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小队

6787浏览    154参与
十四

雷大猫猫的手毁了(˘̩̩̩ε˘̩ƪ)抽泣抽泣…

帕美人的头发真的难画!我快没了还好没画黑化版的帕美人🌚🌝

雷大猫猫的手毁了(˘̩̩̩ε˘̩ƪ)抽泣抽泣…

帕美人的头发真的难画!我快没了还好没画黑化版的帕美人🌚🌝

沐雨吃木鱼
之前考试周摸的一页qq人 拿出...

之前考试周摸的一页qq人

拿出来混个更(>ω<)

PS:cp仅雷祖

之前考试周摸的一页qq人

拿出来混个更(>ω<)

PS:cp仅雷祖

湖畔掠影丶枭溪

是最近的发病记录第一部分🌚✨✨

金小队&海盗团

严重ooc有✔

服设、发型错误有✔

纯属黑角色,没有娱乐(误

是最近的发病记录第一部分🌚✨✨

金小队&海盗团

严重ooc有✔

服设、发型错误有✔

纯属黑角色,没有娱乐(误

烦声.

[这才是火柴人]金小队外加嘉德罗斯大人……

——————————————

学会了火柴人,还画什么二次元?

学起来啊家人们!!!

(——开个玩笑勿当真嘤,二次元我只配画头Q_Q)

[这才是火柴人]金小队外加嘉德罗斯大人……

——————————————

学会了火柴人,还画什么二次元?

学起来啊家人们!!!

(——开个玩笑勿当真嘤,二次元我只配画头Q_Q)

缸
突然有点想第一季的 金小队了

突然有点想第一季的 金小队了 

突然有点想第一季的 金小队了 

megame88

《禮物》
金的生日條漫(大遲到)
内容為金+黑金+金小隊的故事,友情向無CP
最後一張在地上睡着的是黑金

太高估自己的手速了遲了整整一天
有畫錯的地方但不想改了請多多包涵

金小天使生日快樂!

《禮物》
金的生日條漫(大遲到)
内容為金+黑金+金小隊的故事,友情向無CP
最後一張在地上睡着的是黑金

太高估自己的手速了遲了整整一天
有畫錯的地方但不想改了請多多包涵

金小天使生日快樂!

泷夜夜夜夜夜.

『回头』


金宝生日快乐♡摸了金小队

有私设

『回头』


金宝生日快乐♡摸了金小队

有私设

不做人的蘑菇子
对不起,金宝明年我一定给你更好...

对不起,金宝明年我一定给你更好的生贺,这张太烂了嘤

对不起,金宝明年我一定给你更好的生贺,这张太烂了嘤

嘻嘻嘻哈哈哈
诶嘿o(*≧▽≦)ツ┏━┓

诶嘿o(*≧▽≦)ツ┏━┓

诶嘿o(*≧▽≦)ツ┏━┓

影芯

雷总穿越平行世界 16

   “大哥……!”

  卡米尔心里既焦急又激动,左拐右转的来到一个小巷

   但当看到里面的场景,卡米尔突然怔住


    是那股莫名的感觉,是十五年载来的阴霾。在外界的一个星期之前,在雷狮性情大变的一个星期前,那一架,便是这样一副漆黑的小巷……


  “大哥……?”卡米尔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又有些颤抖

   “……”

  没有回应

 但在卡米尔踏进这...








   “大哥……!”

  卡米尔心里既焦急又激动,左拐右转的来到一个小巷

   但当看到里面的场景,卡米尔突然怔住


    是那股莫名的感觉,是十五年载来的阴霾。在外界的一个星期之前,在雷狮性情大变的一个星期前,那一架,便是这样一副漆黑的小巷……


  “大哥……?”卡米尔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又有些颤抖

   “……”

  没有回应

 但在卡米尔踏进这里时,他就能感觉到,有一股消失半月之久的熟悉的气息


  “……”但下一刻,卡米尔蹙了蹙眉,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适。步伐稳重的朝着漆黑的巷子走去

  “嗯……”后面,安莉洁忽然歪了歪脑袋



   “喂,呆头鹅,你心也太大了吧”后头,是飘幽幽过来的凯莉,她双手环胸,嘴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叼着颗糖果,垂着的双腿慢慢的晃着。看着底下安然无恙的安莉洁

   “哦?他这是怎么了?”凯莉扶着星月刃,然后有兴趣的看着走进小巷,但步伐明显有些僵硬的卡米尔


 不知为何,自从凯莉得到这种俗称‘元力’的东西,身上散发的气息也就……越发透露着‘魔’性

  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嘘——”安莉洁没有回话,只是悄悄的将食指抵在嘴边

   

    


    “大哥……?”

  很快,就在所有人感到的那一刻,里面陡然响起卡米尔略有些颤抖的声音

  “大哥!?”

   


   外面,赶来众人站在那,看着里面莫名漆黑到诡异的小巷。再后,便是卡米尔背着一个少年出现在光线中的身影


   “找到他了么?”首先说话的是格瑞,他沉沉的开口

   “嗯”卡米尔的身影完全出现在众人的视角,也很快看清他背上的人——雷狮


   “老大?老大这是怎么了?”佩利一看到人便迅速凑了上去

   “不知道”卡米尔沉默的摇了摇头

   “没有伤口,衣服上就是沾到些灰尘。呼吸平稳,没有元力透支或者疲惫之色。但却意外的陷入昏迷”说到这,卡米尔有些担忧的回眸看了眼面色如常、看不出丝毫苍白的雷狮

   而且明明背在身上,却好像根本感受不到人一样……

   

    

    

   “……”一旁,格瑞双手环胸,缓缓敛下眉眼,他突然想到了以前。这也就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

   他很好奇雷狮的转变,换句话说,他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在那一夜之间像是换了个人……

   是本身就是装的,还是……换了个人?

  可不管是哪个说法都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

   装,可是为什么要装?有什么利益么。换了个人,这已经是鬼神一类的吧

   

    理性且有又很大概率的一类,格瑞还是偏向于‘装’。可那装起来……去骚扰他们是为了什么?

   ……

  

 

  格瑞的眉头越皱越深。之前没有细想的事,现在一股脑涌进来,满脑都是疑惑

   为什么呢……

   其实现在他变成这幅样子,肆意桀骜的样子比以前来说好的不能再好。按格瑞和其他两人的想法,那就是解脱啊

   毕竟那个烦了他们快两年的人以后再也不会来骚扰他们,这简直是一件快事

    

  但格瑞在本能的阴郁散去后便是一顿思索,他不是一个感性的人,相反,他比所有人都理性

  

    

   

   “怎么?”这是慢悠悠过来的雷伊

   

   “你们……”这是最后赶来的雷蛰

   不是,丧尸潮就在后面,都这么悠闲?


   “他就是你说的雷狮?”雷蛰走到雷伊身旁,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在卡米尔背上露出半边脸的雷狮

   “嗯。事后,把基地最近事例都发到我终端上”雷伊淡淡的发了个音,随后自然而然的吩咐道

   “……看在父亲的面子上”雷蛰闻言咬了咬,偏头看了眼自己的妹妹……

  

   

    “你们知道大哥是怎么回事么”卡米尔半边脸埋在围巾里,看不出情绪。他走到雷伊雷蛰面前,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的询问道

   “他没事”雷蛰却是瞥了两眼就给出了定论


   但是无意间,雷蛰撇到了雷狮的整张脸,他突然怔了怔

   好像……和父亲很像的面孔


   “雷伊……?”

   “我跟你说过,你自己忘了”雷伊单手叉腰,摆手摇头道

   她怎么知道为什么这位少年从那么多方面都有他们一族的……基因?

  

   “他的身体很健康,至于为什么昏迷,待进一步观察”雷伊歪了歪头,一句话便将卡米尔悬着的心放了回去

   “这里已经没有探索的必要,走了”雷伊回眸扫了眼后方——入口,紫色的元力挡住了丧尸脚步


   “哼哈——金他们在凹凸37号高塔等我们,现在就走吧~”凯莉哼着曲,见众人终于谈论好,伸了个懒腰俯身道

   “走吧……”旁边是不知何时已经坐上星月刃的安莉洁

   


   “喂,卡米尔,需不需要搭把手啊?”

   “不需要”

    

  

   

  …………




  



  

    然而,在众人都没有发现的地方

   一道银光突然一闪而过


  “滴滴——”

    

   ………













  凹凸基地


   “这是……?”安迷修懵逼的看着一群人风尘仆仆的进来,越过自己向着基地里头跑去


    “安迷修”

   “!雷伊小姐?还有雷蛰,你们回来了?是任务完成了吧”

   “没有,此次外出任务只是次要。大伯在哪”

   “啊……他在里面修养,状态很稳定,不用担心”安迷修笑着答道,说着,回眸看了眼早已消失不见众人身影的方向,“他们这是……?”

   “半月前你给我的资料的人”雷伊


   “雷狮?找到他了?”安迷修顿了顿,脑中弹现出半月前那个映像深刻的少年,“他怎样了?”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雷伊耸了耸肩


   “好。对了,这份资料就交给你了”安迷修也不犹豫,点了点头。扫了眼手中的资料,随后郑重的递给了雷伊

   “……”雷伊低眸看向那份资料——秘

   重点秘级资料


   雷伊紫色的眼眸深了深


   ………

    

    



  


  









   ·意识·


   

   轰砰!

   “呃!”

   

   昏暗的空间,犹如放亮的宇宙,数据般的线条交映在空中

   突然,一道黑红色的光一闪而过

   伴随着的是一声痛哼


   

   “呵呵,现在,人终于都到齐了”

  随着画面的拉近,一道道黑色的人影缓缓出现。最后一个人影,不慌不忙的在所有人的中间上方站起

   少年乌黑的长发盘成脏辫垂在身后,手中还时不时抛起一块黑色块状物品

   

   哗——

  随着少年话音一落,其中站在少年身前的黑色人影看着下方打落在地的人,挥起了手中的武器——

  灰色的星星映在黑色、随着风飞扬的头巾上,紫色的眼眸中是黯淡不带感情的漠视


    

   …………








    “咦!”

    砰!


    “对我而言,重要的,不想失去的,只有我自己……原来这也是假话么……”


   …………









    




   一切归于黑暗



   呼啦啦……

  好像是沉浸在水中


  嗡嗡嗡——

   好吵……

  耳边一直传来高频率刺耳的声音,刺激的头脑混沌

   

    咕噜噜……

   少年紧闭双眼,眉头微蹙,苍白的面孔浮现

    










  “王可以战死,但绝不会投降!”







   

   哗!

  呲呲——!!


   “咳咳!”  

   昏暗的空间,一个少年猛地睁开了眼。同时伴随着的是一道道蓝白色的雷电

   

   吱呀咚!

  突然!还没等少年缓过神来,一道带着浓浓威胁性的红光从半空袭来!

  

   少年像是凭借着本能的反应,一跃从原地跳起,躲过攻击,但攻击余波仍使少年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哗呼……

  混沌还残余大脑,似乎感受到下一次的攻击突然消失,少年转身伏在了墙上,缓缓的梳了梳气息


 

   

    “……”很快,少年回过神……或者说是雷狮

    雷狮的目光放在了周围——寻找刚刚那道强大的元力攻击

    

   他这是……在哪里?

 


 

   …………




















   


   

千涵碧

凹凸世界/文案【自编/人物不全】

魔女的希望埋葬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一处光明的地方却仍旧有一丝丝微弱的光芒,微弱的她自己都不知道,不如放手一搏,去追寻属于魔女的宝藏。——凯莉


无尽的希望在让浩瀚无边的海洋深处,你航行着,它指引着你,不管前方的障碍多么的困难,也抵挡不住海盗的步伐,继续向前,去拼搏出属于海盗的珍宝。——雷狮


希望如同冰雪般飘落在这严冬,圣女的世界不只有寒冰,也会有温暖,未来的预知,纯洁的心灵,呆萌的性格,这都是你啊!为何不去追寻属于自己的路呢。——安莉洁


王女从未停止寻找希望,而希望也从未消失过,只不过啊,这希望正在以王女想象不到的方式跟随着你,默默的爱着你,王女为何不去追寻属于自己的爱恋呢。...

魔女的希望埋葬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一处光明的地方却仍旧有一丝丝微弱的光芒,微弱的她自己都不知道,不如放手一搏,去追寻属于魔女的宝藏。——凯莉


无尽的希望在让浩瀚无边的海洋深处,你航行着,它指引着你,不管前方的障碍多么的困难,也抵挡不住海盗的步伐,继续向前,去拼搏出属于海盗的珍宝。——雷狮


希望如同冰雪般飘落在这严冬,圣女的世界不只有寒冰,也会有温暖,未来的预知,纯洁的心灵,呆萌的性格,这都是你啊!为何不去追寻属于自己的路呢。——安莉洁


王女从未停止寻找希望,而希望也从未消失过,只不过啊,这希望正在以王女想象不到的方式跟随着你,默默的爱着你,王女为何不去追寻属于自己的爱恋呢。——蒙特祖玛


王的希望,是一抹刺眼的金光。是最为突出的闪耀点,是专属于王的希望,希望照亮了王的心,他不是猖狂,只是不会表达自己,王正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王妃。——嘉德罗斯


希望从没有消失过,哪怕失去了所有,希望也在守望着和保佑着那个男孩儿,男孩儿害怕失去希望,但却也害怕得到,先知为何不去揣摩自己的未来呢。——格瑞


充满谎言的一生里,看似没有希望,看似希望已经抛弃了他,实则骗徒的最后,被希望骗了个彻底,骗徒的一生,不过是看清了方向罢了。——帕洛斯


狂犬的希望不值得一提,既想得到它,又想抛弃它,随手可丢,却也珍贵无比。精神大条没有烦恼的世界,竟然也渴望得到希望,狂犬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罢了。——佩利


狡诈无比的生物,竟是你一生的希望!终有一天,你会希望付出了一切,却从未得到什么。希望的确是你的唯一,但希望却不值得你去依赖,你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莱娜


希望是阴暗的,但天使却是光明的。天使依旧在义无反顾的保护着希望,希望是天使的唯一,同样也属于天使的命,去守护黑暗的希望。——艾比


恶魔不配有希望,也不会有光明,但总会有一位天使,为了恶魔,成为坠天使,如同一束强光,照亮了恶魔的一生,而恶魔也会去守护天使的一生。——埃米


聪慧的军师知晓一切,却从未想过自己的希望是什么,就因为一句话,你跟着敬仰的希望去闯荡世界,因为一句话,你跟着希望,永远服从。——卡米尔


这世上强者为尊,弱者为奴,你能力虽不及王,但你为何会坠落于黑暗,你不是有一个小太阳吗,为何不去光明的地方走一走呢,要待在阴暗的角落里。——紫堂幻


你不是什么希望,你只是人们眼中的败类,你身在光明,心却沦为黑暗,你何尝不想得到力量,你想守护的人,他们可曾想守护你,一切都是你在自吹自导。——金


你贵为骑士,却成为黑暗的奴隶,只因你受了诅咒。你想守护世界万物,却不曾想过,他们是否需要你,心在光明,身在黑暗,不过是失败的骑士而已。——安迷修


你被神明所抛弃,生活在背叛的仇恨当中,一心想要报仇,只因星球被毁,你便踏上黑暗的旅程,但不妨睁开双眼去寻找那个属于你的希望。——银爵


你骗了那个纯洁无辜的女孩儿,你把她当做棋子,却从未想过,她把你当成了希望,你这种狡诈的东西,有何资格提希望,为何不坦白真心去面对她。——鬼狐天冲


你的确是机器,却拥有了人的情感,懂得了什么是爱,你可以抛弃自己,去守护那个女孩儿,你将她视为希望,但你不过也是她的臣子罢了。——雷德



你也曾经是一个活泼的姑娘,去因为一场灾难,让你喜欢上了战争,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女将军,是什么让你这样了,是为了你的弟弟吗。——雷伊


你是希望的种子,踏上了寻找光明的旅途,消失已久的你,令他已经颓废不堪,你可知道他有多想你。你是神,为何裁决不了一切?你是忘记了吗。——秋


你别当做叛徒了,当我想你是不愿吧,你成为了天使,却忘记了你的师弟,这真的是你嘴上说的吗,你也曾是骑士啊!消失后你去了哪儿?又为何成为了天使。——赞德


你是个温柔的哥哥,你继承了你母亲的温柔贤惠,却因为一次分别,一次误会,让你变了一个人,你也曾是他们的希望啊,是什么让你成为了这个样子了。——雷蛰


在你消失以后,你的弟弟也踏上大赛的旅程,但如今的你已经冰冷无情,明明曾经的你是多么的温柔啊,在这之后,发生了什么让你成为的天使。——紫堂真



人物不全,性格纯属ooc

不喜别喷,可以离开

有错误可以指出来,不是玻璃心。



凹凸世界文案【自编】


本君不才,还望谅解


请勿转载/二改,二发/禁抄/搬运


如有需要请先授权


执俞

第五章——踪迹

佩利一路上这闻闻,那嗅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凹凸大厅有一段距离了,走到一处损害严重的地区时,佩利突然停了下来,使劲地闻了闻。“老大,是这里没错了,银爵当时就是死在这里的。”

这一处的草皮损害严重,但明显有些人为打斗的痕迹。尽管后来长出的杂草掩盖住了一些痕迹,但还是能够辨认出来,这就是银爵最后倒下的地方。

“很好,”雷狮蹲下身,翻动着周围的草堆,“只要不是凹凸大厅范围之内造成的损伤,果然都不会被修复。而恰好当初银爵跟那个小鬼打的时候到处乱飞,他又借助了那个黑洞的力量。”

这下连佩利也能够明白了,“所以说,只要搜一下这块地方,顺着痕迹就有可能找到入侵者!”

帕洛斯也蹲下身子在雷狮反方向的位...

佩利一路上这闻闻,那嗅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凹凸大厅有一段距离了,走到一处损害严重的地区时,佩利突然停了下来,使劲地闻了闻。“老大,是这里没错了,银爵当时就是死在这里的。”

这一处的草皮损害严重,但明显有些人为打斗的痕迹。尽管后来长出的杂草掩盖住了一些痕迹,但还是能够辨认出来,这就是银爵最后倒下的地方。

“很好,”雷狮蹲下身,翻动着周围的草堆,“只要不是凹凸大厅范围之内造成的损伤,果然都不会被修复。而恰好当初银爵跟那个小鬼打的时候到处乱飞,他又借助了那个黑洞的力量。”

这下连佩利也能够明白了,“所以说,只要搜一下这块地方,顺着痕迹就有可能找到入侵者!”

帕洛斯也蹲下身子在雷狮反方向的位置开始翻找了起来,“别愣着了,傻狗,快点来找。”

“哦,哦。”佩利应着,在帕洛斯的周围蹲下,靠着自己敏锐的嗅觉,查找着气味最浓郁的位置。

—————————分割线———————————

趴在格瑞的肩膀上的金色的脑袋微微动了动,格瑞的身体就是整个一僵。几乎是在最快的一瞬间之内就叫出了那个他说过最多次的那个字,“金!”

走在前面的凯莉听到格瑞的叫声后,转头的力度大到黑色的长发在空中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什么?金醒了?!”

金的眼皮翻了又翻,再几次努力之下,终于睁开了双眼。在睁开一条缝的时候,阳光就直接钻了进来,刺激的金又把眼睛闭了起来。再彻底适应了阳光之后,金才将眼睛完全地睁开来。

不睁倒还好,这一睁,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金,你的眼睛……”凯莉细白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指向金的左眼,连声音都是微微颤抖着的。

金忍不住感到很疑惑,眼睛?眼睛怎么了?他试图抬手摸向自己的眼睛,但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是瘫在格瑞的身上的,即使现在醒过来了,如果没有格瑞支撑着自己,他恐怕会直接倒地上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

这样根本就动不了,似乎是察觉出他的意图,格瑞握着金手腕的手紧了紧,“别动,你昏睡太久了,肌肉现在还僵硬着。等过会到了地方,我就把你放下来,你再试着活动肌肉。”

一向听发小话的金果然不在乱动,只是张着大眼睛四处张望着,他在等着有人告诉他身体的异状。

不远处的安迷修在听到凯莉惊奇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频频回头,金现在张大了眼睛,更是直接让他看清了情况。金的眼睛,变成了异瞳!?

金的左眼不在是原来如天空般的蓝色,成了死气沉沉仿佛就要滴出血来的血红色。

安迷修的心脏处一紧,这个情况他再清楚不过。诅咒发作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的,难道说金也……

“哎?呆头骑士!你干嘛去!”跟在安迷修身后的艾比见安迷修突然回头,后便是头也不回地向后走去。

“凯莉小姐,麻烦让一下,让我看看。”安迷修轻轻地推了一下凯莉,走到金的正前方,盯着金血红色的瞳孔看。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安莉洁突然发话了,“神说,这是诅咒。”


【作者:怕有些读者看不太明白就现在说了吧,金处于黑金状态下的时候私设为一种诅咒,虽然同是诅咒,但跟安迷修的诅咒是不一样的,不要混为一谈。】

影芯

雷总穿越平行世界 12

   “……”

  一路无话,雷狮沉默的离开了那栋楼房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雷狮的身影陡然出现

  “嘁”他自嘲一笑,紫罗兰色眼中的深处,那无人触及的角落,一抹悲戚的怀念转瞬即逝

  下一刻,属于他的肆意再一次埋没了那抹悲伤


  “哼!”嘴角再一次扬起弧度,轻轻斜眸,忽的一道白蓝色的雷电一闪而去——

   呲呲!

  “...






   “……”

  一路无话,雷狮沉默的离开了那栋楼房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雷狮的身影陡然出现

  “嘁”他自嘲一笑,紫罗兰色眼中的深处,那无人触及的角落,一抹悲戚的怀念转瞬即逝

  下一刻,属于他的肆意再一次埋没了那抹悲伤


  “哼!”嘴角再一次扬起弧度,轻轻斜眸,忽的一道白蓝色的雷电一闪而去——

   呲呲!

  “吼!”

  身后一个猛扑而来的丧尸瞬间被劈的外焦里嫩

  


  “哈”

  过去?不过是被抛弃的东西

  

   “找死”雷狮抬眸,看向前方被刚刚那只丧尸吼声吼来的其他丧尸,眼眸一眯


  正好现在心情不好,就拿你们来发泄吧!



  …………



















  另一边

  

  众人所在的临时基地内


  安迷修自一人将众人的住所安排好,也给众人发放了些食物。不过之前的行装除了些许食物,其他的都得上交

  众人也没异议


   至于那个晶核,卡米尔并没有打算拿出来

   安迷修也没说什么

  

   嗯当然,没有武器防身是不可能的,毕竟也只是临时据点

   而安迷修也说过,之后会给众人安排更好的武器——普通人所用的枪支

   

  


   




  会议厅,屋内只有金等人


   “雷狮老大要什么时候回来?”帕洛斯坐在椅子上,一手拖着脸颊,一手点着桌子看向卡米尔问道

   

  “明早”卡米尔手上理着向安迷修要的凹凸市安全地图、所有基地基本资料以及各可观人员名单。头也没抬的回道

   “……”而一旁的格瑞手中也拿着安迷修给的最近世界各大可观事件以及没用的基地纪律等资料

 

   “你知道他是去做什么吗?”帕洛斯再一次笑着问道

   “大哥有他的决定”卡米尔的声音明显冷了个度


   

     “喂,给我看看那张地图”这时,凯莉忽然发话,她点着桌子,眼睛一瓢,看向卡米尔手边那张地图岔话道

   

   刷

  卡米尔点着纸轻轻一推



   

   “哈哈……是吗”

   帕洛斯花瞳色的眼眸闪了闪,忽的手一摊,向后一躺,靠在了椅背上

   还真是……无条件的信任啊……

   以前的事就这么容易淡忘么?

   嗯不过现在的雷狮确实……不好惹啊


   



   “哼,最好祈祷他没被丧尸咬到吧”凯莉冷哼一声

   “……对了,安莉洁去哪了?”

   “安莉洁?额……好像在收拾房间之后就没见着了”紫堂幻凑过来看地图,听到凯莉的话推了推眼镜说到


   “安莉洁?是那个蓝头发的?”这时,佩利摸着下巴突然问道,“我好像看她往之前那个金色头发的小子那去了”

   “嘉德罗斯?她去那干嘛?”凯莉拿着一颗糖准备拆开的手一顿

  

   “不知道啊……要不要我去看看?”金懒散的瘫在椅子上休息,听到凯莉的话倒是支了点精神

   “……随你便”

   “凯莉要一起吗?”

   “不要——谁要和那个呆头鹅一样不务正业”

    “诶?可能只是有事去找嘉德罗斯而已吧?”紫堂幻

   “哼谁知道呢”

   ……

   


    “如果你们要谈论这些,我觉得你们还是离开比较好”听着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嘈杂的环境……卡米尔看着资料的手紧紧一握,沉闷的声音中带着不满



   咔嚓

  然而还不等凯莉回怼,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

  正是刚才众人谈论的安莉洁


   

   “安莉洁?喂,你去嘉德罗斯那了?”凯莉将糖含在嘴里,听到开门声便转头看去,一抹蓝色的身影出现。说曹操曹操到啊

   

   “唔……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安莉洁没有第一时间回话,只是沉默的走到桌边,单手指了指桌上那副地图——凹凸学院所在的地方

  顶着众人疑惑的目光,安莉洁手指细细的摸搓了下地图,缓缓开口

  碧绿色眼眸满是雾尘


   …………












   时间一换,画面一转

   

  一片寂静的场地

  如果有其他人在场,指定要被这场面吓到


   横七竖八的躺到在地的丧尸,约摸估计也要有将近百来只。而部分化作数据飘散出一颗颗结晶。

   血迹斑斑的场面染红了大地,大部分被弄得焦黑色的地面异常的惹眼




  突然,一道黑色身影转展而现

   

   少年从弯腰状态缓缓直起了身子,手中的武器化作数据。同时将那些结晶通通收入囊中,但并没细数有多少

   收回视线,雷狮看都没看这惨烈到让人反胃的场面。只是铺面而来的恶臭味才让他不耐的皱了皱眉头

   


  滴滴——

   “……”忽的,走到一半,雷狮突然停了下来

  哈,那个讨厌的声音又来了


   “限你一分钟说完”雷狮发泄了一番,倒也不想计较


    “……确实于我们的疏忽,很抱歉雷狮选手”系统开头一句倒是让雷狮的兴趣提了上来了

  “说说看”

   

  “这本不该告知你,但也不是什么秘密,说了也无妨

   这个世界其实一直处于动荡状态,此时但凡一丝异样都可以马上使其崩塌

   刚才剧检测有一道气息瞒过了通道代码,闯入了这个世界。不过据我们的查看只是凹凸世界乱入的魔兽,问题并不是很大”

  “但因我们这边的阻碍,我们无法擅自进入世界采取行动……”


   “……哦,所以?”雷狮冷笑一声,并没有第一时间作答


   “算作交易之外,我们会给您相应的报酬”系统当然了解雷狮,当即说到

   “这还差不多”

  “我们还派了一位参赛者来此协助,希望你们可以尽快消灭魔兽”

  “另一位参赛者?”雷狮眼眸一眯

  

   “您知道他”

   …………
















   外界·凹凸学院

   

   一切风平浪静

  却似乎有点安静过头

  在上课么?

   


   好像不见得




  “喵嗷——!”

   学院的某个角落,一道带有恐惧的尖锐的猫叫声响彻云霄


   “黑洞!你怎么了!”下一个接着响起的是一道低沉却带着着急的少年声音

   

  仓促间,银爵急急又紧张的抱着怀中炸了毛又挣扎不已的小黑洞

   “喵喵喵喵!”黑洞炸着毛,慌乱之际甚至直接一巴掌呼到了银爵脸上

   ‘蠢铲屎官!有敌袭!!’


   “喵喵喵!”

    ‘那到底是什么气息!’


   

  “乖乖乖……黑洞没事的……”

   “喵喵喵嗷!”

   然鹅银爵话还没说完就被小黑洞打断

    ‘怎么可能没有事!那股气息就在这附近!!赶紧跑啊铲屎的!’

    

  砰砰

  “吼——”


  “怎么……”


   “喵嗷……”

   ‘完了……’

    



   砰砰咔嚓——






  “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女尖叫,整个学院好像都被喊醒了过来



   “那、那那是什么啊!!?”

   一位抱着书的学生被声音惊的抬头,结果下一秒,手中瞬间滑落在地





   

    “那是什么?!!”办公室里,雷蛰刚要喝水就被这尖叫直接一口喷了出来。转头看窗户,便见一个庞然大物杵那……啊??

   “这这这这??”正批作业的紫堂家主也不淡定了

   “发生了什么……”也在批改作业的丹尼尔蹙着眉抬起头

    


   “吼!!”

  但还没来得及反应,此起彼伏伴随着毛骨悚然的吼声在顷刻间淹没了学园


   


  另一边


   “什么东西!!”嘉德罗斯瞬间抬头,眉眼间满是不解与凝重


   “那……是什么啊?”安迷修看着眼前那突然出现的两只巨大生物,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碰碰!

  两只魔兽突然朝前一跃。好似大地都在震动

  “吼!!”

  这两只魔兽同时长天一啸,互相对视着,好像下一刻就要打起来一样





   “呀啊啊啊啊——!”

  伴随着整个学院的混沌



  …………
























キャラメル_焦糖

关于凹凸世界第四季服装这方面

P1:金的袖子变了颜色,凯莉和安莉洁的衣服换了

P2:埃米的衣服变帅了!? 

P3:雷狮的长袖不错,卡米尔你…… 

P4:嘉德罗斯的衣服有点变化

关于凹凸世界第四季服装这方面

P1:金的袖子变了颜色,凯莉和安莉洁的衣服换了

P2:埃米的衣服变帅了!? 

P3:雷狮的长袖不错,卡米尔你…… 

P4:嘉德罗斯的衣服有点变化

是个九柒

【我们会再见的!】


我在梦里见到了他们。三个男孩,一个高高的,两个和我差不多高。

金发的男孩一直在不停地说着话,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紫发的那个也微笑着听,我一句一句怼他,银发的高个子就瞟我几眼又瞟他几眼,面无表情,沉默寡言。

我好像跟他们很熟悉的样子。

后来画面变了。

原来我们好像是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大厅里,我突然发觉场景变暗,脚下踩着一块金色的滑板朝着一团黑红的光极速飞去的正是那个叫作‘金’的少年。

我全身疼痛,一摸小腹还沾了一手粉红色的鲜 血。银发少年,貌似叫作格瑞,偏着头瞥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紧张地注视着金冲去的方向。

然后世界崩塌。我脚下一陷,格瑞立刻狠狠地把...

【我们会再见的!】


我在梦里见到了他们。三个男孩,一个高高的,两个和我差不多高。

金发的男孩一直在不停地说着话,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废话,紫发的那个也微笑着听,我一句一句怼他,银发的高个子就瞟我几眼又瞟他几眼,面无表情,沉默寡言。

我好像跟他们很熟悉的样子。

后来画面变了。

原来我们好像是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大厅里,我突然发觉场景变暗,脚下踩着一块金色的滑板朝着一团黑红的光极速飞去的正是那个叫作‘金’的少年。

我全身疼痛,一摸小腹还沾了一手粉红色的鲜 血。银发少年,貌似叫作格瑞,偏着头瞥了我一眼,然后继续紧张地注视着金冲去的方向。

然后世界崩塌。我脚下一陷,格瑞立刻狠狠地把我抛到一边还没有碎裂的地方,随即往发着金色的光的地方跑。我一翻身爬起来,仿佛是下意识地召来一轮粉月,轻车熟路地踩在上面也同样追去。

越来越近了,意识却开始模糊。我双脚一滑,掉了下去。有人拉我的手,我睁不开眼,下腹重得就像是要单独掉下去一样,搞笑。那个人叫我的名字。我好像是笑了,我不清楚,我看到他紧紧抓着我的手,他的嘴在动。他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混沌的大脑告诉我有一点咸涩的液体落到了我脸上,好像还滑进了我的眼睛和嘴里,不粘稠,那不是血,我猜他流泪了。我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我狠狠地挣扎了一下,用了全身仅剩的力气,迫使他松开了手,于是我坠落下去。那个银发少年在撕心裂肺地喊着,我终于听到有两三个人在惨叫,有人在搏斗,有人在哭,有人在惊惧尖叫,还有人在狂笑。那块黑红的光好像更加远了,但黑暗永远不会真正远去。我想。

我好像也哭了,会这么想的原因是我看到有血和眼泪在我坠落的过程中往上飞,我不得不承认那应该都是我的。我感觉到离地面越来越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一定会死。我看到我的头发是黑色,在身旁飘飞,小腹那里应该是有个魔兽之类的东西撕或者咬出来的伤口,一沾眼泪也痛得惊心,腿大概是没有受伤的,但也很疼,有没有把鞋子踢掉我就不知道了,然后我即将落到地面——

我醒了,一身冷汗,瑟瑟发抖。被子被我揉成一团扔到地上,我觉得可能是梦中狠狠挣扎的那一下才让它和木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就像最后我无限接近地面的下一刻一样。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那么真实,就好像我经历过一样,哪怕梦醒,我仍然可以回想起梦的每个细节和片段。好吧,那就是我的记忆,我在用梦的方式一点点回想起来。

可这太荒谬了。我默念着,才感觉到全身酸痛,充满着令人恐 怖的无力、失望和难过,直让我想痛哭一场,于是我就这么做了。哭完后我挪到窗台上,打开窗户,让夜风吹干眼泪,望着我所居住的城市所拥有的美丽的夜景——我确实住在很高的楼层——我想这样的现代世界当然不会有像矢量滑板和烈斩这样魔幻的东西,但它们真的存在过,我感觉得到,可是那三个男孩子到底是谁,他们现在又在哪。我再一次感到悲伤,我觉得泪腺都不是我自己的了,不然为什么眼泪又滑下来了。

我看着窗外,好吧,至少还是有补救的机会的,比方说一点朦胧的有关那枚来历不明的粉色星星发卡的记忆——我不自觉地戴了很多年,但我不记得我买过这种东西,那次醒来后我意识到这点,就再也没戴过,只是现在它摆在我的书桌上,因为我看到它总会有种奇怪的安全感和亲切感。不过它是我的所有物本身就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当然了!我从来没离开过这座城市,而整座城市的饰品店里从来没有卖过这个款式的发卡,甚至都没有流行过这个类型的任何服饰。

我又落下泪来,脑子里全是金、格瑞和紫堂幻模糊的形象……素不相识的人怎么会这样鲜明地存在于我的记忆中,简直如同用烙铁在我脑子里一人来上一下,可真够疼的,但那是不让伤疤消退的最好方式。

换着角度想想,假设一下,如果这是一个平行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在另一个有我存在的世界曾经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不管我是重生了还是怎么地——让那些狗 血的剧情都见鬼去吧!——那么在别的世界,他们是否也和我一样,从那样的梦中惊醒,然后作出与我相似的猜想,因而确信自己曾经拥有三个强大的同伴?

脑子里有这种想法真奇怪,我只觉得燥 热,这促使我把头发扎了起来,然后再次靠在窗上。我的身体里依然血 流奔涌,滚烫的,好像有一种冲动要冲破躯体破开而出——好吧,那就放纵它——我把头肩探出窗外,风吹得脸上半干的泪痕凉丝丝的,大喊一声——

“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英雄!”



______


凯莉第一视角,无CP向,是个平行世界。


垃圾文笔,烂尾,牛头不对马嘴,配图是前天在学校的摸鱼【x】。


给老福特的第一口饭,祝欣赏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