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钉钉

15万浏览    1580参与
言乐
ohhhhhhhhhhhhhh...

o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论打卡结束前一天一点

o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论打卡结束前一天一点

熙子Alexa

【饿钉】【GL向】衣香鬓影

/饿了娘×钉妹

/意识流小段子

宴会厅的灯光蕴着暧昧的温度,隐隐绰绰,为瓷盘中的糕点镀上了一层轻浮的光泽。

钉妹抱着胳臂倚在桌边。一袭深蓝色长裙得体而高雅,左肩处绽着两朵诱人的白玫瑰,引得路人频频侧目。她将一口蛋糕送入嘴中,骨节分明的十指微微摩挲着餐具,像在埋怨男伴的不体贴。

一轮圆月静静地挂在天边。今天是十五号,钉妹和钉哥每月一度的共存时间。正逢阿里家族举办晚宴,两人便一同盛装出席。

钉妹向来是不喜欢这种社交场合的。进场后她同前辈们礼节性地寒暄了几句,便先一步离开人群,将剩下的应酬任务统统推给了钉哥。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弦乐渲染了夜色的温柔。

人群渐渐分散到宴会厅...

/饿了娘×钉妹

/意识流小段子

宴会厅的灯光蕴着暧昧的温度,隐隐绰绰,为瓷盘中的糕点镀上了一层轻浮的光泽。

钉妹抱着胳臂倚在桌边。一袭深蓝色长裙得体而高雅,左肩处绽着两朵诱人的白玫瑰,引得路人频频侧目。她将一口蛋糕送入嘴中,骨节分明的十指微微摩挲着餐具,像在埋怨男伴的不体贴。

一轮圆月静静地挂在天边。今天是十五号,钉妹和钉哥每月一度的共存时间。正逢阿里家族举办晚宴,两人便一同盛装出席。

钉妹向来是不喜欢这种社交场合的。进场后她同前辈们礼节性地寒暄了几句,便先一步离开人群,将剩下的应酬任务统统推给了钉哥。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弦乐渲染了夜色的温柔。

人群渐渐分散到宴会厅的各个角落,钉妹吐了口气,四下张望,并没有看到钉哥的影子。

这家伙人去哪里了……啊,看到了!

钉哥一袭白色礼服温润如玉,他正举着酒杯,和身边的娇小少女谈笑风生。那女孩金发碧眼,燕尾服勾勒出迷人的弧度,高帮靴干练又飒爽,在满屋千篇一律的裙摆中,自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这姑娘面生得很……之前似乎没见过。

钉妹眯起眼睛,一面在记忆中搜寻关于这张脸的信息,一面任自己的指尖同鬓发纠缠不清。

搜寻无果。钉妹又盯着对方看了一会,挪开视线轻哼了一声——就算是来找帅哥搭讪,好歹也稍微笑一笑吧?臭着个脸给谁看呢?

真是虚伪。

钉哥倒是一如既往地言笑自若,两人谈得火热,并没有要结束对话的意思。钉妹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只想现在就拽走钉哥,赶快逃离这个压抑的鬼地方。

她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甜点,朝着钉哥和金发姐姐的方向走了过去,暗暗盘算着要不要演上一出原配抓小三的狗血戏码——当然她和钉哥并不是那种关系。他们是轮流值班的性转体,一个月才见一次面。钉妹无意坏金发姐姐的好事,但她现在真的只想回家。

不过没事,金发姐姐十有八九也不知道他俩什么关系。自己只要上去哭两声撒个娇,这场无意义的社交游戏就可以终止了。

钉妹把接下来要说的烂俗台词又过了一遍,清清嗓子正准备来个海豚音,却突然看见冲自己挥挥手:“快过来。”

钉妹一个海豚音卡在喉咙口,差点没被自己给噎死。

她连忙调整了一下神态,换上乖巧的笑容,上前问道:“不好意思呀,打扰到你们聊天了么?”

“怎么会。饿了娘正和我说起你呢。”钉哥笑道。

……啊?这算什么?

钉妹有些懵,下意识地转向一边的金发姐姐。

四目相对的瞬间,金发姐姐意味不明地冲钉妹扬了扬嘴角。钉妹一愣,尴尬地别过了头。

……晚宴厅里怎么突然这么热。

还是速战速决,赶紧带着钉哥回去吧。

“来,这位是饿了么的负责人,饿了娘。”钉哥介绍道,“也是今天晚宴的总负责人。”

钉妹定定神,露出营业笑容:“你好呀。我是钉妹。”

“久仰。”饿了娘点点头。

——大概是错觉吧,钉妹隐约觉得,饿了娘看向自己时的神情,似乎比刚才要柔和许多。

钉妹笑道:“我才是呢,还有很多地方要向前辈多多学习。”

饿了娘微抿嘴角,将一缕金色的碎发理到脑后:“不敢当。接下来半个月,还请您多多指教。”

……等等。

“诶?!”钉妹瞪圆了眼、

“刚才饿了娘就一直在问你的事情呢。”钉哥解释道,“饿了么在考虑和钉钉做联动宣传,刚好接下来半个月是你值班,这个任务就由你来负责啦。好好干哦,她说对你有很大兴趣。”

饿了娘直视着钉妹,像在看一只落入陷阱的白兔,抿嘴笑道:“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

……什,什么?

钉妹愣在原地,半天挤不出一句话来。

搞了半天,金发姐姐真正的搭讪目标,不是钉哥,而是……自己?!

——END

-

几点瞎叨叨

·保留了钉哥钉妹关系的官方设定,但PV里又确实是两个人一起露的脸,没办法了只好把时间推到同时出现的15号了

·我流饿钉GL向:成熟稳重心机腹黑大姐姐攻×初出茅庐不谙世事小妹妹受

钉妹以为自己千伶百俐看破了一切,最后发现姜还是老的辣(。

·瞎几把写。阿里家我是杂食。下次有机会可能会写阿里云和淘宝(flag预警

虽然感觉发出来也不会有人看就是了////


羽斌

放 飞 自 我 (1)

作业帮x钉钉 避雷


唔……这是哪?我怎么没穿任何东西就睡着了?钉缓缓睁开眼睛,刚想起身看看四周,腰部和下肢某个部位却无比酸痛,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怎……怎么回事? 

“你醒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说完便勾起钉的下巴,温柔地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钉看着眼前的男人在亲了自己后,仍与自己保持超近距离,近到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而他的整个身体都与钉保持一个接近零距离的位置。 

男人有着一副高冷的面孔,高挺的鼻梁,但一双大海般深蓝的瞳孔中此时充溢着戏谑。 

“你不记得昨晚的事了,我的小钉子,真是可惜呢。”男人缓缓说道。...

作业帮x钉钉 避雷


唔……这是哪?我怎么没穿任何东西就睡着了?钉缓缓睁开眼睛,刚想起身看看四周,腰部和下肢某个部位却无比酸痛,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怎……怎么回事? 

“你醒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说完便勾起钉的下巴,温柔地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钉看着眼前的男人在亲了自己后,仍与自己保持超近距离,近到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而他的整个身体都与钉保持一个接近零距离的位置。 

男人有着一副高冷的面孔,高挺的鼻梁,但一双大海般深蓝的瞳孔中此时充溢着戏谑。 

“你不记得昨晚的事了,我的小钉子,真是可惜呢。”男人缓缓说道。 

“什么东西?老子是大男人,鬼才是你的。”钉愤怒地张嘴反驳,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 

男人故作可惜地叹了口气,“唉,看来还得再来一次我亲爱的小钉子才能记住我了。” 

不等钉反应,他的双手便向钉下肢的某个部位探去,温柔地抚摸着它。 

C!我怎么还起反应了!小兄弟你在干什么? 

“我的小小钉还记得我呢”男人轻笑着说着,把某些乳白色液体献宝似的展示给钉。 

舌头轻轻舔舐着钉的两个小红点,对于钉愈加通红的脸与愈加粗重的呼吸十分满意,伏在他身旁低声说道,“钉子,想叫就叫出来哦~” 

谁tm想叫,刚想说出口,却因为男人猛地插了进来而带来的快感呻吟。 

“记起我是谁了吗?钉子?”男人愉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佐野帮,我cnm……哈……我才刚醒啊……啊……轻点……我错了……啊……”



*哈哈哈哈,这是斌,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不过配合第一张的图观看更好🙂

**求赞呀~

冷圈混子

年纪轻轻喜欢什么钉钉啊又被绿了吧

支付宝×钉钉×饿了么

【就是钉跟饿了营业后阿支吃醋】

【瞎几把写写,随便看看】


————————————————————————


“啊,姐姐再见!辛苦啦!”

结束直播录制,钉钉立马一改营业撩天撩地的开屏孔雀气质,乖乖巧巧跟前辈和工作人员们道谢,白白净净的少年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云爹云爹,三多喂了吗?没有乱飞拉粑粑吧!”

少年围着经纪人阿里云叽叽喳喳,云爹架着一副平光金边眼镜,欲言又止,几次看向少年的眼神都是闪烁的,可惜少年稚气未脱,叽叽喳喳已经从养的小燕子跑到了最近黑他的帖子变少了,他都有铁粉了……(是你吗?)


“云爹云爹,你看见我和支...


支付宝×钉钉×饿了么

【就是钉跟饿了营业后阿支吃醋】

【瞎几把写写,随便看看】


————————————————————————


“啊,姐姐再见!辛苦啦!”

结束直播录制,钉钉立马一改营业撩天撩地的开屏孔雀气质,乖乖巧巧跟前辈和工作人员们道谢,白白净净的少年别提多讨人喜欢了。

“云爹云爹,三多喂了吗?没有乱飞拉粑粑吧!”

少年围着经纪人阿里云叽叽喳喳,云爹架着一副平光金边眼镜,欲言又止,几次看向少年的眼神都是闪烁的,可惜少年稚气未脱,叽叽喳喳已经从养的小燕子跑到了最近黑他的帖子变少了,他都有铁粉了……(是你吗?)


“云爹云爹,你看见我和支付宝的同人图了吗?她们画得好好啊……”

吱——小场地的小破门发出一声娇 吟,钉钉愣在了原地。

“阿阿阿,阿支?”

支付宝坐在钉钉的临时化妆间,小小的化妆间似乎装不下这位流量与实力并存的应用之星。


“钉钉,过来……”

“唔我……”

“你们聊。”

云爹很冷淡得看都不看小新人,反正都是自家艺人,钉钉这个小鬼迟早要被吃干净,与其留给别人家,不如分配给自家几位光棍,省得他们有一日出去搞事,整瘫网络了辛苦的还是他。


“阿支哥哥……你怎么来了啊?”

“来视察。”

支付宝伸出手将钉钉的手握在手里,钉钉有些不好意思的瞟支付宝英俊的脸庞,瞟一眼又溜开,绯红一点点爬上少年的耳根。

“看同人图?嗯?”

支付宝一把将钉钉拉进怀里,强迫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看她们画的什么图?是不是……像这样?”

支付宝的手搭在了钉钉后腰的尾椎,只要他再用一点力气,就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少年的臀沟。但是他不动,任由钉钉独自感受蚂蚁噬髓般的酥麻,还用眼神撩拨他。钉钉忍不住扭了扭屁股,一张白净的小脸已经憋红了。

“乱动,会惩罚你的……”

支付宝半眯着眼,唇角含笑,却不似从前温雅模样,只一味笑着,钉钉莫名觉得危险。

“阿支……”

钉钉两手勾着支付宝的脖颈,慢吞吞小心翼翼的凑近,声音低似呢喃,咬着红润的嘴唇轻声细语的哄。

“哥哥,怎么了嘛……为什么不开心啊……”

“……”

还有点儿良心,知道哄我,不至于用完就扔……


支付宝不说话,手从钉钉衣摆底下伸了进去。

“!!!”

小少年被吓到了,眨着大眼睛噘着嘴,屁股又扭了一下,被支付宝掐住腰后又乖了,咬着嘴唇静静红着脸盯着支付宝看。


“钉钉……哥哥吃醋了。”

钉钉被支付宝揉得直晃,细瘦腰身小葱一样挺拔。

“要钉宝哄才好,哄哄我吧,钉钉……”

温暖的手指滑向臀缝,无法窥探的禁地皮肤细腻幼滑,具有魔力一样吸引着支付宝。

“唔……哥哥欺负我……”

钉钉咬着唇,身体不由自主向支付宝塌过去,他像是失去部分功能的玩偶,只能放置在主人的膝头任由摆布。

“明明是你欺负我……”

支付宝咬着钉钉的唇,说一句亲一口。

“现在,她们都知道我被绿了。”

“都在画你和饿了么的同人图了……”

“钉钉,你欺负哥哥……”

“钉钉,哄哄我……”


钉钉已经陷在支付宝的怀里了,小脑袋埋在支付宝的肩窝,眼里氤氲着雾气,羞耻的绯红爬满了脸蛋。

“那,我把自己赔给哥哥好不好啊?”

钉钉笑容羞涩,歪着头亲支付宝的下巴。

小奶猫一样乖巧。


“以后只准和我营业。”

“唔……那可不一定呢……”

“那我就惩罚你!”

“好啊!”


……


某三多表示它就在现场,停在一件外套上经历一只五岁燕子不该有的刺激画面……


—end—


就这样吧,你们裤子脱了也这样🐷

有空ghs,没事乱撩

让我想想支付宝钉钉王者荣耀吃鸡等等等等这些应用的信息素是啥味儿的(……

好想吃 王者×吃鸡 的粮

我好像比较喜欢王者受……

清芯寡御槿某人

【Lofter/钉钉】实践出真知(1)(PWP)

*老福特表示去nm的仁慈迅速就给我pb了 无奈重发(果然就不该给这货当1啊)

@命大 点的lofing 被pb然后又发了(???)

*2k+PWP NSFW注意 网课划水质量极低

*all钉系列童车 题文无关(?)

*钉钉用b站官方人设(♂)

*纯粹为了报复而作的产物 章节之间没有关联也没有什么剧情 没写大纲所以想搞什么cp大家可以在评论里saysay

*因为没有官方性格设定所以一切都是私心

*文笔极渣描写极差 爽爽就过了也没修 慎点

*如果没问题的话中转站走起

试阅:

【Lofter...

*老福特表示去nm的仁慈迅速就给我pb了 无奈重发(果然就不该给这货当1啊)

@命大 点的lofing 被pb然后又发了(???)

*2k+PWP NSFW注意 网课划水质量极低

*all钉系列童车 题文无关(?)

*钉钉用b站官方人设(♂)

*纯粹为了报复而作的产物 章节之间没有关联也没有什么剧情 没写大纲所以想搞什么cp大家可以在评论里saysay

*因为没有官方性格设定所以一切都是私心

*文笔极渣描写极差 爽爽就过了也没修 慎点

*如果没问题的话中转站走起

试阅:

【Lofter的攻势并不猛烈,反倒是老情人久别重逢那般的温柔缠绵,突如其来的细腻的吻让钉钉神情有些恍惚,无处安放的双手难堪地举在Lofter身旁两侧继而又不甘地抓住身下的被褥。势如游走长龙般的舌让初经此事的钉钉不知所措,只任得对方变本加厉地舔舐纠缠,从前在师长那里习来的二三巧计便都是抛到九霄云外,此刻他只觉这过于绵长的吻激得自己浑身酥麻,就连气恼着去瞪视作俑者的气力都失了大半,镜面都似成了要融释在其中的冰。】

汽水不可冰,冰箱可以冰:)

20粉了!~\(≧▽≦)/~福利还是有的~

找到彩蛋才算哦!👆因为我也不想那么简单就被找到嘛............所以各位加油吧!:D
[图片]【点完之后我会删的(๑´ㅂ`๑】不好意思,我现在才注意到(°ー°〃)找到之后请私我。(๑´ㅂ`๑)

找到彩蛋才算哦!👆因为我也不想那么简单就被找到嘛............所以各位加油吧!:D
【点完之后我会删的(๑´ㅂ`๑】不好意思,我现在才注意到(°ー°〃)找到之后请私我。(๑´ㅂ`๑)

Kagare
钉钉你可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钉钉你可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钉钉你可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其咎
淮家屠榜好棒哈哈哈哈哈 PS:...

淮家屠榜好棒哈哈哈哈哈

PS:钉钉真不是个东西

高中生真难

淮家屠榜好棒哈哈哈哈哈

PS:钉钉真不是个东西

高中生真难

柳。◕‿◕。

甜就完事儿了

  钉钉病了,病的很严重。


  原本眉清目秀的蓝发少年脸烧的通红,声音也是虚弱沙哑的不成样子。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谁看了谁都心疼。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眉头紧皱,好像做了噩梦,口中不时溢出一两声呻吟。泪水顺着他光洁的脸颊流下,润湿一小块枕巾。


  ——好分数走进来的时候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景象。


  他心疼地搂起自家病得虚弱的爱人,柔声哄道:“亲爱的,起来吃饭了。”


  钉钉迷迷糊糊的惊醒,闻见熟悉的爱人的味道,不禁鼻头一酸,搂住好分数劲瘦的腰肢默不作声。


好分数叹了一口气,手一下一下地抚在钉钉的...

  钉钉病了,病的很严重。


  原本眉清目秀的蓝发少年脸烧的通红,声音也是虚弱沙哑的不成样子。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谁看了谁都心疼。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眉头紧皱,好像做了噩梦,口中不时溢出一两声呻吟。泪水顺着他光洁的脸颊流下,润湿一小块枕巾。


  ——好分数走进来的时候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景象。


  他心疼地搂起自家病得虚弱的爱人,柔声哄道:“亲爱的,起来吃饭了。”


  钉钉迷迷糊糊的惊醒,闻见熟悉的爱人的味道,不禁鼻头一酸,搂住好分数劲瘦的腰肢默不作声。


好分数叹了一口气,手一下一下地抚在钉钉的脊背上。“有事儿不要憋在自己心里啊。你若是能和我敞开倾诉,你也不必再遭这一番病苦。”


  怀里的人僵了一下,随即伏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好分数一下一下的给怀中的人顺气,柔声安慰。“哭吧,我在。”


  钉钉把心中的委屈发泄了出来,心情好了很多,窝在好分数怀里一点儿一点儿喝粥。


  记得他们两个刚认识的时候,他就是喜欢在好分数怀里。


  好分数其人长得十分英俊,金黄色长发绑在脑后,架着一副单片眼镜。 身材挺拔颀长,一身校服穿在他身上就是多了那么些迷人帅气。


  人也是极好的。他对人温和有礼,满腹诗书的他出口成章,一举一动都散发着魅力。这么好的人,试问谁不喜欢?


  而钉钉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小男孩,长得倒是清秀可爱,才艺也很多。所以自然就成为了老师的心头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样优秀的他自然招来了众人的嫉妒,大家疯狂的打压他。本来前程似锦的钉钉就这样 被众人欺压下去。虽然老师还在坚持不懈地提拔他,然而并没有什么成效。


  钉钉委屈。虽然时不时的他的好朋友们会去开导开导他,但是流言的力量太大了。句句伤人,字字戳心。


  钉钉的身体并不是很好,之前工作就有时不时晕倒的现象。再加上如今心里压力重了,这疼那儿疼都是常事。


他和好分数初次相遇,就是因为他这虚弱的身体。


  他一天没吃饭又连轴转了几个小时,身体难受的很。就干脆趴在实验室的桌子上缓解着身体的难受。


  这一幕恰巧被来锁实验室的好分数看见了,他二话不说,背起瘦瘦小小的男孩儿去了医务室。


  钉钉迷迷糊糊的闻到,一股清新的抹茶清香。


  两个人的缘分就从这里开始。之后钉钉特意去感谢了好分数。而好分数只是微微一笑,狡黠的样子可爱极了:“怎么报答?”


  看钉钉涨红了脸不知所措,他坏笑一声。“以身相许吧。”


  钉钉当时呆住了,任由好分数将他拉入自己怀中。糊里糊涂的和好分数接了吻。


  是抹茶。好分数的味道是他最喜爱的抹茶。


  确定关系后,由于好分数的开朗,他也逐渐的从自己的心理负担中走了出来。自从他不在乎了这些事情之后,别人也没有兴趣再去打压他。他逐渐变得受欢迎起来。


  他的性格也逐渐开始大方。后来在好朋友面前,他甚至可以毫无顾忌地躺在好分数怀中,妄图闪瞎他的单身狗朋友小猿搜题。


  “真是有了男朋友,忘了兄弟。”小猿搜题笑骂。


  钉钉满不在乎他笑:“你不是也一样。那个叫支付宝的追了你好久。”


  小猿搜题脸一红。“我们都在一起了。”


钉钉也只是笑:“祝九九啊。”


  他甚至想,永远不长大,就这样过也挺好。


  “宝贝儿,干嘛呢?别走神。小心烫。”好分数温柔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钉钉抬起头,粥的热气氤氲了他的双眼。他看见眼前的爱人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尽管模糊,他依然能认出眼前人的音容笑貌。他的每一根发丝在哪里,他都记得。


  那是他最爱的人。他的光。


  钉钉骄傲的想:这么优秀的人是我的。


  怎样,都是我的人。


  好分数亲吻他的耳垂,声音略带了一些威胁:“还走神。就这么喜欢看你老公吗?”


  钉钉顺势倒在他怀里,声音带着些撒娇的意味。“是啊,你这么优秀。我喜欢喜欢你也不过分吧。”


  “那你就快点儿好起来。”好分数看着这样的钉钉,真是越看越喜欢。“我让你深入了解一下我。”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钉钉捂住了通红的脸。赶紧埋下头去喝粥。


  “真的,下次有委屈不要憋在自己心里了。”


  钉钉听着好分数突然变得严肃的声音,抬头望向他,认真的点点头。


  这次生病,其实就是因为有些嫉妒他的人散播他的负面谣言。


  其他人当然不相信。但是他在乎。


  谁会愿意天天听到对自己不利的话语?谁会愿意自己被别人谩骂?


  钉钉想哭,钉钉难受。但是他没有和好分数说。他觉得,不应该用这种事情去扰乱好分数的心情。


  心头总压着乌云,再加上他身体又差。一场寒流过后,他就病了。


  烧了一天一夜,昏昏沉沉。可把好分数吓坏了。


  今天好不容易清醒了,才把自己的心事一股脑的倾吐出来。


  好分数心疼,又自责。偏偏又舍不得训。只能用这种半是哄劝的声音来告诫他。


  “钉钉啊,你如果把我当成你的爱人,有事就我们两个一起承担。”


  好分数垂下眼眸,声音带了些委屈的意思。


  “除非,你不认我。”


  钉钉笑出了声。声音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怎么会不认你呢。你是我最信任的人。


  “我愿意死在你的怀里。 ”


 


 


 


西堇子
钉三多,大概是鼠标跟微软系统画...

钉三多,大概是鼠标跟微软系统画图的结合吧。

钉三多,大概是鼠标跟微软系统画图的结合吧。

浅笑依昔

盛宴之夜 钉妹视角

自从和阿支官宣后,

录番剧发言的是我,

录威风嘶吼的是我,

穿安全裤跳舞的是我……

三多都学会搞活动征集画作铃声了

钉哥你就只会自搜转发“这个梗不用做了”“那个梗不用做了”

好不容易派你出卖色相出去应酬吃个饭,还能给我拐个蹭热度管饭的嫂子回来

趁着阿支不在,当着我的面,理得心安传杯弄盏,眉来眼去,狂撒狗粮
[图片]
[图片]

“不甘望梅止渴,渴望天降甘霖”饮料在哪要我兜头给你淋下来是吗?渴了找水去盯着饿姐干吗?你吸血鬼啊?还是要饿姐以口渡给你不成?要是我早就一口喷你脸上了
[图片]

“深陷泥沼,难平饿欲沟壑”你盯着饿姐哪呢说饿?三多都不吃奶了你还盯着人家沟壑,饿欲难平恨不能深陷...


自从和阿支官宣后,

录番剧发言的是我,

录威风嘶吼的是我,

穿安全裤跳舞的是我……

三多都学会搞活动征集画作铃声了

钉哥你就只会自搜转发“这个梗不用做了”“那个梗不用做了”

好不容易派你出卖色相出去应酬吃个饭,还能给我拐个蹭热度管饭的嫂子回来

趁着阿支不在,当着我的面,理得心安传杯弄盏,眉来眼去,狂撒狗粮

“不甘望梅止渴,渴望天降甘霖”饮料在哪要我兜头给你淋下来是吗?渴了找水去盯着饿姐干吗?你吸血鬼啊?还是要饿姐以口渡给你不成?要是我早就一口喷你脸上了

“深陷泥沼,难平饿欲沟壑”你盯着饿姐哪呢说饿?三多都不吃奶了你还盯着人家沟壑,饿欲难平恨不能深陷泥沼。

请人家跳个舞你有什么好哀求的?自己明明魅力全开撩得弹幕上都想当我嫂子了还担心饿姐不答应?
三多和饿宝正放开了吃呢,放心,没人管你早恋撩人家饿姐、卿卿我我互诉衷肠

你说什么?是人家饿姐先撩得你?

那是你活该当受!饿姐英勇
哥,未成年不该喝酒的

饿宝请?哦那就没事了,你们挑贵的开

饿姐别怕。宴席是会散,但你看都这么晚了,要是舍不得钉哥,不妨……留下来住一晚?
长夜漫漫啊——

钉哥,小妹我都帮你到这个份上了,你不妨留在家好好款待饿姐,我先去找我家支啦!





沙雕少年梦

父子殿内交谈(架空王朝)

阿里巴巴:皇帝

淘宝:嫡长子

钉钉:嫡幼子

(具体是第几个出生的我就不看了,反正不影响阅读)

——————————

帝育诸子,诸子夺位。

“三多啊三多,你竟……”阿里巴巴微叹了口气。社稷动荡,钉三多凭借一己之力将敌人尽数转为自己的跟随者。

身为阿里国最是至尊之人手底下的大军不过区区61.7万人,而钉三多却拥有99.7万人,两者对比悬殊。阿里巴巴思及此,不由得害怕钉三多听信他人谋朝篡位,危及自己。

“陛下,太子求见。”老太监恭敬地从殿外入内。

阿里巴巴想起自己不成器的长子,顿时有些头疼。太子身为嫡长子,却不能与幼弟相较一二,若他百年之后,太子登基如何坐的安稳。

阿里巴巴想着还...

阿里巴巴:皇帝

淘宝:嫡长子

钉钉:嫡幼子

(具体是第几个出生的我就不看了,反正不影响阅读)

——————————

帝育诸子,诸子夺位。

“三多啊三多,你竟……”阿里巴巴微叹了口气。社稷动荡,钉三多凭借一己之力将敌人尽数转为自己的跟随者。

身为阿里国最是至尊之人手底下的大军不过区区61.7万人,而钉三多却拥有99.7万人,两者对比悬殊。阿里巴巴思及此,不由得害怕钉三多听信他人谋朝篡位,危及自己。

“陛下,太子求见。”老太监恭敬地从殿外入内。

阿里巴巴想起自己不成器的长子,顿时有些头疼。太子身为嫡长子,却不能与幼弟相较一二,若他百年之后,太子登基如何坐的安稳。

阿里巴巴想着还需要提点淘宝一番,便让老太监宣太子进来。

淘宝甫一进入殿内,见父皇鬓边添了几缕白发,道:“三多手底下谋士众多,但如今未见其有谋反之相,父皇莫让这事惹自己不快。”

阿里巴巴见淘宝天真之态,不似作假,思及淘宝是自己与皇后第一个孩子,他们从来对他宠爱有加,如今却让他虽是皇子之长,却心思单纯,未来如何治得住野心勃勃的众位皇子?

“三多不是个会谋反的,但朕怕他身边的谋士不安于现状,恐会发生大变。”阿里巴巴在宣纸上写了个“变”字,力透纸背不难看出阿里巴巴心中的不安。

爆焗丧鱼

摸了钉妹(?)[图片]

摸了钉妹(?)

一只理智曜

原来钉哥和钉妹是一个人吗?!

那我要了钉钉岂不是两个都有(什

原来钉哥和钉妹是一个人吗?!

那我要了钉钉岂不是两个都有(什

半离歌

想问一下。。。。好分数老师能查到学生后台吗?

我快急死了

我快急死了

间歇性坠落

钉哥和钉妹还有饿了娘都超好看啊,我馋了

钉哥和钉妹还有饿了娘都超好看啊,我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