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钓鱼

8737浏览    1608参与
清水河小鱼
我家在柳沙,英华过江沙。二月景...

我家在柳沙,英华过江沙。二月景秀美,娇阳春绿芽。半岛钓斜阳,赤鱼伴归家。巜柳沙春至》吕洞宾

我家在柳沙,英华过江沙。二月景秀美,娇阳春绿芽。半岛钓斜阳,赤鱼伴归家。巜柳沙春至》吕洞宾

一图
第一次亲身来到海边,无意间发现...

第一次亲身来到海边,无意间发现这个画面。顿时觉得生活中一定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不是为了让别人刮目相看,而是觉得生命值得。

第一次亲身来到海边,无意间发现这个画面。顿时觉得生活中一定要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不是为了让别人刮目相看,而是觉得生命值得。

候鸟飞过的村庄

原创:【 浓浓故乡情系列 ⑫ · 光阴的花朵 】

[图片]    

 ------ 个人原创 转载需注明出处(  更多文章  请搜索关注公众号:  HNFGDCZ-2020   候鸟飞过的村庄  谢谢 )


谨以此文,献给童年的伙伴——迪迪


那年的春天,春光摇曳,草籽花开遍了原野,迪迪的父亲工作调动,举家迁往外地,这一走,她很多年都杳无音信。


迪迪是个官二代,她的父亲是银行行长,她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她是家里的老小,全家视若她为掌上明珠...

    

 ------ 个人原创 转载需注明出处(  更多文章  请搜索关注公众号:  HNFGDCZ-2020   候鸟飞过的村庄  谢谢 )


谨以此文,献给童年的伙伴——迪迪


那年的春天,春光摇曳,草籽花开遍了原野,迪迪的父亲工作调动,举家迁往外地,这一走,她很多年都杳无音信。


迪迪是个官二代,她的父亲是银行行长,她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她是家里的老小,全家视若她为掌上明珠。


我家和迪迪就是隔一条马路的距离,我们家住乡政府左下,银行在乡政府右上。


我和迪迪年龄相仿,那时,我们几乎形影不离。迪迪有一个可爱得不得了的小名,因为涉及个人隐私,暂且不表。


小时候的迪迪,印象中,她有一头卷发,像个洋娃娃。十分羞涩,柔弱得像个邻家小妹妹,我自然而然就充当保护她的角色。


那时候,我常常跑到她家去玩,迪迪的妈妈,很瘦,说话带有很重的湖南口音,我不是很听得懂,我记得,那时候在她家,她妈妈要我教迪迪折衣服,我就一本正经的做师傅,然后,迪迪的妈妈就一个劲的夸,然后迪迪就挨骂。我们飞快的把衣服折好,就跑到外面空地上跳房子去了。


有一天中午,迪迪来找我,说她家里有一个东西,是海里的,会长肉,想吃就切一块,要放糖养着它。


我疑惑不解,两个人争论不休,迪迪非要拉着我去看,那时候,她的妈妈在午睡,厨房锁门了,结果没有看到,后来,我在想,那种东西,是不是海蜇?


迪迪还曾经神秘兮兮的告诉我,他爸爸有枪,是真枪,母亲告诉我,迪迪爸爸是银行行长,肯定有枪的。那时候,好仰慕,想去看看迪迪爸爸的“ 驳壳枪 ”是什么样子。可是,直到迪迪全家搬走,也没有看到。


迪迪和我在同一间小学读书,那时,乡中心小学在一个村子里,要走几里路。我们中午不能回家。


早上,最常吃的早餐,就是妈妈做的米饭团。妈妈在锅里把煮得七分熟的米饭捞起来,沥干米汤,趁着热气腾腾,飞快的掐好一个大大的饭团递给我,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上学。


冬天的时候,我们的母亲,还会给我们准备烤火的火笼,火笼边上,用链子挂着两根铁筷子,用来拨火的,我和迪迪常常在去学校的路上,用一个小圆铁盒,那个盒子是装雪花膏的,大人用完后,我们就宝贝疙瘩一样收藏起来。


小铁盒里装了猪油,我们把它放在火笼的木炭上受热,等到噼噼啪啪响,我们就把从家里偷来的小豆子什么放到里面炸,炸香了就热气腾腾的往嘴巴里送,那种美味,在童年的记忆中飘荡。


上学的路上,我们还会经过很多田野,冬天,田野里的水结成厚厚的冰层,我们乡下叫它“ 令沟”( 同音),我们找来一个石头,“啪”的一声丢到冰面上,然后跳下田埂,取一块最厚最完整的就“ 嘎吱嘎吱嘎吱……”的吃起来……手冻得通红,可依然乐不可支,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肠胃,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啊!


那时候,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刚刚毕业来实习姓宋的师范生,宋老师挺英俊帅气,是我们的音乐老师,我现在还记得他曾经教我们的歌: 


“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微风轻轻吹……”


宋老师的歌声十分好听,而我,与生俱来的喜欢音乐,然后迪迪就认为我喜欢宋老师,有一次,宋老师到乡电影院看电影,因为电影没有开场,就到外面散步,经过我家门口小路时,被迪迪看见了,她在她家窗户那里扯开嗓子对我叫” 嗨,谁谁来看你来了……”吓得宋老师只能返回……


迪迪真是早熟啊!……


我家和迪迪家,曾经合伙养过一只羊,每家轮流放一个星期。我们常常在放学后,生拉硬拽的把羊拉到小河边吃草,然后,两个人就跑到旁边的田里”剔 “ 禾架菜”给兔子吃。


我和迪迪常常在田里挖一个坑,把各自的兔草放到坑里,然后,跑到在几米外,划一条线,我们站在线外,不能越界,往坑里投一个泥巴团,两个人都投中了,就可以把兔草平分,单独一方投中,独得。我眼光准,常常满载而归,迪迪常常只能挎着小半篮兔草回家,不知道迪迪妈妈会不会修理她。


我母亲嫁给父亲时,头戴银冠,颈上挂着银锁,那是外公外婆对出嫁女儿的祝福与不舍,也是母亲极其珍贵的珍藏与荣耀。


母亲把它们放在衣橱的抽屉底下,我曾经取出来,和迪迪一起扮新娘子,这是迪迪后来告诉我的。


很多年以后,这些承载着外公外婆的祝福以及我和迪迪珍贵回忆的银饰,全都不翼而飞了……


迪迪的三哥,好像性格十分内向与内敛,他从来都不和我说一句话,有一天,他在我家面前的小河边钓鱼,收鱼钩的时候,不小心把钓上来的鱼甩到田里去了,那时正值盛夏,稻田里都是水,看到他光着脚在田里跑来跑去。我也跳下去帮他。


童年的时光过得十分快,大概是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迪迪过来告诉我,她要搬走了。我听了,难过沉默了很久很久……


时光过去了几年,大概是我十五六岁时的一个暑假,有一天中午,有人轻轻的敲门,我正好在,把门打开,我愣了一下,虽然迪迪搬走了好几年,但是,我还是第一眼认出了她。


迪迪瘦了,长高了许多,还是那种卷卷的头发,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她开朗了许多,她之前是那种极其温柔害羞的小姑娘。


我已经记不清,她那次是因为什么事而来的,反正,她来看我了……


然后又是遥遥无期的杳无音信。


偶尔,我也会听家人提到他的哥哥在哪里工作,但是,无人知道迪迪的近况。


有一年我从广东回到老家,和母亲一起走在县城的街道上,经过河西路那一带,母亲突然告诉我,说迪迪在这里开了一家店。


我停下脚步,看到那间店铺大门紧闭,大概是它的主人出去办事了……这是迪迪在我十五六岁时来看我以后,听到的唯一的她的消息。


时光的车辙又过去了十几年,有一年,联系到过去的旧同学,也联系上曾经一起在同一街道长大的旧邻,我们添加了联系方式。


有一年春节,我在微信中问幼F:她是否有迪迪的联系方式。因为,迪迪的姐姐,是幼F的嫂子,幼F很快就回复我了。


这么多年过去,我以为,迪迪早已经不知道我是谁,可是,迪迪不但记得我,而且很快就添加了我的微信。


也许,我的骨子里,就是一个传统而且念旧的人,对旧的人,旧的事,情有独钟无法忘怀。


在前年的清明,我回到了故乡,给父母亲扫完墓回来,住在县城的宾馆,迪迪这个时期正好也从天津回来故乡,她特意来宾馆看望我。


分别几十年,我依旧第一眼认出了她。她还是童年记忆中的轮廓,曾经羞涩的小姑娘,在时光的雕琢中,蜕变成现一个成功的商人,稳重而内敛,成熟而又真诚。


我不知道,这些年,她的故事,也不知道,命运强加在她头上的是什么,或许,在我们的心里,都有一块地方加了一把锁,不想触摸。


我宁愿封存童年中的那个记忆。她依然是那个无忧无虑快乐羞涩的孩子,自由幸福的驾驭本该属于她的一生……


(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轻浮不轻

湖边老人赫拉格

[图片]罗德镇南边有个小湖,经常会有孩子们组团去那游玩,家长是不会随同的,并非不在意孩子安全,而是湖边住着个老头,他会看住孩子们。

这老头头发已经花白,年纪看起来也不小。孤身一人,据说有个女儿,不是亲生的,似乎不在罗德镇,具体也不知道去了哪,但老头看起来不孤独。

湖边有个小木屋,是镇子里的木匠角峰做的,老头有钱,早年从军,后来功成身退,不愿多参与勾心斗角。来到这镇子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总之一直看着孩子们,要不就是钓鱼。

老头叫赫拉格,除此之外便一无所知了,生的高大,哪怕老了脊椎依然挺得笔直,相貌稳重庄严,剑眉星目依然残存,看得出来年轻时是个俊俏人。

...

“赫爷爷,你在干什么呀?”...

罗德镇南边有个小湖,经常会有孩子们组团去那游玩,家长是不会随同的,并非不在意孩子安全,而是湖边住着个老头,他会看住孩子们。

这老头头发已经花白,年纪看起来也不小。孤身一人,据说有个女儿,不是亲生的,似乎不在罗德镇,具体也不知道去了哪,但老头看起来不孤独。

湖边有个小木屋,是镇子里的木匠角峰做的,老头有钱,早年从军,后来功成身退,不愿多参与勾心斗角。来到这镇子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总之一直看着孩子们,要不就是钓鱼。

老头叫赫拉格,除此之外便一无所知了,生的高大,哪怕老了脊椎依然挺得笔直,相貌稳重庄严,剑眉星目依然残存,看得出来年轻时是个俊俏人。

...

“赫爷爷,你在干什么呀?”

“在钓鱼。”

“好玩吗?”

“不好玩。”

“那为什么还要钓鱼啊?”

赫拉格回答不上来,大抵人老了都有种种爱好吧,有的把玩老物件、有的在琴棋书画颇有造诣、有的养养飞禽走兽,无一例外都是些消磨时间的好把戏。

要说老头老太太大抵都是如此,一把年纪无事可做,一是不需要,二是做不到了。

钓鱼的自然不在少数,赫拉格到算是一股清流,不攀比,不打窝打点,一把钓竿、一个做工精致的木椅、一顶帽子、一壶茶就能坐上一天。

也不在意钓不钓的上来,有没有都无所谓,颇有几番炎国神话里“姜太公”的风格,说是洒脱吧,倒更像是不在意。

心里思考如何解答身前这个小丫头问题,赫拉格有些苦恼,沉思低吟了半天,也说不上为什么,小孩子还属于时间花不完的时候,要是强行去解释一些东西,孩子不会接受,也不理解。

大概做家长的最爱说的就是“等你大了再说”,这句话倒也的确正确,有些话真的是要一定阅历才看得懂。风风雨雨数十年,赫拉格算是阅历丰富,但再也等不到那个“再说”了。

有些事真的只有后悔的份。

思来想去,又忍不住叹气,看的身边的丫头皱起了眉头,她蹦了蹦,走近赫拉格身边,蹲在了椅子旁边看着湖面。

“能钓上来吗?感觉好枯燥啊。”

“能的。”

微微扭过头,小女孩留着一头漂亮的红色长发,侧脸能清晰的看到修长的眼睫毛和碧绿色的瞳孔,是个秀气的女孩儿。

“也许不该叫小丫头。”

收回目光和思绪,继续看着湖面,湖水是碧绿色的,上面零星的有些浮木和水草,浮木上又停着些水鸟,看起来动静兼备。

女孩随手拿了一块鹅卵石,下意识的想抛出去,但想到有人在钓鱼,于是又停止了伸出去的手,只是身体前倾,把鹅卵石在水里涮了一下,用手把玩了起来。

女孩无聊地问:“爷爷,钓的是什么鱼呀?”

“不知道。”

“不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了,我可没有超能力。”

“唉,要是有该多好。”

“那可未必。”

“怎么会呢?我想过了,如果我有超级大的力气,或者是法术?biubiubiu那种,或者是百毒不侵,刀枪不入?总之肯定很酷。”

“是吗。”赫拉格笑笑,没有接下去,“你的父母呢?”

“在那边睡觉呢。”少女指向远处的小坡,那里是一片绿地,经常有一家子在那里野餐,然后就是铺上毯子睡觉或者晒晒太阳。

“还真是放心你啊。”

“嘿嘿那不是爷爷您在嘛!”

赫拉格笑骂道。

“马屁精。”

忽然,鱼竿似乎动了一下,然后马上便是大力传来,整个鱼竿弯曲成了一道弧线,看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折断一样。

“是大家伙啊!”

赫拉格大喊道,然后马上双手上下抓住钓竿,双足前后站立,腰部发力,和水底未知的巨物展开了搏斗。

女孩在一边看的眼睛放光,但因为无从下手,只是在旁边加油助威。

“是什么鱼呢,好不好吃呢?”

女孩不禁畅想到,这么大的力气,肯定不小吧?可以烧烤,红烧,清蒸,哎呀呀,想想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来帮把手!”赫拉格大喊道,不过手看起来还是很稳,身子纹丝不动,看起来完全不需要人帮。

女孩马上凑了过来,但又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把那边的网拿起来。”

“啊?噢,好!”

捡起了网,女孩准备待命,眼睛注视着已经变的浑浊的湖水,看不穿的水里似乎有什么巨兽一般,让她严阵以待。

没过一会,一条鱼被打捞上岸,一大一小两个人蹲坐在一起,看着眼前的大鱼。

“这有两三斤了啊。”

“应该很好吃吧。”

二人心思各不相同。

赫拉格从尾巴处提起鱼,径直走到了不远处的木屋里,想到什么,他回头叫女孩等一会,然后就钻进了屋子里。

不一会,赫拉格提着一堆炊具走了出来,鱼看起来也已经处理完毕。

女孩凑过来,欣喜的问:“要现做嘛!”

“是啊,一起吃吧。”赫拉格一边把各种器具摆好,一边回道。

钓上来的是条鳜鱼,要说做法自然很多,但现在身处滩涂,赫拉格也没拿什么锅碗瓢盆,只是拿了一个烧烤架,那也就只有烤鱼一种做法。

烤鱼大抵是每个出去钓鱼的人都会的手艺,一些老前辈仅凭钓鱼就把烤鱼也练到登堂入室的境界,要说会吃和会玩,大概都是一回事,二者是不分家的。

烤鱼要注意的是火候,不能太久,否则会焦过头,鱼肉变硬,也不能太早,那样外皮尚未酥脆,一定要是刚刚好,外皮酥脆略微带焦,鱼肉鲜美夹汁,再撒上孜然胡椒粉等调料,这条鱼就算料理好。

特地问了一下女孩是否吃辣,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赫拉格撒上了最后的胡椒粉,然后切了半递给了女孩,叫女孩给在小坡处父母递过去,赫拉格铺上毯子坐下,吃起了烤鱼。

没一会,女孩又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了,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着谢谢的话,然后也坐下吃起了烤鱼。

一边吃,女孩问道:“这是什么鱼呀?”

“鳜鱼。”

“真好吃啊。”

“是啊。”

“就是长的不太好看。”

“哈哈哈。”

菌菌在北极圈反复横跳
姜爸爸的钓鱼小课堂开课了!

姜爸爸的钓鱼小课堂开课了!

姜爸爸的钓鱼小课堂开课了!

日录小馆主风泽
Photo 57 宅着无聊,带...

Photo 57

宅着无聊,带上口罩出门钓鱼。

Photo 57

宅着无聊,带上口罩出门钓鱼。

曖怠

饮 用 水 水 源 二 级 保 护 区

饮 用 水 水 源 二 级 保 护 区

重新再来

冬日钓鱼


昨日河边行

见几人冰面上打洞钓鱼,网鱼

钓鱼的收获不大,网鱼的收获还好

有鲫鱼,鲤鱼,黑鱼

冬日钓鱼


昨日河边行

见几人冰面上打洞钓鱼,网鱼

钓鱼的收获不大,网鱼的收获还好

有鲫鱼,鲤鱼,黑鱼

周公子

今天晚饭吃活鱼!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钓鱼🎣

今天晚饭吃活鱼!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钓鱼🎣

ZrZr

在-40℃的天气里,哈萨克斯坦的渔民是如何钓鱼的?

作者:ZrZr
阿斯塔纳冬天的气候十分寒冷,最低温度可达-40℃。然而对于渔民们而言,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钓鱼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渔民们会先在冰面上开一个洞,然后用塑料袋建造一个小庇护所,以便在刺骨的寒风中保护自己

阿斯塔纳冬天的气候十分寒冷,最低温度可达-40℃。然而对于渔民们而言,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钓鱼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渔民们会先在冰面上开一个洞,然后用塑料袋建造一个小庇护所,以便在刺骨的寒风中保护自己。这些塑料袋通常是废弃的米袋或是食品杂货店丢弃的袋子,这些塑料袋不仅可以防风,而且每当人们呼吸时,袋内的温度就会上升,对于那些以钓鱼为生的人而言,这已经是很好的装备了。

凤歌笑丘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