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金起范

5701浏览    575参与
3A-Arther

沉浮—沉香05【哨向/赫海/83line/贤旭—连载】

【沉香—05】

【我们都像是气泡,在生活的洋流里沉浮,却从不臣服】

.

.

雪豹第五次别要求拔毛的时候连李赫宰都快压不住自己精神体的愤怒,匆匆把他收回精神海。曺圭贤怀里抱着瑟瑟发抖的草原狼往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他后面还躲着金厉旭和他的阿拉斯加。

倒是李东海把他的猞猁护的好好的,挡在几个人前面问:“怎么着没见过雪豹?薅了五次也该够了吧,我们赶时间。”

.

商人们看了看李东海还是没有再要求他们的精神体贡献毛发来研究,不情不愿让开一条道路等他们都走过去之后才从里面关上铁门,顺手还落了锁。

“你们以前是军人吗?”金厉旭冷不丁一句话连曺圭贤都有点懵,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其中一个...

【沉香—05】

【我们都像是气泡,在生活的洋流里沉浮,却从不臣服】

.

.

雪豹第五次别要求拔毛的时候连李赫宰都快压不住自己精神体的愤怒,匆匆把他收回精神海。曺圭贤怀里抱着瑟瑟发抖的草原狼往前走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他后面还躲着金厉旭和他的阿拉斯加。

倒是李东海把他的猞猁护的好好的,挡在几个人前面问:“怎么着没见过雪豹?薅了五次也该够了吧,我们赶时间。”

.

商人们看了看李东海还是没有再要求他们的精神体贡献毛发来研究,不情不愿让开一条道路等他们都走过去之后才从里面关上铁门,顺手还落了锁。

“你们以前是军人吗?”金厉旭冷不丁一句话连曺圭贤都有点懵,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其中一个带路的旁边只说了这一句。

那人不打算作答似的,只是淡淡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李赫宰在后面跟着,抬起头把这里的监控位置暗自记下,也不管用不用的上这已然成了习惯。不一会精神海里面已经构建出一个简易的模型储存起来,因为没有避讳所以李东海也看得见。

曺圭贤看着身边沉默的两个人知道他们在交流所以两步跟上自己的向导,出口成章立竿见影他曺圭贤做的不比别人差,更何况他们两个人,不一会那人就毛了。

.

“烦人不烦人我就薅了几撮毛什么意思你们俩!”

金厉旭一愣,嘿嘿笑了:“哎呀,看都能看出来我只是确认一下嘛,别生气啊。”

“再松散身板都是骗不了人的,你对自己的要求还是没变。”曺圭贤见那人愣住,耸耸肩接话道。

.

“你看我就说嘛。”金厉旭伸手拍拍身边带路商人的肩膀,“同行啊。”

“嗯,那既然都问到这了。”曺圭贤也笑了,往左伸手一把揽住自己旁边的那位,头往那边靠了靠,“哪个军区的?”

.

.

“好了各位,别为难我的同事们好吧?”

.

.

瘦瘦高高的男人站在走廊尽头的背光处轻笑着阻止着曺圭贤和金厉旭天衣无缝的刨根问底行为,及时伸出援手解救可怜的同事,看着他们感激的眼神摆摆手示意赶紧走。目光回旋不一会又落在四个人身上,背着手一副成人样子嘴里却还叼着颗糖,发出的声音倒有些含糊:“在各位跟我做交易之前还是要感谢一下为我们提供样本的精神体,李赫宰先生?”

“说。”李赫宰还在精神海和向导对话,突然被叫到简单回了个字又继续回去找李东海发现人不见了才回过神看了看眼前的年轻人,“……我能问一句是什么研究吗?”

.

“啊,这个无可奉告。”他笑了笑,微微躬身道,“我叫金起范,如果几位不介意我们现在开始谈谈吧?别误了任务时间。”

.

“毕竟规定时间内完成,还是最主要的。”

.

.

.

怀里的人不住地颤抖,嘴里面还说着什么金希澈却一句都听不清楚,只能搂着死死抓住自己衣角的朴正洙低头下巴触碰他的头顶小声安慰着——这不是头一次,但以前每一次他都在自己的向导身边,这回…是他疏忽了。

北极狐焦虑的转来转去甚至眼睛周围的毛发都被打湿,用湿润的鼻尖小心翼翼的蹭金希澈的手,嘴里发出细小的声音毛茸茸的尾巴也耷拉下去。因为主人意识海的剧烈波动连精神体的形态一时间都难以长时间保持。眼镜蛇小心的环住他,又抬头去看金希澈,被哨兵难掩的无力感也吓了一跳。

.

——你怎么了?特哥昨天还好好的。——

——上次任务之后没好好修复,破损增加了。——

.

他们两个人的精神链接一直保持在百分之六十的连接率,不是不能更多链接只是心照不宣的只相互贡献了刚刚及格的水平。他们不是能力到这,如果说全队谁可以做到百分之九十的链接连李赫宰都不敢这样承诺。但金希澈和朴正洙可以,并且如同唠家常一样简单。

.

不是不能,只是不想而已。

.

身居高位带领队员们出生入死早就磨平了两人性格上的棱角,现在沉稳的样子不知道用多少硝烟浸过,他们知道分心的后果,所以不想让自己的挚爱因此受伤——他们选择用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去链接队员们的意识,但往往休息时便忘记,却不知道是谁的疏忽。

.

金希澈抱着自己向导的这一会默默的增加了链接百分比,在达到百分之七十五的时候就立刻感觉到不对劲,百分之八十已经可以找到未修复的破损,目前正在用自己的精神海协助缝补。

揽着背的手轻轻拍着,朴正洙皱着眉回神,感觉到意识海修复的不适抬头却看见金希澈的下巴,噗嗤一声笑出来,白着脸还是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哎呦我们希澈…都长胡茬了。”

“醒了?”哨兵低头,看见他满眼都是笑意自己倒是放心不少,索性捏住朴正洙的鼻子脸上写满了报复二字,“你呀!没好跑出来干什么?还去总部开会想不想好了?”

“那你不还是没发现。”手上动作不停,金希澈却是听出了些责备的意思,一把握住他的手傲娇抬起下巴哼哼两声,朴正洙笑得更开心了,“哎呀好啦我不是忘记咱们的链接太低了嘛,这不都到八十五了,以后啥都瞒不过你。”

.

“那你不许在战场上私自屏蔽我。”

.

“你咋还委屈上了。”

.

“……不委屈,就是吓我一跳。”

.

“以后再不这样了嗷,我错了。”

.

“那你亲我一下。”

.

“光看我顶什么用?不凑近点儿等着我仰卧起坐吗?!”

.

.

.

“所以现在好些了吗?”李赫宰站在走廊里靠着墙低头打电话,有些焦躁的揉了揉头发,眼睛酸的要死,“特哥还交代什么了先给我说吧,东海他们在谈任务。”

申东熙的声音永远有辨识度,再加上旁边金钟云的补充他也忘了称呼直入主题,好在哥哥们不在意也懒得计较这些无伤大雅的小事。李赫宰倒是沉稳的很,毕竟是体会过百分之四十精神共享的哨兵知道朴正洙的精神力有多强竟比军区的哥哥们稳得下来:“特哥没事就行,别让他分神管我们了。”

“队长还说叫你多留意着点。”申东熙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原话是‘李赫宰到底是最像我的’,他说你知道什么意思。”

.

像吗?应该是像的。李赫宰听见原话的一瞬间便明白了朴正洙为什么会让他们几个“新人”独自执行任务,没有原队员的带领按理来说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同意这个方案。但他就是定下来了,而且干脆的让他们放手去做。

新来的他们四个人,只有李赫宰是真真切切跟在朴正洙身边度过两年塔的生活,学了他的为人、学了他的处事、学了他平静如水、学了他杀伐决断。但很明白,他是哨兵,李赫宰眨眨眼,不喜欢脑子里的这个念头。

.

哨兵更有优势。

.

朴正洙选了他。

.

只是猜测。李赫宰真的开始焦躁,涌上心头莫名的悲愤与不甘交织在一起,全然只是想让自己最亲的哥哥面对面说好,他可以保护他们,但他不能没了这个家长。

因为像,所以朴正洙愿意把信任给这个哨兵,然后把后背对着他,这是托付,也是承诺。李赫宰同样会背对着那个消瘦的后背,他会回头看,这是两个方向的箭头。

.

但愿都只是猜测。

.

“赫宰?还在听吗?”申东熙等了很久不见回应,看了看屏幕还在通话中便问了一句。

.

“在。”李赫宰眨眨眼,脊梁发紧,“我知道特哥的意思,我会把他们好好带回来。”挂断电话的下一秒就听见精神海的声音。

.

——赫宰,我们聊完了。——

【我现在去接你。】

——我去找你,圭贤他们去热车。——

【知道我在哪吗?用不用……】

——知道。不管你在哪我都会找到的。——

【我知道,突然说这话干什么。】

——你是我的哨兵,当然可以做到最好。——

.

“听见了吗李赫宰?”

.

李赫宰抬头看过去,一眼万年。

.

.

文/逍遥



周六影库网

天龙八部

主演:钟汉良,金起范,金铭,张檬

导演:赖水清

https://www.zlykw.com/v/49036.html

主演:钟汉良,金起范,金铭,张檬

导演:赖水清

https://www.zlykw.com/v/49036.html

3A-Arther

沉浮—沉香02【哨向/赫海/83line/贤旭—连载】

【沉香—02】

【我们都像是气泡,在生活的洋流里沉浮,却从不臣服】

.

.

.

朱瑞留在会议室十几分钟,领导叮嘱了两句有的没的,大多都是看紧点诸如此类,她心知肚明,应下来便离开。

S小队的名声在所有军区之间流传着,唯一的向导队长已经足够抢眼,更何况手下更是没有弱将,虽然沉寂了一顿时间但再次出现已经拥有了几乎是分别两届成绩最好的哨兵毕业生还有两位评测皆为特级备选的向导——在南北方塔消息传的最快。这样的情况极其少有更别说都集中在同一个队伍里。朴正洙也是放心直接派四个新人自行执行任务,可见重视。

没有军区会拒绝邀请他们协助任务的机会,M区也不例外。得知朴正洙并不会来之后的一些失望随着四...

【沉香—02】

【我们都像是气泡,在生活的洋流里沉浮,却从不臣服】

.

.

.

朱瑞留在会议室十几分钟,领导叮嘱了两句有的没的,大多都是看紧点诸如此类,她心知肚明,应下来便离开。

S小队的名声在所有军区之间流传着,唯一的向导队长已经足够抢眼,更何况手下更是没有弱将,虽然沉寂了一顿时间但再次出现已经拥有了几乎是分别两届成绩最好的哨兵毕业生还有两位评测皆为特级备选的向导——在南北方塔消息传的最快。这样的情况极其少有更别说都集中在同一个队伍里。朴正洙也是放心直接派四个新人自行执行任务,可见重视。

没有军区会拒绝邀请他们协助任务的机会,M区也不例外。得知朴正洙并不会来之后的一些失望随着四个新兵进入会议似的一瞬间便烟消云散。李赫宰在几人之中年纪最长却没有半分架子,周身散发着强烈的哨兵圈地威胁波动,相反其他几个人相对可亲但能感觉出来不同。

.

一种高阶自带的傲气。

.

不是狂妄,只是恰到好处一样的自然。

.

如此想着,朱瑞在楼道转角便差点撞了人,一声惊呼慌忙之中手里的文件散落在地,抬起头慌忙道歉反而被不好意思的打断:“瑞姐,不好意思啊撞到你了。”说着便弯下腰去捡地上的文件,朱瑞猛地反应过来赶紧阻止道:“不不用了!我来就好!”

男人看着朱瑞,收回手慢慢起身,不好意思地道了歉等她站起来才又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刚刚也不小心撞了人,又撞到您真的抱歉,看来是很重要的东西,是我冒昧了。”

“啊没有,没事的。”摆摆手整理了一下头发,男人英俊的脸庞充满了愧疚,在朱瑞一再强调没事离开之后他便靠在旁边的墙上,用手掩住嘴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

掏出手机发了条简讯出去,才抄着兜轻声哼着小曲离开。

.

.

.

总部的空气一如既往的劣质,几个哨兵回到车上既憋闷又不想开窗透气,朴正洙看了一眼后视镜没管他们,甩了一小部分意识海的碎片过去几个人立马舒坦不少,收了队员们的身份证件交给门卫便毫不留恋的踩下油门,这地方下次还是换个人来比较好。

哨兵的精神体外放那条过分长眼镜蛇就盘在后座金钟云脚边对着他肩头的蜂鸟虎视眈眈,申东熙怀抱着自己缩小版的熊崽闭目养神,车窗外美洲鹰叫声划破天际。朴正洙挑了一下眉毛,指头敲打方向盘眼睛一斜便看见亮起来的手机屏幕。

.

“希澈,帮我看下短信。”

.

金希澈熟门熟路解开密码看了一眼最新的一条突然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相自己的向导:“他为什么发信息给你?”

“看见赫宰他们了吧。”没有回答金希澈希望的答案,他能感觉到哨兵有一丝不悦也很快隐下去,这点不愉快并不针对自己,这条信息来的太过于仓促,他不得不防范。朴正洙也知道如果自己不说金希澈可能会现在从后面车厢开着摩托直接冲出去M区。

.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样有什么用。

.

“他在那,至少他们不会因人失利。”朴正洙想了想,也没想出来合适的说辞,无意隐瞒只不过实在不知从何说起,“我不知道他在那,也没有事先了解,我的疏忽。”

先道歉对于金希澈往往是最致命的灭火器,他下一秒就松了劲倒在副驾驶有些无奈,但很快从纠结之中脱离,妥协道:“那是你带出来的向导,但现在能不能信任也不清楚,希望他还记得你教过什么。”

金钟云抬起头扫视一圈,在听见金希澈说的话之后挠了一下眉梢,身边的两个哨兵没听见似的看向窗外,他自然也不愿意多管。但这样看来未免有点过于巧合,金希澈怀疑理所应当,但往日情分也在,朴正洙的承诺不无道理。

.

费脑子,金钟云抿唇,那就不想了。

.

.

.

李赫宰拿着箱子出来的时候不忘叮嘱曺圭贤关门刷卡,方才的会议使他们很清楚车库的位置,绕过人多的地方找了楼梯便径直往下走,如果不知道来历还以为是在自己的地盘一样熟练。

“他们最好配个SL700给咱。”曺圭贤碰碰李赫宰的肩膀,“当时在塔里面就学着开了两种型号,SL700考的还不错。”

“切。”李赫宰嗤笑,“小朋友,SL系列我都毕业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把那好车拿来做任务?”

“唉。”抬抬下巴示意前面因为车钥匙打开而亮灯的车,两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眼睛放光一个闪身就冲了过去。

.

SL系列以100计数,几乎是所有水陆队伍的必备车辆,底盘高动力足,陆地上跑越野没有问题下海进行短时间的潜水供氧也毫无压力,最初版本还是军绿色现在几代过去700的性能不仅抬升外观简直潇洒的没话说。

.

至少对于爱车的哨兵们是如此。

.

为了给彼此足够活动空间两位哨兵决定不坐在同一排,李赫宰在驾驶座等了一会实在是连通讯器也懒得找直接在精神海里找到李东海留下的联络点连接上去:“东海我们在车库,你们还有多久?”

“十五分钟。”李东海过了一会似乎是在计算,“现在九点五十,十点十分我们俩没下去你们就先走。”

“了解。”李赫宰应下来,拍了拍副驾驶盘踞的雪豹脑袋,“去找你妈,别叫人伤了他。”

“我希望能多套点东西。”李东海没有接他刚刚宣誓主权的行为,只是把想法大概一讲他知道哨兵能明白,“不然闻了那么久烟味儿太亏。”

.

曺圭贤靠在后座沉默了一会拍了一下李赫宰的肩膀:“合适吗?”

“……不合适。”摩挲了一下方向盘优质的手感皱眉,虽然不情愿但很清楚这种军用车辆开出去就相当于明晃晃的告诉所有人他们是公家的兵——别提卧底了,在门口就被打成筛子,“别浪费时间。”

“走着。”随手抄起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小工具箱,曺圭贤拍了一下草原狼的脑袋,“把风。”

“没修的车有没有?”李赫宰把车钥匙塞进兜里,想了想又拿出来随手扔进了身边一辆车的轮子旁边,雪豹上楼的声音在耳朵里面回响,他四下看着突然伸手拉住曺圭贤,指了指旁边被隔出来的车库边缘——里面停着不少战损车辆,大多都是外壳受损没有伤到内部零件,“这个行。”

“偷车我会。”曺圭贤从箱子里找了一把申东熙在军区做的万能钥匙刚站起来李赫宰已经找了个细长的铁丝在里面扣了两下就听见“哒”的一声,得意洋洋弯起嘴角,看着老实巴交的弟弟果断嘲讽:“你以为我那么多车型怎么学的?”

.

“我想学。”

.

“特哥不让我教你这些不入流的。”

.

“咱偷偷的。”

.

“搞。”

.

.

.

腿边猞猁慢慢走着,不时因为来往的精神体们而抬头去看。金厉旭端详着手里的权限卡朝李东海摆了摆:“这是赝品吧?不像真货。”

“……假的。”刚刚结束精神海通话,他看都没看一眼便得出结论,也似乎是感觉到回答的太过于草率,摸了摸猞猁的脑袋示意了一下金厉旭手里的权限卡,“军区里真正的权限卡是可以使用意识海进行对接确认身份的,我刚试了,就是个塑料片,开门不成问题但权限不在这里,顶多算是个副卡。”

“主卡在朱瑞手上。”金厉旭接过话,“她身上有不止一个意识波动,普通人的身份多了一个足矣证明,况且这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有着相似的多余波动,全是主卡。”

不置可否,两个人默契的放慢脚步等待前面两个哨兵左拐消失在这个走廊,又同时转过身往回走,金厉旭把玩着那张副卡被李东海要了过去,边走边看,注意力全在卡上面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撞了一下慌忙的道歉。

.

等到刚才的人走远:“我想去刚刚那个资料库。”冷不丁一句,李东海弯起嘴角。

“没卡进不去。”金厉旭无奈,合着刚才白说了?

“所以我拿了别人的。”重新把卡扔回金厉旭手里,“走吧。”

.

意识海波动,金厉旭看到了卡主人的名字。

.

金起范。

.

.

文/逍遥





宝蓝色的阿飘💙
这哥不发但他上线窥屏💙

这哥不发但他上线窥屏💙

这哥不发但他上线窥屏💙

kimmihe.

在韩留学,1月18回国,朋友是追星贩子,买了很多专辑。

现在出金在奂another专辑两张,还有key的专辑两张。


一张15块,再加邮费。


感兴趣的话给我留言。

在韩留学,1月18回国,朋友是追星贩子,买了很多专辑。

现在出金在奂another专辑两张,还有key的专辑两张。


一张15块,再加邮费。


感兴趣的话给我留言。

酒酿萝卜皮*-_-*

😭😭😭这真的是时代的眼泪了,这么多年了😭他们终于出现在同一个节目里了😭我的希澈起范啊,今晚我哭出整条汉江😭你们为什么这么感人啊,这么快乐的节目搞的我好想哭😭希望范范可以多多上节目,多在节目上见见哥哥们😭

😭😭😭这真的是时代的眼泪了,这么多年了😭他们终于出现在同一个节目里了😭我的希澈起范啊,今晚我哭出整条汉江😭你们为什么这么感人啊,这么快乐的节目搞的我好想哭😭希望范范可以多多上节目,多在节目上见见哥哥们😭

赛赛CC👿

【‼️】suju日常之活久了什么都会有,起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只要好好活着什么都能见到

我的眼泪不值钱(⑉꒦ິ^꒦ິ⑉)

起范还跟以前一样好看!

把最近的小故事都写进去啦,进来一起流泪!

最后链接见评论

请大家点进微博链接看吧,直链突然发布不了qwq

果然只要好好活着什么都能见到

我的眼泪不值钱(⑉꒦ິ^꒦ິ⑉)

起范还跟以前一样好看!

把最近的小故事都写进去啦,进来一起流泪!

最后链接见评论

请大家点进微博链接看吧,直链突然发布不了qwq

♚神明先森♚
哇˃̣̣̥᷄⌓˂̣̣̥᷅ ㅠㅠ...

哇˃̣̣̥᷄⌓˂̣̣̥᷅


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

哇˃̣̣̥᷄⌓˂̣̣̥᷅


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ㅠ

荒木栖夏

太妃糖

非典型abo,私设如山,all官配,童有姓名,接受不了右上方点✘


强仁的离开并不出乎我的意料,感谢他用强仁这个名字为super junior作出的的所有付出,我依然热烈的爱着14年前为了那个组合挥洒汗水和泪水的13个人儿,并永远为他们应援。


这一篇从起范的视角写的第三人称,没有大纲,这曾经是四月份的始源生贺,但我忘了,真的忘了,通篇只是我的ooc


范范看着电视里吻得起劲的两人,憋着怒火几乎捏碎了遥控器。虽然他很清楚始源爱的是自己,但是看到他跟别人亲近还是难忍心头的怒火,牛奶味的信息素充斥着整个房间,其中还夹杂着提拉米苏似有若无的香味。


这是我的alpha!范范在心里默念...

非典型abo,私设如山,all官配,童有姓名,接受不了右上方点✘


强仁的离开并不出乎我的意料,感谢他用强仁这个名字为super junior作出的的所有付出,我依然热烈的爱着14年前为了那个组合挥洒汗水和泪水的13个人儿,并永远为他们应援。


这一篇从起范的视角写的第三人称,没有大纲,这曾经是四月份的始源生贺,但我忘了,真的忘了,通篇只是我的ooc


范范看着电视里吻得起劲的两人,憋着怒火几乎捏碎了遥控器。虽然他很清楚始源爱的是自己,但是看到他跟别人亲近还是难忍心头的怒火,牛奶味的信息素充斥着整个房间,其中还夹杂着提拉米苏似有若无的香味。


这是我的alpha!范范在心里默念三声,渐渐平复下心情。自己和爱人分开活动已经近十年了,就算知道他为了舞台效果会主动去粘着银赫东海,就算知道他真的只是把希澈艺声当哥哥,就算知道小旭圭贤只是他疼爱的弟弟,他看DVD或者综艺还是会生气,哪怕银赫东海只是beta,哪怕哥哥或者弟弟们已经被完全标记,自己就是,忍不住要生气。


翠翠的电话叫回了出神的范范,今天要聚会来着,他拿着给哥哥们准备好的礼物跑下楼,翠翠坐在悍马的驾驶座对他笑的灿烂。


范范撇过头,崔百搭,不理你。把礼物放在后座,范范打开副驾驶,身子刚探进去一半就被驾驶座的人拉到怀里,始源亲了亲自家omega的头发,又恋恋不舍的摸了摸小脸,察觉气氛不对,他释放着自己香甜浓郁的信息素:“宝贝怎么了?”


范范被他提拉米苏的气息弄得软了身子,靠在翠翠身上,脸贴着他的,低声说,“我今天看了你的戏!”始源笑了笑,吃醋了吗?扳过他的头,亲亲因为不悦有些嘟起的小嘴,在他耳边低声说,我是你的,你一个人的。说完撬开范范柔软的嘴唇,侵略性的汲取他的气息。


到了会餐地点,始源看着面色潮红不想理他的起范,默默在心里叹气。这个小孩还是爱闹别扭,被管家看到了而已,人家都习惯了……


隔了四层楼就听到希澈的大嗓门,高喊着:韩庚啊,我要吃肉。。范范拎着给哥哥们的礼物,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仿佛后面有老虎追着他跑。推开隔间的们,看着高矮胖瘦坐了一地的哥哥们,笑着打了招呼,把礼物递上去。


特儿笑着接过红参汁,一边青云流水得拆礼物一边客气,范啊,你跟我们客气什么……白拖鞋轻轻踢着强爸,调头念叨,你把这个喝了。强仁抬起头,也拿了一袋递到他嘴边,你太瘦了,一起喝...两个人就着对方的手喝下了弟弟准备的红参。


澈儿盯着韩庚给他烤的五花肉,回头瞥了一眼,是中医师调理骨骼的药材,凑上去亲了范范一口:还是你最疼哥。玫瑰味的信息素萦绕在范范鼻腔前,又很快被龙涎香的气息抑制住了,范范偷笑:庚哥吃醋了呀。


艺声看着送给他的粉色墨镜,嫌弃着架在了小旭的鼻梁上,然后拿起宝蓝色的丝带耳坠,臭美着转向爱人:宝贝这么带好看吗?小旭倒是对粉墨镜爱不释手,对起范笑笑,又抬头亲亲大云的脸,哥戴什么都好看。


神童看着手中的五花肉套装,想着一会该往哪藏才能安全把它带回去;晟敏还在厨房忙活,起范看着明明大只的要命却非要挂在晟敏身上吵着要吃沙拉的忙内,叹叹气把给他买的红酒放在沙发上;东海眨巴眨巴大眼睛,蹭着范范的脸:起范你好久没跟我玩了~范范把他推到银赫怀中,又把给他们买的情侣鞋怼到东海怀里,轻轻笑道:这不是来了么。


始源从后面搂过起范,跟哥哥们打个招呼就席地而坐,起范靠在始源怀里,听着烤肉在锅里滋啦滋啦的响声,和十三个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看着特哥拉着强仁飘来飘去的跟弟弟们絮絮叨叨,看着强爸挂着温和的笑容搂住特哥的腰让他少说两句;看着难得来韩国还被澈哥抓苦力的庚哥,看着越来越温柔的澈哥重新变得张牙舞爪;又看着忙碌在厨房和童童,晟敏和小旭,还有跟着在里面捣乱的大云和圭贤;再看着再沙发上笑闹着的东海银赫。最后抬头看一看身边的爱人,始源停下和韩庚的谈话,紧了紧抱着起范的手臂,亲亲他的头顶问:“范范怎么了?”


起范摇摇头,将头埋在始源怀里,嗅一口alpha的信息素,有什么好吃醋的,都是一家人不是么。偷偷笑笑,我们是太妃糖的味道吖。


Kimkey

这几天画的小闪相关
Cp是all key
部分设定参考了思太太
磕cp好爽

这几天画的小闪相关
Cp是all key
部分设定参考了思太太
磕cp好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