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铉Key

62340浏览    389参与
阿默1313

【鉉key】慾下承歡(車上)

快快樂樂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快快樂樂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阿默1313

【鉉Key】慾下承歡(浴室)

終於可以來放我很久以前開的車了 (ಥ_ಥ)  

好感動 (ಥ_ಥ)  


請繫好安全帶


大家新年快樂阿阿阿

以後的我會繼續開車(x


我是說開腦洞 w

終於可以來放我很久以前開的車了 (ಥ_ಥ)  

好感動 (ಥ_ಥ)  


請繫好安全帶


大家新年快樂阿阿阿

以後的我會繼續開車(x


我是說開腦洞 w

おうけい

钟铉啊 看到了吗 他永远爱着你

钟铉啊 看到了吗 他永远爱着你

湖蓝色星空

钟啊,这个捉迷藏,我们不玩了好不好

现实向

BE


---


“基范啊,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我们要不要出去啊?” 低着头刷手机的我头也没抬就否决了他的提议。“啊不要啦,哥你不累吗?” 我抬头撞进他委屈的狗狗眼里,愣了一下。“哎呀哥~ 真的很累啦~ 就呆在家里好不好嘛~ 哥~ ” 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用那双可怜的眼睛盯着我。过了一会,和平时一样,他先败下阵来。“好吧。。。” 和平时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我这才想起来,过几天我就要出国拍摄了,要分开这么久我居然还拒绝了他。懊恼的我开始试图缓解这不寻常的低气压。“哥~ 又不是不出...

现实向

BE




---


“基范啊,好不容易有一天休息,我们要不要出去啊?” 低着头刷手机的我头也没抬就否决了他的提议。“啊不要啦,哥你不累吗?” 我抬头撞进他委屈的狗狗眼里,愣了一下。“哎呀哥~ 真的很累啦~ 就呆在家里好不好嘛~ 哥~ ” 他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用那双可怜的眼睛盯着我。过了一会,和平时一样,他先败下阵来。“好吧。。。” 和平时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我这才想起来,过几天我就要出国拍摄了,要分开这么久我居然还拒绝了他。懊恼的我开始试图缓解这不寻常的低气压。“哥~ 又不是不出去我们就不能做什么,我们。。。嗯。。我们捉迷藏吧!” 


“不要,就这么点地方怎么躲啊,幼稚。” 完了,哄不好了。我咬咬牙,准备使出绝招。


“哥~~~ 对不起嘛~~~ 蹦米错啦~~~” 呕。。。有时候连我都佩服自己的厚脸皮。。。可是哥就是吃这招。果然,他的嘴角开始不自觉的上扬,不过我总觉得今天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心莫名的有些慌。也许是我想多了吧,希望是我想多了。




“哥,我要出发啦。” 我在他耳边小声呢喃。


“嗯?嗯。。。蹦米要走啦?” 没睡醒的他迷迷糊糊的回应着我。


“嗯,钟啊,我要走啦。你自己在家要按时吃饭,不要熬夜,可以的话多休息。嗯?” 啊。。。还是好担心啊,不想留他一个人在家。


“嗯。。。蹦米能不能不要走啊。。。” 更不放心了,这到底是不是哥哥啊?


“不行啊~ 钟啊~ 我过两天就回来,你乖乖在家等我好不好?嗯?” 不想走了。。。


“嗯。。。” 趁哥还在懵的时候,我赶紧亲了他一下就出门了,再不走我可能就要旷工了。




坐在飞往里斯本的飞机上,我再次感受到了不安,我可能有些晕机了。虽然之前从来没有过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到达的时间不太好,是韩国的凌晨,哥估计还在睡,给他发了katalk之后也没太在意他有没有回就开始了拍摄工作。




一天就快过去了,哥还没回复我的消息。那没来由的不安感再度降临。不对,这很不对,哥不会这么久还不回我信息的。回想起之前我拒绝他出门体以后的神情,不对,那不是他平时委屈的表现。不会的,不可能。我否认了心底开始浮现的那个最坏的猜测。我不能这么想,他不会的,他怎么会?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将它吐出。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哥一定就是忙起来忘了回复而已,或许他这一天都在休息就没看手机。




“咻” 手机接受信息的声音惊得我猛地一抬头。啊,是哥!我就知道他。。。一定。。。没事?看着手机里的那一条信息。我感觉身边的一切忽然变得格外的寂静。




“基范啊。基范啊?呀!金基范!” 


“啊?” 经纪人的声音惊醒了沉静在自己世界的我。“基范啊,拍摄要继续了,快走吧。”


“哥。”


“嗯?”


“哥我要回去!我必须回去!帮我订最快的机票!哥!”




因为走的匆忙而遗落的手机依然停留在最后的哪一条信息上:


“蹦米啊,你之前不是想玩捉迷藏吗?

 哥今天陪你玩一次吧。

 我找到了一个你一定找不到的地方。”



---


金基范个人现场:葡萄牙里斯本画报拍摄

17号早上仁川出发

18号凌晨葡萄牙到达

18号晚上出发回家


---


2017年12月18日

SHINee成员金钟铉在家中去世。经警方调查,最终确定为自杀。据后续报道,在警方进入金钟铉家中检查时,音响里正在播放他本人的歌曲 —《So Goodbye》。


So Goodbye Don’t Cry and Smile


---


我以后也会常常仰望星空吧

它现在有了特别的意义


---


2018年9月23日

钟啊

我今天

和你一样大了呢


---


2019年9月23日

钟啊

我比你还大一岁了哦

以后,你可要叫我哥啊


---


钟啊。最近怎么样?


虽然这么想可能不太好,可能很自私,但是,你现在不孤单了吧?


好好照顾两个妹妹。


我在军队里也挺好的,没有那时想象的那么累。


还能参加音乐剧,你看到了吗?


我不想玩捉迷藏了


钟啊


回来看看吧


我不怕


真的


---



阿默1313

【鉉Key】偷

有點昏黃的燈光,淡淡的薰衣草香,趴在一旁的男人身上特有的煙草味...


今天下午的事若沒有發生,那我一定會以為這些一輩子都是屬於我的,但現在不是了...


今天下午下了一場雨,一場很突然、誰也躲不掉的雨,周遭的行人以快速的腳步躲入騎樓,或者套上雨衣,但我沒有,我就這麼任雨肆意的淋在我的身上,臉上有的是淚還是雨,已分不清了,我一路上譏笑著自己,活在那偷來的幸福裡,現在被發現了,要還回去了,卻貪心的想繼續佔領...


“金起範,你好傻...好傻”-我有些無力的跪在路上,可能是淋雨的關係,整個頭昏昏沉沉的,但腦袋裡卻都還是剛剛那女人的嘴臉,他是一...

有點昏黃的燈光,淡淡的薰衣草香,趴在一旁的男人身上特有的煙草味...


 

今天下午的事若沒有發生,那我一定會以為這些一輩子都是屬於我的,但現在不是了...


 

今天下午下了一場雨,一場很突然、誰也躲不掉的雨,周遭的行人以快速的腳步躲入騎樓,或者套上雨衣,但我沒有,我就這麼任雨肆意的淋在我的身上,臉上有的是淚還是雨,已分不清了,我一路上譏笑著自己,活在那偷來的幸福裡,現在被發現了,要還回去了,卻貪心的想繼續佔領...


 

“金起範,你好傻...好傻”-我有些無力的跪在路上,可能是淋雨的關係,整個頭昏昏沉沉的,但腦袋裡卻都還是剛剛那女人的嘴臉,他是一個有家室的人,本就不該是我所愛的人...那女人說的對,我什麼都不能給他,孩子、前途甚至未來...


 

我能給他什麼?那女人說的,臉蛋或肉體...從來不是我的心...


 

“金起範,你怎麼可以把心交給一個有家室的男人呢?他不屬於你,永遠都不屬於...”-我哭的歇斯底里,視線也不再清晰,但我還是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什麼也沒說,就只把我抱上車,他拿了手帕為我擦臉,我睜開一點眼睛看著他,那雙迷人的桃花眼,那樣有稜線的臉,令我深深著迷,我張嘴想說些什麼,卻被他的手指制止


 

“什麼都不要說...我們回家”-鐘鉉幫我繫上安全帶,專心的開車,我真的什麼都沒有說,就看著車窗外的大雨,聽著他規律的呼吸聲,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後來我是怎麼回到床上的,我不清楚,但在睡夢中又依稀聽到爭吵的聲音,原本想爬起來,但全身無力的,只好作罷...


 

“範範...醒了?”-鐘鉉將手貼到我的額頭,我沒有作聲,只是點點頭,鐘鉉把枕頭立起,讓我靠著坐好


 

“怎麼會淋雨,傘呢?”


 

“忘了”


 

“她找到你了?”


 

“鐘...分手吧...”-我忍著淚


 

“不要在乎她所講的”-鐘鉉緊緊的抱著我


 

“我要怎麼不在乎,她說的都是對的...”-我緊靠他的肩窩,淚再也忍不住,浸濕了他的衣料


 

“範...”-他用拇指抹去我的淚水


 

“我不能給你什麼...我只能給你我的心”-我的淚又落下一滴


 

“這就夠了”-他又將我緊抱


 

“我不能給你未來,不能給你孩子,我什麼都給不了你”


 

“我只要你的心就夠了”


 

“這樣的你幸福嗎...什麼都沒有...”


 

“有你就夠了,有你就會幸福了,要記得,沒有金起範的金鐘鉉不會幸福,他也不是金鐘鉉,他只是個空殼,懂嗎?”-鐘鉉在我的額頭上烙下一吻...


 

今夜兩人,聞著各自熟悉的味道,相擁入眠...


 

這樣的幸福


 

即使是偷來的


 

但還是幸福的吧?


 

END 


Ze
蹦米呀生日快乐啊🎂💕💕...

蹦米呀
生日快乐啊🎂💕💕

距退伍还有380天⏳等你回来啊

蹦米呀
生日快乐啊🎂💕💕

距退伍还有380天⏳等你回来啊

阿默1313

【鉉key】sweet love

#A# As long as you love me





As long as you love me只要你愛我





We could be starving, we could be homeless, we could be broke





我們能食不果腹 能無家可歸 能身無分文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愛我





I'll be your platinum, I'll be your silver, I'll be your gold





我會當你的白金 當你的白銀 當你的黃金...

#A# As long as you love me





As long as you love me只要你愛我





We could be starving, we could be homeless, we could be broke





我們能食不果腹 能無家可歸 能身無分文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愛我





I'll be your platinum, I'll be your silver, I'll be your gold





我會當你的白金 當你的白銀 當你的黃金





As long as you love,love,love,love me*4





只要你愛,愛,愛,愛我





As long as you love me





只要你愛我





“金起範,我愛你...我們在一起吧...”





“我不值得...”





“你值得的...”



#B# Better





悲しいなら泣いて





如果觉得悲伤的话就哭泣吧





ありのままに泣いて





想怎么哭就怎么哭吧





それでも苦しくて谁かが必要なら





如果这样还是觉得痛苦 觉得需要谁的话





仆の傍においで





就到我的身边来吧





ありのままでおいで





不用多想 直接过来吧





どこにいても苦しいのなら





不论你在哪里 只要觉得痛苦的话





仆の傍においで





就到我的身边来吧





“你如果還愛著崔珉豪,覺得悲傷的話想哭就哭吧...不要多想...來我的懷裡哭...”





“對不起...嗚...”





淚沖刷著夜晚,將夜晚洗去悲寂



#C# Crazy 





“내가 뭐랬어”





“我說過了吧”





가까이 두지 말래 참 매력적인 눈빛도





不要去靠近 即使是極有魅力的眼神也





“것 봐 쟨 또 노렸어” 마음 다 주면 다친다고





“眼神也充滿算計” 把心都交出去的話會受傷的





웃기는 건 한심한 건 난 네 여우 짓도





可笑的是 心寒的是 我連你像狐狸般的舉止也





참 매력적 꽤 치명적





覺得好有魅力 完全致命





“你告訴我你不值得我愛...你總做出那些讓我氣惱的事...但就算你做了再多...我還是愛你”



#D#當愛已成往事





愛情它是個難題 讓人目眩神迷





忘了痛或許可以 忘了你卻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離去 你始終在我心裡





我對你仍有愛意 我對自己無能為力





忘了你也沒有用 將往事留在風中





“我會努力忘了他的...”





“那我陪你...忘了他吧...讓我愛你...”



#E# Excuse me miss





부끄러워 붉어진 네 두 뺨이 나를 취하게 해





害羞發紅的雙頰令我沈醉 





부드러운 머릿결 사이 스며든 너의 그 향기





柔軟的髮絲間渗透著你的香氣





“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啊...我臉上有什麼嗎”





“我只是覺得你太好看了,才想多看幾眼”





“走吧...這裡好冷...”-鐘鉉揉著起範柔軟的髮絲,兩人走進室內...



#F# From now on 





すべての愛を君に





將所有的愛給予你





限りない感謝を君に





將無限的感謝贈與你





瞳から流れた星に 誓おう





向著瞳孔里划過的流星





ずっとそばに





我發誓  將會一直在你身邊





そばにいるよ





一直陪著你





そばにいるよ





一直陪著你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我發誓...”-鐘鉉在起範額上輕輕的烙下一吻





“不要那麼愛我...求求你...”-無聲的淚滑落起範的臉頰





  鐘鉉既聽不到那句話,也看不見起範的淚...



#G# Good Evening 





달빛 차올라 너무 늦기 전에





在月光出現還沒太晚之前





너를 데리러 가





我會去接你





깜짝 놀랄 너를 생각하며





想著被嚇一跳的你





지금 데리러 가





現在去接你





데리러 가 데리러 가





要去接你 要去接你





다른 이유 하나 없이 데리러 가





沒有任何其他的理由 要去接你





이 밤을 앞질러 너를 데리러 가





超越這夜晚 要去接你





簡訊:





“我現在好想去上次我們去的那間甜點店吃蛋糕哦...”





“可是很晚了呢...”





“嗯...沒關係改天吧...”





——————





  我現在去接你,就算蛋糕店關了,我也要去接你...沒有理由的...看到你被我嚇到的神情,我也願意





-金鐘鉉



#H# Hit me 





눈을 뜨자마자 맘이 아려와





一打開眼睛心就刺痛 





어제 기억이 다가와 어쩌지 어쩌지 Oh My... 





昨日記憶湧現 怎麼了 怎麼了 oh my 





사실 내 잘못은 알지만 





事實上雖然知道是我的錯





자존심이라는 못된 녀석에





自尊心這個壞傢伙





자꾸만 무너져 Everyday 





總是讓我崩潰 Everyday 





날카로운 말이 너의 맘을 파고 들 때





尖銳的話語傷透妳的心的時候 





(Damn) 눈물의 Yesterday 





流著眼淚的 Yesterday





그 재밌다는 만화책을 손에 쥐고





手裡拿著那本有趣的漫畫書  





한 시간째 같은 장만 읽고





一小時讀著同一面   





니 전화만 기다리며





一邊等待著妳的電話  





Thinking 'bout U What can I do 





Thinking 'bout U What can I do  





삐쳐있지 말고 차라리 날 때려줘 





比起賭氣的話 寧可你打我  





난 그렇게라도 기분 풀렸음 좋겠어 





即使對我這樣 能消氣的話就好了





사랑이란 그런거야 다투면서 키워가는 거잖아 (Girl)





所謂愛情 就是那樣 在爭吵中培養的不是嗎 





내가 니 맘 아프게 한 만큼만 때려줘





妳的心有多痛就多用力打我吧  





차라리 그만큼 때려줘 





寧可妳就那樣打我  





Yeah (Oh Oh Oh Oh) Oh 





Yeah~Oh~   





Talk to me Talk to me 니가 웃을 때까지 





Talk to me Talk to me 當你願意的時候





“起範啊...我錯了,我不應該喝酒後提到他跟那些事的...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我會那樣是因為我愛你啊...然而那自尊心並不懂,我不該說出那種話來傷你的心的...





我今天已經坐在沙發上一天了...我就拿著那本你愛的雜誌,只看著那頁你最想要的手錶那頁...我在等你的電話...





你如果要這樣賭氣的話,我求你打我,而不要不理我...你昨天被我傷的多痛,你就加倍還我吧...如果這樣你能好一點的話,我寧願你罵我、打我一頓,拜託,不要再不理我了...





至少你回來...讓我知道你是安全的...你如果回來不想跟我說話也沒關係...我可以等,等到你願意的時候”-長長的一段文字,被鐘鉉按下送出,已讀兩字已經浮現很久,但始終沒有回覆,鐘鉉又怎麼會知道沒有回覆的那人早已泣不成聲?



# I # I want you 





눈을 봐도 알 수 있겠지 이제 네 맘 놓치지 않기





用雙眼看也能明瞭 現在我不會再放手





달콤히 속삭인 노래들과 It’s you





與這甜蜜細雨的歌曲 It’s you





“起範謝謝你原諒我...我保證不會有下次...”-鐘鉉將手合成四放在胸前保證著





“還有下次啊...”-起範戳著鐘鉉的胸口





“沒有了...沒有了...”-鐘鉉將起範狠狠的揉進懷中





  我應該狠下心來的...為什麼我無法拒絕你的愛...-金起範



#J # JoJo 





JoJo! 슬픈 음악이 흐를 때 널 생각해 (eh eh eh)





JoJo! 悲傷的音樂響起時 我想到了你 (eh eh eh)





JoJo! 잔인한 너는 왜 지워지지 않냐고 (oh oh oh)





JoJo! 殘忍的你為何不消失掉 (oh oh oh)





“崔珉豪...我們就不能好聚好散嗎?”





“起範...我知道錯了...我求你回來好嗎...我聽到那些悲傷的音樂我就想到你...我真的快瘋掉了...求你...求你回來...”-珉豪已經跪在地上,雙手拉著起範的腳,像是一個正在乞討的人





“你去找你的泰民吧...他很單純...不值得你這樣傷害他...”-起範甩開了珉豪的手,直直的向前走,投入了鐘鉉的懷抱...



# K# Keep love again 





もっと 後には退けないほど





不想就這樣放棄





もっと あきれるほど





想給你更多的驚喜





意味などないさ





沒有特別的意義





生きてゆくことのように





就像活著一樣  





“你會不會有一天不愛我了...”-起範窩在鐘鉉的懷中





“不會...你好不容易答應我了,我怎麼會放棄呢...我會把愛你當做呼吸,一直持續著...我的氧氣跟別人不一樣...因為,我的氧氣叫做金起範...”-鐘鉉對起範甜甜的笑著,起範將頭埋在鐘鉉的胸膛





  我多希望有一天你可以不愛我...我的罪惡感才不會那麼重...-金起範



#L# Love sick 





Woo baby I’m





Love sick girl





왜지 여전히 널 보면 난 아파





為甚麼看著你我仍然痛苦





사랑만 깊어져 미쳤어





只有愛戀加深 要瘋了





I need a doctor





아니면 입술에 흘려줘





너란 달디단 그 시럽





不然從你嘴裡流出 給我那名為你的甜蜜糖漿





아쉬워 어쩔 줄 모르던 내가





真可惜 不知所措的我





든든한 행복한 너의 남자





可靠的 幸福的 你的男人





“3週年...我愛你...”-鐘鉉輕輕的在起範額上烙下一吻





“我...”-淚又在次滑落...



#M# Melody 





離さないその誓い





“不离不弃”这句誓言





守らせてはくれずに





你没有给我机会遵守





君はもうここには





今后你再也不会





戻ってこない missing you





回到这里 想念你





ひとりになれたはずなのに





明明应该能习惯一个人





寂しさに押しつぶされそう





却好像快要被寂寞粉碎





孤独に響く sound of my heart





孤独回响着 我内心的独白  





I keep waiting for you





我一直在把你守候





I keep waiting for you





我一直在把你守候





I keep waiting for you





我一直在把你守候





I keep waiting for you





我一直在把你守候





I keep waiting for you





我一直在把你守候





I keep waiting for you





我一直在把你守候





君は来ない





你不会来到





分かってるのに





明明知道是这样





I keep waiting for you





我却依然守候着你





“你說什麼?”





“我們分手吧...起範抹去滑落臉龐的淚,鼻子也紅彤彤的





“為什麼...我們明明都愛著對方...”-鐘鉉抓著起範的手,起範卻狠狠的甩開





“那是你認為的...”-基範的心正在淌血,滴答滴答的聲音讓起範難受





“所以這三年算什麼?我那麼愛你,然後把你從崔珉豪那裡救出來...我以為你懂的...我也以為你真的愛上我了...”-鐘鉉哽咽的說著,並緊緊的抱上起範





“我說過了...那是你認為的...分手吧...以後只要當朋友就好...或者就當陌生人吧...互不熟識的陌生人...”-起範推開鐘鉉,轉身就走,鐘鉉只看到了殘忍的背影,而沒有看見淚流滿面的基範...



# Nightmare

그 날카로운 입술로 날 베어내 깨져버린 거울 속 나는 변해

用那鋒利的嘴唇撕咬我  破碎的鏡子中 我變了

차가워진 눈동자 바라본다 뜨거웠던 모든 것 재가 된다

冰冷的瞳仁凝望著  曾火熱的一切都變了          

Come and dream a dream, girl 짙어지는 Shadow

Come and dream a dream, girl 厚重的 Shadow           

Come and dream a dream, girl 잠이 든 Sunlight

Come and dream a dream, girl 沉睡的 Sunlight

Nightmare 내 모든 걸 앗은 뱀파이어

Nightmare 奪走我一切的吸血鬼

잡히지 않을 만큼 넌 이미 멀어져 가

你已經遠離 無法抓住

왜 돌아보지 않아

為什麼不回頭看看

    分手後的一個月...

一樣的大床上只剩下一人,滿臉鬍渣的鐘鉉,整房的啤酒罐,凌亂的床鋪,以及一顆破碎的心...

  起範回到了“liar”,繼續回到那種陪酒、賣肉的生活...被幾個人看上了他也無所謂了...反正他已經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再出賣自己的肉體也沒關係了...

“金起範...你真的連回來收拾你的東西都不要嗎?你就非得把這些照片留在著刺激我嗎...你就像隻吸血鬼,但你偷的不是我的血,而是我的心...”-鐘鉉在鏡子前吼著...

#O# Obsession

상처난 가슴에 찢겨진 나날들 길 잃은 사랑 눈물 턱까지 차올라

那些日日夜夜反覆撕裂我佈滿傷痕的心的往日,那迷失方向、無路可走的愛情,讓我無法遏

止眼淚落下

(Why) 아직도 내 안에 슬픈 안녕만 건내는 건지

(Why) 直到現在,我的心中似乎仍環繞著那句悲傷的離別

(Why) 오늘까지만 날 밀쳐내지마

(Why) 就到今天為止,請不要推開我好嗎?

욕해 놓쳐버린 날 욕해

罵我吧。責備錯過一切的我吧!

무너진 내 삼장은 날 버리지마 날 혼자 두지마 외치고 있지만

我崩塌潰堤的心呼喊著,求你別離開我、別留下我好嗎?

널 원해 미친 듯 난 널 원해

渴望你。我是如此瘋了似的想要你!

버려진 내 아픔도 난 잊지 않아 잊을 수 없잖아 네가 준 거잖아

就連被你拋下的心痛,我也都不會忘記。我怎麼能忘記呢,那是你給的不是嗎?

사랑한다는 이유조차 죄가 됐지 깊은 상처들은 타 들어가 재가 됐지

連愛著妳的理由都成了罪惡嗎?就連那深刻的傷痕,都被燃燒殆盡,只剩下了灰燼。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離開我就只為了回來liar ?”

“不關你的事...”-起範下意識的咬唇

“你明明還愛著我,為什麼你要說出那些令我痛苦的話語”-鐘鉉抱緊了起範

“放開我...”

“拜託...不要...只要今天就好...讓我抱一下子...不要推開我...”

“你不能愛我的...忘了我...”-起範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冷靜,原本已經冷凍的心卻又因為這個擁抱而開始跳動...

“為什麼...我不會忘記你的,我如果做錯了什麼你就責罵我...”

“你沒有錯...是我錯了...”

“我連愛你也是種罪惡嗎...”-鐘鉉將起範轉過來,狠狠的吻上基範,血腥的味道在兩人口中蔓延,開出了朵朵艷麗的血玫瑰...

#P#  Prism

그 어떤 글 그 어떤 말 그 어떤 표정

無論什麼字 無論什麼話 無論什麼表情

그 어떤 빛의 언어도 내겐 보이지 않던

無論什麼光的言語 都是我從未見過的

(In love)

그 표정도 네가 하면 그 말도 널 거치면

那表情倘若由你所做 那言語倘若攸關於你

의미를 띠고 From red to violet

便有了意義 From red to violet

마치 무지개처럼 내게 펼쳐져

就如同彩虹一樣 向著我展開

“回到我身邊好嗎...就算你每天都罵我...只要是你的我都愛...”-鐘鉉還是緊緊的抱著起範

“強摘的果子不甜...我不愛你了...我還是喜歡這種每天有著客人拿著大把大把的錢來給我,而我只需要說幾句甜言密語的生活...我對你膩了...”-起範盡量把自己的表情裝作調皮...

“金起範...”

“金先生...我得去另一個客人那了...離開的時候不用付錢了,跟櫃台說我會處理...”-起範丟了個職業的笑容給鐘鉉,便隱沒於人群中...

  留下來的鐘鉉酒一杯一杯的下肚,逃到休息室的起範不也一樣嗎?

#Q# Quasimodo

가슴 가득한 그대 흔적 나를 숨쉬게 해요

在我心中充滿你的痕跡 這樣我才能呼吸

달빛에 긴 밤이 모두 물들면 헤어날 수 없는 기다림 다 끝이 날까요

月光照耀的長夜中 要結束無法抹滅的等待嗎

기적을 빌어 묻고 답해요

祈求奇跡 自問自答

심장에 닿은 이 화살은 이젠 내 몸 같겠죠

留在心中的箭現在就如我身體的一部分

죽을 만큼 너무 아파도

像死一樣的痛苦

내 맘에 박힌 그대를 꺼낼 수 없네요

無法將妳從我的心中去除

사랑이라서 난 사랑이라서

因為是愛啊 因為是我的愛啊

“起範你還好嗎...”-這是鐘鉉第五天來等起範下班了...前四天起範的身邊總有男人,但今天的起範身邊沒有男人,反而是帶了一身的酒氣

“嗯...很好...”-起範笑的燦爛,起範走的搖搖晃晃的,鐘鉉看了趕緊去扶著起範

“你家呢?我送你回家...”-鐘鉉把起範帶到自己的車上

“沒有家...每天都在不同的飯店裡起床...”-起範低著頭,嘴唇翹的老高,鐘鉉將起範帶回家,那個屬於他們的家...

  一進到家,起範熟門熟路的走到房間,往大床躺下去...

“起範...我幫你洗澡好嗎...”-起範點點頭,鐘鉉將起範抱到浴室

  鐘鉉將起範放進浴缸中開始解開起範的衣服,起範也伸出手來要幫鐘鉉解釦子

“坐好,別動...”-鐘鉉打掉起範的手,起範只能好好的坐好,鐘鉉幫起範洗著澡,過程中,起範也喃喃自語語著 

“我真的真的好愛他...可是我不配啊...他對我好好好好好好...我真的真的好愛他...”-鐘鉉還是幫起範洗著澡

“我知道我傷了他...鉉...對不起...我還是不能忘記你...”-鐘鉉在把起範抱到床上的過程中,起範喃喃自語了一句



我就說你還愛我...你說的話我都記在心頭,那些話就像一把箭,他成為了我的一部分...希望你在清醒的時候告訴我,親手把箭拔出來...-金鐘鉉  

#R# Rainy Blue

かけなれだダイアル回しがけで

好幾次想打給你

ふと指お遂げる

手還是收了回來

冷たい雨に打たれながら

冰冷的雨打在臉上

かなしものガタリ思い出して

想起了那些傷心的往事

  隔天一早,起範還沒醒,鐘鉉先起床去煮了早餐...

“起床了啊...”-鐘鉉背對著起範卻清楚著起範的一舉一動

“嗯...我怎麼在這...”-起範摸了摸頭

“你昨晚醉了...我帶你回來的,頭疼嗎?先喝點湯吧...”-鐘鉉端著醒酒湯到起範面前

“謝謝你...”

“不用謝...”

“我等等就會走的...”

“不要走...”-鐘鉉抓緊了起範的手

“我得回去的...”

“去哪裡?liar ?”

“回我的家...”

“你昨天告訴我你沒有家...這裡就是你的家...”

“我...”

“你知道嗎?這些日子來,只要下雨,我就想打給你,我好怕你感冒,可是我又想到那些你告訴我的話,我又怕打擾到你...”-鐘鉉的眼眶紅了

#S# Symptoms

이 못된 증상 너를 만난 후에 생겼어

這樣不好的症狀 是在遇見你後才發生的

까만 밤 나 홀로 남아

漆黑的夜裡只有我一個人

(네 생각 가득 찬 내 방에)

我的房裡裝滿著對你的思念

아무 것도 못하고 널 그리며 종일 아파

什麼事也做不了 想念著你 一整天都很難受

의밀  알 수 없는 무관심한 네 표정

無法知道意思你那漠不關心的表情

숨이 숨이 숨이 멈춰

呼吸 呼吸 呼吸 停止

차가운 눈빛에 패인 내 심장 중심 깊숙이 베인 채

你那冰冷的眼神是我的敗因  在我心臟中心點割下一道很深的傷痕

이 상처를 못 고치면 죽어버릴지 당장 미쳐버릴지

這傷口無法修復的話 我會死掉 會馬上瘋掉吧

어찌될지 모르겠어

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該如何是好

날 휘감은 너란 병이 깊어 갈수록 더 지쳐

纏繞著我的 你 這個病症 越來越嚴重  越來越疲憊

약은 너밖에 없어

能治療的藥就只有你了

갖지 못하면 죽어버릴지 당장 미쳐버릴지

無法擁有你  我會死掉 會馬上瘋掉吧

어찌될지 모르겠어

不知道會變成怎樣 該如何是好

약은 너밖에 없어

能治療的藥就只有你了

못 살 거야 나 널 놓치면

我無法活下去 如果我錯過了你

“你知道嗎...第一個月我就這麼的窩在家,我哪裡都沒有去,我唯一做到事就只有想你...之後是因為公司快撐不住了我才去公司...但行屍走肉的樣子被多少人取笑了?我不知道...然後我天天都好好的上班...回來好好的睡覺,有時候會買酒回來,我總是需要酒精的催化我才能不覺得那麼痛...直到看到你回到了liar ,我的心才有那麼一點點活過來的跡象...但你那種冰冷的眼神傷了我的心啊...你知道這裡有一道好深好深的傷痕嗎...”-鐘鉉的淚滑落,緊抓著起範的手放到他心臟前...

“你知道這道傷痕如果再沒有修復,我會死的...我會死的...這道傷痕的解藥是你啊...是你啊...金起範...”-鐘鉉的聲音漸漸的被哭泣的聲音蓋過,起範沒有說話,但內心卻早也泣不成聲,起範甩開鐘鉉的手,跑進了房間,躺上了那張大床,回憶起三年的點點滴滴...

#T# Tell me what to do

극적인 전개도 없는 연인

沒有戲劇般發展的戀人

시간이 두는 패착인 걸까

是敗給估錯的時間嗎

끝내지 않아도 이미 끝난

沒有結束又已經結束

Tell Me What To Do

풀리지 않는 매듭은

始終無法解開的心結

우리 앞에 있는데

阻擋在我們前方

내가 먼저 다가가

我會先向你走近

막다른 길 끝에서

直到路的盡頭

흘린 눈물에 다 젖어버린

因為流下的淚水而溼透的

두 볼을 닦아주고 물어볼래

你的臉 我會擦乾再提出疑問

Tell Me What To Do

Tell Me What To Do

Tell Me What To Do

Tell Me What To Do

我以為我們會像戲劇般的就此分離,只要我狠下心來傷害你你就會放棄,你為什麼不放棄呢...我是如此的低賤啊...是不是我估算錯了時間...我到底該怎麼做?傷害你或者告訴你一切-金起範

我們之間存在了什麼心結對吧...我想要和你一起解開...之後一起通往幸福的道路,所以我會先向你走近,不管你留了多少淚我都會先擦乾它,之後再來向你提問...要記住,我愛你...-金鐘鉉

#U# U&I

넌 오늘 어땠어

你今天怎麼樣

웃는 모습 기분 좋아 보여

看見你笑的模樣心情

보기 좋아 네 얘기 들려줄래

看起來是不錯 能給我聽你的故事嗎

You you and I

Oh 너와 난 떨어질 수 없어

Oh 我和你無法分開

You (You you) You and I

나 항상 너의 얘길 기다리고 있어

我經常等待着聽你的故事

힘든 일이든 좋은 일이든

辛苦的事情 美好的事情

자랑거리든 무슨 얘기든

值得炫耀的事情 不論是什麼事

네 얘기 좀 해줘

你都稍微告訴給我聽吧

항상 나만 말했잖아

你不是一直都只說給我聽嗎

거창할 거 없어 소소한

不用是什麼大事 瑣碎的

“起範...”-鐘鉉打開了房門,入眼的是躺在床上的人兒,和濕了一塊的被褥,鐘鉉也躺上床,圈住了起範的腰

“起範...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離開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你才不要我...但是我真的真的很愛你...我不想面對空無一人的家,一個沒有金起範的家,我想要我回到家的時候有金起範,有你的腳步聲、有你的味道、有你跟我抱怨的聲音、你跟我分享的快樂或哀傷,不管你分享了什麼我都欣然接受,就算是很小很小的事,我也想聽...我想要在回到家後聽你說你的故事,聽你哼你喜歡的曲子...你的喜怒哀樂、你的一切、你的所有...我都想擁有...起範,回到我身邊好嗎...”-鐘鉉收緊了環在起範腰上的手

“金鐘鉉你是笨蛋嗎...”-起範哭吼了出來,轉過身捶打著鐘鉉的胸膛

“對...我是笨蛋...一個好愛你的笨蛋...起範...我不知道我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但是只要你說我就會聽...我想和你一起解決,不要把全部的事情都扛下來...”-鐘鉉抓住了起範的手,起範的淚又一次的潰堤,鐘鉉摟著他,直到了下午...

“起範...不要這樣想...”-鐘鉉揉著起範的髮

“可是他們說的對...你是個總裁...我只是一個MB ...我很髒...”

“你不髒...你最乾淨了...不要理他們說什麼...只要記住一點:金鐘鉉愛你...這就夠了...”-鐘鉉在起範的額上烙下一吻

“可是我不能幫你任何的忙...我什麼都不會...還會讓你被人指指點點的...”-起範的頭又低了下去

“你只要愛我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忙了...”-鐘鉉又抱緊了起範

“哦...”

“要記住,我愛你...我不要你只有這邊記住”-鐘鉉指了指起範的頭

“還有這裡...”-鐘鉉指著起範他左胸

“知道了啦...”-起範鼓起了腮幫子,臉也紅了起來

 

#V# View

너무 아름다운-다운-다운-다운 View

太美麗-美-美-美的View

너무 아름다운-다운-다운-다운 View

太美麗-美-美-美的View

더 보여줘 다음-다음-다음-다음 View

再多展示一些 美-美-美-美的View

너무 아름다운-다운-다운-다운 View

太美麗-美-美-美的View

너무 아름다운 (그곳으로) (샤이니)(SHINee)

太美麗 (向著那個地方)

너무 아름다운 (데려가 줘) (샤이니)(SHINee)

太美麗 (帶著我去吧)

더 보여줘 다음 (더 보여줘) (샤이니)(SHINee)

再多展示一些 (再多展現一些吧)

너무 아름다운-다운-다운-다운 View

太美麗-美-美-美的View

(Never leave you alone)

“那個很美麗的地方是哪”-起範指著書中文字敘述的地方

“是幸福...”-鐘鉉又圈緊了懷中的人

“那...帶我去吧...”-起範抬起頭,眼中滿是期待

“嗯...你也帶著我去吧...”

  

#W# White T-shirt

You're so rock and roll-oll

흥얼대는 그녀 Wow Uh 탄성이 절로 나와 Ha

哼起歌的她Wow Uh 讓人不自覺發出感嘆 Ha

네 주윌 Around-round 가려던 곳을 잊은 채로 걸음은 널 따라가 Ho

妳周圍 Around-round 忘記原本要往哪裡去 腳步自然地跟上妳 Ho

It's all about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It's all about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you

꾸미지 않은 게 더 특별해 상상을 자극하는 실루엣

不刻意打扮卻更特別 引人遐想的剪影

적당히 풀어 헤친 듯한 Hair 왠지 더 튀는 맵시야

適當的撥開披散的 Hair 不知為何又更出眾的姿態

It's your White T-shirt

It's just White T-shirt

It's your White T-shirt

It's just White T-shirt



  這天起範穿了件寬大的白襯衫,搭了條緊身的黑色長褲,簡單而隨意的打扮,讓鐘鉉目不轉睛的看著,到了遊樂園,兩人也玩的不亦樂乎,但這讓起範開始抱怨起自己幹嘛穿的如此悶熱,濕透的髮讓起範隨意的撥開,同時也撩動了鐘鉉的心...

  中午吃飯等待餐點的時候,起範輕輕的晃著腿,哼著輕快的曲調,讓坐在對面的鐘鉉又發出了感嘆:我家起範真是誘人...鐘鉉舔了舔唇,基範喝了口飲料,原本微翹的唇沾上了飲料,鐘鉉向前吻去,沒有深入...就只單單的貼上起範的唇,舌頭舔去起範唇上的飲料...直到服務生提醒他們菜來了,鐘鉉才離開起範的唇

“你幹嘛啊...很丟臉欸...”-起範的臉紅的像是顆蘋果

“喝飲料...”-鐘鉉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讓對面的起範害羞的埋進餐點裡...

#X# Xmas

  街上繽紛的燈泡點綴著雪白的冬天,這正是一年最後的節日:聖誕節...

  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情侶也不少,鐘鉉和起範正是那其中的一對...

  “聖誕節快樂...”-起範牽上鐘鉉的手,沒有帶手套的手顯得冰冷,鐘鉉將起範的手放到自己的嘴巴前呵著氣,讓起範凍著的手暖和了一些

“下次記得帶手套...”-鐘鉉寵溺的說著,並將起範的手放到自己的口袋

“知道了...可是我以後還是不想帶欸...”-起範嘟起那原本就微翹的唇,因天冷而呵出的氣在兩人之間造成了一種迷霧的感覺

“不行...手這樣會凍壞的...”-鐘鉉捏了捏起範的臉,原本被凍著的臉突然被施力,紅的也比平常來的誇張,留下了一個印子

“因為這樣你才會牽我...”-起範摸了摸剛剛被捏的地方

“我平常也有牽你啊...你在撒嬌嗎...”-桃花眼瞇了起來,臉上的笑意不止

“我、我才沒有呢...”-起範慌張的把手拿出鐘鉉的口袋,走到前面去

“好好好...你沒有...手放進來,別再凍著了...”-鐘鉉快步的向前將起範的手放回口袋中

「su ...蹦  !」

“是煙火...好美...”-起範指著天空,繽紛燦爛的煙火劃破了寂靜的夜空,在空中盛開著美麗的花朵

“嗯...”-鐘鉉從後面環抱著起範,將下巴靠在起範的肩上...

  

  It is our Xmas ...

《沒有X開頭的歌...》

#Y# Your number

너를 보낸다면 후회할 게 뻔할 텐데

若是把你送走 肯定會後悔莫及的

Can I Get Your Number

Can I Get Your Number

Can I Get Your Number

“先生我可以跟你要你的電話號碼嗎...”-鐘鉉做了個紳士的動作問著起範

“你是笨蛋嗎...號碼不是一起選的嗎...真是...”-剛剛兩人一起去換了起範的手機號碼...畢竟離開了liar ,也等於一個新的開始,換號碼是第一步...

“這不一樣啊...所以先生,你能給我你的電話號碼嗎?”

“嗯...這我得想想...我的老公會吃醋的...”-起範也跟著鐘鉉玩了起來

“沒關係啦...你不說、我不說,你老公不會知道的...”-鐘鉉在聽到老公兩字,心中開滿了千千萬萬朵的粉色小花花

“這可萬萬不可...我老公是個醋桶...濃度很高的...”

“好吧...但你不喜歡我醋桶嗎...”-鐘鉉一把將起範抱起

“呀...這裡是街上...放我下去...”-起範掙扎著

“我是你老公,我抱著我老公錯了嗎?”-鐘鉉在起範的嘴上印上甜美的印記...

#Z#  Zeal for you (對你狂熱)

  一起走過的第四個年頭,不是以前的瘋狂、不是接下來的厭倦,而是甜蜜的習慣...  

“四週年...我愛你”-鐘鉉在起範的額上輕吻

“我...”

“不要說...我怕你再說我會死的...”-鐘鉉摀住起範的嘴,並緊緊的把頭埋進基範的肩

“可是我...”-鐘鉉又再次摀上

“午忙厥昏吧...”-被摀住嘴的起範模糊的說著

“你說什麼...”-鐘鉉放開了摀住起範嘴的手

“我們結婚吧...”-起範小聲的說著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鐘鉉的眼裡滿是驚訝,身後也飄出了一堆愛心

“你剛剛要我不說的...那我就不說了”-起範在嘴巴做了個拉上拉鍊的動作 

“拜託...”-鐘鉉露出那無辜的小狗眼神

“我說,我要跟你分手...”

“為...”

“因為我要跟你結婚...”-起範打斷了鐘鉉的話,一把吻上了鐘鉉...

  

  在一起的四年

  第一年是瘋狂

  第二年是習慣

  第三年是冷淡

  第四年本應是溫順的甜蜜

  

  但我卻依舊為你狂熱...

  

  That is our sweet love ... 

  And we will continue it

  END

  

  

  

  


阿默1313

【鉉Key】Kiss B

*可搭配Kiss B 一起看*

“好吃嗎”- 鐘鉉看著吃了滿臉都是冰淇淋的Key 

“嗯”-Key 大大的點了一個頭, 鐘鉉用拇指抹去Key 嘴角的冰淇淋送進自己嘴中

“ 這是我們的秘密喔...”- 鐘鉉偷偷吻了Key 的嘴角

“ 不要讓你的男人知道”- 鐘鉉繼續在Key 的耳邊細語

“ 不要提到他...”-Key 攬過鐘鉉的頸用唇堵上鐘鉉的嘴

“ unfaithful man”- 鐘鉉壞笑

“ 什麼意思”-Key 不解的看著鐘鉉

“ 對感情不忠的人...”- 鐘鉉接過去Key 手中的冰淇淋,笑容還是魅惑,Key 沒有回話只是送上自己的唇吻上鐘鉉的脖子, 鐘鉉將冰淇淋...

*可搭配Kiss B 一起看*

“好吃嗎”- 鐘鉉看著吃了滿臉都是冰淇淋的Key 

“嗯”-Key 大大的點了一個頭, 鐘鉉用拇指抹去Key 嘴角的冰淇淋送進自己嘴中

“ 這是我們的秘密喔...”- 鐘鉉偷偷吻了Key 的嘴角

“ 不要讓你的男人知道”- 鐘鉉繼續在Key 的耳邊細語

“ 不要提到他...”-Key 攬過鐘鉉的頸用唇堵上鐘鉉的嘴

“ unfaithful man”- 鐘鉉壞笑

“ 什麼意思”-Key 不解的看著鐘鉉

“ 對感情不忠的人...”- 鐘鉉接過去Key 手中的冰淇淋,笑容還是魅惑,Key 沒有回話只是送上自己的唇吻上鐘鉉的脖子, 鐘鉉將冰淇淋放在桌上, 一把將Key 抱到床上, 吻一點一點的印上Key 的頸間, 衣服也慢慢的退去...

And so hot so cool so sweet

Oh making in love

So hot so cool so sweet Yeah

 “ 嗚...”-Key 細細的吟著

“乖...放鬆點...”-鐘鉉在Key 的臉上落下密密麻麻的吻安撫著Key 

“你看...我們不也很契合嗎...”-鐘鉉舔弄著Key 的耳垂,不輕不重的吮著

“嗯...不要說了...嗚...”-體內還不安分的律動著,使得Key 發出瑣碎的呻吟聲...

在一陣翻覆後,Key 累的在床上呼呼大睡,鐘鉉只是撐著頭側躺在床上,輕輕的撫著Key 的輪廓

“今天還自己打給我...什麼時候那麼主動還會說愛我了...”-鐘鉉帶著寵溺的笑容自言自語著,手上還看著今天下午的訊息

“叮鈴鈴...”-手機鈴聲刺耳的響起,Key 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鐘鉉迅速的將手機轉成靜音,並一邊撫著Key 的眉頭

“cuckold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鐘鉉勾起了一個邪魅的笑容

“喂...溫流哥...怎麼了嗎?”-鐘鉉用手指輕描Key 的唇

“Key 有打電話給你嗎...”-溫流聽起來有些慌張

“沒有...怎麼了嗎”

“哦嗚...他早上只告訴我他要去找哥哥,但沒說要幹嘛...”-溫流有些尷尬

“那可能跑去逛街了...”-鐘鉉隨便塞了個理由給溫流

“好,那我再打打他的手機...”-溫流和鐘鉉沒有過多客套話,就掛上了電話

“哥哥?小妖精...喜歡我當你哥啊...”-鐘鉉揉了揉Key 的髮,並在Key 的額上烙下一吻

To play to play Kiss B

Like it like this TP

To play to play Kiss B

Like it like this TP

End 

*TP  :三人行

*cuckold :被戴綠帽的男人


這篇看完可以去看看金在中-Kiss B 的歌詞w
然後原本這篇想套允在
可是我怕我會毀cp (。ŏ_ŏ)



阿默1313

【鉉Key 】獨角戲

 



“ 金鐘鉉....我好懷念...你身上那淡淡的菸草味...”-我哭了,哭的好慘...當初分開是為了什麼呢?爭執嗎...記不清了呢...分開後,我整個世界中心是你,完美而獨一的...我恨你,也愛你,卻無法表達的這份感情...





我覺得我好矛盾,我好想好好的抱你,但又好想變成你,讓你嚐嚐這種悲痛卻又甜蜜的滋味,我一直待在那個我們曾經有著甜蜜記憶的狹小空間,自以為你還沒離開的,沈浸在和你相愛的假象中,在那個假象中,相遇、告白、相愛、又離別,為什麼又離別,理由是什麼...





理由竟然是:因為這只是場我自以為甜蜜的愛情獨角戲,但這是悲傷的,愛情的單人演出....

 



“ 金鐘鉉....我好懷念...你身上那淡淡的菸草味...”-我哭了,哭的好慘...當初分開是為了什麼呢?爭執嗎...記不清了呢...分開後,我整個世界中心是你,完美而獨一的...我恨你,也愛你,卻無法表達的這份感情...





我覺得我好矛盾,我好想好好的抱你,但又好想變成你,讓你嚐嚐這種悲痛卻又甜蜜的滋味,我一直待在那個我們曾經有著甜蜜記憶的狹小空間,自以為你還沒離開的,沈浸在和你相愛的假象中,在那個假象中,相遇、告白、相愛、又離別,為什麼又離別,理由是什麼...





理由竟然是:因為這只是場我自以為甜蜜的愛情獨角戲,但這是悲傷的,愛情的單人演出...真的...很可笑,也可悲...我想過,有天你如果回來了,我一定要緊緊的抱著你,然後回到以前那樣,在這個狹小的房裡,對視,什麼都不說也沒關係,只要靜靜的看著對方,什麼都可以,這樣我就能擺脫這場悲慘的愛情獨角戲...



今天你回來了,我好想抱你,想告訴你,我好想你...回到以前跟你告白的時候...我在那場獨角戲裡獨自的進行了數百次了...但你只遞了張紅色帖子給我,就走了...我以為我獨自練習的離別一輩子都不會再用到了...但你還是走了,而我居然也什麼都沒說...





原來





我愛情的單人演出





是悲傷獨角戲的理由...


END





阿默1313

【鉉Key 】體無完膚

「就算玩火自焚,也是浪漫的事故」


“吻我”





“你瘋了,你承受不住的...”-鐘鉉看著滿身紅印的起範,大概兩個小時前,他剛進家門,連杯水都沒喝,就被起範如著魔般的索要





“我不管,金鐘鉉...你要結婚了,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是你不再徹底是我的,是我再也沒有資格名正言順的待在你身邊...”-起範歇斯底里的喊,並忍著下身的痛從床上爬起





“範...”





“你閉嘴,要,或不要,這麼簡單的事情...你決定吧!在今天過後,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了...”-起範翻找著櫃子,找著那包他只抽過一次的煙,打開煙盒,還是一樣的煙草味,他沒有抽,只是夾在指間...

「就算玩火自焚,也是浪漫的事故」


“吻我”





“你瘋了,你承受不住的...”-鐘鉉看著滿身紅印的起範,大概兩個小時前,他剛進家門,連杯水都沒喝,就被起範如著魔般的索要





“我不管,金鐘鉉...你要結婚了,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是你不再徹底是我的,是我再也沒有資格名正言順的待在你身邊...”-起範歇斯底里的喊,並忍著下身的痛從床上爬起





“範...”





“你閉嘴,要,或不要,這麼簡單的事情...你決定吧!在今天過後,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了...”-起範翻找著櫃子,找著那包他只抽過一次的煙,打開煙盒,還是一樣的煙草味,他沒有抽,只是夾在指間





“金起範!你這是自虐!”-鐘鉉也吼了回去,並奪去起範指間的煙





“哪又如何,從頭到尾,我們的戀愛都是我自找虐,不是嗎?我從沒有逼你和你父母攤牌,是因為我體諒你,不是放任你...我在等,等有一天你會主動的把我帶到你爸媽面前,坦坦蕩蕩的說我是你的愛人!不是等你那傻傻的未婚妻來找我,告訴我你們要結婚了,問我你有沒有什麼特殊的習慣...你看看你怎麼跟他們介紹我的,室友?還是炮友?我怎麼回答他?你教教我好不好?”-起範越說越激動,並站起身來,淚水早就潰堤,滿臉的淚怎麼抹也抹不盡





“娜娜找過你了?”





“怎麼會沒有?金鐘鉉,我等不了了,分手吧...對我們都好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起範撿起地上的衣服,丟到一旁的洗衣籃,並打開衣櫃,翻找著衣服...





“範...”-鐘鉉起身抱住了起範,兩人心中滿是悲痛,鐘鉉緩緩的轉過起範的臉,淺吻...之後又是一陣纏綿,從心中散出的火熱,藉著肉體傳遞給對方,這場慾火使他們燒的徹底,在彼此懷裡燒的體無完膚...





「就算是玩火自焚,也是浪漫的事故」-起範按下傳送,一張火熱的照片傳出,而接收者則是名叫娜娜的女子,照片中是自己脖子上的紅印,和鐘鉉熟睡的樣子,鎖骨也左紅右紫的,看到出來昨夜的熱烈...





「他如果不要你,你再來找我...勿念」-瀟灑的字跡唰唰的落在紙上,最後起範也將自己收拾好,行李打理好後出了這個家,最後的最後房裡剩鐘鉉一人





END





卿铉

【铉Key】落樱

- 架空短篇4k字,开放式结局。因为前两天去赏了樱花灵感突来。


1.

金基范一直做这样的一个梦,有个长相帅气的男生站在垂枝樱树下,对他微笑,轻声对他说,不要怕,一切的努力都不会白费;也不要担心,他会一直陪着他。他从未见过这个男生,却无法自拔地恋上了他如沐春风的笑容。

2.

清晨,阳光穿过云层洒在院子里盛开的樱花上。这棵垂枝樱树是金基范的父母送给他的22岁生日礼物,从日本空运回来移植的。金基范一直悉心照料着,但它两年来都未曾开过花。金基范也没放弃,终于在今年的等来了满树的灿烂,也等到了那个人。

他站在垂枝樱树下,微风摇晃着垂枝樱的枝桠飘下几片花瓣,落在了他的发丝和肩膀。金...

- 架空短篇4k字,开放式结局。因为前两天去赏了樱花灵感突来。


1.

金基范一直做这样的一个梦,有个长相帅气的男生站在垂枝樱树下,对他微笑,轻声对他说,不要怕,一切的努力都不会白费;也不要担心,他会一直陪着他。他从未见过这个男生,却无法自拔地恋上了他如沐春风的笑容。

2.

清晨,阳光穿过云层洒在院子里盛开的樱花上。这棵垂枝樱树是金基范的父母送给他的22岁生日礼物,从日本空运回来移植的。金基范一直悉心照料着,但它两年来都未曾开过花。金基范也没放弃,终于在今年的等来了满树的灿烂,也等到了那个人。

他站在垂枝樱树下,微风摇晃着垂枝樱的枝桠飘下几片花瓣,落在了他的发丝和肩膀。金基范这才注意到男生有着一头樱花粉色的柔顺短发,他皮肤微白,穿着纯白色的宽松毛衣和黑色包腿长裤,整个人柔和地融进了这幅春意满满的美景里。

金基范不由得看呆了,他对着自己的脸用力一掐,痛得惊呼一声,才发现原来这不是另一个梦境。男生看到他的举动笑得更开了,缓缓走到金基范面前站定,那双看着金基范的桃花眼里满是爱意,他抬起手摸了摸金基范微微泛红的脸颊,轻声说:“这不是梦,基范。谢谢你给了我生命。”

3.

“我叫钟铉,是这棵垂枝樱树的树灵哦。既然是基范救活了我,那我就跟基范一起姓金吧。”

4.

金基范从小就对垂枝樱有种特别的喜爱之情,对这份来之不易的生日礼物更是钟爱。他平日精心照料着它,定期为它施肥浇水修枝和测试土壤酸碱度,害怕它不适应新环境无法存活。虽然隔年的春天它丝毫没有要开花的迹象,金基范也没有放弃。

金基范一有时间就会去垂枝樱树下坐着,喃喃地说着周遭发生的事,偶尔也会说说自己的歌手梦想和对舞台的憧憬。有时候金基范也会唱起自己喜欢的歌,或是随意哼些无名的曲调。

出生于商人世家的金基范无法选择自己想要的未来。这棵垂枝樱树于他来说就像是一个能无声地给他宽慰供他倾诉的树洞,他能毫无顾忌地对它说出心里那些无法对他人说的事情和感受。

第二年的春天将到之际,它还是没有要开花的迹象。金基范有些难过,他抚摸着它的树干轻声道着歉:“是不是我照顾你的方法不对?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好啊……”

没想到那天晚上突然刮起了来历不明的大风,风吹着沙石敲打着窗户的声音惊醒了熟睡的金基范,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套,光着脚就往院子奔去。树干直径还不到15厘米的垂枝樱在狂风中摇晃着,金基范看得心惊,赶忙跑到杂物间里翻出了几根粗长的木棍和麻绳,给树干做了固定,却还是放心不下,硬是坐在树下等了一整晚,直到大风停止。后来是管家早上在院子里发现了靠着垂枝樱树干昏了过去、嘴里却还喃喃着什么的金基范,并把发着高烧的他送进了医院。也是那之后金基范开始做起了有金钟铉的梦。

5.

脸上温暖真实的触感和耳边轻柔磁性的声音都在告诉金基范,面前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着的,直到金钟铉靠近,吻去了他的眼泪,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哭了。金钟铉又吻了一下他的眼角,调笑说:“我们基范这么好看,可别把眼睛哭肿了。看到我难道不开心吗?”

金基范扑进了金钟铉怀里,紧紧抱着他,嘴里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钟铉……钟铉……”

金钟铉一手搂着金基范的腰,一手轻轻摸着金基范的后脑勺,“嗯,我在呢。”

“钟铉,以后你也会一直在这里吗?”

“会哦,我会一直在这里,一直陪着你的。”

6.

金基范和金钟铉在一起的日子过得也很简单,金基范只对管家说朋友来家里住,管家也无多言,第二天默默地多准备了一份早餐。

金基范还有几节研究生课程需要修,虽然很想整天粘着金钟铉,但在金钟铉柔声的劝说下只好听话去上课。下午下了课赶回家就发现金钟铉站在垂枝樱树下等着自己,两人坐在树下,金基范的下巴枕在金钟铉的肩膀上,两眼盯着金钟铉猛瞧。

金钟铉觉得这样可爱的金基范特别罕见,便打趣道:“怎么这样盯着我,都盯出斗鸡眼了。”

金基范扁扁嘴,“你们垂枝樱的树灵都长得这么好看的嘛?我都嫉妒了。”

金钟铉笑了笑,解释道:“我没见过其它的树灵。我们只有在对的时机遇到有缘人,并被那位有缘人赋予了二次生命之后,才有机会显出灵体。这种机率是非常渺茫的。”

闻言,金基范露出惊喜的表情,“那我是不是该去买个彩票?”

金钟铉揉揉金基范的头,“基范,我的存在也是为了告诉你,只要你以正确的方式坚持下去,总会有收获的。你看这满树盛开的樱花,不就是你坚持不变的悉心照料所得的吗?”

金基范看着金钟铉,没有接话。

“你有梦想,也有实力,只是还没为自己创造机会。我相信你能实现你的梦想,走上你想要的路,你呢,你相信你自己吗?”

7.

金基范的自信大概全部来自于金钟铉的支持和鼓励。第二天一早他便打电话给自己远在欧洲的父母,表明了自己下个月要去参加某大型娱乐公司选秀的意愿。父母见他此次这般坚持,便也没有强言阻止,心里却认定了金基范落选之后便会死心。

金钟铉为金基范勇敢踏出的第一步感到欣慰。金基范得到父母同意后开心得跟金钟铉讨奖赏,金钟铉也认真地答应了下来,表示过两天会给他。本来只是随口说说的金基范彻底地被勾起了好奇心,无奈怎么撒娇都套不出一丝关于礼物的线索。

8.

确定了参加选秀之后便是选曲,金基范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这家娱乐公司会偏向在选秀上唱自作曲的人,于是嚷嚷着要自己写出一首歌。

金基范抱着一叠纸坐在垂枝樱树下,右手拿着笔敲打着节奏,嘴里哼唱着曲调,然后低头在纸上写下几个音节,没多久又将纸揉成一团往旁边一丢。

垂枝樱的花已经盛开了四天,随风往下飘落的花瓣开始变多,风稍微大一些就会像下起了樱花雨一般。金钟铉站在远处看着坐在树下认真写作的金基范,突然觉得自己的出现会不会是个错。

9.

过了两天金钟铉真的给了金基范一份礼物。他带着金基范走到垂枝樱树边,从树上摘了三朵鲜艳的樱花摆在掌心,拉过金基范的手覆在上面,嘴里念了一句咒语。金基范张大眼睛,只见两人叠合的双掌之中泛起粉色的光,有些暖暖的,然后金钟铉翻开他的手,原本掌心里的三朵樱花赫然变成了一只精致的银戒指。戒指外侧是垂枝樱枝桠形状的刻纹,内侧有着一个粉色樱花的图案。

金基范鼓掌直呼好厉害,金钟铉只是笑笑,拉过金基范的左手,将戒指戴上了他的无名指。

过程中金基范居然有些紧张,直到戒指被套进了自己的无名指,和自己的无名指完美契合,才默默松了口气,又突然反应了过来,抬头看着金钟铉。

金钟铉也一脸郑重地看着金基范,“基范,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你都要记得,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10.

金基范总觉得有点心慌。他感觉这两天金钟铉情绪明显不太对,虽然金钟铉还是每天对他温柔的笑着,但眼里总有些低落的情绪。金基范想去问清楚,却怕得到让自己无法接受的答案。

垂枝樱的樱花已经逐渐开始枯萎了,飘落的花瓣也不再如盛开时那般粉嫩。金基范看着一朵已经完全枯萎的樱花,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假设,但他没有勇气去证实。金基范只能更用力地抱着金钟铉,表达自己的不安。

11.

第十三天,金基范从早上出门起就觉得心神不定,下课后跑着回到了家,远远就看到院子里的垂枝樱只剩下满树樱花枯萎的颜色。他跑进门大声喊着金钟铉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

家里的管家和佣人都说没有看到金钟铉,金基范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也没有找到他。金钟铉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金基范知道自己的假设成真了。

“金钟铉你个大骗子!你说你会一直陪着我的,你去哪里了!你回来啊!”金基范站在垂枝樱前哭得撕心裂肺。“你回来啊,别留我一个人,求求你……”

金基范感觉自己的心一抽一抽地疼,他捂着胸口蹲下身,却看见树下放着一张纸和一个信封,信上压着两朵颜色还很鲜艳粉嫩的樱花,在满地的枯萎暗黄中尤其显眼。

纸上写着的是一首歌的曲谱和歌词,落款处写着“来年春天再见”,而信封上写着让金基范实现梦想后再将其打开。

12.

在我们的春天来临之前 

在变暖之前 

见一面吧

13.

金基范在选秀上含泪唱完了金钟铉留下的那首歌,以厚实的歌唱功力和清秀的外形破格被娱乐公司直接录取。

“钟铉钟铉!我被娱乐公司录取了,明天就可以去签约了!”金基范跑回家,激动得在垂枝樱前说着这件事。金钟铉不在了,他又捡回了对垂枝樱倾诉的习惯,只是现在倾诉的对象有了姓名,而回应他的却只有微风吹动枝桠的沙沙声。

隔天他到娱乐公司总部准备签合约时,听到了公司给他的规划。公司认为他底子好,只要肯勤苦练习,不出一年就能准备出道。这对金基范无疑是一大诱惑,实现梦想的路就在眼前,但他在听到公司让他搬到公司宿舍来住时有些犹豫了。他想到了金钟铉,想起院子里的垂枝樱,如果他长期不在家,谁还能像他这样悉心照料它?

金基范本还有些犹豫,在听到公司提出让他摘下戒指之后便直接拒绝了这个实现梦想的机会。他不想用金钟铉出现的可能去赌,也绝不会拿下金钟铉亲手为他戴上的戒指。

14.

父母知道金基范终于浪子回头放弃了当歌手的梦想都很高兴,还在金基范提出想要自己尝试创业时连声同意,虽然金基范提出的条件是他永远不会结婚,除非等回金钟铉。父母抱着金基范等不了多久就会放弃的心态同意了。

金基范在离家不远的商业街上买下一间店面,开了间以樱花为主题的甜品店,店名就叫“垂枝樱”。店铺因为清新粉嫩的装修和清甜不腻的口味生意很快就火爆了起来。金基范就在白天忙着做甜品,晚上与垂枝樱作伴的日子里度过了没有金钟铉的第一年。

15.

直到第二年的四月初,垂枝樱都没有一点要开花的迹象,金基范才知道自己又被金钟铉骗了。

金基范生气地捶着已经长得粗壮不少的树干,喊着金钟铉大骗子,明明说了来年春天再见,为什么春天到了却没有出现?

发泄完只剩深深的无力感,金基范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他放弃了梦想所以金钟铉对他失望了?

“放弃了梦想?”

金基范跑回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了金钟铉留下的那封信。因为当时并没有选择梦想的路,所以也忘了打开。现在想想,可能里面有他想要知道真相。

16.

原来当年金钟铉没告诉金基范完整的故事。金基范在那个大风的晚上救下临死的垂枝樱,给予了它第二次的生命,所以它开始苏醒,开始有了意识,才会出现在金基范的梦里。又因为金基范对它情感上强烈的寄托和依赖,它才有机会现形。

但当时的金钟铉本没有足够的灵力现形,他还需要储存至少十年的灵力才能变化成人。可当时的金钟铉无法放任心里想陪伴在金基范身边鼓励他支持他让他开心的愿望,硬是耗尽了所有的灵力化出人形。哪怕时限只有短短的一个花期,它也想让金基范真切的感受到它的存在。它希望金基范能勇敢地去实现自己的愿望,想让金基范知道它会一直陪着他。

17.

金基范拿着信纸的手微颤,眼泪无声地滴落在信纸上。他觉得金钟铉真是他见过最傻的人,但是甘愿放弃梦想等着他的自己又何尝不傻?

金基范来到垂枝樱树前,抬起左手轻抚着树干,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闪着微光。他能感觉到金钟铉的气息,所以他坚信金钟铉会回来的。他从不后悔选择等待。从以前等了两年垂枝樱才开花,到以后不知道还要等过多少个春夏秋冬才能等来它的下次盛开,他都不会放弃。他相信金钟铉不忍心让他等太久的,因为金钟铉一直都是他的寄托和依靠。

18.

我没事的 我的春天也会来的吧

若在你面前我会有些不安

怕把不安传染给你

忘记我的眼泪和悲伤 我的春天也会来的吧

到那时 到那时 到那时……

19.

到那时,就别再离开了。


- End -



lil_B612

[JongKey] Love at first sight.

「我是負責你們這次專案服飾設計的Key Kim 。」

頂著粉色的頭,就算台下坐著各階位的人員,也不慌亂的自我介紹。

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簡報,開始有條理的介紹著,面對底下的人提出的問題,也彷彿都是預想中的,一絲不亂的回答。

「以上,是我的提案。」

說到這裡台下響起了掌聲。


「金總裁,請問你要跟我跟到什麼時候。」

離開會場,走在顯的高級的走廊上,Key的身後跟著另外一名男子。

高級的西服,名牌的皮鞋,無處不透露著他的地位。

知道自己跟蹤的行為已經暴露,也絲毫沒有感到羞愧,這是笑笑。

「既然你一開始就知道我跟著你,還放任到現在,看來不是挺樂意的嗎?」

Key...






「我是負責你們這次專案服飾設計的Key Kim 。」

頂著粉色的頭,就算台下坐著各階位的人員,也不慌亂的自我介紹。

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簡報,開始有條理的介紹著,面對底下的人提出的問題,也彷彿都是預想中的,一絲不亂的回答。

「以上,是我的提案。」

說到這裡台下響起了掌聲。


「金總裁,請問你要跟我跟到什麼時候。」

離開會場,走在顯的高級的走廊上,Key的身後跟著另外一名男子。

高級的西服,名牌的皮鞋,無處不透露著他的地位。

知道自己跟蹤的行為已經暴露,也絲毫沒有感到羞愧,這是笑笑。

「既然你一開始就知道我跟著你,還放任到現在,看來不是挺樂意的嗎?」

Key在心裡大大的翻了個白眼,要不是這位是自己合作的對象,公司的總裁,早就揍他一拳頭也不回的走了。

「所以呢?請問金總裁這是找我什麼事?」

「嗯...是什麼事呢...我請你吃個飯吧。」

沒比這個更隨便、更閒的總裁了吧。



第一次見面是在首爾市中心的一間咖啡廳,不是說特別高級,就是平凡的那種連鎖店。

「請問你們這是用哪裡產的咖啡豆?」

看著店員一臉苦惱,排在後頭的金起範一點都看不下去。

「先生,如果你講究咖啡豆的話,你也不會不知道這裡叫做連鎖咖啡店吧。」

「在這裡上班連咖啡豆是哪產的都不知道嗎...」

男子回過頭,只見聲音來自於那張臉,美麗的臉,小小的眼睛,微微向上的眼尾,微濃的眉毛,不知道為何缺了一角,不耐煩的翹起嘴,狐狸般的樣貌。

染著顯眼的粉紅,穿著著白色的襯衣,外面套著寬大的米色大衣,頸鍊乖乖的貼著他纖細的脖子,發散著光。

金鍾鉉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在一夕間看見這麼多,想說的話也就頓時都想不起來了。

「先生如果你不想買東西可以讓開嗎。」

直到再次聽見那個聲音再次響起,金鐘鉉在意識回來,他不記得離開咖啡店時自己說了什麼,只記得他最後用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



為什麼自己會坐在不斷響著唯美爵士樂和玻璃碰撞聲的餐廳裡呢,而對面還是約一週前認識的合作對象,對方嘴裡談的還是些跟合作無關的內容。

「所以你請我吃飯就只是為了閒聊?」

半途打斷了對方的話,金鐘鉉也沒有半點不滿,只是笑的柔和,「我想多認識你。」說著酌了一口桌邊的葡萄酒。

餐廳的聲響好像在這一刻都停了下來,打破沉默的是...

「那還請你再繼續努力了。」

喝掉最後杯裡的酒,餐點也不知道何時已經用完了,Key站了起來,想就這麼離開。

「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我還有和朋友的聚會。」



「說真的你還認識這麼閒的總裁嗎?重點是因為合作還沒辦法擺脫他。」

Key的聲音明顯比剛才高亢了許多,說著還加上了許多手部動作,而坐在他對面的男子只是聽著,喝著酒。

「呀!我說崔珉豪你有在聽嗎?你朋友,你從小到大的摯友可是遇上了跟蹤狂阿...!」

「別把青梅竹馬說的這麼偉大好嗎?」

「哎你這個交男親就忘友的。」

說到這裡崔珉豪的電話不適時的響了起來。

「泰民阿...好,哥要回去了,等我一下好嗎?」

不符合他帥氣的臉,用著甜膩的聲音講完了電話,「就是這樣,我要去接泰民了,起範你也早點回去吧。」

「去去去快走說你見色忘友還真的...。」

翻了個大白眼,把崔珉豪趕走,變自己一個人在包廂獨酌了起來。

「說實話...有時候覺得挺孤單的...」

一個人默默的舉起酒杯,看著昏暗光線下的折射,好美。


高中一畢業就為了夢想離開故鄉,身為受人寵愛的獨生子初來乍到繁榮的都市,多少還是有些不慣,但也是為了夢想,就算辛苦,有了成果那都算些什麼呢。

想到這裡變覺得眼前一邊模糊,想起以前經歷的,以為自己已經不怕孤獨了,即使這樣還是會覺得寂寞。

「看來我也是醉了。」自覺不能在這麼喝下去,拿起包想離開,但走出大門後終於還是敵不過酒力,艱難的靠著牆邊蹲了下來。

「所以說人真的不能獨酒呢...把自己搞的好慘阿...」像是獨白似的抱怨著,一方面也是恨這樣脆弱的自己吧。

「我送你回家吧。」又是那熟悉的嗓音,怎麼到哪裡都是他呢,從那個時候開始。

「能站起來嗎?我扶你吧。」為什麼這麼溫柔呢,感覺餡入那其中的話,就無法自拔了。「我自己可以。」

雖然是那麼說了,但身體卻提不起力氣,搖搖晃晃的抓著他的肩,坐上了車。


「不是和朋友聚會嗎,怎麼一個人出來了。」

過了一陣子,金鐘鉉終於耐不住寂靜的開口。

「他有點事,你才是,不是要你別跟著我了。」

Key的嗓音有點模模糊糊的,不是原本的官腔,也不是對金鐘鉉的那種冷淡,像是在撒嬌一般柔柔的。

「我不放心。」

「我跟你不熟吧。」

「但看來跟我預想的差不多。」

「我能自己回去的。」

「你不能。」

說到這裡空氣再次安靜下來,金鐘鉉以為Key只是不想和自己爭論了,但轉過頭卻只見他側著自己顫抖的肩膀。

「我一直都能...自己回去的。」哽咽的。

金鐘鉉慌了,就這麼把車停在了路邊,想轉頭安慰眼前的人兒,雖然這麼說,也不知道怎麼起手,只能靜靜的看著。

等著,漸漸的Key 冷靜了下來「能告訴我嗎?」

「什麼...」

剛哭完的聲音還有些沙啞。

「你的故事。」靜默了一陣子「不想現在也可以之後,我們多的是時間相處。」

指的是合作對象的事情還是...Key沒讀懂他的意思。

「現在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難過。」

「你想知道的也太多了。」

「我說過我想多認識你。」

「......就只是,感到寂寞了。」很令人無語吧,連自己都這麼覺得。

「我不是在嗎。陪著你。」


「...哈哈。」

金鐘鉉轉過原本低下的頭,映入眼簾的是,狐狸般的他,笑起來,可愛的樣子。

原來一個人的心,可以只因一句話感到溫暖。





以前一個情緒下寫的,或許有後續,或許沒有?

看看就好。

樱井

【铉key】金拱门

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看着金拱门的广告突然就想起他们俩

一边看跨年一边写的

祝大家平安喜乐 幸福安康

看得开心💕💕💕

————————————


2018年12月26日当天,名字中带有“金”或“金”子偏旁的消费者,凭本人身份证购买一份金拱门桶,即可获得一张金拱门桶免费兑换券。(手动加粗)


“外带金拱门桶和一张兑换券,请您慢走”


“堂食金拱门桶和一张兑换券,祝您用餐愉快”金基范一边应付着络绎不绝的客人一边估计着什么时候下班


终于快到换班时间了,他微笑着等待他今天最后一个客人


“外带金拱门桶和一张兑换券,祝您用餐愉快”


金基范松了一口气,微笑看着眼前的男人


“等一下...

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看着金拱门的广告突然就想起他们俩

一边看跨年一边写的

祝大家平安喜乐 幸福安康

看得开心💕💕💕

————————————


2018年12月26日当天,名字中带有“金”或“金”子偏旁的消费者,凭本人身份证购买一份金拱门桶,即可获得一张金拱门桶免费兑换券。(手动加粗)


“外带金拱门桶和一张兑换券,请您慢走”


“堂食金拱门桶和一张兑换券,祝您用餐愉快”金基范一边应付着络绎不绝的客人一边估计着什么时候下班


终于快到换班时间了,他微笑着等待他今天最后一个客人


“外带金拱门桶和一张兑换券,祝您用餐愉快”


金基范松了一口气,微笑看着眼前的男人


“等一下……”男人皱了皱眉


“有什么问题吗?”金基范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只有一张代金券吗?”


“是的,我们的海报上写了哦,凭身份证买一份金拱门桶送一张兑换券”


“但是我的名字里面有三个金……也是一张兑换券吗”


金基范拿过男人的身份证,姓名一栏写着“金钟铉”


“还真的是三个金啊……”金基范一脸黑线“不好意思,买一个金拱门桶只赠送一张兑换券,就算您叫金鑫鑫也是一张兑换券。”


金钟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是我理解错了。”


金基范换好衣服走出金拱门,就看到金钟铉坐在路边盯着那份金拱门桶发呆。金基范拿过他手里的东西把他拉起来,“走,回家。”


金钟铉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顺从的跟着金基范往前走。


深夜,金基范躺在床上看着熟睡的金钟铉……


一年前金钟铉自杀失败,抢救过来的他再也想不起来任何人,出院那天没有家人来接他,基范明明通知过他的家人很多次出院时间。天赋似乎随着记忆一起消失了,他盯着五线谱看了半晌,只说了一句“我看不懂”,公司理事叹着气摇头,递过来一张解约声明。金基范攥紧了拳头,下定决心“我陪他”。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金拱门,那时候金拱门还不是金拱门,叫麦当劳。练习生时期的金基范在那里打工,快下班的时候金钟铉来买了一个桶,后来两人又在地铁相遇,发现居然是同一家公司的。


基范下飞机时得知了钟铉失忆的消息,马不停蹄的回国。


虽然钟铉已经失去了记忆,但还是常常去金拱门,基范去金拱门打工,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让他回想起来,只想起来他也好。


第二天金基范很早就醒了,看着身边凉了的被窝,只觉得头疼。他打开手机,公司下了最后通牒,他在金拱门打工的事情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再去的话公司就会有处分。

这天下午,基范和往常一样等着他的最后一个顾客。


但是今天,钟铉没有来。


他飞奔回到家,家里也没有人。

他颤抖着拿出手机

“温流哥,你在哪啊,钟铉不见了……”


他发了疯一样在街上找,找到路灯亮起,找到路灯熄灭。

三天,整整三天,基范没有合过眼,没有停止过寻找。


“你还是回去休息吧,再这样下去你也完了”温流好心劝着


“钟铉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基范红着眼睛冲温流吼“他没有我,怎么办啊……”

温流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


“或许,这就是他的宿命吧”


听了这话,他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哥你先走吧,我回去睡一觉。”


金基范浑浑噩噩的回到家,意识也不太清醒,只觉得累,倒在床上睡了不久就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的钟铉记得他,梦里是他们幸福的从前。


醒来的时候,枕头是湿的。基范拿出手机,发现已经是31号的深夜。


一年过的可真快啊,马上就是2019了


“咚咚咚”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了基范一跳。


手忙脚乱的打开门,结果是一个大号的金拱门桶。


“当当当当~新的一年送你一桶金”


冒出来的人


是钟铉


Señorita R

【铉key】我的一个天使朋友

十二月没有奇迹,这是我见过最残忍的一句话



铉key向



我的一个天使朋友



那个男人来这里已经一年了,事实上今天就是他来的一年整。



他来的时候面色铁青,经验丰富的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人是烧炭自杀的。



我快速地写好单子,告诉他去哪个大门等着投胎,重新做人。



他很奇怪的看着我,仿佛我说了什么没人笑的冷笑话,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还加上了手势比划,但这个男人突然打断了我。



“不好意思,我可以留在这里做天使吗?”



我瞪大了眼,我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这种要求还是第一次听,大多数人都开开心...

十二月没有奇迹,这是我见过最残忍的一句话






铉key向




我的一个天使朋友






那个男人来这里已经一年了,事实上今天就是他来的一年整。




他来的时候面色铁青,经验丰富的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人是烧炭自杀的。




我快速地写好单子,告诉他去哪个大门等着投胎,重新做人。




他很奇怪的看着我,仿佛我说了什么没人笑的冷笑话,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还加上了手势比划,但这个男人突然打断了我。




“不好意思,我可以留在这里做天使吗?”




我瞪大了眼,我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这种要求还是第一次听,大多数人都开开心心地去投胎了,连声谢谢都不说。




“可以,但要由父神来决定。”




结果那天父神忙着要去听Michael Jackson的演唱会,连文件内容都没看就签了字,这个叫金钟铉的男人就成为了一名天使。




他告诉我,他是一名韩国歌手,很受欢迎;他还说,他来自于一个著名的组合,每一个人都是世界上最好的。




而我却不长心眼的问他,“照你这么说,你应该很快乐啊,为什么要自杀呢?”




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我也不知道。




“只是突然有一天起床后,我发现这不是我期望的生活:我无法带给我的粉丝们我最想要给他们的音乐;而我的呼吸也成为了我的负担,我想也许有一天停下来会更好。”




“可他们依旧爱你,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是以前的歌手金钟铉也好,还是现在这个天使金钟铉也好。”




“我只希望,他们能够一直记住我带给他们的快乐就好。”




他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我们在天庭只能算是打工狗,就算我工作的年限再久,也只是个工作了很久的打工狗,每天要干的事情就是不断地写单子,看着那些人开开心心地去重新做人,然后再一起聊聊自己那条永远都不会长大的宠物,再不然就是聚在一起聊聊人间的八卦。




“我以前啊,也养了一只狗狗,她的名字叫星露,怎么样,可爱吧!”他把宠物的照片从iPad上调出来,一只眼睛大大的,闪闪的腊肠狗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我:“和你好像哦。”


金钟铉:“有其父必有其女嘛!”




“我以前啊,也有过可以交心的朋友啊,我把我的一切秘密都告诉了他们!”他又调出了另一张照片,他拿着手机自拍,笑得开心,而旁边的四个人则做着鬼脸;下一张又是他做着鬼脸,那四个男人笑的一脸端庄。




“那是谁啊?”我随手一指,指着那个有着小狐狸一样的脸的男子。




他一下子安静了,伸出手,无比温柔的轻轻摸着屏幕,“他啊,是我最爱的人啊。”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柔软而又悲哀,带着不舍与留恋。




“他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




“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于是我们之间的日常除了八卦遛狗,就是听他给我们吹他的那只小狐狸。




“你们看!他的solo舞台!”


“你们再看!我们的周年演唱会!”




他兴致勃勃,而我们也配合的天衣无缝。




因为我们是天使啊,天使生来就不会让别人失望的,不是吗?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天堂被他炸开了锅。




那几天我正好轮休,正在被窝里玩手机,看看凡间的故事,追追凡间的星,温暖的被窝突然被人掀开。




金钟铉满脸通红的看着我,拉住我的手就往外走,“快!走快点!他来了!”




“谁啊?”我满脑子的问号,摸不清发生了什么。




“起范!我的!金起范!”他回头看我一眼,张开翅膀就带着我飞了起来,完全忘了我也有翅膀这一事实。




金起范?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小狐狸,他也来了吗?我翻着生死簿,却发现凡间又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




他直直地把我甩在云上,然后走向那个从云上往下看风景的背影。




“范……范范……”他的声音都在颤抖,整个人就跟抖筛子一样。




那个男人回头,一双丹凤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钟?”




他以为他早就投胎离开了。


他以为他还在人世继续繁华着。




“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那个男人轻轻的飘进,脸上的笑容犹如阳春三月的暖阳。




“没事,只要和你在一起,那就什么都值得。”




他们又在一起待了好久,直到天堂上的太阳都落山了,直到星空又露出了鱼肚白。










再见到他已是几天后,他收拾着行李,满脸兴奋。




“你要走啦?”




“是啊,我和他说好了一起走,这样他就再也不会弄丢我了。”




我在生死簿上翻找着他俩下一世的轮回,所幸还是在一起的。




他凑过来,“怎么样啊?还在一起没?”




我清清嗓,装得十分正经,“缘分,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挣来的,哪有老天爷安排这一说。”




“得了吧你,”他推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们两个都笑了起来,他也终于收拾好了行李。




“那我也得走了,不能让起范等久了,下辈子再见啊!”




看着他走远的背影,我突然开口喊住他。




“喂,金钟铉!”




他回头,不解的看着我。




“下辈子一定要做一个幸福快乐的人啊!一定,一定要啊!”




他笑的弯了眼,融化了世间的所有冰雪。




“好!”

P.Moon

18


“不好意思,我是他男朋友,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從掌心傳來的溫度,韓詩妍的臉頰微微發燙。

兩名男子當場被揪了小辮子臉色脹得通紅,為首的男子結結巴巴的連聲道:“誤會誤會,認錯了人,我們這就走。”推搡著同伴從樓梯落荒而逃。

金鐘鉉轉過身關心韓詩妍:“詩妍姐,你沒事吧?“
韓詩妍點點頭,輕聲道:“沒事,謝謝你啊。”
“那就好。”鐘鉉神經都放鬆了。
只有基範瞧見,韓詩妍的耳根泛紅。

鐘鉉這才抬眼,察覺僵在原處的基範。
“基範?”表情錯愕。

基範眼裡,映照著一種,名為心碎的悲傷。
金鐘鉉有一瞬間的遲疑,是看錯了嗎?

韓詩妍也瞧見眼前纖細的男子,認出是SHINee的Key,主動打招呼:“是鐘鉉的隊友嗎?...


“不好意思,我是他男朋友,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從掌心傳來的溫度,韓詩妍的臉頰微微發燙。

兩名男子當場被揪了小辮子臉色脹得通紅,為首的男子結結巴巴的連聲道:“誤會誤會,認錯了人,我們這就走。”推搡著同伴從樓梯落荒而逃。

金鐘鉉轉過身關心韓詩妍:“詩妍姐,你沒事吧?“
韓詩妍點點頭,輕聲道:“沒事,謝謝你啊。”
“那就好。”鐘鉉神經都放鬆了。
只有基範瞧見,韓詩妍的耳根泛紅。

鐘鉉這才抬眼,察覺僵在原處的基範。
“基範?”表情錯愕。

基範眼裡,映照著一種,名為心碎的悲傷。
金鐘鉉有一瞬間的遲疑,是看錯了嗎?

韓詩妍也瞧見眼前纖細的男子,認出是SHINee的Key,主動打招呼:“是鐘鉉的隊友嗎?你好,我是韓詩妍。”微笑著伸出手。

基範在短暫的幾秒迅速反應過來,眨眨眼隱去情緒掛起禮貌的笑握住女子的手:“你好,我是SHINee的成員Key,很榮幸認識妳。”

鐘鉉突然覺得兩人相握的手有點礙眼,開口:“詩妍姐,我們再不走時間就來不及了。”
韓詩妍聞言對著基範微微欠身:“你剛剛是想來幫我的吧?謝謝你啊。”
基範急忙擺擺手:“不不不,這沒什麼。更何況也沒幫上忙。”
詩妍拎起包,鐘鉉朝基範說聲:“我走啦。”
“…嗯,好。”基範目送著兩人的背影,跟在鐘鉉身後的詩妍突然回眸,微笑致意。
基範愣了愣,也報以一個微笑。
苦澀又欣慰。

是那麼好的女孩,跟鐘鉉很般配。

基範就這麼看著,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間。

金鐘鉉帶著韓詩妍吃飯,解釋自家姐姐因為臨時的工作而缺席這次飯局,得到眼前女子溫聲道不介意。
鐘鉉對於讓詩妍久等糟到騷擾一事過意不去,在陪著詩妍逛街時買下一瓶香水作為賠罪。詩妍想拒絕,卻拗不過鐘鉉的執意只好收下,道謝時臉龐已然浮上兩朵紅霞。
鐘鉉發現眼前平日姐姐形象的青梅竹馬有這樣可愛的一面,揚起笑容。

他們的最後一個行程,是鐘鉉憑記憶找到一個鮮為人知的小咖啡館,半山腰的位置,頂樓天台放眼望去是首爾的夜景。
兩人各點一杯咖啡,坐在天台上漫天星斗下,一盞昏黃燈光將兩人坐在一起的身影映在木制的地板。

“今天很謝謝你,鐘鉉。”韓詩妍由衷的感謝。
“姐,謝什麼啊,我今天也玩得很開心。”鐘鉉笑了笑。
“鐘鉉啊…”韓詩妍輕啜一口咖啡:“姐姐覺得啊,自己好像喜歡上你了。”
大約是氣氛使然,突如其來的告白居然不是那麼突兀。
鐘鉉一時答不上來,張張嘴想著該怎麼接。
“不用馬上回答也沒關係,你別這麼緊張。”詩妍的語調都染上了笑意。
“我們…試試看好嗎?”沒想到的是鐘鉉一口應了。
“咦?”換成韓詩妍傻了,旋即又面露欣喜:“好,我們試試。”

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刻,鐘鉉腦中閃現的,是今天在starbucks裡基範的神情。

自己應該是,喜歡女生的,對吧…?

宿舍廚房裡,鐘鉉專屬的馬克杯碎了一地,基範捧了自己的杯子盯著碎片出神。
他剛剛…撞掉了鐘鉉的杯子。
頓時心慌意亂。

TBC
………………………………………………………………

難得的連休終於有心力碼字了,我好想會去當學生啊😭





lil_B612

[JongKey] 屬於兩人的道路.

*又是‘’婚禮的那一天(你的婚禮)‘’的梗


  走在每天相同的路上,偶爾是晴天,他們就勾著手聊天、唱著他做的曲子,偶爾是雨天,他們就一起撐著一把傘嬉笑、打鬧。

  「這是做什麼...?」

  金起範拿著軟尺在金鐘鉉身上到處遊走著

  「這不是想幫男朋友訂製衣服嗎。」

  一天一天的,就和增長的愛一般,那件只屬於他的藍色西裝也接近完成了。

  「讓我試穿看看吧~」

  「不行,還沒完成呢...。」


 「起範呀...我沒應徵上工作呢...。」

 在他身上那件藍...

*又是‘’婚禮的那一天(你的婚禮)‘’的梗


  走在每天相同的路上,偶爾是晴天,他們就勾著手聊天、唱著他做的曲子,偶爾是雨天,他們就一起撐著一把傘嬉笑、打鬧。

  「這是做什麼...?」

  金起範拿著軟尺在金鐘鉉身上到處遊走著

  「這不是想幫男朋友訂製衣服嗎。」

  一天一天的,就和增長的愛一般,那件只屬於他的藍色西裝也接近完成了。

  「讓我試穿看看吧~」

  「不行,還沒完成呢...。」

  

 「起範呀...我沒應徵上工作呢...。」

 在他身上那件藍色西裝顯得有些黯淡。

 「鐘呀...公司說是讓我到比利時進修呢...。」

 「嗯,我知道了。」

 就這樣嗎?又能怎麼樣呢...。若是要你留下,那又能帶給你什麼。若是留下,又能幫助你什麼。

 漸漸的寫不完的履歷,辦不完的手續,就和看不見終點的愛一般,堆積著。

 「夠了...這個樣子,太累了。」

 已經不記得是誰先提出的了。

 那天金起範是一個人去了機場,上了飛機,兩年是說長不短的一段時間。

 只留下了在登機前收到的最後的訊息,

 ‘’我做的曲子被選上了。

......

 我會等你回來。‘’

 

 雖然愛情,重要的是時機,但更為重要的是在道路轉角處所做的選擇吧。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上一篇是只看了預告的情況下寫的

於是昨天台灣終於上映了,中間其實是有好幾次希望他們能幸福走向終點的...

是真的喜歡金英光的演技了(哭)

沒看的孩子一定不懂我在說什麼,說實話我也不懂...


想放好久以前寫一半的長篇(比平常長一點的)上來,但不確定會不會寫到結尾.......反正都是瞎寫的<<<

lil_B612

[JongKey] 沒由來的.

 *看了TSOL ep.1的某預告圖發想的梗


所以說為什麼隔壁集團的Boss會在我們的宴會廳吃飯呢?

 所以說我們孩子飯都不夠吃啦。

 「哦這個好吃阿,蹦米!」

 「誰准你這樣叫我......」

 所以說像個孩子一樣沾的滿臉都是,集團Boss是誰都能當的嗎?

 「蹦米阿我說你飯做的那麼好吃,要不我們集團併了吧?」

 太無語了。

 「Boss Boss 聽說他們剛收了鑽石阿...」

 不知道哪個孩子暗暗戳戳的說了...

 ...

 ......

 「...

 *看了TSOL ep.1的某預告圖發想的梗


所以說為什麼隔壁集團的Boss會在我們的宴會廳吃飯呢?

 所以說我們孩子飯都不夠吃啦。

 「哦這個好吃阿,蹦米!」

 「誰准你這樣叫我......」

 所以說像個孩子一樣沾的滿臉都是,集團Boss是誰都能當的嗎?

 「蹦米阿我說你飯做的那麼好吃,要不我們集團併了吧?」

 太無語了。

 「Boss Boss 聽說他們剛收了鑽石阿...」

 不知道哪個孩子暗暗戳戳的說了...

 ...

 ......

 「要不我給你做飯我們併了吧。」

 集團Boss果然不是誰都能當的。


٩( ᐛ )و吃橘子🍊

lil_B612

[JongKey] 三秒定律.

*婚禮的那一天預告衍生的小短篇...


有人說確認戀愛只需要三秒。
一秒,看見了那雙桃花眼,兩秒,那高挺的鼻樑,三秒,那痞子般的笑容,嘴角的弧度卻剛剛好。
金起範承認自己的確是個顏黨,但不是外表,而是自我風格很明確的那種。
「你願意做我的模特嗎?我的作品展快到了,實在是沒辦法需要一個模特...。」
等到編了個奇怪理由把原本擔任自己模特的崔珉豪趕走後,才發現那人的身高並不是那麼理想。
「雖然我不認為我能做好...。」
「沒關係,沒關係,衣服我改改就好,你腿細,改這個不難。」
為了留下他還真的什麼都做了。
「或許你今晚有時間...一起吃個飯嗎?」
一晃眼時間也不早了,他已經換下身上的衣服,思...


*婚禮的那一天預告衍生的小短篇...


有人說確認戀愛只需要三秒。
一秒,看見了那雙桃花眼,兩秒,那高挺的鼻樑,三秒,那痞子般的笑容,嘴角的弧度卻剛剛好。
金起範承認自己的確是個顏黨,但不是外表,而是自我風格很明確的那種。
「你願意做我的模特嗎?我的作品展快到了,實在是沒辦法需要一個模特...。」
等到編了個奇怪理由把原本擔任自己模特的崔珉豪趕走後,才發現那人的身高並不是那麼理想。
「雖然我不認為我能做好...。」
「沒關係,沒關係,衣服我改改就好,你腿細,改這個不難。」
為了留下他還真的什麼都做了。
「或許你今晚有時間...一起吃個飯嗎?」
一晃眼時間也不早了,他已經換下身上的衣服,思考了一會。
「我很想,但抱歉,今晚和我女朋友有約了...」
「女朋友?」很驚訝。
「女朋友。」肯定句。
他•有•女•友。
失戀,也只需要三秒。

有點失望,但也沒辦法。抬頭卻看見那雙桃花眼透露著為難。
「但或許,不去赴約也...沒關係。」
「沒關係?」
「我們是約出來談分手的。」
「欸...?」
「或許你聽說過,確認戀愛只需要三秒嗎?」
我聽說過,也相信。
「我喜歡上你了。」
那麼三秒鐘互相確認的機率,又有多大呢?


我就是想寫寫婚禮那一天預告的感覺...是很牽強了...🙃

lil_B612

[JongKey] 運轉.

夜晚的星空是無數的回憶,經過無法計數的距離遠到而來。
當我眼裡的星空轉到你眼裡的時候,或許你能體會到我的思念嗎。
“距離鐘回來還有5天” 鬧鐘又在同樣的時間響起。
「我是什麼相思病嗎,居然還紀錄這個...。」
我睡下的同時,你也差不多要清醒了吧...晚安,早安。

思念傳達到時,會化為流星。
「還特地來接機,蹦米想我了嗎?」
「是是是,留學一趟只學到甜言蜜語嗎?」
好久不見。
時間卻沒有帶走星夜的光芒。
那天夜晚的飛機,白的發光的機場,那裡因為光害看不見星星。
但依舊能夠知道外面是場盛大的流星雨。

「我們一起去看星星吧。」

大概是大學生Paro
開了LOFTER放一些雜物...舊的看看會不會慢慢搬...

夜晚的星空是無數的回憶,經過無法計數的距離遠到而來。
當我眼裡的星空轉到你眼裡的時候,或許你能體會到我的思念嗎。
“距離鐘回來還有5天” 鬧鐘又在同樣的時間響起。
「我是什麼相思病嗎,居然還紀錄這個...。」
我睡下的同時,你也差不多要清醒了吧...晚安,早安。

思念傳達到時,會化為流星。
「還特地來接機,蹦米想我了嗎?」
「是是是,留學一趟只學到甜言蜜語嗎?」
好久不見。
時間卻沒有帶走星夜的光芒。
那天夜晚的飛機,白的發光的機場,那裡因為光害看不見星星。
但依舊能夠知道外面是場盛大的流星雨。

「我們一起去看星星吧。」



大概是大學生Paro
開了LOFTER放一些雜物...舊的看看會不會慢慢搬運過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