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钟仁

405浏览    7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6 12:38
腐渣渣娘

【EXO&NCT】超能力家族事迹(00)

能力者EXO家族的成员每到日食现象出现的那一天就会聚集在一起围绕过去及未来进行长时间的会议及分配下个4年的任务和目标。

会议前夕,比起策划者SUHO,最忙的是瞬移能力者KAI,他要定位好每个成员的位置,把会议的邀请函也是任务卡亲自交到成员手上。

2个月前,CHANYEOL和BAEKHYUN最先收到了邀请函。凌晨1点,他们在电影院里看最近大热的恐怖片,剧情进入高潮时,前座的男人没预警的转过头冲他们阴森的笑着,BAEKHYUN惊叫一声把手上的爆米花整个泼了过去,原本昏暗空间里突然一片刺眼的光亮,后排的观众还没来得及反应,场所又回到了黑暗之中。

“这是邀请卡。”KAI抖了抖身子甩掉上面的爆米花...

能力者EXO家族的成员每到日食现象出现的那一天就会聚集在一起围绕过去及未来进行长时间的会议及分配下个4年的任务和目标。

会议前夕,比起策划者SUHO,最忙的是瞬移能力者KAI,他要定位好每个成员的位置,把会议的邀请函也是任务卡亲自交到成员手上。

2个月前,CHANYEOL和BAEKHYUN最先收到了邀请函。凌晨1点,他们在电影院里看最近大热的恐怖片,剧情进入高潮时,前座的男人没预警的转过头冲他们阴森的笑着,BAEKHYUN惊叫一声把手上的爆米花整个泼了过去,原本昏暗空间里突然一片刺眼的光亮,后排的观众还没来得及反应,场所又回到了黑暗之中。

“这是邀请卡。”KAI抖了抖身子甩掉上面的爆米花,他把卡片分别交给火能力者和光能力者,他们俩被转移到了KAI的公寓里。

“知道了,快送我们回去吧。”BEAKHYUN举起小拳拳对着KAI的胸轻轻打了几下,KAI象征性的躲了下,“哥,XIUMIN哥他们在哪里,我定位不到他们。”

“在济州岛。”CHANYEOL话刚落,就发现他和BEAKHYUN已经被转回到电影院了,座位旁是两份新的特大桶爆米花。

“前面的坐下好吗”后面观众不满的抱怨着,CHANBEAK拿起爆米花桶,相视一笑。

“我刚刚瞎说的”,CHANYEOL抓起一把爆米花,“让他吓我们。”

.........

XIUMIN,CHEN带着NCT家族的马克弟弟这几天在深山里面体验露营生活。

XIUMIN瞄准了只野兔子刚发子弹,KAI突然出现在猎物前,子弹冻结成球在离KAI 1公分处掉落在地上。

马克弟弟吓的条件反射的捂住嘴。

KAI瞬移到他们面前从包里拿出两张精致的卡片。

“哥,这是下次例会的邀请函。”

XIUMIN连着CHEN的一起接过,他拍了拍KAI的肩“辛苦了,还有几个人?”

“还差LAY哥,D.O.哥还有SEHUN。”KAI扳着手指头数着。

“那你去忙吧。”KAI嗯了下就消失了,XIUMIN打开邀请函仔细地阅读着,“致EXO家族的冻结能力者,我们身为生命之树的守护者,命运让我们不停着和恶势力对抗,经历过无数次战役中……SUHO前面写的废话太——多了。”

CHEN向那只野兔子的位置走去,几乎是KAI出现的一瞬间,CHEN马上把猎物电晕了,他拎着兔子耳朵走回来,“sorry,说好不用能力的但是我怕今晚没肉给弟弟吃了。”

“没事,刚刚我先破了规则。”感受到马克羡慕的眼神XIUMIN转头亲昵地揉了下马克弟弟的头,“马克,你要知道有时候拥有超能力只会给你带来一堆麻烦事。”
…………

KAI根据SEHUN发送的位置,瞬移了过去,他的能力在上一次战斗中得到进化临近国家可以直接一次到达。

LAY和SEHUN在中国的一家饭店的包厢里坐着,KAI到达后看着满桌烤肉,忍不住拿起筷子一起吃了顿午餐。

“LAY哥,我得马上走了。D.O哥在伦敦从这过去要稍微久一点。”KAI解决完一盘肉,取了张餐纸擦了下嘴。

“带上我啊,我也想在伦敦玩几天”SEHUN笑眯眯的看向KAI,KAI有些为难的看向LAY。

“SEHUN呐,带杯红酒。”LAY给自己夹了块肉,“KAI下次一定带我去啊。”

SEHUN得逞的看向KAI,KAI抿了下嘴拉起SEHUN的手带他一起离开了。

LAY慢慢收拾完剩下的菜,按下呼叫铃,“服务员,买单。”
…………

伦敦老字号洋服店。

D.O.换上新定制的西服对着落地镜露出满意的笑容,新上任的店长Jack站在一旁为这位vip客户详细的介绍这套西服的细节。

“Jack,准备多一杯红酒。”

“好的我马上去准备。”D.O.对着镜子整理着领带。

身后突然出现了两个帅气的男人。

“怎么SEHUN也来了。”D.O.无奈地看向这个笑眯眯的弟弟,“又要麻烦Jack了。”

SEHUN举了下手中自带的酒杯,“哥,不麻烦~”

KAI把最后一张邀请卡递给D.O. “哥,那我先回去了”

D.O.在KAI起身时叫住了他,

“叫SUHO哥回下我短信”D.O.举起智能手机,“都21世纪了,只有他还在传书信。”

KAI哭笑不得表示这个问题他也很疑惑,对D.O.肯定的点了下头,“那我们下个日食见吧”KAI最后留下这句话就走了。

“我今天就回韩国了。”D.O.拍拍SEHUN肩膀。“你自个儿玩吧”

SEHUN一脸震惊,他抢过D.O.的手机拨通了KAI的电话,“喂,KAI哥,你快回来接我,下周?不行啊,我一个人在这玩什么?”

jack端着托盘走上二楼vip室,他看到他的vip顾客旁边站着一个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的公子哥。

刚刚店里面没有人上二楼的,jack正疑惑着,在他眼前突然又凭空出现了个英俊的男人,也是一瞬间,这个男人拉着公子哥一起消失了。

Jack手上放着红酒杯的托盘控制不住一起掉落在地上,哐当一声,D.O.惊的睁着大眼看向一旁瑟瑟发抖的Jack。

“这下麻烦了…”

tbc.

LONG ASS RIDE

All Mark / 我愛你的10件小事 #04

-


04 | 開馬ver.


「太短了。」

金鍾仁說話的聲音很小,小到男孩不得不皺著眉靠過來問他怎麼了。


他想起來剛出道時男孩的眉毛還像海鷗一樣會飛,那時候很喜歡炫耀自己熟識的後輩有多可愛多純真、讓人恨不得收進口袋的金珉錫最喜歡戳著照片上男孩的眉,笑著說欸你看看我們馬克。

你看看我們馬克。


當時還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甚至也很難有什麼太多的想法。

組合日程太忙了,雖然在同一間公司,但實際遇上的機會卻少之又少。


只是人就是那樣的。

好的話或故事聽多、也聽得久了難免受影響,在金珉錫不遺餘力的推崇與洗腦下,金鍾仁對分明沒見過幾次面的男孩下意識有了莫名其...

-



04 | 開馬ver.


「太短了。」

金鍾仁說話的聲音很小,小到男孩不得不皺著眉靠過來問他怎麼了。


他想起來剛出道時男孩的眉毛還像海鷗一樣會飛,那時候很喜歡炫耀自己熟識的後輩有多可愛多純真、讓人恨不得收進口袋的金珉錫最喜歡戳著照片上男孩的眉,笑著說欸你看看我們馬克。

你看看我們馬克。


當時還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甚至也很難有什麼太多的想法。

組合日程太忙了,雖然在同一間公司,但實際遇上的機會卻少之又少。


只是人就是那樣的。

好的話或故事聽多、也聽得久了難免受影響,在金珉錫不遺餘力的推崇與洗腦下,金鍾仁對分明沒見過幾次面的男孩下意識有了莫名其妙的好感,決定這個組合的時候他不自覺露出微笑,還被邊伯賢取笑了你現在看起來很像什麼包藏禍心的可怕前輩。


不是什麼不懷好意啊,只是覺得可愛的人想認識一下本體而已。

這樣子而已。


他本來以為只是這樣子而已。


「所以哥剛剛是說什麼啊?」

金鍾仁的視線裡是男孩依然困惑的臉,還帶點倒不過時差的倦意。他伸手揉了揉對方腦袋,反覆染色的頭髮有點粗糙乾燥,讓他忍不住又嘆了口氣。男孩反握住他的手,有些擔心。

「累了?」


對上男孩真摯的眼神時總會有點分神,胃裡頭有什麼在蠢蠢欲動著,隨時會在他控制不住的時候爆炸開來。


「不是。」他搭上了男孩的肩,有點耍賴地將重心靠在對方身上。男孩儘管措手不及,還是很快地調整了姿勢上讓他倚得更舒服。金鍾仁覺得自己的心又柔軟了99分。「是想下次見面又要好久了啊。」

「哥你們也要準備回歸了。」

「對啊,真討厭。」相聚的時間太短了,分開的時間卻那麼長。


男孩用手肘撞了撞他腹側,小心翼翼地查看了四周後用氣音警告他不要這樣在機場這樣說啊,粉絲很多的、而且他們聽到會傷心的。


金鍾仁差點忍不住笑,為男孩的謹慎正經、也為他的心思細膩。

很久以前他所沒有的想法,都在這些相處的日子裡慢慢凝聚成他所難以想像的各種想法,還日以繼夜地在持續膨脹。


「要記得收看我們回歸的舞臺喔。」

「欸、當然會為哥應援啊。」

「那記得不要忘記哥喔。」


男孩被口氣裡的哀怨搞得啼笑皆非,再次用手肘撞了撞他,用著彆扭的角度抬頭看他,發現金鍾仁一臉愁苦又耳提面命起來,輕聲細語卻嚴肅地說哥不要這種表情啦、粉絲看到會傷心的。


「會好好收看後給哥心得的。」

「我們馬克果然最好最可愛最善良了。」


他藉機摸了男孩小巧的臉兩把,那雙被金珉錫說是承載了世界上最純真無邪的眼睛眨呀眨的,裡頭帶著笑。

金鍾仁想,大概金珉錫說得最不對的地方就是這裡了。男孩的眼睛分明不是天真爛漫,而是深不見底的黑洞,拖著他往無垠的幽暗探去。


可怕。

可是他卻比誰都快跳進那潭黑洞。


「那也不要忘記繼續喜歡哥喔。」

埋在金鍾仁大手裡的男孩笑了出來,用著他帶點睡不飽的奶音回答。

「那是當然的啊,會一直喜歡哥的。」


邊伯賢說什麼他包藏禍心呢。

他就只是想把男孩佔為己有而已,才不是什麼不正經的想法呢。


-





對噗起我真的覺得這組好萌我不寫我對不起自己

nikrui

20151017 EXO in Guangzhou - Playboy (Part.1)

-其实 我真的有觉得倩倩要被推到了-

20151017 EXO in Guangzhou - Playboy (Part.1)

-其实 我真的有觉得倩倩要被推到了-

踽踽

熊妮妮生日快乐~~🎂我爱你喔~~~!

熊妮妮生日快乐~~🎂我爱你喔~~~!

小空
看到有人說上飛機跟下飛機ㄉ鍾仁...

看到有人說上飛機跟下飛機ㄉ鍾仁是妮妮vs開
就畫了(〃'▽'〃)
佩服下班還有力氣畫完這張的自己 好累......

看到有人說上飛機跟下飛機ㄉ鍾仁是妮妮vs開
就畫了(〃'▽'〃)
佩服下班還有力氣畫完這張的自己 好累......

KO

2018.2.11  VAPP钟仁直播
妮妮今天晚上太可爱啦,才洗完澡澡的奶熊🐻🐻🐻
分享几张女友视角和几张表情包kkkkk

2018.2.11  VAPP钟仁直播
妮妮今天晚上太可爱啦,才洗完澡澡的奶熊🐻🐻🐻
分享几张女友视角和几张表情包kkkkk

宋宋

既然相爱,就在一起吧

宴会里的灯光璀璨,人们都穿着正装和礼服,在舞池里扭动着腰肢。

钟仁站在舞池外,端着一杯红酒,笔直的站在那里,有很多名媛找他跳舞,他都拒绝了说:"不好意思,我有舞伴,他在来的路上。"

商业界的大佬看到他,端着酒杯过去,给钟仁敬了几杯酒,等围着他的一群人离开了,他走到外面的阳台上吹风,看着夜晚的城市。

他不喜欢这种场合,看着每个人给你家敬酒很尊重你,其实都很虚伪,他们知道你在这一行业有一定的高度,对你有所求,所以会说出很多一表人才,年少有为等等词汇去夸奖他,而这些话对于钟仁来说,他耳朵都听出了茧子,说这些话的人的讨好表情,让世勋看的厌烦。

钟仁从西装裤里掏出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手机上...

宴会里的灯光璀璨,人们都穿着正装和礼服,在舞池里扭动着腰肢。

钟仁站在舞池外,端着一杯红酒,笔直的站在那里,有很多名媛找他跳舞,他都拒绝了说:"不好意思,我有舞伴,他在来的路上。"

商业界的大佬看到他,端着酒杯过去,给钟仁敬了几杯酒,等围着他的一群人离开了,他走到外面的阳台上吹风,看着夜晚的城市。

他不喜欢这种场合,看着每个人给你家敬酒很尊重你,其实都很虚伪,他们知道你在这一行业有一定的高度,对你有所求,所以会说出很多一表人才,年少有为等等词汇去夸奖他,而这些话对于钟仁来说,他耳朵都听出了茧子,说这些话的人的讨好表情,让世勋看的厌烦。

钟仁从西装裤里掏出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着,看到艺兴的手机号,停下来顿了一秒钟,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半了,不知道艺兴睡了没有,不过还是拨打了过去。

艺兴坐在电脑前加班,手机铃声响起,把他吓了一跳,看到是自己最熟悉的那一串数字,滑动了接听键。

钟仁扶住阳台的玻璃栏杆说:"在干嘛呢,睡了吗?"

艺兴:"没有,在加班。"

钟仁:"我都说让你回我的公司上班,你不愿意,你这么累,我会心疼的。"

艺兴:"你在哪呢?"

钟仁:"你管我在哪,反正我不会告诉你我在一个高级宴会上,有很多名媛都想和我在一起。"

艺兴轻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钟仁:"你笑什么,接我回家。"

艺兴:"你不是有自己的司机吗?"

钟仁:"我让他回家了,所以,需要你来接我。"

艺兴:"但是我还有工作没做完……你自己不是会开车吗?"

钟仁听到这句话皱了一下眉说:"我喝酒了不能开车,难道我还没有你的工作重要吗?"

钟仁挂断了电话,凉凉的夜风吹的他有点清醒,艺兴看着电脑的屏幕,却无法静下心来工作。

钟仁手里握着刚挂断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钟仁:"干嘛!"

艺兴:"把地址发给我,去接你。"

钟仁再次挂断电话,把自己所在的地方给艺兴发了过去。

艺兴穿上大衣,出门打了个出租车,到了钟仁的那个地点,下车看到自己居然穿了个拖鞋出来了。

艺兴给钟仁发了个消息:我到了。

消息刚发出去一秒,钟仁电话就又打过来。

钟仁:"我在阳台上,你可以上来。"

艺兴:"我穿着拖鞋出来了,都是盛装出席的晚宴……"

钟仁:"那你等我一下。"

钟仁穿过那些化着浓妆,笑的虚伪的人群,走到楼下,看见艺兴紧紧的抱着自己。

钟仁走到他身边搂住他:"很冷吗?怎么没有换鞋。"

艺兴点了点头说:"因为心急。"闻到扑面而来的酒气问"你这是喝了多少酒,酒气怎么那么重。"

钟仁:"别人敬酒,我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喝的有点多。"

艺兴:"你在我面前不是挺霸道总裁的吗?那时候你怎么不霸道了。"

钟仁:"车在车库的,走吧。"拉着艺兴的手往车库走去。

艺兴往驾驶座上走去,钟仁拉住他的手问:"你可以开吗?"

艺兴笑了一下说:"那也比你酒驾开的好。"

钟仁松开手,坐到副驾驶上说:"去你家。"

艺兴没有说话,帮他系上安全带。

十二点的街上,没有了行人,行车也很少,艺兴一路上开的还算安稳。

停车,上楼,开门,换拖鞋,这时候钟仁跟在艺兴身后,乖的像一个小孩。

钟仁躺到沙发上,艺兴给他倒了一杯蜂蜜水:"很累吗?"

钟仁:"嗯,有点忙。"

艺兴把蜂蜜水递给他说:"把这杯水喝了,好好睡一觉吧!"

钟仁没有接水杯:"你喂我。"

艺兴无奈的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喂他喝水,钟仁说:"可是我看到你,我不想睡觉。"

艺兴看着他的脸说:"为什么。"

钟仁说:"因为我会感觉浪费时间。"

艺兴没有把话继续接下去,而是把水杯放到桌子上,打开电脑说:沙发上你伸展不开,你去我的卧室睡吧!"

钟仁:"你不睡吗?你不睡我也不睡。"

艺兴:"我要把这点工作做完。"

钟仁:"我等你。"

艺兴有点生气的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什么都要依你,明明自己很累了,还不去睡觉!再说你在这里我根本没有办法安心工作。"

钟仁:"我就是想多陪陪你,想多一些和你在一起的时间。"

艺兴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了一下: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呀,你每天都很忙,行程很满,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仔细的看过你了,但是你生来高傲,而我又很自视清高,我们这两种性格在一起,真的会幸福吗?我害怕我们都为对方付出太多,到最后会很难退出。

钟仁坐在沙发上看着艺兴,艺兴坐在地毯上,手在键盘上敲着字,但是因为背后的人一直看自己,他索性把电脑关了。

钟仁直了直腰:"做完了吗?"

艺兴:"嗯。"

钟仁把头倚在他的肩上,让艺兴的耳朵痒痒的,艺兴躲了一下。

钟仁见状,吻了他的脖子一下。

艺兴努力的让自己理智说:"我们不适合在一起,不说别人的反对,就我们的性格在一起都会互相伤害。"

世勋松开了艺兴,坐在地毯上,一手按着沙发说:"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合适?只有在你这里我会放下一切做我自己,你在身边我会安心。"

艺兴:"因为我知道自己想经常见到你,可你因为工作原因每天都会有很多应酬,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想成为你的累赘,你站的高处是我渴望不可及的,因为我知道,目前家庭和事业你只能兼顾一端,我不想你因为我而放弃了事业,因为我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会给你带一些压力,因为我知道……"

钟仁听到这些话,俯下身子用力的吻艺兴,艺兴挣扎着,钟仁握着他的手,十指交叉,艺兴索性放弃了挣扎,理智也无影无踪,努力的回应着钟仁。

钟仁把艺兴抱起来,艺兴在他怀里看着他脸的轮廓,眼里竟充满了泪。

钟仁把他放到床上,看到艺兴眼角的泪问道:"怎么了。"

艺兴半起身搂住钟仁的脖子,紧紧的抱着他,这一刻,他不想想那么多,不想说太多话,他的心太累了,只想和世勋紧紧的融为一体。


nikrui
20151121 EXO in...

20151121 EXO in Macau-Sehun&Jongin(1P)Play Boy

20151121 EXO in Macau-Sehun&Jongin(1P)Play Boy

_贝酷酱酱酱

今日份的小可耐鸭~

宝贝儿怎么又换发色辽


爱了爱了

今日份的小可耐鸭~

宝贝儿怎么又换发色辽


爱了爱了

nikrui

20151017 EXO in Guangzhou - Playboy (Part.2)

-这算是无意中凑齐了首尔三大炮么~然后再加个倩倩~-

20151017 EXO in Guangzhou - Playboy (Part.2)

-这算是无意中凑齐了首尔三大炮么~然后再加个倩倩~-

切它十七八刀

chapter 3

-----------------------sorry for late QAQ---------------------------

这是烈火第一踏入底海。

碧绿和湛蓝在这片水域底部有着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分界的尽头有许多水晶棺。冰祭司和擒祭司现在就站在其中两具发散着 柔光的水晶棺前。

烈火飞身上前,两种颜色开始在眼前交汇。从细细的水柱到汹涌的浪头, 似乎有着不知名的力量潜藏在这片宁静水域下,烈火一个趔趄就被卷入了。 两色之争,不得脱身,颧骨的肌肉在抽搐,脖子上的青筋开始爆起,手脚 开始不听使唤,完全忘记保护自己,只是慌乱地拨开周身的水。冰祭司见...

-----------------------sorry for late QAQ---------------------------

这是烈火第一踏入底海。

碧绿和湛蓝在这片水域底部有着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分界的尽头有许多水晶棺。冰祭司和擒祭司现在就站在其中两具发散着 柔光的水晶棺前。

烈火飞身上前,两种颜色开始在眼前交汇。从细细的水柱到汹涌的浪头, 似乎有着不知名的力量潜藏在这片宁静水域下,烈火一个趔趄就被卷入了。 两色之争,不得脱身,颧骨的肌肉在抽搐,脖子上的青筋开始爆起,手脚 开始不听使唤,完全忘记保护自己,只是慌乱地拨开周身的水。冰祭司见状连忙冻住了烈火并将他拉到了身边。“你还真是心宽啊,这底海可不是能随便施法的地方。”擒看着烈火,一言不发,对着烈火的天灵盖注入了些力量,烈火这才有了知觉。

“这是什么鬼地方!!!!”尽管有些虚弱,但暴脾气是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不能改的存在。擒白了烈火一眼:"安静点儿。”

冰祭司见状笑道“看来以后威胁我们烈火有法子了,只将把他扔来这儿, 应该就能听话了。”烈火立马噤了声,不再试图嚷嚷。

就在此时,水晶棺开始震动,冰擒开始一动不动地顶着棺,烈火则因为还 没解冻,看不到棺里的人,看到这越来越剧烈的震动,有些兴奋:“来了来了!哇这个频率可以 可以!”

没过多久,水晶棺便停了下来,烈火不满:“难道不应该爆炸然后跳出来 两个人么?怎么就结束了??没意思没意思。”

“为什么要爆炸?”“对啊,为什么要跳出来啊?”烈火的耳畔飘来两个陌生的声音。

烈火抬头一看,吓了一跳。擒扶着一位身材颀长的男子跨出棺,隔着他刚离开的水晶棺,一个脸型瘦削,素净的男子趴在棺沿上好奇地看着他,“呐, 为什么要爆炸啊,那样岂不是都没命了?”“啊,这个。。。”你有好看的眉峰耶。烈火心想。

走出棺的男子也好奇地靠近了他,脸凑到他面前:“你还没解冻?要不要我帮你?”“啊。。好啊。。可是怎么帮我。。”你也有很好看的轮廓诶,烈火嘀咕。。莫非师傅是按照脸收弟子的?说起来似乎真的没见过特别不好看的师兄弟。。。

“我能立即带你出去晒晒太阳。”轮廓分明,有着古铜肤色的少年对烈火笑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

“你别想着一出来就搞这些有的没的,累。”那眉峰犀利的男子说着也走了出来,随即把头转向擒,“哥,我饿了。”

“好,我们这就出去,大哥,烈火就交给你了。”说着便拎着两个刚醒来的少年出了底海。

冰祭司笑道:“弟控这性子还真是一点没变,”他摇摇头,拎起了冰块儿烈火跟着出了底海,烈火身后渐渐融化的水一点点稀释着这底海的颜色,又被这颜色吞噬,悄无踪迹。

到了岸上,解冻就快了。烈火从来没觉得太阳有今天这么可爱过。但他也有太多疑问了。“眉峰犀利的那个应该是风,说要把我带上来的应该是动,”他掰着手指坐在海棠花树下,不时有花朵儿打着旋儿落下来,“他们 都不叫尊号诶,直接叫擒哥诶,还叫冰祭司大哥诶。他们一起打过仗的是不是都格外亲一些啊?我可不记得我们能这样哦。”

“对啊,我们就是这么亲的。”一个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烈火下了一跳,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等回过头来,发现了一张巨大的脸,挡住了太阳,他开始拍自己的胸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叫动?”巨大的脸与烈火的脸拉开了距离。“因为我会瞬间移动啊~我厉不厉害?”烈火现在只是想杀人。

“你们吃完了?饿了三百年你这就吃饱了?”“对啊,不能吃太多的。”“ 吃饱然后就开始无聊没事做了?”“嗯对。”一双眼睛亮晶晶,烈火心里仿佛住了一只啄木鸟了。

“你们在聊什么?“另一位男子也出了门,走到这海棠花下“这里倒是一点没变。我是风。”说着把手伸了出来,“你是?”

“我是火,叫我烈火就好。”

“红色很适合你”

“白色也很适合你。”

“你觉得动最适合什么颜色?”

“这个我不是很懂诶。”

“我觉得他反正行踪不定,不穿也没什么的。”

话音还没落,风就被打了个爆栗。“你看吧,穿了也没人能看见。”

烈火大笑了起来。

“听说你去了西南,看到了时间断层,那断层还吸了很多人进去?”

“这么快就把这些消息听到了,你效率还真高啊~不错,是有这么回事儿。”

动突然现了身,道“可是哥说那肯定不可能是时间断层,时间断层怎么可能 吸东西进去,只会误入。有力量吸入人事物的,绝对是另外一种力量。毕竟 他主修力,我觉得他说的比较有道理诶。”

风点点头,看向烈火:“我比较好奇你是怎么判断那是时间断层的。”

烈火闭上眼,眼前闪过那些横在河海天之间的黑色裂缝,缓缓开口:“因为每次我去救人,经过断层附近,时间都会变得异常快。离断层越近,人就老得越快。”“那为什么你没有老那么快?”风问道。

“因为我被人救了。”说着,烈火睁开了眼睛,右手抚上了胸口,向风动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反正过不了多久大家就都会要去到那个地方的吧,毕竟西南地区还有师傅亲手划的神坛。多的我会在集会上好好说清楚的。”说着抬腿便走了。

“他好像有很多故事呢。”动露出了他的牙“是个有意思的人呢。”

“哪里能看出有意思了?”

“他好像比较在乎那个救他的人呢,而且大哥说,他被二哥救过呢。”

“二哥……?……”

  “等到玫瑰开的时候,二哥会回来吗?或者月季?或者千日红?或者…勿忘我?或者满天星?”

“二哥要是真的回来,我再也不说他矮了。”

 海棠树下,一地繁花。

宋宋

恶语者

很喜欢的一个作家说过:来这世界一样,谁不是在努力生活,对别人最好的评价就是闭嘴。

我没有多么强大,也没有多么优秀,我只是以我的方式爱着一个团体,九个少年——EXO。

我知道有很多唯粉,毒唯和黑粉,但也有很多爱丽和行星饭。

作为艺人的他们,真的有太多不易,背负的太多,毕做不到让全世界的人喜欢,但我希望不要用网络暴力去伤害他们,希望你们不要妄加评论,恶语相加,明明知道网络暴力的危害性,为什么还要拉起那把弓去刺伤他们呢?

最近经常听到当你开始死去,全世界都会去爱你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讽刺,为什么在的时候不好好爱他们,非要等到离开时去爱他们呢?为什么你们做不到喜欢,就不能对他们少一点伤害呢...

很喜欢的一个作家说过:来这世界一样,谁不是在努力生活,对别人最好的评价就是闭嘴。

我没有多么强大,也没有多么优秀,我只是以我的方式爱着一个团体,九个少年——EXO。

我知道有很多唯粉,毒唯和黑粉,但也有很多爱丽和行星饭。

作为艺人的他们,真的有太多不易,背负的太多,毕做不到让全世界的人喜欢,但我希望不要用网络暴力去伤害他们,希望你们不要妄加评论,恶语相加,明明知道网络暴力的危害性,为什么还要拉起那把弓去刺伤他们呢?

最近经常听到当你开始死去,全世界都会去爱你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讽刺,为什么在的时候不好好爱他们,非要等到离开时去爱他们呢?为什么你们做不到喜欢,就不能对他们少一点伤害呢?你们的语言像一把把无形的刀,一点一点的折磨着他们,当我们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你们也只是说我只说了一句,谁知道他们的承受能力那么差,作为艺人承受能力不强,为什么要去当艺人,出现在大众面前,就应该让人评论。但是和你有一样想法的人很多,他们也认为自己不过是恶语评论了一条,或者是追加了一条,那么多人加起来,对一个人的伤害有多大,你们知道吗?他们也是人,也有感情,心里也会痛啊!这时就没有承受能力的大与小,只是你们的语言太过激。

要知道发生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昨天看到钟仁的视频,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一点微弱的光,看着他脸型的轮廓说:世界上有很多感到累的事,所以和我就这样一起的时候,希望你们可以感到幸福,我以后会告你们的(指的恶语者),没有别的原因,但就是不能让我的粉丝感到辛苦,总之,不要感觉有压力,还有以后我说会告那些恶语者的。

他们这一路走来,经历过黑子的网络暴力,经历过私生饭的偷拍,经历过被一些人寄的可怕的不吉利的东西,经历过自己爱的人受到伤害,经历过曲解误会……

还有那些毒唯和唯粉们,哥哥们的关系很好,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去挑拨他们的关系呢?他们是在一起经历成长的啊!

在信息化的时代,我们看到的很多事情都是片面化的,可就是那些私生饭和恶语者看着片面的事情,恶意揣测,造假,站在自己的观点去评论他们,敲敲键盘,推翻事实的真假,以为自己多高尚。

生而为人,希望你们善良。

清逐香风巷陌深

突然发现这俩在拍画报时又穿了一样的衣服(。・ω・。)ノ♡

突然发现这俩在拍画报时又穿了一样的衣服(。・ω・。)ノ♡

萌古家的炸鸡
嘟嘴的你无限萌 CR:logo

嘟嘴的你无限萌
CR:logo

嘟嘴的你无限萌
CR:log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