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录明

238浏览    7参与
啾咪

搁浅(shy7)

-The shy X Clearlove 

-拉郎

-ooc

-禁一切

-突然看到这篇忘记传上来,灵感来自知乎问题最隐秘的告白(好像是叫这个),谨慎欣赏

————————————


搁浅


“我太患得患失了,会把姜承録逼疯的。” 


明凯转动着无名指的素戒,铂金的质地在昏黄的壁灯下幽幽泛着光。“不过我要结婚了。”明凯说道。 


我略带惊讶地望着他,明明与他只隔了一张不算宽的小几,此刻我却觉得他的面容忽然令我看不真切。“可他明明那么喜欢你,我不明白…。” ...


-The shy X Clearlove 

-拉郎

-ooc

-禁一切

-突然看到这篇忘记传上来,灵感来自知乎问题最隐秘的告白(好像是叫这个),谨慎欣赏

————————————


搁浅



“我太患得患失了,会把姜承録逼疯的。” 

 

明凯转动着无名指的素戒,铂金的质地在昏黄的壁灯下幽幽泛着光。“不过我要结婚了。”明凯说道。 

 

我略带惊讶地望着他,明明与他只隔了一张不算宽的小几,此刻我却觉得他的面容忽然令我看不真切。“可他明明那么喜欢你,我不明白…。” 

 

“虽然说我们都是朋友,但是我知道你和他更要好”明凯眉头微挑“有些话说了你可能不爱听,但讲道理姜承録要是真那么喜欢我,怎么会一声不吭就走了。” 

 

我被他堵得愣了一会儿,一时也想不出该怎样回应他这番话,便打着哈哈,“嘁,最近过得咋样?休赛期有没有好好出去玩?”明凯盯着我,手指依旧抚在无名指上,我觉得有些尴尬,嘴角咧得有些僵。他忽然垂哞,半晌轻笑开来,“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生硬得实诚。”明凯说完这句抬眼觑了我一瞬,“我有时候也不太懂他,你们都说他喜欢我,我也能感觉到,但远远不及我想象的程度,顶多只算是…感兴趣。对。” 

 

“他只是不善于表达…”我一句话还未说完明凯便出声打断我,“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喜欢就是喜欢了,他直接告诉我难道我还会矫情地拒绝吗?” 

“那…”我惺惺道,“姜承録的好多东西在我这里,改天我把它们打包给你?” 

“不用了。”明凯道,“没必要了”。 

 

回到家后我收到了明凯的短讯,他在讯息里先是告诉我姜承録走之前从IG基地寄给了他两本书,随后不分青红皂白骂了那人一通。我觉得好笑,顺口问道什么书。过了一会明凯的消息传来,他说,一本叫做《戴罗勒园艺日记》另外一本是什么种菜种庄稼的,末了还不忘挖苦一番,“你看这个逼是人做的事吗,他不就暗示我太菜了啥也不是还打nm的游戏回去种地去吧。” 

 

我一怔,来不及多想跑到书房找出书架上卡着的诗集,一打开便是快要被翻烂的那一页,上边还粘着一张便利贴,歪歪扭扭地临摹着诗句,姜承録的字迹,一笔一划,稚拙得人鼻酸。 

 

我将这一页拍了张照片发送给明凯,连带着姜承録的笔记。那是余秀华的一首诗, 

“如果寄给你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会寄给你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颗稗子 

提心吊胆的春天” 

这是姜承録抄写的那一段,我告诉明凯,这首诗叫《我爱你》,我说,你不该错过他的。 

 

过了好一会,他告诉我,无所谓了。 

无所谓了。他说。 


————————————

烂尾的一篇,无后续

 


乌逸
“教练我觉得跟你们队打训练赛最...

“教练我觉得跟你们队打训练赛最有效呢。”

“教练我觉得跟你们队打训练赛最有效呢。”

乌逸

【shyx明凯】乳牙

纯属个人yy  请勿上升正主

不喜欢请退出

韩文由百度翻译提供,如果有错请不要介意。

不完全按照现实。

没人看,伤心


第三章   周庄梦蝶

姜承録抱他的时候,生理上的不适感让明凯反射性的想推开他。

他其实不喜欢别人碰他,特别是手。

但是在很久之前的一次IG和EDG的比赛上,在他和姜承録互换队服的时候,姜承録碰了他的手。

他没有反应。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权当自己不在意。


现在姜承録抱着他时,不适的感觉却直直涌上。

他的手还放在姜承録的头上,除了刚才的一句安慰之外,他没再吐出一句话。

明凯听不懂他断断续续冒出的韩语...

纯属个人yy  请勿上升正主

不喜欢请退出

韩文由百度翻译提供,如果有错请不要介意。

不完全按照现实。

没人看,伤心


第三章   周庄梦蝶

姜承録抱他的时候,生理上的不适感让明凯反射性的想推开他。

他其实不喜欢别人碰他,特别是手。

但是在很久之前的一次IG和EDG的比赛上,在他和姜承録互换队服的时候,姜承録碰了他的手。

他没有反应。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权当自己不在意。


现在姜承録抱着他时,不适的感觉却直直涌上。

他的手还放在姜承録的头上,除了刚才的一句安慰之外,他没再吐出一句话。

明凯听不懂他断断续续冒出的韩语。

只是觉得这个孩子,因为自己的退役而伤心。

他在台上时,众人的挽留与可惜让他不知所云,但姜承録为他做出的努力他对不起。

IG的s8记录视频明凯看过。

在哪仅有的几个镜头之中,他都是在专注的练习。

他那时不懂为什么他的退役会让姜承録伤心,会让他拼力夺冠。


前天晚上的吻让他恍然大悟和害怕。

他怕的不是姜承録突如其来的亲吻或感情,是自己的不反抗。

在成年人的世界中,有些说不清楚的潜规则都是顺理成章的。

当有一方主动亲吻或拥抱而你不抗拒不反感时,你们都默认了关系。

可那是面对异性,对于同性,他毫无经验。


姜承録还在抱着他哭,他想了想,还是想把手放在他的肩上,将他拉开,可是在他刚放上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巨大撞击声让他吓得浑身发抖,眼前的画面支离破碎,连身上的姜承録也开始模糊。

他眼前是天花板,身下是沙发,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而他一身的汗。

巨大的声响是敲门声,明凯有些恍惚,一时之间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

只有梦里的那一声是最大的,现在门外的声音,是轻微的,断断续续的。

手机在桌子上,是三点。

他仿佛知道打开门后会是谁,但他还是走到门前,明凯的侥幸心理隐隐发作。

他透过猫眼看了看外面,没有人。

他打开门,感受到一股重物的阻力,门外是燥人的酒气,是醉醺醺的少年。

明凯将姜承録拖进家里,刚关上门就被姜承録抓住领子扯到他的面前。

热烈晕人的酒气扑面而来,晕的他有些神志不清,刚才的梦导致他恍惚不清,他看到姜承録动了动嘴,可他什么也没听到。

他鬼使神差的,将耳朵凑近,想知道姜承録在说什么。

肩膀上的重量和温度告示着少年的醉意,明凯微微转头,耳朵接触到姜承録的脸,触电的感觉让他一顿。

他们保持这个姿势待了一会。

明凯反应过来,将姜承録拖到客厅,拦腰将姜承録有些艰难地抱起,想把他放到沙发上,可是姜承録却在这时反抱住他,导致他们两个一起摔在了沙发上。

姜承録发出了一声闷哼,这一下让他的醉意醒了一些。

他睁开眼,就感到身上的骚动。明凯被他这一下弄的身体疲倦,本就是劳累一天,被半夜惊醒和拖一个大男孩进家就让他体力耗尽,而突然的这一下摔倒,直接让明凯不想起来,可身下的是姜承録这事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想挣扎起来,可是姜承録把他抱的太紧,再加上现在有气无力的状态,他的动作总是做不出来,只能一直做“小动作”。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明凯想起来,却意外的使不上劲而将头摔在他脖颈里的姜承録,只是将明凯抱的更紧。

他微微起身,将头也埋在明凯脖颈里,轻轻说了声“明凯……”

而这突如其来的做法让明凯不在动作。

他怕下一秒哭的不是姜承録,而是自己。

梦里的场面触感逼真,包括被姜承録打湿的衣领,他颤动的肩膀,使他瘙痒的睫毛和头发。

那是假的吗,可是除了打湿的衣领他都曾真实的经历过,感受过。

那是真的吗,可是此刻抱着他的少年那晚的吻明明让他恍惚如梦。

“对不起,我的错,我明明…好好打的……”姜承録断断续续的话语让他摸不清头脑。

这个一站成名的少年,总是超出他的期望,给他骄傲。论对不起,他这个只会把梦想挂在嘴边的人,或许才是最要说对不起的。

“s9…冠军…你就…不退役……吧”

明明模糊不清的话语一字一句化为钉子钉死在明凯心上。

“我…没理解清楚…抱歉…骄傲…”

“别说了。”

“一年冠军…换…一年时间……”

他捂住姜承録的嘴巴,抑制住快要汹涌溢出的眼泪。


当一条狗被众人喊打时,你打它它不会伤心,而当一个人安抚它时,他会哭会安稳,那才是压死狗的最后一根稻草。

明凯曾经以为,他是那条被人人喊打的狗,姜承録是他的稻草。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众人是他,狗是他,安抚者是他,稻草也是他,而他无意之间让姜承録做了最后那只被稻草压死的狗。

他的所有过错,所有不甘与压力,都被姜承録一人揽下。

偏偏少年乐在其中,还引以为豪。

“你没必要,你真的没必要……”他贴着姜承録的耳朵小声说着。

姜承録松开抱着明凯的手,将明凯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拿下,他不再将脑袋埋在明凯的颈窝里,平躺了下来。

他将头偏向明凯那边,鼻尖接触到明凯的耳朵。

他偷偷喝了一些白酒,醉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到了明凯家。

明凯的耳朵是凉的,醉酒之后体温剧升的他被这凉意弄的舒服了一些。

他抓住明凯的肩膀,将他撑起。

明凯的眼睛湿润,窗外的光适时照到他的半张侧脸。

他的眼泪折射着清冷的月光。

姜承録有些缓慢的抬起手,迟疑的覆上明凯的脸,他用大拇指,轻轻擦去明凯左眼没来得及掉落的眼泪。

明凯右眼的眼泪恰好掉落在姜承録的嘴唇上。

姜承録舔了舔嘴唇,微微的咸味。

他半睁的眼看着明凯微微张开的嘴,借着醉意和夜色带来的暧昧气氛说道。

“我可以亲你吗。”

他的眼睛颤动了几下,刚才帮明凯擦过眼泪的手已经放在了明凯的嘴唇上。

“我可以……亲你吗……”

明凯轻轻握住姜承録正在摸他嘴唇的手的手腕。

明凯眼睛低垂,看着身下因为酒精而脸颊微红,迷糊着半睁眼睛的少年,此时咧开着嘴角,有些傻傻的看着自己。

他伸出手,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头发。

“我没关窗子。”明凯说道。

他的答非所问让姜承録疑惑。

“所以……”

“所以月亮会看到,星星会看到,可是我不介意。”

“所以……”

“所以,你可以亲我。”

他看着身下有些痴呆的少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身下的少年突然笑了起来,将摸着明凯嘴唇的手捂住自己眼睛,自嘲的笑着无力地说出几句话。

“나 역시 취 했 어.(我果然是喝醉了。)”

“그 럴 리 가 있 겠 습 니까.(怎么可能呢。)”

明凯听不懂姜承録说什么,但他将姜承録捂住眼睛的手拿了下来。

他迎着扑面而来的酒气,俯下身亲吻了姜承録。

乌逸

50度挥发会发黑。我真的憋不出来了。

50度挥发会发黑。我真的憋不出来了。

乌逸

【shyx明凯】乳牙

纯属个人yy  请勿上升正主

不喜欢请退出

韩文由百度翻译提供,如果有错请不要介意。

不完全按照现实。


第二章   驳回

电话打完,他还是哭了出来。什么时候,他需要一个孩子来实现他的愿望。

他还是觉得沮丧,觉得没希望。

可是那天在台下的时候,他被漫天金彩带的反光刺的流泪。

在别人只光顾着看奖杯的时候,他在台上时不时找自己的身影。

那金色纷飞的彩带到底还是太多,模糊了他的视线和听觉。

他看不见面前浩大的人群听不见响彻的欢呼声。

眼前是金色与灯光的交错,耳边是彩带在空中击打空气的啪啪声。

他以为明凯不在。

而那个时候,...

纯属个人yy  请勿上升正主

不喜欢请退出

韩文由百度翻译提供,如果有错请不要介意。

不完全按照现实。


第二章   驳回

电话打完,他还是哭了出来。什么时候,他需要一个孩子来实现他的愿望。

他还是觉得沮丧,觉得没希望。

可是那天在台下的时候,他被漫天金彩带的反光刺的流泪。

在别人只光顾着看奖杯的时候,他在台上时不时找自己的身影。

那金色纷飞的彩带到底还是太多,模糊了他的视线和听觉。

他看不见面前浩大的人群听不见响彻的欢呼声。

眼前是金色与灯光的交错,耳边是彩带在空中击打空气的啪啪声。

他以为明凯不在。

而那个时候,明凯在休息室里含泪看着屏幕。

“我们,是冠军!”

那是他快拼搏七年的目标。

他看着偷偷找寻自己位置的姜承録,想起s7当晚的电话。

傻孩子,你拿不到我也不会退役的。

但是3:0的战绩还是让明凯刮目相看。

从那一刻起,他是自信,是势在必得的天之骄子。

他偷偷走了后门,回了基地。

他让明凯想起自己当年的样子。

到底后生可畏,可他还是挫折倍升。


姜承録找不到明凯。

在队友一起看奖杯的时候,他找不到。在站在一排领奖时,他找不到。甚至离开现场时,他还是找不到。

不安感从他心底油然而生。


半夜的时候,他接到了明凯的电话。

他没换衣服,还是今天的队服,偷偷摸摸的把门关上,就去了广场。

明凯坐在长长的石台阶上,愉悦的喝着一罐啤酒。

他看到了姜承録,但没招呼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喝酒的动作停了下来。

姜承録坐在了他旁边。

“打得不错。”他淡淡吐出一句,像在评论平常的训练一般。

“你…………”他转过头,刚想再继续说什么,就被金彩带打了个措手不及。

姜承録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堆金彩带,往空中一扔,哗啦啦的声音瞬间充斥他的耳朵。

他认出来,是刚才夺冠时的金彩带。

彩带纷飞,落在俩人的头上,肩膀上,腿上。

明凯看不清姜承録了。

路灯模拟灯光,彩带营造气氛,同时还有姜承録模糊的神情,和带着笑意的话语。“我们是冠军。”

他讶异的睁大眼,好奇这满天的彩带是怎么回事。

“我……没看到你,你没在。”

“怎么拿来的?”他伸手从头上取下来一片,放在眼前。

“举奖杯的时候,有好多落在了里面。”

“你没看到,我再给你重播一次。”

他语气真挚,表情期待。

明凯收敛起他的神情。

“那你怎么装的?”他从见到姜承録的时候,没发现他有任何把手放到口袋里的动作。


姜承録把手收到袖口里面,举到明凯面前,抖了几下,又掉出一些金彩带。

他看着姜承録的举动,笑出了声,扭过头又喝了一口酒。

“我骗你的。”

姜承録猛的停住动作,扭过头看着明凯。

明凯一只手捧着脸,迎上姜承録诧异的眼神,满脸笑意带些许醉意说:“你打的,棒极了。”

他看着面前小孩的神情转变,伸手将落在姜承録脸上的彩带拿下。

“你以为我要说什么。”

“我以为……”

“其实你拿不到,今年我也不会退役的。”

他继续喝了一口酒,打断姜承録的回答。

“开心嘛?”他问道。

“사실 즐 거 운 것 보 다 는 가볍게, 큰 짐 하나 로 해결 되 잖 아。”姜承録突然冒出的韩文让他有点没反应过来,刚想说听不懂姜承録就已经把手机放在了他的面前。

“其实比起开心轻松多一点,因为一个大担子解决了嘛。”

“哈。”他一口干掉手里的啤酒。拍了拍姜承録的肩膀。“起来收拾了。”“?”他刚想继续说什么,还是打开手机里的翻译软件,把句子给他看“바닥 에 있 는 금 댕 이 를 깨끗이 치 워 라.(把地上的金彩带收拾干净。)”


他们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边聊边捡这彩带。他笑姜承録抓不出缝隙里的彩带,骂他没事拿这么多干嘛捡不完。

捡漏完的彩带被他们塞在明凯喝完的啤酒瓶里,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那天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半夜谈心过。

一直到现在。

他还是傻傻的握着啤酒瓶,不知道该怎么办。

为难和不适的感觉双管齐下。

他猛的推开姜承録,站了起来。

姜承録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他们都误会了什么。

明凯不知所措的动了几下,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仓皇逃窜,只留下姜承録一人。


他快步走回家,或者是说跑回家。

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生理上的不适感涌上大脑。

那晚他难以入睡。


第二天,EDG打野选手明凯宣布退役。

他站在台上时,突然明白姜承録的心态。在那成千上万张仿佛一样的脸当中,他根本找不到他。

但又好像看得到他。

明凯想起那次离场时的叫喊。

“明凯!你别退役!明凯!”

和s7那晚的电话。

“我求你,我帮你拿个冠军,下场金雨,你别退役好不好,真的我求你了。”

他到底是个违背诺言的家伙,从说想拿s赛的冠军到现在一直都是。

他离开舞台时,背后是万人瞩目与声响,可自始自终,他们当中没一人与他有过情谊知己。所以他没有回头,没有羞愧。

回到家后,他脱掉西装,躺在长沙发上看着电视。他对上面的内容不感兴趣,可还是想让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多一丝声响。

他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直到刚才。

他盯着天花板发呆,过了一会想动,但全身那种有气无力的感觉让他不适。

明凯强撑起身子,呆滞的盯着某处出神。

他挠了挠头发,捡起不知何时摔到地下的手机,滑开了锁屏界面。

消息漫天,但是没有一个人的消息。

有粉丝,有队友,有俱乐部。

偏偏没有姜承録。

他把手机收回口袋,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匪夷所思。前晚的画面突然浮出脑海给了他当头一棒。

皮肤摩擦和舌尖相交的触感在一瞬间重现,羞耻的感觉占满他的全身。

明凯用手捂住脸,尽量甩开这让他尴尬的羞耻感。

他刚想走回房间,就听见一个声音。

有人在敲他的门。

明凯觉得自己见鬼了,刚才去看消息的时候他看了时间,已经一点了。

他想不到会有谁敲他的门。

他走到门前,盯着门把手看了一会,还是握了上去。

明凯刚打开门,就被抱了个满怀。

是和前晚一样让他觉得颈窝瘙痒的头发。

他双手环抱着明凯的脖子,将头埋在明凯的颈窝。

他在哭。

在抱着明凯哭。

他没发出一点声音,没做出除了拥抱以外的动作。可明凯还是知道他在哭。

因为他感到有什么东西一滴一滴落在他的锁骨上。

那东西刚滴上去是温热的,可马上又变得冰凉。

明凯的领子被他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腐蚀着。

他微微低下头,耷拉着眼皮看着姜承録。

他看不到什么其实,他现在能看到的,只是姜承録的肩膀,和微微抖动的头发。

他只能缓慢和迟疑的伸出手,摸着他的脑袋冒出一句安慰。

“乖,别哭了。”

乌逸

shyx明凯  五十度黑化肥发灰  试水

shyx明凯  五十度黑化肥发灰  试水

乌逸

【the shy×明凯 】 乳牙

纯属个人yy  请勿上升正主

不喜欢请退出,不要看完了再说,这样对他们不尊重什么的,我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的人身攻击或影响。

本人s9末期才入坑,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指出。

韩文由百度翻译提供,如果有错请不要介意。

不完全按照现实。

由两张戴耳机图自己想到的cp。

感谢那兔为我想的标题。


我会听话但我也会狠你...


纯属个人yy  请勿上升正主

不喜欢请退出,不要看完了再说,这样对他们不尊重什么的,我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的人身攻击或影响。

本人s9末期才入坑,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指出。

韩文由百度翻译提供,如果有错请不要介意。

不完全按照现实。

由两张戴耳机图自己想到的cp。

感谢那兔为我想的标题。



我会听话但我也会狠你

                                  ——芦丹氏乳牙


第一章  朝花夕拾

 星子在空中模糊不清,而月亮也在今晚冷清的不像样。

月亮的寒冷被风吹进明凯未关的窗户,脚腕的突然受凉让明凯昏昏欲睡的意识清醒了一些。客厅没有开灯,只有外面窗子透进来的光线让他隐约看得清四周,而电视还开着,发出的光格外显眼,让他的眼睛有些刺痛。

身下柔软的沙发和一旁的枕头让明凯不想动,他眨了眨眼,盯着天花板出神。

昨天,准确来说是几小时前,EDG打野选手明凯正式宣布退役。

他那时站在台上,看着底下的人群,觉得那时的灯光格外晃眼。

但又无比熟悉。

他稍微挪动了一下姿势,安全感随着身体接触到微凉的沙发散发热量一样消失。

他确实给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s7的担忧,s8的不放心,最后s9的安心之后突如其来的一枪。

他不知道该怎么样。

他还是舍不得的。

舍不得之前看不清人脸听不清声音的漫天金丝带。

他好像隐约看到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孩站在台下。他离开的时候背后发凉,不知道为何。


他揉了揉眼睛,想起2014年的初春。


那个时候,他刚刚离开we,而回去处理手续的时候,看到那个戴着黑框眼镜,一头微微栗色的卷毛男孩,在一旁拿着韩文翻译过的合同慢慢看着。

是从没见过的新面孔。

“那个男孩是谁?”“姜承録,新来的一位韩国人,打法新颖,所以被找来了,可惜年龄太小,参不了赛,只能转回国了。”

“最小年龄不是17?”“他才15岁呢。”

明凯挪了挪身子,侧着头看着那个坐在沙发上有些没有存在感的男孩,男孩刚好此时抬头,他隔着眼镜镜片,看个陌生的男人以一种略带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

有些不知所措的回了一个略微尴尬的微笑。

“……”明凯移回视线,盯着面前的手续合同,微微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看看他的视频。”


豹女和锐雯的操作让人亮眼眼,打法属实新颖。


“他怎么想的?”“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他从韩国刚来就因为年龄的原因而不能参赛,多多少少会觉得遗憾吧。”

明凯张嘴想说什么,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可评价的。

“那孩子旁边的那个人是翻译吗?”“嗯。”

 明凯思考了一会儿问:“我们青训选手里,是不是还可以入人?”“你想他入青训?”

明凯没继续回答,走了过去招呼了一旁的翻译。

他蹲了下来,抬头看着面前这个有些慌张和不足所措的小孩。

“你是新来的对吗?(새로 오신 분 맞 죠?)”“안녕하세요, 선배 님。새로 들 어 왔 습 니 다。 강 승 록 이 라 고 합 니 다。(你好前辈,我是新招来的,我叫姜承録。)”“你打得不错啊,想打比赛吗?(잘 하 는데? 시합 할 래?)”

面前的小孩眼里好像露出了光彩和自信。

“가능하면 경기 에서 우승 하고 싶다。(如果可以的话,想打比赛拿个冠军。)”

是少年的热血纷飞,还是意气张狂?

“可是你的年龄太小了,没办法打比赛。(하지만 나이 가 너무 어 려 서 경 기 를 할 수가 없어 요。)”

“en……”面前的男孩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想男人下一步的做法。

明凯笑了一下。

“想不想青训先打几年?(남아 서 몇 년 먼저 훈련 할 거 예요?)”

“선배 님, 저 보고 몇 년 동안 운동 하 라 는 말씀 이 세 요?(前辈的意思是让我留下来先训练几年吗?)”

明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站起来走回自己原来的位置:“没什么悬念了,给他换转青训的手续吧。”

“你还真是格外的照顾后生仔啊。”

他躺回椅子上,瞄了一眼姜承録。

是想象中惊喜和感激的表情。

他没再去看,继续看手里的合同。

“그 선배 이름 이 뭐 예요? 참 좋 은 사람 이에 요。”“明凯。”

他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但回头看了一下,那个男孩在原地好好的看着面前新的合同。


之后一段时间他偶尔去we的时候,会看一下那小孩打训练。


小孩打的很认真,没注意到他的存在。通常几分钟之后他就走了。

而他不知道在他走之后,姜承録会拉着翻译问“선배 님 저 어때요?(前辈觉得我怎么样?)”

他其实都不知道。还是在很久以后,姜承録告诉他的。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偷偷听到你要去EDG当打野,而EDG上单打的不太好,我其实想去EDG当上单替补的。”

“结果没想到,去了IG。”

他决定退役的前一晚,他还是觉得心慌,半夜悄悄叫姜承録出来陪他喝酒。

他买了三瓶啤酒,坐在公园石凳上,借着一旁路灯的光模糊的认清几米外的姜承録,挥手招呼着他。

他离开石凳坐在地上,啤酒放在石凳上。

刚坐下的姜承録讶异了一下,随后盘腿陪他坐下。

他开了一瓶啤酒,开玩笑问小孩:“你之前在WE待了一年就去了AM,之后两年都没比赛打,亏我还帮你转青训。”

“不过你在ig打得很好呀,他们都说你的上野联动很好呢。”

他本就是只想叫他做个伴,知道他中文不好,也没想过姜承録能跟他聊上多久的天。

结果姜承録突然冒出这两句让他懵了。

明凯没想太多,他在那个时候顺手扶了姜承録一把,姜承録把他看的比较重他能理解。

所以他也只是笑了两声,把啤酒递了过去,一脸笑着问他:“你要喝酒吗?”

转念一想他到底太小,还是算了,刚想把手收回。

“喝。”“嗯?”

姜承録握着明凯拿啤酒的手的手腕往前一扯,抓着明凯的领子就亲了上去。

一气呵成。

苦涩的发酵麦芽花味道在口腔和大脑漫溢。

太过柔软的嘴唇反而让明凯反射性用舌头顶开,但张嘴的瞬间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啤酒在两人口腔来回拉扯,还有一些从明凯的嘴角流下来。

他只能睁大眼睛震惊的看着面前无比放大的脸。

原本栗色的头发和睫毛被一旁路灯的光都上了一道耀眼的金边。

他的脸被路灯照的白的不像话。

他的鼻息在明凯脸上温热流转。

他头略微变动的几个角度都引起皮肤摩擦。

他的手从领子到脸颊,从脸颊到随着明凯的耳朵轮廓滑下一直到耳垂。

时间被无限慢放。

姜承録离开明凯嘴唇时,他微变角度,与明凯鼻尖相抵,吐出的气息都是暧昧温热的啤酒味。

他眼睛半耷,睫毛微颤,眼波流转之间都带着酒味。

明凯全程傻住。

他其实是想乘着这次机会告诉他,我要退役了。

而不是在凌晨三点的公园石凳下,路灯旁,跟他来一次带着酒味的暧昧亲吻。


他双手从明凯的腋下环抱住他,脸埋在了他的颈窝里,头发和睫毛让明凯有些瘙痒。

“上次我们单独相处,是一年前的事了。”

“我想你了。”

明凯手里的啤酒早就泼完了。

他把手里的啤酒瓶捏的有些变形。

他想说,其实自己没想那么多,s8那次看着他夺冠,其实是也是想看看自己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和见证他说的话实现的场景。


s6和s7的接连失败就让他开始怀疑自己。

s7的那场比赛结束后,所有人都想着他会不会退役,就连他自己也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退役。

那天晚上小孩打通他的电话,用含糊不清的中文和哭腔说着:“我求你,我帮你拿个冠军,下场金雨,你别退役好不好,真的我求你了。”

“我会努力训练的,会拿冠军的,你别怪自己。”

他其实有点想笑。


他躺在椅子上,头往后仰,一只手捂着自己快要哭出来的眼睛回答

“好。”






以下是自己截的两张图,就是这两张图让我觉得可以凑cp,仔细一扒发现这两个真的有很多可以凑的地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