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硕珍

59.7万浏览    25961参与
rancy酱
【这只是一个记录】一柜子四百来...

【这只是一个记录】一柜子四百来欧吧,全是saturn买的
_(:з」∠)_

[tag要是打错了一定要和我说哦]

【这只是一个记录】一柜子四百来欧吧,全是saturn买的
_(:з」∠)_

[tag要是打错了一定要和我说哦]

松木代的速食店

(补)

之前被屏x蔽的:

吞咽1  71🚗

吞咽2 71🚗

 庆功宴 167 逆年龄🚗

当你翻越灰色的我  71 微41 第一人称角度🚗

 哥哥你马甲掉了 61🚗


之前被屏x蔽的:

吞咽1  71🚗

吞咽2 71🚗

 庆功宴 167 逆年龄🚗

当你翻越灰色的我  71 微41 第一人称角度🚗

 哥哥你马甲掉了 61🚗



人间有风有你

相信防弹,相信一切。

盒盒盒,p4是乱入的...

相信防弹,相信一切。

盒盒盒,p4是乱入的...

🌸Ball🏐🌸

拜年(防彈幼兒園)

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和閨蜜一起在想到底寫甚麼主題的賀年文時,閨蜜說不如寫幼幼們吧!所以便這一篇文章出現,閨蜜的文章我會把鏈結放到留言那裡!請大家多多支持


------------分割線-------------


一年一度的喜慶日子又到啦,作為防彈幼兒園613班的班主任,這個時候當然要到訪我們班親愛的小可愛家拜年啦!


 當我準備好出門的時候,門鈴突然響起了,還未門口就已經聽到門外傳來小太陽的聲音:“阿米 老師師師……,錫錫來跟你拜年了!” 我迫不及待打開了門,就見到小號錫跟他媽媽拿着一袋賀年禮物站在門外,我馬上邀請他們進屋。...


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和閨蜜一起在想到底寫甚麼主題的賀年文時,閨蜜說不如寫幼幼們吧!所以便這一篇文章出現,閨蜜的文章我會把鏈結放到留言那裡!請大家多多支持


------------分割線-------------


一年一度的喜慶日子又到啦,作為防彈幼兒園613班的班主任,這個時候當然要到訪我們班親愛的小可愛家拜年啦!


 當我準備好出門的時候,門鈴突然響起了,還未門口就已經聽到門外傳來小太陽的聲音:“阿米 老師師師……,錫錫來跟你拜年了!” 我迫不及待打開了門,就見到小號錫跟他媽媽拿着一袋賀年禮物站在門外,我馬上邀請他們進屋。


“錫錫啊,老師剛想去隔壁跟你們拜年,你們就按門鈴了” 小號錫對着我露出他招牌笑容。


“阿米 老師,我們真的是心靈相通呢!啊老師,你打算去找其他同學家拜年嗎?”


 聽到小號錫這樣說,我就知道他在想甚麼呢!

>B< 我便向錫錫媽媽請求讓錫錫跟着我去其他同學家拜年,幸好錫錫媽媽也十分樂意,因此我(和錫錫)的拜年之旅就正式開始!


 第一站是班上的小哥哥珍珍,由於珍珍十分喜歡吃東西,所以我對我買的禮物一點也不擔心 ,這一次我還未按門鈴,在門外已經聽到有如擦玻璃盒盒盒聲的笑聲,那就證明我沒有來錯地方XD 


“米米老師!新年快樂,青春常駐!” 哎喲,這小朋友真會說話!把手上的禮品送到珍珍的手上 ,他一看袋子裡的東西,再一次發出盒盒盒的笑聲,看來很喜歡呢! 和珍珍的母親閒聊的時候,珍珍和錫錫並在一旁玩耍,由於還需要到其他小朋友的家,在珍珍家只逗留了20分鐘便打算離開,這時候珍珍大聲的叫到“米米老師,我想跟你和錫錫一起到其他同學的家裡!媽媽可以嗎?” 

在得到珍珍媽媽的同意後,我和兩位小朋友準備接下來的新年冒險。

第三位的小朋友是我們的小班長俊俊,這一次真的太了不起了,還未按鈴門已經自己打開了 …… “小米老師,你是打算來拜年嗎?東西放下給媽媽就好了。我想和珍珍一起去拜年!”


 不愧是我們班最聰明的小班長,不用說就知道我們來的目的,一說完便用力的關上門,可惜的是在關門的時候,門把壞了…… 在門口很清楚的聽到俊俊媽媽的吼叫聲,待會送俊俊回家時再陪俊俊向他媽媽道個歉吧…


第四位的小朋友是我們班的大貓貓其其,我和三位小朋友已經按了差不多5分鐘的門鈴,還是 沒有人應門,看來其其和家人應該外出了,那只好先去旻旻家吧,就在我們準備離開時,突然 聽見開鎖的聲音,其其一邊揉著眼睛,打着呵欠打開了門,“老師,你來拜年啊?” 


大貓貓看起 來還沒睡醒,但一看到錫錫,又好像精神了一點。我環顧一周也沒看見其其的爸爸媽媽,便問 到“現在只有其其一個人在家嗎?” “對,他們帶妹妹出去了……” 作為老師,真的不放心一個小 朋友自己在家,我便幫其其收拾好東西,出發到下一位小朋友的家。


之後的小朋友是小雞旻旻和泰泰,因為旻旻和泰泰是鄰居這樣就很方便我們,不用帶着四位小朋友走來走去,按下門鈴後,不久就聽到有腳步聲跑到門口來,一打開門居然看到泰泰也在旻旻的 家 “米米老師!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泰泰露出他招牌的四方嘴,有禮的向我拜年。,旻旻拿着糖果盒跑向我,但不幸的是旻旻的平地摔再次出現……我馬上把旻旻扶起,檢查一下有沒有受傷。旻旻這一次好棒,摔到也沒有哭,我拍拍他的頭,表示安慰,其他的小朋友也走到旻旻 身邊陪伴着他。


跟旻旻和泰泰的媽媽閒聊一回後,也打算出發到最後一位小朋友的家,這時候泰泰突然開囗說“米米老師,你現在是去果果家嗎?我可不可以一起去,我叫媽媽幫我買了 泡麵帶去送給果果!” 我就當然沒有問題呢,在得到旻旻和泰泰媽媽的同意下,我帶着六位小可愛出發到果果家拜年去!


 果果家也在隔壁小區而已不用走太遠,一到門口按下門鈴不到二秒鐘,門便打開了,果果一看到他最喜歡的泰泰在門口出現,像火箭般的衝了過去抱着泰泰,這小孩真是的!在幼兒園還抱不夠嗎?

“泰泰!你這一袋泡麵是送我的嗎?”  “唔唔!之前答應過果果的”  “泰泰對我真好” …… 不好意思,我們是七個人一齊來拜年的好嗎?!進到果果家裡後,七個小朋友就馬上聚在一起玩耍,果果也已經迫不及待的吃泰泰送來泡麵。

因為七個小朋友都在,所以在果果家是留到最久的,而果果也是全程黏着泰泰……老師我在幼兒園已經看不少 現在也要看,真是的…… 

分別送每位小朋友回家後,我拿着小朋友媽媽送的禮物回到家。雖然好累,但這一次的新年真的是很開心,很感謝這七位小朋友為我帶來歡樂,讓我忘記工作上的煩惱。那我也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心想事成💜

Slinger0

⚾️2020.01.26


Happy 2020 with BTS×FILA pt.2

⚾️2020.01.26


Happy 2020 with BTS×FILA pt.2

你吃灯芯糕吗

【南硕】Love Letter(短打/完结)

Love Letter


孤枕难眠。

金南俊后知后觉,原来不挨着金硕珍,他是会失眠的。这件偶然发现的小事让他在漆黑的卧室里露出了欣喜的酒窝,只一会儿又开始想念起金硕珍。他本打定了主意赖着不走,可朋友们都严令禁止他每晚死缠烂打,还一个个口口声声地,“都是为你好”。金南俊无奈之余,又感叹金硕珍好不魅力,怎么朋友们都尽帮着他赶自己。

金南俊赤着上身在软乎的被窝里滚了滚,长长的手臂落在空着的那半边上,半晌才轻抚了抚,和空气一起制造出金硕珍还睡在那里的假象。这样一来,胸口就有些痒痒,好像那个人毛茸茸的脑袋向他靠来,迷糊地嘟囔几个听不太清的字,如果察觉到吵醒了他,就会敷衍地在他胸膛亲上一...

Love Letter


孤枕难眠。

金南俊后知后觉,原来不挨着金硕珍,他是会失眠的。这件偶然发现的小事让他在漆黑的卧室里露出了欣喜的酒窝,只一会儿又开始想念起金硕珍。他本打定了主意赖着不走,可朋友们都严令禁止他每晚死缠烂打,还一个个口口声声地,“都是为你好”。金南俊无奈之余,又感叹金硕珍好不魅力,怎么朋友们都尽帮着他赶自己。

金南俊赤着上身在软乎的被窝里滚了滚,长长的手臂落在空着的那半边上,半晌才轻抚了抚,和空气一起制造出金硕珍还睡在那里的假象。这样一来,胸口就有些痒痒,好像那个人毛茸茸的脑袋向他靠来,迷糊地嘟囔几个听不太清的字,如果察觉到吵醒了他,就会敷衍地在他胸膛亲上一口以示安抚,眼睛都懒得睁一下。金南俊倒是受用,也时常故意发出些不满的呓语来讨要那一点湿热。

他猛地翻身,闷头叹出一大口气。金硕珍已经好久不理他了,明天又该怎么示好呢?


金硕珍离家出走的第一天,金南俊还没回过神。

没有想“为什么”或是“怎么办”,只是呆坐着愣了大半天。

直到听到金硕珍的声音,“南俊啊,该吃饭啦”,一如往常。他鼻子就有些发酸。

“那我先走了”,他站起身,落荒而逃。朋友们的笑有些僵硬,他觉得他就像是在照镜子。

他怎么能那么云淡风轻地提醒他吃饭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像难过的只有他自己。他又气又有些屈于倔强而越发欲盖弥彰的委屈,手掌因太过用力地握着手机而发疼。他颓然地松开气力,即使到这一步,他仍旧不想招金硕珍心疼。所以饭还是得吃,他从冰箱里拿出印着卡通图案的保鲜盒,盖子上还贴着便利贴,金南俊细细看后将之揣进裤兜,在空落的厨房里不服气地自言自语,“当然要摘掉盖子加热,又不是傻瓜……”。完全否认这个和其他餐具风格截然不同的保鲜盒正是替代了上一个在微波炉加热事件中英勇牺牲的前驱者。

手机亮了,照得少了些人气的房子有些阴森,内容不外乎是朋友们半正经半玩笑的开导,并再三警告他不准漏夜扰民,这个“民”特指金硕珍。金南俊边回复边畅想,要是金硕珍现在回来,猛地瞧见他被手机屏幕照得惨白的脸会不会失声大叫。那样的话,他就趁机摸黑去抱住他赖着他,好声好气地哄他求他,转念又觉得蹲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墙角,抱着保鲜盒浮想联翩的自己实在有点可怜。


金硕珍离家出走的第七天,金南俊颇有些想通了。

他起了个大早,把嚣张了七天的胡茬刮了个干净,缩着脖子就冷水狠狠拍了拍脸,有些庆幸这些天金硕珍都没正眼瞧他。

“硕珍看到你这样子,可该嫌弃了”——朋友的调笑让他近日来逐渐麻木的心突然有些慌张。

在一起五年,这个问题于他们交往之初也让金南俊惶惶了一些时日,他自觉自己长得不错,但还是忍不住心里赞叹,金硕珍真是好看。朋友每每都笑他色欲熏心,金南俊却没觉得有什么羞赧,怎么不能喜欢他好看?

——“那要是哪天你碰着比硕珍更好看的人了呢?”

他撇嘴,“不会有比哥更好看的人了”,引得一众男女揶揄起哄,坐在一旁的金硕珍用肩膀撞了撞他。

他转过头,生怕他不信,故又认真保证,“真的”。

金硕珍笑着,红了耳朵。

在回家的出租车上,金南俊望着窗外一路霓虹疾驰闪过,突然就想通了,他那么有底气的宣言是来自于什么,不由对着车窗傻笑。

金硕珍甩了甩他的手,有些玩味,“醉了?”。

金南俊顺势攀上去,脸上的笑意还未褪下,贴着金硕珍的耳朵很是开怀,“哥,喜欢你”。

金南俊知道他的样子一定傻极了,但心里鼓点似的阵阵敲击令他振奋不已,他想赶紧传达喜欢一个人并对此无条件绝对确信的欣喜。

他没有白白犯傻,金硕珍第一次主动吻了他。

夜太深了,那些一闪而过的光影抓不住金硕珍的漂亮轮廓,金南俊只记得那笑弯了的眼眸里溢出的水光,柔软明亮。那样的水光亦闪烁在他身下,总是紧密地攀附着他,甘愿跟着他强烈的以至过激的爱意去颤动,而飘摇。他永远包容他,柔软地宽大地。金南俊在很多个大汗淋漓的深夜,都藏着片刻的患得患失,他想他何德何能。


金硕珍离家出走的第26天,金南俊称得上得心应手了。

他一不哭二不闹,只是每天一日三餐,赶着饭点去找金硕珍。朋友们见他乖巧,也不好再轰他。他甚至收拾好了金硕珍留在家里的干净衣物给送去,仿佛只是去探望单身赴任的爱人,无声地嘱咐对方要保重身体,早点回家。

到了八点,朋友们总会以这样那样的理由赶他,今天说是要“喝一杯”。他失笑,这些人好像生怕他在月黑风高的夜里干出点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他顺从地告别,跟朋友们勾肩搭背,面上笑着讨论是去新开的酒吧还是常去的路边摊,心里却举步维艰地着急大喊:快留我啊,留我啊。金硕珍当然没有留他,他不由叹出一大口气:还要继续努力啊。

一行六人一起喝酒,到最后只剩下一个醉得不行的还陪着他,满口胡话地骂天骂地。金南俊又是好笑又是感激,大家明明都很忙的。他仰头干了最后一杯,高度数的液体烧着喉咙把他的五脏六腑都浓重地勾画了一遍,他皱皱鼻子,目送着出租车载着烂醉的朋友愈行愈远。

天已经很冷了,冷得金南俊觉得即使现在立刻下雪也不足为奇。路上有推着车卖烤红薯的大叔,金南俊想买一个给金硕珍吃,又怕自己挑的不甜,驻足片刻还是罢了。他不太想直接回家,鬼使神差地跟着大概是刚补完课的高中生拐进了一家便利店,胡乱逛了两圈后买了一杯泡面。天不算早了,也还是有刚加完班回家的人带着满身疲惫步履匆匆地经过。

金南俊就想起前几年,也差不多是这些时月,大雪堵了路,他从外地连夜坐大巴回来想给金硕珍一个惊喜。大巴一路晃晃悠悠,他在过热的暖气里昏昏欲睡,醒来也不知大巴停了多久了,一打听才知道是堵了路。眼看离家也没几个站了,他略一考量,就抬起行李下了车。邻座的大爷隔着车窗冲他喊,他直挥手说没关系,几步就到家了。这几步他堪堪走了两个小时,行李箱在雪地里不好拖行,他只能提在手里,实在提不动了又费力地拖上一会儿。雪渗进他的衣领,鞋底,没走多久整个人就已然像在水里淌了一糟,直冻得他在白茫茫的马路边上哈哈大笑。一边想着等到家了好好把这一身冻蹭到金硕珍身上,一边又知道只是想想而已,他哪里舍得。眼看只用再上一个大斜坡就到了,他止步稍作休息,想着好好提一口气,拉着行李冲上去。

他喘着粗气抬头望去,嘴里的雾气也跟着升起,模糊间只觉得坡顶闪烁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相隔甚远,但他知道那个人也在看他。

他的欣喜几乎要冲破喉咙,顾不得夜半三更,大喊道,“哥!”

那人也问,“南俊?”

他越发雀跃,丢下行李,跳着挥起了双手,雪在他脚下清脆地响,“哥!”

那人一路向他跑来。

金南俊咧着嘴笑,寒风蹭蹭地往他嘴里钻,他却只看着金硕珍被疾风刮红的脸和飞扬在风里的黑发,即使看清他脸上的微愠,也依旧笑得没心没肺。

“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哥又怎么会在楼下?”

“啊?总感觉……”

-“嗯,我也是”

“什么你也是?”

-“我也是,好想见哥”

到底还是怕金硕珍冻着,金南俊那些预想了一路的“请你吃冰”的胡闹把戏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金硕珍却眨巴眨巴眼睛,在漫天的风雪下紧紧抱住了他。

金南俊实在太冷了,冷得声音都在抖,笑意也跟着叮叮当当地响,“像电影的Happy Ending,从此两个人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打上这种字幕,哥,知道的……”,有些词不达意。

金硕珍笑了,说,“知道了,傻瓜”。

金南俊回过神来是那个高中生提醒他面要泡烂了,他迟钝地道了谢,低头呼哧呼哧地吃起来,对方却还在看着他。他抬起头来,那个学生有些迟疑地从书包里掏出纸巾递给他,他才意识到他好像在哭。

学生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他指向窗外。

“啊,你瞧,下雪了”


金硕珍离家出走的第60天,金南俊接到了金硕珍父亲的电话。

来电显示“蜻蜓队长”,是金硕珍亲自备注的,金南俊笑着接了电话。

“喂,叔叔啊”。

电话那头很安静,半晌才传出了一道踌躇的男声,“南俊啊……”,远远的好像有啜泣声,金南俊轻轻嗯了一声。

金爸爸很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或者说金爸爸很少对孩子们严肃。金南俊小时候调皮,其实说起来本人也觉得委屈,又不是在外头惹事打架了,怎么订书针扎进手指,踢足球踢翻脚指甲这种明明不损人尽害己的事,也要被自家老爸骂得狗血淋头。所以金南俊喜欢往隔壁的哥哥家跑,隔壁家的金爸爸很温柔,而且隔壁家的硕珍哥哥长得很好看。摔得再疼,硕珍哥哥给呼一呼,那痛啊真的就飞走了。

每到盛夏,金南俊和金硕珍的小镇上空就会被成群的蜻蜓占领。金南俊自封大王,乖乖让妈妈给自己戴上遮阳帽,又被涂上防蚊虫叮咬的厚厚药膏,昂首挺胸地挥着比他自己还高的捕虫网,带着一众小弟向嗡嗡盘旋于空的蜻蜓扑去。金南俊那时还不知道金硕珍怕虫,老是提着自己的战利品显摆,一个不小心,关蜻蜓的盒子门没锁紧——乐极生悲了。八岁的小屁孩盯着空荡荡的盒子,憋红了脸蛋,他实在不想在硕珍哥哥面前哭,又是眼泪又是鼻涕泡的,多难看啊。

却听金硕珍“啊”地大叫一声,他抬头看比他高上许多的哥哥,只见他一脸肃穆地指着家的方向,道,“俘虏潜逃,快去回禀队长!”,说完抓着他就往家跑。

金南俊一时呆得忘了哭。

休假在家的金爸爸被儿子临时指任为队长也毫不慌张,从善如流地一手抓一个小孩赶赴战场,没多久就把那些“潜逃”的俘虏一个不剩“原原本本”地抓了回来。金爸爸格外高兴地夸金硕珍勇敢,金南俊那时也不懂金硕珍为了哄他鼓了多大的勇气,只是自己的小手还被金硕珍的大手牵着,就止不住的高兴。

难得金爸爸严肃一回时,金南俊的手已经长得比金硕珍的大一些了,足够让他在金爸爸面前,与金硕珍的手紧紧相握,说,“叔叔,希望您能祝福我们”。

“我要是不呢”,金爸爸的声音第一次听起来那么令人生畏,就好像他真的是手握他们性命的长官。

金南俊捏了捏金硕珍的手,挺直了背,“那是我还不够好,我会努力变得更好的,到那天为止……叔叔只要一天没把我打死,我就缠着哥一天不放”。

可能是他说得太不要脸,金爸爸愣了愣神,半晌笑了,金妈妈赶紧打起了圆场,金爸爸又气不过,“你呀,早就知道……”。

金南俊不好意思地叫了声阿姨,亦充满了感激。

金南俊举着手机,脑子里胡乱地想着炫目的烈日光晕,透光的蜻蜓翅膀,藤蔓般攀爬其上的纹路,想金爸爸难得又严肃一回,竟然是劝他放手。

金南俊笑笑,“这才几天呐,叔叔您这是故意考验我”。

电话那头又安静下来,金南俊能想到对方欲言又止的表情,“您就别担心了,阿姨在旁边对吧,都听到她哭了”,顿了片刻,那边的哭声隐隐大了起来。

金南俊仿若未闻,自顾自地讲,“其实没什么的,哥就是离家出走,等到时候了,就会回来了”。

金爸爸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怎么能是……”。

这怎么能是离家出走呢,金南俊知道金爸爸想说什么。

他笑了,“要不您打死我吧,您打死我,哥就自由了”。

金爸爸动了怒,金南俊觉得自己又变回了那个哭嚷着敲隔壁家门的小孩,撒娇着耍赖,“您又舍不得”。

金南俊看看手表,匆忙结束了通话。

手机锁屏是某购物网站上一台笔电的截图,是金南俊第三次摔了金硕珍的笔电后,金硕珍发给他的。金南俊笑盈盈地设成了锁屏壁纸,说第二天下班就买,到如今也还没买。他是想着总得再向金硕珍确认一下,万一他又看上别的机型了呢,金硕珍病着,他没法问。想着想着,屏幕上的数字跳成了18:30,闹钟应时响起。

“南俊啊,该吃饭啦”。


金硕珍昏迷不醒的第139天,金南俊想写信。连着两天毫无头绪,一写下个开头又欲罢不能。

他从早写到晚,从笑写到哭,从外卖点评写到月色真美。

他絮絮叨叨地认错。

说他借酒摔坏了空调遥控器,家里冷得能冻雪糕,说“哥快回来暖暖我”。

说楼下的野猫几天不见就怀了崽崽,说“哥,咱们一起找找是哪只坏蛋干的”。

说一起包的饺子没剩几个了,实在舍不得吃,说“哥,想想办法,要饿死了”。

说他受不了再待在那个房子里了,说“明明看见哥在沙发上吃零食来着”。

说他会守住他们的家。

他也话话家常。

说金爸爸金妈妈回老家了,说“反正再怎么看着哥,哥也不会醒”,又说“我错了”。

说他顶撞金爸爸了,但金爸爸心疼他,没舍得骂,说“比哥会疼人”。

说别看自家老爸对他俩的事一直没松口,这会儿却耳提面命地要他有始有终,说,“哥,爸爸妈妈们都很爱我们”。

……

金南俊揣着一大叠信,赶到医院时八点过了几分。他在这一层早就混了个脸熟,央求着护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还是被笑着指看墙上几个大字——探视时间:8:00am-20:00pm。

他点头道了谢,走了应急通道,边下楼梯边想,金硕珍的病房在三楼,他在楼下扯着嗓子读信他能不能听见?会不会就突然探头,笑他丢人现眼,又让他再大点声。

金南俊抬头望去,金硕珍的窗户映着床头灯微弱的反光,他悠悠然靠着路灯展开了信纸。



——————————————————————

🙇🏻‍♀️:真的想就这样结尾,又真的想简单快乐👇🏻

——————————————————————



金南俊是被保安架走的,纵使楼里的小护士们听得也算津津有味,也不得不考虑其他病人的休息。以至于他才念到,“那时我就知道我是喜欢上哥了,但哥说学习最重要,所以我考了个全校第一给哥……”就被生生打断,接受了十多分钟的思想教育后,被逼着给朋友打了电话来接人,才加完班的朋友一时语塞,最后还是忍不住骂了句“我靠”。

七月的天有些闷热,现下正下着雨就缓解几分。金南俊瞧着打落在窗户上的细雨,莫名觉得那绽落的痕迹像雪花,他心里突然有些慌张。保安看他急得冒汗,一时怕他是不是有什么旧疾,没敢离太近,没成想金南俊撒腿就跑,冲了出去。保安还没来得及反应,电话又响了起来,是护士站,“那个表白的傻子,还在不在?!”。

金南俊从未觉得自己这么能跑过,他像是突然拥有了一双健硕无比的腿,每一步都又快又响。他无暇去看,但他总觉得凡是他踏过的地方都陷下去几分,那种力量伴随着纷乱喧杂的心跳声拉着他狂奔,压得他的膝盖每跑一步就垮下一截。

他的脚步声在夜深人静的走廊如鼓狂奏,他的眼前又浮现出大雪封路,暖黄路灯,那人缩着身子四下张望的模样。

他轻轻推开了门,步履不稳地走近。

他的手被细雨淋得冰凉,他去摸他的脸,说“哥,请你吃冰”。

金硕珍躲了躲,又靠回去,“傻瓜”。

他的双腿不堪重负,终于没有一点力气地趴在床头无声地哭了起来。

金硕珍吃力地握了他的手,带着酣睡转醒的倦意,“南俊,不冷了”。


END.

For Real.




Dislike

【3】

久 等 了

现实主义正向我们走来

【3】

久 等 了

现实主义正向我们走来

醽醁阿衾

取名废,一时脑洞

第一人称

短打 HE 

哟咯本大家好,我是方阿米,我暗恋我们学校的医务室医生好久了,他叫金硕珍,记得是一次高烧,我被送到了医务室,一醒来就是放大的帅脸,我就这么一见钟情了。为了追他,我了解到他喜欢吃东西,喜欢大叔笑话,偶尔爱出去钓钓鱼,我的硕珍nim还是建国大学毕业的呢,不愧是我喜欢的人! 

当然!我不是没想过要告白!但是!万恶的英语老师,金!南!俊!在我每一次找到机会告白的时候,都会被他留下来学英语!还把我升为科代表!为什么!我只想好好和硕珍nim谈个恋爱!我有资格怀疑英语老师喜欢我!他还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最近我发现,英语老师和医生走的很...

第一人称

短打 HE 

哟咯本大家好,我是方阿米,我暗恋我们学校的医务室医生好久了,他叫金硕珍,记得是一次高烧,我被送到了医务室,一醒来就是放大的帅脸,我就这么一见钟情了。为了追他,我了解到他喜欢吃东西,喜欢大叔笑话,偶尔爱出去钓钓鱼,我的硕珍nim还是建国大学毕业的呢,不愧是我喜欢的人! 

当然!我不是没想过要告白!但是!万恶的英语老师,金!南!俊!在我每一次找到机会告白的时候,都会被他留下来学英语!还把我升为科代表!为什么!我只想好好和硕珍nim谈个恋爱!我有资格怀疑英语老师喜欢我!他还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最近我发现,英语老师和医生走的很近,难道老师已经知道我喜欢医生了?!想在我背后偷偷解决情敌?!不行!我要阻止! 

我要到了医生的电话,我决定晚上打电话给医生告白,我坐在床上准备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打了过去,电话嘟嘟两声就被接起来了。啊!不愧是我的硕珍nim!温柔体贴! 

就在我准备告白的时候!我在电话里听见了另外一个声音,是老师! 

太可怕了,老师为了我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吗!不行!我要赶紧结束这段该死的三角恋!我迅速的把我如何喜欢上硕珍nim到对硕珍nim已经死心塌地的经过说了一遍。对面没有了声音,不好!难道是医生已经遭遇不测了!唉!怪我魅力太大! 

不久又有声音出来了,“方阿米xi,作业不够多吗?” 

“够…够了够了!”该怂还是得怂,呜呜呜阿珍你等我! 

“硕珍哥是我男朋友,你别想了,在骚扰硕珍哥我就给你加作业。” 

老师说完就挂了,留下我继续流泪赶作业。但我不相信!硕珍nim怎么可能喜欢老师!我要去找他! 

于是第二天,我翘了老师的英语课去找医生求证,得到了证实,我痛不欲绝!当然医生口头说的无法让我相信,证据是我看到了他脖子后面密密麻麻的吻痕! 

我是方阿米,在今天,我失恋了。我暗恋多天的硕珍nim,和我的老师金南俊有一腿。原来我才是他俩之间的电灯泡。不仅如此,我还被抓到翘课,我的作业多了三倍。不说了,我去赶作业了呜呜呜呜

阿阿

天长地久

3、噩耗


主南硕,副正泰,糖旻,可能微量糖锡


欢迎撩骚,点赞,评论


毕竟京都里南俊需要应酬的这种场面不是很多,几圈下来人也醉了些。


南俊摇摇晃晃上了楼,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找了把藤椅,斜斜的瘫在椅背,脸色微红,眼皮耸拉着有些迷离的看着进进出出帮他收拾房间的侍者,霞姨在旁边递了碗醒酒的茶汤给南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家常话。


纵然金南俊聪明过人,左右逢源,现下也到底只是个十五六的少年,被带着水气儿的小风一吹,人也就瘫软疲倦了。


吹着吹着,酒劲儿上头了,人有些晕,看着面前的东西好像在都转,话也变得越发多了,絮絮叨叨和霞姨说着自己路上的经历。心里忽然想到现在安顿好了...

3、噩耗


主南硕,副正泰,糖旻,可能微量糖锡


欢迎撩骚,点赞,评论


毕竟京都里南俊需要应酬的这种场面不是很多,几圈下来人也醉了些。


南俊摇摇晃晃上了楼,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找了把藤椅,斜斜的瘫在椅背,脸色微红,眼皮耸拉着有些迷离的看着进进出出帮他收拾房间的侍者,霞姨在旁边递了碗醒酒的茶汤给南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几句家常话。


纵然金南俊聪明过人,左右逢源,现下也到底只是个十五六的少年,被带着水气儿的小风一吹,人也就瘫软疲倦了。


吹着吹着,酒劲儿上头了,人有些晕,看着面前的东西好像在都转,话也变得越发多了,絮絮叨叨和霞姨说着自己路上的经历。心里忽然想到现在安顿好了自己,明天刘叔就离开了,不敢深想了,就噤了声,把头一转,发现金硕珍正在对面廊子上定定的看着这边。


南俊笑了,猛的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水腥味儿和自己身上酒味儿混在一起的潮乎乎的腥甜,一瞬间感觉鼻腔和肺部完全充盈了,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见这位新来的金公子安静了,霞姨也识趣儿的闭了嘴,几不可闻的叹了叹。


侍者们将屋子收拾妥当后,霞姨便带着他们向坐在椅子上的南俊示意离开,微微躬一躬身子走了。南俊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转过来又直勾勾的看着天井里的那些个草木,假山,池塘,原本站在对面廊子上看着这边的金硕珍也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走廊空荡荡的,就剩南俊一个人了


他现在心里那阵难受劲儿过了,又觉得烦得紧。席面上那些人,每一个都是来看热闹的,自己今天就像被请来表演的猴子,这以后的日子又指不定要多糟心。金硕珍的身影突然就在大俊的眼前晃了一晃,那是个璞玉般温润的美人坯子,南俊被自己没来由的想法逗笑了。


金家大院这一手好算盘打得,今天席面上颇有看自己笑话的意思,从开始便只甩了一个温温软软的金硕珍出来,究竟是舍得自家的孩子。



“那家的老太太可是跟咱家老太太有的一拼,虎毒不食子,她比老虎还毒三分,这次出事,硬生生丢了自己一个亲儿子连着两个侄子和若干亲戚一起,丢卒保帅。听说几通电话,四方斡旋,是连自己亲孙子也肯舍出来的。”父母亲之间的盘算,如今又在耳边响起。


谁能想到,如今深入虎穴的人不是金家老太太这个亲孙子——金硕珍,而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自己呢?


他伸手搓搓脸,猛的站起身朝房间走去。






金南俊这一觉从下午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直到被斗桌儿上的内线电话吵醒。


大俊昨天的余醉未消,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以至于下床,接电话一系列动作都多少有些粗暴,腿上,胳膊上平白的磕出几块儿青来。


“南俊少爷,您的早饭准备好了,”是金家老管家的声音,昨天见过,很妥贴周到的人,南俊哼哼唧唧的应着,“跟您一起来的那位先生要走了,您如果有意向,吃完早饭可以送人到机场。”



南俊一下清醒了。


早餐有豆浆包子,也有果酱面包,还有几样精致的广式茶点,两个小丫头在旁边,一个手里提着食盒,一个还忙着的摆盘。


南俊身上还冒着刚从浴室带出来的湿漉漉的热气儿,早晨的风一吹,没来由的就是一哆嗦。


“不知道您爱吃什么,就吩咐厨房都备下了。”老管家拿过烫好的毛巾递给南俊擦手。


“您要是都没有食欲,可以撤下来吩咐厨房换新的。”管家在南俊身边站定,客客气气道。


南俊人清醒了,可脑子还是木木的,坐在餐桌前面眼睛一刻不措的盯着落在餐桌上那几块儿细碎的光斑,脑子里过电影似的想着这两天的事儿。

 

“您要是有什么不习惯可以随时跟我说,平时早饭可以摆在您自己的屋里,逢阴历初一十五要到堂屋去和老太太吃,没到饭点儿想吃饭或是茶点之类,可以吩咐小厨房,按照您的口味做一些送到您屋里或是您指定的地方,逢初一十五的下午老太太房里供应下午茶。”老管家自顾自的说了些金家吃饭的规矩,也没有管南俊是不是记下了。


南俊看着一桌子的吃的宿醉未消确实没什么胃口,就喝了几口豆浆,吃了几只虾饺,心里还暗道这什么组合搭配,便急急忙忙问老管家能不能让人备车送自己去机场。


开车的是老太太身边的李云,南俊上车前客客气气的叫了声云叔,叫赶紧坐在后座儿上解锁了手机,划掉数十条未接电话和信息,找到通讯录里的刘平,就打了出去。


“嘟,嘟——”通了,但始终没有人接。


南俊心里突然紧了一下。





车刚下了盘山道,老太太的秘书突然打了个电话进来,一声南俊少爷毕恭毕敬,紧接着:“跟您一起来的那位刘平先在去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现在人已经没了。”南俊脑袋嗡的一下,懵了。


好半晌,进高速的当口上,南俊才才想着叫李云改道去医院。


秘书说,送刘平的车,是今儿早上跟南俊前后脚走的,才上了机场高速没一会儿,被一辆运砂石的大货车追了尾。因为货车是超载,追尾之后根本停不下去,直接从送刘叔的车上碾了过去,撞到路旁的绿化隔离带,又滑了十几米才停下。


刘平当场就没了,司机抢救了一阵也走了。


真的站在医院的太平间里,面对着刘叔盖着白布的尸体,金南俊才发现他连揭开看的勇气都没有。


事故现场挺惨的,刘平和司机的脸都已经花了,是有眼尖的人看到了车牌,才联系了金家的人,金家人再排查今天早上出去的车,才知道是送刘平的车出了事儿。


金南俊望着刘平的尸体,呆呆的站了会儿,转身出去了,李云示意医院的人把尸体安放好,交代好了相关事宜,跟了出来。


走到走廊拐角,南俊身体的一侧靠着医院冰凉的墙壁滑下来,就着蹲下的姿势,双臂抱着膝盖,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臂弯,整个身体一抽一抽的抖动起来。




————————————————————————————


对不起刘叔老天使



感谢观看深夜作者激情更文

雪兔葛格

【围巾cp】浴丨室

现实背景,依旧没什么剧情的车,短完

大家过年好哇!留学狗回不了家,挖一篇古早存档出来一起云过年辽www
国内最近特殊时期,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增强免疫力哇!尽量减少出行,要记得戴口罩,注意卫生!

另外,浴丨室这个梗会多次使用的wwww

——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现实背景,依旧没什么剧情的车,短完

大家过年好哇!留学狗回不了家,挖一篇古早存档出来一起云过年辽www
国内最近特殊时期,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增强免疫力哇!尽量减少出行,要记得戴口罩,注意卫生!

另外,浴丨室这个梗会多次使用的wwww

——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希堡细胞

《博弈》02/伪骨科/黑道/家族/OOC/HE

  金泰亨做了个梦,梦到了他八岁的时候。


  那是他刚来金家的第四年,因为见不得人的身份,他比起同龄孩子要早熟些,这四年来,金父不许他去上幼儿园,他的卧室单独在阁楼,他随身抱着一个小狗玩偶,那是妈妈送他的,他时常能听到外面的哭声,他明白,那是妈妈来看他了,小手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每次只能看到年轻的女人被金父赶出高高的大门。


  他害怕极了,却无能为力,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来拯救他的天使,金硕珍,他名义上的哥哥。


  当那双带着微微...

  


  金泰亨做了个梦,梦到了他八岁的时候。

 

  那是他刚来金家的第四年,因为见不得人的身份,他比起同龄孩子要早熟些,这四年来,金父不许他去上幼儿园,他的卧室单独在阁楼,他随身抱着一个小狗玩偶,那是妈妈送他的,他时常能听到外面的哭声,他明白,那是妈妈来看他了,小手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每次只能看到年轻的女人被金父赶出高高的大门。

 

  他害怕极了,却无能为力,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来拯救他的天使,金硕珍,他名义上的哥哥。

 

  当那双带着微微清香的手温柔地挡住他的眼睛时,在内心深处即将要燃起的叫做“仇恨”的火苗在一瞬间熄灭,被挡住眼睛时虽只能看见黑漆漆一片,却又像是给他带去了一片光明。

 

  “泰亨,不要看了,到哥哥这里来。”16岁的金硕珍声音干干净净的,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他会拉上窗帘,在泰亨面前蹲下来,微笑着摸摸他的脸蛋。

 

  “哥哥..我想妈妈了。”

 

  金硕珍的眼睛里满是心疼,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抱着他,一遍一遍地拍着他的背。

 

  小时候的金泰亨就意识到,哥哥是他的光。

 

  他怕黑,在阁楼里生活的那段时期,有了失眠的毛病,但他却一直记得金硕珍常常偷偷溜上来到自己的床上来,金泰亨总是下意识地去找他温暖的怀抱。

 

  “哥哥,我怕。”

 

  “泰亨不怕,哥哥在。”

 

  只有在金硕珍怀里的时候,小泰亨才会把小狗玩偶放到一边。

 

  金硕珍会偷偷教他写字,画画,跟金硕珍在一起的时光是他黑暗的童年生活中唯一的慰藉,不知从何时起,他第一次有了想离开阁楼的想法,他没有跟金硕珍说过这个想法,他只是一直在等一个时机。

 

  有一天,他听到金父在二楼批评金硕珍的声音,金泰亨从浅眠中惊醒,他趴在门边想听得清楚些,金父的声音越来越激动,当他听到花瓶掉落的声音后,奋不顾身地抱着小狗玩偶冲了出去跑到了二楼,他看到满面通红的金父的手掌即将要落在金硕珍的脸上,他竟下意识地用浑身力气把小狗玩偶扔在了金父身上。

 

  “不许打哥哥!”

 

  一刹那,周边安静了下来,就连金硕珍也诧异万分。

 

  小孩的力气小,玩偶扔在身上一点都不疼,但让金父都产生畏惧的是他看到了金泰亨眼中的狠戾和杀气,他才八岁。

 

  金父没有责怪于他,反之什么话也没有说,默默走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金泰亨终于咽了口水,他出了好多汗,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泰亨..”金硕珍久久才反应过来,他把金泰亨转过来,对上了那双无害的大眼睛。

 



  “硕珍啊,明天开始让泰亨搬下来住吧。”

 

  金泰亨在门外偷听到了这句话,他有点期待哥哥高兴的反应,但哥哥一直没有说话,这让他有些失落。

 

  “我总觉得,我的命,要折在这小子手里头。”金父沉重地说道。

 

  小时候的泰亨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想去懂,他只是满心欢喜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和哥哥见面,他看到哥哥从金父的房间里出来,金硕珍没有像平日里那样蹲下来,金泰亨仰着脖子看他,说实话有些难受,他觉得,金硕珍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但也,多了一分说不清的伤感。

 

  再后来,他成了堂堂正正的金家小少爷,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他依旧像小时候那样粘着金硕珍,如果说不同,那便是他把那个小狗玩偶锁在了柜子里头,他大了,自然不需要了。

 

  金硕珍偶尔还是会被金父批评,金泰亨胆子大,总是吐槽父亲对哥哥太严厉,金硕珍就会无奈地笑着对他说:

 

  “谁让我是长子呢。”

 

  “我还是私生子呢。”

 

  “又贫了。”金硕珍给了他一个爆栗,金泰亨吃痛地捂着脑袋,两兄弟有说有笑地走着。

 

  这梦做得太长,醒来的时候竟浑身疲惫,金泰亨醒来,只觉得眼皮更加沉重,金硕珍还是平稳地在病床上躺着,外头也早已天黑,他帮金硕珍掖好被子,拿着手机轻轻走出病房。

 

  “成姨,明日起,公司的事情暂由你来代理,你是公司的大股东,也是..自家人,辛苦一些吧,你放心,我会帮助你的,那些老头子不敢欺负你。”

 

  “好,这些自然是懂的。”电话那头的女人轻声说道。

 

  “那你呢,泰亨?”

 

  “我自然会调查好哥哥的事情,先要做的,就是要去拜访一位老朋友。”金泰亨的声音冷冷的。

 

  “好吧。”

 

 


  “郑号锡?”闵玧其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着照片上正在花天酒地的男人。

 

  “不过是个泡吧的男人,有什么可看的。”闵玧其不屑地将照片扔在一边。

 

  “他似乎是军方的人。”

 

  闵玧其倒酒的手停在了半空,他饶有兴趣地又拿起了照片。

 

  “烟酒不离手,你跟我说他是军方的人?”

 

  “当然现在不是,但我查到他进行军火交易,而且,跟金家的二公子走得近。”田柾国说道。

 

  “给我好好查,这可就有意思了。”闵玧其将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是。”

  “还有一件事情..”

 

  “讲。”

 

  “玧智小姐明日回国,您看您是否抽个空回家一趟?”

 

  “麻烦鬼,算了,那就回家吧。”

 


 


焦糖白桃奶

新年画qq人!

(*˘︶˘*).。.:*💙️💜️💚️💛️

新年画qq人!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