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鑫佑

42浏览    1参与
麻辣豆花

《黑鸟入深林》

温柔腹黑攻(佑)×懂事炸毛受(鑫)

严重occ? 小学鸡文笔(自动避雷)第一次写文

希望被提建议但别骂我😭

[图片]1.小包纸


    “今天我们班要转来个人!”大索拿着水杯冲进教室大喊,几个同学纷纷将他围住,七嘴八舌地聊些八卦。这事是每个课间的常态了“哇,真的?你又去听张奔的墙了?”“你个龟儿子,老子骗你嘎子哇。”“那你看到人了没?男的还女的?要是女的……”“女的也不干你的事,昨他们课间不是说你不举吗?”“你听谁说的,你要不来试试……”...


温柔腹黑攻(佑)×懂事炸毛受(鑫)

严重occ? 小学鸡文笔(自动避雷)第一次写文

希望被提建议但别骂我😭

1.小包纸


    “今天我们班要转来个人!”大索拿着水杯冲进教室大喊,几个同学纷纷将他围住,七嘴八舌地聊些八卦。这事是每个课间的常态了“哇,真的?你又去听张奔的墙了?”“你个龟儿子,老子骗你嘎子哇。”“那你看到人了没?男的还女的?要是女的……”“女的也不干你的事,昨他们课间不是说你不举吗?”“你听谁说的,你要不来试试……”

   

    趴在桌子上的丁程鑫听着闲话逐渐跑偏了,瞌睡也被吵没了,肚子还很难受。他心里一阵烦躁,揉着眼抬起身子。

    

    大索这才发现身后被吵醒的丁程鑫,赶忙把周围的人赶走,笑嘻嘻地说:“鑫哥,睡得可好?”丁程鑫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大索抿了抿嘴,挑着眉说:“鑫哥呀,你这昨天晚上去宠幸哪个姑娘了,从没见你困成这样。”


    丁程鑫猛地想起早晨睡在身旁的那个陌生男孩的脸,他环抱着自己的温暖的触感仿佛还在自己的身上,刺得他头皮发麻。


    丁程鑫狠狠地踹了一下大索的凳子,他被吓得一抖,委屈极了:“干嘛呀?”“张奔来了。”大索连忙扭正身子,把书摊开在桌子上假模假样地学习,可身旁嘈杂依旧,他小心地抬起头讲台上什么人都没有。


    他撅着嘴扭过头:“鑫哥,不是说要雨露均沾吗,没想到奴家就这样失宠了,是哪个苏妲己把大王你迷成这样。”“李大索!快上课了你还在干嘛!”


    张奔在讲台上平地一身雷,差点把李大索吓得勃起。“张,张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我跟丁程鑫讨论题呢。”“哦,还讨论的是商代后宫历史题是吧,要不要顺带研究一下繁衍呀。”全班哄笑,大索恨不得把头埋进书里。


    张奔敲了敲讲台:“安静,安静。今天我们班要加入一个新同学,来介绍一下。”从门口走进一个男生,全班又开始躁动。


    男生穿着米色的校服,半长的小卷发梳着三七分,鼻梁挺拔,下巴尖削,真的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这位就是我们的新同学了,叫道枝骏佑。中日混血,远道而来,人家中文可是很厉害的,都好好交流交流。”


    丁程鑫肚子难受的不行,对于新同学是谁毫无兴趣,弓着身子按着肚子。大索用手肘撞了撞丁程鑫的桌子:“尤物,尤物啊。”丁程鑫点了点头,他没空看尤物,他只想知道自己昨天吃了啥油物,肚子能疼成这样。


    张奔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但在新同学自我介绍时突然打断说老师我想拉屎这种事,除了李大索谁都做不出来。


    丁程鑫的头上冒出许多冷汗,肚子里像是有虫子在来回冲撞。尴尬就尴尬吧,总不能憋死。丁程鑫猛地站起身举手准备打断张奔,却突然愣住了。


    那个讲台上的新同学,他今早见过,还是在床上,还是“坦诚”相见。道枝骏佑也愣住了,这个今早他睁开眼就不见了的少年现在又站在他面前了。


    盛夏已过,下了几天的雨在今早停了,空气没有了以往的粘腻闷热,一阵微风夹杂着水汽和青草香味穿过窗户,拂动着窗帘,也掀起了少年的几缕头发,少年勾勾粉嫩的唇,像装着一汪春水的眼睛看着丁程鑫。


    丁程鑫装作自然地移开眼:“张老师,李大索说他肚子疼,要我陪他去厕所。”张奔被丁程鑫的打断吓了一跳,还没回过神就点了点头。


    大索也被丁程鑫的骚操作搞得一愣一愣的,正想反驳就被丁程鑫抓住领子揪着出教室。张奔总觉得有啥不对却仍没发觉,卷着书往大索屁股一敲:“一天天的直肠子吗?吃了就拉。”


    道枝骏佑看着丁程鑫慌忙的背影,眼底的笑意加深了。


   “哎鑫哥,你突然拉肚子怎么拿我当挡箭牌呀,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大索站在厕所门口往隔间里喊。


    丁程鑫哼了一声,这龟儿子谁还不知道他,他可宁愿在厕所门口受屎味熏陶,也不愿承受知识的滋润。“你平常不是挺能吃辣吗?怎么会拉肚子呢!太给我们重庆人掉面了。”


    大索没话找话,“对了,鑫哥,那个,”大索纠结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你昨天晚上打电话叫我喝酒,我爸最近管我管得紧,所以我跟他周旋了一会儿才去晚了,那你也不能先走了呀。你爸妈知道你知道他俩分居的事了吗?你昨天又去哪了?”


    丁程鑫啧了一声“闭嘴。”大索这个人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完没了地说,但这会很识脸色地闭了嘴。


    丁程鑫愈发郁闷了,昨晚可是这十七年来第一次夜不归宿,今早从道枝骏佑的家里跑回家时,他爸妈还在睡觉。


    等他把早饭做好放在桌上的时候,他爸才从房间里出来,看了他一眼就坐在位子上吃起饭。丁程鑫低头吃着饭,房间里只剩他爸吸溜的吃面条的声音。


    眼看他爸快吃完了,丁程鑫才小心地开了口:“爸,我昨天,去朋友家玩晚了才没回家”“嗯。”丁父随口应了一声。丁程鑫自知没趣,把碗收拾了去洗。


    “那个,”他爸终于开了口,丁程鑫洗碗的手顿了一下,“你昨晚上喝酒花的钱从哪拿的?”丁程鑫眨了下眼,心里一阵酸楚,丝毫不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洗碗的手越发用力,“我自己的,前几天和大索玩老虎机赢的。”


    他爸不说话了,好像丁程鑫夜不归宿还喝酒的事对于他来说不需要多在乎。洗完碗,他妈还没起,丁程鑫往卧室看了几眼,丁父撇撇嘴:“她加夜班还没回。”丁程鑫点了点头,什么夜班,白天也没见她回来几次。


    他捡起沙发上的书包,丁父已经穿好鞋准备出门了,又回头喊住他:“把你身上这校服脱了,酒味啷个大,丢死人!”然后把门甩上。


    整个房间突然安静,丁程鑫在狭小黑暗的房间里站了一会儿,觉得无比压抑,他脱下校服,又捡起前天他换下的忘洗了的校服穿上,沉默地在沙发上发呆。他已经独自面对这个房间十几年了。


    至于昨晚上的记忆他丝毫没有印象了,只觉得头痛欲裂,他和那个男孩发生什么他也不想再想了,反正也不会再见了。他厌倦了枯燥的生活,却更怕被掀起涟漪。


    可是没想到短短离了三个小时,他们真的又见面了。人家远道而来,见第一面就和人家睡了,张奔知道不得气死。真烦,丁程鑫连上厕所的心情都没了。


    他正想起身,一摸兜,才发现走的太急忘带纸了。“大索,帮我买一小包纸。”丁程鑫的声音从隔间闷闷地传来,大索正在门口扣手,呆了一下,迟疑地问:“现在吗?”“快点快点。”


    “噢!”大索人是嘴碎了点,但对哥们儿就是有求必应,绝不含糊,飞快的前往购买。


    丁程鑫蹲了半天,腿都麻的快没有知觉了,大索却还没回来。下课铃也响了,厕所也逐渐响起杂乱的脚步声,他可不想熏死在这里。


    快上课了,厕所逐渐安静下来,正当他以为自己真的要屎尽人绝的时候,大索的声音才在厕所门口响起:“鑫哥,我等你半天了,你怎么还没起来?”


    丁程鑫无语,“你不给我我怎么起,快给我。”大索震惊,他看了看旁边正在洗手的道枝骏佑,却突然和他对视,道枝骏佑瞥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就收回视线。


    大索尴尬极了:“啊?现在?这里?你,你确定吗?”丁程鑫实在无法忍受这个味道了,破音大喊:“快给我。”大索无奈的捂住鼻子往隔间走,心里嘀咕:鑫哥这什么癖好啊。


     他把东西从门缝往里一塞,就飞快地跑回门口。丁程鑫将他塞进来的东西放到眼前一看,这他妈是,一个小包子!用这玩意儿擦屁股,不怕流油吗?


     大索缓过气,又开始叨叨:“鑫哥,你知道我为给你买小包子废了多少力气吗?食堂没开饭,我就翻墙绕了条街给你买。这家包子真是一绝,你可得好好尝尝。”


     道枝骏佑简直惊了,他楞楞的看着大索,大索不服气:“我鑫哥今天是拉肚子,胃里没东西咋拉呀,不然会难受。张奔今天不就夸他直肠子吗。雅蠛蝶,你不懂的。”


    丁程鑫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龟儿子老子说的是一小包纸!卫生纸!”大索心一惊,完了,他这次是死定了。


    “鑫哥,你,你真不能怪我,重庆人平翘不分的,我这就去给你借。”说完赶紧一溜烟跑了。


    道枝骏佑看了看隔间,笑了笑,走过去将一包纸递了进去。丁程鑫拽了进去:“操,你这次还挺快啊。”


    丁程鑫系好裤带,揉揉发麻的腿走出隔间洗手,对门口的人说:“你小子故意整我是吧。”没听见大索的声音,他抬起头,却看见镜子里他后面门口站的是那个新同学。他愣住了,又很快装作无事地把水龙头关住。


    正准备离开,道枝骏佑却开口了:“请问,能把我的纸还给我了吗?”


    丁程鑫一滞,给我纸的是他?他什么时候来的?他声音还怪好听的,不是想什么呢!小包子的事他不会看见了吧?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在道枝骏佑面前尴尬。


    虽然他表面上很平静,但道枝骏佑还是看出他在想什么。道枝骏佑友善的笑了笑:“刚才有位同学让我来借给你的。”丁程鑫松了口气,“那谢谢你了。这个给你。”丁程鑫把兜里还温热的小包子和纸一起塞进道枝骏佑手中,朝门口走去。


    道枝骏佑却突然拉住他,丁程鑫现在实在是太累了,他想不明白的事就懒得去想,懒得去提,于是他叹口气回过头问怎么了。


    道枝骏佑指了指他露出来的一段锁骨说:“抱歉。”丁程鑫疑惑地皱了眉,面向镜子一看,那是一个红红的吻痕!


    两人在镜子里对视了几秒钟,都尴尬的移开了目光,丁程鑫烦躁的整理衣领,想要遮住吻痕。道枝骏佑又缓缓地开了口:“今天早上,你怎么突然走了。”丁程鑫转过身,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啊,家里有急事。昨晚的事都忘了。”


    都忘了。这就很绝。又可以说是丁程鑫把事情全都忘了,也可以理解为他想让他俩全都忘了。不过恐怕两个都是丁程鑫想表达的吧。


    道枝骏佑咧开嘴笑了,说:“同学快上课了,走吧。”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是这么明媚地笑容,丁程鑫眨眨眼想:睡了就睡了吧,反正我都忘了,这么好看的脸我也是赚了。丁程鑫挑挑眉,对他挥了个手:“走了兄弟。”


    道枝骏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暗了暗眼神,唇角勾起。还早,不能心急。




他俩啥都没做!!!!还是个孩子呢!!😋

由于好粉这对cp但俩小孩语言不通 国籍不同 毫无交流 只能自己臆想了 应该还有被b站拉郎配吸引过来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