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针锋对决

18.2万浏览    788参与
星隶吾劫

温捌老师退圈了
微博的图

大家知道有什么找人w/a/n/g络  .b.a.o力的途径吗
或者r.e.n肉也可以

温捌老师退圈了
微博的图

大家知道有什么找人w/a/n/g络  .b.a.o力的途径吗
或者r.e.n肉也可以

最生

原顾合集

原炀X顾青裴同人文总结


①《原顾小甜饼》(短篇合集)

微博阅读:《原顾小甜饼》

ao3全文:《原顾小甜饼》

废文全文:《原顾小甜饼》

长佩阅读:《原顾小甜饼》

TXT:《原顾小甜饼》


②《原顾:陪你走到底》(长篇同人)

微博阅读:《原顾:陪你走到底》

ao3全文:《原顾:陪你走到底》

废文全文:《原顾:陪你走到底》

TXT:《原顾:陪你走到底》


188男团其余同人文:188男团


[图片]

原炀X顾青裴同人文总结


①《原顾小甜饼》(短篇合集)

微博阅读:《原顾小甜饼》

ao3全文:《原顾小甜饼》

废文全文:《原顾小甜饼》

长佩阅读:《原顾小甜饼》

TXT:《原顾小甜饼》


②《原顾:陪你走到底》(长篇同人)

微博阅读:《原顾:陪你走到底》

ao3全文:《原顾:陪你走到底》

废文全文:《原顾:陪你走到底》

TXT:《原顾:陪你走到底》


188男团其余同人文:188男团


封寒
得想办法绿了原炀(๑°...

得想办法绿了原炀(๑°3°๑)

得想办法绿了原炀(๑°3°๑)

顾念
敲核桃 各位姐妹看这里 188...

敲核桃

各位姐妹看这里

188语c群

可聊,可戏,可车

主要是人特别少,皮表全空

咕咕,黎叔叔,翔哥已有,其他全无

群内有资源(x)可私要

欢迎各位来玩啊

黎叔叔求一位小甜心


敲核桃

各位姐妹看这里

188语c群

可聊,可戏,可车

主要是人特别少,皮表全空

咕咕,黎叔叔,翔哥已有,其他全无

群内有资源(x)可私要

欢迎各位来玩啊

黎叔叔求一位小甜心


&

海景房一日游【原炀x顾青裴】

【闭门造车之二】


【链接自取《出差》 】


【再屏蔽我要fong辽】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图片]

【闭门造车之二】


【链接自取《出差》 】


【再屏蔽我要fong辽】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氵昷女尼

我真的好喜欢原炀,我怀疑我上辈子叫顾青裴。

我真的好喜欢原炀,我怀疑我上辈子叫顾青裴。

丘山桃桃

和姐妹@望帝春心托杜鹃 整的视频,大年初二给大家乐呵乐呵!我们永远喜欢原顾👌

和姐妹@望帝春心托杜鹃 整的视频,大年初二给大家乐呵乐呵!我们永远喜欢原顾👌

渺墨-电控放过我

接上一条的第二发。

怎么原来我截了这么多图吗?

迷惑行为

接上一条的第二发。

怎么原来我截了这么多图吗?

迷惑行为

渺墨-电控放过我

等着TXT下载的时候去找来玩的。挑了几张比较像的。

……怎么我一发lof还放不下这些图呢

188真香,是真的香

等着TXT下载的时候去找来玩的。挑了几张比较像的。

……怎么我一发lof还放不下这些图呢

188真香,是真的香

最生

原顾:早安(7)

  早晨,顾青裴听到厨房传来碗筷声,他像往常一样,慢吞吞爬下床,进了浴室。


  洗漱完毕,他一边系着浴袍带子,一边往厨房走去。


  原炀围着他前面胡买的雪橇三傻卡通围裙,再配上那肌肉壮实的上半身,看着着实画风清奇。


  顾青裴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了原炀,在原炀肩上落下一吻,而后嘴唇一直贴在那皮肤周围,好像在嗅着肌肉的香味,“宝贝,早啊~”


  原炀倒是反应平平,“坐着去吧,马上就好。”


  顾青裴在原炀看不到的地方轻轻瘪了下嘴,还是没有松开,手臂依旧环在原炀腰上,“闻着好香~”


  原炀...

  早晨,顾青裴听到厨房传来碗筷声,他像往常一样,慢吞吞爬下床,进了浴室。

 

  洗漱完毕,他一边系着浴袍带子,一边往厨房走去。

 

  原炀围着他前面胡买的雪橇三傻卡通围裙,再配上那肌肉壮实的上半身,看着着实画风清奇。

 

  顾青裴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了原炀,在原炀肩上落下一吻,而后嘴唇一直贴在那皮肤周围,好像在嗅着肌肉的香味,“宝贝,早啊~”

 

  原炀倒是反应平平,“坐着去吧,马上就好。”

 

  顾青裴在原炀看不到的地方轻轻瘪了下嘴,还是没有松开,手臂依旧环在原炀腰上,“闻着好香~”

 

  原炀转过身,面无表情看着顾青裴,“嗯,让开,我拿碗。”

 

  顾青裴溜嗦嗦移开,让原炀从旁边走了过去。

 

  原炀拿着碗回来,没有舀粥的意思。

 

  原来刚刚拿碗只是借口,想让顾青裴放开他而已。

 

  顾青裴又贴了上去,抱着原炀,“好饿~”

 

  原炀一指旁边橱柜上的一大堆残羹剩饭,“那你先把那些打热了吃。”

 

  顾青裴:“……”

 

  昨晚,原炀忙着公司年终的事情,没有和顾青裴一起回家。但是我们顾总,按他的意思说就是比原炀工作效率高,所以早就忙活完了,提早下班。

 

  本来,他是想展示一下自己厨艺的,结果刚拿起菜刀就接到王晋电话,王晋约他出去喝酒。

 

  顾青裴站在厨房低头看了眼自己一身家居服,想了下,让王晋来家里喝了。

 

  原炀回家时,俩‘老给蜜’已经喝嗨了,正搁沙发上划拳呢。

 

  见原炀回来,王晋立马从别人家沙发上跳下来,冲门口的原炀龇开一口白牙僵笑道:“老弟一起吗?”

 

  顾青裴:???

 

  一起打你吗!!!

 

  王哥喝醉了真的……一言难尽……

 

  原炀从门口瞬移过去拽着王晋的衣领,把人从顾青裴旁边提溜开,给颜司卓发了个语音消息过去,“过来!把你家亲戚拎走!”

 

  一刻钟不到,颜司卓到原炀家扛走了醉醺醺的王晋。

 

  原炀正想着反过来教训顾青裴呢,裴哥直接往沙发上一倒。

 

  一脸:

  我睡了;啥事别问我,问就是不知道;拒绝深夜交谈。

 

  俗话说得好,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不管原炀给他洗澡换衣服怎么折腾,裴哥一副醉到不省人事的模样,除了偶尔原炀手重点,他会装作打个酒嗝,还是那种假到不行的。

 

  然后wuli裴哥就侥幸地撑到了今天早上,没被公开‘庭审’。

 

  顾青裴看了眼昨晚跟王晋吃剩下的那些菜,一副扫了胃口的模样,他转而看向原炀锅里沸腾的粥,不自觉吞了下口水,“没事,我等你的粥。”

 

  原炀随手敲了个鸡蛋进碗里,“抱歉啊顾总,没做你的,你吃那些。”

 

  顾青裴:“……”

 

  顾青裴在心态崩了的边缘,迅速调整好,朝原炀笑嘻嘻道:“现在做,我可以先吃你那份,你再做自己的。”

 

  原炀惊了个大讶,“你这不要脸的精神从哪儿学的?”

 

  “你教的。”顾青裴还是一脸‘和善’。

 

  原炀提溜着顾青裴的浴袍后领,把他提到那堆‘厨余垃圾’边上,“你吃这个。”

 

  顾青裴‘啧’了一下,“太咸了。”

 

  原炀随手一指,“那这个。”

 

  “太辣了。”

 

  “还有这个。”

 

  “太油了。”

 

  “是吗?我看你昨晚吃挺开心啊。”

 

  “那你肯定眼神不好,看错了,”顾青裴把自己眼镜摘下,给原炀架上鼻梁,“改天带你配一副,你先看看这个度数怎么样。”

 

  原炀那比鹰还好的视力,一戴眼镜,眼珠子当即在眼眶里转了个圈。

 

  晕。

 

  他胡乱扯掉顾青裴的眼镜,顾青裴却拽着不让他取掉,顺道把眼镜给他架到头顶了,还夸道:“人帅就是不一样,近视镜都能带成墨镜那股范儿~”

 

  原炀突然正经看向顾青裴,威胁道:“你觉得三言两语,就能完事儿了?”

 

  顾青裴露出职业性假笑,“哪能啊,这么着,我过年给原总的红包翻两倍成吗?”

 

  原炀忍无可忍,抱起顾青裴往客厅走,摔在沙发上,“我觉得不太成。”

 

  顾青裴死拽着自己浴袍,看原炀那气势,开始不断加码,“三倍?五倍?七倍?!九倍!!”

 

  “你当你竞拍呢?还是划拳呢?三五七,六六六?”原炀气笑了。

 

  “不不不,原总怎么能竞拍呢,谁也拍不起啊,”顾青裴顺着竹竿赶紧往上爬,“你看在我倾家荡产把自己都赔上了的份上,能让我喝一口米汤吗?”

 

  原炀终于被这狡猾的狐狸给逗笑,“你整得自己还挺委屈哈。”

 

  笑了!狗砸笑了!有机会!

 

  顾青裴赶紧从沙发上坐起来,抱着原炀就开始,“原总,赏口米汤吧,想当年我为了把你从宠物店赎出来——”

 

  “闭嘴,我去舀粥,一会儿再被你耽搁糊了。”原炀起身往厨房走去。

 

  顾青裴拿起茶几上像是刚倒上水的水杯,喝了口,润润一醒来就叭叭的嗓子,然后冲着原炀背影喊道:“原总大度!”

 

  “吃完饭接着交代。”

 

  “没了,真没了,就他非得到家里来,说是跟颜司卓吵架,你说这人都多大岁数了,他俩在一起也快一年了吧,还吵架,不像咱,一点儿都不吵,你是说吧?”

 

  原炀嘴角抽筋似的上扬,但又不想让顾青裴觉得自己能特别快就被哄好,他迅速转弯溜进了厨房,趁顾青裴不注意,赶紧笑会儿。

 

  顾青裴在原炀走进厨房后,拿起桌上的水杯又抿了一口,叹道:“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好哄了……”

-

-

-

顾总:日渐委屈.JPG


最生

原顾:早安(6)

  原炀出差了,顾青裴还挺不习惯的,早上没人做饭,晚上没人暖被窝,家里卫生没人打扫,垃圾也得自己扔。

  当一个人融入自己生活后,他消失会不习惯;当一个人融入自己生命后,他消失会带走我们心脏上的一块肉;当一个人融入自己身体后,他消失会致我们心理残疾。

  不过原炀的消失没有维持太久,他今天在电话里告诉顾青裴自己明天下午就回京了。

  顾青裴笑着说要去接他。

  原炀把航班信息发给了顾青裴。

  顾青裴想着原炀快回来了,下午下班后便自己去超市买了许多东西,等原炀回来——给他做饭。

  当然,他也会动手的!不过原炀不让他动手,他也不能不听话是不是!

  顾总这点做得还是很好的!

  原炀不让他干活,他就真的不干活...

  原炀出差了,顾青裴还挺不习惯的,早上没人做饭,晚上没人暖被窝,家里卫生没人打扫,垃圾也得自己扔。

  当一个人融入自己生活后,他消失会不习惯;当一个人融入自己生命后,他消失会带走我们心脏上的一块肉;当一个人融入自己身体后,他消失会致我们心理残疾。

  不过原炀的消失没有维持太久,他今天在电话里告诉顾青裴自己明天下午就回京了。

  顾青裴笑着说要去接他。

  原炀把航班信息发给了顾青裴。

  顾青裴想着原炀快回来了,下午下班后便自己去超市买了许多东西,等原炀回来——给他做饭。

  当然,他也会动手的!不过原炀不让他动手,他也不能不听话是不是!

  顾总这点做得还是很好的!

  原炀不让他干活,他就真的不干活!超级听话der!

  言归正传,顾青裴提着大包小包食材走出超市,还给原炀拍了张照片发过去。

  配字:等你回来


  原炀笑着回了消息:完全ojbk,别忘了再准备一样东西

  顾青裴问:什么?

  原炀:【蜜桃臀.JPG】

  顾青裴:滚!正经点好吗!

  原炀:【doge.jpg】

  顾青裴:【再见.jpg】

  顾青裴心情颇好,关了手机,自己开车一路哼歌回到了家里。

  到家后,顾青裴把食材该放冰箱的放冰箱,该简单处理的稍微处理了下,然后自己做了个水果拼盘当做晚饭,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着。

  电影结束,他便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早,原炀偷摸提早回了家,那会儿天还没亮,顾青裴还抱着抱枕睡得正香。

  那是原炀临走时开玩笑给他买的一个哈士奇形状的半人高的毛绒抱枕。

  原炀说要是自己不在,顾青裴睡不着的话,就可以抱着这个睡,全当他在顾青裴身边。那抱枕还附赠了一个暖水袋,有个可爱的柴犬毛绒套-子套着。原炀一并扔给了顾青裴。

  顾青裴接到时,一脸嫌弃地冲原炀说:“虽然我不希望你老是跟我提年纪,但是也还是稍微记得点比较好,我这岁数,你送我这些合适吗?小同志送礼物不过脑子的吗?”

  原炀当时耸了耸肩,硬是塞给了顾青裴。

  因为媳妇的口嫌体直,他领略过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不,现在看来,顾总用得还挺顺手。

  原炀蹑手蹑脚走到床边,轻轻掀起被子的一角,看到顾青裴白皙好看的双脚中间正夹着那个小柴犬热水袋呢。

  热水袋已经变温了,但原本冰凉的双脚,此时摸起来倒是热乎乎的。

  顾青裴被摸双脚,应激性地把脚往被子里缩,这一动,他也醒了,睁开迷糊的双眼看到床边有人,他吓得立马从床上弹坐起来。

  原炀害怕把他吓着,赶紧伸手把灯打开了,提前说了话,“是我,躺下吧。”

  听到声音,顾青裴才把屏住的那口气呼了出去,刚睡醒的他声音带着鼻音,黏软的,问原炀:“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下午的飞机吗?”

  原炀脱掉衣服,上了床,把顾青裴怀里的哈士奇毛绒抱枕抽掉,自己直往顾青裴怀里钻,“见你每天抱着别的东西睡觉,我吃醋了,得早点回来,抢回我正宫的位子。”

  顾青裴乐呵呵侧身抱住原炀,“小伙子非常有自知之明,你再不回来,哈嫔就要夺了你的位子了。”

  “哈嫔是啥?”

  “前阵子朕才册封的,被你刚刚扔到地上的那位。”

  “我总觉得……你占我便宜了。”

  “明明是你的手在乱摸……”

  “皇上做晨练吗?”

  “不做,想抱着正宫好好睡会儿,还是你暖和。”

  “想我了?”

  “一点点。”

  “就一点点?”

  “嗯……斑点狗那么多的点吧。”

  原炀低笑了下,抱紧顾青裴,两人交换着体温与思念。

最生

原顾:糖炒栗子

  原炀和顾青裴今天下班后顺道开车去了超市,家里没多少‘余粮’了,夫夫俩得去采购点儿。


  在超市逛了一圈后,原炀推着购物车结账,顾青裴跟在他身后,眼神不自觉飘往了别处。


  原炀这边已经结完账,把购物车里大包小包的食材提溜了出来,顾青裴还处在收银台前愣神。


  原炀顺着他视线看过去,笑了下,手提着东西不空,他就用脚尖轻轻踢了下顾青裴的小腿,“喂,看什么呢?”


  顾青裴瞬间回神,眨巴着眼睛转过来,“嗯?没什么,眼镜起了点雾气。”说完朝原炀走了过来。


  原炀倾身向前,凑到顾青裴面前,盯着顾青裴的眼镜,虽...

  原炀和顾青裴今天下班后顺道开车去了超市,家里没多少‘余粮’了,夫夫俩得去采购点儿。

 

  在超市逛了一圈后,原炀推着购物车结账,顾青裴跟在他身后,眼神不自觉飘往了别处。

 

  原炀这边已经结完账,把购物车里大包小包的食材提溜了出来,顾青裴还处在收银台前愣神。

 

  原炀顺着他视线看过去,笑了下,手提着东西不空,他就用脚尖轻轻踢了下顾青裴的小腿,“喂,看什么呢?”

 

  顾青裴瞬间回神,眨巴着眼睛转过来,“嗯?没什么,眼镜起了点雾气。”说完朝原炀走了过来。

 

  原炀倾身向前,凑到顾青裴面前,盯着顾青裴的眼镜,虽说大冬天从外面进到温暖的室内眼镜容易起雾气,可这都逛了大半天超市了,眼镜早就清晰了。

 

  两人就这么直楞楞地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顾青裴被原炀直直盯进眼睛里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他拿前额磕了下原炀的额头,笑道:“看什么看,赶紧回家了。”

 

  原炀耸了耸肩,“看看顾总眼睛里除了我还有什么。”

 

  顾青裴接过原炀手里的一袋蔬菜,“有未来——”顾青裴往前走了几步,完全没有等原炀的意思,边走边接了句,“和你的未来。”

 

  原炀三两步跟上,抢过顾青裴手里提着的东西,“这话我爱听。”

 

  把采购的口粮放进车里后,原炀跟顾青裴说自己钱包丢在收银台了,要回去取一趟。

 

  顾青裴点了点头。原炀走后,顾青裴把座椅调低了些,半躺于副驾驶上,听着车载广播里的新闻,闭目养神。

 

  不到一会儿,原炀就回来了,手里又拎了两大包东西。主驾驶车门被从外面打开,一股浓郁的烤红薯和糖炒栗子的香味就扑面而来。

 

  车里躺着的某只‘狐狸’闻着味儿坐了起来,原炀带着一身的甜香味和外面的冷气坐进了车里,然后把那两大袋热乎乎烫烫的冒着热气的东西丢到了顾青裴怀里,“喏,想吃你就直接说,看半天不买,不知道还以为你看上人老板了。”

 

  “谁看上老板了。”顾青裴清点着自己怀里的烤红薯和糖炒栗子,“你这是把别人店铺搬了吗?”

 

  原炀一边发动车一边说:“那小吃店老板娘刚才脸都被你盯红了,你看人半天不买点东西像话吗?”他系上安全带,又给顾青裴拉上安全带,“我全部买过来,顾总能多看我两分钟吗?”

 

  顾青裴嗤笑,“你有什么好看的,又不能吃。”

 

  原炀臭流氓给顾青裴插上安全带后,抬手摸了一把顾青裴的嘴唇,“昨晚不是吃得挺开心?”

 

  顾青裴拍开原炀的手,“滚,开你的车。”

 

  车子稳稳当当驶了出去,顾青裴抱着两大包东西,越想越觉得刚才自己吃亏了,绞尽脑汁想扳回一局,开始叨叨了,“你买这么多,吃得完吗?就知道败家。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能浪费,你怎么……嗯?不回家吗?去哪儿?”

 

  原炀从袋子里拿出一颗糖炒栗子递给顾青裴,“你不是说不能浪费吗?我去劫富济贫啊。”

 

  顾青裴接过糖炒栗子,剥开,塞到原炀嘴里,“不会用成语别乱用。劫自己的富?”

 

  原炀嚼着绵绵的甜甜的糖炒栗子道:“那你说,该怎么说。”

 

  “开仓放粮?”

 

  原炀:“……”

 

  可以,也没好到哪去。

 

  两人下班后又折回公司,把正准备在两位老板之后下班的各位员工吓得够呛,以为又有什么大案子要加班了。

 

  结果没想到,大冬天,两位老总是来送温暖的,几位女员工要不是打不过原总,都想抱着顾总表白一波。

 

  红薯和糖炒栗子很快分完,顾青裴留了自己和原炀两个人的,然后潇洒地走了。

 

  回去的路上,顾青裴抱着热乎乎的糖炒栗子一口一个。

 

  原炀问他:“刚才干嘛不自己买?”

 

  顾青裴想了一下,塞给原炀嘴里一个,“没那么想吃,只是看到的时候,想起以前上学的时候了,大冬天,在街上边走边吃,一晃好多年过去了。”

 

  原炀点了点头,“你还能想起大学的事情啊。”

 

  这话的意思就是:你还能想起那么久远的事情啊?

 

  “干嘛?你又想说我老??”顾青裴接连塞给他三四个没剥皮的,“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原炀嘴巴鼓得像只进食的仓鼠,一边开车一边笑,“别闹,开车呢。”

 

  顾青裴一脸不知该笑该怒的表情,“要不是你在开车,我真想抽你。”

 

  “顾总,给个袋儿。”

 

  “又干嘛?”

 

  “我吐皮儿。”

 

  “吞了。”

 

  “……”

  好的,吃栗子不吐栗子皮。

 

  原总自己惹的人,自己食恶果。


白桃沁茶

新年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好事多多!(我带着原顾夫夫来给大家拜年啦!😋

(p2是无红框版p3是无框无眼镜版p4是脸部细节

新年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好事多多!(我带着原顾夫夫来给大家拜年啦!😋

(p2是无红框版p3是无框无眼镜版p4是脸部细节

长希CHANGXI

原顾

原炀×顾青裴

*哈哈哈短小

*除夕快乐!


【因为你是原炀,这点谁也比不上】


年关将至,四处张灯结彩一片红火。

KTV里的歌声笑声噪声混成一片,震耳欲聋。顾青裴实在适应不了这群二十出头小年轻的娱乐方式,待了不到两个小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耳朵快要给聒聋了,简直是活受罪。

在原炀的好运来系列歌曲唱过第三首之后,顾青裴终于坐不住了,他借着上厕所到走廊里清静清静。

隔壁包厢的门突然开了,走出一个熟人。两个人皆是一愣,王晋很快笑道:“青裴,好巧啊。要不要一起,你是和谁?”

顾青裴朝自己包厢里瞥了一眼,“原炀呗,还是算了吧。王哥你是,陪朋友?”

“嗯,生意上的。”

顾青裴...

原炀×顾青裴

*哈哈哈短小

*除夕快乐!


【因为你是原炀,这点谁也比不上】


年关将至,四处张灯结彩一片红火。

KTV里的歌声笑声噪声混成一片,震耳欲聋。顾青裴实在适应不了这群二十出头小年轻的娱乐方式,待了不到两个小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耳朵快要给聒聋了,简直是活受罪。

在原炀的好运来系列歌曲唱过第三首之后,顾青裴终于坐不住了,他借着上厕所到走廊里清静清静。

隔壁包厢的门突然开了,走出一个熟人。两个人皆是一愣,王晋很快笑道:“青裴,好巧啊。要不要一起,你是和谁?”

顾青裴朝自己包厢里瞥了一眼,“原炀呗,还是算了吧。王哥你是,陪朋友?”

“嗯,生意上的。”

顾青裴惊讶的挑挑眉,打趣道:“大过年的还谈生意?王哥真是敬业楷模啊。”

“老弟别笑话我了,这不是赶着过年和这些朋友聚一聚,年后还跟他们有个项目呢...”

王晋突然止住了话,顾青裴紧跟着感觉背后一凉。向身后望去,果然,原炀一脸杀气的站在那里,幽幽地望着他们,“继续啊,别停,你俩年后不是还有个生意吗?接着谈啊。”

见他们都不说话,原炀乘胜追击:“是不是我碍事了?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原大少爷你误会了,我们只是随便聊两句。”王晋淡淡解释道。

原炀气的咯吱咯吱直咬牙,妈的,瞅这姓王的表情!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还聊两句?聊什么了?是不是背后说我坏话了?!是不是鼓捣我家青裴跟我掰啊?!

“聊什么聊?他跟你没什么聊的。顾,青,裴,你给我回来!”

“原炀,你别闹!我和王哥说几句话怎么了?能不能懂点事?”顾青裴蹙着眉,像在教育一个小孩。

王晋带着标准的礼貌微笑紧跟着道:“对啊,青裴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干涉他的人际交往。”

“少给我拽词儿!顾青裴还他妈是我老婆呢!我就管他,关你屁事!”原炀感觉这两个人合起伙来数落他,委屈的不行,大尾巴都要耷拉下来了,一把攥住顾青裴手腕,就要往包厢里拖。

顾青裴好不容易挣脱出来,被原炀气的脑仁疼,原炀就是你说他他不听,自己还该咋咋地。顾青裴板起脸,“原炀,道歉。”

原炀瞪圆了一双狗眼,震惊道:“顾青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给王哥道歉,你能不能成熟点?”顾青裴黑着脸,一步不让。

原炀咬牙切齿,“我就不,凭什么?死也不道歉!”

两个人互相较劲,瞪着对方僵持了半天。顾青裴深呼吸一下,冷静了一点。他冲原炀点点头,“行吧,你不愿意道歉,”接着转向王晋,“他太不懂事了,改天我亲自登门道歉,还请王哥给个面子。”

原炀一听这话不干了,登门?那可不行!什么脸不脸的,不要了!

“王哥,对,不,起。”虽然原炀这话说的毫无诚意,但好歹比起以前有了点进步。

回到包厢之后的场景就是原炀半个身子都趴在顾青裴身上,把顾青裴压的喘气都费劲,推他他还不愿意起来。

原炀可怜巴巴的摇了半天尾巴,终于开口说道:“顾青裴你不许无视我!你搭理我一下!”

顾青裴听了这话觉得搞笑,搭理你什么?你又没说话让我搭理你什么?不过眼下让原炀从他身上起来是件亟待解决的事情,“你起来,太重了。”

原炀稍微挪开一点,不甘心问道:“你刚刚和王晋到底说什么?他有没有说我坏话?”

“王晋又不是你,”顾青裴无奈,“原炀你不是小孩子了,以后不能这么闹知道吗?”

“我没闹。我看你出去半天不回来以为你掉厕所里了,正打算捞你去结果看见你和姓王的在外面聊的那么开心,我能不生气吗?”原炀一手按着顾青裴,一脸理直气壮。

“原炀,我说多少次了,我和他不可能,你不用再担心这个了。”

“架不住你无心他有意啊!万一你禁不住他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怎么办?毕竟,毕竟...”

“毕竟当初你就是这么追我的对吧?”顾青裴一语戳破。

看原炀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样子,顾青裴主动抱抱他,道:“傻不傻,你那点追纯情小姑娘才好使的小手段以为我能上钩啊?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和你在一起?”

“因为我长得帅因为我年轻。”原炀把毛茸茸的脑袋枕在顾青裴身上,闷声道。

顾青裴笑着掐了他一下,“不正经,但是也有点这个原因吧。不过最主要的,因为你是原炀,这点谁也比不了。”

小狼狗听了这话甚是满意,舒舒服服地靠着顾青裴,“不错,这次说话挺招我喜欢。”

“那是,对付你我有的是办法,你以为多出来那十几年我白活啊。”

不知什么时候包厢里已经安静下来了,一群人默默盯着他们两个甜甜蜜蜜。相信明天京城阔少圈子里就会出现一条朋友圈,来自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标题“震惊!原大少爷携手顾总裁当众撒狗粮!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音乐人顾子熹

快来快来,群还热乎着,群内人少皮多,且有主皮空缺。不禁小白,你是白我把你公主抱起来转圈圈。群内秀秀想要一个团长,简哥期待着他的小李子,三火没有老宫快寡疯了.

占tag致歉

[图片]
[图片]
[图片]

快来快来,群还热乎着,群内人少皮多,且有主皮空缺。不禁小白,你是白我把你公主抱起来转圈圈。群内秀秀想要一个团长,简哥期待着他的小李子,三火没有老宫快寡疯了.

占tag致歉



奥德Odette
狂野機車男孩顏司卓祝大家除夕快...

狂野機車男孩顏司卓祝大家除夕快樂!!

卓兒是我最喜歡的小狼~(*°∀°)=3

俺畫畫一週年啦!!

狂野機車男孩顏司卓祝大家除夕快樂!!

卓兒是我最喜歡的小狼~(*°∀°)=3

俺畫畫一週年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