的畫的很傳神☺☺我畫的比較日式風(?)總覺得湊崎蝦蝦被我畫的好gay🙈🙈🙈

※性轉 不喜勿入 勿噴 可給建議
兔瓦斯每個人性轉成兔瓦男代理😂😂😂😂幾天前有看到一位很棒的繪師也是畫了性轉!真的畫的很傳神☺☺我畫的比較日式風(?)總覺得湊崎蝦蝦被我畫的好gay🙈🙈🙈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26

TWICE 官方IG更新:

金多贤:Fancy🤟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26

TWICE 官方IG更新:

金多贤:Fancy🤟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桃言桃語_萬物起圓

兔瓦一斯幼兒園【6】

壓線祝小紗紗生日快樂!!
————————————
01

今天是小紗紗的生日。

小紗紗從昨天晚上就興奮得睡不著,結果一早睏到爬不起來,上課一直打盹。

一起床就忘了今天是自己生日這件事。

“小紗紗!小紗紗!不要再打瞌睡啦!”小笑笑豁盡全力的大喊。

但是小紗紗還是睡得一動不動,流下來的口水小河漸漸和一旁小桃子的匯合。

老師覺得這樣的情況有必要扼止,於是上課都點小紗紗來回答問題。

“紗紗,妳知道這題怎麼算嗎?”

小豆腐和小笑笑一左一右戳了戳小紗紗,結果驚醒了一旁的小桃子,哭著說要去買零食。

小紗紗在Mo音穿腦的壓迫之下終於醒了過來。

“老師,Sana好想睡覺覺……”

小紗紗張著...

壓線祝小紗紗生日快樂!!
————————————
01

今天是小紗紗的生日。

小紗紗從昨天晚上就興奮得睡不著,結果一早睏到爬不起來,上課一直打盹。

一起床就忘了今天是自己生日這件事。

“小紗紗!小紗紗!不要再打瞌睡啦!”小笑笑豁盡全力的大喊。

但是小紗紗還是睡得一動不動,流下來的口水小河漸漸和一旁小桃子的匯合。

老師覺得這樣的情況有必要扼止,於是上課都點小紗紗來回答問題。

“紗紗,妳知道這題怎麼算嗎?”

小豆腐和小笑笑一左一右戳了戳小紗紗,結果驚醒了一旁的小桃子,哭著說要去買零食。

小紗紗在Mo音穿腦的壓迫之下終於醒了過來。

“老師,Sana好想睡覺覺……”

小紗紗張著一雙大大的無辜狗狗眼,淚汪汪的看著台上的老師。

想當然的,怎麼可能。

小桃子和小紗紗一起被罰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

02

不過這麼一鬧,小紗紗已經醒了過來,戳了戳旁邊站著打盹的小桃子。

“Sana有小浣熊餅乾噢!”

果然一提到食物,小桃子就以可觀的速度甦醒了。

“在哪?哪裡有餅乾?桃桃餓餓了嗚啊啊啊……”

小紗紗慌張了,她只是想跟小桃子說說話的。

沒有辦法,小紗紗從窗戶外探頭拍了拍正在偷吃麵包的小魚魚。

“麵包安對,酷吉也安對,遵守就好”

小紗紗都還沒開口就慘遭奶音拒絕,只能轉往另一邊正以高超技術在死角偷吃番茄醬的小企鵝。

“小桃子餓餓了……Mina醬有食物嗎?”

“番茄醬可以嗎?南南這裡有兩大箱可以吃”

“應該……應該可以的吧……或許有豬蹄嗎?”

窸窸窣窣的談話聲被敏銳的小臉臉聽到了,小臉臉把身子靠向窗邊。

“可以幫臉臉買彩帶嗎?要慶祝生日可是臉臉忘了買等下會被叮叮念的”

小紗紗隱隱約約記得今天好像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可是睡太久了腦袋昏昏沉沉的,用盡柴柴之力想也想不起來。

小企鵝瞬間驚慌,小臉臉就這樣曝露了她們籌備的生日計劃!

幸好小紗紗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沒有發覺。

小桃子因為等的太久又進入了夢鄉,靠在小紗紗身上流了滿身的口水,還拿小紗紗的衣服擦了擦。

而小紗紗還在用力的想。

03

等到下課已經是幾十分鐘後的事。

在短短的十分鐘下課中,小叮叮拉著小桃子用她存有可觀數字的食堂儲值卡買了一大堆食物。

小企鵝和小臉臉去福利社採買了生日派對的必需品。

小笑笑留在班上看守著睡得正香的小紗紗。

小豆腐小獅子小魚魚在確定計劃流程。

一切就這樣和平的到了放學時。

04

到了放學,小紗紗蹦蹦跳跳正要回家的時候,小豆腐喊住了小紗紗。

“歐尼現在有空嗎?”

小紗紗懷疑自己的魅力忘了隱藏,竟然有同班同學想約自己,一時心情大好,啊哈啊哈的笑著。

小豆腐快緊張成了紅燒豆腐,好害羞,為什麼自己猜拳要輸……

正當小紗紗興高采烈的時候,小臉臉小叮叮小笑笑小企鵝拱著小魚魚從後門推了一個大蛋糕進來。

“Sana歐尼生日快樂!”

小紗紗驚喜萬分,感動的就要抱住小魚魚又親又啃,不過蛋糕車上好像有兩個人影?

小紗紗定睛一看,小獅子正在吃上頭的12顆草莓,另一邊小桃子正拿著抹刀吃著上頭的奶油。

不過小紗紗心情正好,也不管自己沾到了滿臉的鮮奶油,開心的過了今年的生日。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25

TWICE 官方IG更新:

金多贤:메리크리스마스 원스🎄❣️  圣诞快乐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25

TWICE 官方IG更新:

金多贤:메리크리스마스 원스🎄❣️  圣诞快乐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桃言桃語_萬物起圓

【熾焱下的餘灰】第九章:螳螂捕蟬

好久沒更了我。
——————————————
意外一幕,驚見林娜璉右手緊握刀刃,鮮血淋漓!

「不行…不可以…」

撕裂靈魂的至極痛楚,幾近魂飛魄散的意識,為一點執念,苦苦維繫著一絲元神。

林茿緹覷得瞬機,真元運極,一舉震散萬千怨靈之縛!

「好個林娜璉,意志如此堅強,看來要控制妳已是不可能,那就讓妳跟平井桃一同毀滅吧!」

乍見湊崎紗夏口誦法訣,逆轉寄命血咒,登時林娜璉體內咒毒暴竄而出,直欲吞噬兩人!

「平井桃,若妳用寒氣凍住毒液,那妳們,就毫無生機了」

毒威散竄而出,林茿緹急運一身寒元,欲以極寒之氣,緩下爆發之速!

「霜雪凝天映月明!」

咒毒接觸寒氣瞬間,反噬之力加倍爆發而出,林...

好久沒更了我。
——————————————
意外一幕,驚見林娜璉右手緊握刀刃,鮮血淋漓!

「不行…不可以…」

撕裂靈魂的至極痛楚,幾近魂飛魄散的意識,為一點執念,苦苦維繫著一絲元神。

林茿緹覷得瞬機,真元運極,一舉震散萬千怨靈之縛!

「好個林娜璉,意志如此堅強,看來要控制妳已是不可能,那就讓妳跟平井桃一同毀滅吧!」

乍見湊崎紗夏口誦法訣,逆轉寄命血咒,登時林娜璉體內咒毒暴竄而出,直欲吞噬兩人!

「平井桃,若妳用寒氣凍住毒液,那妳們,就毫無生機了」

毒威散竄而出,林茿緹急運一身寒元,欲以極寒之氣,緩下爆發之速!

「霜雪凝天映月明!」

咒毒接觸寒氣瞬間,反噬之力加倍爆發而出,林茿緹首當其衝,雙魂竟遭裂解!

「啊!」

抓準時機,湊崎紗夏手拈法印,林茿緹意識瞬間被奪,平井桃魂魄缺一,當場昏厥!

「全部,受死吧!」

正當湊崎紗夏殺招將落之際,忽聞一聲——

「紗夏,這麼晚了還不休息?」

湊崎心中一驚,表面不動聲色,手上氣勁已散。

「出來賞賞夜景而已,皇上是千金之體,今夜風寒,不能在外太久,臣妾扶您回去休息吧」

「也好」

「哼,平井桃,林娜璉,讓妳們逃過一劫」湊崎心想。

另處,俞定延三人感應戰況,同時抽身而退!

「彩瑛,休走!」

名井南怒刀迅斬,欲擊破后儀玄印卻是徒勞無功,轉眼,兩人蹤影已失。

「南,妳先冷靜,她們既然抓了彩瑛,一時之間應該沒有危險,我們先趕去西偏殿」

「好吧」

兩人趕到,卻只見兩道人影,倒臥血泊之中。

「娜璉!平井!」

「情況不妙,娜璉性命沒有危險,但平井的魂魄被強制拆分,雙魂缺一,時間一久,必死無疑」

「這,該怎麼做才能救她」

「她的體內有娜璉的刀招,還有一股咒術所造成的毒傷,要解開,恐怕,解鈴還需繫鈴人」

「但湊崎紗夏怎麼可能答應」

「可以從皇上下手,湊崎紗夏現在還不敢直接和子瑜撕破臉,如果她還有所顧慮就不會拒絕」

林娜璉臉上閃過一瞬黑氣。

深宮。

「有成功嗎?」

「周子瑜忽然出現,功虧一簣」

「我還以為是妳心軟了,原來不是啊」

俞定延投以玩味的眼神。

「哈,無聊的試探可以省下了,況且我的牌也尚未出盡,控制孫彩瑛的情況如何」

「她的意識已經進入沉睡,但遲遲無法完全消滅」

「無妨,這一點問題我還可以克服,這幾天如果周子瑜來,就說我病了,不便見客」

「怎麼?」

「平井桃魂魄裂解,只有我歸還林茿緹魂魄才能救她,雖然沒有當場格殺,但只要時間一久,不用我們動手,她也沒辦法活命」

「有時候我真疑問,繞了這麼大一圈,弄得麻煩至極,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趕盡殺絕」

「我要的,從來就不是毀滅一切,是周子瑜心甘情願的臣服,但為了這個目標,就算要犧牲任何人甚至自己,我都在所不惜」

湊崎紗夏的眼中是不曾有過的決絕,看在金多賢眼裡,心裡湧上一陣酸澀。

終究還是,沒有佔得一席之地嗎?

草宣

Dahtzu-圣诞节

#现实向

---



圣诞节的气氛渲染了街道,包括TWICE的宿舍,在行程开始前的空闲时间,有些成员抓紧时间休息,有些成员则滑着手机,而金多贤则是到处和人说圣诞快乐的例外。 





她从工作人员手上拿到不少礼物,有些还是以粉丝的身份送给她的,她跑去分给了成员们,从年龄大小开始一个个拜访,然后她走到了周子瑜身旁,才 要开口,却发现手上的巧克力已经分光了——定延姐姐和Momo姐姐以及Mina姐姐要了特别多——金多贤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注意到她的接近的周子瑜则 是满脸疑惑的看着金多贤。 





然后她发现了每个人手上都有食物,唯独她和金多贤没有,她大致猜到了情况,但更令她在意的是...

#现实向

---



圣诞节的气氛渲染了街道,包括TWICE的宿舍,在行程开始前的空闲时间,有些成员抓紧时间休息,有些成员则滑着手机,而金多贤则是到处和人说圣诞快乐的例外。 





她从工作人员手上拿到不少礼物,有些还是以粉丝的身份送给她的,她跑去分给了成员们,从年龄大小开始一个个拜访,然后她走到了周子瑜身旁,才 要开口,却发现手上的巧克力已经分光了——定延姐姐和Momo姐姐以及Mina姐姐要了特别多——金多贤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注意到她的接近的周子瑜则 是满脸疑惑的看着金多贤。 





然后她发现了每个人手上都有食物,唯独她和金多贤没有,她大致猜到了情况,但更令她在意的是:多贤姐姐把自己的份也送出去了吗? 





金多贤朝着周子瑜尴尬的笑着,然后坐在了周子瑜身旁,她撒娇的抱住周子瑜,蹭了蹭她的肩窝,周子瑜的身高一直都给姐姐们带来很高的安全感 。 





「为什么我没有礼物——」





周子瑜开玩笑的说着,然后假装赌气的嘟起嘴唇,金多贤愣了一下,这个妹妹主动撒娇的场合实在太少了,一撒娇起来却是绝对要人命的,明明知道她没有那个意思,金多贤居然 还是有了愧疚感。 





她从周子瑜的身上离开,然后说着「等我一下」之后就跑了开来,周子瑜一脸疑惑,她难得鼓起勇气和姐姐撒娇,有可怕到她要立刻起开吗? 而且一溜烟的就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这让周子瑜不禁思考起自己刚刚的表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好像蛮可怕的? 





周子瑜在心里开始构思该怎么道歉,她明明只是想要难得的学起姐姐们欺负一下金多贤,没想到却把人给吓跑了。 





不过她还没想出答案,金多贤便跑了回来,看起来跑的非常急,从她在周子瑜身旁发出的喘息声就能得知她究竟有多著急,虽然如此,但周子瑜更在意 的是缠在她手上的缎带。 





「礼物是我哦!今天一整天,子瑜想怎么使用我都可以!」





「礼物还有保存期限吗?」周子瑜笑了笑。 





「当然!总不能让你天天使唤我!」





金多贤笑的开心,然后把缠绕着缎带的手伸了出去,周子瑜见状伸手小心翼翼的拆开,就像真的礼物那样。 金多贤傻笑着将藏着的巧克力塞进周子瑜手中。 





「当然——正规的礼物还是有的!」





周子瑜看了看手上的巧克力,然后立刻拆开了包装吃了下去,甜味在口中蔓延开来,她露出满足的笑容,而金多贤看的开心,也就忘记了刚刚和俞定延要巧克力而 被捉弄一番的事情——虽然在她提到子瑜​​这两个字的时候俞定延二话不说就把巧克力给她了。 





「今天的行程会很忙碌。」





周子瑜朝金多贤说道,然后将身旁尚未开罐的热咖啡给了金多贤,那原本是她自己要喝的,可她看着衣装一点也不保暖的金多贤,大概自己再喝多多热饮都会因为她 的穿着而莫名感到冷吧。 





金多贤接过了咖啡,罐子传来的热度让她舒服不少,紧接着周子瑜在金多贤的脸上落下一吻,口红印明显的印上了她白皙的皮肤,突然的让金多贤一瞬间说不 出话。 





「圣诞礼物。圣诞快乐,姐姐。」周子瑜笑着。 





金多贤跳了起来,然后开始到处和人宣传周子瑜刚刚主动亲了她的事情,林娜琏一听便立刻冲到周子瑜身边,然后Momo和Sana也凑了过去,让周子瑜困扰不已,向金多贤 投向了求助眼神。 





作为一天的圣诞礼物,主人的话又怎么能不听呢? 





「姐姐们不要这样,那可是专属于我的礼物!」





「哈!?周子瑜刚刚亲你哪里!?我要亲到她的口红印抹在我嘴上!」





「等一下、娜琏姐姐——救命啊!!!」





周子瑜一边应付着还在索吻的其他两位姐姐,一边看着林娜琏和金多贤的打闹而笑着。 





看来这次的圣诞节会特别热闹。 


吃的都阔以

【豆沙】(无题)

我懒得起标题了。


OOC


3000少一点


豆沙超甜,大噶快康康豆沙!


————————————————————


初次见面,金多贤对湊崎纱夏就没过什么好印象。

 

 

那女生在教室门口唤了自己好友的名字后,又向对上眼了的金多贤抛去一个微笑。湊崎纱夏的笑容很灿烂,只是普通的弯弯眼角就让人沦陷——呆楞在原地脸红耳热那种,或是像金多贤一样咬咬唇扭头不看她的那种。

 

 

金多贤很反感这种身边环绕着一大群蜂蝶的人。若不是来者不拒,怎么可能会跟这么多人保持着刚刚好的暧昧距离。湊崎纱夏定就是这样的人,金多贤想。

 ...

我懒得起标题了。


OOC


3000少一点


豆沙超甜,大噶快康康豆沙!


————————————————————



初次见面,金多贤对湊崎纱夏就没过什么好印象。

 

 

那女生在教室门口唤了自己好友的名字后,又向对上眼了的金多贤抛去一个微笑。湊崎纱夏的笑容很灿烂,只是普通的弯弯眼角就让人沦陷——呆楞在原地脸红耳热那种,或是像金多贤一样咬咬唇扭头不看她的那种。

 

 

金多贤很反感这种身边环绕着一大群蜂蝶的人。若不是来者不拒,怎么可能会跟这么多人保持着刚刚好的暧昧距离。湊崎纱夏定就是这样的人,金多贤想。

 

 

然后,自己就往那滩泥潭里躺了进去。

 

 

//

 

 

或许是湊崎纱夏吸引力太大,又或许是金多贤并没有那么讨厌湊崎纱夏。在几次打照面后,两人便熟络起来。

 

 

金多贤从来不是对感情擅长的人。不会表达,不会接受,不知道怎么回应。湊崎纱夏则恰恰相反,语言攻势不小,肢体接触也不在话下。湊崎纱夏和金多贤的相处总是很容易,只需黏上去哼哼唧唧撒个娇,后者就会不大耐烦的任人摆布,虽然偶尔也会嘟嘟嘴耷拉着脚步做些小反抗,但并不影响最后妥协的结果。

 

 

湊崎纱夏有着金多贤家里的备用钥匙,金多贤记得湊崎纱夏家门的密码。冬天时,湊崎纱夏总是会拎着一袋蔬菜肉类来到金多贤家,轻车熟路地把人从被窝里拉出来打火锅,再从冰箱里拿出几天前买来的碳酸汽水,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去逗逗在厨房洗碗的白豆腐。

 

 

孤僻如金多贤,这间公寓里几乎就没有除了她自己以外的人。所以当湊崎纱夏这个不速之客——至少金多贤家里养的小仓鼠是这么认为的——出现在这里时,无论是金多贤,还是湊崎纱夏,都有些堂皇。而开放如湊崎纱夏,也很快地接受了自己是唯一一个能进金多贤家门的人。

 

 

金多贤的世界很简单。

学习,吃饭,睡觉,音乐,湊崎纱夏。

除了这些,或许就只剩下了家里那只好吃懒做的胖团子。金多贤不喜欢太多的社交,对不需要熟悉的人投去的只有礼貌性的微笑,来来去去也还是那几个好友,有时还会被湊崎纱夏说教。

 

 

“不多交些朋友,以后会越来越孤僻的。”

 

 

金多贤眨眨眼,当作了耳边风。

我有姐姐呢,不会孤僻。

 

 

“好好,那我以后有男朋友了,你就等着独守空房吧。”

 

 

切。金多贤不屑地别过头。

但是心痒痒的,有点头晕,还有点空落落的感觉。

 

 

//

 

 

说实话谁都没想到会是金多贤先脱离单身行列。

 

 

听说是同系的学长告白,结果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湊崎纱夏搅着杯里的咖啡,上头的拉花皱成一团,散掉的心形图案让她叹了口气。

 

 

36天了。

 

 

自己躲着金多贤的第36天。

她最近总是想方设法地约自己出去,但是却被各种荒唐的理由拒绝。

 

 

湊崎纱夏不想见到金多贤。或者换一句更恰当的话来说,她不想见到和别人在一起的金多贤。这令她烦躁,湊崎纱夏怕自己说出奇怪的话,怕会吓到金多贤。

 

 

湊崎纱夏是胆小鬼。

所以总是让自己的家很热闹。

她邀请朋友到家里玩,因为她害怕孤独。

 

 

即使在不久前的她,不算孤独。她有金多贤呢。

湊崎纱夏窝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越刮越大的风。但是最近不一样了。手机上的消息显示着好友们的应约。湊崎纱夏却没有丝毫悦动。

 

 

现在,好孤独。这种感觉叫什么来着……湊崎纱夏闭上眼睛,听着呼啸的风声,在脑海里搜刮着词汇。

 

 

不,不是的。不是“嫉妒”,她想。不能够是。

 

 

这样的感情,不会被接受。

 

 

那,姑且称之为“礼貌”吧。作为好友,礼貌性地给交了男友的她留出了空间。

 

 

湊崎纱夏突然觉得有点冷,即便窗户关得紧紧的,身上的大衣裹的严严实实。

 

 

//

 

 

金多贤最终还是堵到了湊崎纱夏。

 

 

小小的身子被包在一件过长的羽绒服里,吸着鼻子敲开了湊崎纱夏的门。小孩有些委屈,皱着眉头质问湊崎纱夏。

 

 

姐姐的门钥换密码了。

还没有告诉我。

 

 

湊崎纱夏讪讪地笑。

 

 

你在躲我。

金多贤说,她声音脆脆的,像个和朋友吵架的小孩子。

为什么要躲我?

 

 

湊崎纱夏转身关门的动作顿了顿,不由得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她在身后解释说,因为不想作打扰。轻柔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在金多贤的心尖上挠了挠,留下几丝碰不到的痒。

 

 

打扰……吗?

 

 

嗯。会打扰到你和那个谁吧。

 

 

金多贤愣了愣,没察觉到湊崎纱夏嘴角勉强的弧度。

 

 

//

 

 

金多贤待了没多久就离开了。湊崎纱夏噼里啪啦地解释着自己有多忙,待会有多少朋友要来,现在有多不方便等等,不一会就把金多贤连劝带哄地送了出去。

 

 

裹着厚厚的大衣的小孩在楼下的便利店买了红豆汤,一点点地喝着,眼眶的颜色不知怎么的和被冻红的手都快一致了。

 

 

金多贤不知道那阵子的心悸是从哪来的。小猫的爪子在一旁的椅脚上抓着,发出了细微的刮声。比起可爱,金多贤倒觉得那一道道痕像是刮在了自己心上般,越发令人烦躁。她把手里已经空了的易拉罐捏扁,顺手抛进了垃圾桶里,发出的碰撞声把一旁的猫咪下了一大跳,咻地蹦开了。

 

 

就连猫都被吓跑了。

 

 

回到家的金多贤把自己丢到沙发上,闭上了眼。房间里很安静,就连窝在干草堆里小仓鼠都睡着了,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或许,房子里就没怎么有过生气,常年这么冷冷清清的,只有在湊崎纱夏来的时候才会热闹些。

 

 

但是她不在了。

屋子里比以往还要更冷了。

 

 

//

 

 

谈到感情问题,最佳的地点就是餐厅了。

 

 

直到对面的好友都快把金多贤给看穿了,她这才抬眼,虚虚地问道。

 

 

“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用我的十二指肠都看得出来她喜欢你。”

孙彩瑛翻了个大白眼,就差没用吃年糕用的竹签刺醒这块懵懵懂懂的蠢豆腐。

“我说你是迟钝还是情商低?正常人会在你和别人交往之后突然这样躲你吗?”

 

 

金多贤摇摇头。

 

 

“那不就对了。照我说,她不是喜欢你就是喜欢那个男的。”

 

 

孙彩瑛嘶嘶地吸着凉气,辣到嘴唇通红的小狮子夹年糕的手却没停下来。

 

 

金多贤突然想起了那天在湊崎纱夏家时看见的笑容。她试着模仿了一下,却发现心里涩涩的。

 

 

明明,一点都不开心。

 

 

//

 

 

湊崎纱夏在图书馆第二次被小孩堵到。

 

 

“我要跟你聊一下。”她这么说着,把湊崎纱夏手里的书拿走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拉着空出来的手进了一旁无人的自习室。

 

 

湊崎纱夏茫然无措地看着关上门后就把自己堵在墙角的小孩。以及她那不知为什么红到发热的耳尖。

 

 

“姐姐,你有话要对我讲的吧。”

金多贤站在湊崎纱夏跟前,身高差迫使她要微微抬头才能对上眼睛。

 

 

湊崎纱夏不禁失笑,眯起的眼睛让金多贤的心跳悄悄漏掉了一拍。

 

 

金多贤倔倔地瞪了湊崎纱夏一眼,才开口说。

“我……我和那个谁分手了。很早以前就分了。”

 

 

的确。

金多贤连交往一周纪念日都还没等到就已经分手了。

 

 

湊崎纱夏愣了一下,随即挂上一个笑容。

 

 

“原来是这样吗,多贤是要姐姐的安慰吗?”她往墙边靠了靠。金多贤离自己太近了。“要是需要的话,姐姐的肩膀永远欢迎你哦。”

 

 

“当然,抱抱也可以哦。”

 

 

金多贤垂了眼角,咬了咬唇。

 

 

“啊,要是需要的话,我也可以陪你去游乐场玩一下,当然只是你想去的时候才……”

 

 

湊崎纱夏话没说完。她瞪大了眼睛。

她被一个白团子抱住了。

 

 

金多贤身上淡淡的香味扑在湊崎纱夏的脸上,小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不要。”

 

 

她微凉的嘴唇压了上来,生涩地吻在了湊崎纱夏的红唇上。

 

 

“我要你亲我。”

 

 

天。

湊崎纱夏在心跳失控的一瞬间想道。

这下可算完了。

 

 

金多贤的吻技并不怎么好,倒不如说,和完全没有一样。即便如此,湊崎纱夏还是因为这个而失了分寸,乱了呼吸。

 

 

“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知道我喜欢你,虽然这样很突然,但是……我们能交往吗?”

小孩把自己吻到缺氧后,气喘吁吁地放开了湊崎纱夏,环抱着姐姐的腰,把头埋在肩膀上闷声道。

 

 

湊崎纱夏抬手抚上了还带着湿润的嘴唇,由金多贤带来的甜味染上了脸庞。

 

 

“好呀。”



———————————————————


END.



我好缺梗。

有人施舍我一些吗?

白昼森林

Malificent

OOC预警


    金多贤在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铁弹射中了的时候,背脊已经痛得麻木了,她已经不能感受到翅膀扇动带来的后背舒张的快感了,反而是失重下落的无力感。



    她试图再次扇动翅膀以掌握平衡,但都只是在做无用功,她的后背早就毫无知觉了,魔法也尽数消失,她只能绝望地闭上眼睛任由自己下坠。



    我终于也要完结了吗?



    站在瞭望塔上的侍卫看着天边的那道白色身影迅速下落至水中,再向前方望去,湍急的河水顺着悬崖倾泻而下,这里离瀑布那么近,那魔女怕真是活不了了。...








OOC预警


    金多贤在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铁弹射中了的时候,背脊已经痛得麻木了,她已经不能感受到翅膀扇动带来的后背舒张的快感了,反而是失重下落的无力感。




    她试图再次扇动翅膀以掌握平衡,但都只是在做无用功,她的后背早就毫无知觉了,魔法也尽数消失,她只能绝望地闭上眼睛任由自己下坠。




    我终于也要完结了吗?




    站在瞭望塔上的侍卫看着天边的那道白色身影迅速下落至水中,再向前方望去,湍急的河水顺着悬崖倾泻而下,这里离瀑布那么近,那魔女怕真是活不了了。




    侍卫得意一笑,通过望远镜看到那魔女落入水中砸出的水花,他刚准备收好工具回去向王子复命,却在转身的一瞬余光中有一丝金黄色的光乍现,他迅速拿起望远镜定睛一看,又是一道黑影钻入了刚刚魔女掉落的位置,吓得他赶紧收拾好东西跑回去禀告王子。




    金多贤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往下坠,不熟水性的她呛了水,即使很想保持清醒,但还是渐渐失去意识,在完全闭上眼睛之前,她隐隐约约看见一道黑影直冲自己而来,破水声响起,她很想看清那是谁,但她再也坚持不住了,于是任由自己昏睡过去。






    当金多贤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山洞里的一块巨石上,上衣已被褪去,纱布从肩膀一直缠绕到腰间,她舒展了一下翅膀,但牵动了伤口。




    金多贤被撕裂的疼折磨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面对陌生的环境,她暂时管不了背上的疼痛,谨慎地打量起这个山洞来。




    洞里到处铺满了像蜘蛛丝一样的细线,踩上去就像踩在丝绸上一般冰凉光滑,金多贤很快确定了这是一处巢穴,她光脚踩在线上,扶着岩壁往前走去。




    走了没多远,她就听见远处人声鼎沸,像是一群人在开会,其中还有她熟悉的声音。




    是孙彩瑛!金多贤走得越近越能确定,她和孙彩瑛从小一起长大,肯定能分辨出来她的声音。




    孙彩瑛听到了动静,也转过身来,发现是金多贤之后,就飞过来扶住了她,并向大家介绍:“这就是金多贤。”




    金多贤这才注意到,原来这洞里聚集的竟都是和她一样的人,她原本以为她和孙彩瑛已是这一族的最后一代了,这种感觉在孙彩瑛失踪之后尤为强烈,好像生与死于她都没有太大关系了,反正她已是没有归属的人了。




    只是现在,发现自己还有归属的金多贤喜出望外,兴奋得甚至忘记了背上的疼痛,扇扇翅膀来和大家打招呼。




    大家都纷纷回应她,但在这时,孙彩瑛用两根树枝夹起了一颗金属球,对大家说到:“你们看,这是人类造来攻击我们的武器,就算是多贤也会被这个东西重伤,”环视一圈,看到族人们震惊的表情,又继续说,“既然这一次他们成功了,那么必定会制造更多的铁器出来伤害我们,如果我们不率先攻击,那么我们必然处于劣势。”




    “彩瑛,这样做真的好吗?”一个少女从人群中站出来,抬头望向孙彩瑛,只是孙彩瑛没有回答。




    “可有的人类并不坏,我们并没有必要滥杀无辜,况且我们位置这么隐蔽,他们应该不会找到我们。”少女见孙彩瑛不回应,又继续补充道。




    “我们的族人已经在这里躲躲藏藏几百年了,我们是暗夜族,本就应该在天空中飞翔,是人类,让我们变成现在这样,让我们只敢藏在山洞里当蝙蝠!”孙彩瑛越说越激动,脖颈上青筋暴起,金多贤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还是抚了抚她的手臂,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这时,人们都开始议论纷纷,很显然孙彩瑛的一席话说出了他们的心声,翅膀长出来就是为了飞翔,而不是一辈子都待在山洞里和人类捉迷藏。




    过了好久,山洞里才渐渐安静下来,族人们都肯定地对孙彩瑛点头示意自己加入战争,孙彩瑛更关心金多贤的状况,挥挥手让大家散会。




    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孙彩瑛牵起金多贤往另一边走去,边走边说:“我也是到这里来才知道,我们不是孤独的,这个洞穴里面一直住着许多我们的族人。”




    金多贤点头回应,接着问道:“我溺水之前看到的人是你吗?”




    “不是,是佳泫。”孙彩瑛指着走在前面的那个少女,金多贤认出她就是刚刚那个站出来劝阻孙彩瑛的人。




    佳泫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回头朝金多贤一笑,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李佳泫。”




    金多贤也报以微笑,只是没再开口讲话,任由孙彩瑛牵着走到了山洞的尽头。




    山洞的尽头有一个很开阔的深谷,虽然仍是在密闭的环境里,但被嵌在岩壁立的珠子照得透亮,有一些孩子在大人的帮助下从峭壁上跳下来,再在空中展开双翼,从而学会飞行。




    山谷下是一块平地,算是一个小“广场”,四周洋溢着欢快的笑声,金多贤望着他们,也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嘴角不禁挂上微笑。




    孙彩瑛带她绕了一圈,见她心情还不错,便又说起了自己的计划,末了还询问金多贤要不要同她一道实现大业,但金多贤并没有立刻答复,而是让孙彩瑛容她考虑几天。




    孙彩瑛很快被人拉走了,金多贤靠着一块石头坐下来,好奇地看着这里的一切,她从小就脱离了族群,许多行为早已和这里的人们不符。




    “很孤独吧,一直都是一个人。”李佳泫刚帮助一个孩子学会了飞行,便从悬崖上飞了下来,停在金多贤旁边。




    “还好,森林里的精灵很多,大家都很要好。”金多贤想起了森林里的花和树,还有那只乌鸦,想到乌鸦就想到了湊崎纱夏,情绪立马低落起来。




    李佳泫见金多贤眼里的光突然黯淡,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说错了,又赶紧换了话题,试图让她心情好转,金多贤也明白她的意思,索性不再多想,一来二去之间两个人终于熟络起来,金多贤也不再拘谨,和李佳泫有说有笑,连孙彩瑛回来了都不知道。




    孙彩瑛神情严肃,身后跟着几个长者,带着金多贤和李佳泫走向了这个“广场的”中央,那里立着一座凤凰雕像,一行人在雕像脚下站定,孙彩瑛转过来对金多贤说:“多贤,你是凤凰的后代。”




    金多贤:“?????”




    金多贤俨然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孙彩瑛扶额,毕竟从小就被圈在森林里,没有见识是很正常的事情,她这样安慰自己。




    “凤凰在每一代只有一个传人,我们一直以为在我们这一代已经消亡了,直到你出生了,多贤,为了让你不受伤害,我们把你送到了摩尔森林,现在你又回来了,是时候该告诉你你的身世了。”其中一个老人站出来说。




    “那彩瑛呢?彩瑛为什么也和我一起到了森林里?”




    “孙彩瑛是这一代除你以外的最强者,把她放出去锻炼是再好不过的事。”那个老人再次回答到。




    “所以多贤,这一次,带领我们打赢这场战争吧!”众人齐声回应。




    





    “研制好了吗?”在王宫某一间地下室里,菲力王子从暗门后出现,逮住一只精灵的后领,把它拎起来,阴森地看着他。




    “马上就好了,尊敬的王子殿下。”被他抓住的精灵满脸皱纹,用长长的指甲从面前的花蕊上取下一点花粉,再小心翼翼地放入器皿里加入铁粉搅拌,之后又一个一个制成铁球,用镊子夹起来向菲力展示。




    “这真的有用吗?”菲力王子狐疑地看着他,颇为轻蔑地捏起了那个铁球。




    “这是用亡灵花花粉和铁粉制成的,对人类无害,但对精灵伤害极大。”




    “做给我看。”




    老精灵闻言从旁边挑出一个玻璃器皿,粗鲁地把被囚禁在里面的精灵抓出来,把铁球掷向它。




    精灵只是懵懵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神志还未清醒就被铁球打中,还没来得及痛苦地尖叫,瞬间化为灰烬。


    橱柜上其他被囚禁的精灵见了都恐惧地捂住眼睛,缩在玻璃瓶里瑟瑟发抖。




    “去让铁匠们停下所有生意,批量生产这个铁球。”菲力王子高兴地一拍手,转头对身旁的侍卫吩咐道,眼中的阴鹜显露出来。




    “陛下,亡灵花是长在精灵坟墓上的,数量有限。”老精灵抹了把头上的汗,在王子压迫的眼神下小心翼翼地提醒他。




    “带我去。”菲力派人立即召集大量士兵,揪着那只老精灵就去了摩尔森林里。




    因为金多贤不在,森林里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加上现在是黑夜,更是显得阴森无比。


    只有精灵坟墓那一块地方亮着奇异的红光,一闪一闪的,像是一只野兽躲在黑暗里为了捕猎而发出的引诱食物的信号。




    “全部带走!”带头的士兵有些害怕,但他还是穿着粗气下令,身后的所有人几乎同时冲向前,粗暴地摘下亡灵花。


    花的数量锐减,森林里唯一明亮的一块地方很快黯淡了下去。



    身处远方的金多贤一下子惊得站了起来,惹得众人侧目,孙彩瑛也感应到了,和金多贤默契地对视一眼,双双从洞口飞了出去。




    佳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看着因两人突然的举措而混乱的人群,也跟着飞了出去。






吃的都阔以

【豆沙】Trouble

不是🚗


写的太烂怕影响风气


沙雕


两人为双向暗恋


我不管看不看得出来反正我说是双向就是双向(明学


OOC


傲娇金豆 x 沙雕柴犬


难看预警


—————————————————


https://shimo.im/docs/PRDC93dYPpVCC6tk/ 

不是🚗


写的太烂怕影响风气


沙雕


两人为双向暗恋


我不管看不看得出来反正我说是双向就是双向(明学


OOC


傲娇金豆 x 沙雕柴犬


难看预警


—————————————————


https://shimo.im/docs/PRDC93dYPpVCC6tk/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