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材昱水仙

949浏览    32参与
柴与荼白
翻译自一位太太@秦贤57🐶...

翻译自一位太太@秦贤57🐶 发的图片。

可能翻译的不太好吧,但我真的抑制不住翻译的小手啊😱

可能是太太自己写的,也可能是外网的,不妥的话会删。

翻译自一位太太@秦贤57🐶 发的图片。

可能翻译的不太好吧,但我真的抑制不住翻译的小手啊😱

可能是太太自己写的,也可能是外网的,不妥的话会删。

秦贤57

【毛泰久x崔允】Help me

*是之前写过的养父子设定,泰久大阿允十岁,涩文

*前文见:http://sssspencer.lofter.com/post/1e806770_12d492aea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03517

*是之前写过的养父子设定,泰久大阿允十岁,涩文

*前文见:http://sssspencer.lofter.com/post/1e806770_12d492aea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03517

秦贤57

【毛泰久x崔允】Illuminated(7)

*是阿允小猫咪和反社会人格障碍不那么严重的泰久。

特别欧欧西,不喜欢就别点开——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e4d351a


(图源推特,侵删)


7.


“我想忏悔。”


隔着木质的遮挡物,男人的声音依旧低沉且清晰,崔允认真辨别着对方的声线,他有些讶异张张嘴,但片刻,还是掩饰了情绪。


“我有一只小猫,”崔允因为这句话抬了抬下颚,他侧过视线去,下意识的想看毛泰久的表情,但很可惜忏悔室把两个人隔在了两边,“我很爱他。”


“但我越是爱他,我就越想伤害他,我想看他脆弱的样子,我想看他被我折磨到可怜的...

*是阿允小猫咪和反社会人格障碍不那么严重的泰久。

特别欧欧西,不喜欢就别点开——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e4d351a


(图源推特,侵删)



7.


“我想忏悔。”


隔着木质的遮挡物,男人的声音依旧低沉且清晰,崔允认真辨别着对方的声线,他有些讶异张张嘴,但片刻,还是掩饰了情绪。


“我有一只小猫,”崔允因为这句话抬了抬下颚,他侧过视线去,下意识的想看毛泰久的表情,但很可惜忏悔室把两个人隔在了两边,“我很爱他。”


“但我越是爱他,我就越想伤害他,我想看他脆弱的样子,我想看他被我折磨到可怜的呜呜直叫,我不忍心伤害他,可我控制不住这样去爱他的方式。”


毛泰久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起伏,崔允咬了咬后牙,他努力的调整呼吸,半晌,才鼓起勇气继续去听毛泰久说下去,“我没有想过改变。”


“我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他亏欠我,他早就应该出现在我无聊的生活里。”


“直到我发现我总因为他而迟疑,”毛泰久顿了顿,他的声音压得崔允有些喘不过气,“我意识到他是不一样的,我应该为了他而改变,或者把他占为己有,彻底断绝外界和他的联系。”


“不…”


崔允噎了噎,他原本想要反驳,毛泰久那边却突然传来动静,崔允整个人不由得僵住,他很快发现毛泰久是打算来开忏悔室的门,因此反应极快的用力去抵上木门的把手。


“…哥。”


要挤出声音也十分费力,崔允就像是被扼住喉咙了一样,他痛苦的皱着眉头,肺腔如同被迫塞入了水液,他不自觉的更用力的去呼吸,疼痛促使他趔趄了一下,在站起的瞬间,又失重般的跌跪在地。


“阿允,开门。”


崔允吃力的拽握着把手,他用另手抚在胸口,试图缓解淤积在胸腔的不适,属于猫咪的耳朵和尾巴不知为何弹了出来,崔允下意识因此甩了甩脑袋,他似乎是要蜷缩成一团,痛苦间溢出细微的喵呜声。


在门那头的毛泰久沉默了会儿,他稍微一用力,就将门完全拉开,崔允这时已经失去了去控制门的力量。毛泰久看到崔允无助的跪在那里,像是快要失去生命的猫咪,脆弱又苍白的样子,吸引了毛泰久所有的注意力。


“阿允…”毛泰久目不转睛的看着崔允,他毫不掩饰神情里显得过分病态的痴迷,崔允艰难的抬起视线去望向他,他便往前走了一步,片刻,又索性蹲到崔允面前,嘴角抽动了下,就挤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为什么不想见哥…?”


“我没有…”崔允立马反驳道。


毛泰久没说话,他缓慢的吐着呼吸,周围的空气都如同围绕着他流动一般,崔允感觉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在被一点点抽离,而毛泰久则一刻不停的朝崔允用力索取着,他伸出手去,轻轻捏了捏猫咪耳朵尖的绒毛,笑道:“哥也想为了你改变的…”


崔允有些迷茫的望着毛泰久。


“所以,就不能给哥一个机会吗?”毛泰久的手一点点抚过崔允的轮廓,他最终停在年轻神父的嘴唇前,温热的拇指摁压上崔允柔软的唇面,接着他凑上去,几乎是要吻住崔允一样的说道,“原谅我吧,神父?”


“不能原谅我吗?”


崔允发着颤,泪液浸在眼角边,几乎是快要哭了一般。


“哥…”


毛泰久吻上崔允,他温柔的舔吻过神父的唇纹,湿热的舌尖热情描摹着崔允的唇形,每当崔允想要往后退,毛泰久就将他箍住,舌头肆意的攻进崔允柔软的口腔,逼迫崔允和他纠缠、拥吻。


“阿允…”属于毛泰久的气息迅速的侵入崔允皮肤,毛泰久仍低敛着视线,他用鼻尖蹭碰崔允的鼻尖,暧昧的呼吸和崔允每一次呼出的热气纠缠在一起,他保持了这个姿势许久,直到崔允动了动,他才抬抬头,又开始亲吻。


他吻了崔允的鼻尖,吻了崔允的眉心,然后他拨开崔允被汗液浸湿的散发,吻在崔允有点发凉的额头。


崔允被亲得快要融化了,他眯起眼,发出猫咪特有的呼噜声,尾巴轻轻甩了一甩,响亮地拍在离他不远的木椅一角。


猫咪眯着眼,似乎在疲劳什么,半宿,才开口喊道:“哥。”


随后他颤抖着直起身,主动吻上毛泰久的额头,毛泰久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皮肤,那像是眼泪,但毛泰久并没有去戳破,“我不原谅…”


“我不能原谅你。这才是我作为爱着你的——上帝的仆人的心意。”


“因为你的罪恶就是我的罪恶,我将与你一同承受。”


话音落下,毛泰久一愣,不明意味笑轻嗤了一声,他看了崔允半宿,才将脸埋进崔允颈窝,另手伸去轻捏崔允的尾巴。


良久过后,毛泰久平静的道:“阿门。”





秦贤57

【毛泰久x崔允】Illuminated(6)

*是猫化阿允和反社会人格障碍不那么严重的泰久。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d09e19f


(图源推特,侵删。)


6.


“您希望泰久哥改变什么?”


崔允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忽然的有些后悔,他认真看着毛基范,片刻,又低下视线去,等待年长者的回应。


毛基范叹了口气,他似乎在这一问题上极为疲累,“我一直疏忽了对泰久的关心…没想到他现在虽然已经足够优秀了,却也变得比我想得要可怕。”


崔允张了张嘴,原本是想说点什么,但看着眼前这位让他极其陌生的父亲,话还是咽了回去,又重新道:“我会尽我所能的,您不需要...

*是猫化阿允和反社会人格障碍不那么严重的泰久。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d09e19f


(图源推特,侵删。)


6.


“您希望泰久哥改变什么?”


崔允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忽然的有些后悔,他认真看着毛基范,片刻,又低下视线去,等待年长者的回应。


毛基范叹了口气,他似乎在这一问题上极为疲累,“我一直疏忽了对泰久的关心…没想到他现在虽然已经足够优秀了,却也变得比我想得要可怕。”


崔允张了张嘴,原本是想说点什么,但看着眼前这位让他极其陌生的父亲,话还是咽了回去,又重新道:“我会尽我所能的,您不需要担心。”


沉默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崔允还是把长筷放下,他犹豫的抿抿嘴唇,接着道:“我先走了,希望您用餐愉快…父亲。”


随即崔允拿起资料,便迅速离开餐厅。


今天的晚餐仅仅是为了这份资料而已,尽管崔允认为这样有些薄情,但他确实不想和这个突然闯入自己生活的父亲有过多的接触——而毛泰久是个例外。


崔允有着想要治愈毛泰久的心思。他是神父,他所要做的,就是引导毛泰久走上他的路。尽管这个想法并不存在多少可行性,崔允甚至为此忧心忡忡。


年轻神父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先把资料放回家去,随后回到毛泰久在市中心的公寓。


猫化的时间比崔允想的要充满巧合,崔允在电梯里发现自己突然甩起的尾巴,他努力试图把耳朵也一起藏起来,庆幸的是电梯内并没有别人,崔允几乎是心惊胆战的急匆匆逃回的家。


“回来了啊,阿允?”


崔允一惊,他差点跳起来,幸好仍旧保持原样的体型拽回了些理智,他走上前去,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毛泰久躺在沙发上,正往后扬起脑袋,笑着看他。


“吃晚饭了吗,哥?”崔允缓了口气,毛泰久就支起身来,他示意崔允到他身边,崔允顺了他的意,贴坐在毛泰久身边。


随即毛泰久再次躺下,他枕到崔允大腿上,又伸出手去,沿着年轻神父脸侧的轮廓缓慢且仔细的抚摸,崔允便倾身,鬼使神差之间,落了个吻在毛泰久额头。


“阿允…”


毛泰久的手指滑进崔允柔软的发间,他静静看着崔允,指腹一下又一下地缓缓揉过崔允的发丝。


崔允抖了抖耳朵,他的尾巴从身后甩到腿侧,毛泰久不由得放下手去抓,轻轻捏弄崔允的尾巴尖。


“我想你一直是只小猫。”


寂静涌动的空间里,毛泰久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诡异,他笑了笑,接着轻轻喊道:“阿允…” 


崔允认真回看向毛泰久,他没有去反驳或者应答,毛泰久却因为这样的安静,而忽然的有些情绪变化。他用另手掐上崔允颈脖,随着他坐起身,崔允被狠狠压进柔软的沙发面。


“阿允。”


毛泰久过重的力道让崔允极其难受,他下意识伸手去抓,想要反抗毛泰久,哪里知道毛泰久突然松了手,往崔允胸口靠去。


崔允屏着呼吸,他此刻显得极为僵硬,竖起的尾巴上软毛全部炸开,直到隔着单薄的衣料感觉到毛泰久的温度传来,崔允这才缓慢的尝试吐出一口气,迟疑地抬起手去顺弄毛泰久的头发。


“哥…?”


“嗯。”毛泰久沿崔允的腰线环过,他用指腹无意触碰到崔允后腰,崔允就不由得颤了颤,哼声也随之溢出。


毛泰久也发现了崔允的异样,他一愣,随即将掌心完全贴上崔允的后腰,崔允下意识的眯起眼,因此颤了颤。


崔允的反应使得毛泰久顿时来了兴趣,他笑了笑,便从崔允后腰一路摸到猫咪的尾根,崔允舒服得不断溢出呼噜声,像是发情期的猫一样,为了一点快感而感到愉悦。


“喜欢这样?”毛泰久凑在崔允耳边,低问。


崔允忽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挣扎起来,又被毛泰久摁回去,毛泰久甚至没有给崔允一秒发愣的时间,就揉捏上崔允敏感的尾根,又从尾根摸到股间。


“不可以。”崔允鼓着勇气厉声拒绝,他用力扣上毛泰久手腕,毛泰久不耐烦的停住动作,他看向崔允,目光瞬间有些凶狠意味泛滥上来,压得崔允喘不上气。


“要拒绝我吗,崔允?”


崔允对上毛泰久的目光,他咬着后牙,似乎并不想退让,毛泰久和他对视了片刻,而后,突然的勾了勾嘴角,呛出一声低笑。


“真不听话。”


黑暗里毛泰久的声音像是被赋予了实质,无名的形状攥着崔允的颈脖,他感觉喘不上气来,肺腔里都充塞满了毛泰久的气息,这叫他不由得往后退,身形很快就变回了原本幼嫩的状态。


毛泰久恍了恍神,他呆愣地望着崔允,一时间想起了母亲以前养的那只猫咪,那叫他有些喘不上气来,他用力的攥紧拳头,试图把上涌的杀戮欲望狠狠压下。


“阿允?”毛泰久放轻声音道,“到哥这里来。”


崔允颤了颤,那一刻毛泰久的样子竟然和崔尚贤的模样重叠起来,他惊得连忙缩,毛泰久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要怕我?”


毛泰久不受控制的咬咬牙,他往前倾身,表情不变的看着崔允,呆滞的感觉将他衬得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为什么不爱我?”


爱对毛泰久来说太难理解了,但越是如此,他似乎就越追求崔允作为神父的爱,他从其中得到安全感,从崔允那里获得前所未有的兴奋,因此这一切绝不可能浅尝辄止。


“为什么要怕我?”


“为什么要对我露出那种表情?”


“崔允?”


崔允几乎是被毛泰久吓到了,他攥紧了十字架躲在角落里,猫尾巴毛因为毛泰久的嘶吼而完全炸开,毛泰久却完全不顾小猫的恐惧,一把将崔允拽到跟前来。


年轻男人的手颤抖不断,崔允便下意识的去看他,却看到他的表情扭曲又无助。


“你不是神父吗,阿允?”


“上帝不是教你如何爱人吗?”


兄长的声嘶力竭就像是愧疚者濒死前的呼喊,崔允一顿,他听得心头一片柔软,那时他才正视起自己的那颗心,渴望着把他心里的爱意分半——他要将半数给予毛泰久,又将半数分给上帝与众生,而给兄长的已经够多了,信徒怎么会爱上某个人呢。


“哥…”


崔允的声音好像把一切都软化了。


毛泰久努力的呼吸着,空气挤压进他肺腔的声音听起来如同破风箱的拉扯声,崔允感觉到他正缓慢的蜷缩起来,最终拽住猫的力道也在变轻,崔允索性急切的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正颤抖着的毛泰久。


小猫暖暖和和的,像撒娇似的一个劲往毛泰久怀里蹭,毛泰久愣了愣,半晌伸出手去,指尖轻轻碰在崔允的尾巴根,顺着轮廓一路撸蹭到尾尖,崔允舒服得眯起了眼,本能发出属于猫科动物的呼噜声。


他是世界上最乖的猫了。毛泰久止住了所有的疑问,不自觉的吻了吻崔允那猫耳朵尖。


驯服一只小猫,并且得到他的爱,是件多么值得兴奋的事啊。 

秦贤57

毛泰久x Ryan。双胞胎骨科设定。泰久是哥哥,Ryan是弟弟。弟弟很久之前因为害怕哥哥的反社会人格,所以去了美国,并且对外用的是Ryan这个名字,哥哥一直掌握着弟弟的动向,直到弟弟回国,哥哥才开始对弟弟动手(?)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71063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70347C2B-12C8-4E8D-AE48-70C2C8007B6442151infoc&ts=1553918184322

毛泰久x Ryan。双胞胎骨科设定。泰久是哥哥,Ryan是弟弟。弟弟很久之前因为害怕哥哥的反社会人格,所以去了美国,并且对外用的是Ryan这个名字,哥哥一直掌握着弟弟的动向,直到弟弟回国,哥哥才开始对弟弟动手(?)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771063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70347C2B-12C8-4E8D-AE48-70C2C8007B6442151infoc&ts=1553918184322

秦贤57

【毛泰久x崔允】你一生的故事(已完)

*魔王泰久x崔允。

第一人称,雷,不想看的话请点关闭。没车。

算是he吧,有关于泰久问的那个问题,答案可能只有崔允能回答了吧(

最开始有这篇的想法,是因为泰久在剧里读的那本《魔王》,所以想到泰久如果是魔王的会很有趣,比起做人类,魔王会更没有局限性。我写起来很爽,泰久大概也很爽(没),总之祝大家阅读愉快!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e2ca586


(图源推特,侵删)

- 你要告别了,故事该说完了,你会快乐。



4.


我们在剧院约会。


你对你的制服很是固执,天气热时你穿着黑色短袖,天气凉...

*魔王泰久x崔允。

第一人称,雷,不想看的话请点关闭。没车。

算是he吧,有关于泰久问的那个问题,答案可能只有崔允能回答了吧(

最开始有这篇的想法,是因为泰久在剧里读的那本《魔王》,所以想到泰久如果是魔王的会很有趣,比起做人类,魔王会更没有局限性。我写起来很爽,泰久大概也很爽(没),总之祝大家阅读愉快!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e2ca586


(图源推特,侵删)

- 你要告别了,故事该说完了,你会快乐。



4.


我们在剧院约会。


你对你的制服很是固执,天气热时你穿着黑色短袖,天气凉时你便多加一件黑色大衣,我觉得你像只猫,时刻会因为我的任何一句话而炸毛。


剧院里出现神父,似乎并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我忽略了旁人的眼光,专心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我对那些故事毫无动容,你则总在因为你天赋一般的共情能力被感动着。


“人的活动太容易弛缓,动辄贪求绝对的晏安 。”我摇摇头,忍不住开口。


结尾的那一刻,周围灯光忽地亮起,我从过去便能预见未来,悲剧对我来说不过是独属于人类的无聊浪漫,但我仍旧侧过视线去看你,屈指替你擦去泪液。


“你怎么总是不会变呢?”我想起你的十岁,想起你的二十岁,想起你的过往,你的未来,不知何时你与我缠绕在一起,无论何种选择都要被时间湮灭,奔向末日的穷途。


而你问我,“你会变吗?”


我看着你,就不再说话。


你总是执着于得到一个答案,于是步步逼近似的追问,“你也总会厌倦吗?”


我回看了你一会,我在你身上寻到寂静,片刻就克制不住的颤抖起来,然后我伸出手去,将掌心贴抚在你颈侧,轻道:“出生与墓穴,永恒的海洋,更替的交织,火热的生命,我忙碌于隆隆的时间织机,我啜饮那永恒之光,而世间生成的一切,总要归于毁灭,你却仍旧问我是否将会厌倦?”


“我疲于厌倦,也疲于一时兴起。”


“那么我呢?”


你执着的望着我,好像那样能捉到恶魔的灵魂,黑暗会尽在你眼中,我则顿了顿,接着回答,“你是亘古,我热爱谈及有关于你的一切。”


我笑起来,又凑到你面前,轻轻吻了你的嘴角,喊道:“小宇宙先生。” 






等你十六岁的时候,你会从那时起真正的慢慢抗拒我。


作为恶魔,我的生命是永无止境,我毫不介意上帝的厌弃,隐匿于人间的猎杀有时会让我觉得极其无聊,我开始逐渐把目光放在那些聪明的人身上,我给予自己一个人类的身份,去参与这场游戏,且热烈的沉迷于其中。


那是个夏夜,你将路过浸没于暗里的小巷,会因为低弱的呼救声而停下脚步,接着你要走入我的捕猎范围,亲眼目睹我落下手中的铁球,狠狠砸在苦苦哀求我的女人头上。


你被吓傻了,浓重的血腥味和艳烈的大红色让你恐惧得浑身发颤,你将止不住的发呕,甚至没有来得及注意到我在靠近。


“不逃走吗?”


小巷就像被寂静与世界隔绝了一般,一切都似乎是静止的,我则是这个狭窄空间中的黑洞,任何事物都被我朝我冲来,被我吸卷,你也并不例外。


你瞪大眼睛看着我,恐惧这时是你的伙伴,使你不断浸出汗液,连想要站稳也无比困难,我听见你的心跳声在愈演愈烈,你的负面情绪滋养了我,我不由得兴奋的笑起来,随即扔下铁球,用满是黏腻血液的掌心去触碰你的皮肤。


你不会认出我。


你只是害怕着。死去的那个人仿佛与你有千万种亲密关系,你为他哭泣,为他愤恨,很快你就想起了你的噩梦,你看着我就像看到了你的哥哥——他是如何杀死你的父母,又是如何想要把你从床下拽出。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逃走。”我压低声音,凑在你耳边说道。


这是唯一一次我任你逃离。






你在画画。


漫长的岁月让你慢慢开始对有些面孔失去熟悉感,你就把你哥哥的照片夹在速写本里,还有那张已经泛黄的全家福,你常用那些老照片做参考,有时也会努力回想过往的记忆,然后捕捉到某一瞬间,把你记得的面孔全部描摹下来。


你画画很好看,我总喜欢翻阅其中的内容,那大多都是人物头像,我认为这充满独一无二的艺术性。


“在画什么?”我坐到你身边,下意识的看了眼白纸上的内容。


你没有说话,但停下了笔,抬起视线来回应我的目光,“你还记得她吗——姜权酒警官?”


“啊…那个女人,”我笑了下,随手便变化出一个铁球来,你因为我的动作而沉下脸色,似乎会杀人的是这铁球,而不是我,我并不介意的继续着把玩,低道,“有点印象,她听力很好呢。”


“为什么放过她了?”你问道。


我顿了顿,又把那铁球变作红酒,随即晃了晃酒杯,思索着道:“因为这样更有趣。”


你好像不懂,又好像懂了,因此不再问话,我却接着道:“道德在宇宙里毫无意义。”


“那生生不息的造化,将把你们纳入爱的幸福范围,”我看见你停下笔,难得的露出一丝迷茫,“与虚无相对立的事物,也就是这个愚蠢的人世。你终会明白的,善良与邪恶其实毫无意义。”


“那么你呢?”你沉默了许久,才问到。


“我?”我轻嗤一声,“我的存在不需要意义。”


“那么我呢?”


“那么上帝呢?”


连续的两个问显出你的不安,我和你对视许久,直到日落西山,直到极光骤出,那时我夺去你的笔,又拿走你的画本,我将掌心覆盖于你眼前,我让静默与你为伴,叫你体验我所体验。


“问问你自己,阿允。”


“问问你——阿允:那么爱呢?那么我说我爱你呢?” 







朴日图作恶是被我允许的。


我记得那时我就在附近游走,我听见微弱的抽泣声,便询问他到底在做什么。


有时我会入戏,也学着人类大发善心,从我走向那个房屋的瞬间,我就窥见未来正以不可逆的悲剧方向发展。


我将要见到你。


那时你和现在一样纤瘦,我看见你,便想起了我。


我浑身战栗,泪流个不停,铁石心肠也觉得温柔和平;我眼前的所有已退隐,渺茫的往事却一一现形。那一刻我预见了永恒,我看到结局,我听见你的呼声,我终于明白人类的哀恸。


你将是我的归处,我的墓冢。


因此我将会对你说,“阿允。”


我从警察那里接走你,抹去了你所有的记忆。


“和我走吧。”我说。


“我叫毛泰久,是你的哥哥。”


你将会第一次对我笑起来,我一直都记得那一灿烂的瞬间,你跑到我身前,将我抱住,然后笑呵呵的喊道:“泰久哥哥!”


那就是未来的开始。




秦贤57

朴正宇x Hedwing

摸摸鱼,辣鸡B站不让我过审就算乐

朴正宇x Hedwing

摸摸鱼,辣鸡B站不让我过审就算乐

秦贤57

【毛泰久x崔允】你一生的故事(3)

*有🚕。是第一人称,雷的别看。因为是魔王泰久,所以写的时间线并不是一个直线,大概是现在-过去,但是过去用未来的视角写(。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e1ae8af


 - 想免却生离,

谁介意你死别;

想壮志不灭,

谁敬佩你贞烈。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168446

*有🚕。是第一人称,雷的别看。因为是魔王泰久,所以写的时间线并不是一个直线,大概是现在-过去,但是过去用未来的视角写(。


*前文:http://hadesreid.lofter.com/post/1e806770_12e1ae8af



 - 想免却生离,

谁介意你死别;

想壮志不灭,

谁敬佩你贞烈。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168446

秦贤57

【毛泰久x崔允】One way or another

*是吸血鬼泰久x神父允。涉簧。

泰久是高等吸血鬼所以不怕十字架,不过允因为是神职人员,所以血比普通人美味(并且私设允对吸血鬼造成的伤有自愈能力,也不会变成吸血鬼同类)


(图源推特,侵删)

- 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156539

*是吸血鬼泰久x神父允。涉簧。

泰久是高等吸血鬼所以不怕十字架,不过允因为是神职人员,所以血比普通人美味(并且私设允对吸血鬼造成的伤有自愈能力,也不会变成吸血鬼同类)


(图源推特,侵删)

- 求你将我放在心上如印记,带在你臂上如戳记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156539

秦贤57

金材昱水仙/朴正宇x崔允,《石楠小札》

崔允在十岁以后,被梁神父交与和允长相相似的朴正宇抚养(按照剧的设定来说,朴正宇比崔允大十岁),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得很好,甚至有了些暧昧的迹象,直到崔允成年后的某有一天,朴日图再次降临,召唤杂鬼附身于朴正宇。先前被恶魔杀人全家的崔允,还是决定成为驱魔司祭,并且请求梁神父在朴正宇驱魔成功后,删除朴正宇的记忆。为了守护朴正宇,也为了为家人报仇。

在得知崔允要成为神父后,朴正宇选择让崔允回到梁神父身边,自己则出国打拼事业。

几年后崔允成为神父,朴正宇最终还是逃避不掉自己的感情,回国来见崔允,希望崔允能辞掉司祭职务,和自己重新在一起。

结局自行想象吧(?)梗...

金材昱水仙/朴正宇x崔允,《石楠小札》

崔允在十岁以后,被梁神父交与和允长相相似的朴正宇抚养(按照剧的设定来说,朴正宇比崔允大十岁),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得很好,甚至有了些暧昧的迹象,直到崔允成年后的某有一天,朴日图再次降临,召唤杂鬼附身于朴正宇。先前被恶魔杀人全家的崔允,还是决定成为驱魔司祭,并且请求梁神父在朴正宇驱魔成功后,删除朴正宇的记忆。为了守护朴正宇,也为了为家人报仇。

在得知崔允要成为神父后,朴正宇选择让崔允回到梁神父身边,自己则出国打拼事业。

几年后崔允成为神父,朴正宇最终还是逃避不掉自己的感情,回国来见崔允,希望崔允能辞掉司祭职务,和自己重新在一起。

结局自行想象吧(?)梗的灵感源于韩剧《司祭》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49631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70347C2B-12C8-4E8D-AE48-70C2C8007B6442151infoc&ts=155275667672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