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蓝

41622浏览    376参与
一本正经的小咚呱
这对也太太太好磕了吧啊啊啊啊啊...

这对也太太太好磕了吧啊啊啊啊啊!太rio了我🈚️了!骗我去补古早漫是吧啊!

收回我之前的想法,你俩快给我上大荧幕唱相声去!

这对也太太太好磕了吧啊啊啊啊啊!太rio了我🈚️了!骗我去补古早漫是吧啊!

收回我之前的想法,你俩快给我上大荧幕唱相声去!

空想天谕
谢谢妈咪们的汉化,终于吃到熟肉...

谢谢妈咪们的汉化,终于吃到熟肉了

审判日这里真的好喜欢T_T

谢谢妈咪们的汉化,终于吃到熟肉了

审判日这里真的好喜欢T_T

空想天谕
搞了一直想搞的哨兵先锋 主要是...

搞了一直想搞的哨兵先锋


主要是哨兵电视剧的设定,哨兵有可能在丛林/牢房孤独的生存一段时期觉醒,感觉很适合tk写的蝙刊里那个先锋(虽然真的很ooc,妈的tk)


画的是刚觉醒的神游先锋【?】

搞了一直想搞的哨兵先锋


主要是哨兵电视剧的设定,哨兵有可能在丛林/牢房孤独的生存一段时期觉醒,感觉很适合tk写的蝙刊里那个先锋(虽然真的很ooc,妈的tk)


画的是刚觉醒的神游先锋【?】

虫虫号起飞

金蓝(暗黑版)

金蓝(暗黑版)

Caballero

Summer Is For Falling In Love

Summary:正义联盟的沙滩聚会……烤肉、鸡尾酒、沙滩排球、水枪大战以及更多!


* cp预警:超蝙 二三代绿红 箭雀 金蓝 迪芭 红双喜 康提

* 无意义的ooc甜饼……我随便写的大家也随便看看就好


——————————————————


Hal正用刀将圆滚滚的青柠切成青柠角。它们淡黄绿色的汁液落在砧板上,塔希提青柠的奶油清香萦绕在鼻尖,Hal忍不住将沾了青柠汁的手指伸进嘴里,清香酸涩的味道萦绕在唇齿之间,他被酸得打了个哆嗦。Barry这时按下了榨汁机的按钮,娇艳欲滴的橙子迅速被搅打成明亮的橙汁,接着他拿......

Summary:正义联盟的沙滩聚会……烤肉、鸡尾酒、沙滩排球、水枪大战以及更多!


* cp预警:超蝙 二三代绿红 箭雀 金蓝 迪芭 红双喜 康提

* 无意义的ooc甜饼……我随便写的大家也随便看看就好


——————————————————


Hal正用刀将圆滚滚的青柠切成青柠角。它们淡黄绿色的汁液落在砧板上,塔希提青柠的奶油清香萦绕在鼻尖,Hal忍不住将沾了青柠汁的手指伸进嘴里,清香酸涩的味道萦绕在唇齿之间,他被酸得打了个哆嗦。Barry这时按下了榨汁机的按钮,娇艳欲滴的橙子迅速被搅打成明亮的橙汁,接着他拿起了砧板上刚切好的青柠。


“我要喝椰林飘香——快去削菠萝开椰子。” 命令的话从Barry口中说出来,反倒没有那种指使人的气势了。


Hal轻轻嗤笑一声,这时Ollie坐到了吧台前,身上被Roy和Wally合力呲了一身海水。他把水枪放在一边,幽怨地敲了敲吧台:“喂,酒保。来杯Painkiller.”


“菠萝汁还没好呢。” Hal这么说着,给他倒了一子弹杯的白朗姆,“凑活一下。”


Ollie一口闷下去,拿起Hal手边的椰青,开始用刀凿椰子:“你也不管管他们两个。他们伙同Bart和Kyle不说,还成功策反了Jason——Dick都快要被拉拢到你们家来了!”


“我能说什么呢,Ollie.” Barry突然耸耸肩插嘴,“闪电侠有时候就是很有说服力。”


Oliver翻了翻白眼,义正辞严地敲了敲吧台桌面,向Hal发力:“喂!Flyboy!管管你家小孩。”


Hal正在削菠萝,他戴着墨镜,只能看到他咧开嘴愉快地笑了几声,接着他抬头向远处高喊:“嘿!Wally!Kyle!”


两人听到声音从他们的沙滩碉堡后转头看向他,留着Jason和Roy坚守阵地。


“Keep up the good work!” Hal放下刀,右手握拳在左胸前捶了两下,还点了点头,“Honor to the Flash family!”


Wally配合地也用右手握拳在左胸前捶了两下,点点头带着Wallace和Bart开始向Dick的堡垒发起冲击:“Honor to the Flash family!”


“Super family, attack!” Kara指示Kon向Wally和Bart开炮,却被轻易躲过。至于为什么Dick也被划分在Super family阵营,我们只能说这属于偶像情结。


“干掉叛徒!Drake, Brown, 左右包抄!Thomas, Gordon, 随我一同冲锋!Cain, 坚守阵地!” Damian端着一把亮绿色玩具水枪高喊,“Vengeance for the Bat family!” 


“你们这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没有Lantern family?嗯?” Oliver咂咂嘴,“你们就是欺负Connor不在,要不然Arrow family打爆你们!”


“嘿,说好的统一阵线呢?你忘了去年的BBQ惨案了吗?” Barry将青柠汁递给Hal,低声提醒Oliver,“据对不要再让Bruce靠近距离烧烤架15m的地方!”


他指的是去年发生的事情——按照惯例,沙滩水枪大战的赢家将获得烧烤架的支配权。前年,在整个蝙蝠家族与超人家族齐心协力的情况下,他们击败了包括Hal在内的灯箭闪联合家族,为Bruce和Clark赢来了烧烤架的支配权。这最后被证明是超人家族最大的败笔,因为超人过于放心地将烧烤架交给了信誓旦旦自己什么都会的蝙蝠侠。


“我云游世界的时候你还在读大学呢,童子军。” Bruce这样自信地说道,“烤肉根本不在话下。”


事实是,如果蝙蝠侠说他擅长某种烹饪……


别信。


英雄一般不撒谎。但蝙蝠侠撒谎。尽管他是绝对的英雄。


于是,在去年整个正义联盟成功围剿蝙蝠家族的尝试以及部分蝙蝠家族成员叛变(主要是Jason)的集体努力下,今年的烤肉架支配权属于亚马逊人。Diana和Artemis正在往肋排上刷亚马逊风味特制酱料,Donna和Cassie负责转动菠萝肉串让它们均匀上色。而我们刚才议论的风暴中心,Clark和Bruce懒洋洋地躺在折叠椅上给自己也均匀上色——主要是Bruce,夜行动物偶尔也要见见阳光,至于Clark能不能真的上色那不是今天需要考虑的问题——旁边的桌上摆着Hal刚调好的Mai Tai,Bruce闭着眼睛摸索到了冰凉的饮料,抓到嘴边吸了一口。


“我需要一杯喝的。” Arthur突然加入了他们的闲聊,一屁股坐到吧台前。


Hal扬了扬眉毛,像任何一名专业的酒保一样将手伸向金酒酒瓶,不过Barry更快,一杯金汤力早就摆在了Arthur面前。七海之王看都不看一口气灌下去,敲敲桌子要求再来一杯。紧接着另一杯金汤力又来了,Barry在旁边往嘴里塞了一颗草莓,一边咀嚼一边将更多的青柠塞进榨汁机。他目不斜视,表现得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实际上耳朵早就竖起来了。


“你少给他两杯。” Ollie不满地咕哝,然后充满关怀地与Arthur勾肩搭背,“怎么了,兄弟?Mera不许你喝酒?”


Arthur摇摇头,将那杯金汤力一饮而尽。Barry又迅速给他续上了:“Mera是不是有五个月了?我猜她现在肯定很不好受。”


Arthur开始叹气:“她还好。”


“因为家务你都做了,是吧?” Hal扬起一遍眉毛问,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别告诉我你没做家务,这要是换成我——”


“闭嘴。” Barry用胳膊肘狠狠怼了他一下,“那是她最近情绪波动很大?Arthur,这没什么好担心的——”


Arthur摇了摇头:“没有。”


“总不能是Manta来找事——如果他来找事,我们帮你揍他。” Ollie喝了一口他的Painkiller,眯着眼睛在海滩上寻找Dinah的踪影。等他终于找到了,Ollie可是坐不住了,敲着吧台让Hal赶紧给他来两杯性感海滩。Hal在墨镜后扬起眉毛朝沙滩排球的方向看去,脸上露出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微笑:刚才还在躺椅上无所事事的Bruce这会儿已经爬了起来,和Dinah一组对阵John和Kendra。


“怎么,怕他偷你的小鸟儿啊?” Hal嗤笑道,“有人比你看得更紧呢。” 


他朝Clark的方向扬了扬下巴,童子军可怜兮兮地坐在躺椅上盯着Bruce——也可能不是可怜兮兮,那目光里大约还有几分欣赏……


“谁说我是要去找我的小鸟儿了?” Oliver坏笑了一下,端着酒就要离开,“我去和联盟主席 ‘交流’ 一下。”


Ollie走后,Arthur皱着脸摇摇头:“他疯了。”


Hal耸耸肩,给Arthur续上一杯性感沙滩:“他和我一样疯,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说说看,到底是什么问题?肯定不是Manta。”


“……好吧。所以,Mera最近很喜欢看……陆地的电视节目。” Arthur清了清嗓子。


“OH——MY——GOD——!我知道了。” Barry突然瞪大眼睛钻到他面前,“我说你怎么口音变得有点奇怪了!她带你看《卡戴珊家族》了是不是?你们看到哪一集了?看到Travis求婚了吗?”


“Travis求婚了?” Arthur反问道,“Scott怎么办?”


Hal忍不住大笑出来:“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老天……一会我们午餐的时候就有好东西分享了——” 这时他注意到Arthur恶狠狠瞪着他的视线,乐不可支地举起双手,“嘿,这是你自己暴露的。” 然后他神秘兮兮地凑到Arthur耳边用Barry能听到的声音说,“Barry?他爱死《卡戴珊家族》了,我至今仍然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它就是让人上瘾!” Barry刚开口反驳,水枪大战这边发出了一声清越的亚特兰蒂斯号声——在Bat family和Flash family(或者说,主要是Bat family)的集体围攻下,Dick成功出局。


“出局!” Garth跪在被Jason和Damian擒手拿腿按在沙子里的Dick旁边用力拍了三下沙子,高声宣布。


“我投降,行了吧。” Dick的头发已经整个被浸湿,在Jason和Damian离开后仍然趴在沙子里装鸵鸟,直到Barbara扯着他的后颈将他拽起来,推着Dick去给Hal打下手。


“你是专业的——给他们尝尝哥谭风味!” Barbara笑眯眯的拍去他脸上的沙子,然后遭到了Wally的背刺,遂暴起逐之,“嘿!我信任你的!”


“沙滩水枪大战第一条——永远不要相信家族之外的任何人!” Wally撒腿就跑,一下钻到碉堡后面去了,还对着Barbara气急败坏的脸吐了吐舌头,“Honor to the Flash family!”


旁边Tim、Conner和Bart正在对峙,仿佛西部牛仔片一般拿着小水枪对峙着,正围成一圈缓缓走位,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掂量着谁会先拔枪。


“我会在你们动手之前把你俩都干掉。” Bart努力表现得恶声恶气,“我很快。非常快。”


“我也有超级速度。” Conner不甘示弱,“别误会我,Timmy,这是为了家族。”


“而我有一个计划。” Tim冷静地回答道,“Conner,亲爱的,放下那把枪,加入Bat family,成为光荣的披风斗士的一员——”


“Honor to the Flash family!” Bart猝不及防地高喊,已经将两人围起来,模糊成一团虚影开始射击。Conner反应最快,猛地扑倒了Tim,将他护在身下,Tim受惊将水呲在了他的衬衫上,紧接着Bart就将Conner淋了个湿透。Tim在Conner的保护下幸免于难,推着Conner将他抱在怀里。


“T-Tim.” 被淋成落汤鸡的Conner虚弱地握着Tim的手,“Super family和Bat family……必须……摒弃前嫌……这样……我们才能……胜利……” 这时同为裁判的Jackson赶到,在他们身旁的沙滩上拍了三下,将Conner淘汰出局。


“Conner?Conner!不——呸呸呸!Bart!” Tim的苦情戏还没演完呢,Bart在旁边冷漠无情地呲了他一脸水。


“正派死于话多。” Bart举着枪坏笑。


Tim翻了个白眼,将Conner拉起来,恶狠狠地对Bart说:“你等着瞧,也就是我们放水不想让Damian赢。”


“所以在Super family、Bat family和Flash family的大混战中,我一定会赢!” Bart欢呼着跑向正与Kara交缠的Wally和Kyle,迅速加入战斗。


“演得不错,Timliet「Tim+Juliet」。” Conner跳起来,扯着Tim去找Cassie吃肉了,“戏剧团没白参加嘛,你甚至挤出了两滴眼泪!”


Tim挑挑眉:“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才不会给你哭的——这都是为了艺术。不过你也不赖,Conmeo「Conner+Romeo」。”


“恶。”


“什么破词儿。”


两人紧接着开始相互吐槽,大笑着走向Cassie所在的烤炉,被好心地塞了菠萝肉串。烤得滋滋作响的肉块香气扑鼻,菠萝酸甜多汁,让人垂涎欲滴。顷刻之间,两名青少年已经消灭掉了六七串。虽然紧接着Tim就被Cassie拉去沙滩排球了,而Conner留下来给Donna打下手。


“沙滩排球最终决赛!” Guy叼着白色的哨子,手里拿着排球,将最终决赛的两队都召集到自己面前,“好了——Bat & Canary against Blue & Gold! You boys and girl ready?”


“放马来吧!” Booster看起来跃跃欲试。


“输了调酒权可不要哭哦——” Dinah轻轻wink了一下,伴随着Oliver的欢呼,她狠狠将排球扣向Ted,被狠狠拦截。


Bruce将它成功防了出去:“Take this!”


“Got ya!” Booster狠狠接住又将球用力扣了出去,25世纪的人气橄榄球运动员果然名不虚传,Dinah愣是没有接住那飞速转动的排球。


“One down!” Booster和Ted两人开始欢呼,Guy吹了哨,示意J’onn翻动计分牌。Bruce看向Dinah,对方神色严肃地点点头,转向Ollie。Ollie兴奋地扬起手臂欢呼Dinah的名字,还顺带举高了Clark的手臂。


而另一边,人多势众的Flash family已经将Super family和Bat family追到了强弩之末。Kyle和Wally正在合力淘汰Kara和Stephanie,Jason和Roy淘汰了Cass和Duke,Superbat联盟摇摇欲坠,Bart牺牲自己淘汰了Jon,现在只剩下Barbara和Damian还在负隅顽抗。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Jason?” Barbara与Jason对峙着,放任Roy和Damian追逐打闹成两团糟,“你背叛了家族!”


“我是这个家族的黑羊,你早就知道这会发生!” Jason仰着头回答,“别废话了,girl!”


“Shame on you!” Barbara举起了枪,“Vengeance for the Bat family!”


无法解释的,Barbara和Damian都被轻易击败,Kyle和Wally跑来与Jason和Roy汇合。 Wally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拥抱Roy:“Honor to the Flash family!”


……然后他和Kyle就各自被Jason和Roy喷了个透心凉。


很快,沙滩排球最终决赛的两边各自拿下一局,第三局已经来到15-14的紧张时刻,只要Booster和Ted再拿下两分,他们就要获得明年的调酒权了——去年就是他们!Hal和Barry一直追到了30-28才终于击败他们夺得了今年的调酒权!


“你们输定了!” Booster看起来很自信,Dinah凌厉的一击刚被他成功防守出去。不过Bruce不仅接住了它,还以十分刁钻的角度还击回去,球从Ted手边擦过,比分追平成了15-15. 紧随其后,Dinah再次发球被Ted防守出去,Bruce还击又被Booster扣出去……球在排网两边来来回回,看得人眼花缭乱。最终,Bruce成功扣杀Booster,再次拿下一分,现在比分是15-16了,只要Bruce和Dinah再赢一局就将赢得比赛。Booster和Ted看起来严阵以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Dinah高高跳起发球时,Bruce突然高喊:“Ted,你还好吗?”


就在Booster转头看向一头雾水的Ted时,排球从他手掌边缘擦过,落到了地上——Bruce刚才只是利用他对Ted的关心让他分神而已。这下Bruce和Dinah夺得了最终胜利,苦主Booster开始叫不平:“嗨!不公平!你让我分神了!”


“兵不厌诈嘛。” Bruce耸耸肩,任由Guy走过来高高举起他和Dinah的手。


“算啦。” Ted拍拍Booster的肩膀,拉过他的脑袋让他低头,温柔地亲吻他头顶的发旋,“你很关心我,这比别的更加重要。”


Michael一下跳到Ted身上,双腿盘在他腰上,金色的脑袋在他颈窝里蹭着——如果他有条尾巴它现在肯定欢快地摇来摇去了——瓮声瓮气地撒娇:“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明年总能赢过来的!”


“为什么感觉好像他俩才是赢了的?” Tora凑到Bea耳边悄悄问。


Bea没有回答,只是皱着脸甩了一个嫌恶的表情。


“我以为我们是一家人!” Wally心痛地脱下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花衬衫,翠绿色的眼睛里爬满了受伤,“你们这两个叛徒!”


“走啦,明年也来得及。” Kyle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只是来陪Wally胡闹的。于是他牵起Wally的手与他十指相握,光脚踩过柔软的沙滩就要带他去找Hal喝一杯。


“你是叛徒?” Roy好奇地看向Jason,手里的水枪指向对方。


“我这是潜伏。” Jason针锋相对。


听到这话,Wally走不动道了,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扯住了Kyle,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正在对峙的Jason和Roy。


“我们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亲爱的?” Jason沉着脸问。


“事关家族荣誉,宝贝。” Roy一开始还笑嘻嘻的,现在已经变得严肃了起来,绿眼睛发出狼一样的光,“为什么你不加入我呢?Bruce不值得你为他这么做!”


“家族就是家族,甜心。我也别无选择。” Jason低沉地回答。


“那就不要怪我下手太重了,蜜糖。” Roy垮下脸来。


“所以我们就是在这里看他俩会叫出多少种爱称吗?” Kyle已经坐下来和Wally一起看戏了,手里端着一盘Hal刚切好的水果,一块一块地喂到Wally嘴里,然后他对着仍在腻死人地对峙着的两人大喊,“喂!速战速决!我们还想去吃烤肉!”


“Thanks, Kyle!” 趁着Jason的注意力被Kyle这一嗓子吸引去了,Roy迅速开枪,微凉的清水全都呲到了Jason身上,Garth在旁边配合地吹响了哨子,整片海滩爆发出一阵欣喜若狂的欢呼——明年的烤肉支配权不在Bruce手里,谢天谢地。


Kyle和Wally干脆将Roy高高举过肩膀,Roy扔掉了手中的水枪,高喊:“Victory to the Canary family!”


这让正要过来庆祝的Oliver顿住了脚步,转个身又回到了吧台前,Hal和Barry正在欢呼拥抱,Clark、Bruce和Diana也坐在吧台前悠闲地喝酒。


“Give me a ‘Tomorrow’.” Oliver忧郁地说,趴在了吧台上。


“你不是赢了吗?” Clark用吸管啜饮了一口他的龙舌兰日出。


“他没有。” Barry挑眉回答,手里攥着Hal给他特调的飞行,“Roy代表的是Canary family,不是Arrow family。”


“你不懂。” Oliver失魂落魄地望着Hal摇晃雪克杯,“你怎么会理解自己养大的孩子背叛自己的感觉。”


Diana无奈地安慰他:“噢……我相信他只是在和你赌气——”


“以及,你不要脸。” Hal将酒倒入杯中,推给Oliver,“Roy是你养大的吗?明明是我和Dinah养大的!”


Bruce喝了一口Hal恶意调给他的教父,优雅地在高脚凳上叠着腿,发出一声嘲讽一般的嗤笑。


“你也没好到哪去。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Hal翻了个白眼,往嘴里扔了一颗树莓,开始给自己调B-52轰炸机,“要我说,论养孩子,你们都赶不上my boy——”


“闭嘴。” Barry迅速往他嘴里塞了一块青苹果,“所以,Bruce,你明年真的要自己调酒吗?你会调酒吗?不是我不信任你,我只是说——”


“不,我不会调酒。” Bruce不紧不慢地晃了晃杯子。


“不,我才不解决你的烂摊子!” Clark立刻开始高喊,“就像上次你在冰山酒廊乱搞——”


“闭嘴,Clark——” Bruce狺狺威胁,但无济于事。


“买下你花了我一整个月的工资见鬼的——”


“我是说Dick之前干过酒保赶紧闭嘴Clark你这个笨蛋童子军!”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沉默。


直到Hal将那杯B-52轰炸机灌进嘴里,将子弹杯重重按在桌子上。


他甩甩头,脸上的微笑欠揍而得意:“Boom.”



Fin.




空想天谕
最近这几天对泰德大腿执念的奇怪...

最近这几天对泰德大腿执念的奇怪产物

最近这几天对泰德大腿执念的奇怪产物

虫虫号起飞

再聚时依然亲热,彼此多难得

有机会再用youth剪一个,他们的青春也是属于彼此的

再聚时依然亲热,彼此多难得

有机会再用youth剪一个,他们的青春也是属于彼此的

空想天谕
学生先锋教授泰德 师生恋来一点...

学生先锋&教授泰德

师生恋来一点【你】

学生先锋&教授泰德

师生恋来一点【你】

空想天谕
花吐症 boostle 栀子花...

花吐症 boostle 

栀子花的花语:永恒的爱与约定。


大概看了下各种花的花语,没仔细找,感觉栀子花合适就用了

花吐症 boostle 

栀子花的花语:永恒的爱与约定。



大概看了下各种花的花语,没仔细找,感觉栀子花合适就用了

imirands

【金蓝】夜空中没有星星

6K字 一发完

无超能力AU 金蓝都是大学生


summary:迈克尔需要一笔钱支付母亲的手术费。似乎唯一解决方法就是去偷泰德的最新发明。


迈克尔一眼就认出了泰德·科德。

没有想到会那么顺利。虽然已经知道他们是同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但在偌大的校园里,找特定的人远没有那么容易。幸运的是,迈克尔刚走到教学楼,就在一楼的小型咖啡店看见了自己想找的人。。

泰德和他的一位朋友坐在靠窗的位置,刚刚吃完各自的早餐,端着咖啡杯闲聊。

迈克尔走进店里,点了一杯咖啡,装作不经意地在两人的旁边空着的座位坐下。

他重重吐出一口气,才发现自己一直因为紧张屏住呼吸。之后呢?......

6K字 一发完

无超能力AU 金蓝都是大学生


summary:迈克尔需要一笔钱支付母亲的手术费。似乎唯一解决方法就是去偷泰德的最新发明。



迈克尔一眼就认出了泰德·科德。

没有想到会那么顺利。虽然已经知道他们是同一所大学的大二学生,但在偌大的校园里,找特定的人远没有那么容易。幸运的是,迈克尔刚走到教学楼,就在一楼的小型咖啡店看见了自己想找的人。。

泰德和他的一位朋友坐在靠窗的位置,刚刚吃完各自的早餐,端着咖啡杯闲聊。

迈克尔走进店里,点了一杯咖啡,装作不经意地在两人的旁边空着的座位坐下。

他重重吐出一口气,才发现自己一直因为紧张屏住呼吸。之后呢?他该怎么办?

迈克尔偏过头,看向旁边桌子旁的两个人。在这个时候,他们说话的声音也从那边传来。

“还是没有找到今晚的舞伴?”泰德的朋友问。

泰德郁闷地哼了一下,“没有。陶娜,你不要嘲笑我了。”

陶娜露出了友好的微笑,“要不然我们一起去,像去年一样,我当你的舞伴。”

“你的男朋友怎么办?”

“他会理解的。”

泰德思考一下,还是郑重地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毕竟,年级舞会一般都是约自己的恋人。。。你们两个正好一起去加深感情。”然后他装作不经意耸了耸肩膀:“而且,我感觉教授很生气,一定会把我在实验室留到明天早晨。那问题也解决了。”

年级舞会是学校每年举行的盛大活动,基本是给学生一个一起尽情玩闹的机会。如果不是偶然听见,迈克尔完全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这种充满日常气氛的话题已经离他很远了。迈克尔端起瓦楞纸咖啡杯,发现液面不断晃动,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因为紧张而手抖是什么时候了。

差不多该去和泰德搭话了。迈克尔想。

半个月前,他的妈妈确诊了严重的疾病,只有尽快手术,才能保住性命。不幸的是,手术的费用远远超过了迈克尔能够承担的范围。如果再年长个几岁,凭借迈克尔在大学橄榄球队的表现,他一定能成为职业球员,收入不菲。但是,现在,他无计可施。

就在这个时候,乔纳尔——迈克尔的生物学父亲——突然来找他。果在平时,迈克尔肯定会斥责他十多年前抛弃家庭的行为,警告他不要再出现了。但是做不到。他给迈克尔带来的是一个无法拒绝的、大赚一笔的机会。

理所当然,是通过非法途径。

泰德在社交网络上公布了他的最新发明,有一家大型企业愿意不计代价的得到它。迈克尔只要利用他和泰德是大学校友的身份,把他的发明品偷出来,就能获得足够支付手术费用的钱。

迈克尔犹豫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来到这里。他知道错过了现在,自己恐怕不会第二次下定决心了。

他缓缓地喝了几口滚烫的咖啡,定了定神。

在面前,泰德和他的朋友已经结束了闲聊,起身准备离开咖啡店了。

迈克尔站起身。

“打扰一下,你一定是泰德·科德,对吗?”迈克尔伸出右手,挤出一个带着惊讶和喜悦的笑容。他的粉丝们喜欢这个。

“嗯。是。你好。”突然的搭话让泰德愣了一下,然后他微笑着伸出手回握。迈克尔趁机仔细地看了看他。泰德有着柔和的面部轮廓,和一双孩子气的眼睛。考虑到他要去做小偷,迈克尔本来希望对方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但是这愿望落空了。

“迈克尔·卡特。叫我迈克尔就好。”迈克尔还想做一些自我介绍。泰德已经睁大眼睛看着他,“我认识你,你是学校橄榄球队的队长。”

“如假包换?”迈克尔眨了下眼睛。

“我看过你的比赛,特别是去年你带队赢得大学橄榄球联赛冠军的那一场。那一次你的表现太好了。”

“也是我最得意的一场。”迈克尔说,他放任自己享受泰德略带尊敬的视线。然后他和长得乖巧的泰德的女性朋友互相问好。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泰德问。

“我只是非常、非常想认识你。”迈克尔真诚地说。“我看了你在网上公开的发明资料,它们都……”本就陌生的科技术语迈克尔现在一个也回忆不起来,他较劲脑汁组织语言,“哦……挺好的?”

面前两个人都露出了迷惑的表情,迈克尔止住了话头,好极了,我现在看上去像个傻瓜了。好在,如果说体育运动教会了迈克尔什么策略,那就是不要暴露自己的短板。他机智终止了这个话题。他只是需要一个和泰德混熟的机会,不论是什么。

一个混熟的机会。更巧的是,迈克尔知道他需要什么。他再次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其实我刚刚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对话。泰德,我可以邀请你参加今晚的舞会吗?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这个话题。”

泰德看上去惊呆了。倒是陶娜反应过来,开心地用手肘碰了碰泰德。

“来吧,你不会想错过和我约会的机会的。”

迈克尔又劝说了一句。泰德才终答应,“嗯。我很高兴。”他亲切地拍了拍迈克尔的手臂,露出了完全没有防备,真诚的开心的笑容。迈克尔也跟着笑了一下,但他很确定这个笑容没有到达眼底。

在他的脸要笑僵之前,泰德握紧了手中文件袋,视线充满了歉意,“我真的该走了。教授让我九点去见他……我之后会联系你的,晚上见。好吗?”

“晚上见。”迈克尔和泰德交换了联系方式。目送泰德和陶娜离开咖啡店。他把几乎没碰过的咖啡杯扔进垃圾桶,缓缓走回宿舍,去换一件适合宴会的衣服。自从母亲生病,迈克尔和妹妹一直过着在学校和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宿舍里长期没有住人,有一种潮湿的霉味。等母亲痊愈后,多半会对迈克尔出格的行为感到失望吧,不过,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在监狱里了。迈克尔在宿舍里呆了很久,直到太阳接近落山,不得不出发才离开。天色阴暗,晚上大概会下雨。他想着。

 

 

 

 

 

“你真是个名人。”他们在露天吧台的高脚椅上并排坐下,泰德以这句感慨开始了他们的对话。

迈克尔不解地嗯了一声,接过吧台服务生递来的高波杯。

“从刚才开始,有很多人在偷偷看你。”

他们在舞会会场二楼的阳台上,背对热闹的舞池。因为白天天色阴沉,室外的人明显少于平时。泰德换上了一件深色礼服。迈克尔看着他的脸,不由得暗自好奇他之前为什么没有找到舞伴。

“你多心了。他们也许是在嫉妒我约到了一个英俊的舞伴。”他举起杯子。

“谢谢……你也不差。” 泰德笑着和他碰了一下杯

身后七彩灯光不时闪烁,传来人群欢乐的喧闹声。他们的闲聊一旦开头,就几乎难以结束。从泰德问他在橄榄球队的经历开始,他们聊了各自在学校的经历、兴趣爱好、开各种无伤大雅的玩笑。迈克尔心情复杂地发现和泰德混熟比他想象的容易。

他们各自接过第二杯饮料,再次短促地碰杯,泰德用真诚的眼神看着迈克尔:“今晚真有趣。如果教授真留我在实验室呆一晚上,我不知道会怎么后悔呢。”

“他真严格。”

“有这个原因,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我没完成作业。”泰德又带着耍赖的表情,又辩解了一句,“我只是在忙于自己的发明,恰好忘了而已。”

自己的发明。

迈克尔咽了下口水,不动声色地接话:“我在网上看你提到过,是那个圆形的机器人……记得叫Buggles,对吧?”

“嗯。”泰德点点头,“最近基本上休息时间都在家里。我在完善她的程序,灵感来的时候很难停下来的。”

所以东西是放在他的家里的。迈克尔默默记下这一条,又继续这个话题,“我看她能做到很多事情,还需要再修改什么吗?”

泰德用无奈的眼神看他一眼:“虽然能自主承担领航、安保方面的工作……但还是对于宇宙飞船来说还是不太。

“嗯……所以你具体在做的是什么?”迈克尔不解地问。

“宇宙飞船的AI。”泰德说,他看着迈克尔惊讶的表情,又解释说,“其实现在的技术已经很发明实现宇宙飞船的门槛了。唯一的技术难题是推重比的问题,现在理论上的解决方案都没有通过实际验证。”

“太厉害了。简直像科幻小说才能出现的场景。”迈克尔兴奋地说。

泰德的表情却黯淡下来,“不过,设计飞船使用的AI基本上是唯一一样可以独立完成的事情了。真正实现它需要大量的经费。探索未知的世界,利用宇宙里的能源……说起来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离现在的生活太远了,我甚至都找不到一个投资人,连我的父亲都觉得我在胡思乱想。“

迈克尔默默想着泰德独自探索的那个远景。一个美好的、全新的未来。他也是独自行动,只不过是要去偷窃。他联想到母亲的病,突然对一个虚幻的未来有了憧憬。迈克尔真诚地说:“我觉得这很有远见。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

他们都不再说话,默默想着各自的心事。泰德把留恋的视线投向天空。

然而,像是和他作对一样,星空被云层遮挡,呈现出一层均匀的黑色,远处似乎还传来阵阵雷声。泰德回头,正好看迈克尔正在注视着他,他遗憾地吐了下舌头,露出了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灯光轻柔地勾勒出他的面庞,一双天真和聪慧的眼睛闪闪发亮。

迈克尔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可思议地鼓动着。今夜过于美好,他只想将沉重的现实忘在一边,和对方做一些开心的事情。

他站起身,向一脸惊讶的泰德伸出手: “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泰德伸出的手停顿在半空,“我……其实并不会跳舞。基本上我都是负责和朋友聊天的那个。”

交给我吧。”迈克尔用安慰的语气说,抓住了泰德的手,轻轻牵着他走到舞池边缘。

泰德绝对是新手。好在迈克尔擅长阅读他人的肢体动作,算是个合格的领舞。等一曲结束,泰德放下心,不再紧张地观察自己的舞步,把视线移到舞伴的脸上。

迈克尔突然发现他们距离如此近,他只要俯身,就能吻上泰德带着笑意的嘴唇。等他发现自己在胡思乱想时,脚下已经跳错了。

“我还以为你很擅长这个呢。”泰德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

“我确实很擅长。你应该看看我去年舞会的表现。”迈克尔不平地说。 

泰德嗯了一声,默默想了不少时间,才再次打破沉默,“所以,为什么今晚会特意约我?”他的脸颊微微发红,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待。

迈克尔惊讶地看着他。

“你说自己对发明感兴趣,但通过聊天,我能看出来并不是这样。所以,我想知道你今天约我的真正的理由。”

“我……”

我是为了借机偷你的发明品。

从云端落回现实,周围空气一下子不可思议的沉重,迈克尔张了几次嘴,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泰德仔细观察着他的脸,从他的反应中确认了自己的答案。迈克尔心痛地看着他的视线瞬间变得落寞。

“是斯科特?”

突然出现的单词让迈克尔愣了一下,随即想起是泰德一个朋友的名字。泰德露出自嘲的笑容,轻声解释自己的猜测:“是斯科特让你来约我的吗?怕我因为今晚独自一人而伤心。”

不是。

比这个更糟。

他已经搞砸了。迈克尔想着。泰德猜对的,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部分。他将要做的事情比这个假设更加卑劣。宁愿自己是泰德的朋友找来的救火队员。

“泰德。我很抱歉。”他垂下视线,“我真的很——。’

后半句话被头顶的一声惊雷完全盖了过去。积累了一天的雨滴怒吼着砸向地面。人群发出惊呼声,惊呼又被嘈杂的雨声掩盖大半。

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提出去避雨,随着音乐,怀着尴尬和留恋并存的奇异心情继续着这支舞蹈。

雨包围着他们。

 

 

 

 

 

“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么浪漫。” 

“雨中曲?那不是七十年前的电影吗?

衣服又湿又重,紧紧贴在身上。迈克尔按照一般的礼仪,送泰德回到了租住的公寓。迈克尔怀着微妙的心情和泰德进行朋友间的闲聊,他看着走在前面的泰德的背影,不禁怀疑对方是不是也冻得微微发抖。

泰德打开房门,走进去,室内灯随之亮起,他皱着眉头把湿乎乎的外套脱下扔到地板上,转过身面对迈克尔:“谢谢你送我回来。你不休息吗?把衣服烘干了再走。”

迈克尔把身后的房门带上。灯光下,屋内呈现令人心安的暖黄色,不间断的雷雨之中的一间避难小屋。泰德用手拢起头发,把雨水挤出来,细小的水流顺着他白皙的脖颈淌下。

“你想要先用浴室吗?”

“抱歉,什么?”

“会感冒的。”

他慌张地摇了摇头。泰德不解地看了他一眼,给迈克尔找了毛巾和一套替换的衣服,就消失在浴室门后。

迈克尔松了口气,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心不在焉环视四周。以一个人居住来说,这间公寓极为舒适,只是屋里存放着大量实验工具,有些杂乱。迈克尔甚至能够想象房间的主人平时专注工作的样子。然后他不自觉叹了口气。他喜欢和泰德相处,但母亲的病情是他心头难以抹去的阴霾。如果现实生活是一场球赛的话,现在是要重新思考战术的时间了。

他的目光偶然在茶几上一堆东西中捕捉到了什么。在他意识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看到什么了。Buggles。他对着视频确认过无数次的机械设备,正静静地躺在那里,毫无保留地呈现自己的全部秘密。

迈克尔不由得竖起耳朵听了一下浴室里的动静。浴室里仍然传来的是哗哗的水声。

手指触摸到闪着冷色光芒的金属球体。他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几乎是毫不费力的达成了目标,只要把东西带走,然后联系……然后他简直无法想象泰德会怎么看待自己。他今天已经让泰德失望过一次了。

十几分钟后,泰德换好衣服,打开浴室的门,看到迈克尔还站在客厅中间,感觉稍微安心了一些。但这份安心只持续到看到对方严肃的表情。

 “有件事我想和你坦白。”迈克尔说。

泰德走到他的面前,用眼神示意他说下去。

“你的猜想的是正确的,今天早晨我是故意去找你的,”迈克尔缓缓说,“我对你的发明也没有兴趣……也不对。我之所以会约你,是想和你混熟,然后找个机会,把Buggles偷走。”

“有人愿意为她付一笔钱,而我正好缺钱。”泰德确认了一下Buggles的状态,没有发现异常,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迈克尔。他耸耸肩,“我已经放弃了。”

“你需要钱做什么?” 

“……我的妈妈生病需要手术,我必须一笔钱救她的命。”

坦白了一切之后,迈克尔反而放松了下来。他不需要再掩饰什么事情、任何事情:“泰德,其实,我……”

就在这个时候,泰德突然打断他,“我有一个绝妙的主意。”

泰德故作玄虚地顿了一下,看着迈克尔明显没跟上话题变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也需要大量经费来支持自己的研究。出售一部分技术可能是个好主意。所以,我们来合作吧。我们一起成立一家公司,你可以替我卖技术,从中支付一部分报酬给你。”

“太好了。”迈克尔,他兴奋地跳起来,但那激动兴奋的表情很快凝固在脸上。“这是个玩笑,对吗?”不。他不觉得这是玩笑,所以更加觉得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这个条件对迈克尔过于有利,他甚至能找出一打不这么做的理由:“我……我可是来偷东西的。”

“本打算。”泰德纠正他,“所以,你有别的办法吗?”

“……我正在想。”

泰德挑着眉毛看着他。迈克尔感觉自己刚刚的气势瞬间消失不见,他做出了现实的选择,但这一次没有紧张不安,反而有一种安心的坚定。“谢谢。”他用双手握住泰德的,“等我成了明星运动员,会给你少算一些代言费用的。”

泰德露出的竟然是松了一口气似的,温和的表情。迈克尔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有说过我爱你吗?”

泰德的脸瞬间红透,如果不是他们的手恰好握在一起,他大概已经夺门而逃了。迈克尔用力握紧他的手,靠近了一点,“因为我们聊得来,因为我喜欢奇思妙想……也因为你愿意做这种蠢事来帮我,或者帮其他任何人。”他郑重地看着泰德,在对方的表情中看到的并不是全无希望,“是因为刚刚想到了你——今晚我差不多一直在想着你——我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你让我无法选择做一个坏人。”

他情不自禁地抱住了泰德,对方发出了短促的惊呼,过了一会,才用双手缓缓环抱住迈克尔。

“我猜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迈克尔感觉怀里的身体热乎乎的、因为轻笑而微微抖动。激动和喜悦让迈克尔觉得世界美好得不真实。他用尽了全部意志力,才操作自己过载的神经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其实没有你自己以为的那么糟糕。”泰德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嘟囔。

他们又互相拥抱了一会,直到泰德注意到他的皮肤仍然发冷,坚持让他去洗个热水澡。

十几分钟后,麦克尔和泰德并排躺在干燥而温暖的床上。不约而同伸出手,握住一起。

迈克尔露出微笑,把被子拉过胸口,任由睡意笼罩了他。在嘈杂的雨声中,阳光固执地穿透了层层乌云,来到了他的身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