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荷娜

4006浏览    39参与
小迷糊郑少女

啊我知道毛泰久这个罪大恶极的人不配。可是我有时候会觉得他会对女主有点依恋般爱意。

啊我知道毛泰久这个罪大恶极的人不配。可是我有时候会觉得他会对女主有点依恋般爱意。

好看短电影
女老师开车,把男学生带回了家。
女老师开车,把男学生带回了家。
好看短电影
女老师开车,把男学生带回了家。
女老师开车,把男学生带回了家。
音乐95后
这么多翻唱的,没有一个唱出来这样的灵魂
这么多翻唱的,没有一个唱出来这样的灵魂
清茶漫剪
一条红线成就了一对有情人这下尴尬了绅士的品格
一条红线成就了一对有情人这下尴尬了绅士的品格
lucky9966339

看完 #2011 年的韓國電影 #盲證 

開頭由一名盲人女警因為搭上連續殺人案兇嫌的車子所引發的故事。

這故事有句台詞很發人省思:眼睛或其他殘缺不代表真正的殘缺,只有內心的殘缺才是真正的。

剛好也呼應女主後天眼睛失明但是心正直並不代表真正殘缺,反而變態殺人魔心理不正常才是真正殘缺相互呼應。

女主雖然眼盲但不論嗅覺或是聽力跟判斷力非常敏銳除了意外協助案件破解外也保住自己的命;剛好這起事故的目擊人年紀跟個性都跟自己因為駕駛疏失而車禍死亡的弟弟個性很像,而且也因為眼神與兇嫌對上而捲入危險中。

女主與一開始本來不相信自己的好心男警共同作戰的部份也滿溫馨...

看完 #2011 年的韓國電影 #盲證 

開頭由一名盲人女警因為搭上連續殺人案兇嫌的車子所引發的故事。

這故事有句台詞很發人省思:眼睛或其他殘缺不代表真正的殘缺,只有內心的殘缺才是真正的。

剛好也呼應女主後天眼睛失明但是心正直並不代表真正殘缺,反而變態殺人魔心理不正常才是真正殘缺相互呼應。

女主雖然眼盲但不論嗅覺或是聽力跟判斷力非常敏銳除了意外協助案件破解外也保住自己的命;剛好這起事故的目擊人年紀跟個性都跟自己因為駕駛疏失而車禍死亡的弟弟個性很像,而且也因為眼神與兇嫌對上而捲入危險中。

女主與一開始本來不相信自己的好心男警共同作戰的部份也滿溫馨的,而且導盲犬藝琪真的超可愛的,而且衷心護主,只可惜還是為了保護主人壯烈犧牲,看了好難受,幸好死變態殺人醫師最後還是領便當掛了,不然看了很可惡。

電影《盲證》由安尚勳導演執導,#金荷娜、#俞承豪 主演。影片講述了一起謀殺案的目擊證人有兩位,一個正常人,一個盲人,兩個人的證詞卻大相徑庭,那麼真相到底是什麼呢?[1]2011年8月10日在韓國上映。[2]



中暑上庄影视
就因为这一拳看完了整部电影电影
就因为这一拳看完了整部电影电影
茜妹儿侃剧
情侣特工互相隐瞒身份,执行任务时却总能相遇,爆笑喜剧
情侣特工互相隐瞒身份,执行任务时却总能相遇,爆笑喜剧
云探影视
18岁的校草当众向同学的母亲告白,大家瞬间吓傻了!
18岁的校草当众向同学的母亲告白,大家瞬间吓傻了!
云探影视
40岁大叔因为一个篮球框变回18岁,与女儿儿子同上一所学校!
40岁大叔因为一个篮球框变回18岁,与女儿儿子同上一所学校!
云探影视
女人发现自己的喜欢的18岁小鲜肉,竟是个40岁的邋遢大叔所变
女人发现自己的喜欢的18岁小鲜肉,竟是个40岁的邋遢大叔所变
袍哥观影
两女教师为一男学生争风吃醋,竟拿沸水烫脸
两女教师为一男学生争风吃醋,竟拿沸水烫脸
伟大的蜡笔

再次十八岁 / 完结

"我们虽然浑身是伤 但是是彼此最耀眼的人" 

金荷娜×李到晛/尹相铉 | 卢正义×崔普闵 

再次十八岁 / 完结

"我们虽然浑身是伤 但是是彼此最耀眼的人" 

金荷娜×李到晛/尹相铉 | 卢正义×崔普闵 

〆墨子鱼る

我生君已老 下


高宇英×郑多静    


写的不太好请见谅


一大早看到一张英俊白皙的脸放大在自己眼前,而且两人还紧紧抱在一起,这任谁估计都会失声惊叫吧。


郑多静惊慌失措的扒拉着被子退到了床尾。

“啊,天呐,怎么会这样?”


高宇英揉着头发做起来,被子只有一角遮住了重要部位,腰腹结实,腹部有着隐约的腹肌线条。


因着打篮球的关系,手臂和大腿的肌肉紧实有力,也让郑多静看着咽了咽口水,反应过来才转头拍着自己的头。


简直是疯了,看着一个孩子还能范花痴,高宇英捏着她纤细的手腕阻止她继续敲自己的头。


“怎么能这样...


高宇英×郑多静    



写的不太好请见谅






一大早看到一张英俊白皙的脸放大在自己眼前,而且两人还紧紧抱在一起,这任谁估计都会失声惊叫吧。


郑多静惊慌失措的扒拉着被子退到了床尾。

“啊,天呐,怎么会这样?”


高宇英揉着头发做起来,被子只有一角遮住了重要部位,腰腹结实,腹部有着隐约的腹肌线条。


因着打篮球的关系,手臂和大腿的肌肉紧实有力,也让郑多静看着咽了咽口水,反应过来才转头拍着自己的头。


简直是疯了,看着一个孩子还能范花痴,高宇英捏着她纤细的手腕阻止她继续敲自己的头。


“怎么能这样敲呢?不怕傻了吗?”


“啊?傻,诶看你才傻吧?你怎么能……”

郑多静懊恼的看着他,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昨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知道吗?”

面对女人如兔子急的装出凶狠的样子一般可爱,他也确实笑了。


郑多静感觉自己是真的疯了,她一巴掌过去拍在他的后脑勺上,表情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不行,你得负责。”


对于无赖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就好,所以郑多静直接无视他换衣服离开就行。


高宇英跟随着她,直到将她送到公司门口才转身去上学。


郑多静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老是发呆走神。


好友秋爱玲约她喝下午茶,当秋爱玲坐下好一会都不见她回神,她无奈的拍拍她。


“啊,爱玲啊。”


“你在干嘛?我到了好久了,在想什么呢?”

郑多静浅笑着摇头,浅尝了一口微凉的咖啡,苦涩味道终于让她回过神来。


“爱玲啊,你上次不是说你的朋友喜欢上小自己十八岁的学生了吗?最后怎么样了?”


郑多静按耐不住的想要问问好友意见,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这样婉转的询问。


“啊,就那样呗,呵呵呵。”


秋玲掩饰的端起咖啡遮住自己不安的眼神。


“怎么样?在一起了吗?”


面对她的好奇的目光秋爱玲连连点头,她一心只想揭过这个问题,也没有深想她为什么这么问。


郑多静沉思了好一会儿,手指无意识的纠结在一起。


“你觉得年龄相差这么多能在一起吗?”


秋爱玲带着嘲笑的表情看着她。


“多静啊,现在什么年代了?谁还管多大的年纪啊?只要相爱年龄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好吗?”


“真的?可是如果和孩子一起相处会不会很尴尬?”


“孩子?嗯~是有一点啊?但是如果有孩子,那孩子也长大了,也有自己的生活吧。”


郑多静抬头看着一脸认真分析的秋爱玲,感觉脑子里忽然想通了一般。


对啊,孩子们都长大了,以后也要自己生活了,她也不能和他们一起过一辈子。


而且高宇英为他们做了这么多,对她更是无微不至,所以就算是很艰难她也想试试站在他的身边。


“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说着也不管秋爱玲的挽留,告别秋爱玲她回了公司,下午公布正式员工时郑多静虽然失落,但是也不是很难受了。


长期以往的经历她也习惯了,再有想通后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他也就冲淡了一切。


晚上郑多静站在看台上眺望远处的百家灯火,细碎明亮的星子洒满了夜空。


高宇英是一路小跑着赶到了郑多静的生不起,看着她转身,他有些紧张的捏紧了手指。


“有什么事吗?”


郑多静靠在栏杆上,偏头笑着看他,一脸如稚子般单纯可爱的笑容,让高宇英也仰起笑意。


“没事就不能找你?”


“啊,不是,不是的。你随时找我都行。”


看着他手足无措的反驳她也不忍在逗他。


“宇英啊,你想清楚了吗?和我在一起的话,你爸爸哪里怎么办?”


“啊?你……你…”看着他激动的晃着手脚,脚步来回走着,她忙拉住他。


高宇英抑制不住的笑得一口白牙白净齐整。


“我知道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年龄,但是我爱你就不是问题,爸爸那里我会去说的,时雅时雨我也会说好的,所以不要有负担。”


他拉着郑多静的手,十八岁的人却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稳重,让她不自觉的想要依靠他。


“我爱你是我经过很长时间考虑后的结果,不是一时的兴起,也没有玩弄感情的意思,我只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


郑多静眼眶湿润,对于他极具安全感的表白,她只是给予他一个浅吻。


高宇英抚上她的脸颊,修长的手指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


两唇试探性的轻轻相触,而后纠缠着,他紧紧抱着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好像他稍微用力一些就能将她的腰按折了。


高宇英在确定了她的心意后,很快就和高德振说了。


在前有公司庆功宴上的那一幕,而后他的坦白也就没有得到他过多的为难。


两人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感情更没有一般父子之间的恭敬,反而更像关系好的兄弟。


高德振也不是迂腐的人,只是对于朋友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还是有些不自在,尽管这孩子只是收养的。


高宇英安慰他之后他也就不在管了,只说顺其自然就好了。


双胞胎在得知这个好朋友居然和自己妈妈在一起后,一脸的惊讶,随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


“我说你怎么老对我殷勤,原来你对我妈妈……啊,你真的,想都别想。”


时雅说着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生气的将路边的杂物踢出去老远。


两人看着她气呼呼的离开,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着,高宇英讨好的笑了笑。

“时雨啊,你……”


“不用说了,只要妈妈幸福就行,她愿意我就没有什么说的。但是如果你让我妈妈伤心,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高宇英放下心的吐出一口气,他拍着时雨的肩,还好,至少搞定一个。


时雅不论在哪里都对他不理不睬,随时都会送他一个白眼,高宇英实在没有办法了。


最后是在郑多静和她好好的谈过后,她才没有那么抵触他,却也没有真的接受他。


两人约见了两个好朋友,高德振和秋爱玲。


秋爱玲一脸惊讶的在他们之间来回的看着,她现在才想明白,原来她前阵子问她的问题,竟然是她自己?


“你们?不是吧?”


她转头看着一脸平静的高德振。


“高德振,你早就知道吗?”


“我也是才知道的,这小子真的,啊,让人……哎。”


郑多静说着一大堆的理由,让人无法反驳他们在一起,两人也没有插话的机会。


郑多静最后说着抱歉拉着高宇英离开了。


老话说,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


所以爱是没有借口的,相爱就在一起吧。



〆墨子鱼る

我生君已老

郑多静×高宇英


因为没有太太产量所以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私设高宇英是普通高中生


是被高德振收养的孤儿,尽量不ooc


郑多静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大概原因是她发现自己对自己孩子的同学心动了。


她不论在哪里看见和亲吻有关的都会想起昨天的那个梦,一个37的两个孩子的妈妈,还幻想着儿子的同学。


太恐怖了,郑多静一直陷入自我谴责中,直到和高宇英看半月时他忽然的亲吻。


郑多静不知所措的推开他打了他一巴掌,她十分不安的逃跑了,甚至连禹智勋是她男朋友的假话也说的出口。


一边不断的想要靠进他,一边又痛苦的逃离,道...


郑多静×高宇英


因为没有太太产量所以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私设高宇英是普通高中生


是被高德振收养的孤儿,尽量不ooc











郑多静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大概原因是她发现自己对自己孩子的同学心动了。


她不论在哪里看见和亲吻有关的都会想起昨天的那个梦,一个37的两个孩子的妈妈,还幻想着儿子的同学。


太恐怖了,郑多静一直陷入自我谴责中,直到和高宇英看半月时他忽然的亲吻。


郑多静不知所措的推开他打了他一巴掌,她十分不安的逃跑了,甚至连禹智勋是她男朋友的假话也说的出口。


一边不断的想要靠进他,一边又痛苦的逃离,道德的谴责不断的侵蚀着她的内心。


在躲了两天后,高宇英直接在楼下堵她,就算郑多静横眉冷对,他也没有一天间断过。


“喂,你到底想要怎样?”


“那个,我只想要和你谈谈。”


看着眼前男孩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她就一阵心软,但是理智告诉她,心软就完蛋了。


“有什么好谈的?你还是快去上学吧,不要再和我浪费时间了。”


高宇英筹措的看着小步跑着的郑多静,他懊恼的抓着头发,刚好被洪时雨看见。


“你怎么啦?没事吧?”


“没事。”


在怎么懊恼高宇英还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此后她一直不断的避开他,甚至希望孩子也能离他远一些。


但是时雨的一番话让她冷下来的心又开始不安晃动着,他对时雨的好,对她的好无一不让她心动。


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想到她需要的,并且出现在她的身边。


母亲离开后和她通的电话也说着他的好话,这让她总是想到她的丈夫。


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可是做事却相同,无论是说话方式还是行为习惯,她有时候都分不清她到底是不是喜欢他。


郑多静看着站在雨幕下的男孩心情复杂的走到他的伞下。


“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要再来了吗?你怎么不听呢?”


“我想你了。”


一句想你了让郑多静泪如雨下,女人总是难以对说想自己的人下狠心的。


在高宇英锲而不舍的围追堵截下两人终于好好的坐下谈了。


面对怎么都劝不了的男孩,郑多静郁闷的将一整瓶酒直接喝掉。


“我说了不要再这样了,你…我儿子的同学,我们…根本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就算是和儿子一样的小辈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啊,你怎么能剥夺。

还有少喝一点,啊。”


“呀,真的,那也不能和妈妈一样大的女人啊。”


看着她快要抓狂的表情,高宇英叹气的道:“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呢?


我爱你不是年龄能限制的,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听到这话郑多静也对他冷不起来了,对啊,谁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只是他们的年龄不同而已。


“真的不能换一个人喜欢吗?你们学校这么多可爱年轻的女孩子,对吧?”


“喂~”他转头见四周的客人都看向他们后忙降低音量:“我的爱就这么廉价吗?啊?”


“宇英啊~爱也要分人啊,我不想让人骂神经病呐。


和儿子一样大的孩子谈恋爱?一定会被骂疯了的。”


“可是离开你我才真的会疯掉的。”


眼见着几瓶烧酒见了底,高宇英按住她继续倒酒的手。


“别喝了,我送你回去吧?”


尽管两人没有谈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她似乎不是很抵触他喜欢她的事了。


“多静啊?回家了。”


“啊?老公?你来接我吗?”


看着眼前的女人醉的都分不清了,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搂住她的腰直接将她半抱着。


两人跌跌撞撞的走到马路边,还来不及上车高宇英就被她吐了一声。


雨势一直不见小,反而有越大的趋势,打着伞还搂着一个人,高宇英的整个背部和左肩已经全部湿透了。


司机看了这一幕连忙谢绝了他们搭车的要求,连着被拒绝了三次,高宇英只好将她带进了不远处的酒店。


在前台用她的身份证登记后,两人在前台女生的古怪眼神中离开。


高宇英将两人的脏衣服换下后,麻烦服务员帮忙送去干洗后才坐下来好好的看着被子里的小女人。


三十多岁的人了,皮肤好的就像二十几岁的一样。


和他一起出门估计也不会想到是他妈妈一辈的女人,怎么就这么喜欢她呢?明明没有见过几面的啊?


大概是看着她主播时那么自信美丽,笑容总是充满阳光,那么开朗活泼,不自觉的就会被她吸引。


高宇英看着窗外下着的大雨,将灯光调到最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