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属球棒

28369浏览    378参与
七号螃蟹

风和日丽(2)

 我这想哪写那的流水账文笔,感谢大家的喜欢。

说真的饿狼的头型太像我家那个用分叉的毛刷了。

我爱企鹅!推荐大家可以看看马达加斯加的企鹅,我的精神食粮。

-------------------------------------------------------------------


“你怎么又来了?!”


金属球棒用肩膀顶上门,他一手拎着橘子汽水,腋下夹着漫画书,另一只胳膊夹着一条薄毯,手有气无力地垂着。


他慢悠悠地转身朝床蹦去。靠单脚跳怎么看怎么有些滑稽,再加上还有个看热闹的蹲在窗台上,金属球棒已经懒得跟他计较了。...


 我这想哪写那的流水账文笔,感谢大家的喜欢。

说真的饿狼的头型太像我家那个用分叉的毛刷了。

我爱企鹅!推荐大家可以看看马达加斯加的企鹅,我的精神食粮。

-------------------------------------------------------------------



“你怎么又来了?!”

 

金属球棒用肩膀顶上门,他一手拎着橘子汽水,腋下夹着漫画书,另一只胳膊夹着一条薄毯,手有气无力地垂着。

 

他慢悠悠地转身朝床蹦去。靠单脚跳怎么看怎么有些滑稽,再加上还有个看热闹的蹲在窗台上,金属球棒已经懒得跟他计较了。

 

“路过。”饿狼跳下窗台落座在床头桌上,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到底是谁的房间?金属球棒翻了翻白眼,胳膊卸了力漫画书落在手上,顺手将书连汽水扔出,漫画书落在床单上,汽水在饿狼手里。

 

“这都是小屁孩喝的东西。”

 

“没让你喝给我放下。”

 

金属球棒终于单腿蹦到了床边。

 

“还有你从桌子上下来!”

 

饿狼撇撇嘴,伸手把汽水放到地上。金属球棒窝在枕头堆里,毯子搭在腿上,崭新的漫画书翻页压出折痕。

 

“你要是看漫画的话出门右手边的储物间,地上有个打开那个箱子自己拿,还有——”金属球棒反扣下漫画,抬头瞪着饿狼,“你要是还想待在这给我从桌上下来。”

 

“我不看那东西。”饿狼对少年漫画一向没什么好感,他从桌子上下来,拖来那块粉兮兮的地毯——那条善子专属的粉兮兮地毯,靠着床边坐下来。

 

“箱子里还有填色画卡。”反正善子不喜欢那个填色画,“蜡笔在抽屉里。”

 

靠床边的白毛脑袋转了过来,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脑子摔坏了吗?”

 

“我看你挺喜欢的,”金属球棒想起拆掉的石膏,乱七八糟勉强看出来是小狗狗和小男孩,还挺有童心的,“你那个狗画的还行。”金属球棒昧着良心给出中肯的评价,他觉得自己拿左手画的都比饿狼好。

 

“什么狗?”饿狼有一秒放空。

 

随即饿狼的表情从迷惑转为了震惊。

 

“你瞎了吗?!那是狼,狼在吃掉你!”

 

好极了,我现在觉得我拿膝盖骨画的都比你好。金属球棒硬生生咽下了这句话,他还不想破坏自己宁静的下午时光。

 

“那你随便吧,别打扰我看漫画。”金属球棒翻了一页,给自己在枕头堆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饿狼留给他一个毛乎乎的后脑勺,和对面的柜子深情对望。

 

漫画到这一篇作者开始走温和路线,穿插其中的感情戏看得金属球棒昏昏欲睡,他打起精神尝试和床边的臭石头进行人类层面的交流。

 

“所以你跑到我这到底干什么。”

 

臭石头的白毛脑袋动了动,看来他没睡着。

 

“拳赛赢了不认账,我自己拿了奖金。被追了很烦,跟他们打又没意思,借你名声躲躲。”

 

金属球棒没想到自己S级英雄的名号还能用来干这事。他觉得更困了。

 

“我以为你会满级号屠新手村。”金属球棒困得管不住自己的嘴。

 

“什么?”饿狼今天疑惑次数创了新高。然而没人给他解答,他看着花花绿绿的漫画在被金属球棒扣在脸上,他睡死了过去,毯子被踢到床脚。

 

金属球棒醒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人了,空汽水瓶摆在桌上,屋子里灰蒙蒙的,窗外看起来阴云一片。他揉着迷迷糊糊的脑袋蹦下床,中午剩下的面包还在冰箱里。

 

蹦到门边的时候他听见屋外客厅里有声响,脑子瞬间清醒了。是饿狼?他小心翼翼地开了个门缝,客厅电视开着,放着动画片,小熊和小兔子跳舞,窗外下着雨,自己的妹妹在桌边挖着一个巨大的草莓蛋糕。

 

“善子?”金属球棒开门跳了出去,然后他发现不只有自己的妹妹,饿狼那家伙瘫在沙发上正挖冰淇淋吃。

 

“你的那份在冰箱里。”饿狼扬了扬手里的冰淇淋桶。

 

“哥哥你醒啦,幸子阿姨有事情去公司了,她一会儿过来接我。”善子嘴里塞满了奶油说话有点含糊不清。

 

金属球棒反应过来已经到了放学时间,自从自己受伤后善子就拜托了她同学的母亲照顾,回来是要好好谢谢人家才是。

 

“善子你不要一次吃那么多甜食!对牙不好。”金属球棒看着这个巨大的蛋糕忧心忡忡。

 

“知道啦知道啦。”善子舔干净塑料叉子上的奶油,把它放在桌上,“我回来是来拿我的算术题册。”说着善子咚咚咚地跑向储物间。金属球棒不忘叮嘱一句小心一点。

 

“你怎么给他买这么大的蛋糕啊?她吃完就吃不下晚饭了。”金属球棒流露出了忧郁老父亲般的担忧。坐到沙发上后正面看这个蛋糕更大了,老父亲惆怅地叹了口气。

 

“她喜欢就给她买了。”饿狼回忆起当时她和善子在客厅大眼瞪小眼,她根本不相信自己说她哥哥睡着了别打扰他,直到她亲眼看见哥哥睡得歪七扭八才相信。一大一小俩人站门口对峙半天,最后饿狼败下阵来,一挠头说走吧我请你吃蛋糕才把小姑娘安抚下来。

 

“她喜欢也不能……”金属球棒想起来妹妹冲他撒娇的样子,我是说,那谁受得了啊,他妥协了,“也不能买个这么大的……”

 

“这个草莓多。”饿狼挖了一勺冰淇淋。


金属球棒忧郁的像一根化了的棒冰。

 

“我下次注意不买这个了行吧。”饿狼叼着冰淇淋的塑料勺子,把冰淇淋桶戳到金属球棒脸前,“吃吗?”

 

“不了我不爱抹茶味。”金属球棒推开他的手,绿油油的总能让他联想到黏糊糊的芥末。

 

“我就知道。”饿狼收回手挖了一大勺塞到嘴里,“巧克力味和香草的在冰箱里。”

 

我现在只想要中午的面包,金属球棒悲哀地想。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善子就像听到了召唤一样咚咚咚从储物间跑出来开门。

 

“幸子阿姨——”

 

“我来接你啦,拿好你的东西了吗?”门口的女士蹲下来温柔询问。

 

“拿好了。”善子举起自己的书展示,然后折回沙发上拿背包。

 

“那哥哥我就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善子戳戳金属球棒的腿向他告别。

 

“善子也要照顾好自己哦,听幸子阿姨的话。”金属球棒站起来向门口的女士道谢,“一直以来谢谢您照顾幸子了。”

 

“不用客气的,幸子是个好孩子呢,还能给我们家花子作伴。能帮助英雄我也很高兴,搬家的时候也请务必让我们帮忙,祝你早日康复哦。”她拉起了幸子的手,给小姑娘穿上儿童雨衣,幸子挥手告别。

 

“哥哥再见,饿狼哥哥再见。”

 

金属球棒笑着向他们说再见,饿狼也挥手示意。门锁后金属球棒卸了力瘫痪在沙发上。

 

“那个女人说什么搬家?”塑料勺被饿狼咬的嘎吱响。

 

“打算带幸子换个地方。”金属球棒盯着吊灯出神。

 

“为什么?”饿狼想起空荡荡的房间和空荡荡的冰箱。

 

“地址的曝光率太高了,是个人都知道我家在哪。”金属球棒抓抓头发,“我倒是无所谓,我担心影响到幸子,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堆在储物间。”

 

“然后你就把自己搞废了。”饿狼一针见血。

 

金属球棒瞪了他一眼,但没法反驳。

 

“我的腿已经好了,就剩下这只脚和手腕。本来会更快恢复的,但是医院塌了,只能请护工在家休养。”金属球棒回忆起坍塌的医院就头疼。

 

“据说是英雄和鼻涕怪战斗时搞塌的。”金属球棒无所谓的摊摊手,起身蹦向冰箱找他的面包。

 

窗外电闪雷鸣,金属球棒回过头,饿狼咬着勺子发呆。

 

“你要是没办法回去,沙发就归你了。”

 

“回哪?”

 

“回你家啊。”

 

“我没有那种东西。”

 

哦好惨一孩子,金属球棒无端生出一股怜悯。

 

“衣服柜子里有,洗漱用品我记得有新的。”金属球棒打开冰箱,“你自己去储物间找找就行——我面包呢?!”

 

“冰箱里那个?我吃了。”饿狼把吃干净的冰淇淋桶放到桌子上。“还有就是我刚才想了想你说的那个鼻涕怪。”

 

“那个怎么了?”冰箱灯照的金属球棒脸色煞白。

 

“那个应该不是英雄干的,那是我打的。”饿狼顿了顿,“那东西太恶心了,没忍住下了重手。”

 

“饿狼。”

 

“嗯?怎么了?”

 

“你给我滚出去!”金属球棒猛地拍上冰箱门,脑瓜子又开始疼,突突疼得那种。

 

饿狼选手在气金属球棒这方面天赋异禀,金属球棒很想打人。

 

但金属球棒很饿,他有着一个高中男生正常的饭量。

 

“冰箱里的面包,好几个呢你就全吃完了?!”

 

“对啊,也没几个,我饿了就吃了。”饿狼不明所以。

 

金属球棒认命了,他就是现在把饿狼弄死煮着吃也来不及了。

 

在饿狼迷惑不解的目光中,金属球棒不得不以一种打扫占战场的速度吃掉了善子剩下的草莓蛋糕——幸好蛋糕很大,就是腻得他这辈子不想再看到草莓和奶油混在一起了。

 

“原来你也喜欢吃这东西啊。”观摩了整个进食过程的饿狼下结论。

 

“你给我闭嘴。”金属球棒忍着嘴里的甜腻,抢过饿狼手里的遥控器,按了半天不是新闻报道就是电视导购,最后停在了纪录片上,画面里一群企鹅摇摇摆摆。

 

电视台是倒闭了吗?金属球棒努力劝说自己心平气和,饿狼倒是真的坐在一边一声不发。房间里都是旁白的声音。

 

以至于后来金属球棒回忆起这个夜晚,脑子里就剩下了帝企鹅和草莓蛋糕。


东京涂鸦-号被lof炸了,请加这个新号

脑洞1—山林中的孤狼

  • 脑洞开放给所有饿金创作者使用,

要怎么更改内容都随意。如果有人愿意接下这个脑洞就太感谢了,

如果有使用请务必告知我一下,我想吃粮啊


  • 脑洞1—山林中的孤狼

善子的户外教学,据说会去到有着怪人人类恶狼的修行所附近,金属球棒担心妹妹的安危而在妹妹不知情的情况下跟了去。


在旅行的几天中,金属球棒好奇地去到了king说的那个瀑布下,果然见到了在修练自我的饿狼,金属球棒很不解,他真的是当初遇到的那个英雄狩猎者吗?

头发短了,也不向知前那样盛气凌人,整个人像是被净化了一样平静许多。

正当金属球棒打算离开现场时,饿狼由背后袭来,他一棒躲过了饿狼的攻击,...

  • 脑洞开放给所有饿金创作者使用,

要怎么更改内容都随意。如果有人愿意接下这个脑洞就太感谢了,

如果有使用请务必告知我一下,我想吃粮啊


  • 脑洞1—山林中的孤狼

善子的户外教学,据说会去到有着怪人人类恶狼的修行所附近,金属球棒担心妹妹的安危而在妹妹不知情的情况下跟了去。


在旅行的几天中,金属球棒好奇地去到了king说的那个瀑布下,果然见到了在修练自我的饿狼,金属球棒很不解,他真的是当初遇到的那个英雄狩猎者吗?

头发短了,也不向知前那样盛气凌人,整个人像是被净化了一样平静许多。

正当金属球棒打算离开现场时,饿狼由背后袭来,他一棒躲过了饿狼的攻击,

两人再次交手。


饿狼调侃金属球棒,协会瓦解后,他成了丧家之犬。

金属球棒却没有反驳,还透露出他对协会的不满,他说他也觉得饿狼说的没错,

在饿狼事件后,协会的一些丑态和权力游戏他也认清了(诸如此类的)

看见这样认同自己论调的饿狼真觉得金属球棒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对方还是没反驳…..金属球棒这个人真是耿直又单纯到让人有点难受呢。


不过他也告诉了饿狼自己加入了新的组织,他是不会放弃拯救与对抗恶人的,包含饿狼,不过看着现在的饿狼,金属球棒再次提起知前落下的狠话

”我要矫正你”。看来不需要他矫正了,虽然不知道饿狼遇到了什么,但似乎有所改变。


两人互相吐露心声,饿狼也表示自己在埼玉一战后的改变,然而他也不会放弃继续推翻

”英雄”这个存在,但他承认自己一路战到现在,不仅仅是看见了埼玉这样奇特的人存在,金属球棒也是这之中让他有所动摇的人。

换金属球棒感到尴尬了,两人互相坦白聊了许多的最后。


饿狼说,你不来带走我这个通缉犯吗?傻子。

金属球棒对他说,没有这个必要了,只要饿狼现在还乖乖的就轮不到他出手。


喔?乖乖的?我真是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粗神经的笨蛋。

我还是会狩猎你的,比如现在这个大好机会!

饿狼作势要攻击金属球棒,在金属球棒挥起棒子的那霎那,吻了他。

一点小插曲后,两人就在这山间小屋里,擦枪走火了~~~车车车~~~~~~~~~


隔天早晨,金属球棒离开前,饿狼跟他说我还会去狩猎你的,巴德。

球棒笑了笑,要是你做了什么不该的事情,我也再次登门拜访的,饿狼。


END


气势男主冲快点
谢谢 有被憨到。 期待OVA6

谢谢 有被憨到。

期待OVA6

谢谢 有被憨到。

期待OVA6

烧包

重看了opm

第三季有消息了还是jc社做卧槽


重看了opm

第三季有消息了还是jc社做卧槽


七号螃蟹

风和日丽(01)【饿金】

年纪大了就喜欢看咋咋呼呼的小年轻谈恋爱。

私设满天飞,BUG 都赖我。

------------------------------------------------------------------


(1)

水杯摔在地上磕出了裂缝,水流顺着裂缝浸湿了粉色小地毯。完蛋,是善子前天刚挑好的,现在还在喜欢的兴头上。金属棒球很想去抢救下可怜巴巴湿乎乎的地摊,但是他动不了——字面意义上,生理性的。无论是谁,S级英雄也好,精力旺盛的高中生也好,一只脚打着石膏,另一只?另一只更惨,整个小腿硬邦邦的一片石膏板,上面善子拿红蜡笔画的毛绒行和这个空间里唯一会喘气的生物——原S级英雄现高度瘫痪病号...

年纪大了就喜欢看咋咋呼呼的小年轻谈恋爱。

私设满天飞,BUG 都赖我。

------------------------------------------------------------------


(1)

水杯摔在地上磕出了裂缝,水流顺着裂缝浸湿了粉色小地毯。完蛋,是善子前天刚挑好的,现在还在喜欢的兴头上。金属棒球很想去抢救下可怜巴巴湿乎乎的地摊,但是他动不了——字面意义上,生理性的。无论是谁,S级英雄也好,精力旺盛的高中生也好,一只脚打着石膏,另一只?另一只更惨,整个小腿硬邦邦的一片石膏板,上面善子拿红蜡笔画的毛绒行和这个空间里唯一会喘气的生物——原S级英雄现高度瘫痪病号金属球棒面面相觑。


金属球棒用一只手慢吞吞支起上身,剩下一只手腕骨裂了碰不得。支起身来他感受到胸腔里断掉的肋骨在嗷嗷嚎。他注定无法抢救善子喜欢的地毯,正如他的破破烂烂的身体动一下就疼得要命。

 

算了,金属球棒卸了力,把自己摔在枕头堆里。

 

天杀的,这个洗衣液太香了鼻子好痒。

 

金属棒球漫无目的地想。

 

驱动骑士真爽,那个改造人也是,腿坏了换零件就行了,还能换发色,说起来金色头发配不配我。

 

金属球棒活动了下脖子,这是他为数不多动起来不疼的东西。

 

King也是金发,龙卷还是个绿毛,那个甜心假面蓝不拉几的,这年头大家都不能放过自己的头发吗?

 

过长的头发搔的脖子有点痒,但为了发型的完整长度是不能舍弃的。想到发型,他不可避免的想到的饿狼,那怎么看怎么不科学的造型是怎么搞出来的。

 

金属棒球感到脑袋疼——心理上的。

 

“你废了吗?”

 

这屋子里还有第二个能喘气的?!金属球棒偏过头,那头不科学的头发连着他那不怎么科学的主人不请自来蹲在窗台上,一张嘴金属球棒脑袋更疼了——突突疼的那种。

 

“你来干什么?”

 

“路过?”饿狼歪着头打量了下室内,床、桌子、柜子、衣架、没了。哦还有个粉兮兮的地摊。整个屋子单调的好像金属球棒不是十七岁是七十一岁。

 

“你家真穷酸。”饿狼盯着那个湿乎乎的地摊说。

 

“还有你居然喜欢这种东西?!”饿狼表情明显扭曲了一下。

 

“这是善子的!她来陪我的时候就待在这上面玩。”金属球棒突突疼的脑袋让他不想说话,“你烦不烦!赶紧给我滚,等我好了打断你的腿。”

 

“就你一个人?”饿狼没走反而跳入室内,原地转了圈发现没地方坐,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小桌子上。

 

“你他妈进来干什么?!赶紧滚听见没有!”

 

“就你一个人?”饿狼抬眼看见了石膏上的小熊,伸手拉开桌子抽屉摸来摸去。

 

“护工去买菜了,善子还没放学——你个混蛋乱翻什么呢?!”金属球棒那突突疼的脑袋自暴自弃地放弃了思考,用脑过度的后果就是他现在有点晕乎乎的。

 

饿狼跳下桌子,手里握着几根蜡笔——善子留下来的,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水杯放在桌子上,把湿掉的地摊踢到窗户下。

 

然后坐在了室内唯一一张床上,一张上边躺着个瘫痪S级英雄的床。

 

“你要干什么?”金属球棒脑子混沌一片,他觉得饿狼倒不会杀了自己或怎样,他俩好歹交过手,金属球棒自认为还算了解一点饿狼。

 

“我跟你说你小心点那根红蜡笔,善子最喜欢那个。”

 

这疯子不会是打算毁了蜡笔好挑拨离间吧。金属球棒漫无边际地想,毕竟饿狼凶神恶煞地盯着自己的废腿看,手里握着蜡笔,这个画面不太对,如果饿狼拿着锯子可能还说得过去。

 

饿狼看了看手里的蜡笔,一只红色的最完整,蓝色的剩了一半,绿色的包装纸撕了三分之一,粉色的还比较完好,黄色的连个包装纸都没了。

 

“嘁。”饿狼抽出了最惨的黄色,俯身身在石膏上画了起来。以一种伐木工锯树的架势。从金属球棒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头不科学的银发,根根冲向自己。

 

金属球棒越想越觉得难以理解,饿狼坐在自己腿边沉迷儿童画,瞧,他还换了个颜色。自己就是倒霉的画板。睁眼就是那头刷子样的头发。

 

“怎么想的?你那头发?”

 

“什么?”饿狼抬起头,挑着眉一脸疑惑。

 

正面看更像个大号分叉刷子了。金属球棒有点想笑。

 

“算了没什么。你要画什么快点的啊,护工一会儿就回来了。”

 

“回来了又怎么样。”饿狼低头研究起蜡笔配色。

 

“他看见你了我怎么解释?”金属球棒觉得这人的脑子随发型。

 

“怎么不能解释。”饿狼从蜡笔中抬起头,大号刷子显得更加疑惑。

 

金属球棒脑子又开始疼了,这智障玩意儿怎么爬楼的时候没摔死他,正在这时候他听见了门锁响动,拨片回弹的声音。

 

“行了行了你快走快走!我跟你说不清你快走!”金属球棒突然急的吱哇乱叫,能动的那只手快挥出残影。

饿狼眉毛挑的更高了,但是他什么也没说,起身走向窗台,期间还不忘把蜡笔放回抽屉里。

 

“你别死了。”饿狼跳上窗台。

 

“行了死不了你快滚!”金属球棒心里暗骂你怎么这么磨叽。

 

然后落地的声音响起,被门锁的吻合碰撞淹没。


不许再吃肯德基

最近一点点小涂鸦 已经0202年我依然不会画人体ivi

(土下座 第一次发画好紧张不知道说什么...xxx

最近一点点小涂鸦 已经0202年我依然不会画人体ivi

(土下座 第一次发画好紧张不知道说什么...xxx

Zeer.坑冷逼民反
如胶似漆 ↑这既是链接也是预警...

如胶似漆

↑这既是链接也是预警
* 姿势有参考

如胶似漆

↑这既是链接也是预警
* 姿势有参考

气势男主冲快点
或许怪协大战后的饿狼会更坦率地...

或许怪协大战后的饿狼会更坦率地展示出性子里娇嫩的地方吧…也希望会有金八这样可靠的欧尼酱好好守护他呢

请笑着拥抱幸福!

https://ziyua.blog.fc2blog.us/blog-entry-15.html

或许怪协大战后的饿狼会更坦率地展示出性子里娇嫩的地方吧…也希望会有金八这样可靠的欧尼酱好好守护他呢

请笑着拥抱幸福!

https://ziyua.blog.fc2blog.us/blog-entry-15.html

东京涂鸦-号被lof炸了,请加这个新号

朋友用不了lofter跟QQ,所以我帮他发。

以下转述:

这几天吃到好多太太们的粮,所以也产了一点粮^///^

虽然是之后要出的本本截图,还是想跟大家一起庆祝情人节。


朋友用不了lofter跟QQ,所以我帮他发。

以下转述:

这几天吃到好多太太们的粮,所以也产了一点粮^///^

虽然是之后要出的本本截图,还是想跟大家一起庆祝情人节。



蒲蒲牢牢
「蒲牢因為不會畫餓金被抓了起來...

「蒲牢因為不會畫餓金被抓了起來」

「蒲牢因為不會畫餓金被抓了起來」

又咸又邪

本来摸这个的本意是觉得让球棒穿这样的衣服会显得胸部更大一点(你

一如既往的屑涂鸦(((

本来摸这个的本意是觉得让球棒穿这样的衣服会显得胸部更大一点(你

一如既往的屑涂鸦(((

搓球生热
让我看看会不会被屏 no事后,...

让我看看会不会被屏

no事后,单纯的睡眠打扰

让我看看会不会被屏

no事后,单纯的睡眠打扰

搓球生热
儿童画画手又出现了!虽然是最简...

儿童画画手又出现了!虽然是最简单的画法 但是画的很开心,生活很无聊不过最近有很多好事发生喔

儿童画画手又出现了!虽然是最简单的画法 但是画的很开心,生活很无聊不过最近有很多好事发生喔

气势男主冲快点
八朵的眉毛可可爱爱 感觉他外貌...

八朵的眉毛可可爱爱 

感觉他外貌是个谜……打完蜈蚣之后莫名其妙变美了 是因为散发了吗?

八朵的眉毛可可爱爱 

感觉他外貌是个谜……打完蜈蚣之后莫名其妙变美了 是因为散发了吗?

果糖充电

>餓金

>最近真的很愛餓金啊!!


>餓金

>最近真的很愛餓金啊!!


气势男主冲快点

八朵狼狼的《我和你荡秋千》

他们真好真幸福真可爱~
b站传送门 

八朵狼狼的《我和你荡秋千》

他们真好真幸福真可爱~
b站传送门 

气势男主冲快点

※CP混乱不知道怎么标只好说明:水饿、金饿前提的水金。还有微量甜金,总之是变态基佬三人组一起迫害八朵

第一次搞水金。JOJO名场面太好用了。

“kimi,还没和饿狼接过吻吧,你初吻的对象不是饿狼,是我水龙哒!!”

“手段不是问题,只要留下我和巴德接过吻的事实,他和饿狼酱的关系就完了——!!!!”

※CP混乱不知道怎么标只好说明:水饿、金饿前提的水金。还有微量甜金,总之是变态基佬三人组一起迫害八朵

第一次搞水金。JOJO名场面太好用了。

“kimi,还没和饿狼接过吻吧,你初吻的对象不是饿狼,是我水龙哒!!”

“手段不是问题,只要留下我和巴德接过吻的事实,他和饿狼酱的关系就完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