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钗玉

945浏览    4参与
小洛云

钗玉,求大佬画www

 有木有大佬画手书www一小段也行(超想看,谁手烂我不说

  林黛玉x贾宝钗

  时间段:林黛玉的棺材和贾宝钗的花轿擦肩而过

  世界观:林黛玉和贾宝钗互喜,因为是同性所以贾母换了新娘,贾宝玉以为娶的是林黛玉,贾宝钗以为等她的是林黛玉,当天晚上林黛玉的丫鬟不小心说漏嘴,林黛玉泪尽而死

  剧本好烂www不知道有没有大佬画,有没有人嗑这对我都不知道

  BGW:爱人错过

 有木有大佬画手书www一小段也行(超想看,谁手烂我不说

  林黛玉x贾宝钗

  时间段:林黛玉的棺材和贾宝钗的花轿擦肩而过

  世界观:林黛玉和贾宝钗互喜,因为是同性所以贾母换了新娘,贾宝玉以为娶的是林黛玉,贾宝钗以为等她的是林黛玉,当天晚上林黛玉的丫鬟不小心说漏嘴,林黛玉泪尽而死

  剧本好烂www不知道有没有大佬画,有没有人嗑这对我都不知道

  BGW:爱人错过

柒月
大宝玉和小宝钗cp感很强,可惜...

大宝玉和小宝钗cp感很强,可惜正片里没有对手戏

大宝玉和小宝钗cp感很强,可惜正片里没有对手戏

笑醉山外

欲觅云杳杳

        小窗帘掩幽幽,雨倾一夜无闲致。谁堪往事休提,肠断悲欢犹记。鸿去天涯,雾空山冷,莺声何起。欲觅云杳杳,关河倦旅,销魂事、愁怀寄。

        人在高楼怅怅,最怜她,玉钗斜坠。轻寒料峭,凭栏西眺,愁思如织。零落何时雨,涛声送、客怀谁是。梦君携手处,依依惜别迷离泪。


        小窗帘掩幽幽,雨倾一夜无闲致。谁堪往事休提,肠断悲欢犹记。鸿去天涯,雾空山冷,莺声何起。欲觅云杳杳,关河倦旅,销魂事、愁怀寄。

        人在高楼怅怅,最怜她,玉钗斜坠。轻寒料峭,凭栏西眺,愁思如织。零落何时雨,涛声送、客怀谁是。梦君携手处,依依惜别迷离泪。


孰杺

[钗玉] 玉砌美人金缕衣(2)

     宝钗和众人都吓了一跳,宝钗急急忙忙地把绳子解下来,宝玉一下倒在了她身上,宝钗比宝玉稍微矮一点的身体完全支撑住了宝玉,薛姨妈那边不用宝钗说已经传了御医。宝玉躺在宝钗怀里,手还摁着已经被鲜血染了一大片的下腹,白皙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身体不受控制的蜷起来,地上的血已经凝结成一大片红褐色。

      “玉儿,你别吓我……”宝钗哭腔都出来了,直接爆发出乾元的力量,把宝玉打横抱到了床上。顿时,一股强烈的桂花香散了出来。

      “御医来了!”一个小厮带着一...

     宝钗和众人都吓了一跳,宝钗急急忙忙地把绳子解下来,宝玉一下倒在了她身上,宝钗比宝玉稍微矮一点的身体完全支撑住了宝玉,薛姨妈那边不用宝钗说已经传了御医。宝玉躺在宝钗怀里,手还摁着已经被鲜血染了一大片的下腹,白皙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身体不受控制的蜷起来,地上的血已经凝结成一大片红褐色。

      “玉儿,你别吓我……”宝钗哭腔都出来了,直接爆发出乾元的力量,把宝玉打横抱到了床上。顿时,一股强烈的桂花香散了出来。

      “御医来了!”一个小厮带着一个老御医,急急忙忙赶了进来。御医从药箱里拿出一块绢子,搭在了宝玉纤细的手腕上,下面血御医看出的不是太严重也是松了一口气,没一会血就止住了。御医诊脉时,脸色是变了好几次,到最后露出大喜的神色,起身朝宝玉一众人拱了拱手:“恭喜恭喜啊!宝二爷这是有喜了!但是之前应该是……但是没关系,本来也就才小半个月,保住是保住了,但以后切莫不能再动气伤身啊!”宝钗听了,自然欢喜。但是送走了御医,又郁结宝玉偷人的事。看着宝玉惨白的面色,的确是实打实的心疼,这事宝钗觉得先搁着,等到合适的时机再说。

      “姑娘,外面有个小丫鬟求见。”宝钗听了也没在意,挥挥手就让她进来。小丫鬟怯生生的,人生的倒也清秀,跪在地上诺诺地说:“姑娘,我有关于二爷这次的事说。”宝钗凝眉:“说罢。”“禀告姑娘,我今天看见了,是梨雪自己悄悄摘下手镯趁着二爷出去散步塞到二爷枕下的,她以为自己被二爷赐了个名就有机会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当时没想管她,以为被发现以后老爷不会立刻动手,会先查的,这样还可以让她丢面子,没想到还……”小丫鬟越到后面越小声,都不敢抬头看宝钗了。

      在旁的薛姨妈和贾政自然惊怒,贾政也是后悔万分,薛姨妈直接叫人抓了那梨雪来要当场打死。

      宝钗半跪在宝玉床前,悔不当初,她当时说的话对一个坤泽来说,是真的极伤人。

      “嗯……”宝玉蝶翼般的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眼。宝钗握住宝玉的手,道:“玉儿,姐姐错怪你了,让姐姐怎么赔你都行。”宝玉看到宝钗,眼泪又是唰唰地往下掉,不知道的还以为和黛玉换魂儿了呢。边哭边和宝钗说:“我没有,没有……你当时为什么不信我?”宝钗赶紧抚了抚宝玉的胸口,柔声哄着他:“玉儿,姐姐错了,别动气,好好养着。”宝玉闭上眼睛,也不去看她,宝钗稳稳把他抱起来一起上了薛姨妈叫来的轿子,回了怡红院。

      “今天一早我就发现玉儿走了,也不知道在哪。这事虽然昨天封了消息,但是今天就一定会传出去,差不多再过三四个时辰,老太太就要知道了。”宝钗颇为无奈地摇着团扇。黛玉思考良久,最后也只说了一句:“宝姐姐,你这次确实过分。”

      黛玉宝钗都问了一遍也没找到宝玉,现在黛玉也有点担心宝玉是不是出家去了。忽然灵机一动,带着宝钗去了后山一个很是偏僻的地方,解释道:“这是我和宝玉葬过花的地方。”四处看了一圈,忽的一个红纱衣的背影飘进了黛玉的视线。“宝姐姐,你看那是不是宝玉!”黛玉拉着宝钗的袖子便往红纱衣那边去。

      宝钗小心翼翼地绕道那人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那人回头,正是宝玉。

      宝玉眼眶还是红的,面色也极为苍白,纵是桃花洒了他满身,也没给他添半点血色。宝钗把自己身上一件披肩脱下来披在宝玉身上,从背后抱住他,拂去他衣摆上的花瓣,附在他耳边小声问道:“玉儿,怎么出来了,刚是初春,还冷的很。”黛玉也过来劝:“宝玉,回去吧,宝姐姐这次错了。”宝玉声音有点飘,只是淡淡地对宝钗说:“你既已不要我了,我们便还似从前那般,你只管当我姐姐就好。”宝钗抱宝玉更紧:“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要你,这辈子都要你!而且,孩子……”宝玉扶着树站起来,似乎有点喘不过来气,或许是被自己身上的槐花香腻的。“孩子?什么孩子?”宝钗笑:“当然是咱们的孩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