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裕贞

7325浏览    216参与
Max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我真的觉得...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我真的觉得他两好配啊😭😭😭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你们合作😭😭😭😭😭😰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我真的觉得他两好配啊😭😭😭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你们合作😭😭😭😭😭😰

Xwt's

云画的月光初相识

朴宝剑 x 金裕贞

BGM:地球最可爱-红格格

云画的月光初相识

朴宝剑 x 金裕贞

BGM:地球最可爱-红格格

抱月仙

【红天机】梨白红笺

河岚 × 洪天起

《红天机》

⭐私设第16集洪天起没有恢复视力时两人的相处日常。


(一)


重新封印魔王的消息传开后,当夜王宫举宫同庆。


喧嚣起伏在宫殿各处,人影憧憧。每一间屋子都相继点燃了灯火,即使是熟睡着正在咂嘴的小世子都惊醒得哇哇大哭,就连冷宫里与世隔绝的废妃心里都知晓外头又变天了。


可璿源殿外的小道处像是隔绝了一切人间烟火。


“红姑娘,还请当心些。”


河岚的手轻握住洪天起的手臂,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提醒她注意脚下。比起河岚的小心谨慎,洪天起却表现的要从容许多,她只是牵着他宽大的衣袖一角,坚定...

河岚 × 洪天起

《红天机》

⭐私设第16集洪天起没有恢复视力时两人的相处日常。



(一)


重新封印魔王的消息传开后,当夜王宫举宫同庆。



喧嚣起伏在宫殿各处,人影憧憧。每一间屋子都相继点燃了灯火,即使是熟睡着正在咂嘴的小世子都惊醒得哇哇大哭,就连冷宫里与世隔绝的废妃心里都知晓外头又变天了。



可璿源殿外的小道处像是隔绝了一切人间烟火。



“红姑娘,还请当心些。”



河岚的手轻握住洪天起的手臂,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提醒她注意脚下。比起河岚的小心谨慎,洪天起却表现的要从容许多,她只是牵着他宽大的衣袖一角,坚定的在宫道上落下每一步:“大人就放心吧。小女子儿时失明,早已习惯了摸黑走路。”



她嘴角微挑,用调侃的语气道:“大人您看,小女子是否走的同常人一般稳当?”



河岚没有说话。他静静地偏过头,凝视着洪天起的侧脸。他原本红色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沉墨色,曾经视野里的挥散不去红色也完全退却,转而浮现的是洪天起清秀的眉眼。



他早就知道她是个美人,自小就知道。可是等到他能够亲眼确认的时候,却是洪天起闭着双眼,攥着他的衣袖走路的模样。



他们之间,好像必定只有一人能有一双眼。这双眼镜,儿时为他拥有,过去的十数年归她所有,如今是物归原位。



这就是命运吗?



河岚垂下眼眸,手从洪天起的手臂上移开,轻轻地覆在她的手背上,整个握住。



突如其来的十指相扣让洪天起心上一跳。但她并没有很大的反应,而是自然而然地握紧他的手,感受着温暖的传递。这份温暖让她的心得到慰藉。



“大人,车轿已经备好了,还请大人上车吧。”万秀的声音传过来。



洪天起跟随着河岚的步调,一同停在车轿跟前。她听见车板掀开的声音,然后是万秀的提醒声:“洪画工,当心脚下,您也请上车吧。”



洪天起伸出一只手,触摸着轿子的轮廓。分清方向后,她将手放着河岚的肩膀上,分担了一些自己的重量,笑吟吟道:“那小女子就借大人的力一用了。”



她刚拎起襦裙,俯下身想抬起腿的时候,忽的察觉到一双手环住她的腰。接下来就是失重的感觉。她被整个抱起来,河岚沉稳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或许洪姑娘这样借力会更好一些。”



万秀看着自家大人将洪画工以一种亲昵的姿势抱进了车轿,却已经见怪不怪。只能提点周围的三两武夫收回自己惊愕的眼神,赶紧忙活抬轿的事。



夜里寂静,宫道人又少。一切窸窣的声音都会被放大。



万秀曾领着车轿在这条道上走了千万次,车轿摇动的嘎吱声他听得耳朵都快磨了茧子。



可不知是什么缘故,自从亲眼见到洪画工被抱进了车里,万秀总会觉得这回车轿发出的一切声响都不同寻常。



万秀候在车轿旁也不是,走的远些也不是。回头张望那四个抬轿的伍夫,虽然个个都是低眉顺眼的模样,可万秀似乎能看见他们头上竖起的耳朵。



万秀着急地搓手,心里期盼着大人可千万别做着出格的事才好。



“大人是打算将小女子一直抱到家吗?”



洪天起靠在河岚坚实的肩上,抬头询问他。



二人还保持着进车时的姿势。河岚搂着她的腰,双手将她整个圈住,一点都没有放开的意思。



“在下的举动……是让洪姑娘感到不自在了吗?”



感觉到腰上的手挪了位置,桎梏似乎也松开了些许。河岚的声音悬在耳边,低沉温柔,让洪天起忍不住沉溺其中。



“没有没有。”洪天起笑道,“那就这样抱着吧。”



温香软玉落在怀里,两个人的体温在无声的传递。河岚低头看着她的鬓角,嘴角漾开一个极淡的微笑。



“不过……”



他抬手抚摸了一会儿她的发,听到她的呢喃软语:“小女子今夜可以留宿在大人家里吗?”



古来鲜少有未婚女子提出想留宿男子家中的话。若是让别人听了去,定要数落一番不知羞耻,抑或是当作怪诞猎奇之事在坊间口耳相传。



“大人可是亲口答应要照顾小女子一辈子的。”洪天起道,“现在的我,或许将来都无法拿起画笔了。大人可莫要嫌弃我才好。”



“怎么会。”河岚早就见识过洪天起异于常人的作风,于是并不意外,含笑道,“只要洪姑娘愿意,在下愿意永远照顾洪姑娘。洪姑娘想留宿在下家里,在下欢迎至极。”



他乌墨色的眼睛荡起笑意,端详洪天起的目光像是拂过静湖的微风,和煦而温柔。



可洪天起自己却看不到,不过她能感受到随着车轿的颠簸,河岚帽沿上的一摞暗红的垂珠在两人之间轻晃,时不时打在轿子上,发出轻俏的声响。



洪天起很想亲眼见一见恢复了视力的河岚。河岚是红色的眼睛时已是极为俊美,若是恢复了沉墨色的双眼,不知会是何模样。



她从河岚的肩上抬起头来,抬手想去抚摸河岚的眉眼。对方却一眼看出了她的心思,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引导她在自己脸上摸索。



失去了视觉的传达,指尖上的触觉则更为细腻。洪天起将全部的注意力聚焦在指尖描摹的起伏之处,然后她定了定神,搂着河岚的脖颈,找准时机贴上了他的唇瓣。



生死离别没有拆散他们的命运。此时一切言语抵不过唇齿相依的温存。



河岚眨了眨眼睛。感受到洪天起翩跹的眼睫扑打在他脸上的轻微痒意。像洪天起一样,他心满意足地合上眼眸,自甘沦陷于这份少有的温馨缱绻时刻。



……



(二)



“万秀啊。”



河岚望着客房地上摆得整整齐齐的两床被褥、软席、绣枕,脸上表现出迷茫和疑惑:“为何在洪姑娘的客房里备下两套地铺?”



两刻钟前,刚下车轿的河岚就吩咐万秀洪天起要留宿家里,让他们下去准备。



而此时,正是河岚领着洪天起熟悉完家里后回到客房,看到万秀收拾出眼前这般奇怪局面的时候。



万秀鞠下腰:“夜里冷,大人和洪画工若是要更换被褥,小人提前备好会方便许多。”



河岚这回是听明白了万秀话里的意思。他先是偷看了一眼身边站立的洪天起,庆幸自己脸上的温度不会被人发觉。然后负过手,沉声交代道:“万秀啊,你似乎是误解了我的吩咐。”



万秀猝不及防地将话挑明:“大人今晚不宿在洪画工处吗?”



河岚一口气险些没呛出来,察觉到洪天起秀眉微蹙,他急忙辩解:“我说了不是这个意思。”



“可大人说今夜洪画工要留宿家里。”



河岚手足无措:“我的话是说要准备一间客房。”



万秀疑惑地指了指地上的床褥:“小的依大人吩咐,将东西都备好了呀。”



“不是……”河岚突然不知如何纠正这小子的想法,似乎他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的。



万秀也弄不明白了:“大人和洪画工不想在客房歇息吗?”



“我说了不是那样!”河岚一口气道,“客房只是给洪姑娘一人准备的,我不宿在这里。另外若是我和洪姑娘要行敦伦之礼,也理应是在主房,又怎会在客房呢?”



“啊。”万秀顷刻抓住他话里的重点,露出茅塞顿开的笑容,“原来大人是要和洪画工在主房歇息啊。那小的先下去准备了。”



“不是!不是那样——!”



河岚叫喊不及。万秀微一躬身,退下的比谁都快。



接着,河岚听见门扉砰的一声被合上。外边候着的佣人都散去了,只留的他们所在的屋中一片静谧,仿佛此处将要发生什么不得为人知晓的事情似的。



“大人。”



衣袖被人轻轻一牵。河岚转头望向洪天起。



方才他和万秀的对话悉数为她听见,特别是他道行敦伦之礼的那句。河岚莫名感觉自己的脸又烫了些,却不知做何辩解:“洪姑娘……”



洪天起眉眼舒展开,笑道:“既然万秀都准备好了,大人不妨就待在这里吧。”



河岚见她蹲下来,用手摸索着摊开被褥,神色如常,便知洪天起想的并非他方才脑中所闪过的那个念头。



河岚松了一口气,也蹲下身来同她一块铺好被褥。他将官帽摘下,放在一边的地上。



半炷香后,两人和衣而眠。虽然半遭没说过一句话,河岚却是如何都睡不着了。他枕着绣枕,借着皎洁昏暗的月光凝视着洪天起的睡颜。



她呼吸平稳绵长,眼睫毛一颤一颤的,似一触即放的温软的花。河岚看不见她灰色的眼眸,也便逃匿了洪天起失明这个事实的刺痛。



半夜的时候洪天起醒来过一次,她手半撑起身体,下意识就摸向他躺着的方向,直到触到他绵软单薄的里衣才作罢。她放心地收回手,却顺势被河岚的手握住。



洪天起微怔了一下,转而笑道:“小女子是吵醒大人了吗?”



“怎么会。”河岚放开洪天起的手,顺着她的手臂搂住她的后颈,将她轻轻拥进自己怀里,“红姑娘若不嫌弃,就这样陪在下睡吧。”



洪天起的脸贴着河岚的胸膛,温热的体温隔着单薄的里衣传递到她的耳边,像是点燃了一片。即使两人身上所着衣物不算完备,举止也亲昵了些,她却也顾不上羞赧。

只抬手环抱住他劲瘦的腰身,去听他的呼吸和心跳。



END.




【小剧场】


两个时辰后,天色泛青,洪天起还在熟睡。候在门廊上睡得香的万秀忽的被一声推门声吓醒。

只见河岚扶正着抹额出来,浑身都冒着热气,耳后更是烧红一片。


“大、大人这是怎么了…”万秀哪里见过大人这副模样,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小的备好了足够的热水,还请大人和、和洪画工…沐浴修整。”


河岚扶眉叹气,声音带着哑息:“红姑娘无需沐浴。你且带我一人去吧。”


“啊…啊?”万秀微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在河岚身上扫了一圈。看着河岚一脸疲态,心里顿时跟明镜似的。不禁默默为自家大人叹息,看来一向日理万机的主簿大人,也有做不好的事啊。


第二天,河岚就因为风寒病倒了。一连病了三日。


万秀忙前忙后忙的一头雾水。着实想不出大人得风寒的原因。


那夜他给大人沐浴备的,不是热水吗?


洪天起也百思不得其解。


为何那夜只是贴身抱着睡了半宿,却让河岚如此元气大伤?


河岚当然不知晓他俩的心思,只能躺在软席上浑身无力地望着房梁,心道——


洪天起这姑娘睡觉不老实,看来成婚前,他俩还是不要共宿一室的好。


bjnici
2022年祝福 话说裴演员写的...

2022年祝福 话说裴演员写的真是很官方😂幸而如此才能看的明白 愿所有认识的人们健康幸福❤️抱歉 妹子那个实在看不出来要多吃啥😆

2022年祝福 话说裴演员写的真是很官方😂幸而如此才能看的明白 愿所有认识的人们健康幸福❤️抱歉 妹子那个实在看不出来要多吃啥😆

明星爆料客
金裕贞真的拥有一张完美初恋脸
金裕贞真的拥有一张完美初恋脸
小妖怪

少女时期的许烟雨简直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呀!演的太好了,温婉 懂理 饱读诗书的江南女子形象!

少女时期的许烟雨简直是我心中的白月光呀!演的太好了,温婉 懂理 饱读诗书的江南女子形象!

老艺术家说电影
金裕贞化身天才画师与安孝燮实力飙戏
金裕贞化身天才画师与安孝燮实力飙戏
老艺术家说电影
当朝世子将自己扮成太监,竟是为了帮一个小太监作弊
当朝世子将自己扮成太监,竟是为了帮一个小太监作弊
甜美影视
惹练过中国功夫的女(续)金裕贞视频
惹练过中国功夫的女(续)金裕贞视频
酷皮娱乐
顶流男明星和素人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简直太甜了吧,就这样结局得了
顶流男明星和素人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简直太甜了吧,就这样结局得了
酷皮娱乐
女孩子遇到爱情就该主动出击,一天偶遇3次,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人呀!
女孩子遇到爱情就该主动出击,一天偶遇3次,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人呀!
牧聆电影
金裕贞又出甜剧了!男人被魔王附身,注定会与她一世纠缠,剧情片
金裕贞又出甜剧了!男人被魔王附身,注定会与她一世纠缠,剧情片
娱乐哈拉少
接档永远的君主 池昌旭金裕贞新剧下月就来了
接档永远的君主 池昌旭金裕贞新剧下月就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