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金陵十二钗

9929浏览    312参与
洛浦回雪

金陵十二钗(正册)是按照什么标准排序?

金陵十二钗的顺序是:


宝钗,黛玉,元春,探春,湘云,妙玉,迎春,惜春,凤姐,巧姐,李纨,秦可卿。


我的想法有:


第一,红楼梦组曲的序曲说“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注意,这一句的红楼梦,不是我们现在认为的小说红楼梦,是这本书的一组曲子,这组曲子叫红楼梦,这组曲子怀金悼玉,这组曲子和金陵十二钗的判词是平行并存的一套。


所以,金陵十二钗的第一个排位要诀,就是一金一玉。


奇数是金,偶数是玉。


则宝钗,元春,湘云,迎春,凤姐,李纨,是金。


黛玉,探春,妙玉,惜春,巧姐是玉。


秦可卿作为正十二钗的殿军,是金玉兼美。


在奇数为金,偶...

金陵十二钗的顺序是:


宝钗,黛玉,元春,探春,湘云,妙玉,迎春,惜春,凤姐,巧姐,李纨,秦可卿。


我的想法有:


第一,红楼梦组曲的序曲说“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注意,这一句的红楼梦,不是我们现在认为的小说红楼梦,是这本书的一组曲子,这组曲子叫红楼梦,这组曲子怀金悼玉,这组曲子和金陵十二钗的判词是平行并存的一套。


所以,金陵十二钗的第一个排位要诀,就是一金一玉。


奇数是金,偶数是玉。


则宝钗,元春,湘云,迎春,凤姐,李纨,是金。


黛玉,探春,妙玉,惜春,巧姐是玉。


秦可卿作为正十二钗的殿军,是金玉兼美。


在奇数为金,偶数为玉的规则外,还有一个金玉并行的规则,就是一个金和她的下一个玉,是结构相当的人物。


也就是说,第一个金,宝钗,和她结构相当的玉,黛玉,是第一组金玉。


元春,探春,第二组金玉。


湘云,妙玉,第三组金玉。


迎春,惜春,第四组金玉。


凤姐,巧姐,第五组金玉。


李纨,单金。


正册金有六位,玉有五位。虽金、玉的两位魁首并列,但是玉稍显弱势。所以又副,晴雯作为玉派人物,先于金派人物袭人。


秦可卿是兼美,正册殿军,香菱是秦可卿之影,副册第一。香菱是并蒂花,同意味兼美。兼美结束,兼美开始。


接下来说说一组的金玉为什么是一组的,并且为什么这一组的金玉要在另一组的前面。


这是第二。


第二,宝玉亲疏。


宝钗是宝玉之妻,黛玉是宝玉之爱。


元春是宝玉亲姐,探春是宝玉庶妹。


湘云是宝玉之宝钗姻缘之影,妙玉是宝玉之黛玉情感之影。


迎春是宝玉一府的堂姐,惜春是宝玉隔府的堂妹。


凤姐是宝玉堂兄之妻,巧姐是凤姐之女。


李纨是宝玉亲兄之妻,实应当在凤姐前,但是还有另一个考量因素。这个放第三个说。


可卿是宝玉神交,其实可卿很重要,但是殿军的位置绝对特殊,放这里她不吃亏。


关于这种解释,我有几点想说的:


1.现在很多地方,都喜欢把林黛玉放薛宝钗前面,这个既不符合一金一玉的设置,也完全视宝玉对宝钗无情。可以理解这种放置是考虑读者心理,以及红楼梦衍生作品喜欢把林黛玉当第一女主,把红楼梦当写宝黛爱情的小说,但是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要注意钗前黛后的原著设定,否则就理不清金陵十二钗的规律。当然,你实在想把林黛玉放第一——我知道部分林粉有这毛病,见不得林黛玉被人压一头——可以先解决问题,解决完了,想怎么放就怎么放,放九重天上供起来也可以。只是在我这个回答里,我不希望在评论区和别人争论这种无聊的东西。此前我在这个地方吃过亏,因此我啰嗦一点,见谅。


宝钗作为宝玉之妻,排在第一位,现代人可能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妻子这么重要,没关系,我给你上原文,看看妻子有什么重要的。


宝玉的真相,或者说本质,就是青埂峰的那块补天石,很多次都是靠这个石头续命。有一次,也要这个石头救他命,但是有条件,和尚说:除亲身妻母外,不可使阴人冲犯。


这句话也就是说,这块石头要发挥作用,只能让宝玉的妈妈和妻子在这里,其他人一概离开。虽然这时候宝玉还没有妻子,但是从这句话堪破的道理是真实的:妈妈和妻子,最重要,是亲身的。这个重要是对石头的重要,也许宝玉心里爱奶奶胜过爱妈妈,爱初恋胜过爱妻子,但是对不起,对石头来讲,只要你妈妈和你妻子。


石头和贾宝玉谁对小说更重要呢?不知道,但是可以知道,红楼梦最早叫石头记。没有石头,没有小说。小说是石头身上的铭文,是石头的回忆,是从石头这个视角来看这个故事。所以贾宝玉那么爱林黛玉,完了,还是先怀金,再悼玉。


而贾宝玉的妻子是注定的,只能是薛宝钗。


——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


和尚说阴人犯冲,语接他上面的诗: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也就是说,贾宝玉得病,本质就是阴人冲他,冲的让石头迷了本性,所以贾宝玉才轻易就被一个道婆给害了。


所以,宝钗远宝玉,反而被脂砚斋认为“远中近”,关键就在此。和尚所谓粉渍脂痕污宝光,亦即脂砚斋所谓宝玉之形景已泥于闺阁。故此知道脂砚斋“泥于”二字实妙,宝玉陷得深!


2.对湘云和妙玉的解释,需要额外说明。其实湘云和妙玉,是另一对钗黛。虽然她们两个之间并没有像钗黛彼此之间那样的友谊和亲密,但是之于宝玉,意义是一样的。可以这样理解,贾宝玉的人生,前部分的一对金玉是湘云和黛玉,后部分的一对金玉是宝钗和妙玉。所以我认为后半部分的缺失,最吃亏的第一个是宝钗,第二个就是妙玉。


湘云和宝玉可能有姻缘,或者是她作为金姑间色了宝玉和宝钗的姻缘,这个说法大众都能理解。妙玉和宝玉有姻缘,或者有感情,就很疑问,因为前面好像并没有情节可以说明。其实只考虑到,作者把湘妙安排成一组金玉且妙玉和黛玉十分相似,就能得见她绝对和贾宝玉关系不一般。但是如果有差不多的情节能做进一步说明,当然就更好了。


我对一个情节很有想法,这种想法也许不对,但不妨说说,错了也没什么丢人。该情节是:


第四十回,贾母忽然听到一阵鼓乐,就问:“是谁家娶亲呢?”众人回她,是梨香园的小戏子们演习呢。闹了一阵,凤姐请贾母这里吃酒,贾母说:“我的这三丫头却好,只有两个玉儿可恶。回来吃醉了,咱们偏往他们屋里闹去。”


大家都知道,贾母称呼的两个玉儿是贾宝玉和林黛玉,但是贾母一群人吃醉了,真正闹了的,是哪两个“玉儿”呢?


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


答案:宝玉和妙玉。


贾母以为谁家娶亲,没想到是戏子演戏,说要闹宝玉和黛玉,结果闹了宝玉和妙玉。


最有意思的是,贾母刚刚把潇湘馆窗户的绿纱变成红纱,然后就去了栊翠庵。


栊:窗户,特指有帘的窗户。


太有意思了,我反倒说不出来意思。


说一下第三个因素吧。


——对贾家的重要性。


钗黛不用提,其实对贾家并没有太重要,宝钗或许有点,钗黛之所以为魁,主要还是宝玉,还是此书是石头记。


元探在湘妙前,就有此二人之于贾家这个大家族的重要意义的原因了。


元春不必提,探春是贾府改革的中坚力量。


凤姐于贾府也是能臣干将,为什么排第九,其实我也搞不明白,可能没有能和她配的排前的玉,可能她是已婚妇女,可能她和宝玉实在很远,也可能金陵十二钗的排位还有什么我没有想到的考量因素。


这个考量因素也许我以后能想起来,也许永远都不能,但是无论如何,我目前的想法就是这样,就是上面说的这样,已经说完了。

洛浦回雪

十二钗捏脸

沉迷捏脸,按照判词顺序捏了正册,副册,又副册十五个姑娘。

正册:宝钗,黛玉,元春,探春,湘云,妙玉,迎春,惜春,凤姐,巧姐,李纨,可卿

副册:香菱

又副册:晴雯,袭人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沉迷捏脸,按照判词顺序捏了正册,副册,又副册十五个姑娘。

正册:宝钗,黛玉,元春,探春,湘云,妙玉,迎春,惜春,凤姐,巧姐,李纨,可卿

副册:香菱

又副册:晴雯,袭人 ​​​



紫式薇子

 感谢左川归客太太的神仙画画!

  p3是元春省亲,p4是探春远嫁

  不要混呦( ˃̶̤́ ꒳ ˂̶̤̀ )

  

   

 感谢左川归客太太的神仙画画!

  p3是元春省亲,p4是探春远嫁

  不要混呦( ˃̶̤́ ꒳ ˂̶̤̀ )

  

   

冬日菡萏

【搬运摘录】论妙玉的“畸人”形象

摘 要:畸人,是庄子笔下具有高逸精神境界的人,妙玉恰是《红楼梦》中庄子精神映照下塑造的独特文学形象。妙玉之孤怪狷洁,有其天真自然的自我精神追求,亦有残酷现实环境的催逼。庄子的“畸人”精神,可探析妙玉的幽微生命内涵,可解读其“红梅映雪”的人格文学隐喻。


关键词:畸人 妙玉 庄子 红梅


作者:孙诣芳 [赣南师范大学科技学院,江西 赣州 342100]


“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①,曹雪芹孤傲放达,似“尤好老庄”而率性放达的阮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眉批有云:“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窠臼,...

摘 要:畸人,是庄子笔下具有高逸精神境界的人,妙玉恰是《红楼梦》中庄子精神映照下塑造的独特文学形象。妙玉之孤怪狷洁,有其天真自然的自我精神追求,亦有残酷现实环境的催逼。庄子的“畸人”精神,可探析妙玉的幽微生命内涵,可解读其“红梅映雪”的人格文学隐喻。


关键词:畸人 妙玉 庄子 红梅


作者:孙诣芳 [赣南师范大学科技学院,江西 赣州 342100]



“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①,曹雪芹孤傲放达,似“尤好老庄”而率性放达的阮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眉批有云:“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窠臼,阅其笔则是《庄子》《离骚》之亚。”② 《红楼梦》将庄子的自由灵动,叛逆逍遥的思想贯彻始终,以蜿蜒纵肆的笔法,塑造了一个个经典的人物形象。其中,托迹空门,孤高标世的妙玉,恰是庄子“畸人”生命境界的人物代表。


妙玉位列《红楼梦》金陵十二钗,着墨不多却个性鲜明。小说论及妙玉,常用“放诞诡僻”“天生成孤僻人皆罕”等语。清代评论家对妙玉的评点亦集中在“孤”“怪”“狷”“洁”四字,如东观主人批“孤相残相”③,涂瀛在《红楼梦论赞》中评“妙玉壁立万仞,有天子不臣,诸侯不友之概”④,脂砚斋评“妙玉真清洁高雅。然亦怪谲孤僻甚矣”⑤。妙玉遗世独立的孤高,云空未必空的矫情,正如判词“世难容”所言:“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妙玉“世难容”的品性,在小说中也表现为“人”与“我”互动关系的不协调,例如李纨明确表示:“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邢岫烟评价她“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宝玉也评价她:“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目。”《红楼梦》尽管写尽妙玉的乖张孤僻,但仍赞她“才华赋比仙,气质美如兰”。尽管不合于世俗眼光,妙玉遗世独立、率性不羁的畸零之美,却是合乎天地自然的另一种美。自然生万物,有的美和谐、悦目、完整,还有的美古怪、扎眼、充满了瑕疵。


宝玉生日,妙玉寄笺祝寿,自称“槛内人”,宝玉请教邢岫烟如何回帖时,从闲云野鹤一般言行举止的邢岫烟口中得知,妙玉“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 ‘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中扰扰之人,他便喜了”⑥。


“畸人”一词出于庄子《庄子·内篇·大宗师》,子贡曰:“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古曰,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也。”⑦畸人,是庄子笔下那些形体残缺、支离破碎之人,而这些人,形有所忘却德有所长,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形体的残缺更加突显了才德的全面,丑陋的外表张扬了自由高逸的精神境界。


世人眼中“孤怪”的妙玉,在缺少外在环境压迫之时,也能作逍遥游的清逸,她懂得赏玩皓月清波,懂得欣赏黛玉湘云联诗的清雅,懂得玩味笛音的清越。她一人在龛焰犹青、炉香未尽的栊翠庵中过的是孤寂的修行生活,却也能在琴棋诗茶中品味生活的点滴诗意,以充沛的精神与天地自然相沟通。妙玉煮茶用的雨水、雪水,是尊崇自然的体现。雨、露、霜、雪,在《本草纲目》中都归入“水部·天水类”,是人的生命与自然的沟通连接,在物质的交换中,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畸人”开阔疏朗,乘物以游心的生命境界,亦是妙玉的追求。妙玉面对世俗人情的那份疏离冷淡,亦是做超越人间苦乐的努力,试图以充沛的心灵能量,化解外物的袭扰,安时处顺,使哀乐不入于胸次,从而达到“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的逍遥境界。


妙玉在与周遭人物交接时,面对品性洁净的人,能显示她那份真率自然的天性。司空图说:“畸人乘真,手把芙蓉。”“畸人”的精神特点在于真。庄子对“真”的解释是“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真悲无声而哀,真怒未发而威,真亲未笑而和。真在内者,神动于外。是所以贵真也”⑧。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一节,妙玉与宝钗、黛玉和宝玉吃“梯己茶”,亲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用的是五年前玄墓蟠香寺收集的梅花上的雪水待客,连自己都总舍不得吃,对待品性高洁、超凡脱俗之人,却慷慨地取出,于其性情可见一斑。在情感上,妙玉视黛玉为同类,洁癖之至却允许黛玉坐在她的蒲团之上当在黛玉问这茶水是否也是去年蠲的雨水时,直率的斥责,亦是真诚不见外的体现,嗔怒于黛玉不解自己珍重待客的心。第七十六回,妙玉闻得黛玉湘云联诗,指出二人联的诗句“过于颓败凄楚,此亦关人之气数而有”,因此出来阻止,又念及夜深露冷,热情地邀请她们去栊翠庵喝热茶。从诗句的意境看到诗人的命运,妙玉的生命意识可谓敏锐,主动“阻止”,并努力续诗翻转诗歌的颓唐意境,看出妙玉重生养生的生命态度。妙玉续诗主张“归到本来面目上去。若只管丢了真情真性且去搜奇捡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⑨。求真的做诗态度,也是妙玉的人生态度。


妙玉欣赏宝玉的高逸与灵慧,品茶时妙玉对宝玉的态度是“欢喜”“十分欢喜”“正色到”,亦是欣赏喜悦的自然天性的流露,而将自己平常喝茶用的绿玉斗给宝玉用,在宝玉生日下帖子拜贺,固然不合于世俗礼法,甚至暗含微妙情愫,但亦是一种天然真实的情感表达。


然而,《红楼梦》中女性的现实生存环境是污浊残酷的,贾府不仅有心性高洁的青春儿女,还有丧伦败常的男性主子们和嫉妒愚昧的小人们。“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小说写晴雯因“风流灵巧招人怨恨”,因毁谤被逐而夭折,说她“像一盆才抽出嫩箭来的兰花送到猪窝里去一般”⑩。“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同被喻为兰花的妙玉,同处于这污浊的现实环境,也难逃“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的命运。


一旦现实环境的紧张逼入心灵,内心的伤痛恐惧被唤醒,妙玉的逍遥便沦为表面。妙玉为自己的心灵竖起高墙,以图抵挡现实的侵袭。妙玉以严格的贵贱区隔、极端的闺阁意识、明显的自我界限反抗残酷的环境逼压,潜意识的恐惧化为实际的行动,表现为不近人情的冷僻行径,显示出偏执甚至病态的性情。这都使妙玉在现实世界中显得独特,显得与众不同。面对这样的命运,有着敏感的生命意识的妙玉,心中充满了的警觉与恐惧,既害怕中途夭折的命运,又害怕心中的纯净被玷污。这份警觉与恐惧,超出了理性的高洁生命意识追求。


正如庄子笔下的畸人,支离疏、右师,哀骀它,其形残,或天生使然,或刑罚造就。庄子所处的战国时代,天下无道,“轻用民死,死者以量乎澤若蕉”⑪;滥用刑罚导致“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⑫。畸人或兀者的形体残缺,是无可奈何的现实环境造就。畸人之畸,乖异人伦,不耦于俗,更是为了避免祸端。苟全性命于乱世需要极大的生存智慧,“羽翼美者伤骨骸,枝干叶美者害根茎”,形全貌美者容易沦为统治者的牺牲品,那么“畸”则成为全生保真的方法。以形体的残缺避祸,忍受残疾之苦才换来生命一定范围内的尊严与自由,更显示出残酷畸形的社会现实。


不仅如此,“畸”还是一种精神反抗。在世俗社会中,那些取得成就的人往往德性有亏,而真正的真人至人,往往因其外表的丑怪、行为的荒诞、思想的叛逆独特而遮蔽其内在的精神光辉,被放逐于人世,徘徊与社会边缘,成为“世难容”的一类,或隐逸或纵浪于大化之中。畸人外在形象丑怪,行为放达,在黑暗的政治环境中,在人心叵测、争名夺利的人世间,往往是一种无声的反抗,一种欲“出淤泥而不染”的无声的挣扎。


因此,当贾母携刘姥姥来栊翠庵喝茶,面对贾府权威的突然到访,妙玉感到自我界限被突破,忙于招待应酬之余,自有一分热衷于维护人我关系的不自然。元妃省亲之际,只以“忽见山环佛寺,忙另盥手,进去焚香、拜佛”⑬一句带过,是为妙玉避俗。“擎跽曲拳,人臣之礼也,人皆为之,吾敢不为邪!”⑭在讲究礼法的时代,为了保全性命,自然要委屈自己顺应世俗法则。因此,妙玉亲自为贾母奉茶,并依从贾母的喜好奉上精美的茶盘、适口的好茶。用旧年蠲的雨水烹茶,作者一再地用“忙”“亲自”“笑道”等字词写妙玉侍奉贾母的小心周到。………


妙玉的畸零性格,源于失去亲人倚靠的孤绝,也来自 “权势不容”的压迫。妙玉出生“读书仕宦之家”,“文墨极通”,“模样儿又极好”,“自小多病,买了许多替身儿皆不中用,只有亲自入了空门代发修行”,“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伏侍”⑮。栊翠庵茶品梅花雪一回,从妙玉品茶烹茶所用的珍贵器具*看出妙玉出身并非微贱,命运却孤绝飘零,父母亡故,加之师父也“于去冬圆寂了”。妙玉是没落的贵族小姐,父母双亡,失去家庭的庇护,又青春貌美,极有可能被权贵逼迫,陷入“世难容”的处境。一袭袈裟暂时抵挡了权贵的压迫,也将妙玉禁锢在了青灯古佛、暮鼓晨钟的枯寂生活中。


*搬运者注:

茶杯带盖子其实是明朝末年才开始的,所以成化年间是不太可能烧出來一個小盖盅的。

作者在这里对妙玉应该是有点设譬调侃的意味(不是讽刺不是讽刺)红楼梦里作者玩了哪些文字梗,挖了哪些钓愚的坑? 


元妃省亲之际,王夫人亲自下帖子将妙玉请入大观园,入住栊翠庵,才让妙玉暂时有了安身之所。栊翠庵青山阻隔、与世隔绝,花木繁盛形成屏障,将世俗人情阻隔在外,加上皇权与宗教的双重庇护,让妙玉暂时过上清净安宁的生活。大观园如青春女儿的乐园净土,在此独特的环境中,妙玉得以安顿身心、品茶论道、闭门修行。身世之痛潜入心底,只在刘姥姥喝茶一事中浮现出来。“若是我吃过的,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她”⑯,是一种极其激烈的情志表达,语气里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断。……


花柳繁华、诗情画意只是贾府的表象,肮脏丑陋、危机四伏才是贾府的真实现状。小说第七回写焦大醉骂“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⑰骂出了贾府伦理关系的混乱。小说尤其写出贾府男性主子们的淫乱。其中贾赦,姬妾丫鬟众多,又看上贾母的丫鬟鸳鸯,被拒绝后恼羞成怒,威胁鸳鸯:“叫他细想,凭她嫁到谁家去,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他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服了他!”⑱ 贾赦对看上的丫鬟威逼利诱,为了霸占扇子而不惜害扇子主人家破人亡。其子贾琏,贪婪好色,垂涎父亲的丫鬟秋桐,二人“眉来眼去相偷期的,只惧贾赦之威,未曾到手”⑲。凤姐生日之日,贾琏又与鲍二媳妇私通,闹出来后贾母训斥他:“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⑳在巧姐儿出痘疹时,凤姐儿忙着打扫净室,照顾孩子,斋戒隔房,贾琏却在内有娇妻,外有娈宠的情况下,与多姑娘私通。而贾珍贾蓉父子则有聚麀之诮,两人在热孝期间与尤二姐、尤三姐做出种种丑事,荒淫无度,就连小厮们也效仿他们的卑劣行为。小说在反映贾府黑暗面上往往用语克制,蜻蜓点水。但通过隐喻的手法,依然可见作者对贾家子孙败伦行为的深深批判。例如小说第六十五回,作者讽刺贾琏、贾珍父子与尤氏姐妹的乱伦关系,只以“二人的马不能同槽而互相蹶踢”㉑ 进行道德暗示。


妙玉作为大观园的青春妙龄女尼,模样儿又极好,在现实中,难免不被奢淫不端的王孙公子好色垂涎。妙玉唯有冷面对世人,孤高自守甚至于不近人情,才能自保。她的孤傲冷僻,是环境逼出来的。睥睨众生,万事万物不入眼目的姿态间接地隔绝了来自黑暗势力的侵扰。妙玉的畸零性格,孕育于这残酷的环境,只能以庄子笔下的“畸人”精神自我排遣,安慰种种苦楚。言为心声,小说第七十六回联诗中展露妙玉的凄楚:“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妙玉以孤苦嫠妇、狰狞鬼石等意象写出了她的凄楚处境,其苦其忧更甚于黛玉、湘云。


栊翠庵门前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的红梅,寒香扑鼻、姿态绰约,成了妙玉人格的隐喻。红梅映雪傲立枝头,绽放出青春美丽的生命光彩。敏于自然,追求生命高标的妙玉,其强烈的生命意识,正如那“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约有五六尺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兰蕙”㉒ 的红梅,哪怕在恶劣的环境中依然做着生的努力。妙玉自称“畸人”“槛外人”,畸零者不受世俗之束缚,槛外者不受生死之牵绊,离尘出世的精神追求,上通于天的仙姿逸韵,与白雪红梅的孤高清洁互相辉映。红梅御霜凌雪,其高洁的生命姿态令人赞叹,却也“寂寞开无主”,“零落成泥碾作尘”,免不了被霜雪摧折的命运。正如妙玉也不免“终陷淖泥中”的悲惨命运,随着贾家败落,树倒猢狲散,“他日瓜洲渡口,各示劝惩,红颜固不能不屈从枯骨,岂不哀哉!”《红楼梦》的悲剧意识也由此彰显,一个个红颜,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无论怎样挣扎,怎样努力地绽放生命华彩,却都无可奈何地枯萎凋零。


①⑥⑨⑩⑮⑯⑰⑱⑲⑳㉑㉒ 曹雪芹著,无名氏续:《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3页,第876页,第1070页,第1081页,第234页,第554页,第114页,第623页,第956页,第594页,第907页,第676页。


②⑤⑬ 曹雪芹:《脂砚斋批评本红楼梦》(上),脂砚斋[批评],岳麓书社2006年版,第4页,第397页,第178页。


③曹立波:《东观阁本研究》,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版,第276页。


④ 涂瀛:《红楼梦论赞·妙玉赞》,一粟编:《红楼梦资料汇编》(卷3),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130页。


⑦⑪⑫⑭ 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上),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194页,第107—108页,第140页,第113页,


⑧ 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下),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823页。


㉓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增订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年版,第1052—1053页。


参考文献:


[1] 陈鼓应.庄子浅说[M].北京:中华书局,2020.


[2] 蒋和森.红楼梦论稿[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作者:孙诣芳,文学硕士,赣南师范大学科技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

劝千穗

《玉堂春·金陵十二钗》

灵河岸还泪绛珠草,潇湘馆内竹千条。

暮春荷锄葬碧桃,齐眉举案香魂消。

(林黛玉)

唇朱眉翠杨妃貌,自幼儿冷香治怯娇。

德比停机通世道,雪里埋簪就一梦遥。

(薛宝钗)


敕建的侯门喜荣华,宫闱处处开榴花。

生死由命空虚化,一入黄泉事无差。

(贾元春)

生如豪杰人人夸,风雨三千赴天涯。

此去爹娘莫牵挂,从今无国又无有家。

(贾探春)


绮罗的丛中父母亡,幸得生就宽宏量。

霁月光风耀玉堂,终究一梦散湘江。

(史湘云)

孤僻独居美皮囊​,栊翠​庵中度日长。

白玉陷泥世肮脏,可怜公子叹情伤。

(妙玉)


那国公府闺门金花柳,命苦何处问根由。

惨遭中山无情兽,可......

灵河岸还泪绛珠草,潇湘馆内竹千条。

暮春荷锄葬碧桃,齐眉举案香魂消。

(林黛玉)

唇朱眉翠杨妃貌,自幼儿冷香治怯娇。

德比停机通世道,雪里埋簪就一梦遥。

(薛宝钗)


敕建的侯门喜荣华,宫闱处处开榴花。

生死由命空虚化,一入黄泉事无差。

(贾元春)

生如豪杰人人夸,风雨三千赴天涯。

此去爹娘莫牵挂,从今无国又无有家。

(贾探春)


绮罗的丛中父母亡,幸得生就宽宏量。

霁月光风耀玉堂,终究一梦散湘江。

(史湘云)

孤僻独居美皮囊​,栊翠​庵中度日长。

白玉陷泥世肮脏,可怜公子叹情伤。

(妙玉)


那国公府闺门金花柳,命苦何处问根由。

惨遭中山无情兽,可怜侯门一女流。

(贾迎春)

年小未足度春秋,观园画卷经年久。

看破三春归去后,独在青灯就佛前留。

(贾惜春)


都道机关太聪明,枉费卿卿半世心。

孤凤难支厦将倾,人间不值担恶名。

(王熙凤)

襁褓之中积功阴,佛手香橼结缘因。

偶济了刘氏存余庆,济困扶穷留残生。

(贾巧姐)


节妇女寡居教子兰,寂寂古井无波澜。

梦里功名一晌欢,枉给他人作笑谈。

(李宫裁)

幻境仙子二美兼,风情月貌就恨情天。

宿孽债冤,不知何处了断。

可怜她一生迷泪怨,天香楼中就性命完。

(秦可卿)

注1:原词来自b站up主“我就说不会”(原名“氍毹一点红”)的《西皮流水 金陵十二钗》视频BV1Gq4y187tf

注2:原视频为《玉堂春·三堂会审》流水摇板调

冰鱼王
金陵十二钗·薛宝...

金陵十二钗·薛宝钗

“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金陵十二钗·薛宝钗

“纵然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洛浦回雪

你认为如果给红楼梦中的女性各找一句古诗,会是哪句?

题目说的是古诗,我选的句子不止出自古诗,意会即可。


以下回答按照十二钗册子上的顺序排。


十二钗正册:


薛宝钗: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林黛玉:


嫩叶萧骚,隆冬掩映,秀出千林木。

在书中,宝钗的意象很多,但终极意象是雪,黛玉的终极意象是林,所以是晶莹雪,寂寞林,我选诗也是按照这个意象选的。有首诗把雪和竹联系起来了,读起来很有意思。


飞雪有声,惟在竹间最雅。山窗寒夜时,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逸我清听。

贾元春:


满眼思乡泪,相嗟亦自嗟。

这句是感石榴二十韵,元春的意象目前只得一个榴花,...

题目说的是古诗,我选的句子不止出自古诗,意会即可。


以下回答按照十二钗册子上的顺序排。


十二钗正册:


薛宝钗: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林黛玉:


嫩叶萧骚,隆冬掩映,秀出千林木。

在书中,宝钗的意象很多,但终极意象是雪,黛玉的终极意象是林,所以是晶莹雪,寂寞林,我选诗也是按照这个意象选的。有首诗把雪和竹联系起来了,读起来很有意思。


飞雪有声,惟在竹间最雅。山窗寒夜时,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逸我清听。

贾元春:


满眼思乡泪,相嗟亦自嗟。

这句是感石榴二十韵,元春的意象目前只得一个榴花,所以我往石榴上去想,而这句诗的含义与元春出场时的内容对上了。


贾探春:


算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

之前跟夜黑讨论五美吟,讨论昭君究竟是在写钗还是在写黛,但我忽然发现比探春好像更恰。我一直觉得,假如探春真的是和亲的结局,那么遣妾一身安社稷这种话是不会有的,红楼里的女孩子个顶个的傲,探春的傲就体现在这里,她和黛玉的傲其实有相通之处,因为自卑,所以自傲,傲到极处,绝不肯将自己的难处和怨怼说出来,非要说,也只能对亲近人说,所以黛玉对宝钗说,探春对赵姨娘说。如果选一句昭君典的诗词,第一人称和第二人称是不行的,只有第三人称,作为一个旁观者去叙述,才不算欺负了她。


史湘云: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销魂味。

神情散朗,有林下风这句其实更适合宝钗,湘云并不散朗,她更接近疏狂,是真名士自风流这一句谁也没有湘云合适。她的图册上有飞云,有逝水,让我想到楚江红树晚,烟雨隔高唐。但这个一味凄冷幽切的气氛非常不适合湘云,她应该是霁月光风耀玉堂的,即使幽切,也该是潇洒的幽切。


妙玉: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妙玉唯一的一段诗作,幽峭绮丽,黛玉湘云说现成的诗仙在此,我看着倒像是诗鬼,岫烟说妙玉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什么礼。岫烟看来不成礼之处,我倒觉得这是妙玉最大的妙处,她的放诞诡僻实在可观可玩。


说来有趣,黛玉已经是极偏僻了,但她这一派的女子,分别得了她不同的偏僻之处,妙玉得其高洁,惜春得其孤介,晴雯尤三得其情烈,将之偏僻到更极处,这么一来,黛玉竟也没那么偏僻了。


贾迎春: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这首诗是咏梨花的,跟丘处机那首无俗念不同,这首诗写的很清淡温和,这是迎春从宝钗处得来的特点。黛玉第一次见迎春,觉得她温柔沉默,观之可亲,迎春看太上感应篇,里面一直在劝善,她在书里的表现一直是随波逐流,不由自主的一个淑女,但太上感应篇里那么多事,都能在她的生活中寻到落处,我想她是明白的。作者说她是懦小姐、二木头、有气的死人,却写她穿茉莉花,写她不在乎玩笑小事,写她在姐妹们帮她说话的时候跟宝钗一起看太上感应篇,她虽然是宝钗一脉的女儿,但没有一点宝钗的傲,只有在这里,我好像看出了一点宝钗的影子。


贾惜春:


雨浴红衣惊起后,争知。水远山长各自飞。

惜春小姑娘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自娱自乐,不攀扯别人,也不要别人连累她,跟人划得很清,远观可以,但千万不要惊动她,一旦惊动她,她就可能要跑路。这简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虚花悟是十二钗判曲里我最喜欢的一首,写得实在太美了,假如小姑娘真的闻道说西方有宝树,上有长生果,恐怕是千山万水都要去的,所以水远山长各自知。


王熙凤:


如何槿艳无终日,独倚栏干为尔羞。

我真不是嘲讽阿凤,虽然无终日,但也是艳了,重点是我一看到这句就想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而且阿凤非常符合岭表朱槿的定位。岭表异录里说,若微此花,红梅无以资其色,这正是阿凤的影神,她的神采是怎么也盖不住的,这可能就是有人觉得她算女主的原因。其实仔细看看,她没有学问做底,是个俗人,既与兴衰成败无干,又与风月情浓无干,是当不起这样一本书的主角的,但仍旧有人觉得她是主角,这就是她的神采。


贾巧: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巧姐基本没有戏份,小湖那句就很恰,再也想不出更恰的了。


李纨:


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李纨身上有两种花的意象,一个是兰,一个是梅,兰生幽谷,竟然还是梅更适合她。脂粉香娃割腥啖膻那一段剧情,脂批分别说了各人斗篷的作用,李纨那一件是昭其质也,而她抽花签抽到的是一枝老梅,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假如宝钗房里只摆一支菊花的话,李纨可能就会放一支红梅。


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

秦可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可卿一直给我一种巫山神女的感觉,红楼里最让我意识到这是一场幻梦的就是她了,情海情天幻情身这句太旖旎香艳了,但她又很轻盈,警幻让宝玉与她赴云雨,或许就是自色悟空的预演。


十二钗副册:


香菱:


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

香菱第一次正经出场,我就觉得她是有不染心的人,莲花是宝钗冷香丸中四种花的意象之一,莲花取其不染晶莹,一洗有为法,应全不染心。


十二钗又副册:


晴雯:


素灵失律诈风流,强把芳菲半载偷。

这句是原来我想用在黛玉身上的,但用在晴雯身上好像也可以,就像那篇芙蓉女儿诔,似诔晴雯,实诔黛玉,这句诗也一样,俏丫鬟抱屈夭风流,是黛玉命运的预演。


花袭人: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作者说袭人似桂如兰,我觉得袭人与桂花的合契程度是高于兰花的,同李纨一样,她不那么孤高,不那么幽雅,但她柔情、解语、沁人心脾。


十二钗说完了,再说说其他几个我印象比较深刻的。


邢岫烟:


万化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

这句是我一直用来形容宝钗的,作者说宝钗是山中高士,这个评价就让她不与众女儿相同,但书中真正描写了不与群芳同列这种特性的是岫烟,岫烟与宝钗非常相似,她们是知己,湘云和岫烟作为宝钗一个特性的表现者,湘云得其贞侠,岫烟得其散朗,湘云与宝钗共用的意象是大苏,岫烟与宝钗共用的意象是陶渊明,岫烟的名字或许就是从归去来兮辞里化出来的,云无心以出岫,岫烟,或许就是山中云雾。宝玉说岫烟举止似野鹤闲云,不是我们一流的俗人,这就是宝钗高士特性的延伸,这跟妙玉惜春对黛玉的延伸一样,她们不用兼顾其他的方面,反而比钗黛的特性表现得更明显和彻底。


尤二姐:


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娇娆!

尤三姐:


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巨眼识穷途。

黛玉的五美吟后两首,就像是尤二尤三的预演,绿珠红拂对尤二尤三,瓦砾明珠一例抛对觉大限吞生金自逝,何曾石尉重娇娆对浪荡子情遗九龙佩。美人巨眼识穷途对尤三识得柳湘莲。


黄金莺:


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处。

脂批说,宝卿之婢,自应与众不同,我发现凡是宝钗的人,或多或少又有一点解语花的属性,在宝钗本人,是若教解语应倾国,在袭人身上,就是情切切良宵花解语,在莺儿身上,就是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处。


最后,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宝琴,她应该是和岫烟一起被说一说的,但她真的很奇怪,她比岫烟更能融入大观园,但她身上的抽离感竟然比岫烟更甚,岫烟有与宝钗的知己相逢之乐,英雄失路之悲,有跟宝玉一起谈妙玉为人,但宝琴有什么呢?凫靥裘、宁府祭祀,说是她与黛玉好,但究竟是怎么个好法,竟然也没有写。所以我想不出一句可以描述宝琴的诗。

by烟青玉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