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珉周

16.5万浏览    1321参与
美女收藏薄

/金珉周


一些音中MC的自拍🤳

/金珉周


一些音中MC的自拍🤳

5

【珉宥】无限期冷漠

*ooc预警

*不喜绕道

-

00.

  “我好像...喜欢上姐姐了”


  我的代指是安宥真,而姐姐的代指...


  是金珉周


01.

  是意想中的结果,安宥真看着眼前本在眯着眼冲自己笑的姐姐,拿出了管理中的那套—“变脸”


  原本笑嘻嘻对自己开玩笑,常常照顾自己的姐姐,也被自己冲动的一句话弄丢了。取而代之的,是数不清的疏远


  自那次表白之后,安宥真已经做好了被金珉周不停躲避的思想工作。那晚金珉周的回应还历历在目,是忘不掉的...

*ooc预警

*不喜绕道

-

00.

  “我好像...喜欢上姐姐了”


  我的代指是安宥真,而姐姐的代指...


  是金珉周




01.

  是意想中的结果,安宥真看着眼前本在眯着眼冲自己笑的姐姐,拿出了管理中的那套—“变脸”


  原本笑嘻嘻对自己开玩笑,常常照顾自己的姐姐,也被自己冲动的一句话弄丢了。取而代之的,是数不清的疏远


  自那次表白之后,安宥真已经做好了被金珉周不停躲避的思想工作。那晚金珉周的回应还历历在目,是忘不掉的,是会记一辈子的。没有玛丽苏小说中的甜蜜,只有透露着冰冷与疏远气息的话语,即使有软糯的嗓音,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宥真是个很好的孩子”


  “但也请宥真放弃吧”


  放弃吧,放弃吧,放弃...


  在之前脑海里已经闪过无数次的词语,从自己意识到喜欢上金珉周的那一刻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自己应该早点放弃的,不能那么自私的,珉周姐姐的生活很愉快,为什么要为她增添这一份烦恼呢


  本来都知道不行的,为什么还要继续


  可是喜欢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啊


  是室友的缘故,朝夕相处成了两人必不可少的。每天早上软糯的叫早服务,练习室里一有空闲时间就在一起的黏腻,脆弱时候的相互依靠,早就把安宥真无数次想过的放弃给打破了




02.

  渐渐的,安宥真也会吃醋,会生气,有了不同于之前的占有欲。她会在看到金珉周和金采源玩得好的时候故意不理她,可是这并没有引起金珉周的多大重视,顶多就让她觉得,是妹妹累了,要多休息,根本不会想到那方面去


  也因此,安宥真会难过,会哭,整夜整夜的迷茫无助。这是一趟旅行,只有她一个人的旅行,她只有她自己和一只船只,她要在大雾中前行,直到找到正确的路,找到光亮,才能走出迷雾


  可是这迷雾是金珉周


  她走不出的,这一辈子都走不出的


  她不敢把自己的这份感情跟其他人说,这也本不该和她们说,明明是自己的事,为什么要麻烦别人呢,自己最该诉说的对象不应该是金珉周才对吗...


  可是她不可能


  不可能告诉金珉周


  不然这一切美好都会被这一句话打破




03.

  于是,她开始躲避金珉周。


  比叫早服务还要提早起,躲避练习室与舞台上的黏腻,躲避脆弱时的依靠。这一次,金珉周没有再视而不见,反倒一直拉着安宥真的衣角不管去哪,在感受到安宥真明显的反抗情绪后,还会委屈巴巴的歪头问


  “是不是姐姐哪做错了”


  “为什么宥真要躲着我呢”


  求你了,求你了姐姐...别再靠近我了


  看着金珉周此刻的模样,被她逼迫着掩埋起来的心动再次冲上脑海,日夜压制着的思念与喜欢早已忍不住,当她抬手把金珉周拥入怀中时她才明白,自己又一次没控制住了


  之后的日子,金珉周又恢复到了黏着她的日子。好像比之前黏得更加厉害了,这让安宥真脑海里推助表白的小人也越来越有劲


  赶紧表白!姐姐也是喜欢自己的!


  脑海里的声音狡猾顽劣,它不会考虑后果,只图一时爽快,而这份爽快不是属于安宥真的,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她想要告诉金珉周


  告诉她,自己有多喜欢她




04.

  告诉的后果就是,躲避


  离解散日期不远了,安宥真后悔死了自己的一时冲动,现在,她只能看着自己最喜欢的人在不停的跟其他人亲近,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维持了镜头前的好关系,可是一离开镜头,她要是还想去找金珉周,等她的就只有一句


  “现在已经没有镜头了”


  几乎是冰冷到极点的拒绝,那一瞬间,安宥真开始逃,如果再晚一步的话,眼泪就会流下来。她不敢看金珉周的眼睛,她的姐姐的眼睛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温柔澄澈了,变成了现在的,冰冷的,看不出情绪的


  她像是在审讯自己,安宥真觉得。如果她再去碰一下金珉周的话,对方就会更加深这种眼神的威慑程度。金珉周捉住了安宥真的弱点,让她不得不投降




05.

  着急,着急...着急!


  解散日期的倒数已经剩下个位,留给她们的时间不多了。也就是说,如果不在一个团的话,她们将永远不会有联系,即使在同一个国家,有一个人在躲避的话,也是很难再相遇的


  但安宥真很清楚,自己离不开金珉周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


  是自己捅破的纸


  看着和金珉周已经停留在好久之前的聊天记录框,眼泪再一次涌出眼眶,是自己的一时冒失,换来了她们的无期限冷漠

 

  她现在已经不能再和金珉周说“想你了”类似的话了,看着聊天背景上金珉周的图片,手指还是不受控制的打着字


  〔姐姐,我好想你〕


  不出意料的,话语旁红色的感叹号还是相当显眼。金珉周已经把她删了,早在刚解散时就已经被自己发现了。明明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自己还是不肯走出来呢


  她要怎么做


  要怎么做,才能走出迷雾


  才能再次见到光


  见到金珉周眼里的光


  


  

 

陈琐琐
后台舞蹈challenge来了...

后台舞蹈challenge来了!🤍💛

smiley联动 20220122 珉周&椰奶

ˣ‿ˣ (SMiLEY) ​

后台舞蹈challenge来了!🤍💛

smiley联动 20220122 珉周&椰奶

ˣ‿ˣ (SMiLEY) ​

NAE=信仰

【无趣双金/1011】沿着铁轨走

能在脚不沾地的行程中偶尔停下步伐,也是一种福气,金珉周站在人烟稀落的首尔地下铁路站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春天已经来临的事实。


 今年春天来得有点快呢。


 也许是处于午饭和下班高峰期之间的空隙,平日半口空气都难以顺利呼出的首尔车站意外地冷清,城市的心脏放缓了剧烈跳动的脉搏,一收一放的节奏波及到旁边为城市绿化率特意设立的杉树,被震落的嫩叶躺在金珉周的肩膀上,难得地打破周围的单调,当然这一切都是相对而言的,首尔在夜色浓到发黑的日子都不曾安静过,仿佛一架没有终点站的列车一样。


 身后传来散碎的脚步声,金采源从后点了点她的背,未等她反应过来已经绕到她...



能在脚不沾地的行程中偶尔停下步伐,也是一种福气,金珉周站在人烟稀落的首尔地下铁路站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春天已经来临的事实。


 今年春天来得有点快呢。


 也许是处于午饭和下班高峰期之间的空隙,平日半口空气都难以顺利呼出的首尔车站意外地冷清,城市的心脏放缓了剧烈跳动的脉搏,一收一放的节奏波及到旁边为城市绿化率特意设立的杉树,被震落的嫩叶躺在金珉周的肩膀上,难得地打破周围的单调,当然这一切都是相对而言的,首尔在夜色浓到发黑的日子都不曾安静过,仿佛一架没有终点站的列车一样。


 身后传来散碎的脚步声,金采源从后点了点她的背,未等她反应过来已经绕到她身前,一股压力从头顶传至发丝末端,意料之外的黑暗遮去了金珉周大部分的视野, 垂低的眼睑中只剩下在眼前人唇上的化开的夕阳余晖。


 金采源看着金珉周被鸭舌帽压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忍不住噗哧一笑,拉回金珉周乱跑的思绪,金珉周只看到她的下半脸都能想像到她笑弯了的眉眼。 过了一会笑够了的金采源收敛起玩笑神色,伸手替金珉周整理好头发,微冷的指尖穿越过被漫天春意濡湿的发丝,也许是金珉周的错觉,似有若无地触碰到耳背,惹得耳后隐隐发痒。


 好了,这样就不会被认出来了。


 金采源故作姐姐姿态的拍了拍金珉周的头,围着她全身看了一圈,满意地点一点头。


 金珉周才发现金采源也戴上了同款的黑色鸭舌帽,仅仅露出线条分别的下颌线。


 也就这种时候才像个姐姐。


 姐姐拉着金珉周的手腕,刷了卡,列车很识时务的到达,呼啸的破风声冲蚀掉空旷的月台回荡着的广播声,两人的身影在每卡车厢边上的玻璃窗户上飞快掠过,煞车呼出的气体将今日的她们定格在底片的某一个角落里。


 咔嚓-


 不知什么时候金珉周已经把底片相机挂在胸前,机械齿轮随着过片拨捍的转动相互碰撞,胶卷扭曲的瞬间光影早已定形。


 金珉周第一次上底片的时候,上完底片之后非要打开底片仓看上好没有,结果第一卷底片就因为提前曝光报废了,金采源还因为这个笑话她老久了,那卷底片到现在还放在宿舍房间的抽屉里,没有拿去冲洗。


 我们去哪里啊?


 坐在地铁车厢里的座位上是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学生时代的她对首尔的地下铁路了如指掌,可自从出道之后,金珉周再也没和普通人一样挤过地铁。


 金采源指了指其中一条路线的末端。


 感觉好远


 要不要先歇一会?


 金珉周摇了摇头,肩上的发丝也跟着抖动,她昨晚很早就睡了,现在正精神着呢。 但显然金采源没有休息好,眼下印着两团乌黑,不过她依然撑开眼睛看着斜挂在金珉周身上的底片相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尼康的底片相机。


 金珉周是在束草的一间中古相机店看中这部相机,这台机子据店主说是八二年生产的,九十年代左右停产,数码相机一推出就把这些老古董逼向绝路,不过近年倒是多了人把它们重新拾起。


 许是因为车厢颠簸的频率过于固定,又或者是因为昏暗的光线,金采源靠在金珉周消瘦的肩膀睡着了,金珉周往后挪了点,好让她能贴着身后的椅背。 从金珉周的视角看来,她只能看到她冒出来的细小鼻尖,和有节奏地起伏的胸口。 车厢空荡荡的,望向对面的车窗,上面只映照出她们的身影。


 金珉周用一个别扭的姿势举起手中的相机以免把金采源弄醒,按着记忆中的流程把光圈快门都调较到适当的数值,待她望向观景窗,按下快门的一瞬间,才发现金采源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睛,正透过玻璃的反射看着她。


 此时列车窜出隧道,一抹橙红的霞光透入车窗,提醒着她们短暂的旅途沿着铁轨收束到终点站了。


 出了车站之后,她们找了一间网络评价不错的餐馆,吃过豆浆面之后,才沿着海岸线一路走到附近的一个沙滩边上。


 余光看到不远处在浓郁的夜中模模糊糊的小店,金采源知道是附近唯一的店家,向着微弱的钨丝灯泡前进,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提着两瓶冷得在玻璃瓶上凝出水珠的啤酒,啤酒瓶被随意插在沙上,清凉如水的气息伏贴在沙面上包裹着两人的脚踝,气泡争先恐后撞到壁上破碎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格外响亮,两人陷进一个沉默的怪圈。


 沙滩上只剩下她们俩, 金珉周双颊上的嫣红也随晚色渐浓,以致于在月光摇曳下倒进金采源的怀抱里,望着漫天星华,嘴角扯开一个弧度。 金采源没有挪开身子,也没有说什么。


 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童话般的美好结局。


 泛白的海浪扑打过来的瞬间唤起了某些不为人知的情感,酒精催生了不知名的勇气,金珉周勉力抓住金采源的手臂,借力撑起身子,好使自己能和金采源平视,金采源并没有选择望向她,一如既往的,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瓶子倒映出,来不及散去的惨白浪花。


 她一直觉得金珉周是从海上来的。


 淡淡的盐味,幽蓝的光线,以及难以言喻的包容。


 金珉周进一步侵占金采源周围的空气,直至金采源伸手抵住她肩膀,让两人之间的空间保持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


 你醉了。


 金采源的声线带着微不可觉的颤抖。


 碰了酒的金珉周就像一头压抑已久的小兽,埋头往熟悉的气息冲,一时间竟越过金采源的防线,栽在她的肩上,相接的触感、一呼一吸所产生的微小气流,无一例外地在夜色中被放大,金采源感觉自己心中就如身处一场风暴,一切都是因为金珉周这只大洋彼岸的蝴蝶所引起的。


 嗯,我醉了。


 呼吸间吐出的酒气印证了她的说法。


 金珉周就算是醉了,也不会对自己说谎。


 金采源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似是避开什么一样,猛然扭头到另一边,呼吸急促的她好想把这片大海蒸发掉,好让她不再掀起波澜。


 无措的双手终究还是圈在怀中人的腰间。


 炙热的液体坠落在金采源的锁骨,烙下一圈印记。


 徐徐的海风夹杂着崖上的海苔腥味鞭打着金采源已然迟钝的神经,身体的痛楚在酒精的麻痹下偃旗息鼓,可她一张嘴就感受到一股温柔的窒息感在胸口蔓延开来,金采源感觉自己躺在海中心,一波波的海水涌进鼻腔、眼框,直至成为身体肌理组织的细胞,但她甘之如饴。


 哭什么呢,解散又不是以后都不再见。


 金采源口上说着这样的话,手里还是揉了揉金珉周的发旋。


 金珉周自己也说不清流泪的原因,也许是对未来的不安,也许夹杂着很多其他因素,反正情绪就像一房间里的杂物,排山倒海的一瞬间谁能来得及分先后主次。


 金采源说的没错,但金珉周心底有股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今晚过后,有些细微的东西会被海浪卷走,她不由握紧手心,无名指上的金属质感带给她短暂的踏实,却填不满慌乱的内心。


 在风中,金采源突然想起那年冬天的她们,在刺骨的寒风中并肩望向未来都是一条无限延伸的路轨,时间是曾经如此缓慢的,每个当下都是一个雪上的足印,六十个当下是一个刹那,六十个刹那是一秒钟,一秒钟已经是一路绵延不绝的痕迹,但现在回头一看才愕然发现,雪地连带着一些不可说的悸动化作一地春水。


 但列车已经到达了终点站,鸣笛声划破平静的日常,她们路向不同,在命运的月台上,她们惟有坐上各自的路线,略带瑕疵的青春悸动注定要像那卷底片一样被安放在抽屉的深处,永不曝光。


 下一站她们可能会遇上更多的人和事,可能会登上更大的舞台,可能被时间冲淡回忆,可能...


 她不愿再想了。


 金采源被月光浸凉的指尖拭去金珉周眼角的泪珠,把吹乱的头发拨到她耳后,此刻的金珉周已经丢掉一开始的强势,回复到平时温吞的性子,顶着通红的鼻尖打了个委委屈屈的酒嗝,发泄完情绪的身体被倦意侵袭,眼皮在酒精影响下开始上下打架,口条愈发不利索了。


 唔 好困


 那就回去睡吧


 金采源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


 金珉周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想看清眼前人的面目,但总感觉她离自己太远,抓不住。


 她好想时间能对她们仁慈一点。


 金珉周孩子气地抿了抿嘴巴。


 金采源愉悦的笑了一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便拉着金珉周的手臂揽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路扶着她到订好的民宿歇息。


 金珉周梳洗完毕之后,倒头就睡着了。


 似是想起了什么,金采源拿出金珉周包里的底片相机。


 她抽起了回片杆,沿着顺时针的方向,一圈一圈地搅动,直至嗒的一声响起,最后一格底片也被收回筒内,才打开底片仓。


 她只带走了一筒底片。


 她觉得自己现在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空虚的人了。









谋杀月亮.

二转标姜九|用图标源抱图评论

二转标姜九|用图标源抱图评论

bubble

带上眼镜谁还不是美女了(申留真是个帅小伙)

带上眼镜谁还不是美女了(申留真是个帅小伙)

韩圈大荟萃
[구해줘! 숙소] 카라반이 37대?😍 빈티지 카라
[구해줘! 숙소] 카라반이 37대?😍 빈티지 카라
韩圈大荟萃
[구해줘! 숙소] 이 숙소만의 관전 포인트🔥
[구해줘! 숙소] 이 숙소만의 관전 포인트🔥
韩圈大荟萃
[쇼! 음악중심] 5월 4주차 1위 앵콜 무대 엔시
[쇼! 음악중심] 5월 4주차 1위 앵콜 무대 엔시
511玩家(有時510)

Unfamiliar : 珉宥

Unfamiliar - 我们并不相似

私设同年 l 安宥真视角 


#

我和她相遇于高一那年,

从甜腻里尝到苦涩的一出电影。


我与你的关系到底界定在哪一条线?


-


今天的阳光格外明媚。


也许是上天为了给活力满载的高中生们一个恩赐,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们都该对生活抱有热炽的期盼,向每个人细说今天的你也会是一个拥有美好梦想的青年。可这好像一点都不代表我,今天的大好天气更似是对我的嘲讽,讽刺我的懦弱,嘲笑我的真心。


因为这一切都将要在今天结束了。

这不是圆满的句号,所以不需要艳阳的高照。


她果然又在倚着...

Unfamiliar - 我们并不相似

私设同年 l 安宥真视角 


#

我和她相遇于高一那年,

从甜腻里尝到苦涩的一出电影。


我与你的关系到底界定在哪一条线?


-


今天的阳光格外明媚。


也许是上天为了给活力满载的高中生们一个恩赐,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们都该对生活抱有热炽的期盼,向每个人细说今天的你也会是一个拥有美好梦想的青年。可这好像一点都不代表我,今天的大好天气更似是对我的嘲讽,讽刺我的懦弱,嘲笑我的真心。


因为这一切都将要在今天结束了。

这不是圆满的句号,所以不需要艳阳的高照。


她果然又在倚着学校天台上的石壁篱笆看风景了。我曾经想,这里会是属于我和她的地方吗?这里充斥着我们好多的回忆啊。我又想,她也会能够永远属于我吗?其实從不知道她曾否对我有动心过的一丝触动,因为我只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拔的陷入其中了。


所有情绪只为她起伏,所有生活都因她改变。

从某刻开始,我发现我好喜欢她、我好爱她。


“怎么了?”


她慵懒懒的声线再次传入我的心里,缭绕我的思绪。


她是我的天使,我的缪斯,我的神。


“让我抱抱你吧..”


还没有得到答覆就擅自上手的我从背后环抱着她。我知道她从不推却,她总会允许我的放纵。我们都默许这种微妙的温存,只是从来无人打算督穿这层簿纱,一直压制住我那不断发酵的情愫。


“我们小狗很粘主人呢”


“说什么呢金珉周,谁是你的小狗了?”


“我说安宥真这只大笨狗的主人是金珉周…”


“我不笨…”


我听到她发出很轻很轻的笑声,她把手抿在嘴边笑着,然后也转过身来环住我,把毛茸茸的脑袋枕在我的肩头上。我悄悄地把手臂上的力度收紧,把她抱得更用力,为了能让她更贴近我。


这样做她会不会就感觉到我那只为她有力地跳动的心臟了呢?


我贪恋这种感觉,或许在这份感情面前我显得自私,每到这种时候我总觉得金珉周是属于我的,至少在这刻她是真实地在我怀里。


她好听的嗓音又再次传来打断我不该的思绪,我感觉自己顿时被一股燥热的浪潮包围住,挤压着我准备把我的心揉成一滩水。


“喜欢你,安宥真…”


“什么?”


“很喜欢你…”


“嗯,我也很喜欢你。”


“那小狗不可以离开我哦。”


可金珉周你知道吗,世界总该要我们分开的⋯


虽然有过无数次无限次对憧憬的遐想,但我很清楚知道她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不带情爱,单纯是密友的那种喜欢。我也很清楚自己的喜欢是什么样的,是我永远无法触及,热烈却又小心翼翼的。是说为什么我这么肯定金珉周对我不是那种喜欢吗?她不久前就和她的前度男友复合了。


不懂得为何我们还是如常暧昧般过日,抑或只是我的痴心妄想,我们的感情是如此的模凌两可。金珉周日常說的每句想我、喜欢我都像是对我的惩罚。


罚我的罔自动情,惩我的自甘堕落。


从某刻开始我忽然不想再依靠这点微弱的火柴光取暖了。那本就是自欺欺人、一場表达出我不愿面对现实的残酷游戏。


我知道我必须从整个只围绕关于金珉周的自我世界走出来,我必须要把这一切亲手切断。这对我们都好,站在朋友的位置看着她幸福可能也是我的愿望吧,肯定會是的。哪怕我知道这是个属于我的谎言。


渐行渐远吧。我还能有什么选择?难道继续自私的幻想金珉周是属于自己的吗,安宥真你没必要如此可悲⋯


然后我慢慢放开赖在我怀里的她,走到她旁边,也倚着石壁望着远处的风景放空。我闭上眼睛感受暖阳照耀大地的写意和微风轻柔吹拂抚过我双颊的触感。这确实是个美好的下午,若然我没打算做出这个决定的话。金珉周依旧站在我的身旁,大家都没有说话,心照不宣地把时间留给对方。我又开始慢慢地陷入回忆当中了,闭上眼睛好像更能够重新感受这一切呢,我想。


現在把这故事复读一遍吧,我们。


/


我从外墙被翻新得白漆漆的球馆走出来,训练结束后的天色好像开始渐渐变暗了。入夜后的空气变得凉凉的,吹过的风打在我刚练完球的身上产生很大的温度差。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在回家路上的边走的我边踌躇着晚餐该吃些什么,是炸酱面吗?还是炒年糕?反正都挺喜欢的。


那天本应该只为这鸡毛蒜皮的小事烦恼,一则不合时宜的电话却划破了稀疏零落的街道上的冷清,我从裤袋里探出手机看了看是谁打过来的。


是金珉周。


本来还在纳闷被谁打断思考的我忽然又觉得自己充满活力了,即使练完球的我已经觉得筋皮力尽,又因为金珉周而活過来。


“宥真啊,球队练习结束了吗?”


“嗯,现在要准备去买点东西吃然后回家了。”


“对了,找我有事吗?还是这么快就想我了?”


“宥真吶,要不和我一起吃晚饭吧?”


“我刚办好学会的事,才准备离开学校而已⋯还没有吃晚饭呢⋯”


她补上一句,声音软软糯糯的,感觉在对我撒娇。


“行,好吧..要我来接你?”


“安宥真你真好~那在校门口见喔!”


“哇..第一天才知道我好嗎?”


安宥真啊安宥真,你怎么这么没有骨气呢?人家随传你还真随到了…


在远远的街口已经看到她站在一旁等我,我加快脚步向她奔去,只为不让她等我这么久。


“呀金珉周..你真是..!”


“大晚上冷的连外套也不知道穿了?”


“冷倒了的话要怎办,会感冒的..”


见到她衣着单薄地站在路边的我下意识把这些话如箭般释出,然后开始自顾自的在包里找出我那穿在她身上会显得大了些的外套想要给她穿着。我好像是真的很关心她吧?


“穿上吧,不要着凉了。”


我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喔,谢谢…”


“我俩哪有什么谢不谢的⋯要搞得那么见外吗?”


“很贴心嘛~”


她握着粉拳掩在嘴边笑着,眼睛笑得弯弯的看起来就像只小狐狸。我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因为我怕我烧得通红的脸会被她发现。


“走吧,我们去吃炒年糕!我听说附近有家年糕店是最近很有名的!”


“好,都听你的.”


她抬上覆上我的头顶,逗狗狗般似的揉了揉。正觉得舒适感涌上时她的手便离开了,我好像有点失落。或许她是察觉到这一切的情绪变化,又驱动指尖越过我的胳膊,稳稳地挽住。


我看着被路灯照射在黑夜中拉长的影子,只有我们两个人,只属于我们两个人。每次看到两个影子重叠的瞬间,我都会暗自感到欣喜,然后想着总有一天我们的心也会挨得这样近,也再一次一次地印证我喜欢她这个事实。


“宥真呐~”


“嗯?”


“看看我们的身高差很配吧!”


“是吗?” 我抿嘴笑了笑,露出好看的酒窝。


有时候她真的让人感觉好可爱。


“好像情侣..” 她指向地上的一双影子。


“金珉周你是要准备给我表白了吗?”


我假装嫌弃地打趣过去,却无法掩盖自己暗自涌动的情绪。


“谁要跟你一起呢,这么个又笨又难照顾的小孩!”


她举起拳头在我面前挥了挥,作势要打我,可软绵绵的粉拳打在身上又哪会感到痛呢,跟她在一起时呼吸过的空气似乎都是弥漫甜腻的。


“呀,你可别打我..打坏了你心痛就不好了..”


我噘着嘴看她,这刻的我看起来应该很无辜。


“你是不是还说..!”


“嘿不逗你了!走快一点嘛,我好饿..!”


“可不能把狗狗饿坏了啊~”


那时候的我们很开心吧,即使再次回想起也还是会回味,暧昧的感觉真好…你也会这样觉得吗?


金珉周总是给人安静与平和的印象,她是一张白纸,蕴藏无比皎洁的内心;她是一片汪洋,柔和且抚慰我不善于表露的心灵。如果上天要逼使我迈往生命的最后一段路,大概我愿意坠落于名为金珉周的大海,连同我的爱意一并沈溺这片深渊之中。即使会被世人称之为疯狂,我却甘愿。


我看着她的侧脸稍微出了神。她是天使,世人无法触碰的雕塑。完美的面部轮廓,如大师级雕功的别致五官,都叫我挪不开视线。


我只记得那时候她说了好多好多,但我都记不清了,或许我从没把心思放上,在那个只有我俩待着的课后教室。


“你再说下去我就要亲你了喔。”


鬼使神差地从口中蹦出这句话,其实我也吓了一跳,因为我也搞不清用意是什么。但她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继续不厌其烦的说着一堆琐碎事。


“我说真的喔。”


我知道她是听到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抗拒。

这反而更令我蠢蠢欲动,似是我故意抛出诱饵,猎物却主动上勾。


我慢慢的靠近她,她没有用正面看我,是因为害羞吗?距离越来越近,本来打算烙印于嘴角的印章贴在了她的脸颊。轻轻的一下触碰,没有过多的停留。空气渐渐变得燥热,把我的心烧得滚烫。她好像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始终没有。空间像是凝固了,忽然沉默得令人感到無比可怕。


我好像搞砸了。


她起身走出教室,倚在篱笆旁。我忽发觉得有点心酸,但这不是我可以崩溃的时候。再拖下去,要连朋友也做不成了。于是我也走出教室,停在她身旁。


“对不起..”


“我只是开玩笑..你不要误会了!女孩子之间不是都会那样玩的吗..?我...我..我只是...”


“总之我不想因为这样就失去你..”


急切的想要解释,连组织也没来得及整理。我只是不想让她讨厌我。


“噗..好的我知道了。”她笑了。

“安宥真,我才不会因为这么小事离开你的..”

“你一直都是我最珍惜的朋友,知道吗?”

“我很喜欢你。”


她摸摸我的头。


“走吧,回家了。”她说。


是怎样回家的我没有记忆了,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在被窝里哭得很凶,是当了十七年人第一次感到这么撕心裂肺的痛。朋友,我们只是朋友。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让我误会呢,为什么对你动情的是我,亲手将我击溃的也是你。被窝里黑漆漆的,没人会看见我的丑态。黑夜啊,把我吞噬吧,连同我裂得破碎不全的心脏,带同我这份不被允许的感情。


后来我们似是没事人的继续平时的日常,我没有刻意的避开她什么的,因为我根本做不到。直至有日她告诉我她和前度男友复合了,我才毅然做出今天的这个决定,是时候䆁怀了安宥真。


安宥真要彻底离开金珉周。

但安宥真也会永远陪着金珉周。


回憶到這裏了,我睜開雙眼。


我再次擁著她,跟她說:


“时候不早了,我是时候要回家了。”


“欸?不一起走吗?”


“不了啦,你看看操场谁在等你,电灯泡这种事我不干了~”


我笑著看她,她娇嗔的用手推我一下,然后向站在操场下的那个男生打了招呼。


“我走了哦。” 我對她說。


我向前走十步。


“安宥真要走了哦!” 我回頭向她喊。


“知道了,啰嗦怪!喊这么大声是要永远不见了吗?”


我向她挥手,她笑了,然后我也转身往楼下走去。


没错,安宥真要走了。

那个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安宥真決定要走了。


金珉周,我终于发现我们从不相似。


以前我总以为我和你的心是互相装着同一种感情的。由你总是说着喜欢我,由你在那个晚上和我一样注意到那对影子,由你在那个只有我们两个的教室里没有抗拒我吻向你,我总以为我们是一样的人,我总以为我们都相似。


但原来爱情来过半分钟也没有。


我知道我该收起对你所存的那些自私了,但容许我再说最后一次吧,在心里。


“金珉周,我喜欢你。”


END.










季3

[珉宥] 冬日恋歌

解散后的第一个冬天,短篇


“吱吱—喳喳—吱吱—喳喳—” 

“呀!不要跑!”
“呵呵哈哈”

公园内的风景由不同节奏的画面组合而成,地上结队的小麻雀们,绕着灯柱跑的小孩子与大人,亦有在空地拍着手做辰运的老人家。 

“宥真啊”
“嗯?”
“假期这样浪费,真的可以吗?” 

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在长凳上互相依偎,冬天的早晨用一杯暖可可作为开始,安宥真捧着杯子的手逐渐暖和起来。 

“偶尔这样不好吗?” 

明明是职业偶像,二人却没有浓妆艳抹,没有戴华丽的耳饰,没有穿短薄的衣服。 

仅仅是像其他平凡人般,穿着羽绒服,厚长裤,戴围巾,远远望出只能看见两个...

解散后的第一个冬天,短篇




“吱吱—喳喳—吱吱—喳喳—” 

“呀!不要跑!”
“呵呵哈哈”



公园内的风景由不同节奏的画面组合而成,地上结队的小麻雀们,绕着灯柱跑的小孩子与大人,亦有在空地拍着手做辰运的老人家。 

“宥真啊”
“嗯?”
“假期这样浪费,真的可以吗?” 

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在长凳上互相依偎,冬天的早晨用一杯暖可可作为开始,安宥真捧着杯子的手逐渐暖和起来。 

“偶尔这样不好吗?” 

明明是职业偶像,二人却没有浓妆艳抹,没有戴华丽的耳饰,没有穿短薄的衣服。 

仅仅是像其他平凡人般,穿着羽绒服,厚长裤,戴围巾,远远望出只能看见两个黑色的球体连在一起了,事关二人都把腿缩在了凳子上,又套着羽绒服的帽子。 

安宥真没有接上发片的头发长度刚好过肩,棕黑色的头发都藏到了帽子底下,整副武装中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而那双眼睛正注视着金珉周。 

“毕竟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就要变得忙起来了呢” 

说罢,安宥真举起杯子,对着热可可“呼呼”吹两下气,轻轻喝了一小口。 

“也对呢,我们的宥真ni从忙内变成队长了,以后啊...有得忙了呢~” 

金珉周的语气里夹带着些许失落。


却就像刚才安宥真从咖啡杯上吹走的热气般,从似有似无,变成一瞬间没了踪影。 

不过没了踪影,不代表捕捉不到。 

“虽然以后以队长重新出道,可能会有很多工作,不过我很期待到时候由珉周angel~负责公布安宥真队长带领新组合拿下的其中一个一位!”
“呀,还不一定呢”
“那么身为队长的我,会努力带领队员们获得珉周欧尼颁给我们的奖杯!”
“那可要好好加油了呢”
“当然” 

金珉周蹬直了腿,伸展了一下腰骨,双眼因为逐渐变得耀眼的阳光而眯成直线。 

“可是我决定不当偶像了呢,不能从宥真ni接过奖杯啊...” 

金珉周抿起嘴,浅浅地一笑。

“要不我现在给你颁一个?”
“什么奖?”
“咳咳” 

安宥真清了清嗓子,左手握着热可可当作麦克风,眨巴眨巴眼睛,那双眼里像是真的在闪着耀眼的光辉,把金珉周带入了想象中



“恭喜金珉周xi荣获 最获安宥真欢心奖~”
“噗哈哈哈,这什么奖啊”
“什么啊,这个奖可是金珉周xi用努力换来的成果,观众可不能取笑她哟” 

安宥真往金珉周的肩膀拍打过去,金珉周清了清喉咙,把从帽子中露出来的头发撩到耳后。 

“现在有请金珉周xi上台领奖,并分享得奖感言~” 

金珉周恭敬地接过了安宥真递来的麦克风,喝了一口可可再开始发表感言。 

“咳咳,首先就是感谢宥真MC颁了这个奖给我,然后就是呢...额...虽然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拿到这个奖真的很开心呢~!”
“哈哈哈,好的,谢谢珉周xi” 

金珉周把热可可还了回去,而安宥真接过热可可后,也喝了口,重叠在对方喝过的位置上,二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作不知道几个月,但实际上还是会对内心有所触动。 

口腔中尚存的可可味似乎在逐渐发甜。 

“啊哈哈,好像太甜了呢,这杯可可,明明下单的是少糖”
“嗯...我也这么觉得呢” 

金珉周将衣领往上扯,抓住围巾遮住脸颊下半。 

“呼—好冷呢...”
“说的也是呢...” 

刺冷的一阵又一阵风吹过来,却又因为众人对圣诞到来的期待而消磨掉锋刃,化作暖意藏在心间。 



“冬风伴随着铃声,是从何而来的?圣诞的气氛四处飘送,我把它包上包装纸,送到你手上~期盼能化作一份温暖,透进你的心~”
“嗯?这个是甚么歌?”
“唔...随便哼的而已”
“欧尼写的吗?”
“嗯”
“欧尼写的词总有一种纤细的温柔呢,我很喜欢欧尼写的词”
“呀~” 

金珉周不好意思左右摇晃着身子,像是要把升头顶的热气给挥走,可又挥之不去。 

“真的啊,我很喜欢欧尼写的词,写得很漂亮。


若是我们在一起,无论何时都会绽放光芒,forever~”

“with you”


“呜~拍手拍手” 

二人用手指微微地做着拍手,金珉周低头下去,把显现在脸颊上的红色藏在围巾里。 

“谢谢...”
“明明有其他人帮忙呢~”
“呀!刚刚不是还在夸我的吗?”
“呵呵哈哈哈” 

果然是安宥真呢,金珉周暗暗如此想着。 

kimin_11

24

金珉周还是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小金不知不觉已经一周岁了 兴许是遗传了妈妈的缘故 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 像是传达什么


洁白的客机穿过云层 缓缓下降 又稳定降落

金珉周一手抱着小金 一手吃力的从边上抬下箱子


她走出舱门 向外头望了一眼


一切都变了 却似乎什么也没变

汉江的水一如既往的奔流 不会因为她的去与否就停止脚步 日夜变化间霓虹灯依旧闪烁 没什么可以停止的


她先前租的房子早就退了 便在首尔大学边上租了一家酒店


“我还是回来了”

金珉周慨叹...

金珉周还是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小金不知不觉已经一周岁了 兴许是遗传了妈妈的缘故 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 像是传达什么


洁白的客机穿过云层 缓缓下降 又稳定降落

金珉周一手抱着小金 一手吃力的从边上抬下箱子


她走出舱门 向外头望了一眼


一切都变了 却似乎什么也没变

汉江的水一如既往的奔流 不会因为她的去与否就停止脚步 日夜变化间霓虹灯依旧闪烁 没什么可以停止的


她先前租的房子早就退了 便在首尔大学边上租了一家酒店


“我还是回来了”

金珉周慨叹


她收拾好行李 准备带着孩子出去吃点料理


金珉周还是去了她最喜欢的那家烤肉店

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整个店里充满了人 热闹却又不热闹 热气冲在脸上 把脸颊也给熏红


小金闪烁着眼睛 好像在说他也想吃


珉周失笑 挑了最小的一块肉渣塞进了小金嘴里


-----————————

店的另一边

金采源正在和以前的朋友们叙事谈天  花天酒地一片热闹景象


三杯烧酒进肚 惹得人浑身难受 便借口去外边通通风


他向门口慢慢走去 却看见了一位及似珉周的人从店门口走了出去 他的思绪好像突然清醒了一般 向门口奔去


金采源靠在店门口的栏杆上 环顾四周 却不见了那女孩的踪影


金采源自嘲的笑了笑

“怎么可能呢 她还怎么可能会回来”

Nnight9

「愛」

第一人称

金珉周视角


     别人说我与她天生一对。

     我想也许是,我们骨子里都热烈。


     深夜的山顶静谧,晚风绕过她的发间,我们十指相扣,彼此呼吸交缠在一起,动人的情欲漫延。

     我们在月光下接吻,我为她沦陷,她笑着说我什么都不懂。我知她崇尚自由,但我想,如果她的心里能住进一个我呢?...


第一人称

金珉周视角




     别人说我与她天生一对。

     我想也许是,我们骨子里都热烈。




     深夜的山顶静谧,晚风绕过她的发间,我们十指相扣,彼此呼吸交缠在一起,动人的情欲漫延。

     我们在月光下接吻,我为她沦陷,她笑着说我什么都不懂。我知她崇尚自由,但我想,如果她的心里能住进一个我呢?




      那些赤裸的,执拗的爱意如野草般疯长,高悬于天际的月亮是否也能为我动揺分毫。




      可她后来走的干干净净。眼里心里都未曾有我。

      我如何留下她。

      如何向世人证明我们曾经相爱。




      她是自由的,我的爱困不住她。

      终究至死,我也没能以她爱人的身份面对世

人 。

嘉嘉嘉陵江彼岸

剪辑小白三个小时奋斗的结果,没打水印,别逼我打水印!

珉周超漂亮

剪辑小白三个小时奋斗的结果,没打水印,别逼我打水印!

珉周超漂亮

韩圈大荟萃
[구해줘! 숙소] 별⭐보러 가지 않을래? '별멍'
[구해줘! 숙소] 별⭐보러 가지 않을래? '별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